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92章 使出浑身解数的小蜜糖-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3章 她只是想怀孕而已-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春莹傻了,呆若木鸡看着前面车窗外面,她……她她刚刚吻了苏辰?

  天啊天啊!她吻了他?一股火辣辣的热气直冲上春莹的大脑,从头热到了脚,脸蛋被火烧着了似的,她能不能下车?尴尬死了,她想找洞砖进去。呜呜呜……

  苏辰愣了几秒,关上车门,转过去回到驾驶位置上。

  他上了车,启动车子,认真又紧张地开着车,车内的温度在慢慢升高,两人都感觉到气流的压迫和气氛的暧昧,谁也不敢看谁,更没有打破沉?。

  车子行驶了不久,苏辰的突然响起来,他开车一般不会接电话,但重要事情和重要的人除外。

  他瞄了一眼屏幕,是沈君君打来的电话,他把插到车头的架上,按了免提。

  “喂!君君。”

  春莹看到显示是君君,听到苏辰的话,她那一瞬间僵住了,心微微一颤,有些酸。

  “苏辰哥……救救我……”君君哭泣的嗓音传来。

  苏辰顿时慌了,紧张不已,“发生什么事了?君君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呜呜呜……我妈妈逼我相亲了,她说要我22岁之前就定婚,两年内出嫁,呜呜呜呜……我不要嫁人,她昨天还带我去见一个什么企业老板的儿子。”

  “这……”苏辰疑惑着,蹙眉沉?了片刻问道,“君君,这让我怎么救你?你长大结婚是很正常的。”

  “我不要嫁人,苏辰哥,你帮帮我,明天你过来我家,跟我妈说你是我男朋友,这样她就不会逼我了,之前我妈妈也说你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家里人都很喜欢你的……”

  苏辰微微一僵,歪头看向春莹。春莹把头低下来,什么话也不想说,更加不想听,可是已经听到,心又酸又痛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君君在电话那头不断游说苏辰做她的男朋友,什么嗲功,撒娇功,讨好功都用上。

  叽叽喳喳都在电话那头说过没完没了。春莹现在好想下车,她不想听到君君的声音。

  苏辰喜欢她,又怎么可能拒绝她的请求呢?

  苏辰对着问,“君君,你是真的做我女朋友还是假装的?”

  “这……”沈君君懵了,停了几秒反问,“苏辰哥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我吗?我们可以先骗爸妈,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说不定我就嫁给你了呢?”

  春莹不由得珉唇苦笑,沈君君真的好厉害,这样说不知道是假装还是真的了,这一定能让苏辰动心吧?好奸的一种迂回说法。

  “那就算假装的是吧?”苏辰继续追问。

  “先假装着,混过我爸妈好不好?”沈君君撒娇的声音传来。

  苏辰沉?了几秒,想了想说,“君君,如果是真做你男朋友我恐怕不行,如果是假装的。那我也不能做主,我先问过我女朋友再回答你。”

  女朋友?春莹再一次震惊到,嘭的一下,心都碎了一地。苏辰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原来还不止沈君君一个,还有?

  沈君君更加错愕,“苏辰哥,你别看玩笑了,你……你有女朋友?你不是喜欢我吗?还一直给我送花送礼物,还说我漂亮可爱,你之前不是还说让我做你女朋友吗?”

  苏辰脸色沉了下来,淡淡的说,“君君,我现在在开车,晚点给你答复吧!”

  说完,苏辰立刻中断。他的确是因为君君的外表甜蜜可爱而想追她,也挺喜欢她,宠她。

  但真正的爱情来了,才发现喜欢和爱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感受,喜欢是因为外面而着迷,爱是从内到外,从上到下,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他无时无刻都想着。

  以前不能体会沈少的感觉,现在苏辰终于知道爱上一个人是怎样一种感受,真的会变疯狂。

  中断电话后,车厢内又变得安静,春莹缓缓闭上眼睛,把头歪到了车窗那边,呼吸越来越急促不安。

  “不舒服吗?”苏辰问。

  “嗯。”春莹低声应了一句。

  “再忍忍,很快就到医院了。”苏辰踩快了油门。

  春莹没有作声,心揪着一阵一阵的痛,手缓缓摸上自己手腕的手链,是苏辰送他的礼物,苏辰也天天带着她送的手表。

  后背受伤的时候,他在她身边一直照顾自己,还经常来看她,在巴厘岛的时候天天带着她到处去玩,去游泳,去潜水,去好多浪漫的地方拍照。

  她以外他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可是现在他有女朋友了,根本就已经不可能喜欢她了。

  呜呜呜……不喜欢她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干嘛要在她生病的时候带她去看医生?

  好想哭……春莹觉得头更加痛,心痛,身体痛。全身都痛,好像要死那么难受。

  “春莹……君君的忙,我要不要帮?”苏辰良久后才问出一句。

  春莹猛得一僵,睁开眼歪头看向他,整个人呆了。

  他……他是问她意见吗?什么意思?

  苏辰看着车前面,精致俊逸的脸上闪过淡淡的绯红,很快被掩饰起来,镇定自若地继续问,“你如果不同意,我就拒绝她。”

  “你……你为什么问我?”春莹慌得连话都说不好。

  苏辰不敢看春莹,扬起淡淡的微笑,凝视着道路,“既然你刚刚已经吻我了,那我们就确定一下关系吧!”

  “确定什么关系?”春莹僵住傻眼了,她刚刚那是意外,不是故意要吻他的。

  “恋人关系。”苏辰说出这四个字,脸上的微笑变得灿烂,幸福,甚至带着丝丝羞涩。

  “恋恋恋……恋人?”春莹目瞪口呆。

  “你都主动吻我了,那就应该是恋人了吧!”苏辰洋溢着幸福的笑意,依然看着车前面,不敢看春莹。

  “我没有吻你。那是意外,意外……”春莹不知所措的解释,她不是主动吻他的,意外的碰到而已,可能苏辰会以为她主动献吻了。

  苏辰脸色一沉,将车开进医院停车场,熄火停下来后,歪头看着春莹,脸上的笑意没有了,换上的是严肃的表情,“意外?意外也要负责,这是我的初吻,我可没有打算让我女朋友以外的女人吻我。”

  初……吻……?

  春莹懵了,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脸红耳赤,因为一不小心吻了他,结果就要负责?要成为他的女朋友?天啊,还能再狗血一点吗?不过心里好像没有那么伤心了,甚至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苏辰下了车,来到副驾驶,开了车门,然后弯腰进去想要抱春莹出来,春莹反应过来,立刻双手推着他的胸膛,“我自己走就行了。”

  “我抱你。”苏辰二话不说,也不由得她推辞,直接把她横抱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春莹挣扎不开苏辰的怀抱,羞涩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闻着男人身上阳刚的气息,淡雅的清香让她心跳上到了200以上。

  不知道是不是病得太严重还是在男人的怀抱里太过惊慌,整个身子都绷紧得难受,手都颤抖了。

  -

  月镜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两个字:备孕。

  上班时间就在电脑前面偷偷看着备孕帖子。

  原来备孕要补充叶酸,原来怀孩子还能有生男孩生女孩的秘方,原来备孕要注意这么多事项……

  月镜看得入了神,越看越觉得神奇,越是觉得有很多自己不懂的事情,还有的就是什么排卵期?

  一个?天呀,只有一个卵子吗?存活时间只有三天左右?那如果刚好那三天时间沈皓寒没有碰她呢?那不就怀不上了?

  不过想想,月镜倒是低头笑了?好像还没有试过三天不碰她的情况,那个男人精力充沛得很,能让她好好休息一天已经不错了,还三天,估计那是做梦,要不然就是月事来了。

  月镜还在刷着网页,突然弹出了一个新闻推广,她好奇的点进去,看看最新的娱乐版,再看看民生社会,最后点进了财经类。

  突然一则新闻让她懵了。上面是她爸爸月洪钟的照片,西装革履,神采飞扬。旁边的标题是:艺德斯分公司新任总经理(月洪钟)上任,对企业做了新规划。

  月镜顿时傻眼了,以为自己看错,立刻点击进去,细细看了一遍。

  她爸爸在沈皓寒这里拿不到好处,竟然跑到沈皓寒的堂哥哪里弄了一个分公司总经理来做?天呀!她爸有几斤几两她还不清楚吗?有什么可能做一家分公司的总经理?

  疯了,真疯了。月镜立刻拿起,拨通月洪钟的电话,通话后月镜立刻生气的大喊。

  “爸……你是疯了吗?打主意打到我老公他堂哥那里去了?”

  电话那天是罗娜娜的声音,“哎呦,月镜啊,这么久没有给你爸爸电话,一来电话就这火爆脾气,真的好吗?”

  “罗娜娜?”月镜气恼不已,“我爸呢,就他听电话。”

  “你爸爸正在开会呢,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我现在是你爸爸的秘书。”

  还秘书?月镜轻蔑地冷笑,“罗娜娜,好样的啊,在ky混不到钱,跑到艺德斯去圈钱了?我警告你,你要是教唆我爸做出什么错事,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月镜,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没有这么大能耐教唆你爸。”

  “少废话,不想跟你这种女人说话,叫我爸听电话。”

  罗娜娜被激怒了,“别以为嫁给沈皓寒就了不起,你拽什么拽,我就不让他听你电话又怎样?”

  “你……”

  罗娜娜立刻中断。

  该死的,月镜将拍到桌面上,她就知道那个女人不会心甘情愿跟着他爸爸安分守己过日子的。但为什么沈皓寒的大哥会给一个分公司她爸爸打理?

  月镜扯上背包,拿起冲出办公室。

  艺德斯分公司,月镜直达公司楼下,在接待台前面咨询,原来她爸爸真的成了总经理,还上任有一段时间了。

  月镜气恼地再拨通她爸爸的电话,正在这个时候,电梯涌出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其中一个就是她爸爸。

  月镜愣愣地放下看着那群人走出来,站在最前面的是沈培艺,高贵尊上,威风凛凛,在一些经理的拥簇之下走出来,她爸爸毕恭毕敬跟在他后面。

  经过月镜身边的时候,沈培艺缓缓停下脚步,目光看向她,扬起丝丝微笑,突然改变方向,向她走来。

  “小镜?”月洪钟显得特别惊讶,不由得呼喊出声音来。

  月镜双手攥拳,瞪着月洪钟,此刻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爸爸能在大企业上班当然是好事,但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她爸爸就那昏庸的本事,怎么可能管理这么大一家分公司?

  一定是靠关系上位的,沈培艺是猪吗?这样也让他爸爸成为总经理。

  “月镜,你是来找你爸爸的?”沈培艺微笑着问。

  月镜扬起淡淡的微笑。恭敬的跟他行礼,“大哥,你好。我是来看看我爸爸的,他在这里上班都没告诉我,他……”

  “伯父挺能干的,是个人才。”沈培艺很客气的赞扬。

  人才?眼睛出毛病了吧?她爸是人才就不会把她那十来人小公司给经营得惨败收场了。

  “我爸都快要退休的年龄了,大哥你怎么还让他到公司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

  月洪钟这会不爽了,轻声怒斥,“小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来拆爸爸的台吗?”

  月镜生气的瞪了一眼月洪钟,毫不留情面,“爸,我没有跟你说话,怎么想的你自己心知肚明。”

  沈培艺笑意越发浓烈,这个时候,白秦海从外面进来,跑到沈培艺面前,恭敬的说,“沈总,车已经准备好。”

  月镜歪头看了一眼白秦海,白秦海这时候也注意到月镜在这里,显得有些惊讶,四目相对,白秦海更多的是胆怯,月镜倒是很不屑见到他。

  沈培艺微笑着问,“月镜,不知道有没有空,一起去吃个饭吧。”

  “我是来找我爸爸的。”月镜礼貌的说。

  “那就更加应该去吃这顿饭了,因为月经理也要跟我去一个饭局。”

  “这不是很方便吧,如果你们有事,那我下次再来找我爸。”月镜说着,对沈培艺微笑着点头,“大哥,我先走了。”

  月镜刚刚走几步,沈培艺沉下脸,对着月洪钟低声说,“把你女儿留下来。”

  月洪钟听到他冷冷的声音,立刻冲上前,拉住月镜的手臂,“小镜,一起去吧,是私人饭局,都是自己人没事的,刚好爸爸也有话要跟你谈谈。”

  月镜刚想说话,沈培艺立刻上前,笑容可掬,“都是自己人,不用拘束客气,难道大哥请你吃个饭都不赏脸?”

  说到这个份上,一个是爸爸,一个是老公的堂哥,她还有拒绝的余地吗?月镜只好挤着勉强的笑意答应了。

  去的路上,因为跟沈培艺一辆车,她不好意思给沈皓寒打电话,就发了一条信息:老公,我去看我爸爸,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去到一家五星级大酒店,月镜跟着沈培艺来到一间奢华的包间,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优雅纯美的女人,月镜是认识她的,也很惊讶能在这里见到她。

  她就是沈皓寒青梅竹马的那个朋友顾千柔。

  顾千柔见到月镜也显得很惊讶,顿了几秒后对着月镜微微一笑,“你好。”

  “你好。”月镜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刚刚明明跟着很多人出公司的,结果上车的只有她和沈培艺,沈培艺说她爸爸坐后面的车。来到酒店后,就只剩她和沈培艺了。

  进到包间更加让她错愕,明明就算沈培艺和顾千柔的饭局,现在又多了她这么一个尴尬的身份,真的是进退两难。

  沈培艺帮月镜拉了一张椅子很绅士地请她,“坐这里吧。”

  “我爸呢?”月镜尴尬的问道。

  “他等会就到,我们先坐坐吧!”

  月镜只好坐下来,跟顾千柔是对面而坐,沈培艺坐到了她的身边,为她倒酒,温柔询问,“月镜,你喜欢吃什么?”

  “我随便就好。”

  “那我就帮你做主了。”

  “嗯。”

  顾千柔眯着眼看着沈培艺,再看看月镜,她没有说话,缓缓拿起面前的红酒杯,轻琢着杯中的酒,目光高深莫测观察着沈培艺。

  这是沈培艺约她过来的,态度恶劣,一定要她过来,结果过来后又多了一个沈皓寒的老婆,她还在想着这是什么意思,沈培艺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沈培艺把包间的服务员招来,开口点了很多名贵的菜色,他全程把顾千柔当作透明的,不问她意见,也不看她的脸,过来后就没有打过招呼。

  点了菜后,沈培艺深情的目光凝视着月镜的脸蛋,看了好一会才开口,“月镜,你平时有什么消遣?”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消遣,就在家里上上网,看看书。”

  “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活泼的女生竟然这么喜欢宅家里,这个周末大哥带你去骑马吧。”

  “骑马?”月镜突然两眼发亮,她最想去的就是骑马,以前就一直想去学学马术,感受一下在马上奔腾的感觉,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沈培艺突然说起,她兴奋地点头,“好啊,好啊,大哥什么时候带我去?”

  “这个周六吧。”沈培艺扬起浓烈的笑意。

  “好的。”月镜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着。拿起前面的酒缓缓喝上一口,刚好仰头,对上顾千柔朦胧深沉的眼眸,她正盯着自己看。

  月镜此刻才发现沈培艺和她都把顾千柔给冷落下来了,她显得有些尴尬,对着沈培艺说,“我爸怎么还不来?”

  顾千柔嘴角上扬,淡淡的笑了,“你爸不会来的,这个约会本来就是我跟培艺哥两人的。”

  月镜有点懵,瞬时特别尴尬,站了起来,“真抱歉,那我还是先走吧,你们……”

  沈培艺立刻捉住月镜的手,把她扯着坐下来,宠溺的说:“你别听千柔说的,这个饭局不止两人,所以不要有负担。”

  “这……”也太尴尬了。

  顾千柔这时候双手抱胸,靠到椅背上,“对,不要有负担,如果是要走也应该是我,不过大家既然这么难得坐在一起,那就一起吃个饭吧!”

  月镜眯眼看着顾千柔,再看看沈培艺,总感觉哪里不对劲。顾千柔如果是沈皓寒的青梅竹马,那也应该是沈培艺从小认识的人,但沈培艺跟顾千柔之间哪种说不出口的熟悉感,隐隐透出的冷淡让人琢磨不透。

  顾千柔跟沈皓寒在一起,可以看出来两人之间还有这一种牵绊的友好感情在里面,但在沈培艺这里就荡然无存。

  上了菜,喝酒吃饭聊天。月镜感觉沈培艺比沈皓寒更加了解她自己,总是说着她感兴趣的事情,还知道她以前学柔道的老师,谈到她的柔道老师又有说不完的话题。说到了骑马和美食,都是她最喜欢的。

  顾千柔安静的自己低头吃饭,完全没有想插话,一声不吭地甘愿把自己当成电灯泡。

  沈培艺一直给月镜倒酒,说到开心的事情,两人惺惺相惜又碰杯喝酒。

  全程下来,沈培艺很会找话题,月镜都喝得醉醺醺了。

  沈培艺再倒了点酒在月镜的玻璃杯里面,“月镜,你有没有吃过一种有剧毒的鱼?”

  “是不是河豚?”

  “是的。”

  “我不敢吃,听说处理不好,会毒死人。”

  “这种鱼很美味,下次大哥带你去吃,作为资深吃货,怎么可以不冒险品尝美味呢?那鱼肉可鲜甜了。”

  “真的吗?好想吃,可是我还是不敢。”她是不是很怕死?虽然是吃货,但也没有到哪种为了吃而不惜冒险的程度。

  沈培艺举着杯子,“来,月镜,我们干杯,大哥今天很开心。”

  月镜觉得已经头晕晕了,不能再喝,摇摇手,“不喝了大哥,我也很开心,大哥是个很有趣的人,不像我老公,很闷的,都不喜欢说话。”

  沈培艺珉唇笑着,拿起红酒自己珉着酒,顾千柔听到月镜的话,终于有了点反应,抬头看向月镜,冷冷问道,“既然这么不满意你老公,干嘛还跟他结婚?”

  月镜被顾千柔的话刺到,顿时清醒几分,对呀!干嘛还结婚?那是因为结婚之前不是因为爱情结合的,她现在是因为爱沈皓寒才接受他的一切,而不是接受他的一切才爱他。

  爱一个人,他不是百分百完美,但也深爱着。

  不爱一个人,就算他百分百完美,也吸引不了自己。

  “我没有不满意。”她只是说沈皓寒比他大哥闷一点而已,顾千柔反应这么强烈,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她情敌是不是还有一个顾千柔?

  “皓寒哥不是一个闷的男人,他只是内敛,安静,不爱说话而已,总比那些满腹心机,喜欢算计的人要强多了。”

  沈培艺脸色顿时阴沉,冷森的目光射出的光芒直射顾千柔。他握住杯子,手不由得紧紧用力,手臂的青筋都显露出来。

  月镜觉得顾千柔这句话像是含沙射影了,不知道是不是指沈培艺,气氛顿时尴尬不已。

  月镜有些不知所措,拿起酒喝着,没有回应顾千柔的话,很显然,顾千柔比她这个作为妻子的更加维护她老公了。

  沈培艺顿了几秒,缓缓说道,“千柔,太晚了,你是不是应该回家去,我叫司机送你。”

  被下逐客令,顾千柔拎起自己的包包,站起来瞥一眼月镜,冷冷道,“你要不要一起走?”

  月镜点头,缓缓站起来,“嗯,好,我也应该回去了。”

  沈培艺突然捉住月镜的手腕,把她扯了下来,微笑着说,“月镜喝醉了,我亲自送她回家就可以,你不需要担心她。”

  顾千柔盯着月镜看了几秒,片刻后直接走出包间,月镜想站起来跟顾千柔走,但是头晕晕的,被灌了太多酒所以身体有些无力。

  “大哥,我都吃完饭了,我爸也没有来,我还是回去家了。”

  “好,我送你吧,你先等等,让我买单了再载你回家。”

  月镜单手托着脑袋,闭上眼坐在位置上等着。

  顾千柔走出大酒店后,站在门口看着前面的司机已经为她打开车门,她顿在车前,手紧紧攥着手提包,脸色愈发的沉,凝聚起一股淡淡的担忧。

  想了片刻,她拿出,拨通了沈皓寒的。

  刚刚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等月镜回家的沈皓寒,看到来电显示有些懵了,是顾千柔的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他才接通。声音淡淡的,“喂!”

  “皓寒哥,你来一下x大酒店202包间这边接一下你老婆吧!”

  “小镜在x大酒店?”沈皓寒立刻站起来,拿起车钥匙紧张地冲出家门,不是发信息给他说去找她爸爸不回家吃晚饭吗?他刚想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这边顾千柔立刻来电话了。

  “嗯,你老婆跟我和培艺哥在一起吃晚饭,现在我被赶出来了,培艺哥不让我带着她,不知道什么用意,你自己看着办吧。”

  沈皓寒十万火急,上车后立刻启动车子,“千柔,回去看着小镜,她对大哥没有防备心。”

  顾千柔淡淡的笑了,不紧不慢的说,“的确没有任何防备心,还答应跟培艺哥周末去马场骑马,皓寒哥,这就是你深爱了六年的女人?真让我失望。我顾千柔哪一点比不上她了?单纯得像个傻瓜一样。”

  “千柔,不要这样说小镜,是我不想她知道太多事情,单纯一点不是更开心吗?”

  “在你眼里,她什么都好,那你让她继续单纯吧,迟早有一天让培艺哥把她给毁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沈皓寒生气的冷冷道,“大哥不是哪种人。”

  “不是哪种人你会这么着急吗?是不是飞车过来了?皓寒哥,你以为我跳楼全部是因为你吗?我不嫁给你,可以不死,但要我嫁给培艺哥,我宁愿去死。”

  沈皓寒心急如焚,“千柔,不要说这么多,进去看着小镜,快。”

  “对不起,皓寒哥,我只能做到这里,我已经被赶出来,进去是不可能的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想他也不敢明目张胆欺负你老婆的。”

  沈皓寒沉?不语。

  “对了,你老婆喝了很多酒,从培艺哥跟她的聊天当中知道,培艺哥对你老婆很有兴趣,还做了大量的调查。”

  沈皓寒继续沉?,顾千柔已经可以想象到他此刻那张俊脸阴冷严峻到什么程度了。

  她不由得低头浅浅一笑,“皓寒哥,我现在有想看戏的心态,很好奇你老婆被培艺哥盯上后的下场。”

  “千柔,回家吧,路上小心。”沈皓寒突然冷冷说了一句,然后中断通话。

  顾千柔看着屏幕,心沉甸甸的,深呼吸一口气,走到车后面,上了车,歪头看进酒店内,她都站了这么久还没有见到沈培艺和月镜出来,估计是不会出来了。

  “开车吧。”顾千柔对着司机说,靠到椅背上,脸色沉了下来。

  轿车刚刚开走没多久,沈皓寒的跑车飞驰而来。秒速刹车,敏捷的动作快速跳下车,一边拨号一边冲进酒店。

  月镜的一直在响,却没有人接听。他冲进了顾千柔给他说的那个包间,服务员已经在收拾收东西。

  沈皓寒转身走出包间,继续拨打月镜的,响了很久,电话接听了。

  “喂!”

  沈皓寒听到这个声音,全身绑紧,脸色铁青,这声音是沈培艺,因为沈培艺此刻接听月镜的,愤怒的气焰熊熊燃烧着他,全身血液沸腾,“大哥,小镜呢?”

  沈培艺声音温柔,带着丝丝笑意,“是皓寒啊,月镜喝醉了,刚好又在门口吐到我全身都是,所以在酒店开了房,你上来1002吧。”

  沈皓寒立刻按了电梯。中断通话,火急火燎赶往1002。

  按了门铃,沈培艺开的门,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赤裸着上半身,脸上含着淡淡的笑意,眉目间都是慈祥的气场,淡定从容,“皓寒,你来啦?”

  “小镜呢?”沈皓寒紧忙推开门,从他旁边走过,冲进去后,四处扫视着房间,宽敞的房间内没有小镜的身影,大床也整洁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沈培艺的衣服搭在了沙发上。

  “呕……”

  一阵呕吐声从卫生间传出来,沈皓寒立刻转身,冲进卫生间,看到月镜衣服整洁,还算清醒蹲在厕所里吐着,那一刻他整个心都松下来。

  “小镜。”沈皓寒冲到她身边,蹲下扶着她的肩膀,“你没事吧?”

  “呕……”一阵又一阵的呕吐,这酒到底有多烈?她都吐到胃疼了,朦胧中听到沈皓寒的声音,她缓过气后,站起来抬头看了一眼沈皓寒,心里咯噔的跳一下,她老公的脸好阴沉,好恐怖。

  月镜知道他很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她走到洗脸盘开了水龙头,捧起水漱口,然后洗了把脸,缓过气后抬头看着前面的镜子。

  镜子倒影出沈皓寒阴下来的俊脸,刚毅的轮廓线条十分僵硬,目光深沉锐利,感觉想要把她捉起来狠狠打屁股的哪种气势,既恼怒又担心。

  月镜怯怯的转身,靠到洗手台上,身子有些飘,怯懦地看着他,“老公……你怎么来了?”

  沈皓寒此刻没有办法笑得出来,即使她很温柔的叫他老公,而不是他的全名。他也无法咽下心中那道火气,发信息骗他说找她爸爸不回家吃饭,结果跟他大哥吃晚饭,还吃上酒店开房了?

  沈皓寒沉?了几秒,突然弯腰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月镜吓人一跳,尖叫一声,“啊!”双手紧紧圈住他的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沈皓寒已经抱住她走出卫生间,来到沙发上,伸手拿起她的手提包。

  沈培艺坐在床上,叠着腿,手中拿着一杯红酒,悠哉悠哉的品尝着。

  沈皓寒背对着沈培艺冷冷道,“大哥,我们先回去。”

  “嗯,回去吧,开车小心点。”沈培艺温和的声音叮嘱,慢条斯理地站起来,送着沈皓寒他们出去,沈皓寒刚刚走出门口,沈培艺立刻说,“月镜,记得我们的周六之约。”

  月镜回头,看了沈培艺一眼,“哦!”

  周六之约?就是顾千柔开始说的那个去马场骑马?沈皓寒心里像被吸水棉花塞满,难受得喘不来气,加快了脚步,离开酒店。

  下到酒店大门,月镜被抛上车,没有错,是抛上去的,已经够晕了,结果还被这样一抛,更晕了。月镜躺在后面驾驶位,闭上眼睛想睡觉。

  沈皓寒真生气了,他竟然把她抛到后面座位,不让她坐副驾驶,开车后一路上沉?着不说话,回到家里她都不多睡着了,沈皓寒又粗鲁的把她抱起来,上了楼,进到房间后直接抛在床上。

  又是一抛。月镜在床上弹了弹,身体像散架那般滚了两圈,头晕得厉害,缓缓爬起床,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捉住沈皓寒的手摇着,跪在床沿边上,仰头看着他,迷离的眼眸上含着无辜的光芒。

  “老公,我错了。”粉嘟嘟的唇,因为喝过酒而通红的脸蛋,配上朦胧迷人的眼眸,简直就是一个准备受虐的小可怜。

  沈皓寒看着她可爱又可怜的脸,此刻呆萌的表情,他根本没有办法对她生气,心里的怒气只能自己忍着,憋着,内伤也不舍得吼她一句。

  “错哪里了?”沈皓寒站在床沿边上,不为所动,一想起顾千柔说的话,他都觉得后怕,他没有让月镜知道沈培艺对他有仇恨的事情。真等到她的单纯被沈培艺毁了的时候,自己才来后悔吗?

  月镜双手轻轻摇晃着沈皓寒的大手,手指温柔的拨弄他的掌心,祈求原谅,她知道沈皓寒为什么生气,换做是自己也会生气,“我错了,以后不会喝醉酒了,也不会跟别的男人开房,开房是因为我把大哥的衣服吐脏了。”

  “还有呢?”

  “还有吗?”月镜低头想想,感觉没有了,小脑袋晕晕的,突然想起了一点重要的事情来,猛的抬头,“还要就是你肯定误会了,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找我爸爸了,可是……可是我爸没有去吃饭,我跟大哥不是单独吃饭的,你不信打电话给顾千柔,她也在,她可以证明我们是清白的。”

  沈皓寒面无表情。看着月镜装可怜求原谅的表情,心里的火慢慢被压下来,不忍住心生气了。

  月镜见他还是没有反应,脸还是这么臭,她连忙再跪着靠向他,伸手抱住他的腰,紧紧贴着他的下半身,撒娇又可怜的嗓音说道,“老公,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没有骗你,老公……”

  “周末不准跟我哥出去。”沈皓寒此刻心都融化了,哪里还有力气跟她生气,这个小妖精有融化冰山的能力,撒娇起来无人能敌。

  月镜点头,双手又用紧力气,抱住沈皓寒的腰,撒娇的声音嗲嗲的:“嗯,我不出去,我在家里陪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你生气的时候我好害怕。”

  沈皓寒伸手轻轻推着月镜的肩膀,月镜用力抱紧,怎么推也推不开,“小镜,放手。”

  “不要,你还在生气,我不要放手。”

  “难道你今天这样做,我不应该生气吗?骗我跟别的男人吃饭,喝酒开房,顺带还约好了下次的约会地点。”

  “我真的知道错了,不是我想这样的,都是我爸这个害人精。”月镜嘟着嘴,有种想哭的冲动,“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老公……”

  “小镜……”

  “老公……原谅我嘛……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先放手,你抱太紧了。”某处都被你抱得起反应了,哎!真拿她没有办法,这样老公老公的叫得这么甜,他还能生气吗?

  月镜仰头,看着他深邃俊逸的眼眸。“那你还生气吗?”

  “不生气了。”

  他的话刚说完,月镜立刻松开他的身体,往后一坐,倒下身正躺着,双手展开,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好怕被狠狠教训一顿,沈皓寒可是个严厉的老公,被打屁股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更可怕的是可能会在床上被揉虐一番,呜呜……

  沈皓寒看到月镜此刻就像劫后余生的状态,忍不住想笑了,自己生气真的有这么恐怖吗?这个小妖精都差点使浑身解数了。

  小镜是不是蜜糖?甜腻歪了沈少的心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1章 为什么不表白?-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