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81章 坐牢太便宜你了,你死不足惜-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2章 都是幸福的泪水-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苏辰感觉病房的温度太高了,一直出汗,发热,浑身不自在,这个心跳虽然他不想承认是自己的,但的确跳得太厉害。

  “你吃早餐吗?我买了早餐回来。”苏辰紧张地问。

  “能不能让护士给我送件病人服过来?我想穿上衣服。”

  “好,我这就去。”苏辰说完立刻往外跑,他时刻都有种想逃离的冲动,太闷热了。

  -

  吃过早餐后,再上一次药,月镜她们就出院了。

  乐天派的月镜,只要不去碰触她最害怕的事情,她依然这么无坚不摧。

  至于她们辛辛苦苦跟踪了一天的证据,一下子就没有了。

  入夜。

  别墅内灯火通明,平时寂静的别墅外面,今天突然多了几个看守的保镖。

  一天的时间过去,月镜没有去上班,而是在家里休息。

  书房内,保镖急急忙忙进来,关上书房的门,站在办公桌前面向沈皓寒和苏辰微微鞠躬。

  苏辰坐到沙发上挑着腿,目光看着前方。

  保镖对着沈皓寒说,“沈总,事情查出来了。”

  “说。”沈皓寒冷冷道。

  “夫人当年的确有被打过的事情,时间发生在夫人13岁的时候,那年夫人的父母去旅游,事发第三天夫人病了,住院后有伤情报告,但都是属于皮外伤。这件事夫人当时没有报警。”

  “嗯!”沈皓寒淡淡的应了一声,双手紧紧攥拳,目光凝聚着杀气。

  “月理也摸查清楚了,他今年27岁,比夫人大两岁,表面上是收养的儿子,其实他是月洪钟的亲生儿子……”

  苏辰一顿,错愕的看着保镖,“你说什么?亲生儿子?”

  沈皓寒其实很早之前就怀疑这一点,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对一个养子比对女儿好。

  “是的,亲生儿子。月洪钟结婚后多年都没有孩子,就在外面找女人生了一个儿子,因为不想让他老婆知道,所以用收养的名义把儿子带到身边,后来夫人的妈妈怀孕,想把月理送走,月洪钟抵死不让,然后抚养成人。”

  沈皓寒脸色阴沉,目光冰冷,“这事情夫人不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月洪钟隐瞒得很好,连夫人过世的母亲都不知道。”

  苏辰扬起嘴角不由得笑了,“太狗血了,月洪钟真的是个老狐狸,想想都觉得他老婆好怨啊!”

  沈皓寒依然淡定从容,“夫人的母亲之死有没有查到什么?”

  保镖立刻鞠躬,低下头道歉,“对不起,沈总,没有查到更加的资料,不过已经锁定当年的医生在英国定居了,至于他在哪里,还没有找到。”

  苏辰站起来,双手插袋,悠哉悠哉地走到沈皓寒的办公桌前面。一屁股坐到桌面上,低头看着沈皓寒说,“沈少,其实想想,应该也是月理这个混蛋干的好事。”

  “我要的是证据,不要猜测。”沈皓寒靠到椅背上,语气显得异常冷淡愤慨。

  “如果你想要弄死他,直接用他亏空公款的证据就可以了。”

  沈皓寒缓缓看向苏辰,目光那道杀气阴冷骇人,声音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只是坐牢太便宜他了,我让他死在监狱里面。”说着,沈皓寒立刻对着保镖冷冷道,“继续给我查他跟夫人母亲的死有什么关系。他现在藏在哪里?”

  “他现在藏在一家地下赌场里面,他有好赌的习惯,之前还欠下一大笔债务,然后从夫人的公司里面套取来还债。”

  “好赌?”苏辰忍不住笑了,“哈哈哈……看来这个人真的是自寻死路。”

  沈皓寒眯眼看着苏辰,“不要去找他,让他在里面呆着。”

  苏辰点头,他当然知道沈少的用意,他在黑赌场只会输钱。要么出来兴风作浪,要么死在赌场那些高利贷手里。

  无论他走那一条,都是死路。

  保镖出去后。

  苏辰歪头有看着外面的天,再对着沈皓寒,轻声问,“沈少,月镜的伤好点了吗?”

  “嗯!”沈皓寒缓缓应了一声,然后站起来,准备出去。

  “那,还需要擦药吗?”苏辰跟上,紧张地问。

  沈皓寒顿时停下脚步,蹙眉看着他,那道深邃的眼神让苏辰顿时慌了,立刻紧张地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想歪,只是春莹她也受到同样的伤而已。”

  “需要擦药。”沈皓寒不由得浅浅一笑,勾起嘴角又补充一句,“听小镜说,春莹一个人住。”

  苏辰担心的就是这个,一个人住。怎么能上药,受伤的都是背后面,也没有人照顾她。

  沈皓寒走出房间,苏辰立刻跟上他的脚步走出客厅,脑海里还在担心着这件事情。

  沈君君在沙发上一直等着沈皓寒出来,见到两人都出来,立刻扑上来,一把抱住沈皓寒的手臂,“哥哥,你在书房做什么?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有些公事要处理。”沈皓寒摸摸她的头,“去看电视吧,我先回房间。”

  “不要,陪陪我嘛!人家好久都没有跟哥哥看过电影了。”沈君君摇着沈皓寒的手臂,嘟嘴撒娇着,清澈的大眼睛还水汪汪的可怜兮兮。

  沈皓寒用力推着沈君君的手臂,“你跟苏辰看吧,我现在没有空。”

  “哥哥……”

  苏辰还在后面低头想着些事情,突然听到沈少的话,他连忙抬起头,错愕地看着沈皓寒,再看向君君。“我也没空,还有点急事,先走了。”

  沈君君被苏辰异常的反应惊到,要是以前,他巴不得想跟她看电影吃饭,怎么现在她还没拒绝,苏辰就开口拒绝了?

  是不是她拒绝太多,苏辰变了心不再喜欢她。

  沈君君连忙放开沈皓寒的手,冲到苏辰面前,挡住了苏辰的去路,扁嘴问道,“苏辰哥,你很忙吗?”

  苏辰对着君君微微一笑,伸手摸摸她的头,宠溺的说:“有点忙。”

  “如果君君要跟苏辰哥看电影,苏辰哥会不会答应?”

  “这……”苏辰犹豫了一下,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的时间,急忙说,“今天太晚了,下次吧,下次我请君君到电影院看。”

  说完话后,苏辰绕过沈君君身边大步迈出别墅。

  沈君君歪头看向落地钟表,时间是晚上的八点十五分,一点也不晚。

  她气得紧紧握拳,指甲深深陷进了皮肤的肉里。紧咬着唇瓣,目光变得阴冷,全身散发着愤怒的气息。

  有了月镜后,她哥哥不再像从前那样宠溺她了,苏辰也因为认识陈春莹后,不再像从前那样爱她了,甚至开始慢慢变淡。

  属于她的爱,都被人一点一点剥夺,忍受不了被冷淡的感觉,沈君君想要大喊,想要尖叫。

  沈皓寒推开房间的门,走进去后,月镜正在梳妆台上坐在,前面放着一杯水,低着头在拿药。

  她的是外伤,医生根本就没有开口服的药,沈皓寒蹙眉,紧张地跑过去,一把抢过月镜手中的药。

  月镜吓得一跳,惊愕的抬头看着他,双手愣住在前面,不知所措。

  “你干嘛?”月镜缓缓问道。

  沈皓寒低头看着手中的药,原来是避孕药,他生气地拉开抽屉,将里面的药全部拿出来,甩进垃圾桶。

  “沈皓寒……你……”月镜站起来,生气的看着他。

  沈皓寒对视上她的眼眸,面无表情,“不要吃这个药。”

  “可是,不吃会有小孩子的。”月镜无奈的叹息,她还没有准备好要跟沈皓寒生小孩,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爱上这个男人,是习惯还是爱情?

  她现在好迷茫。

  “有小孩了,我们就生出来。”沈皓寒声音低压磁性,内心那么渴望月镜能跟他生一个小孩,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的结晶。

  月镜看着男人炙热渴望的眼神,想想他也三十岁了,事业有成,成家当然是为了生小孩。

  可是她做不到,如果不是相爱,如果有了小孩,以后因为感情离婚怎么办?她不急着要小孩。

  “小孩真的那么重要吗?”月镜缓缓问道。

  沈皓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这个不是小孩本质的问题,而是他想要属于月镜为他生的小孩。

  月镜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坐到大床上,低下头,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只好表态,“我不想这么早生小孩。”

  “嗯。”沈皓寒应了一句,缓缓闭上眼睛,平息着心脏隐隐的痛,其实问题还是很简单,月镜不爱他怎么可能会生他的小孩。

  片刻后,沈皓寒睁开眼眸,走到月镜身边坐下来,温柔的语气说,“不生也不要吃药了,我们换种避孕方法吧!”

  月镜歪头看向沈皓寒,故意地问道,“分房睡?”

  沈皓寒脸色一沉,无比难看,心里冒出一句,你想得美!

  “用套,不是分房睡。”

  月镜嘟嘴,心里偷笑着,她当然知道沈皓寒不会同意分房睡,这跟离婚没有什么区别了。

  “那我们现在也没有套。”月镜愣是说出一句让自己想咬舌头的话,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犯傻了。

  沈皓寒不由得低头笑了笑,他很少会笑,但月镜这样的表现总能让他很开心。

  沈皓寒站起来,泰然自若地走到桌面上,拿起车匙和钱包,“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月镜此刻已经想找洞钻,低着头应了一句,“哦!”

  沈皓寒走出门口,关上门,月镜像疯了一样,猛地转身扑倒在床上,抱住被子把头埋在里面。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疯了!

  她怎么说出这句话来了?

  沈皓寒既然说用套,他自己有时间肯定会准备的。

  她竟然说现在没有套。妈呀!沈皓寒肯定以为她是个小荡妇了,这么猴急,今天就要上的意思了。

  呜呜……羞死人了。

  她不是这个意思,她没有邀请沈皓寒啊!

  怎么办才好?

  好吧,去洗澡。

  月镜从被窝里面把头钻出来,看着阳台深呼吸着气,在被子里差点闷死了。

  月镜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沈皓寒已经回来,她目光扫到床上放了一个黑色的大袋子。

  心里咯噔的一下,羞涩得不敢看沈皓寒的脸,这个男人是把别人店里的套都买回来了吗?这么一大袋,用到什么时候?

  只是看了一眼,月镜立刻冲进衣橱间,拿毛巾擦拭着头发,坐在衣橱间的沙发上,脸蛋烧着热。

  都已经是夫妻几个月,做那样的事情也是经常性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她就是特别的紧张。

  可能是因为她自己邀请的吧!

  哎!

  沈皓寒走进来,坐到她身边,双手突然搭在她的肩膀上,月镜身子微微一颤,沈皓寒开始脱她的衣服。

  月镜紧紧握住他的大手,歪头看着他,“你先去洗澡,这里是衣橱间,到房间外面吧。”

  沈皓寒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迷人的深邃看着她,“我只想看看你后背的伤。”

  月镜愣着,脸蛋再一次暴红了,她……她此刻真的想找洞洞钻啊!

  “哦哦!”

  她立刻背对着沈皓寒,让他拉下自己的衣服,白皙的背后面已经没有那些痕迹了,只有几处破皮的地方在结痂。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摸上她的伤,轻声问,“疼吗?”

  “不疼了。”

  “我给你擦点药。”

  “嗯嗯。”

  沈皓寒蹲下身,将她抱出衣橱间,让她趴在大床上。

  吊带的睡裙滑落,他用被子盖住她的下身,然后拿着医生开的外用药,轻轻地为她擦拭。

  伤口很浅,轻轻抹上药膏后是清凉舒适的感觉,月镜闭上眼睛,舒服地趴着,突然想起了春莹,她立刻伸手到柜台上拿。

  她拨通春莹的。

  “喂,小镜。”春莹柔柔弱弱的声传来。

  “春莹,你身上的伤怎么擦药?”

  “没事,已经好了,不擦也没有关系。”春莹淡淡的笑着说,“那你呢,”

  月镜无语,顿了两秒喷她一句,“我不是有老公吗?当然是老公帮我。”

  在身后帮她擦药的沈皓寒缓缓扬起嘴角一丝弧度,心里暖暖的。照顾她也是一种幸福,至少她会对朋友大方的说起他。

  “你有老公,我没有。”

  “要不我过去帮你擦。”

  “不用拉,那都是小伤而已,小时候被爸爸打也是过几天自动好了,那有什么药擦,我没有关系的,太晚了,你早点睡吧!”

  月镜无奈,歪头看了看沈皓寒认真的表情,再重新趴回床上,“春莹,你一个人住要好好照顾自己……”

  春莹突然打断月镜的声音,“有人敲门了,这么晚会是谁?”

  月镜紧张起来,紧紧攥着,“不要乱开门,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住,会危险。”

  “我知道,我去瞄一眼到底是谁?”

  春莹听着电话,来到门口,在门上的猫眼处看了一下,不由得惊讶地喊出口,“苏辰?”

  月镜猛的坐起来,惊叫一声,“苏辰?苏辰去找你干什么?现在都晚上了。”

  沈皓寒将手中的棉签放到垃圾桶,然后站起来。

  月镜歪头问沈皓寒,“苏辰去春莹家干嘛?”

  “我不是苏辰,所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月镜边听着电话,边拉起身上的睡衣,沈皓寒见状,立刻扯住她的手,“不要穿上,等药干了再穿。”

  “哦哦!”月镜应了一声,然后拿起被子抱住前面。

  沈皓寒进入卫生间洗澡,月镜继续跟春莹通电话。

  春莹在纠结着让不让他进来,月镜觉得苏辰是个正人君子,应该没有问题的。

  “春莹,让他进来吧,或许他只想去看看你的伤。”

  “我的伤在后背,能看得到吗?”

  月镜逗着她说,“那就脱衣服让他看咯!”

  春莹顿时慌了,急促地说,“你滚,我不认识你这个朋友。”

  “他又不会拿你怎样,再说了,25岁还是处,已经是个老处了。”

  “你别五十步笑百步,你还不是做了25年老处,刚刚结婚没有多久,现在有男人了就跟我嘚瑟了是吧!”

  月镜笑趴在床上。“好拉,不逗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挂电话了。”

  中断电话后,月镜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歪头看着阳台外面的天。

  好像有了沈皓寒后,什么事情都变得容易了,有种她的天被人撑起来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

  如果哪一天,他不再是她的支柱,天会不会塌下来?

  十几分钟后,月镜听到卫生间的门响了,一阵淡淡的清香飘来。

  她略显紧张,沈皓寒突然在她身边躺下。

  沈皓寒正躺着,她趴着。

  月镜歪头看着他俊郎的脸颊,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

  精干健硕的身材就在她眼前,那么的性感迷人。

  月镜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伸手把她抱住,将她的身子抱到自己的怀抱里,月镜趴在他胸膛上,眨眨眼睛看着他问,“这样睡吗?”

  “你的背没好之前就这样。”说着他伸手勾上她的后脑,将她的头压低吻上她的唇瓣。

  夜深。

  满房春色撩人,激情延续,在这个夜里更加璀璨。

  -

  -

  阴冷漆黑的小巷子里。

  空气弥漫着垃圾腐化的恶臭味,阴凉,诡异。

  巷子里隔着很远才有一盏昏黄黯淡的街灯,寂静得听不到汽车烦嚣的声音,听不到热闹的人潮声。

  潮湿的角落里头缩着一具奄奄一息的身体。漆黑的夜里显得恐怖无比。

  突然一辆豪车在巷口停下,下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男人迈开步子走进小巷子里。

  直接来到躺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身边,几个人定看着他,其中一个魁梧的男人缓缓蹲下身,上下打量着他,阴冷的鹰眼在夜里如同鬼魅的王。

  躺地上不断吐血的是一直在躲藏的月理,他被打爆了一只眼,另外一只眼睛微微睁开盯住蹲下来的男人。

  隐隐约约当中,月理看到了沈皓寒,他顿时颤抖着身体,往里面移,他不想死。

  “对……对不起……不要……杀我……”

  沈皓寒阴冷的声音在夜里让人不寒而栗,“杀你只会弄脏我的手,你不配。”

  “看在我是……是月镜的哥,你救救我吧……借我点钱,帮我还债……他们会杀了我的……”月理奄奄一息地求着,他这几天在赌场输得很狼狈,欠了一大笔钱,天天被打得半死。

  沈皓寒声音突然变得鬼魅,冷冷道,“他们不会杀你的,你这种人死了太便宜你,要慢慢被折磨死才有意思。”

  “你……”月理惊恐地看着沈皓寒,“是你干的?”

  “我沈皓寒从来不用这么肮脏的手段,现在有两条路让你选,承认杀害月镜妈妈的罪行,然后进监狱蹲着,第二条路就是在这里让高利贷的一天三顿打,断手断脚的折磨你致死。”

  “我没……没杀我妈妈。”月理无力地狡辩。

  “很好,那你就继续在这里受着这种折磨吧,这是你应得的报应。”沈皓寒站起来,背对着月理,沉默了片刻冷冷道,“不妨告诉你,你买通的医生已经找到,你自首可能还不是死刑,如果让我亲手捉你进去,你在这里也是死,在监狱也是死。”

  说完话,沈皓寒头也不回走出小巷子,几名保镖立刻转身跟上。

  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不断淌血,身上几处骨头已经被打断,他虐待过月镜,他知道沈皓寒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更加不会救他。

  阴凉的空气中蔓延着死神的味道。

  豪车离开小巷子。

  十五分钟后,警车的鸣笛由远至近。

  月理最终还是闭上眼睛,认命了。

  他无论在外面还是在监狱,都是死路一条。

  -

  几天后,月洪钟打电话给月镜,说月理被捉了,让她去救月理,还上公司找沈皓寒去救救月理。

  月镜是有恻隐之心,想帮他请个律师,减轻一下他的罪行的,可当她知道月理所犯下的罪是谋杀她妈妈的时候,她恨不得跑到监狱去将他千刀万剐。

  难以平息自己心中的愤怒。月镜回到娘家,狠狠踢门,冲进家里,冲着月洪钟怒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杀了我妈妈?是不是?”

  月洪钟颤抖着手,悲伤欲绝,“没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为了公司才这样做的,杀了我妈妈,他以外公司会落到你手里,爸爸你是不是跟他合伙的?”月镜紧攥着拳头,怒红了双眼。

  “没有,真的没有……”月洪钟踉跄了几步,跌坐在地面上,突然大哭起来,“我的儿子啊……月镜,你救救我的儿子吧……”

  月镜不由得冷冷一笑,一滴泪珠由眼睛里流出来,她伸手抹去泪珠,那个所谓的养子而已,竟然让他爸爸大哭,她妈妈死得这么怨,她爸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过,现在还想让她救月理。

  除非她傻了。

  “我不但不会救他,我还会请求法官重判他死刑。这个贱人死有余辜。”

  站在旁边的罗娜娜听不下去立刻上前,指着月镜的?子骂,“最毒妇人心,怎么说他都是你哥,你竟然想他死。”

  月镜猛的歪头怒瞪罗娜娜一眼,低吼着,“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一个外人什么事。”

  “我是你爸的老婆,我……”

  月镜此刻已经气得了极点,罗娜娜还要来惹她,罗娜娜的话还没有说完,月镜立刻上前,一巴掌狠狠地甩到罗娜娜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没有防备的罗娜娜被月镜打得趴到沙发上,紧紧捂住火辣红肿的脸蛋,立刻哭了起来。

  “呜呜……老公……她打我……”

  月洪钟根本没有情绪理会身边的事情,伤心欲绝地在呼天抢地哭喊着,“我的儿子啊……小镜呀!救救你哥哥吧……”

  月镜指着罗娜娜,眯眼警告着,“你给我听好了,你最好不要让我捉到你的把柄,要不然我会让你死得比月理更加难看一百倍。”

  放完话,月镜转身离开这个冰冷的家。

  月理死在她面前,她都不会救他的。

  他罪有应得。

  -

  办公室内,月镜托着腮帮子,完全没有心思上班。

  会议结束后,苏辰跟着沈皓寒回到办公室,走进来的时候,沈皓寒突然定住脚步,看着月镜发呆的脸蛋,目光空洞游离。

  他们都知道最近月理的案件在处理中,月镜知道她妈妈的死跟月理有关系,一定会伤心的。

  沈皓寒把手中的资料递给苏辰,缓缓走向月镜。

  “小镜……”

  “嗯?”月镜猛的一顿,惊吓得抬起头,看向沈皓寒。

  “明天我要出差一趟。”沈皓寒淡淡的说,这时候的苏辰顿时懵了,沈少明天怎么就要出差了?根本没有这个行程。

  “哦。好。”月镜微笑着应答。

  “你也跟我去吧。”

  “我也去吗?”月镜指着自己的?子问,不过她也是秘书,跟上司出差很正常。“去哪里出差?”

  “巴厘岛。”

  苏辰再也忍不住转身偷偷笑了,这个男人真的闷骚得不行了,明明是想带老婆去散心,想跟月镜去旅行,还用什么出差的理由,真的服了他。

  巴厘岛?

  月镜瞪大眼睛,惊喜若狂,裂开嘴巴微笑着拼命的点头。

  巴厘岛这么美的地方,她可以边工作边玩了,天呀……太好了!

  “好呀!苏辰要去吗?”

  沈皓寒看向苏辰,眯着眼打了个眼色,“他不用……”

  苏辰突然抢过沈皓寒的话,“我当然要去。”

  沈皓寒脸色顿时阴沉,目光锐利瞪着苏辰。

  沈:你去干什么?有你这么大的电灯泡,很煞风景。

  苏辰邪魅一笑,挑眉对着沈皓寒。

  苏:我作为助手不去,很奇怪的,谁让你用工作为理由?约自己老婆都不敢,真逊!

  苏辰笑了笑。对着月镜说,“可以把你朋友春莹叫上,沈少这次工作需要一个会计跟着。”

  月镜兴奋得跳起来,“真的吗?可以叫上春莹?太好了,这个丫头连飞机都没有坐过,没有出过远门的,她知道了一定会兴奋死的。”

  沈皓寒脸色更加阴沉,突然变成了两个大电灯泡。

  苏辰得意洋洋地抛了一个媚眼给沈皓寒,含笑着走向月镜的办公桌,轻声问,“春莹没有去过吗?”

  “没有。”月镜摇头。

  “这是去工作,别想太多了。”说出话后,苏辰又瞄一眼沈皓寒,这次他这座冰山彻底石化。

  苏辰虽然鄙视他的借口,但感觉还是很好用的,至少他也可以借用一下,免得自己去约春莹而尴尬。

  离开办公室,沈君君在外面的办公桌趴着睡着了,苏辰想过去把她叫醒,但想想还是算了。

  她也不是真的想来工作的。

  -

  月镜拿着开始搜索巴厘岛攻略。

  “沈皓寒,我们去工作几天?”

  “三天左右。”沈皓寒坐在办公桌上看着文件。不假思索的回答月镜的问题。

  “工作完了是不是要立刻回来?能不能多玩两天?”

  “能!”

  “是什么工作上事情?”

  “一个项目。”

  “我们要带些什么?”

  沈皓寒每个问题都回答她,她就没完没了的问着,可能是因为要去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工作,想到关于旅游,心情就特别兴奋。

  她直接影响到沈皓寒工作,可还是不依不饶地问着。

  沈皓寒直接放下钢笔,靠到皮椅上,看着她,认真地回答她每一个问题。

  到最后,沈皓寒补上一句,“不要让君君知道。”

  “那当然不会。”月镜更加激动的说,“让她知道还得了。”

  肯定又黏上了。

  月镜问完她的问题后,觉得口都干了,开心的拿着走出办公室,她往茶水间走去。

  突然嘟嘟的响了两下。

  是信息。

  月镜按了打开。

  白秦海发来的信息。看着这条信息,月镜眉头紧蹙,脸色暗沉。

  “我在ky集团大厦外面等你,有话要问你。”

  月镜回了一句,“忙!”

  片刻后,又嘟嘟的响起来。

  “出来,告诉你一件你心中一直疑惑的事情。”

  月镜懵了。

  他又想玩什么花样?这么多天过去了。他拿着她的假计划书应该滚蛋才对,又想让她做什么?

  月镜想了想,还是觉得去会一会他。

  坐电梯下到一楼,月镜直接走出ky集团,站在大门口外面看着,突然面前闪出一个男人。

  月镜蹙眉盯着他,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白秦海脸色十分难怪,像沾了屎尿一样臭,目光尖锐锋利。一向脸容阳光的他,此刻这么阴冷,想必他已经发现她的计划书是假的了。

  “学长,找我什么事?”

  白秦海突然握住她的手腕,扯住就往外面走,月镜拼命地推着他的手臂,生气的挣扎“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放手……”

  “你跟我来。”

  “放手。”

  白秦海根本不理会月镜的挣扎,把她塞进车里,然后在车里上锁,转身去到驾驶位置上。

  月镜狠狠瞪着他,“你想带我去哪里?”

  白秦海没有作声,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车子一直在开,月镜生气地沉默着,片刻后又问他,“你到底带我去哪里?”

  “我有话要问你!”白秦海愤怒的低吼,然后加速,在一处风景区湖泊上面停下车。

  月镜用力摇着车门,依然打不开。她歪头看向白秦海,“放我下车。”

  “为什么要耍我?”白秦海一字一句,“到底为什么要耍我?你给我的计划书都是假的。”

  越说越激动,白秦海到最后变得怒吼,“你他妈的差点害死我了,你知道吗?”

  月镜毫无畏惧,冷冷道,“我害你?那你叫我偷公司机密的东西不同样想害死我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沈皓寒他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拿你怎样。”

  月镜嗤之以?,不想理会这个人的混蛋逻辑。

  白秦海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下来,缓缓道,“月镜,你知道我还爱你的,我为了你……”

  “别再说谎了白秦海。”月镜打断他的话。“根本没有什么邮件,没有什么病毒,你跟我说你出国后还一直有联系我,一切都是假的。”

  “对,我是骗你,但我爱你,这六年来根本没有变过心,一刻都没有,我会这样那都是因为沈皓寒,因为他……”

  月镜更加生气,紧紧攥着拳头怒瞪着他,“白秦海,你够了你,我跟你拍拖是六年前,你不要总拿我老公说事。”

  白秦海激动的大吼,“就是他,你以为我不爱你吗?我比任何人都深爱你,可是他破坏我们的感情。”

  “你别再胡说八道了,立刻让我下车。”

  “六年前……”白秦海不但没有让她下车,还开始把这件事娓娓道来:“那时候的我有多穷你是知道的,我连买本书的钱都没有,家里的奶奶捡垃圾废品把我养大,靠着自己的奖学金和低保,我进入大学,我珍惜我的学习机会,遇见你是我大学最美的时光。”

  “我爱你,深爱着你……可是,有一天来了一个男人,他甩给我一笔钱,他说让我拿着钱离开你,永远不跟你联系,月镜,你知道吗?那钱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天文数字,男人还说供我出国念书的。”

  月镜紧紧攥着拳头,咬着唇听他说着荒唐的事情。

  “我拒绝那笔钱,我舍不得你,我割舍不了我们的爱情,可是男人告诉我,我接不接受都会失去你,以为要破坏我们感情的男人是ky集团的接班人沈皓寒。”

  “你胡说……”月镜气恼地瞪着他,心隐隐痛着,她不想相信这么荒唐的事情。

  “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事实,沈皓寒就是一个卑鄙无耻之徒,他用钱拆散我们,用势力来威胁我离开你,我根本没有得选择,我如果不接受,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会被打击成什么样。”

  月镜通红的眼眶含着泪花,冷笑着说,“你离开我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那段时期,沈皓寒跟我的关系,我们差不多到了想直接弄死对方的程度,他怎么可能……”

  “这就是他的卑鄙之处。月镜,难道你还没有想明白吗?他那时候多讨厌你,你有多讨厌他?他让我离开你就是想让你痛苦,这是折磨一个女生最好的办法不是吗?”

  月镜眼泪都逼出来了,不是这样子的,一定不是这样的,“他不是这样的人,他用这么多钱供你读书,给这么多钱让你离开我。就只想让我痛苦吗?让我失恋吗?”

  “你别傻了……他就是这种人,你想想你这些年过得开心吗?他的目的就是折磨你,看你不顺眼……”

  月镜深呼吸着气,将眼泪收了回来,仰头看着天,“我不相信。”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有半句假话,我被雷劈,还死奶奶……”

  月镜缓缓一顿,心里咯噔了一下。白秦海最爱的人是他奶奶,奶奶比他的命还重要,他竟然拿他奶奶来发誓。

  他不是一个好男人,但绝对是一个孝子贤孙。因为是孤儿,他特不也特别不容易。

  “月镜,你相信我。”白秦海紧张地握住月镜的手,“我真的是爱你的。”

  月镜立刻甩开他的手,讥笑着冷哼一声,“爱?如果是爱,怎么就让沈皓寒的金钱和势力所威迫,既然已经受了别人的恩惠,为什么不好好闭上你的嘴巴。带着感恩的心好好过你的生活,为什么要回来找我?”

  “我为什么要感恩沈皓寒,如果不是他,我会娶月镜你做老婆,或许我学历没有这么高,但是我至少幸福的和你在一起,我恨死那个男人了。”

  月镜缓缓低头,泪水滑落下来,低落在大腿上。

  心一阵一阵抽着痛。

  好痛……

  像被撕裂般疼痛,为什么会这样,沈皓寒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真的这么恨她吗?

  这么恨她,折磨了她六年,为什么又要娶她,还要对她这么好?

  “学长,放我下车。”月镜哽咽着声音说道。

  “月镜,你心里其实还有我的是吧?”

  “没有,请放我下车。”月镜一字一句冷冷道。

  “那你为什么哭,你心里明明有我。”白秦海还是一厢情愿认为月镜知道这个真相后会体谅特他,也会看清沈皓寒的真面目。

  月镜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探身过去在白秦海那么位置伸手按了一下解锁,然后快速开门。冲了出去。

  “月镜……”白秦海在车上叫着她,月镜听到声音,突然跑了起来,伸手捂住自己欲哭的嘴巴快步跑开。

  白秦海关上车门,启动车子想去追,可是月镜已经消失在眼前了,他不知道月镜躲哪里去,转了两圈后驱车离开。

  湖泊的大树下,月镜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这么痛,痛得她连呼吸都困难,像刀子插进去的痛,鲜血淋漓,忍不住想大喊。

  沈皓寒为什么要这样做?

  实在太卑鄙无耻了,到底恨她恨到什么程度才这么狠心?她只是在军训的时候得罪过他而已。

  至于这么狠吗?以为他只是在工作上刁难她,在些商业活动上为难她,以为只是不痛不痒的一些小过节。

  可是她前几年对白秦海的思念和痛苦,都是他给的,就是为了报复她吗?

  撕心裂肺的痛让她抱住膝盖抽泣着。

  既然这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娶她?现在对她的好也是假的吗?

  月镜平复着心情,把泪水擦干。看着前面清澈的湖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沈皓寒如果真的卑鄙,跟她结婚也是在报复吗?让她爱上后再甩掉?

  月镜想想,不由得苦涩地笑了笑,也并不是没有可能,都已经结婚这么久了,她也没有见过沈皓寒的父母和家人,沈皓寒也没有向外界宣布他结婚的事情,他们是隐婚。

  他是想报复?

  如果是这样,那有多可悲,沈皓寒在她身上花了十几个亿,用生命来保护她,如果只是让她的心受到伤害,那沈皓寒就是一只猪了。

  直接让她死在大海里不更爽吗?

  月镜在湖泊坐了很久,想通后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草碎,既然沈皓寒真的这样做了,那她就去查查他到底是什么用意。

  白秦海的只是片面之词,她不会全信的,一定不是这个原因。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80章 你的受伤是我的心痛-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