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21 动手脚-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20 字-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秦御的话让刘先生考虑再三后,他顿时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道:“在下的话还没说完,虽乍一看两副字难分伯仲,但是明显还是这副玉体字更有风骨,更难得一些,在下选它。”

  娄闽宁紧跟着道:“有些人写了一辈子的字,却只能说字写的漂亮,一辈子都难形成自己的风格,这副玉体字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假以时日,说不得还能另辟蹊径,形成派别,我也选它。”

  墨源老先生点头,也道:“老夫也是这样以为。”

  在场赞过皇帝字好的岂止刘先生一人?这会子再改口,都有和刘先生一样的顾忌,怕落了谄媚的名声。

  再来,这会子说顾卿晚的字不好,那其实和说皇上的字不怎么样差不多,这也不太好啊。

  本来还在顾虑选了顾卿晚的,皇上和太后会不开心,这会子见有人已经带了头,便也纷纷表示赞同。

  左右将来皇帝真恼,总不能将他们都下大牢吧。法不责众,再说,顾卿晚的字确实比云瑶郡主的要高明一筹,他们这也是公平起见嘛。

  最后八个人都选了顾卿晚的字为魁首,只有剩下的两个人,选了云瑶郡主的,秦御见大局已定,很是公正明理的道:“爷自然是看爷的女人,这字怎么看,怎么好了。不过,为了避嫌,爷还是不予评论了吧。”

  众人,“……”

  就只差夸上天了,这还叫不予评论?

  于是,片刻后,青莲山长再度捧着顾卿晚的字往二楼去给太后过目了。

  “太后娘娘,这是十一个评判选出来的书艺的魁首之作,请您过目。”

  青莲山长将手中捧着的纸张呈上,礼亲王便率先迫不及待的斜着身子凑了过去,瞧了眼顿时一愣,旋即眸光一闪,扬声笑道:“哟,这一笔字倒是颇得玉体字的精髓啊,乍然一看,倒像是御笔!不错,不错!”

  太后也是愣了一下,接着便禁不住捏紧了手中的纸张,带着指套的手险些将纸张戳破。

  这样的字,并非一两日能够练出来的,除非从小便习的是玉体字,顾卿晚是其祖父开蒙的,除了从小就临摹顾明承字体的顾卿晚,在场的姑娘再不会有第二人能写出这样的一笔字来。

  太后万万没想到顾卿晚竟然又来了这一招!

  方才画艺比试,她就取巧,弄了个旁人不敢言不好的理由,那大秦国的存亡昌盛做筏子。现在倒好,又拿她的儿子当垫脚石,这种手段,被她玩了一次又一次!

  还有完没完了!

  这个小贱人!

  太后准备好了这次要给顾卿晚难看,结果这副字却让她觉得像是被戳漏了气,咬牙切齿却已经憋不出一个屁来,她有种被顾卿晚狠狠玩弄的感觉!

  “本王记得太后是很欣赏皇上的字的,慈宁宫中便挂着皇上的一副字,不防将这副也带回去吧,挂在一起,倒也相得益彰嘛!”

  礼亲王像是看不到太后难看的脸色一般,哈哈一笑,再度点着那副字说道。他言罢,这才像是刚想起来一般,转头问青莲山长道:“对了,这字上也都不留姓名的,这是哪位姑娘的佳作啊?”

  太后,“……”

  青莲山长含笑道:“正是王府上顾姨娘所写。”

  礼亲王一愣,旋即看向了太后,道:“哎呀,竟然又是顾姨娘得了头筹,这顾姨娘大抵也是拼尽全力在完成太后的懿旨了。毕竟这比试是太后之命,她若不能胜出,也算给太后丢脸了。太后还等什么,快些宣布比试结果吧,甭让顾姨娘悬着心了。”

  礼亲王妃见太后不言语,便笑着冲礼亲王道:“太后自有分寸,必定知道顾姨娘是在遵懿旨行事,王爷便不要催促了。”

  太后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什么叫遵照她的懿旨赢的,她要是下旨让那小贱人去死,她是去还是不去?

  不过捏着那副字,太后却也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这字不好的话来,她那样说了,等于直接打了皇帝的脸。

  再来,经由顾卿晚这样一弄,本来世人便得再想起秦英帝杀了自己恩师的事情来,她若是再将顾卿晚的这副字评的一文不值,那便有点太过了,毕竟玉体字是得到文人墨客们承认的,公然贬损,显得刻薄寡恩。

  太后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字递回给青莲山长,道:“评判们都很公正。”

  青莲山长行礼后,下去宣布结果,太后脸色微沉,已难掩不悦,旁边的镇国公夫人也拧着眉,不自觉的用手揉捏着发际线,她有点头疼。

  虽然这一场比试陈二姑娘没下场,可那不是什么光荣事儿,说明陈二姑娘连入试的资格都没有,人家顾卿晚却又赢得了魁首。

  这若是接下来的琴艺比试,陈二姑娘不能赢了顾卿晚,别人还不得笑话她,说她有眼无珠,丢了个好的,选了个样样不如的。

  还有娄闽宁,更有理由要求她给他退亲了。

  维东山长宣布了顾卿晚再度赢得魁首的结果,顿时云瑶郡主便没忍住狠狠咬了下唇,神情瞬间狰狞。

  她没想到自己为今年的比试从去年便开始苦练,竟然最后得到的会是这样的结局!

  顾卿晚到底又写了什么,怎么连太后都同意了她的魁首!这怎么可能!

  云瑶郡主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便是江云县主得魁首,也比那个女人得要强的多啊!

  静云女学的女学生们方才就有些不服气,这会子听到又是顾卿晚的魁首,顿时便更加气恨了,纷纷要求看看得魁首的字到底是什么样。

  维东山长倒也没多言,也预料到了会是这种结果,吩咐道:“去将顾姨娘的字拿下来,供众人传阅,至于那画艺的魁首,因为有些特别,太后已经下旨要带进宫中,摆放在皇上的御书房中,便不能拿出来供大家观看了。”

  姑娘们闻言顿时更惊,当时也有不少参加画艺比试的姑娘们看到了顾卿晚那副树脂画,这会子消息也都传开了,故此大家都已经知道顾卿晚画了一副活灵活现的真龙图,但是太后竟然要将那副图带回去放在御书房,这真龙图得画的多好啊?

  她们还是非常震惊,也想象不出来画怎么可能跟真的一样,还差点被认成活物。

  不过画看不到没关系,一会子她们要使劲的挑挑那字的错处,最好能将这个书法的魁首给搞掉了。

  很快,顾卿晚的字便被送了出来,因为静云女学是今次比试的主场,故此静云女学的女学子们也占据了离评判楼最有力的位置,最先看到了那副字。

  原本还心存挑剔之心的她们,见到那副字后,却有些蔫了,那字是真写的好,即便她们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

  倒也有姑娘性子刁蛮,不服的昧着良心开口,道:“我看这字也不怎么样嘛,反正是没有云瑶郡主写的好!”

  她旁边的姑娘忙就拉了拉她的衣袖,道:“别说了,你没看到那字和女院门前门柱上的差不多吗。”

  “门柱上的?可是咱们女学门柱上的那不是御笔吗?那个顾姨娘她的字怎么会和皇上差不多?”

  “别说了!这字确实好,评判们所评是公正的。能得魁首,总有其道理。”

  这些话飘进云瑶郡主的耳朵里,云瑶郡主正盯着顾卿晚的那副字看的双眸发红。

  她难以相信,自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竟然就这么输给了一副“御笔”!

  顾卿晚怎么能够这样卑鄙狡诈,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这样的手段!

  怪不得呢,怪不得连太后都没能拦阻下来。

  云瑶郡主觉得自己再多看这字一眼,一定会吐血的,她匆匆将手中字传递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顾卿晚已经连着赢了两场了,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她怕下一场的琴艺比试,顾卿晚还会赢。

  不可以!这绝对不可以!

  云瑶郡主有些惊慌,她长长的指甲嵌进了掌心,修剪精美的指甲顿时折断。云瑶郡主这才松开紧握的手,抿了抿唇,悄然离开。

  评判楼上,眼见下头已经开始准备琴艺的比试,太后却越来越烦躁,她也有些担心顾卿晚再赢上一场。

  册封顾卿晚做了秦御的侧妃没什么,关键是太后丢不起这个人,受不住这个气啊。

  太憋屈了!

  旁边站着的王公公早就瞧出了太后的不妥来,忠心耿耿的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后着急难受啊。

  他趁着无人注意,冲身后的太监施了个眼色,那太监心领神会,悄然的下楼而去。

  青莲山长也在此时上楼和太后说起了接下来的琴艺比试,道:“太后娘娘,参加琴艺比试的姑娘有三十人,加上顾姨娘便是三十一位。若是一个个来弹奏,太是耗费时辰了些。故此,商议后便一致决定,这三十一位比试者同时弹奏各自的曲目,由精通音律的琴艺先生站在旁边倾听,谁的曲子乱了音调,便被淘汰,最后胜出的自然便是琴艺比试的魁首。太后娘娘觉得这个法子可还好?”

  太后闻言点头,道:“哀家也确实有些乏了,便如此吧。”

  青莲山长忙躬身应了,下去传话。

  太后双眸微眯,心想着这样也好,省的那顾卿晚再弄出什么幺蛾子来。皇帝不擅操琴,这弹琴更是和大秦的昌盛绵延扯不上什么关系,这次但愿不要再出什么差池才好。

  那边比试琴艺的姑娘们已经在等着进场,为了公平期间,今日所有参加琴艺比试的姑娘们都是用同样的琴,所有的琴都是静云女学提供的。

  这会子顾卿晚随着姑娘们也领了一把琴抱着,正准备进场,却闻身后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唤声。

  “顾姐姐。”

  是云瑶郡主的声音,顾卿晚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些许不耐烦,面上却只能撑起笑容来停住脚步,转过身看去。

  果然就见云瑶郡主满脸笑意,抱着一把琴,和永宁侯府的大姑娘冯梓月并肩走了过来。

  “顾姐姐恭喜你啊,连着赢了两场比试,顾姐姐想必对这琴艺比试也是势在必得吧。”

  云瑶郡主说话间到了顾卿晚的近前,她的声音不算小,顿时便引得姑娘们纷纷驻足看了过来,且眼神也因为云瑶郡主的话变得有些不善。

  顾卿晚挑唇而笑,冲云瑶郡主福了福身道:“郡主太高看我了。郡主也知道的,我虽然救了王妃的性命,但那是因为我承蒙寂空大师看中,传授医术,救人乃是理所应当,从来没有想过要以此邀功。却没想到王爷和王妃竟会为我请封侧妃之位。太后又下了懿旨,令我参加今日的比试,赢得三场方能恩赐我侧妃之位。我这也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没有办法。太后如此看中我,我总也不能让太后失望,驳了太后娘娘的颜面不是?不过是勉力一试罢了,郡主便莫要笑话我了。”

  云瑶郡主闻言只恨不能扑上去咬死顾卿晚算了,她主动上前打招呼,可不是为了给顾卿晚提供机会,解释清楚今日之事的!

  可偏偏,她又被顾卿晚给利用了!

  “原来竟是如此,是太后下旨令她参加比试的呢。”

  “我先前还以为是她不安于室,做了妾室还非要来凑这份热闹,出这风头。”

  “太后懿旨,哪里有不遵的道理,这么看,她也没什么错。”

  “可是太后怎么会……”

  ……

  太后明明知道顾卿晚的身份参加今日的比试不合适,却为什么还会下这样一道懿旨呢?

  前些时日,礼亲王妃中毒,因当时惊动了整个太医院,故此想瞒都瞒不住。传遍了京城,多得顾卿晚出手才救了礼亲王妃的性命,此事更是传的神乎其神的。

  只是多数人都觉得那是讹传,毕竟顾卿晚的医术胜过整个太医院的太医们,这事儿听着就比靠谱。

  然而今日却从当事人的口中得到了证实,人家救了王妃的性命,这是大功,请封侧妃也是应该的。可是太后却偏偏没有一口答应,反倒提出让顾卿晚赢得今日比试的三场魁首。

  这稍稍一想,便是为难啊。

  而顾卿晚不得不遵照懿旨前来,且还得拼命赢,不然她就不能提升到侧妃,也会让礼亲王府很是难看。

  弄清楚这些,四周的姑娘们对顾卿晚倒是莫名少了些敌意,却多了些惋惜和同情。

  云瑶郡主自然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气的差点又折断一根指甲。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道:“我可没笑话顾姐姐,我说的是实在话呢,我的琴艺是不行的,一会子肯定不是顾姐姐的对手,倒是冯妹妹,琴艺出类拔萃,上次礼亲王府的赏花宴上一曲更是绕梁三日,一会子我可就等着欣赏顾姐姐和冯妹妹的精彩对决咯。”

  云瑶郡主口中的冯妹妹,正是站在她身旁的永宁侯府大姑娘冯梓月。

  顾卿晚冲冯梓月笑了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云瑶郡主便道:“呀,咱们快过去吧,要开始了呢。”

  说话间她率先抱着琴,往摆设好的场中而去,冯梓月也冲顾卿晚略点了下头,迈步而去,只她走到顾卿晚身边时,也不知是谁挤推了两下,顾卿晚顿时便和冯梓月撞在了一起。

  两人同时惊呼了一声,接着手中抱着的琴也同时掉在了地上,发生两声沉闷的嗡响。

  “冯姐姐,你没事儿吧?”

  有人去搀扶冯梓月,顾卿晚目光却落在了掉落在地上,差不多交错叠放着的两架琴上。

  自打方才云瑶郡主过来,她就一直提着神,就怕那女人又出什么幺蛾子,可惜还是出了事儿。

  不过此刻她和冯梓月并没有受伤,顾卿晚便念头一闪。

  这一幕绝不是意外,所以问题是出在了两把琴上吗?

  “没事儿,大家都慢点,不要拥挤。顾姨娘,你还好吧?”

  冯梓月被扶起来,整理了下仪容,看向了顾卿晚。

  顾卿晚还跌坐在地上,对着两架琴发怔,闻言她率先抱起一架琴来,趁着起身的功夫,略低头闻了闻琴上的气味。

  琴上有股淡淡的茉莉花香,这是冯梓月的琴!

  她站起身来,将抱着的琴递给了冯梓月,道:“我没事的,冯姑娘也没事儿吧?给你琴。”

  “多谢。”

  冯梓月冲顾卿晚福了福身道谢,也没推拒顾卿晚的好意,正准备去接顾卿晚手中的琴,旁边却有个穿鹅黄色裙衫的姑娘弯腰抱起了地上那琴,道:“冯姐姐,这架才是你的琴呢。”

  顾卿晚的眸光顿时一锐,似笑非笑的眯着眼眸盯向那姑娘。

  那姑娘被顾卿晚一盯,登时便露出了一些慌乱之色,只紧接着她便沉稳了下来,将那琴又往冯梓月的怀里塞了塞,道:“冯姐姐,这架才是你的琴,我方才看的很清楚呢。”

  顾卿晚顿时便抬手,笑着一把推开了那姑娘手中的琴,冲冯梓月道:“冯姑娘,咱们用的琴都是一样的,皆是刚刚从先生那里领的,有什么你的,我的呢。冯姑娘若是不接我这琴,我可会以为冯姑娘看不起我的哦。”

  顾卿晚的眸光隐有深意一般,冯梓月瞧了瞧顾卿晚手中的琴,眸光略闪。

  她也觉得刚才撞摔的有点不对劲,若真是有人刻意为之,大抵这场阴谋是冲着眼前人去的。

  冯梓月对顾卿晚没多少好感,但是这不代表她就乐意被人算计其中,被人做了筏子当枪使。

  她冲顾卿晚笑了笑,道:“多谢顾姨娘了。”

  言罢,冯梓月毫不迟疑的接过了顾卿晚手中的琴,迈步冲比试场去了。

  旁边抱着琴的姑娘却垂了头,狠狠咬了咬唇,顾卿晚上前一步,硬生生拿走了她手中的琴,道:“这把琴就给我用吧,多谢了。”

  不管云瑶郡主在搞什么鬼,她分明意在将自己和冯梓月的琴调换了,顾卿晚偏不让她得逞,倒要看看云瑶郡主接下来的戏怎么唱。

  待后头的姑娘入了场,顾卿晚却抱着琴折返到了发放琴的地方,福了福身,道:“先生,我可不可以再换一把琴?”

  那负责分发琴的青衣先生却蹙眉道:“每个人一把琴,这里只准备了足数的琴,如今都发完了。”

  那边眼见诸姑娘们都已落座,顾卿晚蹙了下眉,没奈何,正准备转身,却听一个声音道:“用这把琴吧,把你手中的琴给我检查下。”

  顾卿晚再度回头,正见不知何时,娄闽宁抱着一把琴走了过来,面上带着几分清淡的笑意,却将手中一把琴呈到了顾卿晚的面前。

  顾卿晚的目光禁不住落在他托着琴的右手上,手腕那里有一块很明显的灼伤痕迹,烙印在优雅温润如玉竹般的手上显得格外碍眼。

  娄闽宁似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略动了动手臂,青莲色的广袖又垂落了下来一点,将将把那一块伤疤遮挡了起来。

  T

  

[读者须知]:下一篇:222 琴-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