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17 彩头-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16 量身打造的男人-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卿晚用了三日才核对好了这次封地送上来的所有账目,弄好这些事儿,三个女学比试的日子也到了。

  对于今日的比试,顾卿晚兴致缺缺,可王府的其他人,上至王妃,秦御,下到丫鬟们,竟然都兴致高昂的。

  这也就罢了,顾卿晚实在不明白,怎么连礼亲王都对这次比试重视非常,竟然还要亲自过去观看,还在前一天的夜里专门派来人到雪景院来,带了他的话,言道,让顾卿晚好好比试,他等着她为王府争光添彩。

  王爷派的人一走,顾卿晚便一脸懵逼的看向了秦御,她从前不觉得秦御和礼亲王有多像,如今才发现了,人家真是亲父子。

  这行事不拘一格,胡闹的劲儿,还真就一模一样。

  她禁不住有压力了,冲秦御道:“殿下,我明日若是赢不了该怎么办?”

  秦御闻言却面露诧异,看了眼顾卿晚道:“爷这些时日都没见过卿卿练习琴棋书画,卿卿这样放松,难道不是因为卿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战无不胜,胸有成竹吗?说起来,爷还没听过卿卿弹琴呢,要不爷让人搬琴过来,卿卿先给爷弹唱一曲?别到时候手生了。”

  顾卿晚,“……”

  她又不是秦御,她有那么狂妄吗,她这些时日没多加练习,是觉得琴棋书画这种东西不是临时抱佛脚便能有大进步的。到时候,太后既然也去,那么最后评定胜负的必定是太后。

  太后又怎么可能让她赢呢?

  顾卿晚的琴棋书画是不错,但是她也不是神,三大女学,人才济济,想要琴棋书画碾压全场,让太后也说不出个二话来,那谈何容易。

  所以,顾卿晚一开始也没打算从技艺上获胜,而是靠另辟蹊径,既然不靠技艺,那便也没日夜苦练的理由了。

  “这几日殿下在外头时,我又去练琴,不会手生的,殿下明日就知道了。”顾卿晚可没兴趣给秦御单独弹什么琴,窝进了被子中,“时辰不早了,歇息吧,明儿还要早起。”

  比试在静云女学中进行,而静云女学建在京城郊外风景奇秀之处,一早过去也得快一个时辰的车程。

  秦御许是怕影响顾卿晚明日的发挥,竟然难得的没闹她,躺下后将她拉进怀中抱着便一起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梦,顾卿晚翌日起身精神奕奕的,刚被文晴伺候着穿戴打扮好,外头便传来禀报声,道:“禀二爷,宫里头太后派了车驾来,说是专门接姨娘往静云女学的。”

  顾卿晚闻言瞧了瞧外头的天色,不免有些嘲弄的勾了勾唇角。

  时辰还早呢,她一个妾室倒劳太后派车早早来接,这可不是太后厚待她,分明是太后怕她今日打了退堂鼓不去了。

  “行了,你去传话,就说一会子爷亲自送卿卿过去,便不劳宫里惦记了。”秦御声音微冷扬声道。

  两人略用了些吃食便一起往王妃的秋爽院去,礼亲王妃今日自然也是要一起前往的。

  两人到时,礼亲王竟然也在了,正满脸笑容的和王妃说话,礼亲王妃面色冷淡的很,眨眼间又恢复了先前夫妻淡漠时的态度。

  顾卿晚怎么看怎么觉得礼亲王的表情谄媚,映衬的礼亲王妃神情愈发显得高冷。自从王妃中毒,刚刚破冰的夫妻感情显然又退了回去。

  见两人进来,礼亲王才清咳了一声,收拾起神情来,目光落在顾卿晚的身上,看了看,评点道:“你这打扮会不会太素净了些?要不回去换身旁的颜色的衣裳……”

  他想了想,目光一亮,道:“银红色云锦的衣裳,你有没有,那个颜色鲜亮,再配一套红宝石赤金头面,穿着才不落王府的威风和气势。”

  礼亲王很显然是想让顾卿晚往华贵上打扮的,顾卿晚闻言却唇角微抽,她今日本来就是跑去挑衅人家贵女尊荣的,她再打扮的花枝招展,不合身份,不是上赶着给人打脸吗,贵女们可不是那些账房先生。

  顾卿晚含笑不言,礼亲王妃却开了口,道:“卿晚今日的衣着打扮都是我安排的,银红色是华丽好看,刘侧妃穿着很合适,卿晚性情温婉,穿那样的颜色怕穿不出刘侧妃那样的气势来。”

  刘侧妃从前就爱穿银红,带红宝石的首饰。

  礼亲王顿时面露,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一脸尴尬的看了顾卿晚和秦御一眼。大抵他是觉得自己左右都丢了脸了,也不在乎更丢脸一些了,扭头竟就冲礼亲王妃笑了起来,道:“什么刘侧妃?哪里还有什么刘侧妃?原来卿晚这身衣裳是你给选的,选的好!你说的对,她年级小小的,就穿这样鲜嫩颜色的衣裳才最好看。”

  顾卿晚今日穿着一件翠绿绣柔嫩鹅黄缠枝蔷薇的长褙子,下套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外头又罩了一件浅绿薄烟纱。头发简单的梳着单环髻,别着珊瑚流苏的步摇。

  一身绿意,流苏朱红,对比鲜明,却分外好看鲜活。虽然少了些华贵之气,但她气质出众,倒也清爽大方,雅致不俗。

  “时辰差不多了,咱们走吧,卿晚一会子和我同车。”

  礼亲王妃根本没理会礼亲王的讨好,站起身来就往外走,顾卿晚见礼亲王面色尴尬,忙垂头装看不见,上前两步扶住了礼亲王的手。

  顾卿晚从前是不曾上过女学的,只因大秦的姑娘们都是定亲前多上女学,等定了亲,反倒退学回家开始学习管家,绣嫁妆等。

  顾卿晚先前因身体不好,到了上女学的年岁,祖母不放心让她上学,便只在家中请了先生,祖父和父亲也多有亲自指点。后来年岁略大,身体有些好转,她又和娄闽宁定了亲,便被拘在府中,更没机会上女学了。

  贵女们上女学,学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这些其实在次要,还有一层便是互相认识结交,形成人脉,为以后嫁人帮助夫家成为贤内助打基础。

  顾卿晚和娄闽宁定亲时,老镇国公夫人还在世,是老镇国公夫人相中了顾卿晚,镇国公夫人大概是不好拂婆母的意思,才勉为其难的为娄闽宁定了亲。

  后来,娄闽宁对顾卿晚格外上心,加上顾卿晚的身体确实不大好,老镇国公夫人又过世了。镇国公夫人便愈发看顾卿晚不顺眼起来,曾经就拿顾卿晚没上过女学这点表示过不满。

  言道顾卿晚将来不能像寻常贵女一样协助娄闽宁打理好关系,又说她的身体连上女学都难,将来又怎么能指望她做宗妇,管理一大家子,更不要提繁衍子嗣了。

  娄闽宁是镇国公夫人盼了二三十年才中年得的儿子,镇国公夫人自然是想将最好的给儿子,也是在乎,便更加不喜顾卿晚。引得太后也受影响,显然从前对顾卿晚也是面上功夫。

  礼亲王妃显然对这些很清楚,上了马车便拍抚着顾卿晚的手,道:“你不要害怕,有我在,便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王爷也不会让人欺负咱们王府的人。你便只管拿出自己的能耐就行,旁的都不必挂心。真要输了也没事儿,也未必就当不上侧妃,你救了我的命,这份功劳谁都不能否认。”

  礼亲王妃的安抚,令顾卿晚心中微暖,她笑着道:“王妃放心,我不怕的。”

  见她确实没有怯场的样子,礼亲王妃含笑点头,没再多言。

  今日三大女学比试,不限制贵女们的家人前来观看,还邀请了一些朝中清流和有造诣的名仕前来。

  静云女学的门前车水马龙,非常热闹。

  王府的马车直接便开进了女学中,倒不在女学门口长街上停靠。礼亲王和秦御都骑马走在前头,顾卿晚隔着车窗听到外头传来的惊呼声。

  “真的是燕广王殿下!他怎么来了,王府又没姑娘在女学。”

  “难道燕广王殿下是今日哪个女学邀请的评判?不对呀,几个评判里头没听说有燕广王殿下啊。”

  “今日太后都要来呢,燕广王殿下过来也不算什么了,兴许是燕广王殿下有兴趣,便来了呗。”

  外头几个女学生叽叽喳喳的议论着,显然引起了一阵波动,一个穿桃红色褙子的姑娘却像是洞察了什么,眼眸一亮,道:“什么呀,我可听说今日云瑶郡主要代表静云女学参加比试呢,郡主都休学一年多了,这次是静云女学的青竹先生亲自登镇海王府的门,邀请云瑶郡主回来参加比试的。”

  “高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旁边仔细听着的姑娘一时没领会其中意思追问道。

  那高姑娘瞪眼敲了下她的脑袋,道:“笨啊,燕广王殿下当然是亲自过来给云瑶郡主捧场的啊!这还用直说!”

  秦御何等耳力,顿时便捕捉到了这些议论声,脸色顿时寒冷如冰,那边儿几个姑娘闻言一阵兴奋,还要再言,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罩顶而来,然后就看到了居高临下端坐在马背上,正微眯着眼扫视着她们的秦御。

  几个姑娘顿时受了莫大惊吓,纷纷闭嘴,缩着身子再不敢多言一句。

  秦御却拧着眉看了后头的马车一眼,心想,卿卿应该没听到这些混话吧,不会生气了吧。

  秦御是真想多了,马车中顾卿晚真没生气,倒是礼亲王妃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没想到,那些姑娘们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云瑶虽不错,可她是个定亲的啊,还和未婚夫青梅竹马,你侬我侬的。秦御专门来看云瑶郡主比试,这话可不怎么好听!

  也让礼亲王妃听的很不舒服,她觉得这些姑娘们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就这样想,除非有人误导了她们,难道是云瑶在女学时说了什么,让这些姑娘以为两人师兄妹的关系很亲近?

  这样想着,礼亲王妃难免又想起了上次云瑶郡主和谢从江不顾礼数的事儿,还有上次云瑶郡主陪太后到王府探望她,种种行事也有些不妥。

  从前觉得还好的孩子,如今怎么越来越不是那么回事了。

  礼亲王妃拧着眉,对云瑶郡主难免有些不满。察觉到顾卿晚还在旁边坐着,她又冲顾卿晚道:“这些胡言乱语,不听也罢。”

  顾卿晚却只笑了笑,道:“王妃说什么?”

  礼亲王妃只当顾卿晚没听到外头的话,笑容扬起,岔开了话题。

  顾卿晚却在想,太后显然没将她参加比试的事儿宣扬出去,不给贵女们适应接受的时间,这是想今天当面给她难看吗?

  呵呵,太后对她也算是用心了。

  马车缓缓进了女学,秦御一行没了踪影,那几个受惊的姑娘才算重活了过来,却也不敢再议论,各自散开了。

  她们不说了,却拦不住旁人的好奇心。几个静云女学的学生格外兴奋,其中一个圆脸的姑娘脆声道:“我最佩服云瑶姐姐了,云瑶姐姐在静云时每年琴和书的比试便没不拔头筹的,棋和画也偶有胜出,云瑶姐姐可是静云历年来得玉兰枝最多的。她去年不再上学,才有了白映雪和崔紫韵出头的机会。也难怪燕广王殿下对谁都不假辞色,却待云瑶姐姐格外不同,今日还亲自来看比试,你们没看到方才燕广王殿下身后还护着一辆马车吗,你们说里头坐的会不会就是云瑶姐姐?”

  “是呢,方才竟然忘记看马车上的徽记了!一定是镇海王府的马车,云瑶姐姐最不喜欢摆郡主的架子,来女学从来不带仪仗,也不用郡主车驾呢。”

  “这次云瑶姐姐被请来,一定能给咱们静云争光,琴和画的玉兰枝我们静云拿定了!”

  几个女子显然都是静云女学,云瑶郡主的学妹们,她们正兴奋的议论着,就听后头有人喊着道:“是镇海王府的马车,云瑶郡主的车驾到了!”

  几个女子顿时面面相觑,望过去,果然见云瑶郡主的车驾极是显眼的正缓缓而来,今次云瑶郡主显然和从前的低调不同,她带了身为郡主的仪仗。

  双马并驱的奢华紫顶马车,随行伺候的丫鬟成群,使得本就有些拥挤的长街更加阻塞了。

  几个方才还夸夸其谈的姑娘顿时就有种被打脸的感觉,旁边淑德女学和成华女学的姑娘方才就听到了她们的话,此刻不觉都嘲弄的看了过来,还有个姑娘扬声道:“哎呀,人家燕广王殿下护送的显然就不是你们静云女学的云瑶郡主呢!有些人呢,就爱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瞧瞧贴不贴的住!”

  静云女学专门安排了阁楼给礼亲王妃歇息,顾卿晚一直跟在王妃的身边,坐下等了小半个时辰,太后才姗姗而来。

  顾卿晚随着礼亲王妃相迎,太后身边果然站着亭亭玉立,一身华贵长裙,打扮的宛若金凤凰的云瑶郡主,见礼后,太后和礼亲王妃做为今日身份最尊贵的两个女性,相携走在前头。

  顾卿晚和云瑶郡主便自然而然的走在了一起,两人目光相触,云瑶郡主含笑道:“虽然这场比试对顾姨娘很重要,但是比试的公平却至关重要,我一会便得罪了。”

  云瑶郡主这话说的,倒好像自己需要她让一样,又说什么对自己很重要,那股高高在上的模样,简直在讽刺顾卿晚处心积虑就为当上侧妃。

  顾卿晚却抿唇一笑,道:“光比试没什么意思,要不,咱们来个彩头?谁输了,不多,五万两银子,郡主以为如何?”

  云瑶郡主,“……”

  五万两银子做彩头,才叫不多?云瑶郡主可不像秦御,她这个郡主是没封地的,虽然是养做嫡女,但她没嫁人,没嫁妆傍身,手里怎么可能有五万两银子!

  顾卿晚一个她看不起的侧妃却偏偏出口就是五万两,她的底气是谁给的?当然是秦御了。

  且不说顾卿晚嚣张的态度,好像她赢定了一样。只这张口就是五万两的,便气的云瑶郡主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偏顾卿晚还火上浇油,笑着眨眼,道:“当然,郡主若是对自己没信心,或者郡主手头上不宽裕,这彩头也可以少些……”

  “好!就五万两,输了当场兑现!”

  云瑶郡主怎么可能让顾卿晚这样打压下气势去,她对自己也很有信心,当即也不管顾卿晚是不是在反激她,一口应了下来。

  她想,五万两可不是小数目,秦御便是对顾卿晚再宠爱,也不能这么由着她,说不定顾卿晚根本是和她来虚的,她真答应了,顾卿晚反倒骑虎难下了。

  更何况,她若赢了,就顾卿晚这样拿五万两来赌的性子,彼时礼亲王妃和秦御更厌恶她。

  谁知她刚应下,顾卿晚便顿时双眸晶亮,从怀中摸出一张纸来展开,道:“那太好了,空口无凭,我都写好了,且已经画押,郡主也在这上头画个押吧,等等,我还带了一点印泥,郡主不用担心。”

  她言罢,又低头从荷包中摸出个比拇指盖略大的精致小木盒来,打开拿到了云瑶郡主面前,里头果然是一点朱红的印泥。

  顾卿晚一脸殷切的看着云瑶郡主,晃着手中的纸。

  云瑶郡主,“……”

  

[读者须知]:下一篇:218 作画-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