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65章 他想要她的心,那颗完全属于自己的心-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6章 以后每个夜里都可以看到你-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沈皓寒粗喘着,将头埋在月镜的脖子内,他没有任何动静,双手紧紧抱住她。

  闻着她身上的清香,闭上眼睛,恋恋不舍。

  “沈皓寒……”月镜声音很哑很低,身子没了力气。

  沈皓寒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闭着眼睛,他真的只想这样抱抱她,心底再如何渴望,他也忍着。

  只想让隐隐作痛的心平静下来。

  他不敢奢求更多,他怕月镜越来越讨厌他,每一次都是自己勉强她的,得到身体的满足又有什么意义?他要的是她的心,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心。

  月镜紧张得心脏都要爆炸,双手被抱住动弹不了。

  沈皓寒维持这个拥抱已经很久了,他是在她肩膀上睡着了吗?可是身体的反应告诉月镜,沈皓寒在苏醒,而不是睡着。

  他的喘气越来越粗,他的气息都可以烫伤她的皮肤了。

  沈皓寒的身体反应让月镜开始变得慌张,心跳加速。

  “沈皓寒,我饿了……你能不能放开我,我……我想吃苹果……”

  沈皓寒深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离开她的身体,月镜被松开后,羞涩得不敢直视他的眼眸,立刻弯腰,捡起地面上的苹果,彷徨失措走到水龙头前洗着。

  她的动作很慌,背脊骨升起一股寒气,沈皓寒就在后面凝视着她。

  月镜从刚才的拥抱中知道沈皓寒现在很想很想要她。

  怎么办才好?

  月镜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脑海又闪过君君和他的那张亲密来电显示照片。

  轻轻咬唇,背对着沈皓寒开口想问他,“沈皓寒……”

  没有回应,静谧的厨房没有任何声音。

  月镜洗完苹果,回过头,沈皓寒已经不在厨房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

  拿着湿哒哒的苹果,月镜垂下双手,把头压低,深深长呼一口气。

  浴室内。

  哗啦啦的凉水从沈皓寒的头上淋下来,把他所有的欲望和冲动都冲掉,可唯一冲不掉的是对她的思念。

  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同一个屋檐下,可这种如隔千里的感觉,让他的心被一点一点的撕碎,好痛。

  仰着头,他双手扒着湿漉漉的头发,强劲的水流冲在他精致刚毅的五官上,凉水渗透他麦色的肌肤,滑过他结实性感的肌理。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部是她。

  月镜……

  他的小镜。

  他知道,再冷的水也帮不到他。

  -

  次日清晨。

  月镜梳洗着装后出来,她现在打扮越来越脱离古板的风格。虽然还是职业装,但沈皓寒给他弄来一间店的衣服,她每天都看得眼花缭乱,但每一件都不会差,甚至很漂亮。

  拎着手提包,月镜走下一楼,今天早上起来她专门看了日历,今天就算周五。

  沈皓寒说去接那个叫君君的女生,去哪里接?又接到哪里去?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月镜走到饭厅,沈皓寒已经在饭桌上吃着早餐了。

  “早上好。”月镜走向沈皓寒,在他对面坐下。

  沈皓寒抬头看了一下她,淡淡的应一句,“早。”

  坐下来后桂嫂从厨房端来早餐,月镜跟桂嫂微笑着说声谢谢,目光又放到沈皓寒身上,他今天跟以往没有什么不一样,衬衫西装西裤。亮色的条纹领带,举手投足矜贵高雅,刚毅绝伦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周身散发的气场让人感觉寒气逼人。

  他淡雅的气质让他的精神面貌看起来很干净清爽,跟一般人很不一样的英气。

  沈皓寒感觉对面灼热的视线一直凝视自己,他缓缓抬眸,眼神又一次碰撞上,月镜显然很慌张,快速低头,狼狈的大口大口吃着早餐。

  沈皓寒看了她几秒,眉头轻轻蹙起,“慢慢吃,我会等你的。”

  月镜顿时隔咽了一下,她又不是急着跟他一辆车,干嘛说等她。

  沈皓寒拿起餐巾擦拭一下嘴巴,放下餐巾,从裤袋里拿出,然后低头在打字。

  月镜挑眉。瞟向他,他又在跟那个君君发信息吗?

  发了一会信息,沈皓寒的突然响起来,他深邃的眼眸瞥了一眼月镜,月镜立刻收回眼神,继续吃早餐。

  沈皓寒按了接通,放到耳边,声音很温和,“君君。”

  果然又是君君,该死的沈皓寒,君君到底谁呀?

  “嗯,好。”

  他高冷的只说了两句话,拿起搭在旁边的西装站起来,“等一下你让司机送你上班吧,我先出去。”

  “哦哦。”月镜低着头应了两声,心里在纠结要不要问他去哪里,君君是谁?

  沈皓寒站在她面前定住几秒,他在等。等月镜问自己君君是谁,可让他很失望,她没有问。

  她,怎么可能会关心他身边有没有女人?

  她根本就不在乎,或者更加想找到离婚的理由吧!

  越想沈皓寒脸色就越沉。

  套上西装,沈皓寒迈开步子,紧紧攥着拳离开家门。

  -

  中午。

  月镜在电脑屏幕前面抬起头,看向办公室的大门口,沈皓寒早上从家里出去后,一直都没有回公司。

  他到底干嘛去了呢?

  这时,办公桌的响起。

  月镜拿起来瞄一眼,有气无力地接通,“喂!”

  “月镜,你快到z大酒店来。我看到你哥了。”

  声音是她闺蜜陈春莹的。

  “哦,你在哪种地方见到他有什么好奇怪,不过我奇怪你跑到酒店去干嘛?”

  “别废话,快来。你哥跟你妈开房了……”

  月镜立刻打断她的话,“滚,我妈过世了,开什么房?”

  “你后妈。”

  月镜脸色一沉,猛的站起来,这下可好玩了,他爸的绿帽子带得可稳当了。

  “我现在就过去,你跟好这两个混蛋了。”月镜拎着包,大步流星走出办公室。

  z酒店。

  陈春莹在大酒店门口等着月镜,月镜下了出租车,直冲向陈春莹。

  “春莹。”

  “小镜,他们进去了,我跟到五楼就不见他们。”

  月镜咬着牙一字一句,“这两个混蛋,竟然背着我爸又搞上了,大白天的来开房,他们也真的是对得起我爸,才结婚多久?”

  “现在怎么办?”春莹紧张不已,她今天刚好到这里来参加一个公司商业活动,碰巧看到两人进入电梯,看着电梯显示只停了5楼。

  而这座酒店三楼到十楼都是套房。

  月镜双手攥拳,沉思了几秒,酒店肯定不会透露开房人的资料,那只有一个办法。

  “走,进去换套员工衣服,我们一家一家的去敲门,要不然在电梯门口守株待兔吧。”月镜拖上春莹的手往里面走。

  走进酒店大堂,春莹突然扯住月镜的手把她定住,稳稳站在大堂中央不动了。

  月镜回头看她一眼,紧蹙眉心问,“怎么了?你不想跟我去?”

  春莹猛的摇头,粉嘟嘟的包子脸阴沉下来,显得很纠结又不知所措在摇头。她看着月镜疑惑的脸,几秒后伸手指了指角落,“我看到你老公了。”

  月镜猛的一颤,顺着春莹的手指看向角落。

  大堂角落的一处休闲沙发区前面,沈皓寒笔直挺拔的身影出现。他前面站着一个穿浅绿色连衣裙的女生,从侧脸来看清秀甜美,亭亭玉立。

  她双手圈着沈皓寒的脖子,身体像勾在他身上似的。仰着头在跟沈皓寒说话,笑颜如花。

  沈皓寒双手插到裤袋里,任由女生圈着他的脖子,他脸色也很柔和。

  两人在那边愉快的聊天。

  月镜慢慢变得僵硬,动作缓缓收紧,双手攥紧拳头,目光含怒瞪着沈皓寒跟他面前的女生。

  那个女的就是君君吧?

  早上出来,就是到酒店来见这个女人吗?

  怒火在心脏翻滚,月镜咬着下唇,深呼吸一口气,带着杀气迈开步子直接冲向沈皓寒。

  陈春莹立刻抱住月镜的腰,阻止她前进,慌了神,“小镜,小镜别冲动……”

  月镜目光紧紧瞪着他们,这时,女生突然踮起脚尖,吻上沈皓寒的侧脸。

  我靠!

  那是我老公,都还没有离婚竟然给我带绿帽子?月镜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不息。

  “春莹,放开我。”月镜推开春莹的手,她怎么可能忍下去,既然沈皓寒要找女人,那也必须得离婚之后。

  月镜挣脱春莹的钳制,压抑着如波涛涌动的怒火,一步一步走向沈皓寒和那个女生。

  陈春莹生怕月镜会错手杀了那个女的,立刻跟上月镜的脚步。

  “沈……皓……寒。”月镜咬着牙,冷怒的低吼着沈皓寒的名字。

  沈皓寒微微一顿,蹙眉看着月镜。他沉冷淡定,依然如故,没有半点慌张,倒是他前面的女生惊愕的放开沈皓寒,转了个身看向月镜。

  沈君君脸色微微一沉,看了看月镜,再看看沈皓寒,秀丽的眉心越蹙越紧。

  沈皓寒沉默着跟月镜对视。四目相对,沈皓寒看到月镜眼底中的愤怒。

  她生气了?

  “哥哥,她是谁啊?”沈君君率先打破两人沉默中那股暗流涌动。

  哥哥?

  月镜顿时傻了,她……她……差点就闹笑话了,月镜尴尬症瞬间爆发,心中那股火气也消失殆尽,眼神闪烁,不知道该怎么办,慢慢的扬起丝丝笑意,笑容别说有多僵硬了。

  沈皓寒目光依然凝视着月镜的眼眸,哪种深深的扎入心底,想看穿她想法的眼神。

  几秒后,沈皓寒才缓缓回答沈君君的问题,“她是你嫂子,叫月镜。”

  “嫂嫂?”沈君君倒抽一口气,双手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沈皓寒,再看月镜,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她哥哥从来不说空话,更加不会开玩笑。

  月镜对着沈君君挤出笑容,点点头,“你好。”

  沈君君复杂的心情平复下来,脸色依然黯淡,片刻后挤着笑容,对月镜微微鞠躬,“嫂嫂好,我叫沈君君。”

  月镜尴尬的立刻歪头看向身后的春莹,把她也扯上来,挽住春莹的手臂,“我跟我朋友春莹来这里有点事,这么巧碰上你们了。好巧啊,好巧……”

  春莹淡淡的笑笑,对着沈君君和沈皓寒微微点头打招呼。

  沈君君目光定格在沈皓寒的脸上。而沈皓寒的眼神在月镜出现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月镜的脸,他眼底下满满的都是深爱。

  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他淡漠的眼神跟以往有什么区别,但跟沈皓寒从小一起长大的沈君君是看得一清二楚。

  沈君君凝视了沈皓寒一会,他依旧没有看自己,她心伤不已,“哥,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为什么我跟爸妈都不知道。”

  沈皓寒终于回过头看她了,带着淡淡亲和的温度,“登记没有多久,等我有时间再带你嫂子回去。”

  沈君君冷冷一笑,撇嘴,“哥哥,z城离我们家也就相邻几个城市而已,开车六个小时就到,坐飞机两小时到家,电话几秒钟可以说完,你这是故意隐瞒。”

  月镜看向沈皓寒,她也想知道为什么沈皓寒会选择隐婚。

  沈皓寒伸手摸摸沈君君的头,却选择了沉默。

  看着沈皓寒的沉默,沈君君突然委屈的扁着嘴,“哥哥,我来看你,你却让我住酒店,是不是因为想继续隐瞒你结婚的事情,还是嫂嫂她不想我去你家里住?”

  月镜顿时慌了,连忙解释,“不是的,我没有介意,我不知道你来看你哥哥的。”

  沈君君对着月镜,突然走向她,握住月镜的手扬起温柔的笑意,“谢谢你,嫂嫂,那我等一下就搬回家住。”

  月镜仰头对视上沈皓寒,沈皓寒目光里闪过一丝高深莫测的光芒,脸色并不好,似乎有些不得已的原因而不想同意。

  春莹在一旁看着,总感觉沈君君对月镜的感觉不像表面那么友好,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这个时候,电梯那头开了门,罗娜娜挽着月理的手走出电梯,突然看到了月镜,吓得当场懵住,神色匆匆立刻缩回电梯。

  春莹回了头,看见月理的身影,立刻摇着月镜的手,“小镜,他们出来了。”

  月镜二话不说,立刻转身,跟着春莹一起冲向电梯。

  电梯关门比较慢,罗娜娜躲到角落里头一直猛按关门按键。

  眼看月镜就要冲上来,门却没有关上,月理便冲出来,让罗娜娜自己走,他猛跑到月镜面前,张开手拦住。

  沈君君和沈皓寒看到这一幕。都疑惑得站在原地皱眉头。

  “滚开。”月镜被突然拦下来,怒火攻心。

  月理回头看了一眼电梯,电梯已经升上去,他才松一口气,然后松懈的双手叉腰,冷笑到,“小镜妹妹,你这是要干什么?”

  “刚刚那个是不是罗娜娜?”月镜忍怒着问。

  “不是。”月理冷笑,轻挑的目光打量着月镜,突然伸出手指轻轻撩起月镜的下巴,邪气凛然,“你跑来酒店就是想看你哥跟什么女人开房吗?”

  月镜恼火的甩开月理的手,她回头看了春莹一眼,春莹点点头,示意那个女的一定是罗娜娜。

  春莹站在离月镜比较远的地方,因为始终不是自己家的事情,她不敢插嘴。

  月镜瞪着月理,“你不用再隐瞒了,你就是个混蛋,罗娜娜虽然是个婊砸,但也是爸爸现在的老婆,你给爸爸带绿帽子,你对得起他对你的养育之恩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月理耸耸肩,他是坚决不会承认的。

  月镜看着月理那轻佻得意的表情,心里就窝火,她真想一拳打歪他的脸。好色也就算了,连爸爸的女人也不放过,罗娜娜这个女人也是让月镜大开眼界,什么是女人中的极品婊了。

  “你别嘚瑟得太早,我一定会找到证据,我会让爸爸看清你跟罗娜娜的真面目,看看你们这嘴脸有多丑陋。”

  月理脸色瞬间阴沉,气得嘴角抽搐,五官狰狞扭曲,伸手掐上月镜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阴森的语气警告,“既然已经嫁人了,就少管你娘家的事情,你一个出嫁女就是外人,插手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月镜眯着眼冷冷道,“给你三秒钟,放开我。”

  月理不但没有放开,反而将脸靠近她,阴森邪恶的语气如鬼魅般恐怖,“别以为你学过柔道我就怕你,不要惹火了我,要不然我会让你重温当年那刺激又难忘的一个晚上。”

  他的话让月镜霎时间脸色苍白,身子微微颤抖着,心脏扑通扑通扑通的起伏,瞪着他的眼神变得惶恐,突然全身冒着冷汗,呼吸变得急促。

  记忆在倒带,她眼眶缓缓泛起泪光,瞪着前面的男人就如同一个魔鬼。

  已经封存起来的记忆再一次被打开,每次想起都让她有噩梦连连,想杀了他的心都有。

  “害怕了是吧?你这种女人长得虽然好看,但欠调教了。”

  沈皓寒沉冷的目光极具危险,气场杀气凛然,迈开步伐冲向月镜。

  他明显见到月镜双手紧紧攥拳,身子在微微颤抖,而月理一直掐着她的脸她竟然无动于衷,这不像她。

  沈皓寒气势如虹,月理在他靠近的时候才发现沈皓寒也在这里,吓得立刻松开月镜的脸,惊恐的看着沈皓寒,往后退了一步。

  可他的速度远远没有沈皓寒的快,沈皓寒从月镜后面冲上,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修长的腿凶猛飞踢而来。

  一脚踢在月理的肚子上,月理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往后飞出几米远。直到一声巨响,他后背靠坐着电梯的门上才停下来。

  嘭!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月理被踢飞在电梯门上贴着,连喊痛的声音都没有办法发出来,下一秒他抱住肚子,噗的一下。

  满地鲜血,月理的头软了下来,坐在墙壁晕过去。

  大堂所有的人见到这一幕都倒抽一口气。

  沈君君和春莹吓得差点尖叫,双手捂住嘴巴,惊恐万状。

  大堂保安和经理纷纷赶来。

  沈皓寒连忙回头看月镜,她神情呆滞着,身子还在抖,眼眶中溢出淡淡的泪光。

  他从来没有见过月镜这么害怕过,他紧张的上前,双臂握住她的双肩,“月镜。”

  他的动作让月镜猛地抽搐了一下,惊吓地抬起头,顿了几秒,看清楚对方是沈皓寒,她才缓缓平复心脏剧烈的颤抖,然后发现原来自己身边的人都骚动起来,她歪头看了一眼前面,见到月理惨不忍睹的状况。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沈皓寒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他看得出来月镜眼眶的泪花和她此刻的惶恐是有故事的。

  是他不知道的事情。

  “没……没事。”月镜很快将眼底流露出来的慌张收敛,故作镇定的回答他的问题。

  这时候,大堂经理带着保安查看了一下情况,跑到沈皓寒身边,恭敬的鞠躬,“沈总,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这个伤者……”

  “把他拖出马路边扔掉。”沈皓寒冷冷道,目光依然凝视着月镜苍白的脸蛋,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镜,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刚刚月理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是。”大堂经理立刻转身对后面的两位保安指示,“把他扔出去,找个救护车来收走他,把地上的血擦干净。”

  月镜这会才反应过来,这家酒店也是沈皓寒的产业,月镜紧张的握住沈皓寒的手臂,“沈皓寒,帮我查监控,我要知道月理是不是跟罗娜娜一起来开房。”

  “好。”沈皓寒回了一句,迫切的问,“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我真的没事。”

  她的反应瞒不过沈皓寒,但她既然不想说,沈皓寒也不想逼她,缓缓的松开她的肩膀,手准备缩回来的时候,发现月镜双手还紧紧捉住他手臂的衣服,攥得很紧。

  她此刻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沈皓寒目光瞄了一眼她的手,有微微颤抖的迹象。

  沈皓寒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做的事情月镜会不会拒绝。但他还是想试试。

  蓦地。

  沈皓寒一把抱住月镜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拥入怀抱。

  众目睽睽之下,沈皓寒站在人群中,突然把月镜抱住,其他人都懵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沈皓寒知道,她在害怕,她需要安慰,或许她会推开他,会让他难堪,可是他还是要这样做。

  月镜一怔,身子僵硬了。

  他突然抱住自己,让她错愕不已,但这种疑惑的心情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她发现他的怀抱好结实,温暖安全。

  起伏不定的心脏也在这个时候慢慢平静下来,她垂直在身下的手慢慢伸出来,搂住他的腰。深呼吸着气把头埋在他胸膛上。

  闭上眼睛的时候,眼角溢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

  闻着他身上淡淡清新的阳刚气息,月镜的心变得很稳,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沈皓寒的怀抱。

  从来没有这么的安心。

  沈皓寒紧抱着她,感觉到她的手已经圈抱住自己的腰,心里无比欣慰,手摸上她的头,轻轻的抚摸着,闭上眼睛在她淡雅清香的发丝上偷吻一下。

  或许是真的很害怕,才这么需要他,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才让一直坚强的月镜变成这样?

  站在旁边看的路人和工作人员已经散开。

  春莹站在旁边看见自己闺蜜跟她老公的感情如此缠绵悱恻,之前所有的担心都消失,扬起淡淡的笑意,深深祝福着他们。

  可跟春莹态度相反的一个人,沈君君。

  脸色阴沉,目光尖锐如刀尖般锋利,清秀的脸蛋蒙上一层阴霾,攥紧粉拳瞪着月镜。

  -

  从监控拿到月理和罗娜娜去开房的视频。月镜回到公司继续上班,沈皓寒把沈君君送回家里。

  沈君君的行李交给桂嫂处理,来到沙发上跟沈皓寒一起坐着,心情显得很低落,垂下头,搅拌着自己的手指。

  “哥哥,你为什么会突然结婚的?”

  沈皓寒知道她的心思,可是感情的事情很多时候不能勉强,他伸手摸摸沈君君的头发,“哥结婚了,君君还是我最爱的妹妹。”

  “可是……”沈君君委屈的想要哭,头低得更下了,可是人家不想做你的妹妹。

  “君君,你在家里呆着,如果想出去玩,就找苏辰陪你,我先上班。”

  “我不要苏辰,我要哥哥陪我。”君君伸手抱住沈皓寒的手臂。身子紧紧贴上,撒娇道,“哥哥,公司的事情就交给苏辰来忙吧,你陪我玩几天。”

  沈皓寒顿时僵住,君君已经长大了,现在都20岁,是个女人,还这样黏着他,感觉不是很好。

  他轻轻推开她的身体,“君君,我下班回来再陪你。”

  君君嘟嘴,离开沈皓寒的手臂,然后伸出手掌心,“给我。”

  “什么?”沈皓寒疑惑。

  “。”

  沈皓寒沉思了三秒,从袋里拿出递到君君的手上。

  君君拿过,然后打开照相机,突然伸出自拍的手势,沈皓寒知道她又要换屏保了。

  突然,沈君君吻到沈皓寒的侧脸,咔嚓一下,拍下一张照片,沈皓寒来不及反应,她动作一气呵成,低着头在捣腾了。

  再回到沈皓寒手中,发现屏幕都是他们刚刚那张亲密照,他眉头轻轻蹙起。

  沈君君拿出自己的拨号,沈皓寒看着来电显示,又换了一张图片和一个名字。

  我最爱哒君君。

  沈皓寒面无表情的挂掉君君的号码,歪头看着她,君君脸上泛起得意又满足的笑意。

  沈皓寒把放到衣袋里,站起来,“长不大的孩子。”

  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走出家门。

  沈君君见沈皓寒离开,笑容一点一点的流逝,消失在脸蛋上。紧紧攥着。轻轻咬着下唇。

  她不是孩子了,早就已经不是,为什么在哥哥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孩子?从小她都跟沈皓寒说长大要嫁给他的,他为什么还要娶别的女人?

  他明明知道他们不是亲兄妹,他明明知道她从小就爱他,他什么都知道可只把她当孩子,当妹妹……

  想着,沈君君扑倒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

  月镜手中紧紧攥着u盘,她要如何让爸爸相信她?只有这个进去房间的视频,没有捉奸在床还是不够的。

  奸诈的月理和罗娜娜一定会找借口开脱。

  月镜把u盘放好,她要自己来处理这两个混蛋,如果以后有更多的证据再告诉她爸爸。

  办公室的门突然推开,月镜仰头,看见苏辰走了进来。

  苏辰白色衬衫西裤,休闲优雅,阳光温和的脸上显得有些凝重,进来后看了看沈皓寒空空的位置,急促的问,“沈少呢?”

  “君君来了,他陪君君回家。”

  “沈君君来了?”苏辰脸色顿时灿烂起来,眉目如画,笑容可掬。

  月镜看到他喜悦的表情,眉心皱起,苏辰这表情反差也太大了吧,沈君君这么有魔力?

  苏辰开心过后,又阴沉下来,拿出,边打电话边说,“我要他快点回来,有些急事。”

  “发生什么事了吗?”月镜紧张的问道。

  苏辰仰头看向月镜,张开嘴想说话,可是停了几秒又合上嘴巴,“没事,你不用担心,公司的事情而已。”

  “对了。白秦海的事情处理得怎样?”苏辰边打电话边问。

  “白秦海那边……”

  “喂,沈少……”

  月镜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辰又跟电话那头说话了,月镜懵看着他,他打通电话后,边说边转身离开。

  月镜硬把最后一截话给吞到肚子里,这个苏辰还真的忙呀!比国家总统都忙。

  月镜坐下来后,重新拿出白秦海的合同,再看一次,感觉没有任何问题,可是白秦海就钻了这样的空子。

  突然想起白秦海之前说六年前,后面又没有说发生什么事情。

  那时候沈皓寒是她的教官,她也在追求白秦海,后来白秦海出国了,白秦海为什么说到沈皓寒的时候提起了六年前?

  月镜想不通,抱起桌面的资料,想再去一趟联思公司。

  她刚刚走到门口,准备拉开大门。沈皓寒突然推门进来,在门口间两人看到对方后,微微一顿,四目相对。

  月镜清澈见底的眼眸闪过一丝羞涩,凝视着他俊逸的脸颊,那道深邃墨黑的双眸。

  “去哪里?”沈皓寒开口问。

  “我……我去一趟联思。”

  沈皓寒目光定格在她怀抱中的文件,突然伸手抽了出来,月镜吓一跳,下一秒资料被抢了,她诧异的看着沈皓寒。

  “联思的事情不要再去了,直接毁约。”说着,沈皓寒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月镜连忙跟上,“怎么可以便宜了联思,我们是受害方,还要赔偿,哪里来的混蛋逻辑。”

  合同摆在那里,法律是不会讲道理的,沈皓寒不想月镜总是跑去见白秦海。他把文件甩到垃圾桶里,然后脱下西装,“赔偿只是小事,你不用太介怀。”

  她能不介怀吗?是自己给白秦海骗了的,又要沈皓寒赔钱,钱多了给乞丐也好过被联思公司占这种便宜。

  “沈皓寒,我可以解决这件事的。你……”

  沈皓寒坐在椅子上,歪头看着她,“你怎么解决?天天上去找他吗?跟他讲道理吗?”

  “我……”月镜顿了一下,霎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我跟你说,我分分钟可以让联思公司破产,你会生气吗?”沈皓寒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月镜,他一直不这么做是担心月镜责怪他,讨厌他。

  月镜反应比沈皓寒想的要激动,突然双手撑到他桌面,脸上露出兴奋的笑意,“真的吗?那你就让联思公司彻底破产,让白秦海这个混蛋为他利用我付出代价。”

  “你……”沈皓寒疑惑的皱眉。“不介意?白秦海是你的学长兼初恋男友。”

  月镜白了沈皓寒一眼,“我干嘛介意,我学长多得很。”

  至于初恋男人这个名词,月镜想起来都想吐了,说是她电脑中病毒,六年来一直联系不到她。

  她找高手查过了,根本就没有这一回事,谎言一次又一次,她恨不得踩死他。

  月镜想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既然沈皓寒不让她管这事,那来点直接的,让联思破产算了,省得这样没有良心的公司再祸害别人。

  沈皓寒蹙眉,靠到椅背上,目光凝视着月镜,伸手扯松脖子上的领带,心中泛起丝丝疑惑。

  她……心里没有白秦海是吗?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苏辰推门进来,边走进来边紧张对沈皓寒说,“沈少,你回来就好了,青城工程出事了。”

  沈皓寒不紧不慢的声音开口,“出什么事?”

  “青城工程工地一处建筑,早上发生爆炸,现在工人死伤严重,公关部已经在处理,你要不要到现场去看看?。”

  沈皓寒眉头紧蹙,立刻站起来,拿起旁边的西装套上,脸色凝重,迈开步伐走向苏辰。

  月镜也惊愕住,见沈皓寒出去,她立刻拿起挂包,跟上沈皓寒的脚步。

  沈皓寒见月镜跟来,他停下步伐,淡淡的说,“你不要跟来。”

  “我要去。”

  “可能有危险。”

  “我不怕。”月镜坚定的目光对着沈皓寒,沈皓寒脸色凝重,纠结又担忧地看着月镜。

  两人对视着谁也不想让步。

  苏辰在一边急得无语了,连忙出声,“沈少,她想去就让她去吧,她每一次危险,你不都把她护得好好的吗?”

  苏辰的话让月镜心脏颤抖了一下,深深凝视着沈皓寒深邃的双眸。

  每一次?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4章 恋恋不舍-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