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95章 小镜很喜欢小孩子-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6章 女神与女孩子的区别-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养伤三天,期间沈皓寒的父母带着沈君君来过一次,苏辰和春莹几乎每天都会来看她。

  但是月镜的爸爸在她醒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已经心淡如水。

  夜半难眠,月镜缓缓爬起床,走到旁边床位上为沈皓寒拉起被子盖好,他这几天在医院寸步不离的照顾她,公司的事情交给苏辰在打理。

  看着男人憔悴的脸,她心疼不已,她受了伤,这个男人更痛更忧心,睡不好,吃不好,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走出阳台,看着天空外面的月色,璀璨的夜空,星子点缀,夜得静谧,夜得迷人。

  清风徐来,感觉阴凉凉的,月镜双手摸上双臂,刚想转身回去,肩膀突然多了一件秋衣。

  看着秋衣她顿了一下,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她没有半点动静也能惊醒沈皓寒,这个男人警惕性真高。

  “怎么起来了?”沈皓寒深情凝视着她。

  “中午睡太多了,所以睡不着。”月镜盯着他俊逸的脸庞,伸手抚摸上他的脸颊,“你怎么也醒了?”

  沈皓寒淡笑,“你不睡,我哪里能睡得安稳。”

  说好给她刮的胡渣已经没有了,月镜缓缓摸着他的脸颊,温柔至极,目光深情感动,这个男人真的让人着迷,她很庆幸会成为他的妻子。

  曾经还那么嫌弃,厌恶,甚至想着放弃,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就是世上最蠢的女人,错过他,不会有更好的男人。

  月镜伸手搂住沈皓寒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紧紧抱住他,闭上眼睛闻着他身上专属的清香。

  “老公。”

  “嗯?”

  “睡吧,你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身体再强壮也会垮的。”

  “你抱着我怎么睡?”沈皓寒伸手摸摸她的头,宠溺地在头顶上亲吻一下。

  “我想跟你一起睡。”月镜低声喃喃。

  沈皓寒眉头紧蹙,身体绑紧,“小镜,你身上有伤,还没有痊愈。”

  “我知道。但我想跟你睡。”

  “这样不好吧。”沈皓寒很纠结。

  感觉语气中有些不对劲,月镜推开沈皓寒的身体,抬眸看着他,“老公,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想跟你睡一张床,你想歪了吧?”

  沈皓寒吃笑,果然自己想歪了,不过他还是故作镇定,弯腰将她横抱起来,走向病房,将她放到她自己的病床上,“没有想歪,你自己睡。我在你旁边睡。”

  月镜躺在床上,歪头看着这个男人,不由得珉笑。沈皓寒低头在她额头亲吻上一口,温柔的说了一句,“晚安!”

  “晚安。”

  这种宠溺让月镜心里暖暖的,他应该不是不想跟自己睡,而是怕把持不住难受吧!

  翌日清晨。

  病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见到此人,月镜气得整个人都发抖了,沈皓寒倒是淡定冷静,看着这位不速之客拎着一袋水果进来。

  “我的好妹妹,你还好吧?听说你受伤了,哥哥特意来看看你。”月理把手中的水果甩到桌面上。

  “你不是在监狱里面吗?是怎么出来的?你越狱?”月镜紧紧攥拳,一句一字问道。

  “我哪有本事越狱?”月理邪笑。走到沙发坐下,挑起二郎腿,挑眉看着沈皓寒,“妹夫别来无恙。”

  沈皓寒淡定的性格根本不会对月理上心,既然能出来,必定有他的办法,后台绝对不简单,而且是冲着月镜来的。

  月理特别讨厌沈皓寒的性格,他太过冷静让月理感到害怕,这个男人周身散发的气场寒气逼人,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摸不着,高深莫测。

  月理被沈皓寒冷漠对待,他又尴尬的看向月镜,笑意淫荡,“妹妹,刀刺着痛还是鞭子打得痛?”

  月镜脸色瞬时苍白,手指微微颤抖,沈皓寒立刻伸手握住月镜的手,安抚她害怕的情绪,月理知道月镜的死穴,所以肆无忌惮击垮她的心理。

  沈皓寒冷冷道,“不想死在医院就滚出去。”

  月理冷笑,丝毫没有畏惧,他现在有强硬的后台,不会怕沈皓寒,“你还想打我不成?我可是来看看我自己的妹妹,你敢动我一根寒毛你都?烦。”

  太他妈没有天理人,月镜气得全身颤抖,咬着牙强忍着,月理这个混蛋杀了她妈妈,不但没有死刑,还出来了?

  沈皓寒站了起来,双手插袋缓缓走向月理,月理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压迫得喘不过气,咽了咽口水,慌忙站起来,缩向墙壁,“你想干什么?你不要枉顾法律,无故打人是……”

  “打你只会弄脏了我的手。”沈皓寒泰然自若站在月理面前,魁梧的身躯对月理来说已经是一种威胁,月理故作镇定,瞪着沈皓寒。

  沈皓寒锋利如刀刃般的目光凝视月理,语气阴冷,让他毛骨悚然,“你能出来无非是重病外保。得了什么病?”

  月理咽口水看着沈皓寒,他知道沈皓寒冷静聪明,而且睿智过人,但这么快就猜到他是怎么出来的,会不会又把他弄回去。

  “癌症。”月理回了沈皓寒一句。

  “谁保你出来?主治医生是谁?”

  月理冷笑,缓缓摸上自己的额头,擦了一下汗,“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你以为我会查不出来吗?”

  月理顿时僵住,怯怯的看着沈皓寒,有点慌,他好像说太多了,今天主要是来刺激一下月镜的,结果傻傻的被沈皓寒震慑得什么都说了。

  月理眯眼瞪着沈皓寒,四目相对,气场一下子蔫下来,他想了想,对着病床上的月镜说,“我的好妹妹你好好养伤,有空再来看你,你哥我要去看病了哦。”

  月理说完,转身大步流星冲出病房。

  月镜深呼吸着气。拿起月理带来的水果甩到垃圾桶里,脸色阴沉,目光凝聚着熊熊的烈火,仇恨的心让她此刻变得不平静。

  沈皓寒走到病床边上,站在月镜身边,将她拥入怀抱,“不要生气,他在外面呆不长的。”

  月镜一刻也忍受不了月理逍遥自在出现在自己眼前,可她能怎么办?杀了他为母亲报仇?杀了他来安抚自己曾经受过的伤害?

  “老公,月理怎么可能重病?一看就是个死不了的混蛋,他怎么会被保释出来?”

  沈皓寒脸色沉了下来,思索了片刻,道:“应该有后台,而且很强硬。”

  “再怎么强硬,法律面前,他……”

  沈皓寒打断月镜的话,“医生是可以收买,病情是可以伪造,月理甚至亲自上阵做化疗,这些都有可能,不要低估不法分子的智商。”

  月镜沉?了,双手紧紧拥抱沈皓寒,将脸靠到他的胸膛上,“月理的后台会是谁?”

  沈皓寒沉?着没有回答月镜的问题,他不确定是不是他,但没有证据之前他不会乱下定论。

  现在唯一的是要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月镜缓缓推开沈皓寒的胸膛,扬起淡淡的浅笑,“老公,我去一趟厕所,你在这里坐着。”

  把沈皓寒推着坐到病床上,月镜下了床,穿上鞋子。

  沈皓寒疑惑地看着她精致妩媚的脸蛋,去厕所怎么笑着这么狡??

  月镜把沈沈皓寒推着躺在床上,然后转身走向门口,沈皓寒立刻翻起身,只见月镜已经偷偷溜出门口。

  上厕所怎么要出门口?

  不好。

  沈皓寒反应过来,立刻追出门口,他紧张地左右看着走廊两边,小镜一定是追着月理出去了,这个小家伙,身上还有伤,她想干什么?

  月理刚刚走进电梯,突然身后闪来一个人用力狠狠一推。

  嘭!

  月理整个人贴上了墙壁,胸膛痛得哎呦一声,月镜走进来,把电梯关上,按了最高层。

  “握草……”月理生气的怒吼一句,立刻转身看是那个龟孙子推他了,看到月镜阴冷的脸蛋,身体猛的一僵。

  月镜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一脚踢上他的肚子,用力顶在墙壁上,狠狠踩着他。

  “嗯……妹妹……痛……”月理双手捂住月镜的脚,痛得脸部扭曲了。

  “哼……痛吗?”月镜咬着牙,把脚一缩又是一脚踢上他的肚子。

  月理猛的弯腰,痛得倒抽一口气,咬紧牙忍下来,握拳准备还击,快速向月镜的伤口打来,月镜有伤在身没有办法摔他,只好往边上一闪,绝了心的往他下面的弱处狠狠一顶。

  “嗷……”痛得月理抱住下面命根,夹紧双腿,痛苦不堪地滚在地上,脸色发?。声音颤抖,“最毒……妇……妇人心,我我……草。”

  月镜冷冷一笑,这时候电梯在最顶层停了,月镜拖着月理手臂出来甩到地面上,然后把电梯旁边的垃圾桶拿起来倒在他身上,用垃圾桶盖住他的头,然后坐在垃圾桶上面,一脚踩住月理的后背。

  “你他妈的放开老子。”月理想挣扎,可他现在痛得全身发抖,被垃圾桶盖住看不到。

  月镜狠狠一脚踩上月理的背,“啊!”月理哀嚎一声,双手趴着地,“救命……救……命。月镜你个死丫头放开我。”

  “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是天台,我今天就亲手杀了你为我妈报仇。”

  “你……你别乱来,杀……杀人要偿命的。”

  月镜冷冷一笑,“你杀人都不用偿命,我杀了你更加不会有事,再说了,你是因为癌症折磨,痛苦不堪,自己在医院跳楼自杀,跟我毫无关系。”

  听到月镜这话,月理吓得全身发抖,恐惧得拼命挣扎,月镜站起来狠狠的往他身上踢了几脚,感觉到自己的伤口有裂痛,月镜知道如果月理抵死反抗,自己很可能打不过他。

  月理在地上滚了两圈,痛苦哀嚎,双手撑开垃圾桶,月镜冲过去,将他反手压制在地面上。

  手被压到背后,月理动弹不得。

  “妹妹……妹妹……我是你哥……不要杀我。”月理哀求着,深怕月镜失去理性真的推他下楼。

  月镜沉冷的脸色如冰霜,她真的很想杀了这个混蛋,从小就想,“说,是谁保你出来的?”

  “我,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月理惶恐不安的说道,看着天台周边,一个人都没有,谁也救不了他。

  “不说是吧?很好,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杀了你,我老公也不会让我出事的。我老公的能耐你应该知道……”

  月理吓得颤抖不已,“不要……不要杀我……是艺德斯的总裁沈培艺。”

  月镜眉头紧蹙,深呼吸一口气,紧紧攥拳往月理身上一拳,咒骂一句,“一群王八蛋。”

  “哦!”月理又痛得哀嚎。

  月镜放开月理,此刻的月理已经被打得瘫痪在地上半死不活了。趴地上起不来。

  月镜缓缓转身,摸上伤口走向电梯。

  用力太大,伤口好痛。

  要是让沈皓寒知道她伤口扯痛了,一定会生气的,她忍着痛下楼,擦掉额头上的汗水。

  沈培艺?

  难怪沈皓寒不追问月理是谁保释他出来的,原来这个男人已经猜到是谁了。

  沈培艺到底想干什么?她老公又没有抢他的女人,是顾千柔不要他,跟她老公没有半毛钱关系。

  越想,月镜就觉得越恐怖,沈培艺这个男人表面上看起来文质彬彬,和蔼可亲,背地里做这么龌龊的事情,简直就是笑面虎。

  回到病房的时候,月镜看不到沈皓寒,她走到病房角落拿起固话,给沈皓寒的拨号。

  “老公,我回到病房了。”

  “你这丫头……”沈皓寒生气的声音冷冷传来,立刻中断。

  天呀!

  沈皓寒生气了。

  月镜立刻放下固话,大眼睛轱辘的转了一下,立刻跑上床,盖上被子,假装睡觉。

  可怕。

  她老公生气了。

  沈皓寒冲回病房的时候,看到床上的人儿,心一下子安定下来,他呼出一口气,缓缓走过去。

  月镜听到脚步声,她闭着眼睛不敢动。

  “一分钟不到就睡了?”沈皓寒淡淡的语气问道。

  不说话,不出声,坚决假装睡到底。

  “去哪里了?”

  月镜还是一动不动。

  沈皓寒对这个女子真的无可奈何。出去这么久,绝对不是散步或者厕所,他将月镜的被子掀开,月镜吓了一跳,扯住被子,睁开眼睛看着沈皓寒。

  沈皓寒脸色铁青,阴冷,十分难看。

  “老公……你……”

  沈皓寒扯开被子后,拉起她的衣服,月镜想伸手去挡住。但被沈皓寒一把捉住手腕。

  看到月镜的伤口上那白色的纱布溢出丝丝血迹,他就脸色顿时骤变,紧紧攥拳。

  缝了几针而已,都裂开了,可想而知她到底用了多少力气。

  “老公……我没事……”

  “闭嘴。”沈皓寒隐忍着低吼一句,伸手压向墙壁的急叫按铃,把护士和医生都叫过来。

  月镜被他的愤怒吓得颤抖一下,其实她最怕都就是沈皓寒生气了,她伸手缓缓摸上沈皓寒的手,轻轻摇了摇他,“老公,我只是想出口气。”

  沈皓寒盖上她的衣服,看着月镜怯怯的眼神。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问道,“痛吗?”

  月镜扬起淡淡笑意,摇头,“不痛。”这个男人就算生气,也不会拿她怎么样,是不是又憋了回去,自己气自己呢?

  会不会内伤?

  月镜反而心疼他,坐起来,伸手抱住他的腰,投进他怀抱,“老公,不要生气。我真的没事,我还问出月理后面撑腰的人了。”

  沈皓寒伸摸摸她的脑袋,“沈培艺是吗?”

  “嗯,是他,他把月理弄出来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道。但是你刚刚一个人出去,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嗯,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你放心。”

  沈皓寒无奈的抱住她,紧紧拥入怀抱,他就是不放心,一百个不放心。

  “咳咳……”医生轻咳了两声,然后敲响门。

  沈皓寒这才反应过来,轻轻推开月镜的身子。扶着她躺好在床上,然后让开位置让医生帮她检查伤口。

  站在边上看着,沈皓寒深邃的眼眸凝视着月镜,看着她妩媚的脸蛋上那淡淡的笑容,她现在可以笑得很甜,对付月理这种人她游刃有余,但如果是沈培艺呢?

  他要如何保护好她的女人不受到伤害?

  月镜的伤口没什么大碍,已经开始结痂,只有一点点裂开,医生重新包扎后就离开了。月镜抬头看向沈皓寒,发现他脸上弥漫着一层深深的忧虑。

  他在担心什么?

  -

  罗娜娜打开汽车杂志,递到月洪钟面前,“老公,我要这辆法拉利跑车。”

  月洪钟眉头一皱,看着杂志上的车,脸色沉下来,“娜娜,我刚刚上班没多久,哪里来这么多钱。”

  罗娜娜嘟嘴,撒娇道,“我不管,我就要这辆车,别人怀小孩,老公都送上亿的豪宅,我怀孕,你连个屁都没有。”

  月洪钟纠结不已。无奈地握住罗娜娜的手安抚,“娜娜,你应该理解一下我的……”

  “我不要听……”罗娜娜泪水哗啦啦说来就来,从沙发站起来,生气的走向房间。

  月理翘着二郎腿在沙发的一角窃笑,拿着在玩游戏,嘴角轻轻扬起,淡淡的说,“爸,帮娜娜买辆法拉利,顺便也给我弄一台兰博基尼。”

  月洪钟生气地站起来,“你当你爸是印钞机吗?那里来钱?”

  月理眯眼,冷冷道,“你女儿有钱,女婿有钱,公司有钱,比印钞机更牛逼,怎么就弄不来钱呢?”

  月洪钟冷哼一声,气恼地瞥一眼自己这个不成才的儿子,然后走进房间去哄罗娜娜。

  月理放下,摸着下巴扬起淡淡邪恶的笑意,目光凝视着阳台外面,在思考沈培艺把他弄出来的目的。

  沈培艺的下属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别的要求,这么平白无故救他出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时候。罗娜娜拎着拖箱从房间出来,哭得梨花带雨,“我回娘家去,我才不要跟着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在一起生活。”

  月洪钟拖着她手,阻止她离开,苦逼得脸都?了,唯唯诺诺哄着,“娜娜,我怎么就不爱你了?车我们迟一点买好不好?”

  “不好,我现在肚子越来越大,出门多不方便?你一点都不心疼我和孩子……”

  “那我们买辆普通的。”

  “你还是不爱我……”罗娜娜生气的甩开月洪钟的手,冲向门口。

  月洪钟立刻抱住她,坚定不移的大喊。“买,立刻买,你想要什么都买。”

  罗娜娜这回才破涕而笑,月理听到这话,嘴角轻轻扬起,冷冷笑了。

  -

  出院那天。

  月镜在病床叠着衣服,苏辰到门诊办理出院手续,沈皓寒站在阳台打电话。

  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月镜抬头,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兴奋地把衣服往床上一甩,冲了过去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孩,俊男美女是她的前boss陆亦扬和boss夫人?慕云。让她最兴奋的莫过于她见到了最喜欢的轩轩。

  “boss,boss夫人,好久不见了。”

  陆亦扬挤出淡淡的笑意点头,?慕云客气的微笑,“月镜,好久不见。”说着,?慕云张开手,两人就拥抱起来。

  拥抱完?慕云,月镜立刻蹲下身,抱住轩轩,“轩轩,有没有想我?”

  “有,轩轩好想小镜姐姐呢。”轩轩俊逸的小脸蛋上满是笑容。

  月镜忍不住在他可爱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小镜姐姐也好想轩轩,天天都想。”

  沈皓寒听到声音,回头看向病房,这时候对视上陆亦扬的目光,两人对视,会心一笑,沈皓寒中断通话,缓缓放下。

  病房内,月镜一直抱住轩轩,两人窃窃私语,神神秘秘的说话,笑意甚浓,对轩轩疼爱不已。

  沈皓寒跟陆亦扬站在阳台外面。两人背靠着栏杆,看着病房里面的女子,沈皓寒眼里只有月镜,而陆亦扬眼里也只有他老婆?慕云。

  “寒,月镜很喜欢轩轩。”陆亦扬淡淡的笑着说,“以前跟着我的时候,就把轩轩当成偶像那般痴迷了。”

  “看出来了。”沈皓寒心里都有点酸了,他都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呢,被月镜捧在手心里万般呵护着,陆亦扬的儿子真幸福,害他跟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吃醋。

  “什么时候你也生一个,月镜很喜欢小孩。”

  沈皓寒微微一顿,僵住了。

  陆亦扬歪头看了他一眼,似乎看懂些事情,立刻转移话题,“听说中成地皮竞标失败了,要不要帮忙?”

  沈皓寒冷笑,看向陆亦扬,“我跟你只有朋友关系,不会再有生意往来。”

  陆亦扬开怀笑了,伸手拍拍沈皓寒的肩膀,“辛苦了,兄弟。为了月镜,让我压榨这么多年也心甘情愿,真的是天下第一好男人,现在也终于如愿以偿了吧。”

  “你也不亏是商业枭雄陆亦扬,生意上还有谁比你更狠?”

  两人对视一眼,又是会心一笑。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4章 今生挚爱,生一起生,死一起死-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