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31 接头苏子璃-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30 礼亲王寿宴-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姑娘们上次来赏花宴便好奇围起来的浮云堂是什么样了,今日进了花园,难免脚步便加快了一些,陈心颖还忍不住问着顾卿晚,道:“浮云堂有咱们的酒楼建的好吗?”

  酒楼的营建工作也已经临近末尾,前些时日为了营造神秘感,酒楼外已经架起了高高的木架,用粗布都围了起来。

  不过陈心颖作为东家之一,自然是知道酒楼建成的样子的。

  她目光灼灼,顾卿晚便笑着道:“不是一个风格的,哪里拿来比较。”

  旁边黄三姑娘闻言却插话道:“什么酒楼啊?”

  陈心颖看了顾卿晚一眼,见她点头,便回头冲众姑娘们笑着道:“清河边儿上马上就要新开一家酒楼了哦,年前便会择吉日开张,到时候大家可一定要多多照顾哦。”

  顾卿晚们一听便知道那酒楼一定是顾卿晚和陈心颖入了伙的,怔了一下后,纷纷表示到时候一定去瞧瞧。

  顾卿晚知道大家不过是客套话,也不在意,笑了下引着姑娘们转过了一处假山群。

  刚过假山群,视线便一下子开阔了起来,顿时便听身后传来几声惊呼。

  “呀,快看!”

  “哇!那……那就是新建的浮云堂吗?”

  “天呀,它怎么悬浮在半空中了!看,上头还有人!”

  “真的有人呢,我没看错吧?那不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吧。”

  ……

  一些还在观赏花草的姑娘闻声也忙看向了前头,顿时个个都面露震惊之色。

  不怪她们惊异,顾卿晚新设计建造的浮云殿,本就是四座殿宇叠加组合在一起的已组大型宫殿建筑群。

  三座配殿在下,用拱起的空中长廊,将最宏伟的主殿高高架了起来,是的那主殿就像伸展了翅膀,腾飞上蓝天的鹰。

  而从顾卿晚她们这里远远的看,下头的配殿被遮挡住了,便只见那被架在半空中的主殿,打眼瞧去,确实就像是空中楼阁一样。

  华丽,宏伟,却又显得高高在上,有些不真实。

  见姑娘们都站着不动了,像是看呆了一样,顾卿晚含笑道:“到了近前大家便能看清了,其实就是被架起来的一处殿宇,建造的大胆了点罢了,也没什么新奇的。大家这边请。”

  姑娘们上次便听说过,浮云堂是燕广王送给王爷的五十岁生辰礼,是由顾卿晚亲自画图营建起来的,原还有些人想看笑话的,这会子倒纷纷追问起来。

  “顾侧妃,这浮云堂当真是你画的模样?”

  “是啊,是啊,我听说顾侧妃不仅画了图纸,还亲自指挥着工匠们营建了,是真的吗?”

  顾卿晚还指着一炮打响了名声,将来在古代也好干回老本行呢,故此,闻言她并不遮掩和过分谦虚,笑着点头道:“自小有些奇遇,跟着个老匠师学过几年,后来便一直有翻看营造之类的书籍,这浮云堂还是头一次自己来设计完成建造的第一座殿宇,若非王府的匠工们都很出色,还真怕耽误了王爷的寿辰。”

  听她承认了,姑娘们愈发震惊,难以置信起来。

  今日礼亲王的寿辰,不管是男客,还是女客都被安排到了这浮云堂。只不过男客从东边的风仪楼进入,在风仪楼和后头的飞仪楼中活动,通过左边的弧形飞桥登上主殿。而女客却安排从西边儿的朗仪楼进入,同样可以通过右边的飞桥上楼,到达主殿。

  上头主殿却在中间一分为二,用联排的大屏风隔开,互不干扰,还能互相交流。

  姑娘们跟着顾卿晚到了浮云堂近前,却依旧没有收回震撼之情来。

  近观,这浮云堂虽然少了些悬浮在上的神秘和震动感,可看着几座殿宇以繁复的方式错落相连,以弧形飞桥上下连通,数座殿堂高低错落着奇妙的组合在一起,形成庞大的整座殿宇,她们还是被深深震撼了。

  夫人们和那边男宾客早便已经登了楼,姑娘们也都跟着叽叽喳喳,兴奋无比的进了楼。

  外头瞧着恢弘壮观,内殿更是宽敞明亮,这会子轩窗全部洞开,联排的窗户边儿都已经被摆上了席案,姑娘们也都被丫鬟引领着往席案上去。

  待三三两两围着一张席案坐好,便发现窗外正好能看到底下三座殿宇围成的天井,而百戏的舞台就在天井中,一边儿享用膳食,一边儿欣赏表演,极目远望,整个礼亲王府的花园都能饱揽眼中,当真是再舒畅不过了。

  顾卿晚招呼着大家都坐下,便被陈心颖也拉到了旁边一张席面上坐下,除了陈心颖还有几个姑娘坐在一起,都是从前便认识的。

  顾卿晚刚坐下,宗正寺卿家的郭江蕙便笑着道:“顾姐姐你忙了半天累了吧,快吃两个果子解解渴。”

  她说着将一盘水果推到了顾卿晚的身前,旁边的石莺莺也笑着道:“是啊,不过顾姐姐的气色倒是比从前好了许多呢。”

  几个姑娘纷纷开口和顾卿晚说话,竟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她还是顾家千金的时候一般。

  这几个姑娘当日在静云女学也都是在的,有两个还和顾卿晚一起参加了比试的,当时她们对顾卿晚视而不见,如今却又换了一种态度。

  顾卿晚并不奇怪这种改变,王府的侧妃和侍妾虽然实际上都是妾,但侧妃到底担了个妃字,是上了皇室宗谱的,到底已经不能等同于一般的妾室了。就像是宫中的娘娘们,实际上除了正宫皇后,其她的都是妾,可又有哪个敢对那些个娘娘不敬?

  此其一,其二,她如今都嫁了人了,和这些姑娘们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牵扯,能交好没道理非要交恶。

  更有,太后觉得她若是赢了静云女学的比试,打了贵女们的脸,就会得罪所有贵女。这个确实会有,但是太后却没有想到,她能以绝对震撼的优势赢得比试。

  人有时候很古怪,当你略有胜出,便会遭到输者的嫉妒愤恨,但是当你和输者的水平根本不在一个高度层次时,反倒会削弱这种嫉妒,变成一种钦慕和崇拜。

  顾卿晚这种身份,如今让这些骄傲的贵女们钦慕崇拜倒还不至于,但是她的几场比试,还有她营建起浮云堂这一些,却足够让她们心生震动,产生好奇和好感了。

  她们主动投递了橄榄枝,顾卿晚自然不会推辞,很快便和几个姑娘打成了一片,她如今多了许多的见识,言语诙谐,不时还说些趣事儿,使得这边笑声不断。

  轻松愉悦的气氛也带动了旁边的姑娘们,使得气氛越发好了起来。

  前头坐着的礼亲王妃自然也听到姑娘们的欢笑声了,瞧了眼这边,含笑连连点头。

  正热闹,却听下头有人禀报道:“大燕恪王殿下,贺!”

  这声音倒是吸引了不少姑娘们的注意,大家纷纷探头往对面看了过去。

  很快,对面的飞桥上便出现了一个挺拔俊逸的身影,苏子璃今日穿着一件非常华贵耀眼的淡金色广绣长袍,长袍上也不知用银线绣的什么图案,远远的就见那满身的银线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随着他走动,浑身像是笼个光晕,广袖飘飘,有股风流恣意之姿。

  他玉冠下,一张俊面也在光芒映照下更显矜贵俊逸,身上简直挂着一个大写的骚包二字。

  姑娘们像是被晃了下眼,接着便有人道:“嗳,不知道你们听说没?好像过不了几日燕国的使团就要到了。”

  “那日爹爹和大哥说话,我听到了一些,好像这次来出使的还有大燕的那位克妻的鬼面大将军呢。”

  顾卿晚倒是没听说过这些事儿,闻言便听的格外认真,就听旁边的陈心颖问那边穿姜黄色褙子的姑娘,道:“紫莹,你知道这次大燕使团具体来做什么吗?”

  柳紫莹的父亲是鸿胪寺卿,平时有什么使团过来,都是鸿胪寺负责仪节招待的。

  柳紫莹却摇了摇头,道:“并不知道呢,不过我听说大燕国的皇帝陛下这两年身子不大好,恪王殿下也到咱们大秦有几年了,也许燕国是想接他回去,这才派遣使团前来交涉吧。”

  顾卿晚闻言眸光微闪,心道,无风不起浪,难道苏子璃真的就要离开大秦了?那苏子璃是怎么安排她的,莫不是想着带她一起去大燕吧?

  郭江蕙也笑着道:“哎呀,若是这位恪王走了,那什么小凤楼的如溪姑娘,朝华楼的雨落姑娘,还有最近刚刚做了摘星楼花魁的那位什么来着……”

  “秋画姑娘。”有姑娘掩嘴一笑提醒道。

  郭江蕙拍手,道:“对,对,就是秋画姑娘……你们说,恪王若是走了,这些红颜知己们可怎么办啊。恪王会不会给她们都赎了身,一起带到大燕国去啊?”

  顾卿晚,“……”

  她从前就知道苏子璃是个风流的,听闻在京城的每个青楼里都有一个红颜知己。没想到这家伙还挺专情的,从他来到大秦就这么一副德行,数年如一日的专情于在青楼四处养红颜知己这项好爱,也怪不容易的。

  那厢苏子璃已经沿着飞桥上了主殿,朗声笑着走到了礼亲王的面前,动作优雅潇洒的行了个礼,道:“璃恭祝王爷河山同寿,天保九如!”

  他言罢摆了下手,跟随的侍卫便将一个极宽大的长方形紫檀木盒子呈上,打开后,礼亲王目光微凝,微惊道:“这把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流火奔雷弩?”

  礼亲王言罢,便有几个大人起身围了过来,威勇侯目光一亮,道:“嘿,这可是个好东西,传说这奔雷弩是南陈战神冷坤首创的,这流火奔雷弩便是冷坤的手弩,听闻他便是用这把弩射杀了姜炀帝,后来还是用这把弩射杀了后陈的乾灵帝,最后辅佐赵武帝登基,一统天下,建立了赵王朝。这把流行奔雷弩也因连杀了两位皇帝,而闻名于世,成了天下知名的一把利器,倒不想今日竟能有幸一见,好弩啊,没想到时隔三百年,瞧着还是如此的锋锐,暗藏杀气于匣中啊。”

  礼亲王也连连点头,苏子璃含笑道:“正是流火奔雷弩,璃听闻王爷喜好收藏神兵利器,特寻来的,希望王爷能够喜欢。”

  礼亲王哈哈大笑,道:“恪王殿下有心了,这份礼物如此之厚,实在是受之有愧,却又无法拒绝啊,谁让本王这般喜爱呢。”

  苏子璃扬眉一笑,道:“不及燕广王殿下送给王爷的浮云堂厚重啊,王爷若真是觉得这礼重,心里过意不去,璃倒是有一个提议,有件事儿想请王爷帮忙,不知王爷能否应允?”

  礼亲王笑着道:“恪王不妨说说看。”

  苏子璃便一挥手,指了指恢弘的浮云堂,道:“王府这座新建的浮云堂实在是令人惊艳震撼,眼见就是父王的五十五寿辰,璃也不怕拾人牙慧,亦想效仿燕广王为父王建造一座宫殿,想请王爷将这建造浮云堂的匠师引荐给璃,让璃送到大燕皇宫去,不知王爷可否应允?”

  苏子璃言罢,秦御便双眸微眯,目光阴冷的扫了苏子璃一眼,道:“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苏子璃闻言面露诧异,礼亲王却哈哈大笑,声音洪亮,颇为自得的道:“这浮云堂是我王府的顾侧妃亲自画图纸,亲自督建起来的,旁人便是眼馋也没办法,顾侧妃是不可能随着恪王殿下去什么大燕做匠师的,恪王殿下还是另寻高明吧。”

  苏子璃像是刚刚得知这个消息一般,惊愕的张了张嘴,道:“王爷不会是跟璃开玩笑的吧,这浮云堂怎会出自女人之手?”

  礼亲王再度哈哈大笑,道:“千真万确,顾侧妃天赋异禀,本王也甚是吃惊。”

  苏子璃这才面露懊恼和惋惜之色,道:“哎,这可真是……可惜了。”言罢,他迎上秦御冷冰冰的眼眸,顿时行礼道,“本王并不知道此殿宇乃是出自燕广王的侧妃之手,冒昧之处还望燕广王殿下见谅才好。”

  秦御淡淡挪开了视线,倒没再为难苏子璃,显然是相信了苏子璃并不知道此事的说法。

  在场的人知道此事的也不少,却一直都以为是误传,没想到此刻会从礼亲王的口中听到了证实,顿时也都震惊不已,倒是引起了一阵轰动。

  顾卿晚自然听不到男宾那边的这一番动静了,她并不知道苏子璃帮她宣扬了下建造浮云堂的能耐,她见苏子璃来了,便觉得他应该会给自己带什么消息。

  毕竟自上次两日联系上达成合作后,这人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日了,如今突然冒出来,顾卿晚总觉得应该是那件事已经有了眉目了。

  于是她站起身来,借口去看看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离了众人的视线,她下了楼,恰好一个丫鬟端着拖盆往楼上走,上台阶时不小心绊了一下,顿时便往顾卿晚身上扑来,顾卿晚本能的抬手扶了她一把。

  “主子!”跟在顾卿晚身后的文晴吓的脸色都白了,忙从后头直接抱住了顾卿晚的腰。

  那丫鬟却也在同时一手端着推盘,一手抓住了顾卿晚的手臂,待她站稳后,见文晴一脸凶怒之色的盯视过来,丫鬟脸色立马就白了,诚惶诚恐的道:“侧妃……奴婢脚滑了,奴婢……”

  她说着就往台阶上跪,搭在顾卿晚手臂上的手顺势往下滑时,顾卿晚却分明感觉她飞快的往自己的手心塞了一样东西。

  “脚滑?脚滑你就往我们主子身上撞啊!若是王妃,你是不是宁肯自己滚下楼去,也不敢直接扑上来!”

  文晴平日并非得理不饶人的,但如今顾卿晚有孕在身,文晴是时刻担心她出事,方才吓的心跳都停止了,此刻难免声色俱厉起来。

  顾卿晚却心跳微快,忙不动声色的将捏了东西的手收进了广袖中,转身安抚文晴,道:“好了,不生气,今日王爷寿宴呢,莫将事情闹大了。”

  她言罢,这才冲那战战兢兢的丫鬟道:“罢了,冲撞了我没关系,但若是冲撞了客人,那可就是大事儿了,小心点,去吧。”

  那丫鬟忙感激的谢恩,侧身让顾卿晚先走,顾卿晚不动声色的又打量了她两眼,将她的容貌特征记牢,这才提裙迈步而下。

  顾卿晚下了楼,随意瞧了下菜品的事儿便往净房去,花园偏僻处是收拾了好几个净房的,外头都守有王府的丫鬟们伺候,为了方便客人们。

  文晴候在外头和丫鬟们说话,顾卿晚自行进了净房,快速将那东西拿出来,却见是一个小竹桶,她打开从里头抽出了一张字条来,上面却写着,“一切就绪,酒楼开业。”

  这纸条上的意思分明就是苏子璃打算在她的酒楼开业当日,趁着她一定出门参加酒楼的开张,比试趁乱偷着弄走她。

  顾卿晚一时心跳如鼓,她觉得苏子璃大概是趁着她开酒楼招人的机会,往她的酒楼中安插人了。

  酒楼如今已经内外都收拾妥当,最多半个月也就该开张了,顾卿晚抚了抚小腹,心里却有点犹豫起来。

  再半个月,她才有孕两个月,出逃以后会怎样,颠沛折腾是一定会的,也不知道现在坐马车什么的会不会有问题,顾卿晚心中略有一些不安。

  她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应该见苏子璃一面,若然能够协商一下,将离开的日子再往后推迟个一个来月,她到时候已坐稳了胎,就算略颠簸一些,想来也没多大事儿了。

  咬了咬唇,顾卿晚销毁了纸条,从净房中出来。

  一路回到了浮云堂,果然又凑巧碰到了方才那丫鬟拿着空托盘下来,顾卿晚和她错身而过时,文晴显然怕那丫鬟再毛手毛脚冲撞顾卿晚,忙挡在了两人中间,警惕的看着那丫鬟,顾卿晚却趁机冲那丫鬟飞快的动了动嘴。

  也不知道那丫鬟看出她的口型了没有,半个时辰后,顾卿晚不小心弄脏了衣裳,起身回雪景院换衣。

  进了园子,她便言道有些累,让文晴回去取衣裳,自己却在一处叫陶然亭的暖阁暂时歇脚。

  文晴留了两个雪景院的丫鬟跟着顾卿晚,匆匆去了,顾卿晚坐在亭子中,看着不远处的红枫,却指着吩咐两个丫鬟道:“怪好看的,闲着也是闲着,你们两个去剪些,我一会子拿回去插瓶。”

  见两个丫鬟迟疑着没动,顾卿晚又笑着道:“没事儿,这暖阁四处透风,窗户都开着,我坐在这里,你们一抬眼就看的到了,我有什么事儿,一叫你们也听得见,不必担心。去吧,一会子你们文晴姐姐就回来了,趁着这会子功夫快挑拣几枝,一会子正好送回去。”

  两个丫鬟见四处幽静,也没什么人,便应了一声,一起去了。

  顾卿晚轻吁了一口气,进了暖阁,若无其事的在铺着软垫的石凳上落座,托腮抬眸,正对上挂在梁上苏子璃一双狡黠的眼眸。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31 有些不舍-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