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116章 顾千柔,你还要不要脸?-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7章 假如-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混混沌沌地从沉睡中醒来,沈皓寒缓缓掐着跳动的太阳穴,眯眼看着天花板,那一瞬间感觉不太对劲。

  脑海里突然闪过昨天晚上的昏睡前的一幕,突然一震,立刻弹起来坐在床上,低头看着自己。

  全身赤-裸?脸色顿时一沉,如阴霾袭击,狂暴而恐怖,目光就如尖锐的刀锋,移到身边床位。

  顾千柔也是一丝不挂,白色的床上有些明显的血迹,她侧着身子还在沉睡,身体到处都是吻痕和捉伤,分明是一晚蹂躏过后的感觉。

  沈皓寒第一反应就是立刻下床,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套上,他穿上裤子,套衬衫的时候,摸到昨晚上被东西打到的手臂,一阵麻木的感觉还存在。

  他顿住在原地陷入了沉思,片刻后,床上的顾千柔也醒过来,顾千柔看到沈皓寒醒来站在床边僵住,他衣服也差不多套好了,她有些心虚的拿起被子盖子自己的身体。

  沈皓寒眼底闪过一抹锋利的光芒,危险的气息袭击而来,他突然单膝跪床,一手掐上顾千柔的脖子,恨不得把她掐死,顾千柔脸色一黑,痛苦憋气,惊恐的看着沈皓寒。

  沈皓寒加大力道,低沉的声音如嗜血的撒旦,一字一句,“你想死在我手里?”

  顾千柔就要块绝气了,脸色暗黑,痛苦挣扎,“皓……皓寒哥……放手?”

  “昨晚上给我打了什么针?”他冷静下来,怒问。

  “强效麻醉。”

  沈皓寒立刻放开顾千柔,顾千柔被松开后喘着气深呼吸,忍不住还在咳嗽。

  沈皓寒冷静的站在床边扣起衣服扣子,套上西装外套。

  顾千柔缓过气后。抬头看着沈皓寒,“皓寒哥,对不起,我真的是太爱你才这样子,我不求别的,我只想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做你背后的女人,绝对不会拆散你和月镜的。”

  提到月镜,沈皓寒心里更加糟糕,他一夜不归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心里很担心很焦虑。

  顾千柔看着沈皓寒不反应,她疑惑着问,“皓寒哥,你不生气了对吗?我对你的感情是怎样你很清楚不是吗?我这样做也是迫于无奈……我……”

  沈皓寒冷冷的打断她的话。“顾千柔,以后不要再叫我哥了,你不是我所认识的顾千柔。”

  顾千柔急了,抱住被子爬向沈皓寒,伸手去捉他的手掌,“皓寒哥,我真的真的是太爱你才会这样。”

  立刻甩开顾千柔的手,他眯着眼眸看着她,冷笑着问,“你身上的淤青和吻痕怎么来的?”

  顾千柔微微一颤,僵住了,看向沈皓寒沉冷的脸,她知道沈皓寒是个很聪明细心的男人,麻醉后的男人就算被弄得有身体反应。也不可能昏迷状态下吻她和捉伤她,这点是计划突变,被那个混蛋破坏了完美的计划了。

  “你弄的。”顾千柔还是坚决的说。面不改色,目光坚定。

  “我麻醉昏迷了还能把你弄成这样?你是在跟我开国际玩笑吗?”沈皓寒眯着危险的眸光,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心情一下子放松下来,双手插袋,泰然自若的对着顾千柔,“床上的血,还有你身上的淤青和吻痕是怎么来的我不想知道,也跟我没有关系,但你如果敢拿这件事情来破坏我的婚姻,我会让你死在我手里。”

  顾千柔呆滞的坐在床上,目光下垂。悲哀地看着地板,脸上是讽刺又苦涩的冷笑,还在喃喃着,“就算你不承认,但事情已经发生,我是跟你睡过了,真的睡过了……”

  说着,顾千柔的眼泪涌出眼眶,缓缓往下滴,她在自我催眠,她不想承认自己被人强了,她洁身自爱多年,只想拥有沈皓寒一个男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他连命都不要,可是她最后却人别人玷污。

  她无法承受,委屈又痛苦,她只想让沈皓寒碰,她只能催眠自己,她是被沈皓寒睡了。

  “皓寒哥……我真的是跟你发生关系的,真的……”

  跟他发生关系?顾千柔的做法真的让他无法接受,他怜惜她那是因为这么多年的情谊,他是真心想她能过得幸福,可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却要这样来设局,而且这个局也太错漏百出了,弱智得根本不像顾千柔的作风。

  沈皓寒算是彻底看清她心里那阴暗的一面,毫不留情的抨击,“顾千柔,不要把莫须有的罪名推给我,如果你继续坚持是跟我睡的,那现在我只能做一件事了。”

  “做什么事?”顾千柔疑惑着抬头看着他。

  沈皓寒冷笑,“报警,告你强奸,如果真的跟我睡了,那月镜可以理解我是被强奸的而不会迁怒我。顺便检验一下你身上到底有没有我的精液,这不就还我清白了吗?”

  顾千柔脸色顿时煞白,不可思议的看着沈皓寒,下一秒,气疯了大喊着,“皓寒哥,你怎么这么卑鄙,你是想让我坐牢吗?你是要毁了我吗?我只不过是跟你睡了,你又没有损失……你……”

  说道最后,顾千柔崩溃了,抱住被子下床,一拐一拐的冲进卫生间,嘭!一声把卫生间的门关起来。

  沈皓寒看着顾千柔的背影,再看看床上的血,脸色骤变,目光深沉,到底谁毁了谁?。

  他很肯定顾千柔不是装的,她身上的吻痕,她床上的血,还有她走路的姿势,各方面来看都是发生事情后的症状,昨晚上他晕过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沉默了片刻,沈皓寒伸手摸摸自己的裤子和衣袋,寻找。

  在西装内找到了,他拿出来看着屏幕,用力按开机键也没有办法开机。

  没电关机了,那这一晚,月镜一定很担心他了,他立刻迈开脚冲出房间,快速奔出别墅,开启自己的车子离开。

  顾千柔从卫生间出来,跑到床头柜上拿起,立刻拨打一个电话,片刻后,顾千柔对着怒吼,“混蛋。你不得好死。”

  男人冷冷笑了,电话那头不紧不慢,“怎么这么生气呢?我在帮你。”

  “你把沈皓寒当成什么人了,他比谁都聪明,就你这个智商把我害死了。”

  “怎么了?”男人疑问。

  顾千柔仰头深呼吸一口气,这是她做过最失败的事情,不但没有让沈皓寒内疚和害怕,反而让他讨厌自己了,得不偿失不过如此而已。

  “没事,昨晚有没有照片?”

  “照了几张,在你的里面。”男人邪魅奸笑,“效果不错,一看就被上过的……”

  “下一个死的就是你。”顾千柔阴冷的声音如鬼魅般沉冷,淡淡的,柔柔弱弱的,却让人不寒而栗。她说完后立刻中断电话,打开屏幕点击进去,把昨天那男人照的图片翻出来,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她必需要继续下去,无奈沈皓寒相不相信她的话,至少要让月镜离开沈皓寒。

  顾千柔将图片发送,然后进入橱柜收拾衣服,她现在必须离开,她发图片给月镜了,沈皓寒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她要等……

  一定能等到属于她的沈皓寒。

  -

  嘭!

  顿时掉在地上,月镜身体微微颤抖,连手指都颤得发麻,眼眶慢慢溢泪,呆滞地看着前面。担心了一个晚上,最终还是没见到她老公回家可却收到了这样的照片。

  这一晚,沈皓寒跟顾千柔睡在一起了?她还在怀孕,那么辛苦的怀着他的两个孩子,他却在外面鬼混?

  泪越溢越满,晶莹剔透地一滴一滴的滑落出眼眶,划过脸蛋从下巴低落到地面上,她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无力的靠在沙发背上。

  真的是讽刺,天下男人都是一样黑吗?为什么都是这样?她曾经也以为她爸爸是最老实的男人,却还是背叛了她妈妈,现在连沈皓寒都这样?

  她呆滞着坐在沙发上,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沈皓寒开车回到别墅,飞奔地冲进客厅,喘着气慌忙扫看大厅,见到月镜坐在沙发上,他立刻冲过去,紧张地单膝跪地,蹲在月镜的脚下,双手紧紧握住月镜的手掌,抬眸凝视着月镜。

  看到月镜眼眶通红,溢满了泪花,脸色阴沉,目光呆滞,如没有灵魂的躯壳,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充满了悲凉,像刀一样刺痛着沈皓寒。

  沈皓寒心很痛也很慌,这个世上他没有什么怕失去,唯一怕失去月镜,看到她此刻这样的情绪,知道事情不妙了,“小镜,小镜……”沈皓寒紧张地喃喃着她的名字,温柔却又紧张地揉搓着她冰冷的小手。

  月镜缓缓回过神,目光的焦距慢慢定格在男人的俊脸上,她轻轻咬着下唇,隐忍着心痛,如撕裂般痛得生不如死,心脏痛到她就要窒息,连肚子里快五个月的孩子都知道了。肚子都隐隐作痛。

  “小镜……”沈皓寒沙哑的声音急迫又慌张,“你听我说,我昨晚上没有回家是出了点状况,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

  “啪!”

  月镜突然抽出手,一巴掌狠狠的甩到沈皓寒的脸上,这一巴掌清脆响亮,在安静的客厅显得特别刺耳,这一巴掌打得月镜的手很痛,心更加痛,沈皓寒被她愤怒又痛恨到一巴掌打歪着脸。

  俊逸深沉到脸庞上隐隐泛起月镜的五指手印,从来没有这么痛心到一刻,这巴掌啪在沈皓寒的脸上,却痛在他的心里,痛得撕心裂肺,痛得呼吸困难。

  他缓缓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把心痛的感觉忍下来,他知道现在怀孕的月镜更加痛,他如果只是一夜未归,月镜不会哭的,更加不会打他,一定是月镜已经知道了什么,她才这么愤怒。

  “小镜。”沈皓寒缓过气后,低下头把情绪稳定下来慢慢开口,“你听我解释好吗?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解释什么?跟我解释你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吗?”月镜哽咽着,生气地往他身上推去,突然很用力把沈皓寒推得往后一倒,双手压在后面地板撑着,“你理我远点,你脏死了……”

  “小镜……”

  沈皓寒反应过来,立刻从地面撑起来,月镜站起来转身去捡地上掉落的,她那着走到沈皓寒的面前,讽刺道,“看看里面的照片,还真的不改你的风格,把顾千柔弄得这么伤,你是有多饥渴。”

  沈皓寒接过,连看也不看往旁边的沙发甩去,深呼吸着气,“小镜,你冷静一下,我是现在跟你说,我是被陷害的你会相信我吗?”

  月镜轻咬着下唇,伸手擦拭着眼泪,她凝望着这个男人,她又何尝不想相信他,她冷静下来,冷冷的问,“图片地点发生在哪里?”

  “顾千柔家里。”沈皓寒紧张地月镜走上一步。

  “为什么去她家?”月镜往后推一步,排斥他的接近。

  “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家,在她家里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弄晕了,醒来后就出现这样的状况了。”

  月镜苦涩地冷冷笑了一下,“所以,你也不知道你有没有睡她是不是?”

  “我没有。”沈皓寒生气地低吼,他不想跟月镜生气。他气自己为什么要去顾虑顾千柔,明知道这个女人要避开的,却还是百密一疏,“我晕了怎么可能在她身上留下这么多痕迹?这分明是个局。”

  月镜气急败坏,没有一个女人能在怀孕期能忍受自己老公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是气到不行了,歇斯底里怒吼着,“那你为什么要去管顾千柔?你之前不是一直跟她保持距离的吗?为什么现在要去管她,这么聪明的你,竟然还能让一个女人设局了,连自己有没有被睡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皓寒痛苦得仰头呼气,看着天花板,心情被堵塞得难受,片刻后,沈皓寒缓缓道,“小镜,对不起。”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事情不是已经发生了吗?对不起就能解决问题吗?”

  “我只有你相信我就够了。”沈皓寒一字一句说得隐忍,声音沙哑得难受。

  月镜轻咬下唇,紧紧攥着拳头,斗气着说着气话,“你不是晕过去了吗?顾千柔这么爱你,怎么会只是装模作样,她肯定上你,换成是我,我也会上。”

  沈皓寒脸色阴沉,恼怒地低吼,“月镜,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你老公就算是被人强奸的,你也嫌弃厌恶,甚至恨我是不是?”

  “那是你咎由自取。”月镜泪水顿时夺眶而出,沈皓寒从来没有这么大声吼过她,现在他犯错了还这么有理,已经很久没有连名带姓叫她了。

  好一句咎由自取。

  沈皓寒痛得心脏剧烈疼痛,轻喘着气息,像要憋死了,他知道现在自己水洗也不清,事情都解释了,月镜信不信他不是他能左右的,婚姻里插足第三者,他知道一定会出问题,无论是君君也好还是顾千柔。都是一个隐患。

  他一直以来小心翼翼守护的家,属于他的婚姻,他的女人,可是他不是神,他预知不了其他的的动机也无法看透每个人心。

  他只希望他的女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条件相信他就好。

  沈皓寒一直将头往上仰,眼眶湿润了,喉咙像火烧着一样难受,“对,是我咎由自取的,我活该被算计,活该被强上。”

  这句话在月镜听来,心都揪着痛,看着沈皓寒湿润的眼眶。她知道他也痛苦,可是为什么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沈皓寒黯然悲伤,冷冷的转身,走向楼梯,他不想解释了,心痛到不行了。

  月镜看着沈皓寒默默离开的背影,她泪模糊了自己的视线,她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太重了,太伤他了?

  “老……”她想把他喊住,可尾音一个公字在唇?间消失了,珉唇用手捂住嘴巴转身背对着上楼的沈皓寒,默默的哭了。

  在没有结婚之前,他可以有别的女人,但结婚后她接受不了他跟其他女人发生关系。她相信他的话,是顾千柔设的局,但她在乎的是她老公是不是真的跟她发生关系了。

  过了良久,月镜擦拭掉眼泪,走到沙发上拿起,然后拨通顾千柔的电话。

  顾千柔接通电话后缓缓道,“这么久才来电话,还真不像你月镜的风格。”

  月镜咽下口水,平复心情,冷冷道,“这么卑鄙还真的是你顾千柔的风格,给我发的图片我看到你,拍得挺不错的。”

  “我只想生皓寒哥的孩子,所以用了些手段。不过你也不用太伤心,他还是你老公,只是被我睡过而已。”

  月镜紧紧攥着拳头,咬牙切?,真的很想骂她不知廉耻,可是这句话太抬举这个女人了,“顾千柔,图片是第三者拍的,不是自拍,房间里还有别人吧?”

  顾千柔在电话那天微微顿,没有了声音。

  月镜一字一句,冷若冰霜,“我老公说被你弄晕,估计也没有办法给你弄成这么伤,你身上的痕迹是拿的人弄的吧?”

  顾千柔故作镇定,淡淡的道,“这个时候你还这么冷静能分析出来,很了不起。不过你说的没错,3批不是很正常吗?我最终的目的只想要皓寒哥的精子,但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始终她是你老公。”

  月镜被顾千柔的话气得肚子痛,她调节着呼吸往沙发上坐下,单手扶着肚子,“顾千柔,你太可怕了,你有病就去治,不要来害人。”

  “我没病,有病的是皓寒哥。他怎么就爱上你这样的女人,一无是处。”

  “顾千柔……你还要不要脸?”月镜气得肚子越来越痛,紧紧捂住肚子,额头慢慢溢出汗气,紧咬着牙在忍,忍着这个恐怖的女人。

  顾千柔之前为了沈皓寒可以在婚礼跳楼,她爱得有多疯狂已经很显然,她却一直没有吧顾千柔放在心上,让她有机可乘。

  顾千柔淡淡的语气回道,“不要脸的是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其实你没有一点是配得上皓寒哥的,等我生下皓寒哥的孩子,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顾千柔说得这么有自信要生沈皓寒的孩子。

  无法不相信这个疯狂的女人会对她老公做过什么,想到这里,月镜再也忍不住站起来,攥着狠狠往角落上摔去,一声怒吼,“啊……”

  嘭!

  摔到墙壁上,四分五裂。被气到不行了,月镜抱住隐隐作痛的肚子慢慢坐到沙发上。

  沈皓寒回到房间后,立刻跑到卫生间清洗自己。

  在月镜的眼神中看到的自己是这么脏的,他无论有没有跟顾千柔睡,他的老婆已经嫌弃他,厌恶他了。哪种赤裸裸的讽刺让他觉得自己脏死。

  冰冷的水滑落过他的短发,刚毅俊逸的脸庞,麦色结实的肌理,他用尽力气去搓澡。洗去他不知道有没有存在的所谓不忠,洗掉顾千柔在他身上留下来的味道。

  只想他老婆不嫌弃他。

  闭上眼睛,脑海里有浮起月镜厌恶恼怒的脸,狠狠的喊着,“这是你咎由自取的。”

  他咎由自取的是吗?他活该的是吗?

  沈皓寒结实的大掌缓缓握拳,将所有的愤怒凝聚在拳头上,低吼着,“啊……”

  瞬间出拳,血肉做成的拳头用尽全力打到墙壁上,咔嚓的一声,听到骨头粉碎的声音,男人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头发的水滴往下滴墙壁和手骨之间慢慢溢出血来。一条一条的血痕往下流在白色瓷砖上。

  月镜平静下来后,撑着大肚子上楼。推开房门后进来,刚好碰上沈皓寒从卫生间里出来,他身下围着一条浴巾,见到月镜后沉默着不出声,转身走向衣橱间。

  月镜想说什么,刚刚张嘴又不知道要所说什么了,看着他宽厚结实的背慢慢走进衣橱,突然发现地板又血滴。

  她顿时慌了,顿了两秒后立刻冲进衣橱间。

  沈皓寒此刻在橱柜里拿了一条手帕在缠着他的手掌,动作粗鲁冷冽,表情淡漠。

  “你的手怎么了?”月镜紧张地走过去,握住他受伤的手。

  沈皓寒立刻甩开她的手,冷冷道,“不要碰我。免得弄脏你。”

  他的话像刀一样锋利,一刀划过,心脏隐隐滴血。月镜僵住身子愣在他身边站着,没有这个意思,她没有说过他脏。

  可是看到此刻的沈皓寒,冷淡得她都觉得心寒,是她错吗?她生气难道不应该吗?她没有像其他的女人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想她怎样?

  “你是生气我打你一巴掌还是气我不相信你?”月镜缓缓问道。

  沈皓寒缠好手帕打了个结,用牙齿咬紧布后,拿出休闲衣套上,全程都没有回答月镜的问题。

  月镜珉唇想了想,深呼吸一口气道,“顾千柔的目的是想生你的孩子。”

  沈皓寒微微一顿,两秒后当作没有听到。继续穿上裤子。

  月镜攥着拳头,隐忍着轻咬下唇,“如果换成是你,我跟别的男人睡还要生别人的孩子,你会不会生气?你会不会发疯?”

  沈皓寒还是没有出声,他不是不想说话,他是无话可说,该解释的已经解释,他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自己没有跟顾千柔发生过关系,万一真的发生,他又能如何?

  换完衣服,沈皓寒越过月镜的身边走向门口。他冷漠的态度让月镜觉得自己才是犯错的那个人,她生气的转身,“沈皓寒。你站住。”

  这一句沈皓寒,生疏得让他心里揪着疼,他停下来背对着月镜,淡淡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中气,“生气对宝宝不好,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谈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5章 顾千柔的阴谋-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