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94章 今生挚爱,生一起生,死一起死-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5章 小镜很喜欢小孩子-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傍晚。

  月镜从医院回来,在医院里做了整系列的检查,身体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医生也说她是能怀孕的,可能是压力太大,要她放松心情,说不定就怀上了。

  刚刚走到大铁门附近,突然闪出一个男人,月镜吓得一跳,往后退一步,眯眼看着前面的男人。

  白秦海?

  “你来这里干什么?”月镜蹙眉瞪着他,白秦海身上穿着休闲便装,带着鸭舌帽,目光冰冷,脸色阴沉,像是在她家门口这里等候了多时。

  “月镜,我们谈谈。”白秦海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该说的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月镜绕过他准备离开。

  白秦海一把捉住她的手臂“就一会,我们谈谈好不好。”

  “不好。”月镜用力甩开他的手,回头瞪着他,“白秦海,你不要纠缠我了好不好,我跟你说我很爱我老公,不会离婚跟你在一起的,你死心吧。”

  白秦海疯了似的上前拖住月镜的手腕,“跟我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月镜被他扯住走向停在路边的车,眼看的要上车了,月镜生气得拽着他的手腕,因为男人力道太大,有防备她的过肩摔,她扯不动这个男人,只好伸脚狠狠踢到他膝盖上。

  白秦海吃痛了一下,抱住腿弯腰,痛得脸色都变青,但手还没有放开月镜的手腕。

  “放手,放手……”月镜甩着他的手。

  “月镜,你今天必须跟我走。”白秦海紧张地扯住月镜的手腕,直起身继续开车门。

  刚刚打开车门,白秦海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突然一道身影闪过,速度极快,刹那间月镜被抱住转了过身,同一时间白秦海被一脚踢趴在车门上。

  月镜也被这个速度和力量吓人一跳,抬眸那一刻看到了沈皓寒俊逸帅气的脸,凛冽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

  白秦海腰上那一脚,简直痛的要命,他哀嚎一声,手扶到自己的腰上,缓缓抬头看向沈皓寒。

  “滚!”

  沈皓寒不想自己把这个一而再再而三纠缠月镜的男人杀了。

  “沈皓寒,你有种让月镜自己做决定,用钱诱惑她,用婚姻捆绑她,你算什么男人。”白秦海紧攥着拳头怒吼。

  月镜甩开沈皓寒的手,生气的走到白秦海面前,怒吼:“白秦海,我跟你说多少遍你才相信?不要纠缠好不好?我爱我老公不是因为钱。”

  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为了钱?她就要被逼疯了。

  “月镜,你听我说。”白秦海紧张得双手紧紧握住月镜的手臂,“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

  白秦海握住月镜肩膀上的手立刻被沈皓寒捉住,狠狠的一拽,咔嚓一声骨头都裂开了。

  “啊!”一声尖叫划破长空,白秦海抱住手踉跄地后退靠到车上。

  月镜往后退了一步。完全没有同情他的意思,“白秦海,不要脸的男人见多了,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都跟你说了我不喜欢你,不要烦我,不要……”

  沈皓寒走过来,搂住她的肩膀转身,“不要跟他废话。”

  说完,就带着月镜转身走向家门,月镜抬头看了一眼沈皓寒,他脸色阴沉,面无表情,俊逸的轮廓僵硬绑紧,他很生气,所有才这样。

  都是白秦海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又惹她老公不开心了,月镜回头瞄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突然一凛,白秦海不知道何时,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无声无息地咬牙切齿走来。目光如魔鬼般阴森,月镜看到他的那一刻,他已经来到沈皓寒的后面。

  “啊!不要。”月镜千钧一发的之时,快速转身来到沈皓寒后面,双手紧紧握住白秦海双手手腕。

  可是愤怒得已经没有人性的白秦海,这一刀还是狠狠的插进了月镜的肚子,“嗯……”闷痛一声后,白秦海傻了,颤抖着手一动不动,看向月镜肚子下面血淋淋的衣服。

  沈皓寒转身刹那,月镜已经为他挡刀,那鲜红色的血让他顿时疯了。在白秦海脸色煞白放开手的那一刻,沈皓寒用尽全身力气,杀气腾腾一脚踢上白秦海的肚子。

  “啊……”沈皓寒疯了,一声怒吼,一脚把白秦海踢飞到几米远,力道和速度都是致命的狠,白秦海倒地吐血,晕在地上。

  好痛……月镜紧紧捉住肚子中的刀柄,感觉自己要痛死了。

  血如泉涌,拼命的往外流。滴在地上,她无力的后退一步,沈皓寒把白秦海踢开后,立刻抱住月镜的身子。

  他慌得全身发抖,目光通红湿润,连声音都颤抖了,“小镜,小镜,不要怕,不……不会有事的……我们去医院。”

  他立刻横抱起月镜,像疯的一样冲向不远处的家门,对着里面看门的保安怒吼,“车,把车开来,快。”

  保安被突然的怒吼,吓得双腿发软,看清沈皓寒怀抱里血淋淋的女人,保安脸色煞白,冲进家里,用最快的速度把车开出来。

  快速上车,车子飞扬在路上。沈皓寒抱住月镜,紧紧捂住她身上的伤口,血流太多了,染红了他的衣服,月镜全身是血,还在不断溢出血来。

  痛得月镜已经没有知觉,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意识开始不清晰,靠到沈皓寒的怀抱,也开始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她知道自己这次可能真的要跟这个男人永别,有些话她不想到死了也没有机会说。

  “老……公。”月镜喊出来的声音很小,很无力,但抱紧她的沈皓寒是听到的。

  他脸上凝聚着一股化不开的阴霾,“不要说话,很快就到医院了。不要害怕。”

  “老公……如果我……不行了,你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好好……”

  “闭嘴,不准说话。”没有半点温度,沈皓寒命令式的低吼,生气对着司机咆哮怒吼,“开快点,快点……”

  一句咆哮让司机慌了,不要命的飞驰在马路上。

  意识越来越模糊,月镜知道自己失血过多,刀子致命的插在她的腰腹上,她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老……公,你听我说……我死了后,不要伤心,你要好好活着,你还有千柔,她,她很爱你,被爱真的……很幸福……你一定要幸福。”

  “闭嘴。”沈皓寒低头看着月镜,眼眶通红,滚着泪水,“你不准死,你敢死,我就直接杀了姓白的那个混蛋,然后去陪你。”

  “傻瓜……我不值得你……”

  “值不值得不由得你来说,你给我忍着,我的小镜不是很坚强的吗?这点伤算什么,挺挺就过去了,会好起来的。”

  “老公……我好痛,好冷……”月镜的声音越来越弱,缓缓闭上眼睛,快没有知觉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脸上被滚烫的泪珠滴到,一滴,两滴,三滴……

  烫伤着她冰冷的肌肤,心好痛,她也不想死,她不舍得沈皓寒,不舍得他伤心难过。

  “老公……答应我……好好……活……着,找个爱……爱你……”

  最后一句话也没有办法说完,月镜捂住伤口的手无力一滑,闭上了眼睛。

  沈皓寒颤抖着手用力抱紧她,看着她失去知觉,那一刻感觉到彻底失去这个女人了。

  他疯了似的抱住月镜紧紧揉在怀里,将脸贴到她冰冷苍白的脸蛋,泪水滑落在他的脸颊上,他目光呆滞。

  “开快点。”又是一句怒吼,整个车厢都震裂般,荡漾着他浓浓的杀气。

  他贴着她的脸蛋,她的唇,感觉不到她的呼吸,没有温度的身子越来越冰凉。

  他的小镜不会死的,他绝对不允许。

  “小镜,睁开眼看看我,不是说爱我吗?我相信你,我相信……”他哽咽的低声喃喃,“你敢死,就算是地狱我也追着你去,我沈皓寒说到做到,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医院的长廊,火急火燎的急救床飞奔直冲急救室,医生一边跑一边检查抢救月镜,争分夺秒。

  “心脏骤停了,流血过多,进入休克状态,快……快……”一位医生已经跪在病床上,催促大家推快一点。

  嘭!

  急救室的门被关上了。

  沈皓寒无力的退到墙壁上,靠着墙壁往下蹲,心力交瘁低下头双手压在膝盖上。

  闭上眼睛,心脏颤抖痛得撕心裂肺,恐惧充斥着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害怕失去一个人,多希望躺在里面的人是他。

  傻瓜,怕痛为什么还要挡刀,让他被刺就好了。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他的小镜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司机停车后立刻跑进来,看到沈皓寒蹲在墙壁上已经崩溃,他不知所措,夫人还在抢救,司机立刻打电话给苏特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辰气喘吁吁赶到医院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看着急救室的灯,看着角落上血迹斑斑的沈皓寒。

  “沈少……月镜她……她怎么了?”苏辰心急如焚,单膝跪地蹲在沈皓寒身边。

  沈皓寒维持着低头的姿势一动不动,像世界所有的东西都跟他无关。他听不见,感受不到,他的心已经跟他的女人一同去了。

  生一起生,死一起死,没有什么人能分开他们,他沈皓寒绝对不允许。

  苏辰无奈地站起来,看着沈皓寒,他了解这个男人,此刻除非月镜平安出来,否则他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苏辰坐立不安在手术室门口徘徊,时间过得很漫长,司机给他电话的时候说月镜被刀刺到腰腹。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

  月镜,你千万不要有事,你不是一个人的命,你死了,这个男人不死也会废,你忍心吗?快醒来,求求你千万别有事。

  苏辰只差没有求神拜佛祈祷她平安无事。

  这个时候,又一批护士医生冲来,苏辰见到外面冲来的医生,立刻捉住一个医生,“她怎么样?伤者怎么样了。”

  “别挡路,现在情况危机,里面人手不够,走开。”医生边推着苏辰,边走向里面,苏辰立刻闪到一边。

  苏辰深呼吸着气,惶恐不安,看着到沈皓寒淡定冷静继续坐在角落里头,没有声音,没有反应。

  这个男人动情后有多可怕他是见识到了,在部队的时候,跟着他几年的警犬在一次任务中不幸过世,那时候的沈皓寒就是这样坐在它的坟前,守了那条警犬三天三夜。

  如果不是被上级命令,他不知道要守着它多久,后来一有时间他就去那警犬坟前坐着,一坐就是一天。

  再后来他也没有带警犬了,就算上司分配给他的,他也不带养。

  相比现在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的是他今生挚爱,苏辰不敢想象后果,只求上苍怜悯,不要让这个男人这么悲惨。

  月镜,不要出事。

  一个小时过去,医生推开门出来,扯下口罩,苏辰立刻冲过去,紧紧握住医生的手,“伤者是不是没事了?是不是?”

  “对不起……”医生突然一句对不起,苏辰脸色都苍白了,坐在角落墙壁上的男人身体微微一颤。

  “我们已经尽力了,伤者失血过多,进入休克状态,心脏复苏抢救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蹲在角落里头的男人,如疯狂的猛兽,冲起来直奔急救室,猝不及防,医生都被撞到墙壁上狠狠摔了一跤,苏辰见到沈皓寒疯了,立刻追进去。

  “沈少……你冷静一点……”

  沈皓寒冲进急救室的时候,护士正在为月镜盖上白布,那一刻,他泪如泉涌,视线模糊了,心痛得没有知觉,心已经跟着他的女人一起死去。

  “这位先生,你先出去。”护士上前拉沈皓寒,沈皓寒伸手狠狠一甩,护士嘭的一下甩到另一位护士身上。

  沈皓寒冲上前,把月镜身边的护士全部推开,掀开白布,他的女人脸色雪白,精致迷人的脸蛋还是那么美丽,“小镜,起来,没有我允许,你不准死,听到没有?”

  沈皓寒怒吼,滴着泪水双手压到她的心脏上,用力做着心脏复苏,“不准死,听到没有?”

  “这位家属,她已经死了,你不要这样。”护士上前阻止,却怎么也拉不开沈皓寒。

  苏辰冲进来,见到沈皓寒泪水汗水一直往月镜身上滴,用尽了生命的力量在挣扎,在挽回他心爱的女人,可床上的女子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也不会知道这个男人在这里撕心裂肺地抢救她,挽留她。

  医生被沈皓寒疯狂的举动吓到,也想上前阻止,苏辰立刻拉住医生,眼里滚泪,缓缓说,“不要阻止他,那是他老婆,你们救不活她就不要阻止他,要不然他会杀了你们。”

  医生怯懦地后退了一步。

  心脏复苏压了很久,久到男人的泪都打湿了女人的身子,护士感动得看不下去,走到月镜身边,重新帮她装上心电图和脉动仪器。

  可机器上依然没有心跳。

  “这位家属,你妻子真的不行了。”

  沈皓寒根本不会听任何人的声音。一刻都不敢停下来,就算筋疲力尽,就算累死在月镜身边,他也一样不会放弃,“小镜,你要是死了,我沈皓寒陪你,我陪你一起死。”

  “这位家属不要太偏激了……”医生听到话后想上前劝说,这时候护士惊叫一声,“天啊……”

  大家吓人一跳,看向心电图,所以医生和护士都惊讶地立刻兴奋起来,有脉搏了,心跳开始恢复。

  医生冲到沈皓寒面前,扯着他的手,“可以了,可以了,让我们来,快……”

  沈皓寒不相信任何人,一刻也不松手,就算月镜有了心跳脉搏,他一刻都不敢放手,咬着牙,“小镜,不准离开我,就算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天堂也好,地狱也罢,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医生都急了,几名医生上前拖开他,苏辰也怕有问题,既然医生说月镜有心跳了,就会抢救,他也上前拖开沈皓寒。

  “小镜……你听到了吗?”沈皓寒被一群人拖着往外走,还拼命地大喊。

  沈皓寒最后还是被拖出急救室外面。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子,紧闭的眼角突然滑出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慢慢流在耳朵边上。

  甩出急救室外面,沈皓寒背靠在墙壁上,仰头闭上眼眶,等着,等着他的小镜出来。

  这一辈在月镜面前流了最多眼泪,这辈子因为这个女人,他尝到了最痛的滋味,这辈子,她就想这样离开他?没门……

  -

  春莹去了一趟月镜的家,接过桂嫂交给她的大袋衣服和日常用品,微笑着对桂嫂说谢谢。

  “夫人现在怎么样了?”桂嫂紧张的问。

  春莹安慰着说,“不要担心了,我去看她的时候,医生说度过危险期了,不会有事的,她很快就会回家。”

  “谢天谢地,没事就好,要是夫人出事了,先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真的太谢天谢地。”

  春莹珉唇浅笑,转身走出大门,司机见状,立刻上前去接春莹手中的袋子,然后送上车。

  医院内。

  沈皓寒换过衣服后,坐在床沿边上,面无表情一直看着月镜,月镜手上打着点滴,还有血浆,因为失血过多,她精致的脸蛋显得很苍白,她身上还装着心电图的监控器,嘀嘀的声音有规律的在房间响起。

  春莹和苏辰就站在边上看着他们,很不放心,所以不敢离开。

  “沈少,休息一下吧,你已经这样坐了很久,月镜只是睡着而已,你也睡一会,我们来看着她。”

  “不需要。”沈皓寒淡淡的嗓音回了他一句。

  “晚上我留下来陪月镜吧。”春莹也插话了。

  “不用。”

  苏辰蹙眉,“那你总得吃点东西吧。桂嫂做了你最爱吃的东西带过来,你不吃就凉了。”

  沈皓寒依然不为所动,沉?了片刻说,“辰,把白秦海揪出来。”

  “这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怕死,前两小时收到警方的消息,说他自首了。估计现在你想揪都揪不出来,他在看守所里面呆着。”

  看守所?就算天涯海角,他都要让他也尝尝死亡的滋味。

  春莹诧异,“学长他这么喜欢小镜。怎么会伤害她?”

  苏辰看向沈皓寒,逼近疯狂般痛苦,白秦海应该是想伤害沈少吧。

  “你们回去吧!”沈皓寒冰冷的声音说道。

  “就让我们在这里陪陪小镜吧,我也通知小镜的爸爸了,估计会过来看小镜的。”

  苏辰歪头看向春莹,“什么时间通知的?”

  春莹拿出看看屏幕,“都一个多小时了。”

  苏辰讽刺:“坐飞机都能到了,女儿都差点见阎王,这个做爸爸的还真放心。”

  “可能是认为月镜没有危险了,所以不急吧。”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和月洪钟的催促声,“走快点,出门也磨磨蹭蹭的。”

  “人家现在怀孩子嘛,当然走不快。”罗娜娜的声音传来,苏辰和春莹歪头看向门口,这时候发现月洪钟扶着罗娜娜走进来,罗娜娜倒是一脸悠然自得,月洪钟脸色阴沉急迫,冲进来后立刻放开罗娜娜,来到月镜床沿。

  “小镜怎么了?”

  沈皓寒抬头看了一眼月洪钟,眯眼再看向身后的女人罗娜娜,他显得阴冷如霜,“没事了。”

  “怎么会没事?脸都白成这样了,到底是那个杀千刀的竟然敢伤我的女儿,真的是找死。”月洪钟气得双手叉腰,语气愤慨,“真的是不想活了,我月洪钟的女儿都敢动。”

  苏辰嗤之以鼻,春莹也觉得这个老男人平时不好好疼爱自己的女儿,出事了只会放狠话,说虚话。

  罗娜娜上前,瞄了一眼月镜,不痛不痒的感觉,“月镜哪有那么容易死。”

  “娜娜,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春莹很生气,攥紧拳头瞪着她,“好歹她也是你老公的女儿,你多年的闺蜜。”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她就是命大的女人,以前车祸死这么多人,她都死不了,被绑架也会安然无恙的放出来,掉海里也死不了,她命就是硬……”

  “娜娜,你狗嘴吐不出象牙,闭嘴吧。”春莹恼火的瞪着她。

  苏辰冷笑,看着罗娜娜也不想反驳她了,没有意思,说真的,如果不是沈皓寒,月镜也没有那么多幸运吧。

  “都回去吧!”沈皓寒压抑着愤怒,不想在月镜的病房发火,好声好气的让他们离开,这样只会影响小镜休息。

  “好,我们先回去。”月洪钟立刻开口,没有半点想要待下去的意思,“小镜既然没事,有女婿在这里看着我也放心,那我们回去吧。”

  连五分钟都没有待够就要走,真的是‘z国好爸爸’,没有办法再找到第二个这样的爸爸了,苏辰叹息,牵起春莹的手。“我们回去吧!”

  春莹点头,看着沈皓寒,“我们明天再来看小镜,沈总你好好保重。”

  沈皓寒没有出声,目光定格在月镜的脸蛋上,其他的事情与他无关,不想理会,也不搭理。

  苏辰带着春莹离开,罗娜娜歪头看着月洪钟,“既然都来医院了,也看过月镜,就顺便陪我去产检吧!”

  “好……好……”月洪钟紧张地扶上罗娜娜的手,伸手摸着她的腰,护着离开。

  罗娜娜边走边说,“都说了月镜死不了,你非得过来看看才安心。”

  “小镜好歹是我女儿,这看看也……”

  “我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呢,经得起这样来回折腾吗?赶得要命,我会累的嘛。”

  “好了好了,不会有下次,别生气。小心动胎气了……”

  直到月洪钟和罗娜娜离开,沈皓寒的脸色才缓缓沉下来,握住的月镜的手紧紧用力,忍怒着却发泄不出来。

  月镜之前一直觉得他的爱对她造成负担,他不明白她的心态,或许现在明白了。

  因为她没有被谁深爱过,她一直在付出,曾经付出对白秦海的爱,得到的是白秦海突然消失。付出对父母的爱,母亲忙于工作没有给到她足够的关爱,至于这个父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月镜从来没有受到过父爱。付出闺蜜的爱,得到的却是闺蜜的背叛。

  她认为付出多少,得到的就是多少。或许她认为自己付出太少,不应该让他这么深爱。

  沈皓寒伸手缓缓摸上月镜的脸蛋,深情凝视着她。

  傻瓜,爱情里面本来就没有对等,有些人就算你付出一辈子,穷极一生去爱,他也不会回报你。

  有些人,你就在爱情里等着。什么也不用做,只做一个幸福的小女人,被爱着就行。

  痛……

  好痛……

  月镜秀丽的眉头轻轻蹙起,伤口的麻醉过后,一阵一阵的痛。

  朦胧的后花园里,晨曦暖和,花园的花朵盛开,灿烂娇美。

  草地上奔跑着两个小孩子,一个扎着小辫子美丽的女孩,一个帅气男孩,两人笑声不断,追逐着对方,男人坐在草地中央,看不清朦胧的五官,但感觉英气逼人,气质非凡。

  “爸爸……”

  “爸爸……”

  两个孩子玩累了,跑到男人身上要抱抱,一人一边把男人扑倒在草地上。

  “爸爸……我是哥哥……她是妹妹”

  “不不不……爸爸……我是姐姐,他是弟弟。”

  男人开心的笑了,笑得那么的幸福开怀,月镜好想过去。她也想要这么幸福的日子。

  她拼命的跑,可是跑了很久,始终走不到男人和小孩身边。

  “老公……”

  她流着泪水喊了一声,男人听不见,她想伸手去摸,男人突然消失了。

  “宝宝……”

  她只是喊了一声而已,两个可爱的小孩也消失了。

  一片绿油油的草地,鲜花还在,太阳还在……却只剩她一个人。

  那么静谧,只有清风作伴,“老公……你在哪里……老公……不要离开……不要走……小镜在这里等着……”

  沈皓寒立刻抱住月镜的身子,“小镜,我在这里,你睁开眼看看,我在这里,不要哭,是噩梦,噩梦而已,快醒醒……”

  月镜缓缓睁开眼眸,眼眶都是泪,视线很模糊,但她看见到自己在沈皓寒怀抱里,他温暖的胸膛,他熟悉的气息,他在……

  他还在自己身边……

  微笑着闭上眼睛,泪水挤出眼角,月镜扬起嘴角轻轻地笑了。

  还好有他。

  她什么都没有,还好有沈皓寒在。

  “做噩梦了吗?不要怕……”沈皓寒离开她是身子,伸手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珠。

  “老公……”月镜沙哑的声音缓缓问道,“我伤了哪里?”她知道自己在肚子上被插了一刀,伤哪里都行,千万不要伤她子宫,她还要想给他老公生小孩的。

  “腰上,伤口很深,但没有伤到重要器官,你失血过多所以现在还很虚。”

  月镜这下放心了,含着笑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男人,心又揪着疼,他看起来精神很不好,憔悴沧桑,一定是很担心了。

  她缓缓伸出手。摸上男人刚毅俊逸的脸颊,刺手的胡渣,温热的皮肤,好帅。

  沈皓寒摸着她的手背,紧紧贴着自己的脸颊,她的手还是那么冰凉,柔柔的却很能安慰他伤痛的心。

  “老公……你没事真好……”

  傻瓜,这句话不是应该他来说才对吗?沈皓寒不由得苦笑了。

  次日。

  月镜可以吃点流质的东西,春莹一大早就送了粥过来,桂嫂也做了好多吃的让司机送来,还有一大堆水果都是苏辰买来的。

  一束百合花芬芳馥郁,熏香了整个病房。月镜坐起来靠到病床上吃粥。

  沈皓寒亲自喂她,她就像个小宝宝那样任由他照顾。

  “老公,我还要喝多久的粥?”

  “听医生安排吧,我也不知道。”

  月镜微笑,“平时都是别人听你的,怎么这次要听别人的?”

  “因为医生的话必须听,乖乖吃药睡觉养伤。”

  月镜伸手摸摸他的脸颊,感觉胡渣更刺手了,“老公,你在医院有没有洗漱用品?”

  “有。”

  “怎么不刮胡渣?”

  沈皓寒顿了一下,看着月镜片刻后,浅笑着说,“等你伤好了,留给你帮我刮。”

  “好啊,我也没有试过刮胡子是什么感觉的,不过你这么高,手会酸。”

  “我可以蹲下来,也可以给你垫个小凳子。”

  月镜珉笑着,摸着,突然好期待能帮这个男人刮胡子,一定很有趣。

  沈皓寒递上勺子,继续喂她。突然门被敲响,月镜歪头看了一眼门口,沈皓寒也抬头。

  顾千柔抱住一束花进来,看着沈皓寒正在给月镜喂粥,她缓缓地笑了,来到月镜面前,“听说你肚子受伤,进来看到还以为你手受伤了呢,还好吧?”

  月镜微笑,“还好。谢谢关心。”

  顾千柔看向沈皓寒,沈皓寒立刻别开眼看着月镜,继续喂她吃粥,月镜知道沈皓寒在故意冷落顾千柔,没有必要他是不会多话的。

  月镜看着顾千柔手中的一束红色玫瑰花,“谢谢你的花,很漂亮。”

  “嗯,特意买的,送你老公。”顾千柔不紧不慢的说着,转身放到桌面上,月镜听到她这句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送她老公?这么明目张胆,她也真的是无语。

  “听说你出事的时候,这个男人哭得特别厉害,还轰动了整个急救室,我好遗憾没有看到他哭的样子。”顾千柔说得很遗憾,语气很酸却阔达。

  月镜歪头看向沈皓寒,她知道他有流眼泪,但她也没有看见。但是,她老公哭了很正常吧,她都快死了。哪有做老公不哭的?

  “我老公害羞。”月镜微笑着,慢条斯理的说,“我待他谢谢你的玫瑰花。”

  顾千柔脸色突然沉了下来,目光变得深沉,一直盯着沈皓寒看。

  月镜觉得顾千柔是来看他老公的,而不是看她的,这种气氛变化很沉寂尴尬。

  “你要不要坐坐?”月镜指着旁边的椅子问。

  顾千柔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那种幽深的眼神继续看着沈皓寒,从深沉变得悲凉,脸色也在变,从无所谓变得在意。

  “皓寒哥,当年我死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有没有为我滴过一滴眼泪?”顾千柔哑哑的声音问道。

  月镜一顿,果真是冲着她老公来的。

  沈皓寒根本不理会她的问题,放下手中的粥。“千柔,小镜她现在有伤在身,需要休息,谢谢你来看她。”

  直接下逐客令,月镜真心觉得这个男人很帅气,顾千柔是哪种人见人爱的女人,周身散发着一种让人怜悯的气质。沈皓寒却能做到对她绝情。

  “我只是想知道答案而已,皓寒哥。”顾千柔温柔的嗓音接近哀求。

  “没有。”沈皓寒淡淡的说出两个字。

  那一瞬间,顾千柔双手紧紧攥拳,咬着下唇在忍,不敢相信他的话,也不想相信他连一滴眼泪都没有为她哭过。

  月镜低头想了想,顾千柔还没有走,三个人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她抬头看向顾千柔,“顾千柔,以后不要问我老公这些问题了,完全没有意义。”

  顾千柔眯着眼,冷冷地看向月镜,“对我来说意义深重。”

  “但改变不了事实,事实是沈皓寒已经是我月镜的男人,所以你还是不要抱有幻想。”

  沈皓寒淡淡的笑了,月镜这气势,哪里像受伤刚醒来的女人,简直就是准备战斗的母狮子。

  顾千柔微微一顿,沉?了。她改变不了事实?对呀,她是改变不了事实,连死都威胁不了这个男人。她还有什么办法?

  “你也不要太得意,这个男人不是我顾千柔的,但不久的将来,估计你也会失去他。”

  “你什么意思?”月镜蹙眉,瞪着顾千柔,这是危言耸听吗?是故意气她还是另有阴谋?

  顾千柔看向沈皓寒,只见他淡定从容,不为所动。

  “没有什么意思,估计你老公听得懂。”顾千柔说完就转身离开病房。

  月镜看着沈皓寒,伸手握住他的手,“老公,你有事情瞒着我?”

  沈皓寒看着他,握住她的手轻轻揉着,“没有。”

  “那顾千柔的话是什么意思?”

  “小镜,记住了,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怀疑我。”

  “嗯嗯。”月镜点头,当然不会怀疑,她是百分百相信他的。

  “那就不要在意顾千柔说的话了。”

  月镜看着他沉下来的脸,她知道是有事情的,但沈皓寒不想告诉她。既然不说,那她就不问,只要做到百分百相信他就好。

  这座婚姻的坟墓只能容得下她和沈皓寒,谁敢来挖她坟,她就在旁边埋了他。

  “我爸有没有来看过我?”月镜酸涩地问。

  “昨天来了一会。”

  月镜苦涩地低下头,来过了吗?估计也没有什么话跟她说的了,不问还好,一问就心伤,她爸心里始终没有她这个女儿的地位。

  -

  “把这个视频寄过去。”男人的声音阴森鬼魅,手中拿着一个光盘。

  站在旁边的?衣男子接过光盘后,恭敬地说,“是。”

  “把月理从监狱弄出来。”

  “白秦海呢?”

  “那个死废物,没有什么用处,沈皓寒不会放过他的,就让他在监狱呆着吧。”

  “那沈皓寒的女人要怎么处理?”

  男人邪魅的笑着,“当然是毁掉她,至于用什么办法,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

  “是。”

  衣男子离开书房,书房内突然发出男人大声的阴笑,像鬼魅又像幽灵,男人手中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顾千柔回眸一笑的模样。

  对着照片,男人狠狠的亲了上去,亲完后又像受到刺激,如疯子般狠狠撕碎。

  其实我不想作死……可是,暮雪最近很不在状态,不要一言不合就弃文,呜呜呜……这样暮雪得多伤心。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3章 她只是想怀孕而已-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