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78章 欺负我闺蜜的后果很严重-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79章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白秦海收到月镜邮件给他的资料,迫不及待的将资料打成文件,带着文件来到艺德斯集团。

  总裁办公室内,沈培艺带着眼睛,看着手中的文件,越看他脸上的笑意愈发浓烈。

  白秦海低着头,偷偷的抹着汗滴,站在办公室里面还有两名保镖,威猛雄壮,气场凛冽。

  沈培艺微笑着问,“哪里来的资料?”

  “是我一个朋友在沈皓寒身边当秘书,她……她偷来的,绝对的准确。”白秦海紧张不已。

  沈培艺突然哈哈的大笑了两声,让白秦海毛骨悚然。

  “你知道我们公司也想要这块地皮,所以就把他们的计划书偷来了,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白秦海心里一乐,看来自己这次走的险棋是对的。

  “我想沈先生帮帮我们公司。”

  沈培艺扬起丝丝微笑,对着身边的两个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保镖立刻领悟,上前握住白秦海的肩膀,白秦海吓得身体一颤,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保镖左右一人一拳往白秦海的肚子打去。

  紧接着拳打脚踢。

  “啊!”白秦海被狠狠打了一顿,鲜血直流跪倒在地上。

  沈培艺冷冷笑着,走向白秦海,伸脚踢到他身上,“还想我帮你?给我带了什么文件?你以为沈皓寒有病吗?把一个价值几十亿的重要文件给秘书看,那块地皮最少都价值几十个亿,你看过文件上面的标价没有?”

  白秦海惊恐地摇头,沈培艺扬起丝丝鬼魅的笑意,下一秒突然变得狰狞,伸脚狠狠踩上白秦海的手掌,用力碾压一圈。

  “啊……”一声男人的哀嚎声响起。

  “你他妈当我傻瓜吗?竞标价一千万?一千万就想买地皮?”

  白秦海这回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但已经后悔也来不及,手背被踩得撕心裂肺的痛。

  他趴在地板上,一只手捉住沈培艺的鞋子,哀求着,“沈总,对不起,求求你放过我,我是被人耍了。我根本不知道这个竞标书是假的。”

  沈培艺松开了他的手,白秦海重要得到自由,颤抖着受伤的手,缓缓回缩。因被打得很惨,到处是鲜血,他无力的缓缓爬起来,踉跄着站不稳。

  “谢谢沈总。”白秦海五官打得变型浮肿,踩受伤的手一直在颤抖。

  沈培艺缓缓走回办公桌,把文件甩到垃圾桶,突然变得很温柔,细声问道,“谁帮你偷出来的?”

  “是……是月镜。”白秦海紧张不已,抖着声音回答。

  “月镜?”沈培艺眯起眼睛,突然笑了,“哈哈哈,有意思,月镜可是沈皓寒的老婆。你竟然找她偷文件,你是猪吗?”

  白秦海生气得低吼,“月镜根本不喜欢沈皓寒,她是我初恋女友,她喜欢的人是我。”

  沈培艺十分感兴趣的挑眉,看着白秦海,片刻后指着身边的两位保镖说,“给白先生送张椅子去,让白先生坐着好好说话。”

  白秦海很意外,看着沈培艺阴晴不定的脸,发现他突然对月镜感兴趣了。

  沈培艺接着又说,“给白先生倒杯茶来。”

  “是。”

  保镖领命后立刻照办,沈培艺此刻笑容可掬,面相亲切。任白秦海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自己差点被打残,就是因为这个笑面虎。

  沈培艺泰然自若的看着白秦海,“我这个人喜欢听故事,你详细讲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月镜为什么不喜欢沈皓寒。”

  白秦海坐下后,喝过茶,再娓娓道来。

  -

  上班后,突然发现办公室外面的秘书换成沈君君。月镜整个人都不好了,沈皓寒脸色也变得铁青。

  一大早把苏辰找到办公桌。

  苏辰想是不是还因为情人节礼物那件事,沈少要找他麻烦,看着沈少阴沉的脸,苏辰特意站到相隔甚远的地方。

  “沈少,该不会这么小气,还在惦记着那件事情吧。你的饼干我都吃了,也吐不出来……”

  月镜听到苏辰这话,立刻弹起来,双手撑住办公桌低吼,“你把我做的饼干吃了?”

  苏辰吓得往后缩,天呀,这夫妻两好恐怖的。

  “对,对不起了月镜……我不知道是你烤给沈少的,我还是有留些给他的,没有吃完。”

  虽然只留一个,但也算还有剩。

  月镜轻轻咬着唇,特别生气,想想还是算了,至少还有留些给沈皓寒,要不然她半夜熬了几个小时才做出来的饼干就这么被糟蹋了。

  沈皓寒本来就生气,被苏辰又提起这件事,更加来火,一个也算留下一些吗?

  现在只剩一个饼干他更不舍得吃,在抽屉的袋里等待干化,连月镜烤的饼干是什么味道的他都不知道。

  不过这事先翻篇,他冷冷的问,“谁让你安排君君做我秘书的?”

  “你呀!”

  “我什么时候跟来说过?”

  “君君转达给我的。”

  沈皓寒脸色异常难看,声音也异常冰冷,“我是要她做你的助理。”

  苏辰目瞪口呆,片刻后缓缓问道,“君君骗我?”

  不太可能吧,君君怎么可能骗人?

  月镜冷冷一笑,坐到位置上,挑眉看着他说,“君君骗你很奇怪吗?像你这种单纯得像白痴的男人,最好骗了。”

  苏辰双手抱胸,看着月镜,“诶诶……不带这样人身攻击的。”

  “我可是说实话,没有人身攻击,你之前到底对春莹做过什么?”月镜生气的问。

  “我能做什么?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苏辰疑惑得看着月镜。

  月镜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道,“你最好什么也没有做,春莹是玻璃心,一旦碎了就黏不上,她喜欢你,但我不希望你跟君君利用这点来伤害到她。”

  苏辰猛的一颤,错愕不已。

  站在原地呆若木鸡,几秒后问道,“春莹喜欢我?不可能吧!”

  苏辰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想想春莹的举动,的确有向他表达的爱的意思。只是他一直把她当成朋友,忽略了去感受而已。

  “估计现在已经不喜欢了。”月镜冷冷道,因为月镜昨晚上在朋友圈看到春莹发了一个动态。

  信息说:不会再一厢情愿去倒贴,不会再让自己看起来傻得可怜。

  月镜是看懂了。

  苏辰突然变得低落,双手擦插入到西裤袋里,低头看着地板,沉默着不出声音。

  沈皓寒打开文件夹,冷冷道,“把君君弄走。”

  “我不走。”沈君君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进来。

  办公室里面的三个人都被惊动到,看向门口。

  这时候的沈君君哭得梨花带雨,可怜嘻嘻跑进来,“哥哥偏心,呜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君君,嫂嫂可以在哥哥身边当秘书,为什么做妹妹的不可以?”

  “君君别闹,这里是公司,不是家里,再哭就给我回家去。”沈皓寒立刻呵斥。

  “呜呜……哥哥答应让我做秘书我就不哭了。我真的会很懂事上班,不会给哥哥惹麻烦的。”沈君君扁嘴继续哭。

  月镜想不明白她的眼泪怎么这么多,什么小事情都用哭的,她看看沈皓寒跟苏辰,估计这两个男人又心软了。

  哎,看到沈君君这嘴脸都想吐,全身疙瘩都起来了,不过男人都吃这套。特别是沈皓寒和苏辰一直把她当公主宠着,如今已经宠坏的女人,想摆脱就难了。

  月镜不懂苏辰为什么会喜欢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表面柔柔弱弱,实则心机颇重,看不下去了。

  “你们商量,我先出去。”月镜说着就站起来,离开办公室。

  月镜走边给春莹发了一条信息,约春莹到茶水间喝喝咖啡。

  -

  医院的房间内,沈培艺跟着医生站在病床旁边,病床上睡着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像一个任何生命体征的躯壳。

  唯一知道她还活着的是她身边那一台心电图的机器,一直在律动。

  医生给女人做了一次简单检查后,抬头刚向沈培艺,“沈总,一切如常,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能醒来。”

  沈培艺笑笑说,“都已经睡了三年,就让她再睡睡吧,就算醒来,她也接受不了沈皓寒已经结婚的消息,还会再自杀一次的。”

  医生显得有些疑惑,“沈总,这个不是您的未婚妻吗?”

  沈培艺从容淡定,双手插袋,“对啊,我未婚妻,很讽刺是吧?”

  医生不敢出声,为沈培艺工作,照顾床上的女人三年,医生已经跟沈培艺有着一定的友好程度,沈培艺似乎也不忌讳说起这件事情。

  在他心目中,什么事情都可以一笑而过。

  “我的未婚妻又如何,我爱她的时候她爱沈皓寒,我娶她的时候,她穿着婚纱跑向沈皓寒,要求嫁给他,我成了大笑话。哈哈!沈皓寒会要她吗?”沈培艺自问自答的讥笑,“真的是不知所谓的女人,沈皓寒又不是疯子,怎么敢在堂哥的结婚典礼上要新娘子,正确来说沈皓寒根本不喜欢她。”

  医生惊讶不已,“沈总,出现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一点消息和风声都没有流出来?”

  沈培艺扬起淡淡的笑意看着医生,“你觉得有人敢说吗?谁不想活了敢报道这件事?”

  那倒也是,沈家的势力可不是闹着玩的,敢报道出来,分分钟被歼灭。

  医生带着可怜的目光看向沈培艺。

  “沈总,你未婚妻也是为你堂弟自杀的?”

  沈培艺想起这件事,感觉更加可笑,忍不住低头笑着,片刻后说,“对呀,你说这个女人我救她有用吗?穿着我给她定制的婚纱跑到教堂最高层要跳楼,逼着沈皓寒娶她,沈皓寒冷冷转身离开,她纵身往下一跳。”

  “多美的爱情故事呀!”沈培艺不由得感叹着。

  医生不明白沈培艺的心理,为什么说起这件事情完全不生气,还这么阔达,如果不爱她为什么三年来一直在坚持救她。

  “沈总,如果醒了,你未婚妻一定会被你这些年来的付出所感动,回到你身边的。”

  沈培艺邪魅的眼神看着医生,嗓音变得低沉沙哑,“这样的女人,送我都不要,看着都让人觉得恶心。”

  这……

  医生再一次傻了。

  “你不懂。”沈培艺拍拍医生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尽力把她救醒,我要她活着,只要她能活着,这生活才有意思。”

  医生真的不懂,但还是很认真的承诺好好为她做治疗。

  沈培艺扬着微笑缓缓走到女人的身侧,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蛋,手指轻轻摸上她的眉毛,声音异常诡异。

  “顾千柔,你要快点醒来,看看你那个深爱的男人,他已经娶妻了,对方比你漂亮,比你有魅力,比你更加吸引人,怎么办才好呢?你就在这里躺着等死吗?”

  沈培艺温柔的语气说着,女人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回应他的声音,他气恼得突然脸色骤变,目光阴冷,面部狰狞,抬起手狠狠一巴掌甩到女人的脸蛋上。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紧接着又是一巴掌,啪……

  医生被他突如其来的愤怒吓得顿时慌了神。

  医生站在旁边不知所措,眼看着自己细心照顾的病人,在昏迷的状态下被沈培艺狠狠的扇耳光。

  一巴又一巴接着打得起劲了,直到女人双脸臃肿发紫,沈培艺才松手,扬起淡淡的笑意,看了女人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

  ky集团。

  茶水间内,月镜跟春莹各自冲了一杯咖啡,两人边聊着天边喝咖啡。

  春莹脸皮薄,很多时候都不敢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月镜试着问她对苏辰怎样,她心情一下子低沉下来,说不想提他。

  月镜一看她就知道被苏辰伤了心。

  “春莹,沈皓寒的妹妹沈君君要来这里上班了。”

  “哦!”春莹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句。

  “她不喜欢苏辰,她喜欢的人是沈皓寒。”月镜又说。

  春莹猛的一僵,顿时错愕不已,“她不喜欢苏辰为什么要这样?她……她……”春莹气得说不出话来。

  月镜淡淡浅笑,“你傻啊,难道这个世上有一种物种叫做备胎吗?她当然要对苏辰暧昧不清,这样才捉住备胎,同时……”

  “太过分了。”春莹没有等月镜说完,生气得拍桌子,义愤填膺站起来。

  嘭的一声把月镜吓一跳,惊讶地拍拍胸膛,伸手拖着她的手臂将她拉扯着坐下来,“你气什么?这是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气愤人家也不领你的情。”

  春莹想想也觉得是,嘟嘴?起腮帮子坐下来,情绪再一次跌到谷底。

  “沈君君这个丫头很坏心眼,你这么单纯,要小心她。”月镜拿起咖啡杯缓缓喝上一口。

  “我又没有惹她。”春莹很不满的瞥一眼月镜,“她还来犯我不成?”

  月镜笑笑说,“你是我朋友这个身份估计已经得罪她了,更何况你喜欢苏辰这么明显。”

  “我没有喜欢苏辰。”春莹立刻否认。

  月镜无语地叹气。哎,死鸭子嘴硬,看你撑到什么时候。

  两人沉默了一会,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哎呦喂,上班时间在茶水间墨迹了半个小时,ky集团还真的是太仁慈,养了一群专门偷懒的人。”

  听声音已经知道是谁,月镜眼眸微微眯起,脸色沉下来。春莹回头看了一下对方,发现是沈君君,她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两人都没有理会沈君君,沈君君走进来后,拿起一次性杯子,走到咖啡机上打了一杯咖啡,然后转身靠在台面上,扬起丝丝冷笑,“我哥已经答应让我做他秘书了。”

  月镜嗤之以?,“能不答应吗?在公司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是谁都受不了。”

  沈君君倒是没有太在意月镜说的话,得意洋洋,“那是我哥……”沈君君瞄了一眼春莹,继续说“和苏辰哥都很疼我,所以……”

  沈君君买着关子,停顿了一下,月镜显得很从容不迫,春莹倒是生气地紧紧握拳,低头在忍怒着。

  “所以……他们不舍得我伤心的。”

  月镜觉得自己还好,但春莹肯定伤心死了,看到春莹被气地包子脸委屈不已的时候,月镜牵起春莹的手,“春莹,我们回去上班吧。不要在这里听些没有营养的废话。”

  春莹跟着站起来,准备跟月镜出去,这个时候沈君君突然走倒春莹前面挡住路,春莹跟月镜顿下来,瞪着沈君君。

  “好狗不挡路。”月镜冷冷道。

  沈君君对着月镜哼的冷笑一声,轻蔑地看向春莹,挑衅道,“做女人不要太厚脸皮了哦,明明知道苏辰哥不喜欢你,还死缠烂打的,苏辰哥说你可讨厌了。做饭又不好吃还硬要给他送饭,还有送个什么礼物给苏辰哥,他说垃圾的要死,才39元,亏你送得出手。”

  月镜越听越恼火,紧攥拳头怒问,“这是苏辰跟你说的?苏辰不是这样的人……你……”

  春莹再也听不下去了,忍着眼泪把头低下,肩膀微微颤抖着,心如刀割,痛得连呼吸都难受。

  她突然甩开月镜的手绕过沈君君冲出茶水间。

  “春莹……”月镜急了,连忙跟在她后面追了出去,可是春莹一下子跑进厕所,躲在厕所格里面捂住嘴巴默默流眼泪。

  月镜担心得拍着厕所门。“春莹……你没事吧!”

  “没事。”春莹忍着不让自己哽咽的声音,不让月镜听到她在哭。她倔强得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在哭。

  “小镜……你不要站在……门外等我了,我只是上厕所,我没事。”春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泪水一滴一滴往下巴滴下来。

  月镜听出春莹的声音已经在哭了,几十年的朋友,她还不了解这个闺蜜吗?总是喜欢躲在一个人的角落偷偷哭泣,人前装着很乐天。

  月镜知道苏辰不会说那样的话的,沈君君这个女人太欠教训了。

  双拳紧紧攥死,月镜咬着牙转身回到茶水间。

  沈君君得意洋洋地笑着,放下手中的咖啡转身走出茶水间的门口,站在门口等候她的月镜突然伸脚,沈君君来不及反应,突然被绊倒。

  “啊……”

  一声尖叫。沈君君“啪”的一声狠狠跌倒在地上。

  胸前的丰满痛得她泪水都飚出来,“呜呜……是那个混蛋绊倒我?”

  经过茶水间的员工看到这一幕都偷偷得在笑,背后指指点点,却不敢惹事。

  沈君君别说多狼狈了,连爬都爬不起来。

  月镜绊倒她后,走进茶水间将桌面上刚刚她和春莹喝过的咖啡拿出来,往沈君君头上倒下去。

  “啊啊啊啊啊……”

  恐怖的尖叫声让整个长廊变得热闹,越来越多人上前围观。连厕所里面偷偷哭泣的春莹也跑出来,跟其他同事看到这一幕,吓傻了。

  月镜她……她又惹事了。

  月镜倒完咖啡后,把杯子往地上一甩,蹲下身轻声说,“沈君君,我已经忍你很久。伤我也就算了,还敢伤我闺蜜,我看你是活腻了。”

  沈君君趴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咖啡,她气得全身颤抖,尖叫声起伏。

  “啊啊啊啊啊……”

  “呜呜……月镜你这个贱人……我要告诉我哥……呜呜……我要告诉爸妈……呜呜……”

  月镜冷冷一笑,“说呀,告诉全世界我都不怕你,之前忍你是给面子沈皓寒,现在看来你真的很丢你哥的脸,沈皓寒这么磊落的男人怎么会有一个这么贱的妹妹?”

  “啊啊啊……”沈君君再一声尖叫,整层的员工都差不多围过来看了,大家还不认识沈君君,但知道月镜是沈皓寒的助理,不敢吱声帮忙,不知道事情原委的人都只看到月镜欺负一个新来的员工。

  而且欺负得蛮惨烈的。

  月镜被沈君君的尖叫声刺得耳朵,立刻伸手塞住耳朵,冷笑着站起来,扫看一圈大家,扬起淡淡的笑意离开。

  直到月镜走了,才有一些怜香惜玉的男同事上前,扶起沈君君,有人递纸巾,有人不断安慰她。

  沈君君此刻已经泣不成声。

  回到办公室,刚好苏辰和沈皓寒在沙发上坐着,谈中成地皮竞标计划,月镜冲进来后走到两人面前,双手抱胸对上苏辰问。“你手腕上带的表谁送你的?”

  苏辰扬起手腕,疑惑着问,“这个吗?”

  “嗯。”

  “春莹呀!”苏辰被月镜此刻杀气腾腾的样子弄得一头雾水。

  “多少钱?”月镜问道?

  苏辰蹙眉,“春莹说39元吧。”

  月镜冷冷一笑,“她说39元所以你也信了是吧?那这么垃圾你干嘛还带着?干嘛跟沈君君说这表垃圾?”

  苏辰更加的懵了,看看沈皓寒,再看看月镜,“什么垃圾?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

  月镜这回明白了,自己教训得沈君君没有错。这个女人真的很恶心。

  “好吧,我告诉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我把沈君君给狠狠教训一顿了。”

  沈皓寒眉头一皱,高深莫测的眼眸看着月镜,苏辰反应异常强烈,“你对君君做什么了?”

  “等会你就知道,她会回来告状的。”

  苏辰不悦的问,“为什么欺负君君?”

  “看她不顺眼行不行?”

  “你……”苏辰气恼的走出沙发,准备出去找沈君君。

  “苏辰你站住。”月镜立刻叫住苏辰,他脚步定下来后,月镜接着说,“我不知道你跟沈君君说了什么,但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伤害春莹。沈君君明明知道春莹暗恋你,还对春莹说你嫌她厚脸皮,你嫌她的饭难吃,你还嫌弃她只送39元的垃圾手表。”

  苏辰紧张得转过身,对着月镜低吼,“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

  月镜也毫不客气对着他吼,“可是沈君君就这样说春莹了。你说我会放过沈君君吗?”

  苏辰脸色煞白,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说什么,更加跨不开步子出去找沈君君。

  他此刻的心情像被麻丝缠上,乱成一团。

  月镜深呼吸着气,转身看向沈皓寒,“你妹说要告诉你,告诉你爸妈我欺负她了,现在我认,你有什么想说的?”

  沈皓寒还没有出声,这时候已经听到门口外面传来的哭泣声。

  “哥哥……呜呜……哥哥……”

  沈君君边哭边走进来,沈皓寒和苏辰连忙看向她,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哭得满脸泪水,脸上头上衣服上都是咖啡迹。

  苏辰蹙眉。沈皓寒也跟着紧皱眉头。

  “哥哥,苏辰哥,月镜这个……”她想骂贱人的,后面立刻止住声音,换了种叫法,“嫂嫂她……呜呜……她绊倒我,让我摔了一跤痛死了,然后还倒了两杯滚烫的咖啡在我头上,呜呜……哥哥,好痛。”

  滚烫?

  月镜不由得抱胸冷笑,两杯咖啡都差不多喝了半小时,还滚烫,真的让人恶心。

  苏辰深呼吸一口气,双手叉腰。歪头看向落地玻璃窗外面的天空,沉默了片刻也没说话。

  “苏辰哥……”沈君君站在沙发前面,看着沈皓寒又看向苏辰。

  苏辰听到她的呼喊,看到她的狼狈,还是会心疼,但他没有回应沈君君,突然转身离开办公室。

  沈君君错愕不已,不明白为什么苏辰这次不帮她出口气,正在疑惑的时候,沈皓寒拿出,拨通一个电话,“你上来办公室,把君君小姐送回家去。”

  “哥哥……干嘛送我回家?”沈君君委屈不已,哭着问。

  “回去洗洗吧。这样怎么上班?”

  沈君君指着月镜,“那她这样欺负我,难道哥哥也纵容她,偏帮她吗?呜呜……她这么毒辣,连小姑子都欺负……哥哥……”

  “君君你先回去,你嫂子这里我会处理。”

  处理她?

  月镜冷冽地瞟向沈皓寒,好呀!把他的宝贝妹妹欺负了,肯定会被处理,她倒想看看他沈皓寒要怎样做。

  司机上来办公室把沈君君带着离开。

  离开的时候沈君君还不忘提醒沈皓寒,“哥哥,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沈君君离开,办公室的门关上。

  沈皓寒把茶几的文件盖上,然后慢条斯理站起来。单手插袋走向月镜。

  他漆黑深邃的眼眸高深莫测,面无表情,因为气场太过强大,月镜还是很害怕,缓缓往后退着步,他往前一步,月镜就往后退一步。

  他想干嘛?

  想打她吗?想为沈君君报仇吗?

  月镜刚刚的气势在沈皓寒面前一下子被覆盖,完全没有了自己,微微颤抖着退到墙壁上。

  沈皓寒突然伸手一把撑到墙壁,把她壁咚住。

  “沈皓寒,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敢家暴我就去妇联告你,去警察局报案,去……”

  沈皓寒突然伸出另一边手,修长的手指靠到嘴边,做出嘘嘘的动作。

  “嘘……”

  示意她别说话。

  月镜微微一僵,一头雾水,不知所措地凝视着他。

  沈皓寒突然压低头,来到月镜耳边,轻声细语说了一句话,月镜微微一顿,僵住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7章 不离婚的条件是?-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