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30 礼亲王寿宴-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29 触动-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觉得云瑶郡主还真是不可理喻,秦御都狠心废了她了,她竟然还一门心思的想着要嫁过来,觉得自己有能耐扭转乾坤,这是爱的太盲目呢,还是太自大呢,还是太疯狂?

  顾卿晚实在觉得匪夷所思,她敢肯定谢从江突然冒出来一个庶长子的事儿和云瑶郡主有关。

  舍弃一个喜欢自己的青梅竹马,却要嫁给一个对自己已厌之入骨的男人,云瑶郡主的脑回路太拧巴了,顾卿晚觉得她是无法理解的。

  到了这日下午,秦御请的太医便到了。

  虽然已经基本确定是有了身孕,但是到底一直没让大夫正经把脉,总归是不能百分百肯定。

  先前秦御念着要隐瞒顾卿晚,便也一直不曾请太医来,如今顾卿晚已经都清楚了,自然头一件事儿,便是请太医来看诊,该安胎安胎,该补养补养。

  这位章姓太医是秦御专门找来的,并非王府的客卿太医,他早就被叮嘱过,不管顾卿晚的情况如何,结果不能泄露给王妃等人。

  他来到雪景院,拿出脉枕,示意顾卿晚将手放上去,顾卿晚竟觉得略有些紧张。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放上了手腕,章太医凝神诊了片刻,便笑着道:“确实是有喜了,恭喜侧妃,如今月份尚短,一个来月,侧妃还要多注意些才好。”

  顾卿晚纵然早有心理准备,这会子也禁不住心口一缩,接着砰砰跳了起来。她含笑道:“多谢章太医。”

  文晴已在边儿上询问起来,什么都需注意什么,饮食怎样,要不要吃安胎药之类的。

  等送走了章太医,文晴便笑着将顾卿晚的医书都收了起来,道:“太医可说了,主子你现在不能劳神,这些医书可费心神了,这段时日是万万不能再看了,没事儿呢,主子可以弹弹琴,到院子里晒晒太阳什么的,一切以小主子为重……”

  文晴吧啦吧啦说个不停,顾卿晚无奈的直摇头。

  章太医离府时,却到翰墨院打了声招呼,彼时宋宁并不在,是苏哲接待了章太医。

  苏哲也是秦御的侍卫统领,忠心耿耿,不过他和宋宁负责的事情不一样,他多在外边跑差事,不像宋宁这两年一直贴身跟着秦御。

  听闻章太医的话,苏哲顿时蹙了蹙眉。

  他在外头行事也听说了,主子纳了个美妾,是从前顾首辅家的千金,行事大胆,手段了得,难耐不凡,特别得主子的疼宠。

  只是具体主子和这位顾侧妃怎么样,苏哲并不清楚,他此刻听闻顾侧妃有孕的消息,率先想到的便是,这个顾侧妃果然是行事大胆,连私自怀孕这样没分寸的事儿都做的出来。

  于是,这日秦御刚回到翰墨院,准备简单收拾一下公文便赶紧回内院去看着顾卿晚吃饭,苏哲便进了书房。

  他上前行了个礼,便禀报道:“二爷,今儿章太医来给顾侧妃诊脉了,顾侧妃有了身孕,可否让属下现在便准备堕子汤?”

  秦御正在书案后整理公文,闻言,抬起眸来,轻声道:“你说准备什么?”

  他明明没有露出什么冷意来,可苏哲却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杀意,他本能的改了下口,道:“顾侧妃有孕的事儿,属下以为二爷是被蒙在鼓里的,所以……”

  秦御已从书案后绕了过来,一步步走向了苏哲,目光睥睨着他,一字一顿的道:“你记住了,在本王的心中,顾氏是本王的妻,她的孩子会是本王唯一认可的子嗣,堕子汤?谁他娘的想害老子的孩子,老子先弄死他!”

  他言罢,抬手便对着苏哲的脑袋狠狠甩了一掌,苏哲被打的身子一晃,头有点懵。秦御已是接口道:“念在你一直在外头,不清楚的份儿上,这次就下去领二十板子,往后再犯,就给爷仔细了!还有,章太医有留安胎方子没?去抓药,爷亲自熬安胎药。”

  苏哲被打的懵懵然,以为出现了幻听,甩了下脑袋,愣愣的看着秦御。

  秦御抬脚就踢在了他的膝盖上,道:“去啊!”

  苏哲这才当了真,二爷竟然真说的是安胎药,女人有孕了,二爷还要亲自熬安胎药!

  苏哲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外期间,主子不小心被人给调包了,这个二爷一定是假的吧?

  他晃荡出书房,恰好宋宁从外头办事回来,苏哲上前便搭着宋宁的肩,将宋宁带到了偏僻处,道:“二爷让我去准备安胎药,二爷还说要亲自给顾侧妃熬安胎药。”

  宋宁有些诧异的看了苏哲一眼,道:“那你赶紧去准备啊,二爷一向没什么耐心,你还在这儿磨蹭什么?顾侧妃的事儿可耽误不得,别怪兄弟没提醒你啊。”

  苏哲,“……”

  他盯着宋宁看了两眼,突然抬手也给了宋宁一巴掌,道:“你小子知道顾侧妃的事儿啊,你他娘昨儿夜里喝酒时怎么也不给我提醒一下!害的我去和爷提堕子汤的事儿,被爷赏了二十板子。”

  宋宁闻言心里直乐呵,他也因为顾卿晚的事儿挨过打,可算也让苏哲知道滋味了。他面上却一脸冤枉,道:“我提醒了啊,我不是和你说了,刚逛铺子买了两样有趣的玩意,准备去讨好顾侧妃的贴身丫鬟文晴呢。你说,我是不是说过这话?你看,我这好赖也是爷的贴身侍卫统领,都得去讨好侧妃的丫鬟,这不什么都说明了吗?”

  苏哲无语,道:“我那以为你小子是起了色心,看人家姑娘长的漂亮啊!”

  宋宁摸着下巴笑,想着文晴那双水灵灵,却又总不敢看他的明眸,道:“嘿嘿,确实挺漂亮的。”

  苏哲,“……”

  秦御觉得让文晴在雪景院中熬安胎药,即便是再小心也容易被人发现,传到了礼亲王妃耳中去便不好了。

  他决定等顾卿晚胎坐稳了再告诉礼亲王妃的,故此他就真的在翰墨院亲自给顾卿晚熬了药,这才提着食盒回了雪景院,只道是在外头给顾卿晚买了点喜欢的糕点,下人们也没起疑。

  两人用了膳食,秦御才从食盒的暖巢中取出温热的安胎药,看着顾卿晚喝了,接着他便心满意足的抱着顾卿晚坐在内室的罗汉床上聊天。

  说着说着,话题不知怎的就被顾卿晚转到了云瑶郡主身上,她问秦御道:“殿下听话云瑶郡主退亲的事儿了吧?”

  秦御闻言面色便有些微沉,却只闷闷的嗯了一声。

  顾卿晚见他那神情就跟被迫吃了苍蝇一样,顿时便有些好笑的挑了挑唇,道:“那个什么清倌人的孩子当真是谢大公子的吗?”

  秦御看了顾卿晚一眼,瞧出她只是好奇一问,并没有因云瑶郡主的事儿而生自己的气,他这才面色略缓,道:“爷哪儿知道他们这些破事儿,咱们不说这些个糟心事儿了。卿卿先和爷说说,爷听闻女人都会害喜的,卿卿就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吗?”

  顾卿晚觉得大概是玉莲花蜜的作用,她就那日马车摇晃的厉害,干呕了一下,平日里当真是半点感觉都没有。

  见秦御诧异的盯着自己,顾卿晚瞪了秦御一眼,道:“谁跟你说每个女人都会害喜的?这事儿都是因人而异的,偏我就是那不害喜的。难道我太舒服了,殿下还不愉快了?”

  秦御连连摆手,却道:“怎么会!咱们孩子这么乖巧,不折腾娘亲,等他出来了,爷得好好奖赏他才成呢。不过,再过半个月就是父王的生辰了,今年是整寿要大办的,彼时你还得帮着母妃分担一些,用不用爷去和母妃打声招呼,省的累着了?”

  往年府中有大事儿,都是刘侧妃协助礼亲王妃的,今年刘侧妃没了。崔侧妃日日关在院子里,不出门也不管事。

  礼亲王妃也没个儿媳妇,加上顾卿晚刚刚提了侧妃,浮云堂又是她一手建造起来的,故此,礼亲王妃早便和秦御打了招呼,说是想让顾卿晚这些天过去帮忙张罗下礼亲王的寿宴。

  本来秦御都已经答应了,谁知道顾卿晚却被发现有了身孕,秦御在考虑是不是去礼亲王妃那里再帮顾卿晚推了此事。

  顾卿晚闻言却忙摆手,道:“殿下可千万别,我如今被文晴管着,不让干这,不能动那的,都快要憋闷死了,殿下可别再给我推了这事儿,我还指着有点事儿,不至于把自己个儿闷死呢。”

  秦御失笑,又叮嘱顾卿晚千万小心,这才算完。

  倒是云瑶郡主也算处心积虑,也不知道弄了多少人在传播谣言,洗白自己,引导舆论方向。

  总之很快京城便流言四起,先是说那在静云女学攀扯云瑶郡主的白二姑娘,是个谎话连篇,讲了两次白二姑娘自己做坏事,被发现后就拉别人当垫背的事儿。

  说的都有鼻子有眼,特别让人信服。

  等世人觉得白二姑娘不可信后,又传来了镇海王一个得宠的妾室,嫉恨镇海王妃,在马车上动了手脚,这才导致云瑶郡主伤了手的事儿。

  借此,又给人灌输了云瑶郡主受伤并非受到了天谴,而是人为,且云瑶郡主是受害者的思想。

  之后便是谢从江迎外室和庶长子进门,云瑶郡主不堪外头的流言蜚语,还有退亲被羞辱一事儿,为表清白和不堪受击自戕差点死掉的事儿。

  这些传言纷纷扬扬的,一波接着一波,倒是真唤起了大家的同情心。毕竟当日白二姑娘空口白话,没有拿出证据来。

  而镇海王府暴毙了一个姨娘,谢从江迎外室进门,这些事儿却是大家都看到了的。

  云瑶郡主博得了大家的同情心,再提她在静云女学陷害顾卿晚的事儿,也有了不同的声音,不少人愿意为云瑶郡主说上几句。

  再加上云瑶郡主手受了伤,一直淡出大家的视线,渐渐的便再也没人提及此事,云瑶郡主陷害和退亲一事儿慢慢也就掀了过去。

  就在云瑶郡主忙着收拾烂摊子,重塑形象时,王府中礼亲王的寿辰也近了。

  接下来的小半个月,顾卿晚都在帮着礼亲王妃写请柬,拟菜品等,日子倒也过的飞快,转瞬便到了年关下,也到了礼亲王的五十大寿。

  礼亲王府在园子中的浮云堂大宴宾客,一大早天都没亮,整个王府便挑挂起了红彤彤的宫灯,映的四处都喜气洋洋的。

  从大门一路往浮云堂的路上都摆上了鲜花盆景,瞧着便热闹非常。

  到了辰末,客人们便陆陆续续的到了,秦逸和秦御兄弟都在前院迎客,顾卿晚也一早便到了秋爽院,帮着礼亲王妃迎接宾客。

  她现在是侧妃,并不同于寻常的妾室,是有资格出席这种场合的。

  顾卿晚就站在礼亲王妃的身旁,今日礼亲王妃穿着一身紫红色的牡丹薄水云锦褙子,下头套着一件散花如意祥云马面裙,带着红宝石白玉头面,画着精致妆容的她,显得端庄美艳,瞧着极为年轻。

  而顾卿晚却穿着一身真紫色遍绣黄色玉兰花的长褙子,襟口和衣摆都滚着淡紫色的貂毛,下套碎花翠纱挑线裙,裙裾上绣着繁复的各种花朵,喜庆又活泼。

  她乌黑的秀发绾成了如意髻,头上戴着的也是一套白玉红宝石的头面,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她头上的红宝石和礼亲王妃头面上的红宝石是一批。

  无论色泽还是质地都一样,只不过礼亲王妃的头面更华丽雍容一些,而顾卿晚的头面却打造的更加轻巧一些。

  不过,只看这头上的发饰就能瞧出,顾卿晚和礼亲王妃的关系显然是处的极好的,两人站在一起穿着同样色调的衣裳,带着大同小异的头面,简直像一对母女。

  许是礼亲王妃对顾卿晚的喜爱太明显,也可能是顾卿晚如今的身份不一样了,更或者是她在静云女学的表现震慑了这些贵夫人们,总之,前来的宾客对顾卿晚面上都客客气气的,一派和乐。

  值得一提的是,镇国公夫人和徐国公夫人今日也都来了。

  镇国公夫人和礼亲王妃寒暄了两句,看向顾卿晚的眼神简直就像在射刀子,这些时日,她连门都不敢出,就是怕人家取笑她。

  不过即便不出门,那些风言风语也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京城的百姓们都说她是丢了珍珠捡鱼目。镇国公夫人觉得,国公府这样遭受耻笑,都是顾卿晚给害的。

  她怎么就那么爱出风头!当真是不安于室。

  于是,这会子看到顾卿晚又站在礼亲王妃身边出风头,镇国公夫人简直恨不能上去闪上两耳光。

  顾卿晚面对镇国公夫人却笑的云淡风轻,道:“夫人今日可切莫拘谨,随意才好。”

  她表现的像礼亲王府的主人,礼亲王妃竟然还乐呵呵的附和道:“卿晚说的对,随意啊随意。”

  镇国公夫人差点没气个倒仰,憋着一口气才没直接打道回府给礼亲王府一个难堪。

  而徐国公夫人萧氏和礼亲王妃打过招呼后,却眸光复杂的看着顾卿晚,迟疑了一下,上前拉着顾卿晚的手,道:“晚姐儿……看你过的好,舅母也就放心了。你外祖母的身体如今愈发糟糕,你舅舅也是……哎,总之你要好好的。”

  她一副欲言又止,既有旧日疼爱,又似迫不得已的模样,顿时便引得一众看客们觉得这其中定是另有隐情。

  顾卿晚却抽出了被萧氏拉着的手,微微福了福身,道:“夫人能不能将话说的明白点?我不是太懂,当初顾家覆灭,我和大嫂跪在徐国公府的门前,却被门房驱赶,我以为夫人是不打算认这门亲事了的,如今又自称舅母却又是为何?外祖母的身体怎么了?去年外祖母还身子硬朗,什么叫如今愈发糟糕了?”

  萧氏原本以为当着众人的面,以顾卿晚清高的性子,提到从前的事儿,她应该羞惭的无地自容,什么都说不出来才对。更何况,她主动示意,顾卿晚难道不应该装作和她亲近的样子,顺势做出还和徐国公府有走动的样子来,这样才更有利于提高她的身价吗?

  萧氏根本没想到顾卿晚竟然会当着众人的面,将从前那么不堪的经历都说了出来,以至于现在被众人以各种目光打量着,萧氏面上便有些挂不住。

  她上次并没有跟着去静云女学看比试,而是留在了国公府照顾老夫人,徐玉冰回去后便和她说顾卿晚变了很多,先前她还半信半疑,此刻算是全信了。

  萧氏微苦笑了下,看着顾卿晚道:“你母亲当年突然没了,便让你外祖母伤心过度,一下子病倒,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去年,你外祖母因为你的事儿一下子就病倒了,这一年来身体每况愈下……”

  萧氏又叹了一声,便不再多言。她这样说,众人便都想起徐国公是个大孝子,想来是因为顾家败落,老夫人伤心过度坏了身子,倒让徐国公迁怒于顾卿晚了?

  萧氏言罢就走开了,顾卿晚拧了拧眉,礼亲王妃却拍着顾卿晚的手道:“行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宴席都摆在浮云堂那边,还请了庆云班过来助兴,大家便都移步往花园去吧。”

  礼亲王妃说话间扶着顾卿晚的手站起身来,又冲顾卿晚道:“让陈嬷嬷跟着我吧,你去照看下各府的姑娘们,她们性子活泼,你们在一处也有话说。”

  顾卿晚应了一声,松开王妃,王妃前头引着诸夫人们往花园走。顾卿晚便笑着冲落在后头的贵女们道:“今日浮云堂还请了西域的百戏班子来,姑娘们一定都爱看,咱们也走吧。”

  陈心颖今日自然也是来了的,她闻言率先笑了起来,拍手道:“太好了,是不是那个刚刚到京城的,叫什么云端百戏班的?我听说他们百戏班有个如虹姑娘胡旋舞跳的可好了!”

  她说着到了顾卿晚的身边,亲昵的挽着顾卿晚的手臂,道:“快走,快走!”

  冯梓月也笑着走上前来,接话道:“云端百戏到了京城,就在城南的大石桥下表演了一回引起极大的轰动,结果后来便没了踪迹,我还一直遗憾没能看上。大家都说百戏团是离开京城了,原来是被请到了王府来专门等着王爷寿宴呢啊。今儿,可算是能如愿了。”

  本来礼亲王妃让顾卿晚照顾姑娘们,气氛还略有些僵硬,先有陈心颖活跃气氛,如今冯梓月也接腔了,顿时气氛融洽了起来,姑娘们到底都是活泼爱玩的性子,纷纷叽叽喳喳的边说边往外走去。

  顾卿晚领了冯梓月的情,略含感谢的看了过去,冯梓月却也回以一笑,显然上次静云女学的事儿,她是记在心上,如今投桃报李来了。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31 接头苏子璃-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