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娱乐 >

第122章 月理的尸体-我在爱情里等你

发布时间:2018-08-29 17: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23章 沈君君的去留-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警察局内。

  警官看着前面分开坐的两个女人,顾千柔被打得脸青鼻肿,狼狈不堪,而月镜拿着一瓶酸奶在悠闲地吸着,一副不痛不痒的姿态。

  警官伸手扣了扣月镜前面的桌面,“你喝完没有,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吧。”月镜一边吸着奶,一边看着警官浅笑,心情好得无以伦比。

  警官抬头看看后面的男人,显得有些紧张,但是还要例行公事,刚刚接到上级电话,例行公事问问就好,不要得罪沈皓寒。

  他就清清嗓音问,“你们两为什么要打架?”

  顾千柔生气的啪桌子,不满的怒问,“警官,什么打架,只是我一个人被打。”

  月镜眯眼歪头睨着顾千柔,“我也受伤了。指甲都断了,脚也很疼。”

  顾千柔咬牙切齿,“你继续耍赖吧,我连碰都没有碰到你。”

  警官拍拍桌面,语气严肃生气,“别吵,我来问。”说完,他指着月镜,“为什么打她?”

  月镜放下手中的酸奶瓶子,冷冷道,“我打她是有原因的,因为她长得一副欠揍的脸,我孕妇脾气不好,看到这种人就想揍。我就给了她一巴掌,可是她对我人身攻击,骂我泼妇之类的,我也没有想要揍她,但是我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不同意,非得要我揍她,我也是迫于无奈才打她的。”

  这是警官听过最荒诞无稽的借口。说了等于白说,警察脸色都?了,感觉跟一个疯子在谈话,转脸问顾千柔。

  “你来说,她为什么打你?”

  顾千柔沉?了两秒,轻咬着下唇淡淡的说,“因为我跟她老公睡了。”

  此话一出,警察懵了,身后面的苏辰和沈皓寒脸色都沉下来,还有警察办公室几名警察也听到,惊讶地看向这边来。

  月镜紧紧攥着拳头,咬着下唇在忍,顾千柔目的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吗?沈皓寒的身份特殊。甚比明星还要特殊,因为是有名气的商人,也是娱乐记者或者各大头条的常客。

  警察顿了几秒看向月镜,“是不是因为这个你要打她?”

  “不是。”月镜冷笑,“这个女人有臆想症,我老公没有跟她睡,不是这个原因。”

  顾千柔不屑的看向月镜,“你就自欺欺人吧,我知道你其实很介意不是吗?”

  月镜冷哼一声,轻佻的语气讽刺,“我老公很爱干净,都是在家里上厕所,只是被逼无奈上了一次公共厕所而已。你觉得我会介意他去过一次公厕吗?”

  顾千柔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致,她被比喻为公厕了?她气得爆炸的脸异常难看,紧紧攥着拳头在微微颤抖。

  把顾千柔气到不行后,月镜继续说道,“还有,我老公进了厕所看到这么脏,估计也没有上厕所。”

  “你……”

  “你什么你?”月镜打断顾千柔的话,“我在说厕所,你不要对号入座。”

  顾千柔无语的冷笑,一时间语塞,没有办法说话。

  月镜又拿起酸奶继续喝着,警察看着两人的谈话。有些一头雾水,也没有心思弄明白,反正上司也说了,只是走走过场。

  “好了……”警察说,“口供录完,你们回去吧。”

  顾千柔急迫地问道,“这么快就完了?我要告她故意伤害。”

  警察摇头劝说,“你告她也不好处理,她还是孕妇,而且你们是互殴,你打孕妇更大罪,你是外伤,她可是内伤的。”

  “嗯。”月镜立刻点头,扬起丝丝邪魅的笑意,“我现在肚子很疼。”

  顾千柔冷喷,“你就装吧,你咋这么能装?”

  月镜笑得甜蜜蜜的,秀眉弯月似的,“彼此彼此。”

  “真的是个疯子。”

  “知道就好,所以下次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好,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打她?顾千柔听到月镜竟然敢当着警察的面威胁警告,她立刻歪头找警察说话,可是这时候刚刚那个警官已经在她们聊天的时候离开了座位。

  顾千柔脸色暗沉得一塌糊涂。

  沈皓寒缓缓走来,伸手拖上月镜的掌心,温柔的语气说道,“回去把。”

  月镜浅笑着站起来,顾千柔失落地凝视着沈皓寒,心伤不已,从被打到现在,沈皓寒由始至终没有看过她一眼,他的眼里,他的世界了里,只有月镜一个人,她心里难受得撕裂般痛。

  看着沈皓寒跟月镜离开的背影,她泪水在眼眶里滚动,攥紧拳头双手在微微发抖,咬着唇瓣都差点流血了。

  她的执念,她的执着,在苏辰眼里变成了可悲,苏辰也不同情她的那份爱了,爱得太深,已经变味。

  苏辰淡雅悠然地走来,低头看着她,“顾千柔,其实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让你得到沈皓寒又如何,他心都给月镜了,没有心的躯壳对你来说没有意义,放手吧。”

  顾千柔通红锋利的眼神瞪向苏辰,就像被激怒的猛兽,哪种用眼神就想将对发杀死的光芒,咬牙一字一句,“你根本不懂,有没有意义是我的事,跟你无关。”

  说完,顾千柔站起来,冷冷道,“顾好你自己吧,不用你操心我的事。”

  走出警察局,月镜和沈皓寒在门口等着苏辰,可片刻后,没有见到苏辰出来,反而见到顾千柔气愤的出来。月镜突然甩开沈皓寒的手走向顾千柔。

  沈皓寒发现月镜不对劲,立刻上前阻止。可还是速度不够快,月镜已经冲到顾千柔身边,在顾千柔下台阶的时候突然伸出脚。

  顾千柔反应不过来,绊上月镜的脚就在台阶上摔倒,只有三级台阶所以不会很高,但也摔得很惨不忍睹。

  “啊啊……”

  一声尖叫,苏辰冲出来,看到眼前一幕,傻眼了。

  算计上,月镜不是顾千柔的对手,但是也不见得月镜比她弱,现在看来,苏辰还真的为顾千柔的人身安全担忧。

  沈皓寒扯住月镜的手臂,把她抱入怀中,带着责备的口味,“你这个女人,能不能停歇一下,要是拐到自己怎么办?”

  月镜看着沈皓寒吐了吐舌尖。

  苏辰走向台阶下,把摔得头流血顾千柔扶起来,顾千柔站稳后,伸手摸上自己的额头,感觉血慢慢溢出来。

  她气急败坏地抬头,怒吼,“月镜……”

  月镜立刻看顾千柔,一脸茫然无辜,“哎呀,你走路咋那么不小心,都流血了,还不赶紧去看医生?小心毁容了。”

  顾千柔气得泪水都流出来,其实让她更加气愤的是沈皓寒的?木冷淡,就连她现在被欺负成这样了他还是不看她一眼,真心够狠的。

  “回家吧。”沈皓寒牵着月镜的手离开。

  苏辰放开顾千柔的手臂,“看清事实了吧,你好自为之。”说完,苏辰也跟上沈皓寒的脚步离开。

  好自为之?

  顾千柔仰头深呼吸着气,把眼眶的泪水化作力量,在心中慢慢凝聚,成为一股无法化开的悲愤,修长的指甲因为攥紧拳头而陷进皮肉里,紧得发抖,目光如嗜血的鬼魅。

  -

  空旷的工地,一望无际的天边,远离喧嚣的城市,到处都是挖掘过后的坑坑洼洼,还有建筑到一半的烂尾工程。

  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工人在工作了残留了一下曾经的设备和材料在工地上,几万平方米的地方,只有一个保安在巡逻。

  这工程是ky集团曾经发生爆炸而停工的工程,因为案件一直没有侦破,拖了好几个月还没有找到投炸弹的人,当时死了好多工人,因此这里不可以改成住宅区了,ky集团在一系列整改之后,准备重新启动这项工程,把这里建筑成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度假村。

  在一些高层领导踩点后,重新做出方案,很快这个工程重新启动起来。

  工地开始慢慢的多人,车辆,设备,材料都陆续进来,大型建筑机器开始运作。

  然而开工的第三天。

  霉运再一次发生,在一次挖土机器运作过程中,在地里挖出了一具尸体。

  报警后,现场被围起来,而苏辰代表沈皓来到工地跟警察跟进事情,工程又被停止了。

  一次又一次的命案。就算这个工程铸成也没有人敢来。苏辰真的很想揪出幕后?手,到底谁一直跟ky过不去。

  警戒线外,警察并肩着苏辰往里面走,很多警官在寻找证据,还有很多法医在处理尸体。

  苏辰疑惑,“是不是上次爆炸留下来的尸体?”

  警官:“不可能,离上次时间已经几个月了,如果是上次留下来的,尸体早就腐烂,法医初步判断这具尸体才死了大概三天。”

  两人穿过境界线,苏辰立刻捂住嘴巴,“那死者是什么身份?”

  “男人,年龄大概三十左右身份不明,身上没有任何东西。”

  法医把死者身上的泥巴都弄干净,苏辰靠近死者后,瞄了一眼。就那么一眼,他突然觉得躺地上的尸体有点眼熟。

  他微微一顿,再往前两步,探头看着死者,片刻后,他惊讶地喊道,“月理?”

  警察立刻上前,紧张问,“你认识死者?”

  “认识。”苏辰觉得不会错了,尸体被埋在土下,还没有腐烂,基本还是能看清容貌,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死者是月理。

  罗娜娜出事后,这个男人就消失了,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才引来这样的非命。

  “那请你联系一下死者的家属吧。”

  家属?

  苏辰无奈的冷冷一笑,只能联系月镜了,月理的家属只有月镜一个人。

  这时候法医站起来,走到警官的身边,“死者初步鉴定是失血过多死亡的,致命的伤害应该是他的背部,被锋利的刀切开皮肉,写成几个字体,然后流血过多而死,但详细的要等尸检才能确定。”

  苏辰蹙眉,疑惑着问,“死者身上有什么字?”

  “贺开工大吉。”

  苏辰脸色顿时一沉,阴暗下来,这分明是针对沈皓寒的,而且死者又是月理,太不寻常了,简直丧心病狂。

  收到通知,月镜在沈皓寒的陪伴下来到法医鉴定所,见到月理的时候,月镜脸色没有任何伤感,只想给他一句。天终于收你了吧,多行不义必自毙。

  听法医的讲述后,沈皓寒并没有月镜这么从容,他脸色凝重,杀月理的人可谓是一步一步在铲除月镜的家人,顺便让他自乱阵脚。

  月理被杀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月洪钟的死从证据上看是罗娜娜所为,但是他知道一定还有另一个真相。

  月洪钟和月理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是不是你哥?”法医问。

  月镜平静的回答,“是的。”

  “尸检报告出来后再通知你来领取尸体,现在警方那边已经立案。”

  月镜好奇的问,“他是怎样死的?”

  法医,“由表面上看像是被刀划开背部,但是尸检进一步了解到,后面刻的字体还不至于让他致死,他的死因是被毒死,在死后立刻在背后刻字。”

  毒死?

  贺开工大吉?

  分明是针对沈皓寒而来的可对方为什么要杀月理,月理死了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月镜都没差放烟花庆祝了。

  凶手也知道ky集团的这个工程重新开工,这样又要引起不必要的报道,什么灵异事件诸如此类的负面新闻陆续会来。

  大致了解情况后,沈皓寒带着月镜离开。

  车上,沈皓寒一直沉?不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月镜则是心情舒畅,拿出插上耳机,按出一首情歌,然后将一边耳塞弄进耳朵里,另一边耳塞弄带沈皓寒的耳朵里。

  沈皓寒被她的动作惊动到,歪头看向她,月镜浅笑,“听听歌。”

  “你听吧。”

  “不要,我要跟你一个分享,两人一起听才有感觉。”月镜甜美的笑容像个孩子,她将耳塞弄到沈皓寒的耳朵里后,然后靠到了他的肩膀上,两人听着同一首歌,音乐缭绕在听觉空间里。

  抒情悠扬,动听深情,沈皓寒颇有感触地将手搭在月镜的肩膀上,轻轻搂住她。

  这死去的人都跟月镜有关系,这一步一步感觉像死神在靠近她。没有任何证据捉住幕后?手,他是不是要带着月镜离开比较安全。

  他不想斗,不想非得来一个你死我活。

  -

  春莹感觉胃超级难受,头晕想吐,全身乏力。

  因为最近苏辰工作比较忙,春莹就没有告诉苏辰她不舒服服,请了假一个人到医院看肠胃。

  肠胃科医生在诊断和检查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大问题,就让她去验尿,怕是怀孕引起来的肠胃不舒服,而不是肠胃炎。

  在检验科的时候,那么巧合的,春莹见到了顾千柔,她也在做检查。而顾千柔是已经做好检查了,她拿着单张出来,以为月经没有来就是怀孕,可是结果让顾千柔悲喜交加。

  她没有怀孕,那表示她就算被那个男人强了,也没有怀上野种这是喜事。可是她又没有孩子拿来威胁沈皓寒了。

  春莹见到她后,只顿了几秒,立刻绕过她走到检验科,把小杯尿液放到盘子上,检验科的护士收了单据,然后把一条试纸放到杯子中。

  顾千柔回头看了一眼春莹,他们不算认识,但她知道春莹是月镜的朋友。还有她验试纸,是不是因为怀孕了?

  顾千柔慢慢走到春莹面前,春莹坐在椅子上等结果,见到有人突然挡住她的视线,她微微一顿,抬头看着顾千柔,疑惑地皱眉。

  顾千柔对着春莹浅浅一笑,扬起温和的微笑,“这么巧?”

  “嗯。”春莹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感,听月镜说过顾千柔一直喜欢沈皓寒的,月镜的情敌她更加不想理会。

  “你怀孕了?”顾千柔显得很亲切,春莹都不好意思不理她。

  “不知道,还在等拿报告呢。”

  “我也怀孕了。”顾千柔浅笑着。

  春莹蹙眉。心里嘀咕着,你怀孕跟我有屁关系,告诉我干嘛,我又没有问你。

  不过想归想,春莹还是温柔的浅笑,“恭喜你。”

  “谢谢。”顾千柔扬起淡淡笑意,“你也可以恭喜一下沈皓寒,他又多了一个孩子。”

  春莹顿时懵了。

  顾千柔说完话后,开心地转身离开。而春莹注意到她手中还攥着一个纸团。

  “陈春莹……”

  春莹听到护士叫她,立刻站起来,走过去结果护士的报告。

  上面报告明显的两个字,阳性。

  天呀,这个阳性是什么鬼?是怀孕还是肠子里有什么菌显示阳性反应了?春莹吓得慌忙拿着单子去给医生看。

  至于她现在最慌乱的思绪是,顾千柔怀孕了,孩子还是沈皓寒的?她到底要不要告诉月镜?

  春莹拿着报告和医生开的维生素从医院出来,她整个人被巨大的惊喜吓懵了。

  她怀孕了?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怀孕了,因为她和苏辰开始是没有什么经验的,所以避孕观念不强,现在突然怀孕了,怎么办?她不想奉子成婚啊!

  要不先隐瞒苏辰,等他求婚的时候再告诉他?春莹天真地幻想着,然后从包包里拿出给月镜打了一个电话。

  月镜懒惰的声音就像在睡梦中被她吵醒,“怎么了,春莹。”

  “小镜,我刚刚去医院看肠胃,碰到顾千柔了。”

  月镜喃喃着。“哦,你以后见到这个女人要兜路走知道吗?”

  干嘛要兜路走?春莹也是无语了,不过说正事要紧,“小镜,顾千柔说她怀孕了。”

  月镜顿时僵住,电话里头没有了声音。

  “她还说……还说……”春莹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底要不要说。

  月镜恼怒的问道,“她是不是还是孩子是沈皓寒的?”

  “嗯嗯嗯!”春莹孟点头,“小镜,你怎么知道她还这样说了?”

  月镜没有回答她的话,带着激愤的语气道,“春莹,下次你见到这个女人不要兜路走了,见到后直接给我打,往死里打。”

  春莹呆了。

  月镜在电话那头气不过,微喘着大骂,“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怀孕了是吧,她最好不要让我见到,让我见到,我就直接踢飞她,看她还能不能怀孕?”

  “月镜,你不要那么生气了,她只是这样说而已,你去问问沈总。看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吧。”

  “问有什么用,连他都不知道。”

  “啊?”春莹直接懵逼。

  -

  回到家里,春莹觉得口渴,想喝点牛奶,她将药放到茶几上,然后走向厨房,突然地面一摊水滑了她的脚,她一个闪忽,嘭的一下跌倒在地上。

  “啊!”

  听到一声尖叫,沈君君立刻从厨房走出来,看着地板上跌倒的春莹,那狼狈不堪的样子,沈君君抱住肚子开怀大笑。“哈哈哈……真的是猪,走个路还能跌倒。”

  春莹感觉这样一跌,整个人散架了,全身骨头痛,最痛的还是臀部,她害怕的捂住肚子,天呀,她还有宝宝,不会有事把,她蹙紧眉头瞪着沈君君,低吼着,“为什么这里会有水?”

  沈君君双手抱胸,不屑的冷冷道。“不就跌一跤而已,也没有跌死你,看把你娇得什么样了?”

  春莹紧紧攥着拳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她害怕肚子里刚刚怀上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她生气地继续问,“我问你为什么这里会有水?”

  “刚刚换鱼缸里的水不小心弄洒了一些。”沈君君因为无聊,所以养了金鱼。

  春莹真的很痛心,很愤怒,咬着牙一字一句,“既然撒出来了就要拖干净它,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沈君君冷哼一声,撇嘴道。“你才没有常识,不就撒出来一点而已,反正过会地板上的水会自己干,我干嘛要那么费力去拖它。”

  春莹知道跟这个女人没有办法沟通,她认命的缓缓站起来,感觉没有什么大碍,她紧张地摸着肚子,然后走到阳台拿起拖把,走到有水的地方弯腰拖地。

  沈君君抱着她的金鱼缸出来,经过春莹身边的时候看了弯腰的春莹一眼,突然发现她裤子上一小点红色的血迹,她嫌弃的扬起唇角,“看你多邋遢。月经来了都不知道,裤子都红了。”

  沈君君一番话如五雷轰顶,春莹身体猛的一僵,心脏颤抖,惊恐的伸手摸上自己的裤子下,那湿润的感觉就如同强酸烧心,痛得撕心裂肺。

  她甩下拖把,手指颤抖得很厉害,泪水悄然而来,感觉到肚子慢慢在痛,她的累流得特别猛烈。

  抖动的手指拨打了苏辰的电话。

  听到苏辰温柔的声音,“春莹,什么事?”

  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哇呀一声大哭了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害怕又慌乱,紧张又惊恐,“呜哇……苏辰……孩子没了……呜呜……”

  沈君君,你这货死定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21章 小镜,我爱你-我在爱情里等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