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67章 等着你,就算过程很痛心很伤-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8章 我们的爱情由甜蜜开始-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别墅后面花园的游泳池边上。

  月镜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泳池,再抬头看看沈皓寒。

  他只穿了一条平脚游泳裤,健硕的身材会让女人变得不矜持,肌理线条太完美了。

  好想摸摸!

  月镜猛的一颤,立刻避开视线,天啊,她都想到什么了,想摸沈皓寒吗?疯了疯了……

  沈皓寒这会也很不淡定,眉头紧皱着,月镜脸蛋突然红了,不知道是害怕下水还是害羞,穿了一套泳衣,外面竟然还穿一件白色的长裙子,就这么怕他看见吗?

  还有什么他是没有看过的?

  “要不要先做热身运动?”月镜紧张的问。

  “你要穿着这条裙子学游泳?”沈皓寒没有回应她的问题,直接问。

  “嗯,”月镜点头。

  沈皓寒看了看她,也没有太过勉强,他从旁边的阶梯下水,然后转身向她伸手过来,“下来。”

  月镜咽了一下口水,她现在对水还是很恐惧的,五年前掉到水里差点淹死,上一次在船上也被推下海差点死掉。

  她一定要克服所有自己害怕的事情。

  月镜伸手握着沈皓寒的手掌,慢慢下了阶梯,身上的长裙子顺着水浮上来,月镜连忙推下水里。

  沈皓寒牵着她一步一步来到浅水区,深度在月镜的胸下。

  “不要慌,现在先学闭气。”

  “哦哦。”

  “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憋着气潜进水里,看能呆多久。”

  月镜应着沈皓寒说的,深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猛地往下一沉。

  沈皓寒也跟着她往下沉下水里,沈皓寒睁开眼睛看着她,发丝飘动,裙摆飘逸,如水中的精灵,美轮美奂的绝色娇容好看至极。

  只是几十秒,月镜受不了从水里出来,立刻深呼吸着气,双手摸过脸蛋把水撇开。沈皓寒跟着从水里出来,单手抚过脸颊和短发的水,目光凝视着月镜。

  刹那间的视线凝聚,然后就愣了。

  白色裙子被水泡过之后变得透明,紧紧贴着她的皮肤,玲珑有致的身段凸显得淋漓尽致。

  月镜抹过脸上的水,然后看着沈皓寒,“还可以……”吗字都没有说出来,月镜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唇齿间,沈皓寒这是在干嘛?

  月镜觉得自己没有看错的话,他在发呆,而且视线是冲着自己的身子看,月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衣服湿透了,很透明。

  她就知道男人没有一个不好色的,月镜生气的伸手捧住一掌水往沈皓寒的脸上甩去。

  沈皓寒被水打到脸,立刻回过神把脸闪开。

  “沈皓寒,你这个色狼,干嘛盯着人家的胸看。”月镜双手捧着水,一次又一次的扑向他,沈皓寒伸出一只手挡住,歪着脸。

  “把你的裙子脱掉。”沈皓寒连忙说。

  “色胚,如果教游泳的教练都像你这样,还得了。”

  月镜没有停下扑水的动作,一边说着,一边发起强力的攻击。就是不让他再看自己。

  沈皓寒突然向她冲来,一把捉住她的双手,固定她的动作,嗓音变得低沉沙哑,“我叫你把裙子脱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这是在诱惑我。”

  “我没有,我哪里有诱惑你?”

  “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女人,若隐若现比赤裸更加诱惑人吗?”

  是这样吗?月镜真的不知道,她又不是男人,怎么知道这些。以为多一件衣服会保守一点。

  “那你放开我的手,我现在就脱了。”月镜眯着眼眸,淡淡的说。

  沈皓寒松开她的手腕,可下一秒,月镜立刻捧起水又往他眼睛泼去,沈皓寒连忙歪头。

  “你就是色胚,我不要你教了,我找女教练教。”月镜看着沈皓寒被自己泼得到处闪,劲头来了,就停不下手。

  沈皓寒听到她说不用自己教,单手用力往水里打下去,力道十分大,溅出的水一下子倾盆往月镜身上飞去。

  “啊……”月镜立刻闪开头,整个脸都是水。心里更加不服气,又觉得很好玩,转身对着沈皓寒加大了攻势。

  突然打起水战了。

  当然,沈皓寒没有攻击,只是一只闪开。月镜看到他的样子就想笑,细碎的娇笑声,伴随着月镜的攻击,还有挑衅,“还看不看?我让你看……”

  沈皓寒眯着眼,站着不动,伸手抹掉眼眸中的水,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蓦地往下一沉,消失在月镜的眼前。

  月镜一顿,看着泳池的清水。

  水清澈见底,但沈皓寒速度太快,等月镜发现沈皓寒游向自己的时候,下一秒,她的身子被沈皓寒用力一拽,她往水里倒下。

  没入水中,月镜立刻闭上眼睛,憋气。

  紧接着脸蛋被男人捧住。唇瓣被吻上。她惊慌之余,男人健硕的身体在水底抱着她转了一个圈,身体紧紧缠绵上,她的呼吸没了。

  沈皓寒缠着她的身子,吻着她浮出水面。

  从嬉闹变成缠绵。

  月镜紧紧闭着眼睛,沉沦在他的吻中,她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在水底还是水面,只知道一样的缺氧,一样的心脏剧烈起伏。

  开始骂着沈皓寒是色胚,结果却被抱着抚摸。

  “哥……”沈君君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月镜所有的理智瞬间抽回,双手抵着沈皓寒的胸膛,用力推开他。沈皓寒也依依不舍的松开,迷离的眼神看着月镜此刻羞红的脸蛋。

  “你们干嘛要在游泳池亲上?”沈君君的声音异常愤慨,委屈又带着哽咽的感觉。

  月镜缓缓抬头看了一眼沈皓寒,脸蛋更红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学游泳到最后游泳没有学,却亲上了,而且在水底被吻的感觉好奇怪。

  沈皓寒歪头看向沈君君,眉头紧紧蹙起,严肃的说道,“君君,该回避的时候要回避。懂吗?”

  “我不要。”沈君君嘟嘴,“我干嘛要回避,这是公共场所,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这不是公共场所,这是我跟你嫂嫂的家。”沈皓寒无奈的伸手抹去自己脸上和头发上的水滴。

  沈君君伤心的扁嘴,泪眼汪汪,欲哭着问,“哥哥的意思是不是说,君君是外人?”

  沈皓寒无力的叹息一声,月镜见到他为难的深呼吸,“沈皓寒,算了,我有空到游泳馆学,我先上去。”

  月镜转身要走,沈皓寒立刻扯住她的手臂,月镜被定住后,缓缓转身,推看他的手,“你还是哄好你的宝贝妹妹吧,她都要哭了。”

  推开沈皓寒的手后,月镜走向台阶,握着两边的栏杆往上走,沈君君双手抱胸冲向她,双眸的泪珠滚动,但气势依然不减,“嫂嫂,你穿成这样想干嘛?”

  月镜低头看看自己的透视装,“学游泳啊。”

  “你这是学游泳吗?穿成这样你想勾引谁啊?”

  这话说的,月镜真的来火了。她都不知道透明的衣服会很诱惑人,沈君君倒是很清楚哦。不过说她勾引?

  连沈君君都知道这样比较诱惑人,她竟然不知道,看来是自己单纯过头了。

  月镜将头压低,在沈君君面前低声说,“当然是勾引我老公。不过勾引自己的男人应该不是罪过吧?”

  君君攥拳,泪水从眼里缓缓滑出来,咬着唇瓣,委屈不已。

  月镜眉头轻轻蹙起,天呀,她都没有说什么狠毒的话,也没骂她,干嘛哭得这么委屈?

  月镜慌忙看向沈皓寒,他也看到君君哭了,会不会认为被她欺负的?

  啊啊啊!

  疯了疯了,沈君君动不动就哭,月镜此刻都觉得自己是个恶毒的嫂子了。沈皓寒也一定这么认为的吧。

  沈皓寒从水里慢慢走来,月镜看他过来,他目光凝视着沈君君,月镜心里很不是滋味,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大步离开。

  真的让人好无语的女生。

  月镜冲进屋里,气得心脏起伏,气息粗喘。刚刚干嘛小声跟沈君君说话,月镜觉得自己傻了,沈皓寒听不见,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让君君哭呢。

  嘭!

  一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月镜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沈皓寒走向旁边的休闲椅拿起浴巾围住自己下身,然后走向君君。

  “把眼泪擦掉。”沈皓寒严肃的命令。

  沈君君不但没有擦眼泪,泪珠如雨滴,滑落在脸上,她缓缓仰头,哭泣着说,“哥哥为什么不问问嫂嫂说了什么吗?”

  沈皓寒压抑着愤怒,冷冷问道,“你又想说什么?”

  “呜呜呜呜……嫂嫂她让我滚!”沈君君哭得肩膀都抖动起来。

  沈皓寒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道,“如果这是你嫂子的原话,那你就回家吧。”

  沈君君猛得一颤,惊愕的看着沈皓寒,泪眼婆娑,“哥哥连你都这么讨厌君君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呜呜……”

  沈皓寒伸手摸了摸沈君君的脑袋,“听哥哥的话,不准哭,我派人送你回去。”

  沈君君这回偷鸡不成蚀把米,气得脸色都黑了,猛哭着,仰头看了看天,眼神刚好瞟见别墅阳台上有一道身影。

  她立刻看向沈皓寒,“哥哥,我不要走。”

  说着,她突然扑到沈皓寒的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

  “君君放手。”沈皓寒被她突如其来的强抱惊到。

  “哥哥,我不要走,我答应你,我以后不会惹嫂嫂不高兴了,你让我在这里吧,我避开嫂嫂可以吗?嫂嫂应该也不会赶我了。”

  “君君,你先放手。”

  “我不要。”沈君君双手在沈皓寒的背后锁紧,脸蛋紧紧贴着他赤裸的胸膛。

  以前君君还小,可以让她胡来,现在绝对不行,他费了这么大的努力才慢慢靠近月镜,怎么可以让君君毁掉。

  沈皓寒用力推开君君,双手握住她的双肩,压低视线,严肃的警告,“君君,我再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动不动就哭,也不要对我做出太亲密的举动。”

  “嫂嫂根本不会在乎你。”

  沈皓寒心里凉了一大截,连沈君君都看出来月镜根本不在乎他。

  “就算这样也不行,成年人就应该有成年人的样子,你嫂嫂在不在乎是另一回事,你给我记住了,再有下次,直接回去。”

  说完了,沈皓寒沉着脸转身,走向屋里。

  -

  月镜从阳台回来,生气的甩上阳台的门。

  对着玻璃门怒吼了一句,“你们两兄妹这样抱着也不觉得恶心吗?”

  吼完后。月镜拿着衣服走进浴室。

  洗漱干净,月镜穿着居家服出来,这时刚好见到沈皓寒回房间,月镜瞥了一眼沈皓寒,冷冷的从他身边走过,沈皓寒定住脚步,看着她。

  可月镜淡漠的眼神和冰冷的气场如同他透明那般,留下来的只有那一抹淡淡的清香。

  沈皓寒烦躁的扒着短发,僵了几秒,然后走进浴室。

  这天,月镜像故意避开他似的,一个人走到花园的凉亭坐着,吃饭时间也告诉桂嫂说吃糕点,然后弄些糕点在花园一个人吃。

  到了夜晚,月镜才从花园进来。沈皓寒坐在沙发上等她回家,沈君君也黏着沈皓寒,在沙发上看电视。

  月镜进到大厅见到他们后,直接走向二楼。

  沈皓寒站起来,跟在后面,沈君君立刻关上电视,跟着沈皓寒,“哥,你要去哪里?”

  “回房。”

  “现在还这么早,你回房干嘛?陪我看电影吧。”

  沈皓寒立刻停下脚步,深呼吸一口气,转身看着沈君君,问,“你真的很想知道我要回房间干什么吗?”

  沈君君沉默了。

  “要不要我告诉你,我回房间想做什么?”沈皓寒严肃的再问一次。

  “不要,我不想听。”

  “很好,不要跟着。”沈皓寒迈开步伐,冲上二楼。

  进入房间的时候,月镜从刚好拿着一个小钱包准备出去。在沈皓寒进来后,两人碰上。

  沈皓寒关上门,轻声细语问道,“你要出去吗?”

  月镜连看都不想看他的脸,反正见到他就想起刚刚那一幕让人恶心的拥抱。

  “嗯,我去超市买点日用品。”月镜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我陪你去吧。”沈皓寒温柔的说。

  “不用。”

  两人沉默了一下,沈皓寒又开口,“晚上一个女生出去不安全,我让司机去帮你买吧。”

  月镜抬头白了他一眼,“我要买姨妈巾,是不是也要司机去买?那我要不要教会他分辨什么是网的棉的,日用夜用的,还要教会他看看多长多宽?”

  沈皓寒沉默了,俊逸的脸上一抹淡淡绯红闪过,很快淹没在他麦色的肌肤里,他知道姨妈这个词也是因为月镜。

  大姨妈原来不是一个人物。

  月镜说完后,越过他身边,开门出去。沈皓寒感觉到月镜的语气很疏离很冷,他没有追出去。

  顿在原地几秒后,沈皓寒缓缓走到阳台,双手握住阳台上的栏杆,目光凝视着大门口处。

  看着月镜一个人走出家门,消失在夜晚的月色里。

  心隐隐的往下沉。

  没有遇见月镜之前,他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可在六年前开始,他真的知道一见钟情的后遗症有多么严重。

  -

  苏辰拍拍沈皓寒的肩膀,“沈皓寒,恭喜你升职了,以后就是我的上上级了,哎,在别人面前还不要尊称你,想想心里都不平衡啊,怎么说我都是跟你同期,你都升两级了,我还在原地踏步。”

  沈皓寒浅笑一下,“你资质不好,怨不了人。”

  苏辰:“对,你厉害。哎,下个星期还要去训练一帮魔头。”

  “大学生军训吗?”沈皓寒问。

  “嗯嗯,这次场地选的是v基地,我又要离开你一个月了,别太想兄弟了啊!”

  沈皓寒淡淡浅笑,并肩着苏辰漫步在幽静的公园小路上。

  转角弯,突然冲出来一辆单车,横冲直撞速度极快向沈皓寒他们冲来。

  “啊……”

  两声女生的尖叫,沈皓寒和苏辰敏捷地闪过单车,但单车还是倒下,两女生跌倒在地上。。

  “哎呦!”坐在单车后面的月镜摔得最惨。

  沈皓寒冲过去,扶起女生。

  月镜仰头,惊鸿一瞥,沈皓寒心脏微微颤抖了一下,被女生的样貌吸引。月镜瞥了一眼沈皓寒,没有太过注意他,心疼的蹲到地上,看着地上刚刚买的游戏机。

  “我的游戏机啊!”

  另一个女生也跑过去,“小镜,游戏机肯定坏了,是天注定让你好好去军训,别想着军训还玩游戏机。”

  月镜拿起游戏机,拼命的按开机键。

  沈皓寒和苏辰被女生粗鲁的动作吸引着僵在原地。

  “不开机了,不开机了……啊啊啊……真的讨厌死了”

  月镜生气的把游戏机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用力踩上几脚,边踩边骂,“垃圾,轻轻摔一下就不开机了,这么垃圾的东西,姐不需要。”

  苏辰傻了。

  沈皓寒看着女生强悍的性格,心脏突然跳得更加厉害,俊郎的脸颊泛起一丝丝笑意。

  月镜的朋友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小镜,听说到v基地军训的学生,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哪里还有时间玩游戏,你还是算了吧。”

  月镜皱眉,“什么军训这么牛逼,姐还没有怕过,走。重新再买一台。”

  女生跟月镜扶起单车,连看都不看身边的两个男人,然后骑车离开了。

  苏辰目瞪口呆,片刻后回过神说,“原来是我的学生,好大的口气,这个女生的锐气不好好搓搓,还真的能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看我到时候怎么训练她,让她的游戏机连开机的机会都没有。”

  苏辰说完后,拍拍沈皓寒的肩膀,“走吧。”

  沈皓寒目光一直凝视着前面的月镜,嘴角那抹笑意一直挂着,“苏辰,这次军训让我来。”

  “啊?”苏辰懵逼了。

  军训当天。

  沈皓寒怀着期待再与那个名字叫小镜的女生见面,他一大早就站在基地门口等着,陆陆续续的学生从车上下来,拎着自己的东西进入基地。

  沈皓寒远远就见到小镜的身影,他紧张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因为穿着便装,没有人知道他是教官,他缓缓走向小镜。

  靠近后,他以为小镜会记得他,因为一周前他们有过一面之缘。

  可是小镜只跟她同学在低头聊天,在他身边走过。

  “小镜,你真的追到白秦海了?”女生问。

  “追到了,他现在是我男朋友。”

  沈皓寒听到她们的话,眉头一皱,立刻跟着他们后面走着。

  越听脸色越沉。

  女生说:“小镜,你好厉害,要是我早就放弃了,你还追了他三年。”

  小镜:“我月镜想要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女生:“听说这里是白秦海的老家。”

  小镜:“对啊,学长说过几天带我去他家玩。”

  女生:“军训期间怎么去?”

  小镜:“溜出去呗,请假去,装病去,装死去……哎,反正我会有办法的了……”

  沈皓寒僵住脚没有再跟上前。紧紧攥拳看着月镜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面前。

  入夜。

  沈皓寒吹响哨子,看着自己的秒表,他的视线瞄向女生宿舍。

  大批的学生出来,可他没有见到月镜。

  他在等,一直在等。

  直到月镜缓缓走出来,他心里涌动的怒火无处发泄。

  傲慢无礼,自大嚣张,还有男朋友。

  他沈皓寒怎么可能喜欢这样的女生,可该死的心就是为她怦然心动。

  沈皓寒对她吹响哨子,“过来。”

  月镜立刻跑过去,挤着微笑,“教官好。”

  “迟到十分零八秒,你是我见过最没有纪律性的女生,从门口走来还慢吞吞,你是来这里走秀还是来军训?”

  同学一阵讥笑。

  “教官,我来军训。”

  沈皓寒指着跑道,“绕着这个跑道,跑十圈。”

  “教官,我跑不了这么多,而且今天我大姨妈来看我了,跑一圈我估计都会晕倒。”

  沈皓寒眉头紧皱,大姨妈能进来?他已经命令下去是封闭式军训了,这次大姨妈来了,下次是不是男朋友也来?

  “军训是封闭式进行的,你竟然还违反纪律让你大姨妈来?”

  “噗嗤……”月镜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抱住肚子在操场笑得滚地,而其他同学也笑抽了,瞬间纪律变得松散,所有人都笑了。

  沈皓寒阴冷的脸愈发得阴森恐怖,他根本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特别是月镜,目中无人,笑得趴在地上。

  很好,把他当成笑话了是吧?

  “你,十圈,一圈不能少”沈皓寒指着月镜,又歪头命令其他同学,“其他人,一人五圈。”

  沈皓寒站在角落里,看着其他人跑完五圈离开,而这个倔强又坚定的女生还在跑,抱住肚子,脸色苍白,还在继续。

  他冲动的想让她停下来,回去休息,可是压抑着自己不可以心软,在她眼里,自己连一点威严都没有,以后更加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天,灰蒙蒙的亮了,沈皓寒从宿舍拿出一瓶水,走向月镜,她还在坚持着。累到快不行了也不向他低头。

  沈皓寒跑过去,跟着她身后,严肃的问道,“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月镜无力的边跑边低吼,“不知道,教官。”

  还这么倔?

  “这里是部队,在这里只有纪律。”

  “是,所以我会跑完十圈,你等着瞧。”

  这是沈皓寒听过最无礼的回答,他知道月镜这种女生是最难征服的,连教官都不放在眼里,他很好奇她男朋友有什么了不起让她追了三年。

  他想给她递上水,可下一秒,她突然晕倒,沈皓寒立刻抱住她软下来的身子。

  没有半点迟疑,直冲医务室。

  打过吊针,医生说是劳累过度,休息一下会好。

  在医务室等月镜打完针,沈皓寒抱着她回到宿舍。

  坐在她床边上,静静的等着她醒来,看着她俏丽妩媚的脸蛋。

  或许第一眼是被这个女生的外貌吸引,但他更加喜欢她的性格,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感想要得到她。

  喜欢她毫不心疼踩碎游戏机样子,喜欢她乐观派的性格,喜欢她倔强不认输的精神,甚至喜欢她的倨傲无礼。

  只见过两次面的女生,他已经觉得自己无可自拔了。

  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他没有离开过一步,直到月镜醒来。

  月镜从床上跳下来,看着床上一大摊血迹,他顿时慌了。

  怎么会流血?

  月镜把他赶出宿舍,他才后知后觉发现,月镜的大姨妈不是人,是她每一个月都会来的月事。

  所以,这个名词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

  接下来的日子,他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强烈的想征服她。让她没有时间玩游戏机,让她没有时间去见男朋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她有喘气的机会,还可以好好锻炼一下她的身体。

  “教官,我肚子疼,想请假。”

  “不批,肚子疼做五十个仰卧起坐就会好,立刻做。”

  “教官,我家里出事了,我想回家。”

  十分钟后,“我查过了,你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晚上把我的宿舍打扫一遍,楼梯拖一遍,”

  之后的之后她没有再找过他。

  直到有一天,沈皓寒在翻开月镜的资料上看到她的联系方式。

  她留了网上的联系方式。

  沈皓寒兴奋的新建了一个账号,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之后月镜像找到一个树洞,每天给他发信息,只为了骂教官。

  “我告诉你,我们军训的教官有多变态,多没有人性,讨厌的要死……”

  “好想给我们教官投老?药。”

  “教官的名字叫沈皓寒,人如其名,阴冷,阴险,狡诈,混蛋,猥琐,恶心……”(后面省略一百个贬义词)

  “每天度日如年,好痛苦。原来有一个讨厌的人这么痛苦,每次见到他都想脱下鞋子把他拍死在地板上。”

  沈皓寒那段时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收到月镜的信息,可又忍不住不跟她联系。

  军训结束,她离开了。

  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面,只在网上默默的关注她,跟她保持着唯一的联系。

  三个月后,他查到了月镜所谓的男朋友白秦海。

  一个很普通的男生,家里很穷,学习很好。月镜经常在网上提到他,这让沈皓寒心里很不舒服。

  感情深不深,一试便知道。

  沈皓寒当时没有出面,让苏辰带了一笔钱给白秦海,当苏辰把钱甩到白秦海面前。

  “如果离开月镜,钱归你,还送你出国留学,所有费用全包,但这辈子不准联系月镜。”

  白秦海很理性的选择了钱,但他的要求是要知道对方是谁。苏辰也没有隐瞒告诉他,是ky集团的未来继承人。

  根本没有可比性,白秦海毅然决然离开了月镜。

  军训的一年后。

  在一次聚会上,沈皓寒见到曾经的战友陆亦扬。当时的陆亦扬已经退伍很久,那天,沈皓寒开着车载着陆亦扬经过高架桥的时候,很意外的见到了一个女生。

  月镜。

  相隔一年再见到她,沈皓寒当时很激动,但又害怕。

  缓缓开着车尾随她,陆亦扬当时还笑话他说喜欢就要出手,可他知道有种喜欢不能说出口。

  因为他说出来,在月镜听来是恶心的话。

  如果被一个自己又讨厌又恶心的男人表白追求,这样只会增加她的厌恶感和疏离感。

  月镜当走路无力,扶栏杆在走,正当两人都觉得她步伐不稳,在高架桥的栏杆边上会很危险的时候。

  下一秒,她突然趴到栏杆上,栏杆不是很高,她纵身掉下来海里。

  沈皓寒立刻开门,秒速飞扑过去。

  陆亦扬下了车,沈皓寒已经跳下水里救人了。

  当陆亦扬赶到栏杆边上,沈皓寒抱住月镜的身子在海面上游着,游到桥墩上来,沈皓寒把月镜放到桥墩上做人工呼吸,心脏苏醒。直到她没事,呼吸恢复了为止。

  至于月镜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沈皓寒告诉她,是陆亦扬救了她,还要陆亦扬保密这件事情。

  如果说自己救了她。

  她既讨厌自己,又要怀着感恩的心,那得多痛苦?不想让她背负着被讨厌的人救起的矛盾感觉,他转身离开了。

  月镜为了报恩。

  成了陆亦扬的秘书。

  而他为了更加靠近月镜,答应家里的要求,放弃了他的上尉职位,放弃了他最喜欢的军人生活,回到ky,接手公司。

  跟陆亦扬公司的合作,也完全都是因为月镜。

  陆亦扬是个聪明的男人,捉住他暗恋月镜的心理,什么搞不定的合作案,都派月镜上来谈。

  在月镜看来都是为难她。

  沈皓寒请她吃饭喝酒,她觉得是为难,沈皓寒想多见她几次,把一个合作案谈了不下十次就是不签也不拒绝,用迂回的手段天天逼着她往他公司跑。

  他只想多见她几次。

  可是收到的却是晚上月镜对冬天诉苦的话,拼命的骂着沈皓寒是个变态。混蛋,人渣(后面省略一百个贬义词。)

  他自己被自己折磨了六年,有无数次想删掉冬天这个账号,有无数次想忘记她。

  可他做不到,爱她的心越来越烈,直到他知道白秦海从国外回来了。

  他怕,他也不敢再等。

  他找到月洪钟,他要月洪钟开价,只要能让月镜嫁给他,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月洪钟开价五亿,他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立刻开支票甩给他,要他保密这件事。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登记那天,自己有多兴奋,一个晚上都没有睡,一大早就要司机去民政局帮他排队。

  他生怕月镜会反悔,自己开着车到她家门口等她,从早上六点等到了九点,然后才打电话要她出来。

  月镜当天穿着一件白色休闲衬衫配牛仔裤,没有化妆但依然很漂亮。

  一上车就跟他说,“我爸说我们结婚了,公司就不会倒闭,我嫁给你完全因为公司,我想你也应该不会喜欢我这种女生,所以我们结婚后,不要干涉对方。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保持距离,你能做到吗?”

  当时,他的心就像从天堂掉下地狱,冷冷的说了一句,“能。”

  领证的时候,那一段誓言,他读得很认真也很紧张。

  那天的心情,既激动又忐忑。

  或许,终有一天,月镜会离开她身边,或许,五亿换来只跟月镜做一天的夫妻,他都义无反顾,心甘情愿。

  时间的流逝,让他这些年习惯站在黑暗的地方,习惯站在月镜看不到他的地方,默默的看着她,守护着她。

  让他觉得欣慰的事情是月镜跟他结婚后。再也没有跟冬天抱怨他,没有骂过他了。

  他只希望她的讨厌一点一点消失,他不敢奢求月镜会爱上他,只希望不要再讨厌他。

  他可以等,慢慢的等,或许等不到她的爱情,至少他不会放手让她离开。

  夜更深了。

  沈皓寒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呆呆的站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他看到大铁门外面出现一道纤丽的身影。

  她回来了。

  可是她什么也没有买,她说的姨妈巾没有买,她去哪里了?做了些什么?

  沈皓寒从阳台走进来坐到床沿边上,看着房门等她开门回房。

  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月镜,他想出去找她,既然已经回家了,怎么不回房间?

  客厅里。

  月镜坐在沙发上,看着墙壁上的钟表,已经十一点多了,自己出去了有两个多小时,在超市逛了几圈,推着购物车,脑海里都是沈皓寒和沈君君的亲密举动,根本没有心思买东西。

  出了超市,还一个人进了甜品店,吃了两个甜品,也没有能让心情好起来。

  回到家里又不想回房间了,跟沈皓寒一个房间,想着她心里都觉得闷。

  沉默了很久,月镜站起来,走向二楼,明天还要上班,还是要睡觉的,房间都已经搬了,这是逃避不了的事情。

  推开房间的门,月镜看到了大床上坐着的沈皓寒,他低着头,感觉肩膀塌下来很无力的气场,见到她推门,沈皓寒抬头,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

  “你回来了。”

  “嗯!”月镜应了一声,然后到梳妆台,放下手中的零钱包,拿起橡皮筋绑起自己的头发,她透过镜子可以看到沈皓寒的目光一直盯着她。

  他沉冷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月镜转身走进衣橱间,拿出来一套睡衣。然后走进卫生间。

  沈皓寒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又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君君没有出现之前,月镜还不至于这么冷淡他,把君君送走会不会好一点。

  二十几分钟后,月镜从卫生间出来,沈皓寒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床上。

  他看着月镜从卫生间出来,深邃的眼眸变更黯沉,淡淡的问,“如果你不想君君在这里,我明天就把君君送回去,你……”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心好痛。

  可他说不出来。

  月镜走到他身后,慢慢爬上床,不知道沈皓寒为什么突然说她不想要君君在这里,是不是君君又说她什么坏话了?

  “不用了,你这样硬把你妹妹送走,估计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到时候又说是我逼的,我付不起这个责任。”

  沈皓寒痛苦的压下身,双手肘撑住膝盖,手掌捂住脸,深呼吸着。

  月镜躺倒床上。将长抱枕放到中间,然后侧躺着,静静的看着沈皓寒宽厚的背影,他现在的气场很低,落寞的背影看起来很忧郁。

  他有心事吗?

  “沈皓寒……”月镜叫了一声他。

  “嗯?”沈皓寒瞬间精神起来,回过头看她。

  “明天要上班,早点睡吧!”

  沈皓寒见月镜要自己早点睡觉,心里雀跃了一下,连忙站起来,“好。”

  他走进衣橱间拿出睡衣,出来的时候月镜又叫住他。

  “沈皓寒。”

  沈皓寒定住脚步,深邃的眼眸温柔地看着她。

  月镜顿了几秒,淡淡的说,“我好累,先睡了,你等会不要吵醒我。”

  心情往下沉着,沈皓寒当然知道月镜的意思,手中拿着睡衣缓缓握紧,他低落的情绪对着她,沉默了几秒,淡淡的说出一句,“晚安。”

  “晚安!”

  月镜说完这句话。然后转过身,面向着床沿边闭上眼睛。

  看着她,沈皓寒站在原地动不了。

  直到她睡着了,沈皓寒才进入卫生间洗澡,出来的时候,月镜还是维持着背对他的姿势睡觉。

  他走到床沿边上,轻轻的坐下,缓缓躺到床上,为月镜盖上被子。

  看着天花板,他没有任何睡意。他慢动作转身,侧着身面对月镜,他不想吵醒她,可是跟她睡一个床上,她却背对着自己。

  这种感觉很难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沈皓寒始终无法忍受,最终还是伸出手轻轻拉着她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

  他动作很轻柔,尽量不吵醒她,直到她面向自己,他可以看清她的脸,他才安心睡觉。

  闭上眼睛,似乎又舍不得睡。再睁开眼凝视着她。

  静静的看了她一会,然后伸头过去慢慢靠近她的唇瓣,就要贴上去的时候,他僵住了。

  他渴望的唇就离她一厘米远,能感觉到她沉稳的呼吸吹到脸上。可是他怕吻上后就不舍得离开。

  最后他压抑下来,吻到了她的脸蛋上。

  很轻很柔的一个浅吻。

  心得到一丝丝慰藉,沈皓寒拿起遥控器把灯关了,闭上眼睛睡觉。

  翌日清晨。

  月镜的在床头柜上面响起,沈皓寒醒过来,立刻伸长手摸上,按掉铃声。

  他躺好,压下头看着趴在他身上睡觉的月镜,她的手和腿都搭到他身上,半边身子压着他的胸膛。

  他伸出手轻轻的撩了一下她的发丝,看着她沉睡的容颜。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月镜缓缓动了一下腿,压在他身下不该去的地方。

  沈皓寒微微蹙眉,深吸了一口气。

  被她的脚压得很难受,有种想磨蹭她的冲动。

  月镜在睡梦中感觉到腿不舒服。

  好像压到很硬的东西,她伸手去拨开,腿动了一下。

  什么东西这么硬,碾在腿下面很不舒服,她有伸手推了几下。

  好像固定的。

  蓦地。

  月镜在睡梦中被人推到。压在身下,她缓缓的睁开惺忪的眼眸,眨眨眼看着眼前压着她的男人。

  沈皓寒喘着粗气,心脏起伏,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的眼眸。

  “沈皓寒,你干嘛?”

  “是问你想干嘛才对,要么握住,要么别碰,你这样一推一推的,想折磨谁?”

  “你在说什么?”月镜无辜的看着他,然后转头看向阳台,“早上了,我们是不是要起床上班去?”

  “你觉得我现在还能淡定的去上班吗?”说着,沈皓寒身体压向她,对她动动。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6章 以后每个夜里都可以看到你-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