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102章 老婆,我们回房间-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3章 检查报告是,两个-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春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辰,她当然有想过结婚,而且很想很想嫁给一个相爱的男人,可是苏辰他……

  他心里真的放下沈君君了吗?真的是因为爱他而想娶她吗?

  “苏辰……我……”春莹纠结了起来,看着苏辰深邃的眼眸,不知所措,想了想又低下头。

  或许爱得还不够深吧,苏辰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两人沉?了片刻,苏辰转身走出房间。

  他进入厨房拿了两瓶蒸馏水,出来的时候,递了一瓶给月镜,春莹从房间出来,他将一瓶递到春莹的手中,目光定格在她的脸蛋上,想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月镜挑眉,看了一眼春莹和苏辰两人之间的气场,感觉到沉闷的气流。

  月镜拿出,故意装作听电话,“喂,好……我现在立刻过去。”

  春莹和苏辰看向月镜,月镜浅笑,“我老公有急事找我,我先走了。”

  春莹也跟着月镜想离开,“小镜,我跟你一起……”

  “你就在这里照顾一下你男朋友吧,他内伤还没有痊愈,你给他做点吃的,或者帮他打理一下。”月镜推着春莹的手,笑呵呵的再看向苏辰,她能感觉到苏辰是很想春莹留下来陪他的。“苏辰,我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嗯!”苏辰点点头。

  月镜对着春莹招招手,然后离开苏辰的家。

  月镜离开后,春莹显得有些尴尬,走到苏辰身边,仰头看着他,“你饿不饿,我给你煮点吃的。”

  “嗯。”苏辰点头,珉唇微笑。

  春莹见到他阳光的微笑,心情也跟着好起来,走向厨房。

  春莹进入厨房。在冰箱里找了很久,除了水什么也没有,厨房连一点食物也没有,餐具都是摆设,春莹站在厨房懵了。

  苏辰走进来,“春莹,我忘记告诉你,厨房没有可以做吃的食材。”

  春莹缓缓转身,“那你平时吃什么?”

  苏辰浅笑,双手插袋靠到墙壁上,“外面餐厅吃,或者外卖。”

  看着他说得轻描淡写,春莹心里泛起一丝丝心酸,他一个人住。身边没有家人,父母早年离异,母亲又过世,他其实应该很希望得到家庭的温暖吧。

  他没有说什么,但是春莹知道他其实很想家的温暖。

  不知道是不是多愁善感的情愫,让春莹心里泛酸,缓缓走到苏辰身边,伸手穿过他的腰,抱住他。

  苏辰微微一顿,身体僵住后,缓缓站直,愣愣低头看着她,片刻后伸手抱住春莹的肩膀,缓缓摸着她的头发。温柔的问,“怎么了?”

  “天天吃外面的东西没有营养的。”

  苏辰淡淡地浅笑,“习惯了,没有关系。”

  “以后我来给你煮吧。”春莹浅笑着仰头,“我们去超市买些食物回来含放着。”

  “嗯!”苏辰点头,俊逸的脸上是阳刚灿烂的微笑,憋在心里难受的那股阴霾瞬时消失殆尽。

  牵着春莹的手出门,苏辰小心翼翼的说,“春莹,如果你想搬过来都可以的,我这里房间很多。”

  “嗯?”春莹警惕地看着苏辰,眉头紧蹙。

  苏辰伸手摸摸她的头,“别乱想,我只是想帮你省点房租。还有方便我们互相照顾而已,住一起不是方便很多吗?”

  春莹没有作声,心里竟然有点心动,想跟苏辰住一个屋檐下,想给他天天做好吃的东西,想每天都见到他。

  -

  离开苏辰的家,月镜坐上司机的车,她在车上想想,然后跟司机说,“去医院吧。”

  “是。”司机恭敬的应了一句,改变方向往医院开去。

  医院内。

  月镜坐到了月洪钟身边,??的陪伴着他,月洪钟很多话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痛苦的躺在床上,目光呆滞。

  月镜凝视着他皱纹密布的老脸,沧桑阴郁,那么的可怜又可恨,临老了还让晚年变得可悲,这是不作死不会死,她心酸心痛也改变不了事实。

  “爸,如果生命可以从来,我希望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女儿。”月镜淡淡的说出这句话,眼眶湿了。

  月洪钟手微微一顿,目光含泪。

  “小时候你就不爱我和我妈妈,有了月理后,你只爱月理。妈妈被月理杀了,你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还原谅月理,一心就放在月理和罗娜娜身上,现在他们是怎么对你的,你倒是清楚了吧?”

  月镜缓缓摸上老男人都手,紧紧握住,“我如今能为你做的只有请最好的医生,把你治好。”

  “爸,你是不是在沈培艺的公司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月洪钟微微一顿,缓缓动着手,张嘴困难地说,“小……镜……我……我……”

  “说不出来就不要说了。”月镜闭上眼睛,每每听到她爸爸说话,她心就揪着痛,他现在口齿不清,表达困难,听得都难受。

  叩叩。

  这时候病房的门响起来,月镜立刻回头,看到进来的人,她脸色顿时一沉。

  进来的女人是罗娜娜,她一身宽松的孕妇装,身后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到月镜后,她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目光阴冷锐利,嘴角轻轻上扬,“月镜,你也在这里啊?”

  “你来干什么?”月镜怒问。

  “来跟你爸把手续给办一下。”罗娜娜带着男人走进,在病床后面瞄了一眼月洪钟,“还可以签字吧?如果不行,打个手印也可以。”

  “离婚?”月镜紧蹙眉头,可以看得出来她带来的是律师,想现在撇清关系吗?

  “没错,我今天是过来跟他离婚的,本来只想让律师来,但夫妻一场,听说他中风了,我就来看看他。”罗娜娜语气冷淡。

  真的好一个‘夫妻一场’,月镜紧紧攥拳站起来,“我爸现在弄成这样,都是你害的,你现在还有脸过来跟他离婚?”

  罗娜娜双手抱胸,依仗律师在场。肚子里有小孩,月镜也不能拿她怎样。

  “我可没有害他,月镜你说话小心一点,他要跟我结婚也是他心甘情愿的,他为我花钱也是他自愿的,至于婚姻里谁敢保证一辈子不变心?”

  “一大堆借口。”月镜站起来,走到罗娜娜面前,双手抱胸,对峙上她傲慢的眼眸,“想结婚容易,想离婚?没门。”

  “这是我跟月洪钟的事情,轮不到你管。”罗娜娜气得双手叉腰,恼怒不已。

  月镜冷冷一笑,“我管定了,罗娜娜,你不用白日做梦,我爸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你……”罗娜娜咬着牙,瞪了几秒月镜,转身对着律师说,“你来处理吧。”

  律师上前,给月镜递上一份资料,准备说话,月镜立刻抢过他的资料,狠狠撕碎,律师顿时懵了,看着月镜把协议书撕得破碎。

  月镜拿着碎纸,走向罗娜娜,狠狠的往她的脸上撒去,冷冷道,“带着你的律师滚!”

  “月镜,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会向法院起诉的。”

  “可以,去起诉离婚吧,我们等着。”

  罗娜娜怒火中烧,但又拗不过月镜,她生气的推开月镜,走到月洪钟病床边上,月洪钟立刻闭上眼睛,沉着脸不想看她。

  “月洪钟,我们离婚吧,难道你想带着这顶绿帽子过下半辈子吗?”罗娜娜放软态度,想让月洪钟放她走。

  月洪钟把头歪到一边,不想看罗娜娜,离婚了,他背负的债务只有他一个人承受,最后也变成是月镜的负担,如果不离婚,他至少还让罗娜娜也脱不了关系。

  像月镜说的那样,想结婚容易,离婚是不可能的。

  “月洪钟,你倒是表个态啊!”罗娜娜突然怒吼,伸手推着月洪钟的手。

  “不要碰我爸。”月镜转身去推开罗娜娜,扯住她的手臂往边上拉,罗娜娜吓得立刻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深怕小孩受到伤害。

  月镜看到她的动作,立刻松开手不去碰她,女人的天性习惯性的去保护自己的孩子,无论多坏的女人,母爱依然存在。

  每每看到罗娜娜的肚子,月镜总是有一种说不出口的羡慕。

  罗娜娜深呼吸一口气,对律师使出一个眼神,律师立刻上前,“我们会对法院提出起诉离婚的”

  “滚!”月镜冷冷低吼,冰冷如剑的目光瞪着罗娜娜。

  罗娜娜看看床上一动不动的月洪钟,对着月镜冷冷道,“好好看着这老鬼,估计也活不长命了。”

  月镜紧紧攥拳,隐忍着不让自己一拳打死这个恶心的女人。

  罗娜娜跟律师离开医院,月镜走到月洪钟床头边上,“爸。我也要走了,有空再来看你,罗娜娜下次再来找你,不要签她的离婚协议书知道吗?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月洪钟闭上眼睛,缓缓点点头,眼角憋出一掉泪珠。

  -

  回到家里,又是折磨人的事情等着月镜。

  现在沈皓寒的父母来了,沈君君也在,她的家再也不像之前那么清静,最让她受不了的事情是沈母每天让她喝那些说不出什么名字的中药,说是补身体,可是她现在闻到这味道都想吐。

  刚进家门,就闻到这股难闻的中药味,月镜眉头紧蹙,心情也沉闷,她真的好想吐。

  “夫人,你回来了?”桂嫂见月镜进门,立刻冲过来。

  “嗯!”月镜无精打采的回答了一句,缓缓走进来,这时候桂嫂立刻走进厨房,端出来一盅炖品。

  “夫人,老夫人让你把这炖品喝了。”

  月镜眉头紧蹙,看着桂嫂把炖汤放到桌面上,她脸色阴沉?淡,没有任何表情,沉?了几秒,走过餐桌,然后打开盖子。

  一阵药材味扑鼻而来,她眉头蹙得更紧,伸手摸了摸炖盅,感觉温热,应该炖好有一段时间了。

  月镜深呼吸一口气,二话不说,立刻拿起炖盅,仰头一口气喝着炖汤,咕噜咕噜……

  桂嫂仰头看得傻眼了。

  嘭!

  月镜用力得把炖盅往桌面一放,一声巨响把桂嫂吓一跳。目瞪口呆,月镜帅气地擦拭了嘴巴,转身走向楼梯,她一气呵成的动作让桂嫂良久都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进到房间,月镜立刻捂住嘴巴,冲进卫生间,蹲在坐厕边上一阵反酸,刚刚喝的汤全部吐了出来。

  呕……

  一阵一阵的呕吐把她胃部都吐得发疼。

  吐到胃里一点东西都没有了,月镜缓缓爬起来,来到水龙头前面,开了水,双手捂住水漱口,漱口后还洗了把脸。

  真的太受折磨了。

  这些天,她没有一天是好过的,天天喝这种汤,沈母总是不断提起她怀不上孩子的事情,让她压力很大,晚上睡不好,早上起不来,精神差。没有胃口,一闻到这种药材味道就让她吐个天翻地覆。

  “呼……”

  月镜洗漱干净后,从房间里面出来,刚走出房间,房门被推开了,沈皓寒扯住领带,走了进来,看到月镜脸色异常苍白,蹙眉走了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身子,让她双脚离地,比他还要高。

  “老公,你下班拉?”月镜有气无力的摸着他俊逸的脸颊微笑。

  “嗯,你今天早上说不舒服在家里休息,怎么休息一天了,脸色反而更差?”

  月镜鼓气,“嗯,早上还好,刚刚又喝炖汤,吐完了所以脸色不好。”

  沈皓寒抱住她走向房间,坐到沙发上,让月镜坐在他大腿上,他蹙眉,“不要再喝那些东西了。”

  “那是妈妈一番好意,我怎么可以……”

  沈皓寒立刻打断她的话,“我会跟她说,不喜欢就不要逼自己去喝那些东西。”

  月镜叹息一声,靠到沈皓寒的肩膀,缓缓闭上眼睛,闻着他身上阳刚清冽的气息,结实温暖的怀抱让她很安心。

  “小镜,不要这样逼着自己,我们可以不要小孩。”沈皓寒心疼的摸着她的脑袋上的发丝。

  “老公,我想给你生一个小孩。”月镜喃喃着。

  傻瓜,沈皓寒疼惜不已,他又何尝不想要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爱的结晶呢,可是月镜输卵管有一边是严重畸形,需要手术纠正,他知道月镜偷偷去看医生备孕,所以命人给医生疏通,不能让她知道她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不想月镜为了要小孩而做手术。

  输卵管有两条,他们会有小孩的。只是几率很低,比一般人都低,但他宁愿等,就算等不到也不想她知道这样的结果。

  沈皓寒摸着月镜的头发,沉思了片刻后说道,“小镜,不要有压力,不要在意我爸妈他们,炖汤也不要喝了。”

  月镜沉?着没有出声。

  “现在胃有没有不舒服?”

  沈皓寒等了片刻还没有听到月镜的声音,他都说了好几句话,月镜竟然不理他?

  他缓缓推着月镜靠在他肩膀的头,歪头看向月镜,突然发现这个女子竟然在他肩膀睡着了。

  这样都能睡着?去哪里了把自己弄得这么累?沈皓寒不由得浅笑,缓缓抱住他的臀部。站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抱住她往床上走去,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

  为她盖好被子,沈皓寒在月镜的脸蛋上轻轻吻上一口,然后把空调按到温度适中,然后离开房间。

  沈皓寒下了一楼,走到客厅的时候刚好桂嫂从厨房出来,“先生好。”

  “桂嫂,以后不要炖汤给夫人喝了。”沈皓寒淡漠的说。

  桂嫂纠结着,“可是……你母亲她……”

  “不用管他们,如果再让你炖,你就炖,炖完后你自己喝,告诉我妈说夫人喝汤了就好。”

  “先生。这……”桂嫂慌了,不知所措。

  沈皓寒双手插袋,看着桂嫂,脸上毫无表情,“你喝不了就倒掉,不要让夫人喝。”

  “知道了,先生。”桂嫂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句,为难地退到厨房去。

  叹息一声,沈皓寒走到沙发上坐下。深邃的眼眸如同星辰皓月,高深莫测,凝视着前方,若有所思。

  月镜朦朦胧胧睡到了天?,她从坐在床上轻轻的揉搓着眼睛,她怎么突然睡着了呢?好像在沈皓寒的怀抱里聊天的。睁开眼天都?了。

  突然一阵反酸,月镜猛的捂住嘴巴,立刻下床,鞋子都没有来的急穿,直冲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吐得头晕目眩,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她难受得拍着胸口,真的难受死了,睡觉前已经吐完了,睡一觉还想吐。

  可能是那药材太重味了。

  月镜拍拍胸口,洗漱完出来,走出卫生间穿上拖鞋然后下搂。

  一楼下面,沈君君又搂住沈皓寒的手臂,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沈父沈母也坐在沙发边上。

  月镜下楼后跟他们打过招呼,目光看向了沈君君,这口香糖又粘着她老公了,能不能自觉点,不要粘着这么紧。

  “小镜,饿吗,去吃点东西吧。”沈皓寒推开沈君君的手想站起来,沈君君立刻抱得更加紧。

  “哥,嫂嫂会自己去吃,我们都吃过了,不用管她。”

  每次她睡觉,沈皓寒都不会让人吵醒她,等她睡醒了想吃的时候就吃,月镜已经习惯了。可是沈君君着嘴脸她是习惯不了的。

  “你们看吧,我去吃就行了。”月镜走向饭厅。

  身后突然传来沈母低沉细微的声音,“皓寒啊,怎么可以这么纵着你老婆,完全没有点礼貌,长辈吃饭她在睡觉,成何体统?”

  沈皓寒看向沈母,语气也略沉,“妈,爸爸宠你纵你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意见?”

  沈爸不由得笑了,沈母顿时语塞,无话可说。

  月镜缓缓低头微笑,来到饭厅,桂嫂立刻从厨房把菜端出来。

  肉菜都是很新鲜的,有鱼,有汤,有鸡和素菜,可是看到这些,月镜一点胃口也没有,明明肚子就很饿,可是吃不下去。

  桂嫂为月镜盛了一碗骨头汤放到她面前,月镜低头看到骨头汤,一阵清香扑鼻,她却捂住嘴巴,作呕得一颤。

  桂嫂顿时一僵,看着月镜的反应懵了,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她。

  “桂嫂。怎么了?”月镜疑惑的看着桂嫂,觉得她眼神很奇怪。

  “夫人,你最近是不是特别想吐?”

  “没有。”月镜知道桂嫂想到什么事情了,她苦涩地笑了笑,“你别误会,我是被下午的药材汤给膈应着,喝了那汤胃口不舒服而已。”

  桂嫂还是一脸疑惑,夫人说不要误会,那可能是她想多了,不过夫人看起来真的好疲惫的感觉,该不会是真的有小孩了吧!

  月镜低头缓缓吃着饭,桂嫂也满腹狐疑走进厨房。

  吃着吃着,突然就没有任何胃口,放下筷子。然后站起来走向客厅。

  “小镜……”沈皓寒推开沈君君站起来,沈君君一把扯住沈皓寒的手,“哥哥,你又不陪我看完这电影了吗?”

  沈母也蹙眉,“皓寒,你一下班就?着你老婆,总得空点时间陪陪爸妈和妹妹吧!”

  月镜顿住没有动,背对着后面姓沈的一家人,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外人似的。

  沈爸突然开腔,“皓寒还陪着你们少时间吗?都几个小时了?”

  沈母碎碎念着沈爸,“你手指往哪里掰?”

  “我哪里都不掰。”

  “你……”沈母这被气得没有话说。

  沈君君搂住沈皓寒的手臂,得意洋洋地看着月镜落寞的背影,心里很爽。

  沈皓寒蹙起眉头,冷冷的表情扫视大家一圈。用力推开沈君君的手臂。

  沈君君瞥着委屈得立刻喊道,“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皓寒完全不理会沈君君和父母,大步迈向月镜,来到她身边突然弯腰,一把将她横抱起来。

  “啊!”突如其来的公主抱让月镜吓了一大跳,惊叫一声后紧张的圈上沈皓寒的脖子,惊讶地看着他。

  他这是干什么?

  他父母和妹妹都还在客厅这里呢,这样肆无忌惮都抱住她,会不会又引起公愤。

  “老婆,我们回房。”沈皓寒完全不顾忌任何人,迈开步走向楼梯。

  沙发上的两个女人脸色骤变,呆若木鸡,沈爸倒是觉得儿子做得太对了。男人孝敬父母,疼爱兄妹是理所当然,但老婆更加应该宠爱。

  “妈……哥哥他……”沈君君很不爽的站起来,跺脚撇嘴,双手抱胸委屈得想要哭了,看着沈皓寒竟然当着他们的面这样……

  沈母珉唇叹息一声,看向沈爸,“儿子跟你很像。”

  沈爸自豪,“当然,他是我儿子。”

  沈母淡淡笑了,没有作声,继续看她的电影。沈君君咬牙切齿看着父母竟然不生气,不管事的态度,她又气又恼怒却什么也做不了站在原地干着急。

  桂嫂从厨房出来。看到餐桌上的饭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二楼,夫人怎么吃这么少?是不是不舒服?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1章 春莹 我们结婚吧-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