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亚洲城娱乐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太夸张!太夸张!-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10:2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亚洲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百九十四章 他就不搀和了-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万物复苏,北宫家族之中,所有一切都在茂盛生长!

  树木繁茂,百花绽放,一层几位浓郁的生命之力,在北宫家族之中生长开来。

  站在房间外的纳兰清羽和北宫雪见,看到周围变化,纷纷走近一步。

  生命之源!

  浓郁的生命之源。

  “没错了。”纳兰清羽喃喃开口,应该没有错了。

  就是这样。

  快要成功了!

  “夜儿真的成功了。”北宫雪见笑着说道,悬在心里的石头重重落地。

  没事了就好。

  生命之力往周围蔓延,万物比刚才生长的还要茂盛,一切都在复苏。

  看到这样的变化,北宫弑匆忙走了过来。

  原本熟悉的院子不过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地上,屋顶……到处都是灵草繁茂,其中还有不少灵药生长了出来!

  在他们住的地方长出灵药,这原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居然成功了,北宫弑都看呆了眼。

  这,这是什么情况?

  “老爹,这就是生命之源,就跟你们晋升的那个地方差不多。”在北宫家族还没有完全成型的时候,夜儿就留下一个给他们修炼的地方。

  在那里修炼,也是因为有千里王藤在,这东西可以帮助他们。

  就像一样。

  “我知道。”北宫弑点头应道,能感觉出来。

  这感觉就和那感觉一样,能感觉到是生命之力在凝聚。

  复活。

  听起来这两个字,很不可思议,可现在竟然要发生在眼前了。

  “咳咳。”

  房间里,离夜轻轻咳嗽了一声,身上的生命之力收了回来。

  第五炎泫在那同时,立即睁开了双眼。

  看到北宫离夜脸色微微泛白,他立刻坐起身,紧张不已。

  “夜儿!”怎么了?不舒服吗?

  看到坐起身的是男人,离夜轻笑了起来。

  “成功了呢。”父亲,重生了。

  现在的父亲不再是灵体,而是人,真正的人!

  成功了?

  第五炎泫一愣,然后低头看去。

  双手张开,他慢慢摸着自己的手,那是温度。

  有温度了。

  第五炎泫激动的脸皮抖动了一下,不敢置信看向离夜。

  真的,真的成功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温度了,感觉到了。

  “你没事吧?”第五炎泫着急问道,心脏一阵剧烈跳动。

  她从一开始给自己那么多血,不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的。

  离夜闭上双眼,身上的生命之源流淌的比刚才还要迅速,立即往她身体筋脉流淌而去。

  第五炎泫看到这一幕,张了张嘴,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那么坐在那,注视着离夜。

  宽厚的手掌慢慢移动,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胸口,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心跳。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他再一次听到心跳声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第五炎泫就坐在那,完全不敢移动一下。

  他就担心因为自己,连累到离夜。

  尽管离夜周围的气息并不虚弱,可他就是不放心,也不想现在就离开这里。

  至少,他们一起出去。

  一个时辰过去,第五炎泫连呼吸都没有大一点。

  直到离夜周围的气息平淡,一切宛若虚无,从未出现过,他才松了口气。

  “没事了吧?”她身上的气息已经恢复了。

  “嗯。”离夜睁开双眼,黑亮的双眸中闪过一道光亮。

  是没什么事情了,身体已经完全恢复。

  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快过,晋升了主灵,就连生命之源都强大了。

  “走吧。”第五炎泫站起身,对她伸出手掌。

  离夜坐在原地,怔怔看着面前伸过来的手掌,抬头看向那高大身影。

  恍惚间,她又看到了很久以前。

  手掌深处,放在第五炎泫的手心,她随即站起身。

  “父亲很久没有这样握我的手了。”离夜笑道,看着那只大手掌。

  以前很小的时候,觉得这手掌真的很大,虽然现在自己也握不住,但还是有那样的感觉,那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倒是以后想,不过有人会不给吧?”第五炎泫打趣说道。

  纳兰清羽有多紧张她,他是知道的。

  离夜看着第五炎泫这样,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父亲这是不阻止了吗?”某邪尊要是知道,肯定会高兴到不行的。

  “我阻止,貌似么有什么用吧?毕竟我做的事情,不比他好到哪里去。”当年要是带着见儿回来一趟,那该多好。

  只不过当年根本没想到这些,也没想过她是不是想家了。

  “噢,看来父亲还是知道的,看来爷爷以后要出手,我们也不用阻止了。”离夜调侃笑道。

  “那可不行,你爷爷要是出手,我哪里敢还手啊。”这要是还手,见儿还不得找他算账。

  离夜噗嗤一笑,扭头看向门外。

  “父亲,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娘他们该等着急了。”时间应该过去挺久了吧?

  第五炎泫点了点头,看向离夜注视的地方。

  两人往外面走去,将房门打开,几个身影就映入眼帘。

  “夜儿,没事吧?”纳兰清羽走过来,急忙拉过离夜的手。

  看到她手掌恢复,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他心里的担忧才消失了一点。

  离夜看着纳兰清羽的举动,扭头看向第五炎泫。

  “他什么时候进去过?”看着举动,不就是知道了什么吗?

  不过她怎么没有发现这些,都不知道他进去了。

  “就是你放血那个时候。”第五炎泫指了指她的手掌,叹息说道。

  其实那点痛让他承受才是,虽然血脉之力能缓解,但她那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啊?

  离夜心里咯噔一下,重新看向纳兰清羽。

  “嘿嘿,那个,必须要用血脉之力。”真的真的。

  “齐暮都已经说了。”纳兰清羽注视着她,不急不缓说出一句话。

  离夜听到这个,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该死的齐暮!

  出事情的时候都不见他人,这种时候倒是冒出来了。

  “好好好,以后不会了。”她也不会为了谁,再放自己的血啊。

  这是她爹,当然应该了。

  纳兰清羽没有再说话,无奈看了她一眼,拉过她往外面走去。

  北宫雪见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皱起眉头,重新看向第五炎泫。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什么放血?纳兰清羽进去过?”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第五炎泫挑眉,走到北宫雪见面前,轻笑道:“夫人,没什么事,真的。”

  北宫雪见皱起眉头,瞪了一眼第五炎泫。

  “相信就见鬼了,没什么事情?可能吗?”看着就不太可能。

  第五炎泫摸了摸鼻子,他就说自己不擅长说谎吧。

  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那我们等会再说?”等会她应该就忘了。

  以前也是这样的,嗯。

  “不要转移话题,第五炎泫,你复活的第一件事情,难道又是想跟我瞒着什么事?”北宫雪见眯起双眼,手指着第五炎泫。

  第五炎泫只觉得后背一凉,看着那熟悉的表情,刚硬俊美的容颜多了几分无奈。

  “好好好,我说。”一定说一定说。

  “赶紧交代,告诉你,不许跟我说谎。”还会说谎了。

  “好,一定不说谎,什么都告诉你,可以了吗?”第五炎泫回答道。

  “行,这边走,不要试图隐藏什么,第五炎泫,你想要说谎,可瞒不过我。”北宫雪见轻哼了一声。

  还想跟她说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就才奇怪了。

  北宫弑站在原地,看着先后离开的四个人,黑线不停从额上滑下。

  他老人家,就被这么无视了吗?

  “臭小子。”他喃喃开口,随即笑了起来。

  他们开心就好。

  现在,至少他也能放一点心了。

  至少第五家族的那个小子,在他女儿面前,什么都不敢说,就连说假话都不敢。

  已经这样了,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没有什么再担心了。

  这样,这样就挺好的。

  他们要是能一直这么下去,那也很好。

  “应该,要准备婚礼了吧。”北宫弑喃喃说道,嘴角弧线上扬,转身往另外一边走去。

  几道身影匆忙走过来,就看到生机勃勃的院子。

  他们愣了愣,扭头看向对方。

  他们确定,没有走错地方啊,那这是哪里?

  “罗刹,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看到旁边多了一个人,众人一愣。

  据说罗刹消失了挺长时间,他们一直在想人去哪里了,现在是看到了。

  就在他们身边,只不过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和齐暮一样,不知道去了哪里。

  “没什么事,没有找对路。”罗刹不急不缓说道,目光环视周围。

  若不是他认识北宫家族的标志,这次回来,肯定会不认识北宫家族的在什么地方。

  没有找对路。

  听的他的回答,众人嘴角一抽,然后点了点头。

  也是了。

  罗刹都没有回来,当然不知道这里的变化,现在的北宫家族,那可是完完全全重生了。

  “据说临天大陆也有不少地方变化了,什么时候我们去看看?”春秋挑眉说道。

  感觉这次他们都没经历过什么,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他们醒过来,是在不知名的地方。

  实际上,他们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现在还在蒙圈之中,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看着偌大的北宫家族,都已经头疼了。

  “变化最大的是天穹峰,不过现在已经是天穹之巅了。”霖奕双手抱臂,酷酷回答。

  听到这话,众人看了过来,面露疑惑。

  “你怎么知道?”奇怪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霖奕扭头看向他们,看到他们眼眸中的疑惑,他轻咳一声看向别处。

  “我就是在天穹峰附近醒过来的。”差点被天穹峰的人当做外来侵入者。

  当时差点动手,还好自己表明了身份,不然现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样。”梦寻欢喃喃说道,伸出手掌,目光变得深邃。

  好像有什么消失了,又有什么出现了。

  身体里的血脉之力,从来没有这么剧烈过。

  他们也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只是第六殿的所有人,谁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们都像是睡了一觉,从天地各处醒过来。

  唯一记得的,可能就是昏迷之前,这个世界的动荡。

  那么大的动静,宛若山河破碎一样!

  “我也有这种感觉。”飞聂回答,应该他们都有这样的感觉。

  “嗯。”春秋点头,是有这种感觉。

  罗刹看着他们,眉头紧锁,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不过我刚才明明听说,离夜在这里,可是这里明明没有人啊。”哪里有离夜,哪里有人了?

  胡说!

  明明一个人都看不到,说什么离夜在这里。

  “你们也是这样?”他们也是一回来就找离夜,然后没有看到离夜来着。

  不对,然后才往这边来了,就没有看到过离夜在哪里。

  还以为到了这里,找到了离夜,他们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连离夜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离夜刚刚出去。”慕函出现在门口,看着他们轻笑了起来。

  他们都回来了,挺及时了,正好没那么多人手。

  声音传来,几人扭头看去。

  “刚刚出去了,要不要这么巧?”这也太巧了。

  “不过离夜最近有件事情,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参加?”慕函走过来,嘴角带着笑意。

  离夜最近有件事情?

  几人相视一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看向木焰。

  “离夜什么时候没有过事情?”应该是这么说的吧?

  慕函挑眉,不急不缓说道:“大婚,算不算是最特别的?”

  大婚!

  两个字响起,落入耳中,几人不禁睁大双眼。

  “说真的,和谁大婚啊?”

  “梦寻欢你是不是傻?”

  “对对对,邪尊,罪过罪过,邪尊大人,差点把你给忘了。”

  “什么时候?”这才是重点吧?

  看到他们几个高兴的样子,慕函轻笑了起来。

  “我已经给玄机城传信了,第六殿的人他们都会回来,还有那边玄机城的,我们把一切都准备好,就等他们两个决定不就好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时候了。

  几人立即点头,没错没错,该这样的!

  罗刹迈出一步,蠕了蠕嘴巴,过了好一会,他刚硬的脸上扯出一抹淡笑。

  “我会帮忙的。”主子大婚,他们可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

  主子和邪尊的婚礼,应该是最近最能轰动的事情了。

  这次大婚,谁敢不来参加?

  “看吧,还是罗刹好。”慕函走过来,拍了拍罗刹的肩膀。

  就他们几个,总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几个人瞪了过来,斜视看着慕函。

  “放心放心,我们肯定当然也会帮忙的啊。”可有些事情当然也可以关心不是,关系可是大事,没错,大事。

  “少不了你们的,等离夜大婚以后,我们还要参加一个人的婚礼。”事情都结束了,太无聊了,总要找点事情做。

  几个人相视一看,同时看向慕函。

  还有一个人的婚礼?

  谁?

  离夜和纳兰清羽站在空中,注视着这边,离夜轻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还真是。

  说他们什么才好呢?

  “也让,看来我们的婚礼,都不用我们亲自动手了。”这么多人想要动手,他们只要看着就好。

  离夜轻笑看了过来,“你是不是巴不得这样了?”

  什么都不用做。

  “天地作证,为夫是很想亲自动手的。”当然了,他更想就这样在夜儿身边。

  这样,也很好。

  魅鬼红唇勾起弧线,离夜双手抱臂,看着偌大的风启大陆。

  “一切都平静了呢。”父亲也复活了。

  也就没有什么事了。

  “最近暗曜跟我有点事说。”纳兰清羽注视着前方,若有所思说道。

  离夜扭头看了过来,惊讶道:“小白它们也是。”

  也说有事!

  两人相视一看,然后挑了挑眉头。

  这是越好了一起吗?

  都有事情,是什么样的事情?

  “我们分开来听听?”纳兰清羽提议,总要听听是什么事情啊。

  离夜点头,说道:“那我们在天穹之巅见。”

  她还没去过天穹之巅,现在去看看,熟悉熟悉路不是。

  天穹峰已经完全改变,这要不去看看不认识路可就不好了。

  “好。”纳兰清羽点头。

  两人转身往两个不同方向走去,然后同时消失在空中,最后不见身影。

  等再次出现之时,他们已经在天地不同两个地方。

  离夜走到山谷之中,看着熟悉的景色,停步在原地坐下。

  她将断魂森林和空间的两个山谷融合了,地域变大了很多,就连这座山都成了药山。

  这一座药山,可不会像炼药师公会那个一样。

  “说吧,你们想要说什么事情,现在都能一起说。”离夜在嫩绿的草坪上躺下,闭上双眼。

  “离夜,我们要沉睡了。”小白不急不缓开口,话语中带着浓浓不舍。

  沉睡。

  两个字入耳,离夜立即睁开了双眼。

  “为什么?”沉睡?

  “貌似这次沉睡,跟我们自身有很大关系,这次大战,让上古之地变化了。”它们必须要回去一趟。

  接下来便是沉睡,也许是几千年,也许是上万年。

  “你和九婴?”应该只有它们两个吧?

  “我要回龙族。”敖金淡淡开口。

  离夜晋升主灵后,契约空间就有了联系,即便没有出来,它们也能听到对方说话。

  “龙族倒是没什么,随时可以回去。”也随时能够回来。

  只是沉睡,谁也不知道沉睡需要多久。

  “离夜,它们又不会沉睡。”九婴开口。

  只有它和白泽沉睡,其它玄兽还是会陪着她。

  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它们保护了。

  她现在已经是主灵,是这个世界的王者,又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真神!

  “我知道。”沉睡,是沉睡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也不知道……

  “不然等参加了我的婚礼再走?”不着急吧?

  “离夜,知道你父亲复活,火凤为什么没有回来吗?”小白沉声开口。

  离夜皱眉,这个问题,她还在奇怪。

  父亲复活了以后,火凤就会苏醒,天地会出现异象,就和当天一样,娘解开封印的时候一样。

  天地之间发生的变化,到处都是青鸾回归的变化。

  “不会也和你们有关吧?”离夜挑眉,他们影响有这么大吗?

  “我们回去以后,火凤就能回来了,它若是不会来,就会和你父亲的契约之力切断。”毕竟她父亲是重新复活。

  “暗曜有话跟邪尊大人说,难道也是这个?”离夜挑眉。

  沉睡?

  “它啊,现在是真正的王者,凶兽之王,有它忙的了。”凶兽那一族,又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存在呢。

  真正的王者,凶兽之王!

  离夜轻啧一声,暗曜现在该得瑟了。

  “那你们早去早回,放心,等我哪天去上古之地接你们。”都是她的契约兽,不能不管。

  其实原本等大婚以后,她就在想。

  她身边已经没有那么多危险了,它们也不用一直待在契约空间里。

  千寂它们并不喜欢,只是为了保护她才一直在里面。

  现在一切都已经恢复平静了,它们也可以出去找找事情来做。

  说不定,还能占山为王呢。

  “好。”小白轻笑着应道。

  当然好了。

  空气中两道波动闪过,力量席卷,飞向九天。

  力量很快消失,走进另外一片天地。

  守护者坐在那一片空地中央,看到回来的两道身影,皱起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开来一点。

  “回来了就好,不然真的要完。”上古之地,毕竟还是上古之兽的家,它们不会这么放弃自己家里的。

  还好回来了,不然自己还要去一趟临天大陆。

  “现在的临天大陆,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了。”明明过去还没多长时间,总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在上古之地太久,这种事情看到不看了,可每每到这个时候,还是会感慨。

  离夜坐在空中,看着消失的两道身影,嘴角微微上扬。

  “火凤苏醒了。”敖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离夜愣了一袭啊,抬头往头上看去。

  火红之力侵蚀而来,迅速在空中弥漫,往她这个方向飞快吞噬!

  九天之上,巨大的凤凰展翅翱翔,尊贵华丽!

  火凤!

  看到那模糊的身影,离夜慢慢站起身。

  这就是火凤。

  “上古之兽。”离夜闭上眼睛,眉头微微皱起。

  “敖金,上古之兽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是有联系的。”它们的存在,维持着上古之地的不毁灭。

  “这次杀了腾蛇和梼杌还有……其它魔兽,上古之地需要它们回去坐镇。”敖金轻咳一声回答。

  这次的毁灭,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要不是亲眼看见,它都不相信那是大战以后留下的。

  “我知道。”离夜满头黑线回答,要不是知道,哪里会让它们回去。

  小白那么贪吃,那么贪玩,最重要的,那么喜欢大胸,它不要这些都要回去,可见事情有多严重。

  “夜儿。”

  纳兰清羽出现在离夜身边,不过转眼之间的事情。

  “坐。”离夜拍了拍旁边。

  明明身下空无一物,她坐在那,就像是坐在悬崖边一样。

  纳兰清羽疑惑看着她,然后才在她旁边坐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暗曜成了真正的王者了?”这是升职,还是升级?

  地位总之大大提升啊,完全不是以前那样。

  “白泽它们告诉你的?”玄兽之间还真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什么事情很快就知道了。

  “不然还有谁?”离夜反问。

  “最近暗曜的地位,的确不错。”纳兰清羽挑眉笑道。

  王者,凶兽之王。

  “不过小白居然是万兽之尊,真不敢想。”离夜轻啧一声,觉得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万兽之尊啊。

  那些魔兽要是看到,自己认定的王者,就小白那样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要不是小白匆忙回上古之地,还真想带着小白去溜达两圈。

  “的确是。”想当年,那还只是一个蛋。

  蛋。

  纳兰清羽嘴角微微上扬,说起来,他和夜儿见面还是因为白泽。

  尽管后面也会见面,可是究竟是什么时候,谁也不知道。

  “走吧,我们去天穹之巅。”纳兰清羽拉过离夜,两人转身消失在空中。

  九天之上的变化还在继续,火凤席卷而来,铺天盖地,弥漫在每一个角落!

  第五炎泫和北宫雪见站在山峦之上,看着走过来的火红光芒,脸上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火凤,你回来了?”

  “青鸾,我回来了。”

  在空间之中,两道声音响起,话语中有着同样的眷恋。

  离夜和纳兰清羽出现在天穹之巅上,看着那悬在九天的宫殿,以及那飞落而下的瀑布……

  排排宫阙,庄重严肃,大气磅礴,一座座云雾环绕的山峦……

  “这也太夸张了吧!”离夜走出一步,看着面前的变化,惊叹着说道。

  何止是夸张,简直了好么!

  这比北宫家族更夸张,简直跟天宫一样。

  天穹之巅的变化她没插手,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

  太夸张!太夸张!

  “你看。”纳兰清羽伸手指去。

  离夜顺着他指着的地方看去,大地之上,一个个身影动作划一,全都跪了下去。

  “参见尊主,参见王妃!”

  “参见尊主,参见王妃!”

  “参见尊主,参见王妃!”

  ……

  参拜之声一阵接着一阵,连绵不断,久久不能停下!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四百九十六章 不如咱们去抢亲怎么样?-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