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110章 沈皓寒被逗了-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1章 春莹的第二次能成功么?-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孟亦修发来的照片,让沈皓寒一时间没有办法回过神,苏辰很好奇,看沈皓寒的脸色就知道图片上的人是他所意想不到且认识的。

  “沈少,是谁?”

  沈皓寒抬眸,对视上苏辰,两人对视几秒后,目光中太过高深,让人琢磨不透,沈皓寒伸直把递给苏辰。

  苏辰拿过,靠到沙发上看着,见到图片的那一刻,眉头紧蹙,脸色暗沉,图片上的男人是他们曾经的战友熊敏,而熊敏曾经则是沈培艺的心腹。

  “我就说是沈培艺这个混蛋做的事情,除了他,没有人还想对付月镜来伤害你了。”苏辰放下,冷冷道。

  沈皓寒沉着脸色,“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挑起二郎腿的孟亦修邪魅的扬起淡淡的笑意,很认同沈皓寒,“对,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熊敏在一年前就已经离开沈培艺,没有帮他做事了,既然选择离开,他没有理由还帮他做事。”

  苏辰,“很难说,熊敏一直都是功利心很强的人,为了钱,有什么做不出来?更何况杀了顾家的人却不伤害顾千柔,除了沈培艺,我想不到还有谁。”

  沈皓寒沉思了片刻,问孟亦修,“你觉得会是他吗?”

  孟亦修冷笑,“警方都没有头绪是谁,我更不会去猜测。被捉的人都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听从熊敏一个人指挥,捉到熊敏就知道真相了。”

  熊敏在当兵期间,反侦查能力超级强,想捉他就有点难度了,苏辰很不看好警方能在短时间内捉到他。讽刺道,“不要依赖警方能将幕后凶手揪出来。”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孟亦修浅笑着,目光凛冽,莫测高深,可沈皓寒并没有孟亦修这般看戏的心态,他此刻心里充满了担忧,这关系到月镜的安全。

  -

  月镜禁足了几天,在家里闷得受不了,她现在才两个多月的胎儿,健康得很,可是沈皓寒总是不让她出门,刚好今天是她爸爸出院的日子,她就有借口出门了。

  两名威武,霸气侧漏的保镖跟在后面。走进医院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以为什么明星登场了,因为长相出众,容貌甚比大明星,月镜去到哪里都引来众人的目光。

  走进住院部,看护的大叔已经在收拾行李,月洪钟手里拿着拐杖在房间漫步,一边身体已经行动不便,脚也受到影响。

  月镜进来看到他,立刻冲过去,扶着他的手臂,“爸,你不要到处乱跑,小心又摔倒了。”

  月洪钟抬头看着月镜。沧桑的老脸上扬起僵硬的笑意,“小小……镜,你来拉?”

  月镜扶着月洪钟往病床坐下,刚好目光看到桌面上放着一份文件,她眉头紧蹙,生气的拿起来盯着上面的文字,“罗娜娜又来了?”

  “嗯,几天前……来来过……”

  月镜把手中的文件攥成一团,轻轻咬着下唇,心里充满了愤怒的气焰。把她爸害成这样还不安分?

  罗娜娜和月理都是贪钱的人,做事让人恶心,被这两个人缠上他爸,注定没有好日子过了。

  护工收拾好行李,月洪钟坐到轮椅上。两名保镖一个拿行李,一个推车,把月洪钟推出医院。

  医院广场上,迎面而来的碰上罗娜娜,她顶着大肚子走过来,脸色阴沉,看起来情绪很不好,月镜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急着想离婚,如果不离婚,小孩子出生后,按法律来讲,月洪钟就是孩子的爸爸,而月理就成了小孩的哥哥。

  真的是贻笑大方。

  月镜顿住脚步,瞪着罗娜娜上前,她不想再跟这个女人有什么纠缠,可是她没有办法不帮他爸爸出口气。

  “月镜。”罗娜娜口气很冲,单手撑着自己的腰站在他们前面,目光扫了一眼两名保镖,咽一下口水,“让你爸赶紧签了离婚协议书吧,这样耗下去没有意思。”

  “挺有意思的。”月镜浅笑。

  罗娜娜攥拳,咬着牙怒吼,“不要太过分了,我一定要跟他离婚的,我不怕告诉你,我根本从来没有爱过这个老头,我手上还有很多他贿赂的证据,如果不签字,我就交给警察。”

  月镜不屑的笑了,很想一巴掌打死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把她爸害成这样,贪污受贿也是因为她的怂恿,现在还有脸说这些话。

  “罗娜娜,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爸是不会让你跟月理双宿双飞的,有证据你就去告,但我可以让你也脱不了关系,还有月理这个混蛋,他迟早会死,我不会让他活很久的。”

  “你……”罗娜娜攥拳,咬牙切齿瞪着月镜,愤怒得脸色发红发紫。

  “娜娜……”

  这时候,月理再也忍不住下车,从远处冲过来,月洪钟看到月理后,怒火中烧,脸色铁青,双手颤抖,紧握拳头瞪着他。

  缩头乌龟终于出现了,月镜眯眼瞪着月理,他冲过来后,扶着罗娜娜的腰,阴沉的眼神瞪着月镜,“不用多久,你就会知道后悔。”

  后悔?沈培艺拿着这么多她爸爸的证据来威胁她,她都没怕过,就月理这样想让她后悔,还真的是搞笑。

  月镜冷笑着上前走,罗娜娜怯懦地往后退了一步,月理倒是仰头挺胸,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瞪着她,拽得不可方物。

  “你想干嘛?”月理还是忍不住问。

  月镜冷笑,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戳戳月理的胸膛,“干嘛?法律制裁不了你这个混蛋,那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顿,看你爽不爽。”

  “你……”月理顿时慌了。

  月镜二话不说,立刻后退一步,对着保镖大喊,“给我打,打残了就丢进医院去。”

  月理吓得脸色发青。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名威猛的保镖已经上前,捉住他就拳打脚踢。

  “啊!住手,住手别打了……”罗娜娜吓得慌了,在护着肚子大叫着,“再不住手我就报警了。”

  月镜双手抱胸,走到罗娜娜身边,“报警啊,你看我会不会让他有命活到明天?”

  “月镜,你……”罗娜娜生气的攥拳,双眼通红瞪着月镜,她知道斗不过月镜,又不甘心。

  瘦弱的月理不用几分钟已经被打趴了,保镖后退到月洪钟身边,此时才发现月洪钟眼眶湿润,心疼的看着地上趴着的月理。

  月镜歪头看着她爸,再看看地上的痛苦哀嚎的月理,她爸的心始终还有他这个儿子的地位。

  罗娜娜冲过去,缓缓蹲下,“月理,怎么了,我去叫医生来……”

  月镜讥笑,“不要叫了,医生已经来了。”

  可能是看到打架,几名护士报警后,推着救护床冲过来,月镜很不屑的瞥着月理,“月理,以后记得见到我兜路走,说不定哪天我一个不开心就杀了你。”

  放完狠话,月镜转身走向自己的车。

  罗娜娜咬牙切齿瞪着月镜的背影,狠狠骂着,“这个女人真的是疯子,把人打成这样还这么拽,从小到大都这么暴力,怎么还会有男人喜欢她,真的疯了……”

  月理上了救护床,对着罗娜娜有气无力的怒吼,“不要废话了,赶紧跟来给医药费。”

  月镜把她爸爸安置在沈皓寒送给她的别墅里,请了两名佣人24时轮流照顾,临走前还叮嘱他爸不要心软,要坚持自己的立场。

  离开别墅,立刻收到沈皓寒的信息。

  “小镜,现在在哪里?”

  月镜拿着回复,“准备回家,刚刚安置好我爸,月理和罗娜娜又来骚扰我爸,我把月理打了一顿。”

  “你自己动手?”

  月镜回复,“保镖动手。”

  “干得不错。”

  月镜看到这四个字,顿时笑了,干的不错?她那沉稳冷静的老公也会支持她这么冲动的行为?真不愧是她的老公,真心觉得自己会被宠坏。

  月镜幸福的坐在私家车后座,甜甜的浅笑,低头拼命打字,“老公,不用工作吗?这么有空给我发信息?”

  沈皓寒:“你更重要。”

  又是四个字,月镜看得心里甜蜜蜜的,可是如果这四个字换成我很爱你,那该多好啊!满足一下她一颗少女浪漫的小心思。

  “老公,晚上下班早点回家,我等你。”

  “嗯,好。”

  月镜放下,歪头看着车窗外面的城市风景,她到底失去多少年的宠爱?如果早点爱上沈皓寒,那该多好啊?想想她都觉得曾经太傻了。

  -

  才下午四点多,月镜就见到沈皓寒回家了,她刚好在房间午睡,他一回家就把她吻醒,月镜圈上他的脖子。睡眼惺忪的问,“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是你让我早点下班的呀,回来陪陪你。”

  这也太早了吧?她指的是下班后早点回家,但见到他还是很开心,一个用力,把他拽到床上躺着,然后翻身爬上他的身体。

  沈皓寒身上穿着白色衬衫,因为回到家里,他习惯性的松开两个扣子,看起来很优雅俊郎,很迷人,月镜眯着眼邪魅笑着,身体慢慢往上爬,沈皓寒喉结上下滚动,“小镜,不要玩火。”

  月镜吃笑,“老公,我们好久没有……”

  “不行。”沈皓寒捉住她不安分的双手手腕,他比她更加难受百倍,“医生说了,前三个月会危险。”

  “我身体棒棒的。”月镜挑眉,妩媚的眉梢间尽是撩人的诱惑。

  沈皓寒抱住她的腰,缓缓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僵硬的身体上被月镜柔软清香的身子压着,还用这样的眼神看他,真的是一种折磨。

  “小镜,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没有商量。”

  月镜故意磨蹭一下他,“可是你下面好……”

  月镜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翻身,把月镜压住,眯着迷离的眼眸看着她,月镜微微喘息着,心脏起伏凝视着他,他此刻眼神里充满了爱欲,还有压抑,男人阳刚的气息让她呼吸缭乱。

  片刻后,沈皓寒还没有行动,月镜疑惑,“老公……”

  沈皓寒听到月镜娇柔的声音,一句老公,彻底崩塌防线,快速从她身上起来,二话不说迈开步伐从冲进卫生间。

  门关上后,立刻响起水声。

  月镜微微一顿,懵了。片刻后她再也忍不住笑着,在床上滚了两圈。

  她那个性欲强悍的老公,竟然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忍了这么久,说不碰就不碰,还真有原则。

  其实之前还没有发现有小孩那两个月,她们还不是天天都那么刺激的随心所欲,怎么知道有小孩后就变得小心翼翼了?

  应该是医生的话把他吓到,说三个月前是危险期,不能性生活。

  十几分钟后,沈皓寒下身围着浴巾出来,手上还拿着干毛巾擦拭着湿哒哒的短发。完美的肌理线条,健硕的体格,那性感的?色肌理让人看到脸红耳赤。

  月镜缓缓下床,走向沈皓寒,看着月镜走来,沈皓寒僵住不动,月镜那调皮的眼神透露太多信息了,他知道她又想使坏。

  这个女人如果没有怀孕,真的该好好调教一下,但是现在她怀孕了,他处处小心她却不当一事,她过来就将身子直接贴上,手摸上他的胸膛,“老公,你的肌肉好结实,很有力量……”

  沈皓寒放下毛巾,握住她的手腕定住她的动作,“小镜,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不要这样。”

  月镜撇嘴,挑眉坏笑着问,“老公,你还记得第一次吗?”

  沈皓寒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时候你有多粗鲁,多残忍。”

  沈皓寒浅笑,嗓音低沉沙哑,“你不是喝醉了吗?原来你还记得,所以现在是想报复我?”

  当然要报复,她依稀还记得第一次竟然让她双腿酸痛了几天,明明是暗恋她的又不说,第二天醒来还把过错推到她身上,害她被睡了还变得荡妇似的。

  “老公,你那时候不知道我第一次吗?”

  “不知道。”沈皓寒以为她跟白秦海有发生过,所以当时并没有怜香惜玉。

  月镜身子微微向他贴上,眉目传情,“老公,要不……”

  “不要……”

  沈皓寒痛苦的推开她,然后转身走进衣橱间,月镜看着他一脸禁欲,想想都开心,让他之前这么肆无忌惮。这么随心所欲,这下是要好好治治他。

  月镜正在开心的幻想各种方法调戏她老公的时候,沈皓寒穿好休闲装,从衣橱间走出来,来到月镜的身边扯上她的手,牵着往外走。

  “老公,去哪?”

  “到花园散散步,分散一下注意力。”他温柔的一手搂住她的细腰,歪头浅笑着说,“下次去问问医生,孕妇的欲望这么强要怎么治。”

  噗……

  月镜差点吐血,她欲望强吗?她是想逗他,惹毛他,怎么就变成她欲望强呢?

  百口莫辩。月镜脸蛋羞红着解释,“我才没有那样,是因为……”

  “我懂,等宝宝出生后,我会好好补偿你,你想怎样都行,这几个月就忍忍吧。”

  好想吐血,月镜真的懵了,她……她……她是欲女了?

  至于谁欲望更大?还是可以一目了然的,晚上陪着月镜入睡,沈皓寒就到家里健身房里锻炼了两个小时,直到筋疲力尽,大汗淋漓才回房洗澡睡觉。

  月镜夜深起来过一次,看到身边的男人睡得可香了。她也不想再逗他,今天肯定很难受。

  次日清晨。

  沈皓寒从美梦中醒来,仰头看着怀抱里搂住的女人,她睡得香甜,忍不住的浅笑着往她的头顶上轻轻一吻,温柔又小心地将她放到枕头上为她盖上被子。

  他起了床,进去卫生间洗漱,片刻后外面的突然响起来,沈皓寒急忙冲出来,跑到外面快速拿起,把铃声按掉,他紧张地看着床上的月镜只是动了一下,并没有醒来,他深怕铃声吵醒她。

  看着还在继续震动。沈皓寒接通电话,低声说,“什么事?”

  苏辰紧促慌张的声音传来,“沈少,千柔又自杀了。”

  沈皓寒猛的一僵,脸色顿时沉下来,久久没有说出话来,顾千柔又自杀了,这句话像炸弹一样在他心脏炸开。

  三十分钟后,沈皓寒来到医院。

  病房里只有苏辰一个人。顾千柔躺在病床上,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憔悴。

  沈皓寒走进来后,双手插袋走到苏辰身边并肩站着。

  苏辰歪头瞄一眼他后,低声说,“早上顾管家给我电话,说顾千柔在房间服用安眠药,发现好几个空瓶子,满地的药,还叫不醒就把她送来急救了。”

  沈皓寒看着病床的苍白的女子,他沉?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目光深沉?淡。

  苏辰叹息一声,沈皓寒对顾千柔还是有感情的,只是这感情不是爱情,所以才这么心疼她。

  如果是爱情,或许他们两更加合适。苏辰伸手把手中的资料递给沈皓寒,“顾千柔原来一直在看心理医生,有抑郁症,她爷爷和哥哥死了之后。她就更加严重,管家说她白天没事,晚上就躲房间一直哭,公司压力大,家人突然双双去世,她没有办法缓解过来痛苦,应该因为这个选择自杀了。”

  沈皓寒并没有接过报告,只是淡淡的问,“她有抑郁症?”

  “嗯。”苏辰放下报告,“医生说已经挺严重了。”

  苏辰觉得她醒来后就没有朋友了,导致她只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现在连家人都没有了,她生无所恋,自杀也是正常。

  “她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没事了,刚刚你来之前她醒来过一次,不过很快又沉睡过去了。”

  沈皓寒缓缓走向她的病床,站在病床上低头俯视着顾千柔,他该怎么帮她才能让她开开心心活着,有她拥有自己的幸福?

  沈皓寒伸手划过她的脸蛋,来到她的眼角,擦拭掉她眼角的一滴泪珠,想想也觉得有些时候很无奈。

  病房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苏辰回头看向门口,冰冷的语气脱口而出,“沈培艺?”

  沈皓寒身体微微一顿,僵住了。他没有回头,将手收回来放到裤袋里,深深呼吸一口气。

  沈培艺见到沈皓寒和苏辰。还是很自然的扬起淡淡的微笑,扯了扯了自己的西装,淡雅悠闲地走进来,“原来你们也在这里,看来这个女人还是蛮多人关心的。”

  苏辰眯眼瞪着这个男人,曾经被打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对于他并没有任何好感,在苏辰心目中,沈培艺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沈培艺走到病床,并肩沈皓寒站着,低头看着病床上的女人,嘴角轻轻上扬,“这个女人自杀上瘾了吗?上次跳楼也死不了,这次用安眠药也死不了。看来还真命大,不知道这次自杀是不是又因为你?”

  沈皓寒并不想回应他的问题,更加不想理睬他,保持沉?冷静,静静看着顾千柔。

  无论沈培艺说什么,沈皓寒和苏辰都不想跟他说话,只希望他看过顾千柔后离开就好。

  片刻后,顾千柔缓缓动了一下睫毛,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站在她床边的两个男人,沈皓寒和沈培艺,她顿了一下,有几秒钟是懵的,但很快反应过来。低声喃喃,“皓寒哥。”

  她只喊了沈皓寒,伸手握住了沈皓寒的手指,紧紧握住在手心里,“你来了?”

  沈培艺脸色瞬间阴暗,目光邪恶骇人,如锋利的光芒,射向顾千柔,冰冷如霜。

  沈皓寒任由她握住自己的手指,带着责备的语气,“为什么要自杀这么傻?”

  顾千柔苦涩地浅笑,闭上眼睛不想去面对。而沈培艺已经气到脸色发青了,还是很从容不在乎,淡淡的问。“千柔,你眼里只有你的皓寒哥了?”

  顾千柔怔了几秒望着沈培艺,“对不起,培艺哥,我忘记跟你打招呼了。”

  沈培艺无所谓的耸耸肩,“没有关系,反正一直以来,我在你眼里都是透明的,习惯了。既然没死,那就好好活着,你死了,你欠我的情就没有办法还了。”

  顾千柔苦笑,愣愣地对视着沈皓寒,手不断的加大力气。握住沈皓寒的手掌,眼神是期待,是希望和憧憬。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9章 阴谋背后的人是谁?-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