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29 触动-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28 妖精附体的顾卿晚-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盯视着秦御,见他一言不发,不觉轻叹了一声,下意识的抚了下小腹。

  秦御却一瞬间察觉到了她的动作,将大掌放了上去,盖住顾卿晚的手背,再度和她一起贴放在了离孩子最近的地方。

  顾卿晚略怔了一下,抬眸看向秦御,却见秦御神情认真,开口道:“卿卿,我是因为心悦于你,才想要一个属于我和你,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也许我当初的出发点是不对的,但是这个孩子的到来,让我满心欢喜,并且我分的清楚,我并不是因为他能绑着你才高兴的。我高兴,是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是因为他将承载你和我的血脉。我期盼他来到这个世上,唤我一声父亲,让我拉着他的手,陪他成长,教他做人。”

  顾卿晚全然没想到秦御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秦御就蹲在她的身前,他的大掌压在她的小腹,仰着头望着她,他的一双异色眼眸中似落入了星辰,闪烁着细碎的亮光,那样真挚,那么深情厚意。

  顾卿晚的心狠狠触动了一下,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一样,深深的被他感染,希望和他一起迎接他们的孩子,和他一起,教养他爱护他,给他这世上最美好的一切,最完全的家庭。

  顾卿晚甚至觉得,秦御这样爱他,自己即便做为母亲,是不是也不应该剥夺孩子享受父爱的权利。

  也许这就是母爱,那么神奇,在孩子还是一个小小的胚胎时,她竟然就愿意为他舍弃良多。

  “卿卿?”

  见顾卿晚怔怔的不言语,秦御不觉唤了一声,顾卿晚猛然回过神来,甩了一下脑袋,却顺势扑到了秦御的身上。

  她将头放在秦御的肩上,见脸埋进他的脖颈,双手攀上他宽阔的肩背,使劲的捶打了两下,闷声闷气的道:“就会说好话哄我,其实你还是想用孩子绑住我,我知道!”

  秦御闻言不觉闷声发笑,胸膛微微震动,半响他才搂着顾卿晚道:“那爷这招管用吗?卿卿还跑吗?”

  顾卿晚默了一下,闷在秦御的颈窝,含糊道:“我现在这样还能往哪儿跑?”

  秦御哈哈而笑,将顾卿晚从椅子上抱了起来,他自己坐在上头,又将顾卿晚安放在自己的腿上,方才轻抚她的小腹,兴冲冲的道:“卿卿希望生个男孩还是女孩?”

  这好像是每个准爸爸和准妈妈都会讨论的话题,从前还是少女的顾卿晚不止一次想象过这个画面。

  想象自己做了准妈妈,和未来的老公谈论这个话题时的情景,如今当这一幕真的到来,顾卿晚看着目光灼热,满是兴奋之意的秦御,她微微恍惚,心中有些五味杂陈,半响她才开口,道:“殿下呢?希望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秦御不觉扬唇一笑,道:“爷自然希望是女孩了,卿卿给爷生个长的像卿卿的女儿,爷一定将她捧在掌心,做真真正正的掌上明珠。”

  顾卿晚闻言却眸光微闪,她禁不住在想,秦御自然希望是个女儿了。庶长女总是比庶长子要好听的多嘛。

  却听秦御又道:“王府没有女孩,女孩才得娇宠。母妃定也更喜欢得个孙女,并且先开花后结果,姐姐带弟弟,再好不过了。更何况,爷现在太年轻,心性不够沉稳,若是个男孩,爷怕三句不对就忍不住动粗,还是女孩好,爷一准宠她上天。等爷年纪再大点,教养起儿子来也能多点耐性。而且,爷根本也更喜欢女儿一些。”

  顾卿晚听秦御说了这么多希望是女孩的道理,她竟自秦御的脸上看出了认真和深思熟虑来,她瞧得出,他是真正这么想,这么希望的,并不是因为她所想的庶长子的原因,他才说这些来狡辩。

  顾卿晚看的出,秦御并非如此。

  她不觉又是一怔,旋即她便几不可查的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这就是她和秦御的矛盾所在,她的骄傲,她从小所接受的教育,都不能接受自己成为一个妾室。所以,只要处在现在这个位置,她就没法全身心的接受信任秦御,她的心结像一道围城,将他圈在外面,只要一点矛盾,她就会不自觉的往坏的地方揣测他。

  对此,她无能为力。她不可能舍弃自己去爱他,所以,她只能选择离开,不然,总有一日,两人都会喘不过气来,被困死在这个结里。

  “卿卿觉得呢?不是都说母亲和孩子都是会有一种很神奇的感应的吗,卿卿觉得他是男孩,还是女孩?”秦御目光灼灼的看向顾卿晚。

  顾卿晚略弯了弯唇,闭上了眼眸,片刻她突然睁开眼,神情激动的看向秦御。

  秦御立马精神抖擞,屏住呼吸,兴奋的盯着顾卿晚。

  顾卿晚却噗嗤一笑,捏了捏秦御的脸皮,道:“傻样吧,哪有这种感应啊,我反正什么都感觉不到。”

  秦御见她笑了,顿时也跟着笑起来,道:“卿卿没感应,说不定爷这个做父亲的有感应呢,让爷好好听听。”

  他说着便往顾卿晚的小腹上贴去,因顾卿晚被他抱在怀中,这种动作俯身下去,便使得他呼吸间一股热气直往身下钻,顾卿晚推着他,连声道:“快起来!这会子他还没长好身体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如何告诉你啊。殿下不是说有公务吗,殿下赶紧忙公务好了,我可要回去了。”

  顾卿晚说话间挣扎着要起身,秦御害怕伤到她,顿时便松开了手,顾卿晚跳起来就往外走,秦御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道:“别走那么快!爷哪儿有什么公务啊,卿卿还不知道那都是托词吗,什么公务也没爷的媳妇闺女重要,天这么黑,丫鬟们毛手毛脚的爷不放心,还是爷亲自护送你们娘俩回去的好。”

  秦御追着顾卿晚,连扶带搂的往翰墨院外去了。

  宋宁站在廊下,眼见着主子们的身影消息,顿是长松一口大气。今晚总算不用去练剑了,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准备现在就回去补眠去。

  顾卿晚和秦御沉浸在初做父母的兴奋中时,镇海王府中,云瑶郡主正大发脾气,将汤药都打碎了,床上的锦被等物也踢下了床。

  她披头散发的坐在床榻上,神情狰狞的盯着自己被包裹成熊掌一样的双手,恨不能尖叫几声纾解心中的不快和愤懑。

  整日里双手像废了一样,一动都不能动,还面临着拆掉包扎后,可能变得弯弯曲曲的手指,这种烦躁和痛苦,足以将任何一个爱美且野心勃勃的女人折磨的疯掉。

  丫鬟明月跪在床边,瑟瑟发抖。

  这几日郡主的脾气说来就来,明月实在也是怕了。

  方才是谢从江来探望过郡主,大抵因为外头关于郡主陷害顾卿晚的事儿,两人一言不合便争执了起来。

  谢从江离开,郡主便一直极不高兴,偏没片刻,王妃又来了。

  镇海王妃许是听说了云瑶郡主和谢从江吵架的事儿,过来劝解了两句。无外乎云瑶郡主现在伤了手,以后怎么样还难说,好在谢从江不曾变心,没有退亲的意思,让云瑶郡主克制一下好生哄着谢从江,千万不要拧着将婚事给拧没了之类的话。

  镇海王妃一走,云瑶郡主便彻底爆发了出来,发起了脾气来。

  旁的丫鬟都被呵斥了出去,明月做为心腹,却留了下来。

  此刻云瑶郡主起伏的胸膛渐渐平稳下来,她缓缓抬起头来,一双冰冷阴鸷的眼眸,透过散乱的长发看向了跪着的明月,嘶哑着声音道:“柳叶巷那件事儿,可以发动了。你去递个话,就明日吧。”

  明月闻言面色大变,猛然抬头看向云瑶郡主,道:“郡主请三思啊,一旦退亲了,便没有任何退路了啊。”

  云瑶郡主顿时便眼刀如淬毒利箭射向了明月,道:“怎么?连你也觉得我现在名声不佳,人也成了废物,所以不配嫁到王府去,就算勉强嫁过去,也不会有好结果,也不可能抢的过顾卿晚那个贱人,是吗?!”

  云瑶郡主的声音暗哑,却很轻,可明月听在耳中却浑身一哆嗦,再也不敢多言一句,忙忙磕头道:“顾卿晚那个贱人,除了一张脸,一些狐媚男人的手段,什么都不会。郡主的身份和家世,才配得上燕广王殿下,郡主的端庄和贤能,才配站在燕广王身边。奴婢这就去传信。”

  明月很清楚云瑶郡主的性子,她知道自己再多嘴,只怕小命都要丢半条,于是只能明知道主子陷入了魔障,往一条死路上走,也只能盲从。

  明月退出去,云瑶郡主才喘息着倒在了床上。

  并不是她不肯回头,而是她身不由己,不能回头。

  她的心,想着念着那个男人许多年了,从小到大,她只想做秦御的郡王妃。

  她为此付出良多,如今叫她放手,她如何甘心?她如何能够承认自己不如顾卿晚,怕了顾卿晚?尤其是在顾卿晚那个贱人将她害的这样惨之后!

  她不甘心,她不相信自己嫁到礼亲王府去,凭借着正室的身份还掰转不了形势!

  翌日,谢府门前,突然来了一个容貌娇媚的蓝衣女子,手中抱着个襁褓在众目睽睽下跪在了谢府的门前,嘤嘤哭泣起来。

  这一幕实在太古怪了,使得很快便引来了一圈行人驻足观看。

  谢府的门房小厮忙冲了出来,道:“姑娘你这是做什么?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跪在我谢府门前?这儿实在不是你闹事儿的地方,姑娘你还是快点走吧!”

  那姑娘闻言抬起头来,只见她生的五官秀美,容貌艳丽,此刻却神情憔悴,脸上挂满了泪痕,她哭着道:“这位大哥,我原本是丽卿楼的清倌人,名唤欣荷,两年前被府上的谢大公子赎了身,安置做外室。这孩子……这孩子是谢大公子,我本不想带着孩子上门的,可我……我如今生了重病,实在难以再独自养育这孩子,我求求你,你让我见谢大公子一面吧,我将孩子交托给他,我……我是死是我,都没有关系了。求求你,求求你了!”

  那自称欣荷的女子砰砰的磕起头来,动作间大抵是惊吓到了孩子,她怀中的婴孩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这女人几句话简直是石破天惊,顿时便让门房小厮变了脸色,更是让一众看客们扎开锅。

  “想不到啊,这谢府的大公子,平日里瞧着人模人样的,背地里竟然是个养外室,连孩子都生出来的,真是世风日下啊。”

  “啧啧,这可真是让人不知说什么好了。这谢府的家风啊……”

  “嘿,人家姑娘如今都抱着孩子寻上门来了,怪可怜的,还是接进府里安置个姨娘的位置吧,总不能亲生骨肉置之不理吧。”

  ……

  议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谢府的门房小厮脸色顿时微白,冲着那跪着的女人嚷嚷道:“你这女人!你怎么能胡说八道败坏我们家大爷的名声呢。我们家大公子和云瑶郡主自小定亲,青梅竹马,怎么可能再外头养外室还让你生下孩子来!你这女人要攀附权贵,也要去打听打听,寻个玩女人的纨绔坑,你赶紧走,赶紧走……”

  小厮说完一面打手势让人赶紧进去禀报此事,一面哄着那女人。

  女人却咳嗽着从怀中摸出一块水头极佳的玉佩来,道:“这是你们家大公子的玉佩,上头还刻着他的名字,我当真不曾说谎,求求你了,让我见见谢大公子吧。”

  “哎呦,还真是谢大公子的玉佩,上头刻着的那不是个江字嘛。”

  有眼尖的看客已经看到了玉佩上的字,嚷嚷了开来。

  一个时辰后,欣荷抱着孩子被带进了谢府,暂且在花厅中等候。

  谢从江的母亲王氏已令人往军营去急找谢从江回来,此刻她一脸阴沉的坐在明悦居的暖阁中,正来来回回的走动。

  烦躁的走了两圈,她的脚步骤然顿住,又看向了旁边站着的田嬷嬷,道:“你看清楚了?那孩子当真和江哥儿小时候长的有几分肖似?”

  田嬷嬷点头,躬身道:“是啊,夫人,奴婢瞧的真真的,尤其是那眉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王氏不觉坐下,喃喃道:“难道真是江哥儿的种?”

  田嬷嬷便接口道:“夫人,那欣荷只不过是个下九流的弱女子,奴婢觉得她应该没有胆子来哄骗夫人,抱着野种来假装大爷的骨肉吧?”

  王氏便叹了一声,道:“那你说这可如何是好,老爷一向疼爱云瑶郡主,他一定不会同意让一个下九流的女人带着孩子进府的。没得败坏了谢府的名声,让大家都耻笑谢府给婊子养野种!”

  田嬷嬷瞧了眼王氏,却道:“可咱们谢府人丁单薄,那可是个男娃,总归是大少爷的种,难道就这样丢着不管?夫人,不是奴婢多嘴。那云瑶郡主仗着身上有郡主的封号,又有姑奶奶和镇海王府撑腰,一直不将夫人放在眼中。将来嫁进了府里来,还不等给夫人气受?这可是给云瑶郡主下马威,让她服软的机会啊。”

  王氏禁不住抬眸若有所思的看向田嬷嬷,道:“你继续说。”

  田嬷嬷便道:“夫人做主让那欣荷母子进了谢府,云瑶郡主也能知道,这谢府到底谁说了算,将来也不敢再在夫人面前摆那郡主的仪态。再一个,如今云瑶郡主可不是从前的云瑶郡主了,她名声正坏,手将来还不定怎么样呢,这时候夫人坚持让欣荷母子进府,想那镇海王府也怕被退亲,只能退让。”

  王氏闻言双眸一亮,沉吟道:“你说的有道理,这样,趁着江哥儿还没回来,你带那叫欣荷的先收拾下,别一脸病态浑身脏兮兮的,一会子江哥儿回来便先厌了。”

  田嬷嬷忙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小半个时辰后,谢从江才急匆匆的自京郊的军营中赶了回来,他神情激动道:“她怎么可能有孕!这怎么可能!”

  两年前他是出于好奇,随着友人一起去逛了花楼,当时陪酒的就是这欣荷,后来因为酒气上头,再加上一干狐朋狗友的起哄,谢从江便将欣荷梳笼了。

  确实是贪恋过一段时日,不过也就一个来月便觉没什么意思了,没再过去。谁知道后来丽卿楼却派人来通知他,说是欣荷要死要活,不肯接其他的客人,还割腕自杀。

  他听闻这消息,挺厌恶的,只是后来静下来,到底还是心硬不下来,又去看了欣荷一次。这一次他给欣荷赎了身,买了一处清幽的小院安置了她。

  不过却不是养做外室,而是以此彻底了结两人的关系,他已经仁至义尽了,后来便再也没去过那院子。

  只是一年前,有次因为催促云瑶郡主成亲,却被推拒,两人争吵了一番,他便吃多了酒,后来竟然意外碰到了欣荷,还被欣荷给带了回去。

  结果当晚两人又发生了一次关系,翌日一早他便甩袖离开了,难道……竟然是那一次让欣荷有了身孕,且生下了孩子?

  王氏并不喜欢云瑶郡主,一来王氏做为嫂子和镇海王妃这个小姑,关系本就微妙,因此对镇海王妃做主自己儿子的婚事自然很有些不舒服。

  再来云瑶郡主一直对王氏的态度也刻意不讨喜,更有,王氏嫌弃云瑶郡主是庶女。觉得迎娶一个空有郡主名分的儿媳妇回来,一点实际的好处都没有,还往家里头放一尊佛。

  因此,这次王氏空前的坚持,非要让欣荷母子进府不可,谢从江最后没能拧过母亲,点了头。

  到了翌日,王氏一早亲自上镇海王府去,表明了要迎欣荷母子进门的意思。

  消息传到了云瑶郡主的耳朵里,于是王氏前脚刚离开,后脚云瑶郡主便上吊自戕了。

  好容易将云瑶郡主救了下来,云瑶郡主哭着喊着,说什么都不愿再接受这桩婚事了,直言,若是还让她嫁过去,她不如再死一回。

  也不知道怎么的,云瑶郡主自戕的消息很快就传扬了出去,事情闹的满城皆知,镇海王府和谢府这桩亲上加亲的婚事顿时摇摇欲坠。

  赌场中,还开设了赌局,赌云瑶郡主和谢从江的亲事能不能善始善终。

  很快便有了答案,两府不过坚持了三日,终于由镇海王府主动,退了这门亲事。

  礼亲王府中,顾卿晚听闻这桩事儿,顿时便嘲弄的冷笑一下。

  镇海王妃可真够倒霉的,怎么就养了云瑶郡主这么个吃人的白眼狼。

  ------题外话------

  嘎嘎,大家闻到跑路滴味儿了木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30 礼亲王寿宴-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