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99章 一群混蛋,以多欺少-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0章 这样宠着老婆还得了?-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暗沉的房间。

  潮湿,一阵一阵的霉味充斥着苏辰的?腔,头剧烈疼痛,身体如散架般痛着,他用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感觉血迹已经把眼帘挡住,他用力眨了一下眼睛,身体痛到无法动弹,视线模糊,朦胧,阴暗。

  这是哪里?

  看不清楚,也不知道什么人把他捉来的,但经验告诉他现在不能勉强起来,好好休息一下保存体力,假装昏迷不醒,静待凶手出现。

  想着,苏辰又缓缓闭上眼睛。

  -

  苏辰失踪一事,在周一终于炸开了锅。

  电话打不通,失踪24小时后,春莹报警了,从最后一次见到苏辰的监控开始跟踪,警方在一段没有监控的路段就失去跟踪迹象,但刚好那段没有监控的道路上发生车辆爆炸事件。

  警方给回来的信息是没有找到尸体残骸,没有人员死亡,发现一个打火机,怀疑是事故后,被人焚烧车辆。

  一时间春莹吓懵了,慌得全身发抖在总裁办公室里坐在,月镜在春莹身边安慰她,焦虑不安看着春莹,又看看淡定从容的沈皓寒。

  他坐在办公桌前面沉思,神色自若,几名保镖站在角落等待吩咐。

  月镜心里着急得像蚂蚁咬,抽着纸巾递给春莹,“别哭了,苏辰不会有事的。”

  春莹擦掉眼泪,抬眸看向沈皓寒,哽咽着,“沈总,苏辰他会不会有事?他的车被烧了,他……”

  沈皓寒并没有回答春莹的话,缓缓抬头。淡淡的对保镖说,“通知孟家。”

  “是。”一名保镖立刻点头,然后转身出去。

  “孟家?”月镜站起来,走到沈皓寒身边,“孟家是谁?”

  “苏辰的家人。”沈皓寒抬头。

  “苏辰不是姓苏吗?”月镜更加疑惑。

  沈皓寒嘴角轻轻上扬,看向了春莹安慰道,“你不用担心,苏辰不会有事。”

  “沈总……”春莹错愕得站起来,看着沈皓寒,擦着眼泪问,“苏辰有家人吗?”

  拍拖几个月,春莹从来没有听苏辰提起过家人,她以为苏辰是没有家人的。更何况苏辰姓苏,为什么要通知孟家?

  “苏辰父母离异。他跟她母亲姓,母亲早年去世了,他就一直单过着没有回到孟家。”

  “孟家?那个孟家?”月镜突然好奇,原来苏辰还有家。

  “孟氏集团孟亦修是他堂弟。”沈皓寒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面,双手插袋,目光冷冽看着城市外面的风景。

  “天呀!”月镜惊讶地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眼看着春莹,不敢想像苏辰原来是贵族家庭的后裔。

  “怎么了?”春莹疑惑着问。

  “春莹,你上网查查,孟氏家族,你就知道你男朋友什么身份了。”月镜很感慨苏辰是孟家的长孙,竟然帮沈皓寒打工,甘愿做一名助理。

  真心觉得兄弟情谊太伟大了。

  春莹立刻拿出。上网搜索了一下孟氏家族。

  整个人惊呆了。看着孟家的背景,苏辰还是孟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

  “小镜。”春莹慌张得看着月镜,反而更加害怕,“怎么办,到底是谁要害苏辰?会不会是争夺继承,被家族的人害了?”

  月镜冲到春莹前面,狠狠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狗血剧看多了吧,苏辰都已经跟他妈妈了,继承家业也轮不到他占大份的。”

  “那……”

  月镜转身看着沈皓寒,“老公,你到底有没有头绪?”

  沈皓寒转身,对着保镖说,“你们都出去吧。”

  “是。”所有保镖异口同声。恭敬的鞠躬后退出办公室。

  月镜懵了,春莹傻了,沈皓寒为什么不吩咐这些保镖出去找苏辰?难道只通知孟家就够了吗?

  保镖离开后,月镜冲到沈皓寒面前,仰头看着他沉冷严峻的侧脸,刚毅并柔,沉着冷静却气势磅礴,这个男人一定是有头绪的,但为什么藏得这么深。

  “老公,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沈皓寒摸摸她的头,轻声细语,“你安慰好你闺蜜吧,苏辰不会有事。”

  “那你打算怎么救他?等警察吗?还是等孟家的人去救他?到底是想害苏辰?”

  “你不用管这件事。”沈皓寒走到办公桌,拿起一条车钥匙,转身走向办公室门口。

  “老公……”

  沈皓寒迈开步伐,淡淡的开口,“给我好好待在公司。”

  月镜眯眼,看着沈皓寒风风火火离开,带着一股自信的气场,出去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月镜好奇心驱使,伸手拖着春莹,“走,我们跟上。”

  “去哪里?”春莹问道。

  “救你男朋友。”

  月镜带着春莹离开办公室,在公司门口找了一脸出租车,跟踪沈皓寒的车一路前进,月镜已经想到会有危险,正因为有危险,沈皓寒才不愿意告诉她,他在怀疑什么?

  -

  苏辰被人从阴沉漆黑的房间拖了出来,架着来到宽敞明亮的大厅,奢华而金光闪闪。

  到处都是艺术和古董的结合,矛盾但不失奢靡,欧式绒毛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手中拿着玻璃杯,金黄色晶莹剔透的酒液在杯中缓缓晃着。

  男人珉唇品尝着美酒,目光阴森带着邪魅的笑意,眉目间是温和慈祥的感觉,笑容可掬,斯文俊逸。

  苏辰被两男人架住甩到单人沙发上坐着,一碰到沙发,苏辰无力地靠到沙发背上冷冷抬眸瞥向对方,看到对方的脸,苏辰不由得冷冷笑了,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

  “怎么不直接把我杀了?”苏辰从容不迫,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目光扫视到茶几上不但有酒瓶,还有一些针筒工具和药水。

  沈培艺微笑着,面善心慈对上苏辰,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嗓音温柔,“苏辰呀!你是个难得的人才,在部队的时候是出了名的神枪手,还有一流的赛车技术,论能力你也不比沈皓寒差,论身份,你可是孟氏家族的长子嫡孙,这样委屈在沈皓寒之下,你不觉得难受吗?”

  苏辰冷冷一笑,修长的指骨缓缓摸上自己的唇角,傲气凛冽得抹掉嘴角的血迹,“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图,直接说吧。”

  “爽快。”沈培艺珉出灿烂的微笑,“我也不想拐弯抹角,从今天起,你就离开沈皓寒吧,跟着我,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一个总裁助理太屈才了。我会让你成为……”

  苏辰立刻打断他的话,“你请人的方法还真独特,先至我于死地,开车撞我,现在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你竟然说是为了挖角?”

  沈培艺被苏辰逗乐了,仰头大笑,笑声阴冷诡异,让人毛骨悚然。片刻后,他目光变得阴森,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换上严肃的表情,“谁说我是邀请你了?”

  “的确不是邀请,你这是抢夺杀戮。”苏辰明白他的手段。

  “哈哈,对,所以你没有选择,今天放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做我的心腹,二就是死。”

  沈培艺的嗓音如鬼魅的幽灵,渗透人心,苏辰看着沈培艺前面茶几的药水,他知道根本没有两条路,因为沈培艺提早准备好给他打针,如果他今天不答应,死或者被药物毁掉他的人生根本就是一条路。

  苏辰冷笑,淡淡开腔,“为什么找我?你身边不缺人才。”

  沈培艺突然倾身靠近,阴冷邪魅的扬起丝丝笑意,嗓音阴森,“因为你是沈皓寒的人,他的人只有两条路,要么变成我的,要么就是死。”

  “想法挺不错。”苏辰讽刺地笑了笑,感觉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已经进入疯狂变态的模式了,因为顾千柔而把自己逼到这样的死胡同里。

  是沈皓寒在乎的他都想要,那肯定也包括月镜,这个才是他的重点吧。

  “选吧。”沈培艺伸手拿起茶几的酒,悠哉悠哉的喝上一口。

  苏辰脸色沉了下来,看着茶几上的毒,如果现在选沈培艺,他将要被注射这种不知名的东西,彻底被控制,若不选他,估计明天是晴天还是阴天他都没有机会看到了。

  “我两个都不会选。”苏辰话语刚落,突然使出一脚,狠狠的踢到茶几上,茶几玻璃嘭的一声,飞出一米远,碎成一地,茶几上面的东西也散落一地。

  这一声巨响和突发的暴力根本没有吓到沈培艺,他眯着眼从容不迫,反倒是在门外守住的保镖全部冲了进来。

  沈培艺冷笑,眼底闪过一抹杀气,一口喝完杯中的红酒,杯子甩到地板上,站了起来。

  “杀了他。”沈培艺冷冷抛下一句,手伸进裤袋,转身离开。

  门外冲进来了十几名保镖,他们让出一条路给沈培艺离开别墅,然后走过客厅。

  苏辰站起来,踉跄了一步,转身看着身后十几名高大威猛的男人,此刻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春莹,我们下辈子再见吧!爱你!

  保镖一步一步走向他,现在他这副受伤的身体,连一个人都不可能对付得了,更何况十几名。

  他往窗户方向退,希望能从窗户方向逃跑。

  结果退到窗户边上,缓缓歪头看了一下外面的花园,果然还有人守在外面别墅。

  但很显然外面只有两人。里面有十几人,外面胜算比较大。想到这里,苏辰突然一个转身,翻出了窗户外面,里面的保镖立刻冲上前,一批从窗户出去,一批转身跑向门口。

  沈皓寒带着两名保镖赶到别墅外面的时候,从大铁门的栏杆就看到里面一堆黑衣保镖在追打苏辰,已经倒地了还在往死里打。

  看到此幕,两名保镖跟着沈皓寒秒速下车,在铁门前一脚狠狠踢开侧面小门的锁。

  嘭!

  一声巨响。

  里面的保镖被惊动后,立刻转身,警惕地冲着沈皓寒他们走来。

  带来的人果然是废物,被人多的保镖直接围攻打倒,沈皓寒最后以一敌十,招招狠劲,如激怒的猛兽,每一拳一脚都让对打的保镖倒地不起。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苏辰,看到自己的兄弟来了,被十几个人围在一起打,被打到他身上的拳头似乎一点都不造成威胁,怒红了双眼,战斗力沸腾,打得对方的人倒地不起。

  沈皓寒没有想到会这么多保镖,个个武力值都很强劲,突然身后的保镖抄来一条木棍。

  “小心。”苏辰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喊话,感觉心有灵犀,沈皓寒突然转身一个飞踢,嘭!

  身后的保镖飞到花坛边上瘫了。

  跟踪赶到的春莹和月镜看到这一幕,惊吓得慌了。她们下车后立刻报警。

  春莹看到别墅花园里面倒在血泊中的苏辰,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哭着冲了进去,她从边上偷偷进去。

  月镜深深喘气,慌张失措,在附近找着武器。什么也没有看到,她怒红了双眼,走到角落拿起一块大石头,直接冲进去。

  一群混蛋,以多欺少是吧,十几个人打她老公?怒气冲天,熊熊的气势磅礴,走进别墅大门,“啊……”

  突然一石头往高大的保镖头上一甩,直接倒地后,紧接着又下一个。

  沈皓寒看到月镜赶来了,脸色顿时一沉,只是顿了一秒,被两个保镖一人一拳狠狠锤在腰腹上,他闷痛得后退一步,很快反应过来,再一脚狠狠飞踢。

  突然分成了两批,两个男人对付月镜,其他几个还没有受伤的对付沈皓寒。

  春莹偷偷冲到苏辰面前,蹲下身,泪眼婆娑抱住奄奄一息的苏辰,“苏辰……”

  苏辰眯着眼。血液模糊了他的眼眸,朦胧的视线中他看到了春莹,激动得泪水在眼眶滚动,在死之前还能见春莹一眼,没有遗憾了。

  “春……莹……”苏辰喃喃着,声音没有力气,嘴里还继续冒着血,看到苏辰全身是血,被打得内出血而一直喷着,春莹脸色煞白,大哭着抱起他。

  “苏辰,起来,我带你去看医生,你不会有事的……”春莹咆哮大哭,拼命地喊着,双手抱住苏辰,可男人太重,她的力气不够根本抱不动。

  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力气这么小,试过几次后,苏辰连动都动不了,她拿起出来拨打电话,哭喊着,“坚持住,苏辰……不会有事的……”

  苏辰看到春莹咆哮大哭,像个孩子那样伤心欲绝,他缓缓伸手,握住春莹的手掌,“春……春莹,我没事。”

  又是一口血从苏辰嘴里喷出来,春莹吓得呜哇一声大哭了起来,全身颤抖,伸手拼命擦拭他嘴巴的血。

  “救护车……快来,快……呜呜……我男朋友在……”

  苏辰看着春莹一边咆哮大哭一边讲电话,好可爱的女孩子,他真的不舍得她,可是他支持不住了,他的兄弟来救他,他心爱的女人陪在他身边,死也足已。

  他想多看看他可爱的女朋友,哪怕多看一秒,可是眼皮太沉重,直到他闭上眼睛。再也听不到春莹的声音。

  月镜一个石头解决了两个保镖,可是强壮的男人被石头打到了,冒着血都还站起来,狠狠的一拳打到她肚子上。

  月镜闷痛了一下,坐到地板上,沈皓寒被几个人围攻,情况越来越不妙。

  不知道是不是被人通知了,突然又出现一批黑衣男人直冲过来,他们手中还拿着一条铁棒。

  沈皓寒第一反应立刻打倒身边的两个人,冲到月镜身边,将她扶起来护在身后,冷冷的声音道,“立刻给我离开。”

  “我不,我要跟你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留下来至少可以解决一两个。

  沈皓寒强壮宽厚的背挡住月镜,如猛兽般尖锐的目光瞪着眼前一大群拿着铁棒缓缓走来的保镖,低声问道,“报警了吗?”

  “进来的时候报警了,但是这里太偏僻了,警察来起码要一个小时。”

  沈皓寒余光瞄到躺地上的苏辰,他兄弟不行了,一个小时绝对等不了,他再强大也打不过这么多有武器的人,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月镜离开。

  护着月镜一直缓缓往后退,沈皓寒低沉的嗓音如果被激怒的雄狮,咬着牙低吼,“快走。”

  “我不要。”月镜生气的回他一句,要她走她做不到。

  为什么她每次到危险关头。他沈皓寒可以不顾一切救她,如今却让她做贪生怕死,一个人逃跑的女人?她做不到……绝对……做不到。

  “小镜……”沈皓寒无奈的喊住她。

  这时候突然一个保镖拿着铁棒冲上来,沈皓寒狠狠一脚踢上他的胸膛,男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踢得后退了几步,扑倒后面几个人。

  “大家一起上。”突然有人下令,在冲上的那一刻。

  “不准动。”一道冰冷醇厚的嗓音突然压来,一股强劲的杀气,透过这声音让所有人都僵住,歪头看向了声音的源头。

  刹那,十几名保镖都僵住不动,脸色一沉,目光开始怯懦,不敢造次。

  月镜跟沈皓寒也歪头看了过去。

  突然出现了一个健硕挺拔的男人。白色衬衫西裤,优雅淡定,一双窄长的眼眸透着几分邪魅,俊美得如天神雕塑般的轮廓,美得妖孽,俊得让人着迷。

  在这个男子面前,那些所谓的电影明星,俊男偶像都变得不值一提了。更加让人惊讶的是他手臂伸直,手中拿着一把枪,对准一群保镖。

  是真枪还是假枪大家都不敢造次,但男人尊贵淡定的气场来看,他完全是在睥睨傲视这些人。

  男人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邪笑,“把手中的武器放下。”

  几名保镖放下手中的铁棍,沈皓寒立刻转身冲向苏辰身边,把他横抱起来,大步流星冲向铁门外面。春莹和月镜也慌忙跟在后面。

  男人单手插入裤袋,修长的食指勾在枪把上,慢条斯理的转了一圈,然后放下来,把枪收了回来放进裤袋。

  俊逸邪魅的脸上蒙着一层冷冽的气息,冷冷开口,“告诉沈培艺,说我孟亦修今天来过,让他在家里装一个神位,提前找好墓地,苏辰如果出事,让他自觉下土埋葬吧。不要让我出手。”

  保镖个个脸色瞬间煞白,不敢作声,眼前这个俊得妖孽的男人是孟亦修?所有人闻名色变,不敢有半点造次。

  孟亦修挑眉,脸色一沉,淡淡的开口,“知道了吗?”

  所有人猛得一颤,不自觉就异口同声,“知道了……”

  孟亦修满意的扬起淡淡冷笑,转身走出别墅。跳上跑车,孟亦修拿出手枪,他把枪甩到了车厢暗格锁上,然后启动车子离开。

  -

  医院。

  月镜缓缓趴在墙壁上,瞄着远处站在走廊末端聊天的男人。

  沈皓寒和孟亦修。

  孟亦修,神话般存在的一个男人,孟氏集团首席,从来没有在媒体或者报道上出过面,更加没有人敢偷拍他,如果侵犯他肖像权直接被告得破产。

  这个神话般的男人让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个丑八怪才不敢露面,原来刚好相反,月镜从来不追星,但还是被这个男人的美貌所震撼。更加厉害的是竟然在蔑视法律法规,身上还有枪?

  不过她更喜欢她老公这类型的男人。他们在聊什么?害她现在想过去找她老公都不好意思。

  很好奇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头,苏辰也长得很阳刚英俊,跟孟亦修有几分相似,他们真的是堂兄弟吗?跟她老公认识的?

  孟亦修仰头看着碧蓝的天空,扬起丝丝笑意,“你老婆在偷看我。”

  沈皓寒不动声色。淡定从容,冷冷道,“她只是在好奇,不要太过自信。”

  “我对人妻没有兴趣。”

  “她对你也没有兴趣。”

  孟亦修邪魅一笑,双手握住栏杆,脸色突然变得阴冷,“出手吧!那个男人已经不是你哥了。”

  沈皓寒沉默不语,眼眸沉了一下。

  “重兄弟情义是件好事,可他已经没有把你当弟弟,今天是苏辰,明天就是你老婆,他就像病毒一样,慢慢在侵蚀你。”

  “亦修,你的枪不要再拿出来了。违法的。”

  孟亦修冷冷一笑,双手放入袋转身看着沈皓寒,“你多虑了,水枪而已。”

  是不是水枪,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可是军官出身,什么枪他没有见过?对枪的熟悉度绝对不会错。

  孟亦修说完,抬眸看向月镜,碰触上月镜的眼神的那一刻,月镜顿时一晃,退回墙壁躲着,该死的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才离开,霸占她老公不放,害她都没机会过去。

  “你老婆还真的好奇。”孟亦修淡淡开口。迈开脚步走向病房。

  沈皓寒没有回头,双手紧紧攥着栏杆,目光阴冷,散发出来的寒气逼人,就如孟亦修说的那样,他已经像病毒一样慢慢向他伸出魔爪,苏辰差点就死了,如果苏辰真因为自己而死,他会内疚痛苦一辈子。

  见孟亦修进入了苏辰的病房,月镜才快步走出来,来到沈皓寒身边,一过来就紧张地摸着他的胸膛,对他的身体上下其手。

  沈皓寒微微一僵,立刻捉住她双手手腕。定住她的动作,眯着眼眸,低声问道,“小镜,你干什么?”

  “脱衣服给我看看。”月镜紧张不已,拼命挣扎他的手,“把衣服撩起来。”

  “这是医院。”沈皓寒捉住不放,眉头深锁。

  月镜这时也懵了,“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医院,我是想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受伤,让医生开药治疗,你以为我想干嘛?,”

  沈皓寒顿了几秒,缓缓扬起淡淡的弧度。颇有深意的浅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伸手突然勾住她的脖子,一把抱她入怀。

  孟亦修,大家眼熟这个男人吧,下一本书的男主角。。。么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8章 我现在只想吃你-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