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影视娱乐 >

216 量身打造的男人-名门骄妃

发布时间:2018-08-31 15:1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影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215 侧妃的条件-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三大箱子的账目并鱼鳞册被抬进了雪景院,交到了顾卿晚的手中,顾卿晚顿时都有点傻掉了。

  这种封地的账目怎么也该交给幕僚,甚至是下头的官员来负责才对,抬到她这里是要干什么!

  “抬走,赶紧抬走,我一个内宅妇人哪里懂这些东西,算个铺子的账还能成,这些我没能耐打理!”

  顾卿晚摆手,排斥被秦御当成全能的机器使用。

  前来送账目的却是翰墨院的几个侍卫,他们来时已经知道崔管事挨打的事儿,又怎么可能将箱子再抬走。

  对顾卿晚的拒绝一概视而不见,领头的侍卫道:“二爷已经吩咐了下去,给顾姨娘派了十个账房先生,封地的张,吴两位大人,也会随时听候传唤,姨娘这几日都可以自由出入外院,这些都是二爷的吩咐,属下们已将东西送到,告退了。”

  言罢,几人不理会顾卿晚的拦阻便脚底抹油的走了。

  文晴也有些回不过神来,待侍卫们走光了,她才瞧着那几口大箱子道:“姑娘,这些……怎么办啊?”

  顾卿晚抿了抿唇,看向文晴道:“我怎么知道。要不,你说说怎么办?”

  文晴吞吞口水,道:“要不,奴婢唤几个婆子来,再将这些抬到外院去?”

  上次秦御让人送他私库的账目过来,文晴恨不能让她赶紧都收起来,现在秦御又让人将封地的账目也送了过来,文晴却没胆子让顾卿晚接了。

  可见连文晴一个丫鬟都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偏秦御就能干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来。

  顾卿晚叹了一声,道:“算了,先派两个婆子守着,不要让人碰。等一会子二爷回来,我问了他再说吧。这会子你便真让婆子抬着回去翰墨院,也未必能送进去。”

  秦御的性子,顾卿晚还是知道的,除非她能说服秦御将账目都收回去,不然,账本便是再抬回去,还是要再被送回来的。

  秦御到这日傍晚才回来,见几口大箱子还放在雪景院的院子里,上头坐着两个婆子守着,也不意外,一面大步往上房走,一面吩咐道:“都搬进书房去。”

  顾卿晚听到动静出来,正见两个婆子听话的跳下箱子,招呼着人一起抬箱子。她不由上前两步,只还没说话,就被大步跨上台阶的秦御搂着肩头,带着往屋中去。

  见顾卿晚还想阻拦,秦御捏着她的肩,道:“行了,这事儿爷自有打算,你先随爷进屋说话。”

  等进了屋,顾卿晚巴巴盯着秦御,等他说话,秦御偏就不说了,悠然的端了一杯茶靠在罗汉床上吃茶,随手拿起她丢在旁边的一本游记看了起来,道:“今日怎么没看医书?”

  外头婆子们搬运箱子的声音传来,顾卿晚只觉接手了一盆烫手山芋,见秦御如此若无其事,她不觉主动坐了过去,一把抽了他手中的游记,道:“你到底想什么呢,封地的账目送我这儿来做什么!”

  秦御见她着急,这才笑着将手中茶盏递给顾卿晚,顾卿晚接过,他便靠着双手仰卧在了大引枕上,道:“一来,你是爷唯一的女人,爷都有多少家当,觉得应该让你心中清楚。再来,能者多劳,这些账目什么的,卿卿理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最主要的是,卿卿和爷一体,卿卿核算封地账目爷再放心不过了。”

  顾卿晚却拧眉,道:“秦御,你这是压榨劳动力!那些都是账房和你手下官员幕僚的事儿,他们拿俸禄办事,理所应当,我一个月就拿十两银子的月例,凭什么给你管着私库便算了,还得额外做这么多的差事?再说了,谁说我理顺账目不费吹灰之力的?我根本就不懂这些好不。”

  秦御失笑,却道:“卿卿有什么能耐,爷心里清楚的很,浮云堂和酒楼那么多的建造数据,卿卿都能弄的明明白白,更何况是这些。”

  顾卿晚对数据很敏感,算个账确实是难不倒她的,她有些结舌。

  秦御见她一脸的不乐意,却坐起身来,揽着顾卿晚道:“爷每年临近年关,都得往封地巡视,今年爷想带着你一起去。”

  顾卿晚听他这样说却是一愣,微微有些愕然的看着秦御,秦御又道:“卿卿对建造一道似是了解的紧,卿卿能建造起浮云堂那样大气磅礴又令人惊异的殿宇来,便是进工部任职都是能的,爷的意思是,带着卿卿一起,一方面出去散散心,另一方面卿卿也帮爷仔细瞧瞧封地的各处,哪里需要营建什么水利了,粮仓了,修建城墙之类,这些所要花费多少,拨银多少,爷的库银能否承受。卿卿心里有数,也好告知爷,免得爷被封地一群油滑子给糊弄了都不知道。”

  顾卿晚全然没有想到秦御竟会有此打算,她顿时就怔住了。

  秦御在她的脑门上轻弹了一下,顾卿晚才道:“不是说后宫不得干政吗?”

  秦御闻言,屈指又在顾卿晚的脑门上重重弹了一下,道:“又开始胡说八道了,这话要是让外人听到还了得!”

  顾卿晚眨了眨眼,揉了揉被秦御重力打过的额头,道:“那不是说内外有别,女主内,男主外吗?”

  秦御却耻笑一声,道:“那是旁的女人没卿卿这份本事,让她们主外也不成啊!爷的卿卿与众不同,才华横溢,不输男儿,自然要另当别论了。”

  秦御的脸上满是理所应当和骄傲自豪之色,顾卿晚心头不觉一触。

  她想到秦御支持她建造浮云堂,想到秦御允她每月三次前往大国寺学医,想到他不遗余力支持她在外开酒楼。

  这些事儿,做为女子,尤其是内宅妾室来说都是出格的,并非所有男人都会接受这样的事情,相反,想必这古代就没几个男人受得了自己内宅的女人如此不安于室的。

  可秦御却觉得理所应当,是他的不羁和狂妄造成了这一点。

  她不是古代女人,即便是再受环境影响,顾卿晚觉得自己也做不到像古代女人一样被圈在内宅。这样看来,秦御这样的倒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如果没有先前秦御强迫的事,如果没有身份上的悬殊,如果只论秦御这个人,顾卿晚觉得好像做秦御的妻子也不是什么坏事,甚至很令人期待。

  她这么想着,便对着秦御发起了呆,秦御含笑瞧着她,道:“既然卿卿没异议了,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顾卿晚这才回过神来,忙道:“什么就定了,我可没答应。再说,我也没时间,再过个几日便是三大女学比试的日子了,我这些天要忙比试的事情,抓紧时间练习琴棋书画,才没功夫帮你算账。殿下还是另请高明吧。”

  秦御这些天就没见过顾卿晚练什么琴棋书画,依旧是看医书的多,此刻顾卿晚拿了这个理由来搪塞,他自然是不允的,道:“琴棋书画这种东西都是靠平日的造诣积累,临时抱佛脚哪里有用?卿卿这些天悠闲的很,一定是胸有成竹了,哪里还需要苦练?”

  他言罢,不等顾卿晚再推辞便又道:“行了,此事就这么定了,爷让人多给你准备几套简便些的冬衣,过些时日出京好穿用。”

  秦御一锤定音,不再接受顾卿晚的拒绝,顾卿晚怕推辞的太厉害,他会疑心,最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翌日一早顾卿晚便先到了书房,打开箱子大致翻了翻那些账目和鱼鳞册。虽然古代的记账方法和现代有很大的不同,但好在顾卿晚在闺中时便学过管家对账,这些时日外头酒楼营建,也有账目送进来,倒也很看明白。

  大致弄清楚后,顾卿晚才让文晴唤了婆子来,抬着三箱子往外院去。

  王府的账房先生们显然对于秦御的决定都不服气,只因为崔管事已经因此事挨了打,故此顾卿晚带着人进账房,他们面上还表现的老实听话。

  顾卿晚环视了一圈,便从这些人的眼睛中看到了轻视来,她扶着文晴的手在最首的太师椅上落座,自有婆子将从内宅带来的香炉,暖炉,茶器,糕点等物一一摆放出来。

  顾卿晚如愿听到后头有个低矮的年轻账房和旁边的人嘀咕着,“成什么样子,果然是胡闹,内宅小妾以为这是管个脂粉铺子那么简单的吗,瞧瞧这……”

  “嘘!少说两句吧,不要命了。”

  旁边的瘦高个有点害怕,抬头却正对上顾卿晚似笑非笑望过来的视线,顿时就浑身一哆嗦,压着声音斥了一句。

  顾卿晚明眸一扫,果然见一众人的表情都和这两人差不多,敢怒不敢言,鄙夷又害怕。

  她今日是故意带了十多个下人过来的,排场大了,才能震住那些人,先让他们不能将她当一般的妾室来待,后头再露些本事,也便能收复这些人了。

  端着茶盏轻呷了一口,顾卿晚却微微蹙眉,冲文晴道:“茶从内宅带过来,果然这味儿就不好了。”

  言罢,将茶盏递给了文晴,文晴笑着接过,恭敬的道:“奴婢已经让人将小泥炉带过来了,这就吩咐重新给您烧水沏茶。”

  顾卿晚赞许的看了文晴一眼,这才漫不经心的道:“你们怎么还不开始?应该不是头一次核查账目了啊,往年怎么弄,今年还怎么弄便是,二爷是让我来把总的,难道还要我手把手教你们怎么打算盘不成?!”

  她的态度很不客气,眉梢眼角微微挑着,嚣张的模样简直像是另一个秦御,分明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刁妾。

  一群人咬牙切齿,却反倒更加不敢招惹这样的混不吝了。

  气氛僵了下,接着便都沉默的动了起来,很快屋里便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算珠声。顾卿晚从文晴手中接过一本话本,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

  过了一个来时辰,才有总账房将一本新弄好的总账送到了顾卿晚的面前,道:“夫人看看,这是新田府关税的账目汇总,若是没有错,请夫人在这里批示留印。”

  顾卿晚没接那账册,只冲文晴道:“二爷的印呢?”

  “在呢,在呢,奴婢都随身带着的。”

  文晴说着拿出一方红锦裹着的巴掌大的方印来,印钮雕刻麒麟,通体白腻剔透,正是秦御的专属官印。

  平常账房们汇账,秦御根本不可能等着,亲自看着。账本汇总好是要落印的,却绝不是这样核一本盖一本的。

  总账房是故意打顾卿晚的威风,却没想到顾卿晚竟然真拿了秦御的官印,秦御竟然连官印都给了顾卿晚。这是将此事全权都交给顾卿晚,信任至此,当真是令人……喘不过气儿啊。

  总账房面色微变,下头一干偷偷留意,目有期待的账房们也垂下了头。

  顾卿晚却若无其事的接过了账本,一页页翻了起来。

  众人就没见过对账连算盘都不拿的,以为这是看话本啊!

  见顾卿晚连装装样子都不,一干人连带总账房都松缓了神情。

  等着吧,账目里都是陷阱,到时候出了大错,二爷怪责下来,那也是这个姨娘太没用,他们便是担责也是顾卿晚这个把总的顶大缸。

  顾卿晚却像是没察觉气氛一样,慢条斯理的翻着账册,她越翻越快,只用了片刻就翻到了最后一页,啪的一声合上了账本,看向总账房,笑着道:“这就是你们花用了一个时辰核对好的第一本总账?”

  她面带微笑,声音轻柔,总账房也弄不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连算盘都没动,料她也看不出什么来,当即便垂首道:“正是,我等都是王府十多年的老账房了,这些账目寻常账房先生两五个时辰未必核对汇总的完,于为等一个多时辰算多的了。”

  更何况,这里头他们做账时还要处心积虑的设很巧妙的陷阱,可比正常的账目要难多了。只有像他们这种老账房,才能将错账做的这样天衣无缝。

  总账房心中补充着,口气中难掩傲气。

  谁知顾卿晚闻言竟点头,赞同道:“嗯,你们确实能耐!”

  账房们听闻顾卿晚这话,顿时便觉得这女人果然是个绣花枕头,这是什么都不懂,准备说好话,哄着捧着他们,讨好着给她做事呢。

  总账房也是这样想的,可他总觉着顾卿晚的语气有点不对,正琢磨哪里不对,一直漫不经心,面带笑容的顾卿晚却突然双眸一锐,啪的一声将手中的账本掷在了桌上,纤细的手指重重点在账本上,道:“明明半个时辰便足矣的账目,你们算了一个多时辰,这还不说。就这么几个数据,你们竟然最后还出了大错,少给我算三百八十两银子!这一本账少三百八十两,十本账起码就是四千两银子,到时用你们算的这账目收税银,那吴张两位大人白白就落下了四千两银子来。啧啧,进京办趟差事,就落四千两,这等好事,我怎么就遇不上!”

  顾卿晚言罢,屋里的账房先生们脸色顿时全部都变了,站在顾卿晚面前的总账房先生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抬头瞪着顾卿晚,额头冒出汗来。

  她不是没用算盘吗,怎么就算的一清二楚!见鬼了!

  顾卿晚迎着他的目光却忽而一笑,声音轻柔带笑,道:“还是你们和吴张两位大人都说好了,少算的税银大家一起分?不如你来和我说说,几几分?嗯?”

  听她这样说,总账房顿时面色发白,退后一步便连连行礼道歉,道:“我等错矣,不该轻视姨娘,敌视您,故意在账目上动手脚。我等大错,但是我等真不曾和张吴两位大人串通,更没想过要中饱私囊啊。”

  剩下的账房也都坐不住了,纷纷起身,跟着致歉辩白。

  顾卿晚这才收了脸上的嚣张,温婉一笑,站起身来,拿起那账册来,亲自给弯腰作揖的总账房,虚托了他一下,道:“好了,既如此,那便重新做账吧。”

  她拿住了他们的错,本以为要大肆发作的,谁知道顾卿晚却这样轻松便放过了,众人一愕,转瞬便有些恍悟过来,面上不觉露出了复杂之色来。

  感情这姨娘不是真的嚣张跋扈,除了哄男人,什么都不会的,人家先前那般根本就是专门对付他们的。

  总账房接过账册,到底有些脸色难看,见顾卿晚态度软了,反倒更近了一步,道:“我等这就重新做账,只是……先前姨娘说这账半个时辰足能做好,我等实在不敢应承,没此能耐。”

  他们被打了脸,虽然接下来账目上一定不敢再挖坑给她跳,但听她话,信服却还差点事儿。

  顾卿晚早已聊到,闻言笑了笑,抬起手来,文晴便将顾卿晚早做好的一本账拿了出来,递给顾卿晚。

  顾卿晚接过,翻开后才拿给总账房,道:“白先生瞧瞧,若是这账本以后都如此做的话,会不会要一劳永逸,快的多?”

  总账房闻言接过账册,看第一眼有些不明所以,这上头和寻常的记账不大一样,怎么全是表格,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可他多看了两眼,却眸光微凝,渐渐觉出点味儿来,再看之下,眼睛越来越亮,禁不住有些忘形的招手道:“你们都过来,都来看看,这么做账好像是要方便的多,只是这个是什么意思……”

  众人见其如获至宝一样,好奇的纷纷围上去,顿时便讨论了起来。

  接下来如同顾卿晚所料想的一样,现代的记账方法,表格式样,一目了然,确实比古代的记账要先进方便的多,顿时便收复了一众账房,众人看顾卿晚的眼神都带上了敬服之色。

  礼亲王听闻秦御将封地账目都交给顾卿晚的事儿,直蹙眉言其胡闹,带着两个人便过来巡视,谁知道本以为的情景并没有发生,反倒看到一众账房被顾卿晚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模样。

  王府的账房先生,礼亲王还是知道的,因账房是油水多的地方,故此能进来的都是有些能耐的,账房们一向清高,没想到竟然眨眼睛就被顾卿晚收用了。

  礼亲王啧啧称奇,连秦御的胡闹也不管了,看向身后的侍卫谢从芳,道:“这个顾姨娘还真是……前些时日不是还教授王府一部分侍卫和暗卫易容术了吗?也有些时日了,怎么样?”

  谢从芳躬身回道:“虽然才将将一个多月,还看不出来多少成效,但是这一个多月暗卫的死伤确实是有所下降的。”

  礼亲王又隔着门缝看了一眼,见总账房正捧着账本,顾卿晚指点着什么,总账房连连点头,礼亲王不觉叹了一声。

  他怎么突然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总觉得顾卿晚这尊佛太大,庙有点安置不下,好像光是一个侧妃,屈就了人家这姑娘一般。

  

[读者须知]:下一篇:217 彩头-名门骄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