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100章 这样宠着老婆还得了?-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1章 春莹 我们结婚吧-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苏辰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春莹在医院照顾他,沈皓寒也安排了保镖在病房外面保护,至于报警后,处理的结果,根本就一点用处也没有,警察只捉了两三个顶罪的保镖就了事。

  沈培艺完全脱身,就算杀了苏辰,他也不会受到任何牵连,大把的人为他扛罪。

  月镜跟着沈皓寒离开医院,刚刚来到广场外面,就看到顾千柔捧在一束花走来,迎面碰上后,顾千柔温柔一笑,走向沈皓寒,“皓寒哥。”

  沈皓寒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回了一句,“苏辰在三楼vip病房。”

  “嗯,我等会去问护士,你没事吧?”顾千柔担忧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沈皓寒,把站在身边的月镜完全不当一回事,那是赤裸裸的关心和疼惜。

  “没事。”

  “是培艺哥对不对?是他做的对吗?”顾千柔眯眼,疑惑着问。

  沈皓寒并没有回答顾千柔的话,牵着月镜的手,“我们先回去了,你去看看苏辰吧。”

  月镜被沈皓寒牵着往车子走去,顾千柔立刻喊住沈皓寒,“皓寒哥,我们约个时间谈谈吧。”

  月镜微微一顿,眉头深锁,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讨厌,沈皓寒都已经结婚了,她还不依不饶的图什么?沈皓寒没有打算理会顾千柔,但是月镜甩开了沈皓寒的手,转身看着顾千柔,“你有什么想谈的,跟我说吧。”

  顾千柔微微一笑,冷冷道,“与你无关,别插嘴。”

  呵!月镜被气得差点脑充血,深深呼出一声,约她老公竟然还说跟她无关?

  “顾千柔。你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我老公既然都这样避开你了,干嘛非得厚着脸皮接近他。”

  顾千柔脸色沉了下来,眯着眼眸不悦,“我都说了跟你无关,你懂什么?我跟皓寒个从小一起长大,我比你更加了解他,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么肤浅。”

  肤浅?

  月镜真的是觉得好笑,这个女人让她好无语,她歪头看着沈皓寒,淡淡的问道,“是不是我把你们的关系想得肤浅了?”

  沈皓寒眸色一沉,握住月镜的手牵着走,“走吧。我们回去。”

  月镜很不情愿得被拖着离开,顾千柔眯着眼眸看着月镜的背影,轻轻咬着下唇,她至今为止也接受不了沈皓寒喜欢的女人是月镜这样大咧咧的女生。

  如果是比她顾千柔优秀,比她条件更加好,那她也认了,但是一想到月镜除了长得好看,却纯粹是女汉子,没钱没身份,想着她就来气。

  顾千柔转身走进医院。

  月镜头靠到玻璃窗上,冥思苦想着如何对付顾千柔这种圣母婊,简直就气疯她了,青梅竹马了不起吗?总是不把她是沈皓寒老婆这个头衔当一回事,光明正大想要接近沈皓寒。

  沈皓寒歪头看着月镜的闷闷不乐的侧脸。“生气了吗?”

  “没有”

  “你的表情骗不了人。”沈皓寒珉笑着说,深邃的目光看着月镜的脸蛋,那妖媚的脸蛋上明显的是被气过后的黯淡。

  月镜缓缓回头,看向沈皓寒,片刻后道,“顾千柔的有点过分,她总是想接近你。”

  沈皓寒珉笑,嘴角轻轻上扬,伸手握住月镜的手,“会吃醋是件好事。”

  这……月镜一时语塞,沈皓寒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反而开心她在吃醋的事情?

  -

  苏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下午,身体还很虚弱,缓缓歪头。看着春莹,而春莹因为太累了所以在床沿边上趴着睡着。

  蘑菇头那样的发型黑乎乎的将整个脸盖住,苏辰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女子,片刻后因为太口渴了,才缓缓伸出手,自己去拿水。

  春莹被惊到,诈尸那般弹了起来,看着苏辰,再看看他的动作,惊愕地立刻站起来,拿起旁边的水杯,里面放吸管递到苏辰嘴边,“你醒了?干嘛不叫醒我?”

  苏辰珉着吸管,抬眸看着春莹的眼袋,红肿还泛黑,他很心疼,她这是没有睡的情况还是哭过了才这样?

  喝过水后,春莹把杯子放到桌面上,沈君君这时候刚好拿着水果和花站在门口,眯眼看了春莹一眼,温柔的喊,“苏辰哥,你怎么样了,吓死我了。”

  沈君君进来,放下东西就双手撑到床沿边上,俯视着苏辰,上下打量,“你还好吧?”

  春莹抬眸看了沈君君一眼,立刻缩了身子站起来,低声喃喃,“苏辰,我到外面去,你们聊吧,有事叫我。”

  春莹刚想转身,苏辰突然伸出手一把捉住春莹的手腕,“你要去哪里?”

  感觉到春莹的脸色很不对劲,特别是沈君君出现后,态度更加不妥。

  “我在这里不方便。”

  什么叫不方便?苏辰特别疑惑,缓缓道,“你是我女朋友,怎么就不方便了?”

  春莹诺诺抬眸,刚好对视上沈君君锐利冰冷的眼神,哪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好多余。

  沈君君淡淡的笑了,“你想出去就出去吧,我刚好有话要跟苏辰哥说。”

  春莹意领她的意思,看看苏辰然后推开他的手,既然之前他跟沈君君约会都不想让她知道,她也没有必要厚着脸皮在这里碍事吧。

  苏辰被春莹推开了,看着她落寞的背影离开,身上带着淡淡的怨气,根本就是生气的感觉。

  春莹离开,沈君君立刻坐到苏辰身边,双手握住他的大掌,“苏辰哥,你没事就好了,我哥哥跟我说你出事了,把我给吓死人。”

  “我没事。”苏辰抽出手,淡淡的应了一句,然后看着她,“帮我把春莹叫进来。”

  “你就让她在外面站一下吧。是她不想打扰我们。”沈君君双手抱胸,靠到椅背上,显得很不悦。

  沈君君现在忒讨厌月镜和春莹,她们没有出现之前,她哥哥疼她,苏辰爱她。

  她们出现后,她哥哥疏离她,苏辰冷漠她,一切都变了,原本属于她的那份宠爱全部消失。

  “苏辰哥,春莹其实也没那么好。长得一个包子脸,家里又穷,性感又懦弱,真不知道你喜欢她什么?”

  苏辰缓缓闭上眼睛,淡淡的说,“君君,我没事,你回去吧。”

  “让我在这里陪陪你吧,你躺病床也很无聊的。”

  苏辰叹了一声,隐忍着不想发脾气,“我有人陪,你还是回去吧。”

  沈君君被苏辰驱赶,很不爽,“就那个包子会陪你吗?她估计已经离开了。”

  苏辰脸色一沉,瞥向沈君君,沈君君怯弱地咽了咽口水,站起来,“我去门口找找看,如果她还在我就让她进来陪你。”

  说完,沈君君站起来,走向病房外面。

  长廊上,沈君君看到春莹背贴着墙壁低下头。她沉默了几秒,走过去,站在春莹面前,春莹缓缓抬头对上她的眼。

  “春莹,苏辰哥让你先离开,回家好好休息,这里有我还有护工,你不用担心了。”

  春莹脸色顿时煞白,错愕不已,“苏辰真的让我回去吗?我……”

  沈君君语气显得很不好,“不信你自己进去问他吧,如果你想让他当面赶你走,那你现在去问他啊!”

  春莹被她的话压得透不过气,心里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她又怎么可能有勇气去问苏辰呢?手指微微颤抖着,春莹一把握拳,深呼吸一口气,转身走向电梯。

  沈君君扬起丝丝得意的微笑,转身走进病房,一进门就扯开嗓子,“苏辰哥,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春莹的身影,她应该是回家了。”

  苏辰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歪头找着,伸手对着沈君君说“把你给我用一下。”

  沈君君立刻推着他的手压到被窝里,“你这是干什么,她想回家就让她回去吧,今天我在这里陪你吧,我还带了些水果过来,我去洗洗给你吃。”

  沈君君拿着水果立刻溜进卫生间。

  苏辰深呼吸气看着天花板,心里闷得难受,他才刚刚醒过来,一句话也没有来得及跟春莹说,她就走了吗?

  那天晚上沈君君一直陪着苏辰不走,在病房过夜了,苏辰还在疑惑沈君君今天为什么对他这么好的时候,一大早的就见到沈父和沈母赶过来探望他。

  一进门就紧张得嘘寒问暖,很关心他的身体健康,跟沈父沈母聊了一会,才发现沈君君已经告诉他父母他们相恋的谎言。

  听到沈母的话,苏辰脸色骤变,目光冷冽瞪着沈君君,沈君君故意避开他的眼神,怕事情败露,立刻驱赶父母,“爸妈,你们难得过来一趟,去看看哥哥嫂嫂吧,我在这里照顾苏辰就可以了。”

  “好。那我们先走。”沈父站起来,对失苏辰说,“好好休息,身体好了就跟君君回家一趟,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苏辰刚刚想开口,沈君君立刻打断,“知道了,爸妈,你们先回去。”

  沈君君把自己的爸妈推出门口,一直送到了长廊的电梯前面,雀喜欢快,终于混过关了,心里开心不已。

  叮。电梯开了。

  “君君呀,苏辰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你们两就好好相处,不要任性知道吗?”沈母叮嘱。

  而这个时候电梯里刚好站着春莹,她手中紧紧攥着一个保温盒,听到沈母的话,脸色顿时铁青,愣住不动。

  沈君君也看到了春莹,扬起丝丝笑意,温柔的回答沈母的话,“知道了,妈,电梯来了,你们就回去吧。”

  春莹反应过来,愣愣地走出电梯,而沈君君微笑着目送沈父沈母离开,电梯关上后,沈君君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殆尽,眯眼看着春莹带来的早餐,“你来干什么?”

  春莹憋着一口不上不下难受得想哭,忍着痛缓缓道,“我给苏辰送早餐来的。”

  “给我吧。”沈君君伸出手,趾高气扬的瞥着春莹,春莹跟月镜不一样,她两刚好相反,沈君君对付不了月镜,但看到春莹受气的包子脸,心里就特爽。

  “我自己拿进去就好。”春莹越过沈君君身边走向病房,沈君君立刻转身,冲到春莹前面,拦着她的去路。

  “都说了我送进去就行,苏辰现在要静养,不宜见太多闲杂人。”沈君君一字一句像刀子一样插着春莹的心脏,闷痛得慌,她是闲杂人吗?

  春莹咬着唇,冷冷道,“我还是苏辰的女朋友,如果他认为我是闲杂人的话,那我不会多待一秒。”

  说完,她生气的推开沈君君,走向病房,沈君君踉跄一步,气恼地转身,瞪着春莹的背影咬牙切齿。

  进入病房。春莹沉默着走向苏辰的床沿,把东西放到桌面上,苏辰见到春莹后,显得有些激动,“春莹,你来了……”

  他用力的爬起来,想坐在床上,想好好牵牵她的手,可春莹一脸不悦,眼眸中还有淡淡的雾气,让他很焦虑不安。

  “你不要起来,我给你送早餐来的,你饿了就吃点吧,好好休息,我有空再来看你。”春莹忍着不哭,困难得说出这几句话,一想到沈君君和她妈妈说的话,她就想转身走。

  苏辰吃力地坐起来,一把扯住春莹的手腕,撑着疼痛的身体,声音低沉,“你刚来,又要走了吗?”

  春莹咬着唇,眨眨眼睛里的泪花,心里委屈得很,不是他让她走的吗?跟沈君君约会,还和沈君君合伙骗沈母他们,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了,如果心里还放不下沈君君,她可以让位的,她真的不想被背叛第二次了。

  春莹不忍心甩开苏辰的手,两人就这样僵住,沈君君这时候从外面进来,看到苏辰拉着春莹的手腕不放,脸色也跟着暗下来,“苏辰哥,既然她想走,你就让她走吧,反正还有我在这里照顾你。”

  听到沈君君的话,春莹心里像被凌迟了一样难受,生气的甩开苏辰的手,苏辰紧捉着不放。被这样用力一甩,趴到了床上。

  看着春莹迈开脚步离开,苏辰紧忙想追上去,“春莹……”他的声音无力却紧促,完全不顾身体状况,冲下床,嘭!

  一声巨响,春莹吓一跳,回过头,苏辰已经掉地上,她立刻转身冲动苏辰身边,沈君君也吓一跳,冲过来。

  两人同时在苏辰身边蹲下,扶着他。紧张不已。

  苏辰第一反应是用力推开沈君君,一把抱住春莹,紧紧搂在怀里,深怕她又走,他都伤成这样了,多想她在身边陪陪他,安慰安慰他,可是春莹心里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对他若即若离的,让他很慌乱。

  沈君君被推得坐到了地板上,恼怒地看着苏辰紧紧拥抱着春莹,她咬着下唇,瞪着他们。

  春莹差点被勒死的感觉,男人已经受伤了。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抱得她很紧很紧。他沙哑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喃喃着,“不要走,在这里陪陪我。”

  听到他这句话,春莹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溢出来一滴泪珠,缓缓伸手,抱住苏辰的腰。

  沈君君生气的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灰尘,扯上自己的包包,转身走向病房门口,摔门离开。

  -

  罗娜娜从抽屉里拿出所有首饰,存折银行卡和各种证件,然后扯来一个大皮箱把东西装进去。

  月理走进房间。扫视着房间,然后把摆在衣柜里面的名表都拿上了,缓缓问道,“东西都带?了吗?”

  罗娜娜紧张的点头,伸手撑着腰站起来,“带?了。”

  “卡里有多少钱?”

  罗娜娜冷笑,“那老鬼没有积蓄了,卡里的钱都是几个供应商送来的,我让他签了几分合同,回扣可丰厚了。”

  “很好,我们走吧。”月理扯上罗娜娜的皮箱,牵着她的手离开,边走边问,“你确定孩子是我的?”

  “当然是你的,这个孩子已经四个月了,我骗那个老鬼说三个月,其实刚好怀孕那个月他都没有碰过我。”

  月理想想也觉得放心,现在不走,等孩子出世了,月镜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两人刚刚走到门口,门还没拉开,月洪钟突然推门进来,“娜娜呀……我忘记拿……拿……”他尾音慢慢削弱,看着月理跟罗娜娜挽手拖着皮箱离开,他猛得僵住,不敢置信。

  “爸……”

  “老公……”

  月洪钟怒不可遏,狠狠摔上门,“你们想干什么?”月洪钟气得全身颤抖。脸红耳赤。

  既然被发现了,罗娜娜不怕直白的说出来,“月洪钟,我们离婚吧。”

  “离……离婚?”月洪钟喘着气,捂住心脏,怒火中烧,“我……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要跟我离婚?”

  “爸……我跟娜娜早就在一起了,娜娜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月理的话还没说完,月洪钟全身怒得抖动,气到爆血管那般,一巴掌狠狠的甩到月理的脸上,“你这个混蛋,她……她是你爸的老婆……”

  月理被一巴掌打得歪头了,气焰顿时飙升,拽拽地用手摸上自己的脸颊,罗娜娜吓得后退一步,怕连累到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月理顿时生气的扯上月洪钟的衣领,把他揪了过来,怒瞪着他,一字一句冷冷碰着,“是你老婆又怎样?我跟她在一起五年了,你跟她不过两年时间,就算是父子,也应该有一个先来后到吧?”

  “你……你……”月洪钟怒得双眼发红,青筋暴露,声音和身体都颤抖不已,气都喘不上来。脸黑成一片。

  罗娜娜这时候才发话,“我过几天会让律师给你寄离婚协议书,反正你也没有什么财产可以分我的了,你买给我的那些车和房我都转到月理名下了,至于那些珠宝名牌,我也送人了,不要想着能拿回去。”

  “你……你们……”

  月理看着月洪钟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扬起丝丝冷笑,“还是很感谢你多年的养育之恩。今天就到处结束吧。”

  说完,月理把月洪钟甩到了沙发上,然后拖着皮箱,牵着罗娜娜离开。

  养育之恩?

  月洪钟脸色越发阴沉,身体一抽一抽地颤抖着,气得全身僵硬。眼珠怒凸,他是月理的亲生父亲,因为没有告诉他,所以这样背叛他吗?这个坏女人……这个不孝子……

  这……

  怒火攻心,月洪钟紧紧压住痛得无法呼吸得心胸,撕心裂肺地低吼着,“报应……啊……报……应……”

  手脚一抽,月洪钟开始抖动得厉害,双眼一番,口吐白沫,整个人在沙发上抽搐起来。

  -

  饭桌上。

  桂嫂突然端来一个炖盅放到月镜面前,月镜扫视了大家一眼,沈父沈母都没有炖汤,沈皓寒和沈君君也没有。唯独自己有,正当她疑惑的时候,沈母开口,“小镜呀,这个是补汤,你喝了吧,对身体好。”

  “妈,我身体很好。”月镜微笑着。

  沈母顿了一下,脸色显得有些沉,淡淡的说,“喝了吧,身体好就不会一直怀不上孩子了。”

  月镜一顿,僵住了,低头看着炖汤没有作声。

  沈君君偷笑着夹菜吃饭。沈皓寒立刻开腔,“我们暂时还不想要,不是怀不上。”

  沈母这时候急了,“皓寒啊,都多少岁了还不想要孩子?你都三十了,爸妈也老了,就你这么一个独子,你竟然还说不想要小孩?”

  月镜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心里闷得难受,沈母的话无形是一种压力,两位老人家年过半百希望抱孙是人之常情,沈皓寒是独子,沈家就指望他添丁,而她……

  心里闷得连饭都吃不下。月镜缓缓掀开盖,药材味扑?而来,她一点胃口也没有,拿着勺子,一口一口逼着自己喝下去,或许真的身体差才怀不上的,听婆婆的话多补补应该没有错。

  沈皓寒抬眸看了一眼月镜,眼低闪过一抹黯然,夹起月镜喜欢吃的菜递到她碗里,温柔的声音说道,“小镜,不好喝就不要喝了。”

  沈母脸色一沉,瞧着沈皓寒,这样宠着老婆还得了,什么都依着她,连孩子都不想要了?

  月镜挤着僵硬的微笑,“好喝,挺好喝的。”

  不知名的药材炖鸡,喝一两次还是可以忍受的,月镜对沈皓寒笑笑,又对着公公婆婆微笑,然后低下头逼着自己把一盅炖汤喝完。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9章 一群混蛋,以多欺少-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