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80章 你的受伤是我的心痛-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1章 坐牢太便宜你了,你死不足惜-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月理出院当天,月洪钟守在家里,跟罗娜娜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他刚刚进入门口,月洪钟立刻上前,颤抖着肥胖的手一巴掌甩到月理的脸上。

  月理狰狞的脸变得扭曲,缓缓伸舌头顶着脸旁,罗娜娜吓得目瞪口呆。

  “你这个混蛋,那家公司是你妹妹的,你竟然亏空了,还欠那么多钱。”月洪钟气恼不已,怒不可遏。

  “爸,好像你也有份贪污公司的钱。”月理忍着,冷冷的瞥向月洪钟。

  “我可没有让公司倒闭还欠这么多钱……”

  “月镜她老公钱多得用不完,你怕什么?再说了,我欠那么多债不在公司弄,要在哪里弄,你也不想我被高利贷打死吧,要是打死我,到时候没儿子为你送终了。”

  月洪钟气得脸色发黑,全身颤抖,指着月理的?子,“你……你这个不孝子,白养你了。”

  罗娜娜立刻上前,挽住月洪钟的手臂,嗲嗲的安慰着月洪钟,“老公,不要再生气了,月理说得没错,你想想月理他欠那么多钱,要是不还清会没命的,你也不想月理出事吧?他是被逼无奈才这样做,更何况月镜她老公可是ky集团首席,富可敌国,根本不会在乎这间破公司的。”

  月洪钟摸上罗娜娜的手背,声音立刻变得温柔,“我知道月镜他老公有钱,可是月镜这孩子很念亲情的,那是她妈妈留给她的公司,这样没了,她得多伤心啊?”

  “那你也不能全怪月理啊!”罗娜娜不满地撒娇。

  月洪钟看向月理,无奈的叹气,“好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怪你也没有用,以后不要这么浑了,知道吗?”

  月理邪魅一笑,挑眉看向罗娜娜,笑意更加鬼魅。

  罗娜娜回了他一个眼神。

  “回房休息吧!”月洪钟对月理冷冷抛出一句,然后牵着罗娜娜的手进入自己的房间。

  十五分钟后。

  罗娜娜从房间偷偷的溜了出来,进入月理的房间,立刻锁上门。

  月理见到她后捉住她就往床上甩去,直接扑上。

  “想死我了,宝贝。”月理喘息压着她。

  罗娜娜开始搔首弄姿,“我也想你,那个死老头从开始到结束五分钟都坚持不住,一完事倒头就睡,恶心死了。”

  月理邪恶的扬起嘴角,动作十分粗鲁的开始蹂躏。

  三十分种后。

  罗娜娜趴在月理赤-裸的身体上,满足地闭上眼睛。

  月理点了根烟,眯着眼抽着。淡淡的问,“你现在身上还有多少钱?”

  “能有多少?那老头给我的,我都给你还债了。月理,不要再赌了。”罗娜娜好言相劝。

  “不赌怎么可以把之前输的钱拿回来?”

  “可是我连车都卖了给你还赌债,还要我的嫁妆,还要……”

  “够了。”月理狠狠推开罗娜娜,烦躁地看着她,“现在我们没有收入,日子根本过不下去,你要我爸去月镜哪里弄点过来吧。”

  罗娜娜坐起来,蹙眉说道,“试过了,没有用,月镜这个死丫头一个月只给5千。”

  月理错愕,“五千万吗?”

  “是五千元整。”

  “我草!”

  月理顿时爆粗口。

  “我还让那过死老头去弄个总经理职位做做,到现在还没有给弄回来,沈皓寒只答应让他做一个部门经理。”

  月理气愤的下床,套上裤子,“部门经理有屁用,不过总经理倒是不错的注意。你再逼他试试。我们总不能在家里等死,什么也不做会饿死的。”

  “知道了,我再让那个死老头去试试,我也不想出去打工。”

  这时候,大厅外面响起用洪钟的声音。

  “娜娜?娜娜?”

  月洪钟在外面找自己,罗娜娜顿时慌了神。

  月理倒是悠哉悠哉的走到房门前面打开一条缝隙,“爸,娜娜刚刚出去逛街了。”

  “哦!”月洪钟应了一声,这回才屁颠屁颠的跑进房间,重新关门睡午觉。

  罗娜娜觉得心惊胆战但又很刺激,跑到月理身边,把他刚刚穿起来的裤头又扯开。

  “还不够。”罗娜娜邪魅的眼眸挑着眉,勾人心魄的看着月理。

  月理二话不说又把她甩到床上。

  -

  周六当天早上,月镜收到春莹给她的信息,立刻风风火火起床梳洗,沈皓寒看着她如此快速急迫的动作,从床上跳起来。

  月镜穿好衣服,拎着包包准备出去,沈皓寒一把抱住她。

  难道周末,她想一声不吭就出去吗?

  “要去哪里?”他低沉沙哑的嗓音问道。

  “沈皓寒。我有急事要出去。很急,快放开我。”

  “告诉我你想去哪里?”沈皓寒说什么也不肯松手,想直接赖上她。

  “我去捉奸,春莹见到罗娜娜跟月理一起去约会了,我要去帮我爸把这顶绿帽子摘下来。”

  沈皓寒听她说得这么气愤,如果不让她去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想想也挺无奈的,老婆去捉奸……

  这怎么听起来让他心里毛毛的。

  沈皓寒握住她的双肩,压低头对视着她,细心叮嘱,“小心车辆,注意安全,不要做危险的事情,知道吗?”

  “知道了。”月镜点头。

  “还有不要跟人家打架,要是发生什么事情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知道了。”月镜心里开始在想,沈皓寒不就比他大五年而已吗?怎么比她爸爸还要啰嗦,平时不说话,可说起话来就把她当小孩那样没完没了了。

  沈皓寒顿了几秒,还是觉得不妥,“算了,我跟你去吧!等我几分钟。”

  “不用了。沈皓寒你好烦呐,你长得这么明显,出去无论身高还是颜值都是吸眼球的,你跟我去只会碍事。”说着,月镜立刻转身往房门口出去,抛下话,“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我走拉。”

  沈皓寒无奈地看着她的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感情都还没有培养起来,月镜就开始嫌他烦了,想想都觉得心伤。

  月镜出了家门,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出去。

  一大早的,春莹站在大街上,手中拿着一份三文治,在街上等着月镜。

  月镜下了车冲向春莹,春莹立刻把手中的早餐递给她,“小镜,给你带了早餐。”

  “谢谢。”月镜接过早餐,紧张的问,“罗娜娜那个婊砸呢?”

  春莹无奈的笑笑,月镜真的太生气了,一来就这么粗口。

  春莹立刻拿出,打开朋友圈递给月镜自己看。

  罗娜娜删除了月镜的好友,所以月镜没有看到她的动态。

  春莹就能收到,上面朋友圈晒出来的早餐是一家餐厅的美食,拍了几张后有一张不小心拍到了月理的侧脸。

  下面写着:生日快乐!

  月镜恍然大悟,看着春莹说,“今天是月理生日。”

  “对呀,以前听罗娜娜说过,所以我也记得这一天,所以小镜你让叔叔知道他们的事情,今天是个好机会。”

  “好,走吧。”

  春莹一把扯住月镜,从包包里拿出太阳帽为她戴上,自己也扣上一顶帽子。

  月镜愣了一下,知道春莹是好心想隐藏自己,不过她真心为春莹的智商着急,扯下太阳帽,月镜疑惑着问,“你不觉得我们带着太阳帽出入餐厅酒店,不更加让人觉得奇怪吗?”

  “可是会被发现怎么办?”春莹眯着眼,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

  “两个女的带着太阳帽更加容易被发现,你看看我们两现在的打扮适合带帽子吗?”

  春莹打量起两人,好像非常不合适,因为她们两都穿裙子。

  月镜好无语得拆开她递来都三文治,咬上一口,为她带早餐这点还是蛮贴心的,不过脑子不好。

  从餐厅门口,月镜和春莹就跟着月理和罗娜娜的后面,去了男士服装专卖店,在购物城逛了一个早上,然后中午又去了餐厅吃饭。

  她们一路跟着拍照。两人像神秘的侦探,什么样的隐藏招数都用上了。

  中午去了电影院,她们也跟着进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

  傍晚月理和罗娜娜直接进去酒店。

  很显然这次她们选择的酒店不再是ky集团旗下的大酒店。

  开房是最好捉奸的,但也是最难跟上房间的。

  因为不知道他们在几号房,也不能跟着电梯上去,要跟踪需要技术。

  罗娜娜坐在大堂沙发上等着,月理在前台登记。

  这时候罗娜娜无聊的看向门口,透过玻璃门,突然看到一抹身影神秘的闪过,她眉头紧蹙,感觉像月镜,她缓缓走出门口,扫看了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

  这时候月理跑出来,一把抱住她,“宝贝,都来了为什么要走?”

  “月理,好像……”

  “不要害怕,会很刺激的,我房间都开好了。”

  罗娜娜回头看着他,显得很不情愿得问道,“能不能不要玩这个?”

  “你说我生日我最大的。来吧宝贝,房号1314我特意为你选的。我们上去吧。”

  罗娜娜被月理拉着走进酒店。躲在柱子后面的月镜和春莹心惊胆战,捂住嘴巴不敢吱声,差点就被发现,但幸运的事情是听到了他们的房号。

  月镜和春莹慢慢走出来,见月理和罗娜娜已经上楼,她们两立刻跑到电梯旁前面,按了13楼。

  “这下月理和罗娜娜死定了。”月镜拿出准备拍照。

  春莹还是很担心的问,“月镜,要是月理反抗怎么办,他会不会打我们?”

  月镜嗤之以?,“他不是我的对手。”

  很多年前开始,月理就已经不是她的对手,要不然自己的清白早就不保了。

  月镜跟春莹上到1314房号,在那层楼中发现一个酒店服务员,月镜给她一笔钱,让她帮忙去敲一下门。

  春莹和月镜就躲在门的两边侯着。

  房门打开后,月理包着浴巾出来,冷冷问道:“什么事情?”

  服务员看月理一眼,说了一句,“对不起,打扰你了。”紧接着转身离开。

  月理还在疑惑的时候,月镜突然走出来,一脚踢上月理的身体,月理被踢得往后退了几步,惊愕不已。

  月镜和春莹立刻拍照,走进去。

  “啊……”

  在床上的罗娜娜吓得尖叫,可她白皙赤-裸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她被一条红色绳子捆绑起来。

  月镜和春莹拍视频。看到这一幕傻眼了,目瞪口呆。

  一万只草泥马从心里面奔腾不息,满床都是道具。

  恶心的程度难以形容,竟然玩起sm。

  月理此刻脸色阴沉,瞪着月镜,伸出手,“把给我。”

  “月理,你跟罗娜娜恶心死了,你们既然喜欢玩,我帮你们录下来不是很好吗?”月镜讥笑着闪到一边继续拍。

  月理立刻上前去抢月镜的,春莹闪躲到边上,继续摄影。看到床上的罗娜娜,春莹觉得自己作为女人也为她感到羞涩,怎么能这么恶心,被绑成这样玩?

  月镜快速转身躲开了月理的抢夺,月理突然伸出拳头向月镜打来,月镜把往床上一甩,捉住月理的手腕,狠狠的一个过肩摔。

  嘭。

  一声巨响,月理摔到地上。

  嗷呜。

  月理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月镜生气得又一脚踢上他的身体。

  “混蛋,我要让爸爸好好看看你的真面目,该死的,你是就一个混球。”月镜生气地骂着,然后关上录制,把放到背包里面,想着差不多就行。

  月镜看向春莹,“春莹,我们走。”

  春莹也收起,看着罗娜娜,摇摇头说,“娜娜,何必这样作践自己,找个好人家结婚好好活着不好吗?把自己弄得这么龌龊。”

  月镜跑过去拉起春莹的手,“好了,别跟她废话,这个女人要是有一点廉耻之心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这时候的月理突然爬起来,阴森的目光变得恐怖,跑到床边上的黑袋子拿出一条长长的鞭子。

  “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说着,月理立刻举起手中的鞭子抽了过去。

  “啊!”月镜尖叫一声,背部被狠狠抽了一鞭。

  痛得她泪水直流,哪种熟悉又惊恐的痛楚让她顿时慌了,躲到墙壁上。春莹吓得立刻闪开,往后退了两步。

  月镜看清他手中的鞭子时,惊恐得瞳孔放大,全身颤抖着,气息变得粗喘,慌张。抱住自己的身子瑟瑟发抖。

  月理狰狞的脸阴森狰狞,邪恶地扬起笑意,举手又是一鞭打了过去。

  “啊……”月镜尖叫着哭了起来,皮肤撕裂的痛让她无助得往下蹲。

  月理咬着牙,跑到她前面,狠狠地抽着鞭子,发出骇人的声音,啪……啪……的响起,每一鞭都让月镜痛哭着尖叫。

  她身体颤抖得厉害,全身都是冷汗和泪水。

  “不要打小镜了,不要打。”春莹吓得双脚发软,看着月镜此刻无助又惊恐。她不顾一切冲上去,用力推开月理,然后蹲下身抱住月镜。

  月镜被抱住后,颤抖着双手紧紧捉住春莹的手臂,“救我……救救我,我不敢了,不……敢了……呜呜……”

  月理站稳后,咬着牙走过去,又开始往月镜身上打,可因为春莹抱住月镜,这一鞭子打到春莹身上,春莹咬牙忍了下来,伸手拿着按出微信,她没有沈皓寒的联系方式,所以给苏辰发了一个定位,再按语音,大声喊救命,“救命……”

  “啊……救命……”接下来了鞭子都打在春莹身上。她哭喊着尖叫着,紧紧抱住月镜,痛入骨髓的疼痛。

  现在的月镜不是痛这么简单,她已经完全被吓得没有了自我,一直在春莹的怀抱里面哭泣,发抖,冷汗渗透了她的全身,她哭喊着,“对不起,我不敢了……对不起……呜呜呜……我不敢了……”

  月理停下动作,对着地上抱在一起的两个瑟瑟发抖的女生低吼,“敢跟老子斗?我看你两都欠调教了。”

  春莹感觉自己要死了,背部痛得火辣辣的。

  可能这种鞭子特制不一样,这种痛她还可以承受得起,可是月镜情况十分严重,惊恐万状,整个身体抖得厉害,连神智都不清了。

  月理突然抢过春莹的,然后狠狠的摔到地上,四分五裂后,他又把月镜的从包包拿出来,同样摔烂,紧接着将两台拿到厕所冲进去。

  出来后,月理把床上看戏的罗娜娜解开绳子,邪魅地笑着说。“宝贝,看得刺激吗?”

  罗娜娜咽了咽口水,显得很慌,拿被子盖上自己的身体,指着月镜问,“她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

  月理歪头看向月镜,满意的笑了笑说,“她从小就拽,十三岁的时候,我看她不顺眼就把她衣服扒了,吊着打了一天,打到她求饶,打到她变乖,然后再将她关到储物柜里面饿了她一天一夜。她现在看到鞭子都能吓死。”

  春莹和罗娜娜听到这番话都倒抽一口气,罗娜娜捂住嘴巴惊愕不已。

  春莹听到后,忍不住泪入泉涌,悄然而来,滴到月镜的身上。她自己也被打了好多,也很痛。但没有像月镜这么惊恐。

  她现在知道原因,不由得心疼得紧紧抱住还在发抖哭泣的月镜,月镜也抱着她的手不放,哪种恐惧在升华,春莹感觉到月镜现在全身都是冷汗。

  她嘴里还带着哭腔喃喃着,“不敢了……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禽兽!

  简直就算禽兽不如。

  曾经这样折磨过月镜,春莹揪心着抱住月镜起来,“小镜,我们回家。”

  月理突然从床上站起来,“想走,没有这么容易。既然都来了,那我今天就玩4p。”

  春莹狠狠地瞪着他,“我p你个禽兽不如的混蛋,有种你就在这里别走,我刚刚发微信给月镜的老公了,你敢碰她一更汗毛,你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春莹没有沈皓寒的电话和通信方式,发苏辰应该也会通知沈皓寒吧?

  月理顿时慌了,他刚刚气愤过头,被愤怒蒙蔽了双眼,一时间忘记后果的严重性。

  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慌张得到处找衣服,罗娜娜见到他这么慌张,她也跟着找衣服套上。

  “月理,怎么办,沈皓寒他知道会不会杀了我们?”

  “别废话这么多人,快跑。”月理连罗娜娜也不管了,穿上衣服就落荒而逃,罗娜娜跟在后面拼命追着。

  房间里只剩月镜和春莹。

  春莹怎么抱月镜起来,月镜都一动不动,紧紧靠着墙壁,抱住她的手臂不肯起来。

  春莹止住自己的眼泪,心疼的摸着月镜的头,轻声安抚,“小镜,不要害怕。”

  十五分钟过去后。

  沈皓寒和苏辰十万火急冲进酒店,春莹和月镜的都打不通,定位很难知道她们在几号房,柜台上,苏辰捉住经理,威胁说出人命了才查到月理登记的房号。

  冲进房间的那一刻,沈皓寒看到蹲在地上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的月镜。

  春莹见到苏辰和沈皓寒后,那无助的眼神,泪水缓缓滑下来,她委屈的包子脸一下子哭了起来。

  “呜哇……快来救救小镜……”

  沈皓寒慌忙跑过去,蹲在春莹身边,颤抖着手缓缓伸过去要接过月镜,心像炸开了一样痛得无法呼吸,“小镜……”

  “啊……不要……不要碰我……我不敢了,对不起……呜呜呜……对不起起,我不敢了……”

  月镜身体抖得很厉害,更加用力抱着春莹,春莹也控制不住哭着说,“月理……他……他呜呜……他用鞭子打月镜。月镜小时候也被他吊着打过,快救救小镜,她……”

  沈皓寒单膝跪地,身上一股浓浓的杀气沸腾而来,紧紧攥拳,手背上和脖子上都忍怒的青筋。

  那股气场想要毁灭一切,他不顾一切,强行抱住月镜。

  “不要……”月镜紧紧攥着春莹的手不放。

  “小镜。你放手吧,他是你老公,他会保护你的。”春莹站起来,踉跄了几步。

  苏辰立刻跑过去,脸色阴冷,目光定格在春莹的手臂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

  “那个混蛋也打你了?”苏辰咬着牙,怒问着。

  春莹低头看着自己的伤,皱起眉头摇摇头,“我没事。”

  沈皓寒把月镜跟春莹分开,紧紧将月镜抱在怀里,温柔的声音安抚着,“小镜,不要害怕,我是沈皓寒,我们去医院。”

  说着,他抱着月镜急忙走出房间。

  苏辰扶上春莹的手,心疼地看着她白皙的皮肤上那些痕迹,不敢想象她身子上是不是也有被打的痕迹。

  春莹推开他的手,“我没事的,我自己走就行。”

  春莹走出房间,跟在沈皓寒和月镜的身后,苏辰看着春莹离开也跟在身后护住她。

  医院内。

  月镜和春莹分开两个病房做检查。

  春莹的病房外面,苏辰坐在外面紧张又担心得坐立不安,他担心她的伤,可又不能进去看看她现在怎么样。

  “啊……好痛。”春莹的声音从房间传来,苏辰紧张得满头大汗,在外面一直踱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男人的老婆在里面生小孩呢。

  他一直探头进去看,又看不到什么,焦虑不安在等着。

  医生的声音传来,“有些地方破皮了,所以上药会痛,忍着点。”

  “可是好痛,医生能不能轻点?”

  “还有好几处破皮了。”

  “啊啊……医生呀,你想痛死我吗?”

  苏辰紧张得手发抖,听到春莹的叫声,忍不住想要把月理那个混蛋五马分尸。

  “啊!痛……”春莹再一次尖叫。

  苏辰受不了了,猛的推开病房的门,突然冲进去,低吼着,“轻一点上药行不行?没有听到病人说很疼吗?”

  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让春莹吓得尖叫一声,把脸埋在枕头里,“啊……”

  白皙的背部裸露在外面,春莹是趴在床上的,医生以为是病人的男朋友,也就没有及时帮病人盖被子,医生生气地对苏辰说,“都破皮了总会有点疼,这点伤总不能打麻醉吧?”

  苏辰此刻已经傻了。

  目光定格在春莹的背部没有办法移开。

  第一次看女人的背,线条好美,皮肤好白,粉嫩嫩的,娇俏玲珑。可是背上那血色的鞭痕触目惊心,让苏辰看着心疼不已。

  这么漂亮的身子,那个混蛋竟然也下得了手,苏辰都恨不得此刻就去杀了他。

  春莹缓缓从枕头歪过头,偷瞄了一下男人,苏辰竟然还在哪里傻站着,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裸背看。

  呜呜呜……不活了。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样……

  春莹欲哭无泪,扁嘴喊道,“你快出去。”

  苏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立刻收回眼神,慌忙道歉,“对……对不起……”

  说完还不忘警告医生,“你给我轻点。”

  医生很无奈地看着苏辰离开。

  “不活了……呜呜……”春莹趴在病床想要哭了。

  医生这会才问道,“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呀!”

  医生恍然大悟,“难怪,看了你一会脸都红了。”

  春莹猛的一愣,惊愕的问道,“他脸红了?”

  医生笑笑。

  苏辰跑出病房后,关上门,跑到长廊窗户上,对着外面的漆黑上天深呼吸,呼……好热。

  感觉进去病房后,全身都燥热,脖子以上热得他快受不了。有些心烦意乱的,他伸手将衣领的扣子再打开一粒。

  另一个病房内。

  沈皓寒站在床沿边上看着月镜身上的伤,目光阴冷如霜。透出的杀气一直在剧烈增长。

  月镜打过针后就安稳地睡着,医生上药的时候她没有动静,沈皓寒紧紧握住她的小手,站在一边。

  医生为她上完药,收拾东西,叮嘱:“身上的伤不是很严重,破皮的地方过两天就会好,但是她的精神状况建议找心理医生干涉一下,会有些帮助。”

  “嗯!”沈皓寒冷冷的应了医生一句,目光一直凝视着床上的人儿。

  一刻也没有办法离开她的脸。

  心里满是自责,如果早上他坚持不让她出去,或者跟她一起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都是他的错。

  医生离开后,沈皓寒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紧握月镜的手,静静守在她身边,看着她熟睡的脸蛋,苍白得毫无血色,秀丽的眉宇间还紧蹙着,睡梦中的她还在害怕。

  想起春莹说的话,说月镜小时候就被虐打过。他现在心里像被刀刺一样痛,他的小镜不会有事的,小时候都这么坚强的挺过来了,为了不被人欺负,她去学柔道,之前都可以从阴影中走出来,现在一样可以。

  他相信她一定可以的。

  至于那个敢伤害他女人的混蛋,他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夜深了。

  沈皓寒在月镜的病床前面坐着,眼睛一刻也没有闭上,从晚上一直坐到第二天的早上。

  晨曦映入阳台,整个房间宽敞明亮。

  月镜缓缓动了一下酸痛的身子,趴着睡了一个晚上,她想转身,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握住,她微微睁开眼眸。

  沈皓寒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坐在她旁边,大手一直握住她的手不放,对视上她的眼眸后,沈皓寒才轻声开口。

  “你醒了?”

  “嗯。”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前胸不舒服,压着睡好闷啊。呼吸都不顺了。”月镜声音哑哑的,带着抱怨的语气。

  沈皓寒知道她睡一觉后,心情自我调节好了,不再恐惧,不再害怕,他的小镜又回来了。

  “可你背后面有伤,最好这样睡。”

  月镜无语,白了他一眼,生气道,“那你就不能帮我移一下位置,让我侧着睡吗?这样压一天,我胸都压扁了。”

  沈皓寒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伸手去扶她,将她身子侧过来。

  因为没有衣服的原因,前面突然一片凉爽,她立刻拿着被子抱住自己,胸闷的感觉得到缓解,她深深呼吸一口气,顿时觉得舒畅。

  沈皓寒重新坐到椅子上,伸手去帮她盖被子。

  月镜凝视着他的眼眸,显得有些疲惫,脸颊带着沧桑感,一丝不易察觉的憔悴。

  “你没有睡觉吗?”

  “我不累。”沈皓寒坐下来后,又捉住她的手,紧紧握在手中。

  “你真的一宿没睡?”月镜不确定的问。

  “嗯。”沈皓寒点点头。

  “干嘛不睡一下,旁边不是还有病床吗?”

  “我不累。”

  短短三个字让月镜的问题无法再问下去了,看着他的眼眸,那道眼神无比担忧,月镜心里微微颤抖着,被触动到的心开始不平静了。

  他可能是铁打的,月镜想想觉得这也有可能,歪头扫看病房内。

  “春莹呢?她没事吧?”

  “没事,她在旁边病房,苏辰在照顾她。”

  “哦!”

  没事就好,昨天她因为太害怕了,一时间神智不清地在一直在逃避,没有很好保护春莹,此刻也很内疚,在她最害怕的时候。是春莹护住她的。她应该保护春莹才对的,可是让春莹为她挡住鞭子,她越想心里越内疚。

  春莹这么柔弱,又这么怕疼,让她受这种罪真的心有不安。

  “再睡睡吧!”沈皓寒伸出手摸摸她的头,语气很温柔。

  “沈皓寒,你有没有发现我的,里面有很重要的证据。”

  “没有,不要想这些事情了,以后这些事就交给我处理吧!”

  “可是……”

  沈皓寒立刻打断她的声音,“再睡睡吧,现在还很早。”

  “你也睡一下吧?你看看你的眼睛里都有血丝了。”

  “我不累。”沈皓寒还是这一句。

  月镜无奈地叹气,看到他脸上都是疲惫的倦容,怎么可能不累?

  月镜往后挪着身体,将病床空出一半,然后看着他,扬起丝丝笑意,“睡我身边来吧。”

  看着月镜甜美的笑脸,还有她温柔的邀请,连床都挪出来位置了。

  这种诱惑他根本抵挡不住,显得有些为难,“等会医生要过来擦药。”

  “没事的,你我老公怕什么,我我们又不做什么事情。”月镜拍拍旁边的床,“快点嘛!人家还想继续睡一会。”

  突然来一句嗲嗲的话让沈皓寒惊愕不已,愣愣地脱下鞋子,侧躺在病床上。

  这时候的月镜才心满意足,珉着唇微笑着缓缓闭上眼睛。

  沈皓寒规矩地侧躺在床上,看着月镜妩媚的脸蛋,还是睡不着。

  她没事真好。

  那颗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已经无法再承受这样的痛,要是月镜真的出什么事情了,他无法想象自己要如何活下去。

  他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抚摸着月镜的脸蛋,现在看到她背后的伤都像被鞭子抽到他心脏那般痛。

  “小镜。”

  “嗯?”月镜闭着眼睛应了一下。

  “过去的都让它过去,以后有我,不要害怕。”

  月镜珉唇微笑着再应了一句,“嗯嗯。”

  或许时间可以淡忘过去,抹去伤痛,但有些阴影是跟随一辈子的,无法消除,那就好好保护起来。不让她再受伤。

  -

  苏辰很早就起床,到外面餐厅买了两大袋早餐回来。

  进入病房的时候,春莹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踢了。

  他明明出去的时候才帮她盖好的,才刚刚一会时间又踢被子了,这会更加让他尴尬得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连拿早餐得手都颤抖着,特意别开眼睛不去看她的身子,把早餐放到台面上,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冲到她身边,拿起被子为她盖好。

  可被子刚刚盖上肩膀,她身下到腿就不安份了,又伸出来踢被了。

  苏辰此刻已经满头大汗,房间明明有空调,他觉得自己就要热死。

  恨不得用东西压着她的腿睡,长得这么可爱,怎么会有这么不好的习惯?

  昨晚上半夜起床想看看她的情况,结果看完后,慌张得爬起来为她盖上被子,然后他一夜辗转难眠,再也没有睡过了。

  春莹醒来要是知道他什么都看光了会不会杀了他?

  想着。苏辰再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缩回手,心里默念着:姑奶奶,不要再踢被子了。你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

  回到桌子旁,苏辰开始将早餐拿出来,还有一袋准备拿去给月镜他们。

  这时候,裤袋里的突然响起来。

  从震动开始,苏辰紧张得立刻拿出,怕铃声吵到春莹,瞄了一眼来电显示,毫不犹豫挂断电话。

  看着屏幕上的未接电话,是沈君君打来的电话。

  估计是沈皓寒一夜未归,她找不到她哥就找他了。

  电话中断没有一分钟,突然又来电话了,再挂断她还是会继续打的。

  苏辰这次接通了电话,放到耳边,用很轻声的语气问道,“君君,什么事?”

  “苏辰哥,我哥哥呢。他昨天一晚上都没有回家,还有我嫂嫂也不见了,他们是不是出去了?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我哥关机了?他怎么老是喜欢关机,他……”

  苏辰立刻打断她的话,轻声说,“君君,你哥和你嫂子没事,不用担心,我现在有点忙,回头再说。”

  “苏辰哥,你……”

  苏辰说完就中断沈君君的电话,然后回头看了病床上的女孩一眼,还好没有吵醒她。

  沈皓寒是从来不会关机的男人,但自从跟月镜结婚后,苏辰也发现他关机的频率很高。

  拿过早餐,苏辰走到旁边房间,因为怕出现春莹这样的情况,他站在门口敲门,敲了好几声后听到月镜的声音。

  “进来吧。”

  苏辰推开门进去,看到床上的月镜被子盖得严实。沈皓寒在她身边睡着了,他眉头轻轻蹙起。

  果然是夫妻就不一样,旁边不是有一张床吗?还有黏在一起睡。

  月镜轻声说,“早上我醒来的时候他才睡着的,所以很累,不要吵醒他。”

  苏辰不由得感叹,他这个朋友真的是中毒太深了,无药可救。

  “我不吵醒他,给你们带了早餐,饿了就吃吧!”

  苏辰放下早餐准备出去,月镜立刻喊住他,“苏辰,春莹她现在怎么样了?”

  苏辰忍不住低头笑笑,“她没事。”

  只是爱踢被子而已!

  苏辰离开月镜的病房,顺便把门关上。

  往旁边病房走,突然看见一个男医生跟一个护士进去了。

  他慌忙迈开脚步冲过去,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医生刚好伸手去掀开春莹的被子,苏辰直冲上前,一把推开男医生。狠狠地拎着他的衣领,怒不可遏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医生和护士吓人一跳,连刚刚被医生喊醒来的春莹也顿时愣住,莫名其妙的看着苏辰。

  “我……我帮病人检查一下伤情。”医生紧张地说。

  “你不准碰她。”苏辰一字一句。

  “我是医生。”

  “我管你是医生还是病人,给我换一个女的过来。”苏辰说着,直接把医生给拖着走出房间,甩了出去。

  医生无奈地看着苏辰,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叹息一声,甩手就离开,护士也跟着医生离开。

  苏辰平息了一下怒气,关上房门,转身走进去,站在床沿前面刚好碰触上春莹错愕的眼神。

  清澈的大眼睛呆萌又疑惑地看着他,双手紧紧攥着被子,表情显得特别可爱。

  扑通扑通扑通……

  不知道是谁心在跳,剧烈地跳着,跳得心脏起伏,胸口闷闷的,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79章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