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19-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18 作画-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前头的姑娘实在是表现的太夸张了,以至于本安静作画的姑娘们纷纷都停下了手中笔看了过来。

  姑娘们作画的书案摆放的比较远,故此她们一时倒没瞧出什么究竟来,见顾卿晚神色如常,只顾低头在那白瓷盆中做着什么,她们不过诧异的看了那倒地一脸惊吓的姑娘一眼便又各自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画上。

  倒是三个山长一直站在旁边关注着场面,见不对劲便相携走了过来,维东山长的脸色极为难看,尚未走到便沉声道:“怎么回事!若是不肯好好比试,便趁早离开!”

  维东山长分明是冲着顾卿晚来的,显然对她非要加进比试中的行为,维东山长不满在心。

  旁边往白瓷盆中扇风促使胶凝固的文晴见此,不觉福了福身,道:“山长息怒,是哪位姑娘突然惊呼出声,又打翻了砚台,跌倒在地的,我家姨娘一心在画画上,并不曾扰乱什么。”

  文晴礼数周全,反倒对比的维东山长对顾卿晚有些偏见,维东山长见顾卿晚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只低着头忙碌,不觉脸色更为不好看,他面沉如水,正欲发作,目光却接触到了那白瓷敞口盆里的画。

  他的声音顿时没发出便卡在了喉咙中,双眸瞪大,只他到底心理素质比个女学生要好的多,倒没惊叫,只浑身微抖,道:“这……这是什么画!?”

  后头青莲山长和白松山长也走了过来,见维东山长的声音都是颤的,便一起看向了那白瓷盆,饶是都是见多识广的人,这会子也都淡定不出来,神情和维东山长比,只夸张。

  顾卿晚沉浸在画作中,没抬头,文晴却像三位山长解释道:“这是树脂画。”

  “树脂画?那是什么?”

  维东山长已收敛了震惊的神情,却目光着迷的盯着顾卿晚笔下使劲的看,半个身体都快趴到书案上了,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恼火和厌恶,就只剩下灼热和惊奇,痴迷和狂热。

  文晴福了福身,道:“山长对不住,我们姨娘作画时很投入,这会子大抵是听不到山长的声音,也没法回答山长的问题的,奴婢们也都是一知半解,还是不要和山长乱说的好。还请山长见谅。”

  维东山长连连点头,道:“无妨,无妨,老夫先随意看看,这个颜料原来是这样往上画的啊,这个是什么?”

  “这个好像有一股极重的松油味啊,这是松油做的吗?”

  “好像是松油,当真想不到,松油竟然也可以用来作画……”

  青莲山长和白松山长也加入了进来,三人围着顾卿晚的画桌,对着她那些瓶瓶罐罐发问个不停,文晴根本就应付不来。

  这边儿的情景顿时便影响了整个作画的场面,使得接下来作画的姑娘们都明显有些心不在焉。陈意如和云瑶郡主的书案都摆放在靠前的位置,离顾卿晚甚远,两人心性都算姑娘中沉稳的,开始后头闹出动静来,两人都不曾抬头一下。

  可是随着三个山长的低声议论声,以及越来越多的姑娘放下画笔,偷偷望去,两人也受到了影响。

  云瑶郡主回头瞧了眼,正见维东山长不知道抱着一坛子什么东西,正和文晴说着话,文晴也不知说了什么,维东山长连连点头。

  云瑶郡主顿时便有种不好的预感,手中握着的画笔一动,在花纸上留下了一团黑,她微惊了下,忙做了一些补救,好在墨点不大,她修饰了两笔将墨点画成墨色的竹叶,总算遮掩了过去。

  只是方才瞧着千好万好的画,她这会子却怎么瞧怎么觉得不行。

  维东山长这个人,云瑶郡主是知道的,是个驴脾气,且对书画极为痴迷,老头还特别的较真,先前维东山长分明已经厌恶了走太后的后门加进来比试的顾卿晚,可现在他却对态度大变,这只能说明顾卿晚不是在作怪,她果真在画画,且画出的东西竟连维东山长都颇为震动。

  云瑶郡主禁不住捏紧了手中毛笔,她望过去,果然见陈意如的神情也有些不好看。

  瞧见陈意如也变了脸,云瑶郡主反倒突然淡定了些,太后是不会让顾卿晚赢的,不管维东山长再推崇顾卿晚,还不都白费?

  云瑶郡主又重新伏案,画了起来。

  这场比试,只怕唯一没受到影响,全心全意在绘画的就只有顾卿晚了。

  她很专注,只因这场比试,她不可以输,她丢不起顾家的人,不能让世人因她,再度唾弃顾家,且她也输不起那五万两银子,那可差不多相当于两千五百万人民币呢,更何况,若是让太后得逞了,顾卿晚觉得自己一定会内出血的。

  树脂画这种东西分层越多,才会越逼真立体,寻常画一副树脂画便是只简单分层,也要三五天功夫,就是因为树脂画干一层,才能画一层,胶要干是需要时间的。

  顾卿晚为了参加比试,实验了多次,往胶中加各种东西,最后倒是让她实验出来能加快胶凝固的法子,文晴几个再在旁边不时扇风,干的倒是快的多。

  即便如此到底是不如正常凝固的,若是分层太多,下头的画就会有些模糊开,故此顾卿晚只分了三层,不过饶是如此,那种立体感也已经凸显出来了。

  她放下笔后,仔细又瞧了瞧,觉得还不错,这才抬头冲维东山长三人福身见礼,道:“方才三位山长的问题我都听到了,但是因为略一分神便会笔下有误,便未曾作答,还望三位山长见谅。”

  维东山长这会子看顾卿晚顺眼多了,指着那画道:“这种画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吗?可是任何东西都能成画?”

  顾卿晚笑着道:“这和画水墨画是一样的,只要画技高,任何东西都可以这样画出来的。这种树脂画却并非我自己琢磨的,是有次偶遇一位游历的老先生,他教我的。”

  维东山长闻言双眸一亮,道:“老先生怎么称呼?如今何在?”

  顾卿晚苦笑,道:“不瞒山长,老先生当时并没有留下任何姓名,教我此画法后他便带着书童离去了,其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见维东山长还有话说,顾卿晚忙抢着道:“香燃尽了,三位山长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在比试结束后,我很愿意详细作答,现在是不是该继续比试了,太后凤驾还在评判楼上呢。”

  维东山长这才点头,道:“对,对,一会子比试完,你可千万别走!”他言罢,这才吩咐将诸女学子们的画都收好,送往评判楼上让评判们点评,选出魁首来。

  维东山长却亲自将顾卿晚的画品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往评判楼上走。

  一路,参比的女学子们禁不住好奇,凑上去惦着脚尖往里看,维东山长倒也乐得和学生们分享,脚步微慢,还配合着让她们看,道:“都看看也好,这是一种新的画,说不得从今日开始,要有一种新的画派诞生了!”

  几个看清白瓷盆中树脂画的姑娘们却都惊呼出声,云瑶郡主是想保持高冷站着不去观看的,可见她们如此,却再也忍不住了。

  见旁边的陈意如也咬着唇悄然凑了过去,云瑶郡主便也迈步走向维东山长,当她看清顾卿晚的画时,面上也露出了惊异和惊吓之色,旋即她捏紧了手,再看清楚那画上提的字后,她更是脸色铁青,转而微白,有些颓丧的闭了闭眼眸。

  已经不必等评判结果了,她知道这一局顾卿晚赢定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评判敢说这画不好。

  维东山长见差不多,便令女学子们让了,快步上了评判楼。

  评判们都在一楼就坐,那边的骚动早就已经注意到了,此刻见维东山长抱着那白瓷盆过来,顿时便伸长了脖子。

  秦御直接坐不住了,站起身来,便率先将维东山长抱着的东西看了个清楚,他惊愕的怔在那里。

  秦御都起身来,诸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看清楚了,顿时全部都倒抽一口气。

  “啊!”

  甚至有人惊呼了一下,面露畏惧之色,和那个女学生一样往后退了一步。

  那是画吗?

  那怎么可能是画!那分明是活物,是一条活生生的小龙啊!

  “这是……这是,原来这世上竟然真的有龙!”

  “天,真龙现身了!”

  只见那水盆中,一根极长的赤金发簪被斜放进了水里,盈盈水波中沉浮盘旋着一条金色的小龙,它正爪子抓着金簪,身子绕着簪子,张开龙口,飘扬着龙须,马上要从水里破水腾出!

  随着维东山长的脚步,水面晃动着波纹,一圈圈荡开涟漪,那龙确实在动!

  “它要出来了!它要出来了!”

  那位失态的评判刚发现自己失态有些尴尬,旋即却发现有两个人竟然比他更加失态。

  维东山长顿时哈哈大笑,道:“老夫就知道能唬你们一跳,假的,这真的是一副绘制在敞口盆中的画。”

  他说着伸手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下水面,他这一个动作顿时打破了方才那股诡异的画面,因为维东山长的手根本伸不进水波中去!

  动感的画面被打破,十多个评判却像是打了一场仗,手心背心竟然都湿了。

  也不怪他们的反应比那些女学生还要大,只因为方才维东山长是站着让女学生们看的,可这会子维东山长走过来,动态中,那树脂画上顾卿晚特意画出的水波,在光线下就更加真实了。

  水波荡漾之下,那龙便也更真实了三分,这才将一众评判都给吓唬住了,竟真以为是真龙现身了。

  “这当真是画?就是方才刚刚画出来的?”

  “这是什么画?”

  “快快,放下容我等细观!”

  ……

  维东山长将敞口盆放在桌上,一众评判都围了上去,细观之下,不觉都啧啧称奇,惊叹连连。

  方才维东山长几个围在顾卿晚的画桌前,迟迟不离开,娄闽宁自然知道,这副奇怪的画是出自顾卿晚之手,此刻他盯着那画,眸光灼然,惊异赞叹之后,他缓缓露出了笑容来。

  “九重真龙出,大秦国祚固!好,画好,这两句提的更好!”秦御却禁不住朗声大笑起来,他自来冷傲乖戾,何曾这样放肆畅快的大笑过,话语中的赞赏之意分明,脸上的自豪之色更是让人要以为这画是他画的。

  不过秦御这一说,大家才发现,画上确实是提了两句字的,那字沉浮在水中,正是九重真龙出,大秦国祚固。

  有这画,再有这两句话,在座的谁敢不将这画评定为魁首?选了旁的,那简直和谋逆差不多了,弄不好就要落得个有不臣之心的嫌疑啊。

  “好,说的好!”

  “这画真是见所未见,今日当真是不枉此行,大开眼界啊!”

  ……

  评判们纷纷赞着,其实这些评判们并不是都像维东山长那样,醉心画艺,又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特别强。

  有那几个评判,在最初的惊异过后,已经不以为然了。尤其是自身就是以画水墨画闻名于世的,这时候冒出来这种新奇的画法,夺去了众人的注意,他们本能就要维护传统画的地位啊。

  正想说,这种话再生动,也是奇巧淫技。

  可这会子发现这么两句话,顿时什么都不能说了。

  真龙出,大秦固。

  你再说这画不好,是嫌名太长了吧!

  最后,顾卿晚这幅树脂绘龙图,以全部票数通过,被十一个评判选为了魁首,甚至其它的画作都没被仔细翻看。

  古代人对龙的敬畏和盲目膜拜是根深蒂固的,更何况,她还在上头写了那两句字,顾卿晚早便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得了魁首的画品却还需要先呈给太后过目,由太后点评后才会宣布魁首。青莲山长捧着那白瓷敞口盆上了二楼,果然又引起一阵骚动。

  待平静之后,青莲山长方道:“这是礼亲王府顾姨娘所做的树脂画,女学所邀的十一位评判,一致觉得此画当属今日画艺比试的魁首,太后以为如何?”

  太后闻言却双眸死死盯视着青莲山长捧着的敞口盆,面色已经禁不住有些发青,半响才点头笑着道:“这画果然新奇的很,只是却也是取巧了些,哀家的意思是,这个也算是画吗?”

  青莲山长却点头,应声道:“确实算画,方才臣亲眼瞧着顾姨娘一笔一笔的画出来的,虽然和已知的画很不同,但是它确实是一种新形式的画了。比试画艺,并没有说只准画水墨画,故此顾姨娘赢得魁首并不算不公平,太后放心。”

  太后,“……”

  她还能说什么,又盯着那画上的字看了两眼,太后笑容扬起,点头道:“甚好,那就这样吧。”

  青莲山长却又道:“太后,此画很是特别,太后看该如何处置才好?”

  太后尚未多言,礼亲王妃便笑着道:“依我看,这样的画,太后该带回宫中,由皇上珍藏起来才是。”

  太后本来已经做好看顾卿晚和礼亲王府笑话的准备了,甚至想过若是顾卿晚的画被送上来,她该如何在打回去,将画评点的一文不值。

  可是,如今的情况却是,她不得不承认顾卿晚画艺的魁首不说,竟然还得好生生的将这画捧回宫中去,供奉起来!

  太后只觉一团棉花堵在了喉咙口,喘不过气儿来。

  旁边的镇国公夫人脸色也很是不佳,她千挑万选的儿媳妇,第一场比试就输给了被退了亲的顾卿晚。

  顾卿晚这简直是当着满京城的闺秀贵人们,狠狠的扇了镇国公府一耳光啊。

  还有娄闽宁,本来就不愿意这门亲事,一直坚持退亲,这才拖着定亲后的其它礼数都被没了音信。

  镇国公夫人本来还指望着这次的比试,陈意如能有个好成绩,让娄闽宁知道她的才华,知道她不比顾卿晚差,从而改变态度的。

  如今倒好!

  不过还好,陈意如还有一场琴艺的比试,到时候说什么都不能再让顾卿晚使这样的手段,出其不意的赢得比试了!

  镇国公夫人正双手微握的想着,就闻旁边太后开口道:“弟妹所言甚是,王公公,将这什么树脂画好生的收起来,带回宫中,哀家要拿给皇上,放在御书房中。”

  太后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生生挤出来的一样,还没缓过劲儿来,就听一声声爽朗得意的大笑从下头传来,随着声音越来越响亮,礼亲王一身紫红色长袍大步流星的上了二楼,随意冲太后行了个揖礼,便道:“来人,在这儿给本王赶紧加个座椅,本王一会子要在这里看比试,太精彩了,这儿比观看席那边可看的真切。顾姨娘还要再赢两场呢,不定还有多精彩的在后头,本王可不能再错过了。”

  言罢,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树脂画,顿时拍手道:“啧啧,果然是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大嫂说是不是?”

  太后瞧着礼亲王堆满笑的脸,有种上去抓两把的冲动。可是最后,她却只听到自己干巴巴的声音道:“确实是,好画!”

  ------题外话------

  今天儿子生日,生日没过完,闺女就发烧了,手足口,这几天更新大概都不会早,亲们第二天早上来看也一样。

  猜画龙的姑娘们好多哦,今天太累了,明天我再抽时间奖励币币哈,大家早点休息,么么哒。

  

[读者须知]:下一篇:220 字-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