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120章 对付怀孕中生气的妻子-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21章 小镜,我爱你-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在蛋糕店里买了一个精致的小蛋糕,月镜开心的走进ky集团大厦,来来往往的员工见到她挺得大肚子进来,大家的笑脸相迎,恭敬的鞠躬问好。

  月镜心情特好,感觉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刘美辰说得没有错,其实她因为被沈皓寒爱着,所以是幸福又幸运的女人。

  无论沈皓寒有没有跟顾千柔睡,她都应该不去计较,因为她相信她老公是爱她的。

  坐电梯上到总裁办公室,月镜走出来的时候,门口的秘书见到她后显得很惊讶,然后站起来恭敬的鞠躬。

  月镜对着秘书浅笑,“总裁在里面是吧?”

  秘书立刻点头,“是的!”

  月镜扬起丝丝浅笑,想给沈皓寒一个惊喜,她就不想让秘书通报了,以前上班,她也是随时进出不用敲门的,她走向大门的时候,秘书纠结为难的说,“总裁……他……有客人……”

  月镜微微一顿,僵住脚步看向秘书,“什么客人?”

  秘书吞吞吐吐,表情为难,顿了片刻说道,“顾氏集团总裁顾千柔。总裁吩咐说不能让任何人进去。”

  手突然一紧,拳头攥紧得微微发抖,月镜僵住在原地不动,目光凝视着前面,愤怒的气场在不断飙升,眼眶通红。

  为什么还要见顾千柔?

  她不想去介意,她不想去想,可为什么还要做些能让她胡思乱想的事情,竟然还不让她进去打扰?

  月镜深呼吸一口气,仰头喘着气,片刻后转身把小蛋糕递给秘书,冷冷道,“把这个给你们总裁,你顺便跟他说,今晚上睡书房或者睡公司吧。”

  秘书听到月镜这句话。顿时愣了,惊讶得不知所措,这话也太……太……

  月镜放下蛋糕后离开。

  办公室的会客厅里面,沈皓寒坐在沙发上,冷若冰霜,态度冷冽,而一旁的律师和苏辰也显得很紧张,因为沈皓寒正在做一件对他们来说特别疯狂的事情。

  苏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竟然让沈皓寒做出这样的抉择,之前顾千柔的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两家企业联手,达到了很多双赢的局面,现在他却要单方面断掉所有跟顾氏集团合作的项目。

  亏损程度让人咂舌。

  顾千柔脸色特别难看,他温柔似水的眼神一直定格在沈皓寒身上。而沈皓寒连看都不看她一眼,阴沉的气场可以让空气结冰,让人不寒而栗。

  “皓寒哥……”顾千柔喃喃着开腔。沈皓寒立刻打断,“顾小姐请不要喊我哥。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顾千柔生气的攥着拳头,目光内满满的真情流露,看着苏辰眼里,知道情况不妙。

  “有必要,太有必要了。”沈皓寒此刻只后悔自己之前没有更加绝,没有跟她断得更加干净。

  顾千柔轻轻咬了一下红唇,目光含泪,“原来你就这样公私不分的男人,我们的事情不要拿公司开玩笑,你这样做会不会把你自己的公司拖垮。”

  沈皓寒站起来,双手滑进裤袋。冷如冰霜,“别废话,ky不会因为没有和你合作而倒闭,假如倒闭我也无所谓。”

  苏辰诧异的看着沈皓寒,他从来没有见过沈皓寒这么严峻冰冷的态度对待顾千柔,简直就如仇人那般。

  说完话后,沈皓寒转身准备走向办公桌,冷冷抛下一句,“处理好事情后立刻给我滚出ky。”

  完全没有任何情面的话,冷入了骨髓,让顾千柔变得可怜又可恨。而律师和苏辰因为沈皓寒强大压迫的气场而不敢多说一句话。

  顾千柔深吸气,脸色越发黯淡,她涂着粉色的水晶甲狠狠地攥紧插入手心的肉里。目光尖锐而锋利,光芒总含着委屈和愤恨。她越是想得到,就越是失去他。这种痛没有人能理解她。

  沈皓寒坐到办公桌上,继续拿起,看着屏幕,他将办公室里面的人都忽略,慢慢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当中,他修长的手指慢慢点击屏幕,将月镜的电话号码翻出来,上面写着老婆两个字。

  看着这两个字,他心里揪着疼,很想打电话过去,听听她的声音,可是曾经那道温柔的声音,可爱又活泼的声音已经不复存在了,只有冷冷的一两句话,然后就挂他电话。

  多久没有听到她温柔的喊他老公了?那个总是喜欢故意逗他,跟她胡闹撒娇的月镜因为顾千柔而慢慢远离他。

  心酸不已,他攥着,手背上的青筋暴显,每一个细胞都在愤怒中燃烧,如果知道后果是这样,顾千柔即便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苏辰跟顾千柔谈解除所以合作的事情,顾千柔一个字也听不进去,目光深情又幽怨地凝视着沈皓寒,她这样明目张胆的瞩目,让苏辰没有办法再谈下去。

  苏辰无奈地靠到沙发上,摆出一副悠哉悠哉的姿态,看着顾千柔,顾千柔看着沈皓寒,而沈皓寒只盯着屏幕发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顾千柔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转身走向门口。

  苏辰叹息一声又看向沈皓寒。据他对沈皓寒的了解,他又回到了从前,从前那个暗恋着月镜,每天闷闷不乐又痛苦的男人。

  顾千柔离开后,律师也跟着出去,苏辰站起来,优雅淡定地走到沈皓寒的办公桌,双手插袋,侧身靠在他办公桌旁,侧身盯着他阴沉的脸看了几秒,“沈少,跟月镜吵架了?”

  “没有。”如果是吵架或许会好一点,可是现在问题比吵架更加严重。

  “你这个脸色还说没有?”苏辰冷笑着讽刺,叹息一声,“别不认了,能不能分享一下什么事情让你两最近的关系这么僵?”

  沈皓寒不假思索地回话,“顾千柔跟我睡了,还故意让月镜知道。”

  苏辰听到这句话后,一个激动,踉跄一下差点滑倒,错愕不已的反应过来,扶着办公桌,惊恐问,“你跟顾千柔睡了?”

  那种惊天动地的惊恐在苏辰脸上刷了一遍,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和嘴巴,简直傻了眼。

  沈皓寒不紧不慢道,“不知道,我被打麻醉了。”

  “我靠!”苏辰生气地怒吼一句,立刻拔出,“真她妈贱,难怪你宁愿破产也不想跟那个女人合作。”

  沈皓寒脸色沉得如阴霾密布,没有再说一句话,他这些话憋着心里只能跟苏辰说,他不知道还有谁会体谅他,他最在乎的女人不肯原谅他,是他致命的痛。

  “我网上搜一下,麻醉后还能不能有性能力。”

  “不用查了。可以有的。”沈皓寒早就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但是他不可能把顾千柔弄伤,就单凭这点他一直觉得他没有跟顾千柔发生关系。

  苏辰这下懵了,无奈地放下,“所以月镜生气了?”

  沈皓寒没有作声,苏辰心里感叹不已,他兄弟怎么这么命苦,他这个老婆可是他的命,没有月镜可能比要了他命还痛苦,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想想都觉得要崩溃。

  苏辰狠狠地将拍在桌面上,双手叉腰,内火在心脏熊熊燃烧,他气得在落地玻璃窗前面一直踱步,“顾千柔……顾千柔这个女人,死性不改,以为她死过一次后会明白,真他妈的想狠狠揍她一顿,太狠了,太过分了……”

  苏辰气到不行,沈皓寒已经没有力气去生气,他心里只想着月镜能不能让这件事过去,无论有没有发生都不要再耿耿于怀。

  苏辰恼怒的转了一会后,平静下来,“沈少,你要想想办法,月镜现在怀孕,你还闹出这样的事情,是女人都会闹离婚的,她是不是不相信你然后跟你闹离婚?”

  “没有。”

  沈皓寒唯一欣慰的是,她相信他的话,并没有闹离婚,只是闹脾气而已。

  “既然没有闹离婚,你还伤心什么?”苏辰疑惑着蹙起眉头。

  沈皓寒抬眸看着苏辰,深邃淡漠冰冷,颇有深意地望着他,苏辰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大概是没有闹离婚,但也不理他的意思了,他无奈的笑笑说,“知足吧,兄弟。没有女人知道自己老公跟别的女人鬼混一夜不回家后,还会跟你笑脸相迎的,她生气是正常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说得轻松。”沈皓寒很不爽的爆出一句,站起来,拎着西装套上。

  “当然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家春莹可是有洁癖的女孩子,她可接受不了我去碰别的女人。”

  废话,谁没有感情洁癖?沈皓寒心里深深的不满,苏辰这哪里是跟他排忧解难,分明是落井下石。

  沈皓寒穿好衣服出去,苏辰立刻跟上,跟在他后面问道,“你要早下班了吗?”

  “嗯。”

  “回去了,你老婆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看,还不如加班,让她多担心担心。”

  馊主意,沈皓寒不屑理睬,拉开办公室大门,门外的秘书见到沈皓寒出来,立刻站起来鞠躬道,“总裁,刚刚你夫人来过。”

  沈皓寒顿时僵住,“她来过?”

  “是的,但是你吩咐不见任何人,所以她又回去了。”秘书诺诺的回答。

  沈皓寒脸色铁青,带着愤怒的气场冷冽得声音怒斥,“她是别人吗?她是我老婆为什么不让她进来。”

  秘书吓得全身颤抖。眼神都慌了,怯懦地鞠躬,“对不起,总裁,对不起对不起……”

  苏辰立刻帮忙解围,“好了,别怪人家小秘了,她又怎么会知道你的老婆在你眼里是女皇?”

  说完,苏辰对着已经慌张失措的秘书笑笑,“没有关系了,她还有没有说什么?”

  秘书从桌面拿起一个小蛋糕,递给苏辰,“她让我把这个蛋糕给总裁。”

  苏辰一乐,立刻接过小蛋糕,递到沈皓寒面前,笑容灿烂,“你看,这么快就来跟你和好了,今天晚上回去好好谈谈,看来雨过天晴了。”

  沈皓寒脸色瞬间温和下来,拿过递来的小蛋糕,月镜真的想给他送甜点来了?他知道月镜心情好的时候喜欢吃甜点,她的意思是不是不再生气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刚准备迈开步,秘书接着说,“总裁,你……你夫人还留了话……”

  沈皓寒态度缓下来,温和的问,“什么话?”

  秘书显得有些慌,看看温暖阳光的苏辰,再看看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山总裁,怯懦地开口,“她……她说……让你晚上睡办公室或……或者睡书房。”

  “噗嗤……”苏辰忍不住笑喷了。

  沈皓寒脸色瞬间铁青。

  知道自己不应该笑,但苏辰还是忍不住,一想到沈皓寒这下有大麻烦了,他忍笑着问秘书,“你该不会说总裁在见顾千柔所以不能让人进去吧?”

  秘书立刻点头,像个小鸡啄米,拼命点着。

  可看到她这个动作,沈皓寒恨不得把她的头拧下来一脚踢到天边去,怒气慢慢凝聚,冰霜冻结,吓得秘书把头低到胸口了。

  -

  开着车子飞奔回家,沈皓寒推开车门,还不忘拎起月镜买的蛋糕点心,关上车门,他大步冲进别墅。

  一进门就换下拖鞋,目光在客厅寻找月镜的身影。换好鞋子进来,客厅没有见到月镜,他两步当一步冲上二楼,来到房间前面。

  伸手摇了两下门把,发现门打不开,他俊逸英气的浓眉深深蹙紧。锁门了?

  他握拳轻轻敲着门,“小镜?小镜你开门……”

  里面没有动静。

  他微微喘息,再敲了一下,温柔的喊。“小镜,你开门好吗?我们谈谈。”

  这时门开了,月镜抱着枕头突然就甩了出来,沈皓寒反应快速,一把抱住枕头,“小镜……你……”

  月镜脸色阴沉,冷冷道,“你以后就睡客厅吧,书房,客房,花园,公司,厕所,哪里凉快哪里呆着,不要进我房间里来。”

  说完月镜立刻摔上门,在关上的那一刻,沈皓寒一掌稳稳撑住门,“小镜,给我两分钟解释的时间。”

  “有什么好解释?”月镜恼怒地低吼,“放手,我要关门了。”

  “你能不能静下来听我说?”

  月镜松开手,双手抱胸,生气地瞪着沈皓寒,“解释什么?无非是想告诉我你跟顾千柔在谈公事,或者说办公室里面还有别人,所以你们没有什么的。”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生气?你来找我也不告诉我一声,秘书她……”被秘书害死了,沈皓寒真的揪心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月镜轻咬着下唇,身上那股酸味已经像是打翻了几个醋坛子了,生气地低吼,“反正我就是不爽,就是不想见到你,你别来烦我。”

  “小镜,我只是跟她断了些合作上的事情才见面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也没想。我现在很烦,你别来烦我。”

  沈皓寒连忙抬起手中的小点心,温柔的问,“这是你送来给我的是吧?不要生气了,我们一起吃好吗?”

  “不要。”月镜恼怒地低吼,立刻摔上门。

  嘭,一声巨响。把沈皓寒拒绝于门外,然后上锁。

  关上门后,她深呼吸一口气,心里闷得难受,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委屈不已,“宝宝,你爸爸怎么可以这样,他明知道我现在很讨厌顾千柔了,还要见那个女人。虽然是工作,但是我还是好伤心。我是不是太小气了?”

  “还有,你爸爸他竟然不让我进办公室,我在他心目中是不是没有地位了?他一定是觉得我怀孕就好欺负,私下一直有跟顾千柔联系才让那个女人钻空子的。说什么我也不能这么快原谅你爸爸,你们不要伤心哈,妈妈现在不熊起来,以后你们出世了,我就更加没有地位。”

  月镜跟宝宝自言自语了一会,门突然又敲响,月镜眉头紧蹙,听着外面一直敲门,心寒的吼,“都说了不让你回房了,你去别的地方呆着,别烦我。”

  沈皓寒声音平静,淡淡的说,“我那拿套衣服。洗个澡可以吧?”

  月镜想想,他的衣服都在这里,她只好拉开门,对着沈皓寒冷冷道,“拿了就出去,去其他房间洗。”

  沈皓寒走进来,手中的枕头甩到大床上,小蛋糕也放到桌面上,然后歪头看着月镜,缓缓脱着西装上衣。

  月镜摸着隆起来的小肚子走到沙发上坐下,不想看沈皓寒,但还是感觉到他炙热的眼神一直凝视着自己。

  “如果今天不是跟顾千柔谈取消合同的事情,你是不是想来跟我一起吃甜点的?你不气了是不是?”

  月镜仰头看向他,他慢悠悠的动作让她看着心烦。“你不要跟我说话,拿了衣服赶紧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沈皓寒只好走到衣橱间,拿了一套休闲衣出来,缓缓走向月镜,“小镜,生气对宝宝不好,她们到时候会遗传你坏性子的。”

  月镜微微蹙眉生气的站起来,“你现在还嫌弃我性格不好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皓寒连忙解释,可是月镜来气了,推着他的后面往门外走,“出去,以后我们就分房睡吧,你也不用对着我这坏性子心烦。”

  “小镜……”

  “嘭!”又是一声巨响,把沈皓寒关在外面。

  月镜生气的拉锁,然后回到放房间,吵闹得太累了让她觉得肚子饿,她刚好看到沈皓寒把甜点放到桌面上,她走过去拆开,自己坐在沙发上吃起来。

  片刻后,门又响了。

  月镜不耐烦的拉开嗓音,“又怎么了?”

  “小镜,开一下门,我忘记拿内裤。”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月镜摔下勺子,走到衣橱间,在他的衣橱格拿出一条黑色的内裤。然后走向房门,开门就往他身上甩,“不要再敲门了。”

  沈皓寒捉住裤子后,嘴角轻轻上扬,淡淡的说,“我今天不想穿黑色的,让我自己去拿吧。”

  月镜生气得快要无语了,双手抱胸挡住在他的面前,“沈皓寒,你那一条内裤不是黑色的?你还不想穿黑色的,那就直接穿透明的就好拉。”

  沈皓寒轻轻压头靠向她,月镜微微一顿,向后移避开他的靠近,男人雄性气场本来就强,靠近后的气息是中无形的诱惑,清香阳刚,强悍魅惑。

  他沙哑的声音淡淡的说,“我有一条红色的,我今天想穿红色的。”

  月镜咽下口水,不屑的转身,“我没有看到,你自己去拿吧。”走向沙发,月镜不由得低声喃喃,“哼,原来还有这么骚包的一面,竟然还要红色的我不知道?”

  沈皓寒当然听到她低声喃喃的声音,嘴角轻轻上扬,目光深情凝视着她。然后走进衣橱间,当然,他哪里来什么红色内?

  在里面转了一圈,沈皓寒走出来,双手兜着裤袋,慢慢走向沙发,看到月镜把小点心都差不多都吃完,看来她是饿了,“小镜,点心不是买给我的吗?你怎么一个人独食?”

  月镜手微微一顿,在空中晾着,沉默了几秒,缓缓抬头,“我买的。我现在不想给你吃了,可以不?”

  沈皓寒淡淡的浅笑,“可以,还饿不饿,我带你去吃炸鸡吧。”

  炸鸡?

  月镜口水都流出来,因为怀孕后,她的饮食被控制得很严格,油炸类的是不准她吃,所以她喜欢的炸鸡炸薯条之类的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沈皓寒这么说害她好馋呀。

  不过她立刻反应过来,站起来生气地推着沈皓寒往外走,“别故意跟我套近乎,拿完东西出去。”

  再一次被赶出去。

  月镜累得不行了,沈皓寒太重。推了几次她都满头大汗,不过沈皓寒太没有节操了,平时禁止她吃油炸类的东西,现在为了讨好她而用这招?

  她不能没有节操,一顿炸鸡想打发她?没门……

  吃了个小蛋糕填肚子,月镜进去卫生间漱口,然后回到房间,准备睡一下,睡醒再起来吃晚饭刚刚好。

  倒床就睡,睡梦中她又听到门被敲响。

  “小镜,开开门,我拿个充电器,没电了。”

  月镜烦躁地扒着头发,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低着头踱步把门打开。

  “你好烦呐!”月镜朦胧的眼眸眯着,开了门后就直接转身走向大床,慢慢爬上床,拿起被子盖上身体,呢喃着,“拿完东西,帮我锁门,不要让沈皓寒进来。”

  沈皓寒听到她的呢喃声,不由得笑了,她这句话的病语让他感觉这个小女子真的睡懵了,让他关上门,然后不要让沈皓寒进来?

  沈皓寒缓缓关上门,走向月镜的床,什么拿充电器。拿衣服,拿底裤都是假的,他真的不想跟她分房睡,少见她一刻都觉得不够安心。

  他动作轻盈,慢慢爬向床上的月镜,就算是死皮赖脸的男人,他也要做一次,对付怀孕中生气得妻子,他该怎么办?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9章 买份蛋糕给沈皓寒吃-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