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葡京线上娱乐 >

101 招员工-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葡京线上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2 压制金镶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徐子寒颇有几分哭笑不得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真的是个女人吗?哦,对了,她现在确实不能算是女人,顶多算个女孩儿。可只要是个女的,哪怕是江湖儿女,也是有几分女儿家的羞涩。

  可徐子寒发现,在凌筱雅身上他真的是一点女儿家的羞涩都没有看出来。

  居然能当着他一个大男人,哦,不,是两个大男人的面(除了徐子寒,还有茗烟)竟然能面不红心不跳的说什么前面太平!

  男人前面不平才不正常好嘛!

  茗烟看着凌筱雅的眼神,更是如同见鬼了一般,这姑娘太强悍,绝对不是他能比得起的。

  罗氏呆呆的抱着宝儿,忍不住傻傻的问了凌筱雅一句,“我是该叫你姑娘,还是该叫你公子。”

  得了,罗氏更是直接怀疑起凌筱雅的性别了。

  有必要这样吗,在现代,朋友之间偶尔开一个荤玩笑,这是很正常的好不好!

  况且在自己还是很纯洁,说的话似乎也不怎么黄啊!

  凌筱雅忘记了,此时她可不是在开放的现代,而是到了古代!

  “我觉得自己前面的尺寸刚刚好。倒是凌姑娘,你似乎可以多喝一点花——土参鸡脚汤,毕竟你——”

  徐子寒说着,视线好似不经意间从凌筱雅的胸前扫过。

  花旗参念起来到底是有些拗口,徐子寒一时间还是接受不了,所以还是叫土参。

  凌筱雅微微避过身子,小脸也不禁红了,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色胚。

  不过,凌筱雅此时还是很放得开的,自己一个现代人,要是对着一群老古董,还被他们弄得面红耳赤,那她真的可以去跳楼了!

  “我刚才说的药膳,徐公子可以请资深的大夫好好研究一番,确定无害了再推出吧。”

  凌筱雅从不觉得徐子寒回这么相信她,她只一句话,徐子寒就相信了那一堆药膳。

  徐子寒点了点头,然后将视线转向罗氏,“罗夫人,既然您和宝儿已死,不如想个新名字,重新开始好了。”

  徐子寒得了凌筱雅的药膳,自然是要出一点力气了。

  罗氏抱着宝儿,有些傻傻的看着徐子寒,目光复杂,没想到,以后她和宝儿都不能再用真姓名行走于天地之间,这是何其的可悲,又是何其的不幸。江正,我罗氏永远不会忘记你带给我的痛苦有朝一日,我定要你加倍偿还。

  “从此世上再无罗氏,从此我姓刘。宝儿姓罗。至于名字,徐公子随意吧。”

  宝儿姓罗,看来罗氏是真的放下江正那个极品渣了!

  徐子寒点了点头,“户籍我会派人送给你。”

  徐子寒这话是对着凌筱雅说的

  “以徐公子的本事,难道还不知道我住在哪里?”

  徐子寒从徐子媛那里知道了自己的姓名,肯定就能知道她的住所。

  “我确实还未去查。如今,我倒是希望凌姑娘能主动告诉我你的住所。”

  凌筱雅撇了撇嘴,她实在是不太想跟徐子寒扯上那个什么关系,让她主动告诉徐子寒自己的住所,这让凌筱雅更受不了。

  茗烟见状,差点没有跳起来,你一个小村姑,居然敢对着他家公子摆脸色,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可惜茗烟也就只敢在心里稍微想想,实际的,他是真的没有胆子去做。

  只要一想到嫣红的下场,他就再也不敢多嘴了。

  徐子寒就更不生气了,“既然凌姑娘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只是户籍办下来以后呢,我找不到地方送,那户籍也是白办了。让我想想,与其这样,那还不如——”

  “我家住在凤阳村村尾的茅草屋!”

  凌筱雅真心是快要恨死了,徐子寒刚才那话,不就是在威胁她嘛!可惜,该死的,她也只能让徐子寒威胁,这种滋味儿实在是太不好了!简直是让她恨得牙痒痒!

  徐子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不再多纠结了,“户籍三日后会办好,送到凌姑娘家里。茗烟——”

  茗烟正在心里用十八般酷刑狠狠折磨凌筱雅呢,一听自家公子的话,整个人顿时有些懵了,“公子——”

  徐子寒转过头,颇有些不满的看着茗烟,似乎是对茗烟十分失望一般。

  茗烟被徐子寒看的莫名其妙,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难道是他在心里偷偷报复凌筱雅的事情让公子知道了?所以公子才这么生气?

  这么一想,茗烟整个人就不好了,他家公子似乎越来越神了,居然都能看出他在想什么了。

  “还不赶紧去弄盆水来,让刘夫人好好清理一下。”

  这个茗烟真是越来越笨了,居然都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哦!哦!”

  茗烟傻呆呆的点头,然后立马去打水,同时在心里庆幸,好在公子不知道自己刚才在想什么。

  这就告诉我们,不要以为在脑海里想什么坏事,就天知地知我知了,有时候做贼心虚,自己吓死自己都有可能!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徐子寒,呵,这人倒是挺细心的。

  “凌姑娘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徐子寒可不会自恋的以为,凌筱雅会像那些花痴女人一般沉迷于自己的容貌。

  “我竟然不知,你还是一个这么细心的人。”

  徐子寒挑了挑眉,反问,“难道在凌姑娘眼中,我就是个粗心大意,毫无情趣的男人不成?”

  凌筱雅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不过只要是人,应该都能明白她的意思,“难得你居然有自知之明!”这真的是太难得了!

  就在这档口,茗烟端着一盆水再加上一块白色毛巾回来了。

  “公子,我回来了。”

  “真慢!”

  茗烟耷拉着脑袋,他发现自从公子遇到凌筱雅之后,这脾气就越来越难以捉摸了,他哪里回来的慢啊!公子有必要这么说他嘛!

  当然,茗烟不敢跟徐子寒计较,只能默默的将这笔账又默默的算到了凌筱雅的头上。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把水端过去。”

  凌筱雅挑了挑眉,她怎么好像从徐子寒的声音里隐隐听出一丝的不满外加责怪呢!

  是自己听错了呢?还是——

  茗烟低着头,默默的撇了撇嘴,但还是很乖的走到凌筱雅身边,然后将水盆放在凌筱雅的脚下。

  “凌姑娘,在下就先告辞了。”

  你要走就走吧,还留着做什么。

  当然了,这话,凌筱雅当然没有就这么大喇喇的说出口。毕竟人家才帮过你。你要是就这么落井下好似的,似乎实在是有一些不道德。

  所以善良的凌筱雅就决定,她还是不要再往徐子寒的心上插刀了。

  徐子寒话落,久久没有等到凌筱雅的回答,不禁苦笑一声,人家不待见你,你不是早就知道了。那还期待些什么呢?

  “走吧。”

  这次茗烟很快就听懂了徐子寒的话,立马跟着自家公子离开了。同时在心里默默骂着凌筱雅,你个小村姑真是不知道好歹!

  凌筱雅将毛巾浸湿,然后拧干,小心翼翼的给罗氏擦脸擦手。

  “我自己来吧。”

  凌筱雅也没有推辞,直接就将手上的毛巾递给罗氏了。

  罗氏接过毛巾以后,没有先打理自己,反而是先给宝儿擦脸。

  “凌姑娘,你为何要请徐公子帮我和宝儿办户籍。办奴籍不是更好?”

  在大梁朝,如果办的是户籍,那就代表,那是独立的个人,主人家是不可以随意打杀的。可如果办的是奴籍,那么主人家只要一个不高兴了,随意打杀了也没事。

  “你甘心入奴籍?就算你甘心,宝儿能甘心?难道你不想宝儿将来好好读书,然后考科举,将来给你挣一个诰命夫人当当?”

  凌筱雅知道,刚才她说的,可以说是天底下绝大多数女人的梦想了!

  罗氏正在擦拭宝儿小脸的手,顿了顿,随即忍不住苦笑,“我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命。”

  “怎么就没有!我就不信,你甘心一辈子过苦日子!难道你不想找江正报仇了?”

  “想!做梦都想!可他到底是宝儿的生父,我——”

  罗氏突然想起,当年宝儿出生的时候,江正还是很疼爱宝儿的,可是如今,她和宝儿两个人的分量,都抵不过江正的野心,抛妻弃子!江正那畜生怎么就做的出来这么无耻的事情!

  凌筱雅微微愣了愣,她怎么忘记了,江正就算是再畜生,他好歹也是宝儿的生父。宝儿现在还小,还不懂这么多,可是等他大了呢?他是会选择怨恨他的父亲,还是——

  “宝儿现在还小,等到他以后长大了,你再决定要不要把江正的事情告诉他。要做什么决定,也得看宝儿自己的。”

  罗氏也没有资格去左右宝儿的想法。

  毕竟一个人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还是得看她自己的。

  “走吧!宝儿,姐姐抱你好不好。”

  宝儿也就三四岁,凌筱雅自称是他的姐姐也不错。

  “凌姑娘,不用了,还是我抱着宝儿吧。”

  罗氏连忙推拒。

  凌筱雅摆了摆手,“没事,我喜欢小孩子。就让我抱他吧。你刚才也受了伤,现在不适合抱孩子。”

  罗氏虽然没有遭到那两个畜生的侵犯,可凌筱雅的眼睛可是贼精贼精的,看到了罗氏身上淤青,想来是刚才挣扎之间碰到的。

  罗氏想了想,就将宝儿递给了凌筱雅。

  凌筱雅抱起宝儿,忍不住皱了皱眉。

  罗氏担心凌筱雅嫌弃宝儿,于是连忙开口,“凌姑娘,不如我抱吧。”

  “宝儿怎么这么瘦。”

  不抱不知道,一抱吓一跳!宝儿看着胖墩墩的,其实哪里是胖,原来是身上穿着的棉衣,抱着,身上压根儿就没有多少肉!

  凌筱雅这才反应过来,罗氏其实也很瘦,浑身上下似乎也没有多少肉。

  原本凌筱雅还以为她是因为伤心难过的不吃饭,现在看来不对啊!

  凌筱雅抱着宝儿,柔声问道,“宝儿,平时都吃什么啊!”

  “胖叔叔,不给宝儿和娘好吃的,宝儿和娘只能吃剩菜。”

  宝儿嘟着嘴,一脸伤心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祝掌柜就这么对你们娘俩!”

  居然连饭都不好好给罗氏和宝儿吃,难道他不知道小孩子是最需要营养的了!

  天天吃剩菜剩饭,则这营养怎么跟的上去!

  罗氏扯了扯嘴角,“他还给我们娘俩一口饭吃,我都该感激他了。”

  “咕咕咕——”

  凌筱雅看了看宝儿的肚子。

  宝儿也知道自己的肚子咕咕叫,很不好意思,于是双手捂着肚子,不好意思的开口,“宝儿饿,宝儿不是故意的。”

  “走,咱们去吃饭去!”

  正好,吴高升肯定也在招厨师,自己正好去看看。

  凌筱雅回到客似云来的时候,那里招人的情况确实不错。

  居然有4个小二,3个厨师来应聘。

  “你回来了。咦?这两位是——”

  “哦,这是我的远房亲戚,她夫家姓刘,你就称呼她刘夫人吧。这是宝儿。宝儿,快叫吴叔叔。”

  凌筱雅对着怀中的宝儿说道。

  宝儿很听话,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软儒儒的叫了一声,“吴叔叔。”

  吴高升还没有孩子,所以对小孩子还是觉得很稀罕的。

  “这宝儿真是可爱。”

  “你这里不错啊,人来了不少。居然还做了几道菜。”

  凌筱雅一时间还没有注意到桌山的菜,倒是宝儿眼巴巴的看着桌上冒着香气的菜。

  “那个刘夫人还有宝儿都还没有吃饭,正好你让人做了,就让她们先吃一点吧。”

  吴高升因为很喜欢宝儿,所以点了点头。

  3个厨师,每个人做了两道菜,总共有6道菜,这么多菜,他和凌筱雅两个人肯定是吃不完。

  “宝儿,有好吃的菜菜哦。”凌筱雅对着怀里的宝儿,笑眯眯的开口。

  “刘夫人,你也一起坐下吃吧。”

  罗氏的面色有些尴尬,“这不太好吧。你和吴掌柜的还没有吃。”

  “这可不是掌柜,这位可是秀才哦!”

  凌筱雅可是知道吴高升压根儿就不喜欢做生意,罗氏称呼他吴掌柜。他不生气才奇怪呢!

  罗氏面色一僵,连忙改口,“难怪吴公子身上有一股读书人的芳华之气,原本我还奇怪,原来吴公子竟然是秀才啊!”

  罗氏话落,吴高升看向罗氏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凌筱雅则是有些吃惊,看来罗氏很回说话啊,而且这圆话的本事也强。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在罗氏的身上倒是得到很好的体现了。

  你说吴高升身上有什么读书人的芳华之气,那纯粹就是再扯淡!

  凌筱雅认识吴高升这么多年了,在他身上,除了看到迂腐不同俗务以外,其他的,她是真没有看出来。

  也亏得罗氏能说出什么读书人的芳华之气来。

  “刘夫人请坐。”

  吴高升客气的指了一个位置请罗氏坐下。

  吴高升自己做了一个位置,凌筱雅跟他隔了两个位置,然后紧贴着罗氏坐下。

  看着宝儿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样,凌筱雅盛了一碗热呼呼呼的黄瓜蛋汤给宝儿。

  “你就直接叫我筱雅。”

  当着吴高升的面,可不能再让罗氏叫她什么凌姑娘了,亲戚之间哪里有这么客气的。

  罗氏微微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

  “筱雅,还是我抱宝儿吧。宝儿回耽误你吃饭的。”

  “没事,我才吃过早饭不久,还不饿。我来喂宝儿吧。你放心,我家里有一个弟弟,那时候可都是我喂他吃饭的。所以。对这事,我是很有经验的!”

  凌筱雅给小朋友喂饭,是很有经验。可不是因为给凌平安喂饭。

  而是在现代的时候,凌筱雅经常去做义工,然后去给那些小孩子当老师,所以凌筱雅对这些软乎乎的小包子是最喜欢的了。喂饭什么的,更是小菜一碟!

  “这位是凌姑娘,她是我的合作人,今天也是由她来选择厨师和小二。”

  吴高升对选人,真心是没有太大的兴趣,所毫不客气的就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凌筱雅了。反正她也喜欢。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吴高升的想法,要是知道,一定要狠狠吐槽一句,“你妹的,姐姐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了!”

  来应征的厨师和小二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这么一个小姑娘,居然也是客似云来的老板之一?

  其实要不是客似云来就爱你过小二和厨师的工钱开的这么高,还真没有人会来。毕竟客似云来的生意差,是个人都摘掉。

  不过众人也知道,客似云来的吴高升是最守信的,他既然开了这么高的工钱,那肯定是干一天就会给一天的钱!

  就算在客似云来干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也能赚上不少!

  凌筱雅吹了吹热乎乎的黄瓜蛋汤,尝了一口,味道清淡可口。于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胖厨师忍不住面带微笑。

  “来,宝儿喝汤。”

  凌筱雅将汤勺放到宝儿的嘴边,宝儿很听话,不像一般的孩子一样难喂。乖乖的张开嘴巴,将烫喝了进去。

  罗氏原本还恨担心凌筱雅不会照顾孩子,可是见凌筱雅很有耐心的给宝儿喂饭,心顿时放下了大半。于是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只是在吃的时候,眼神还是时不时往凌筱雅身边看,现在凌筱雅是没有出什么事情,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她真是连哭都来不及了!

  罗氏在注意凌筱雅,凌筱雅又何尝没有注意罗氏。

  宝儿一个小孩子都饿得不行了,罗氏一个大人,肯定更饿得不行了。

  可罗氏的眼睛还是时不时的往自己这边看,可以看出,罗氏确实是一个关心孩子的。

  凌筱雅还发现,罗氏的用餐礼仪很不错,虽然处在饿极的情况下,可是却没有狼吞虎咽,只是吃饭的速度快了一点。

  给宝儿喂了一碗黄瓜蛋汤,凌筱雅想着给宝儿夹一些菜吃。

  扫了一圈,在看到一小碟嫩豆腐的时候,眼睛不禁一亮,“这是哪一位大厨做的?”

  一个面色黝黑的大厨站出来,“这是我做的。”

  “这是嫩豆腐吧。你怎么会想到用它来做凉拌。”

  现代的凉拌豆腐,有加肉松、皮蛋,花生,然后用生抽、醋还有混在一起凉拌,那滋味儿可美了。

  不过,古代的资源稍微匮乏了一点,肉松,呵呵,没有!皮蛋,呵呵,也没有!

  所以这道凉拌豆腐可以说是十分简陋,只加了烫熟的青菜点缀,然后加了生抽和醋还有盐在一起凉拌。

  “这嫩豆腐是最近出来的。我觉得这嫩豆腐的口感特别好,很适合凉拌,所以——”

  这位黝黑的厨师,似乎很腼腆,说到最后,声音真是越来越小了。

  凌筱雅眨了眨眼,好想现在大多数人买了嫩豆腐,回去也就是简单的加一些盐,然后直接吃。

  没想到这人的脑袋瓜子居然还不错,能想到凉拌。

  凌筱雅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尝起来。

  因为这道凉拌豆腐实在是有些缺少材料,所以这味道是有点不怎么样,不过总体来说,在材料匮乏的大梁,能将凉拌豆腐做到这个水准,确实是蛮不错了。

  凌筱雅又用公筷夹了一块豆腐给宝儿,宝儿蠕动着嘴巴吃了起来。

  “好好吃。”

  宝儿的眼睛亮晶晶的,言下之意很明确,这凉拌豆腐好好吃,他还想吃。

  “这凉拌豆腐是不错,不过现在天气还有些凉,所以这豆腐还是少吃一点。”

  刚才宝儿说要多吃的时候,罗氏一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幸亏凌筱雅阻止了,否则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来,这凌筱雅确实是个会教孩子的,虽然宠爱孩子,但是却不会的一位的溺爱,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宝儿撇了撇嘴,明显有些不高兴。那豆腐好好吃啊,滑滑的,嫩嫩的,可是姐姐不许宝儿吃了,宝儿是个乖孩子,要乖乖的。

  凌筱雅真是越来越喜欢宝儿了,一般3、4岁的小孩子喜欢什么,要是得不到,肯定要在那里大哭大闹。

  可宝儿很乖,你不让他做,他就乖乖的不做

  就只有一点不好,宝儿实在是有些太瘦了。瘦的太厉害,凸显的宝儿的眼睛大的有些吓人了。

  凌筱雅想着,回去之后可得帮着宝儿好好的补一补,最好能补的白白胖胖的,那就太可爱了!

  凌筱雅又见饭桌有一份萝卜炒猪肉,用筷子夹了一块猪肉吃起来,然后又用公筷给宝儿夹了一块猪肉给宝儿,宝儿张开嘴巴,一口就将猪肉给塞进嘴巴里,然后不停的蠕动小嘴巴,“肉肉真好吃。”

  凌筱雅摸着宝儿的脑袋,有些心酸,这可怜的娃儿有多久没有吃过肉了。

  “这萝卜炒猪肉,是这位大厨做的吧。”

  凌筱雅将眼神看向3位厨师中最瘦的一位。

  “不错,就是我。不过,我想知道,姑娘你是如何看出这菜是我做的。”

  “3位厨师不如先自我介绍一下。”

  凌筱雅心想,待会儿,她总不能一口一个胖厨师,瘦厨师,黑厨师来称呼他们三吧。

  最先开口的是那位胖厨师,“我姓于,别人都称呼我于胖子。”

  凌筱雅心想,这名字还真的是挺适合你的,于胖子。

  “我姓朱,别人都称呼我朱瘦子!”

  这是那个最瘦的厨师开口。

  “我姓张,别人都叫我张黑子。”

  “真是人如其名啊!”

  这次发出感慨的是吴高升。

  凌筱雅难得对吴高升的想法报以认同的态度。

  “于师傅,我想桌上的黄瓜蛋汤还有盐水虾是你做的吧。”

  “姑娘是如何知道的。”

  毕竟这些菜都是随便放的,每个人的菜都不是摆在一起的,而且每道菜上也没有标明是谁做的。这姑娘,怎么一眼就知道这盐水虾是于胖子做的。

  吴高升和罗氏同样是疑惑的看着凌筱雅,说实在的,她们也没有吃出来。

  凌筱雅一边给宝儿剥虾,剥好一个,就塞到宝儿的嘴里。宝儿吃虾吃的起劲的不得了!

  “于师傅,你有没有注意到你做的菜都十分清淡。每个厨师都有每个厨师的做菜风格。朱师傅,我看这萝卜炒猪肉还有玉米杂粮饼,是你做的吧。”

  “不错。”

  朱瘦子傻傻的点了点头,他发现这凌姑娘真的是太厉害了。

  随后,张黑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问,“那我做菜的风格是?”

  凌筱雅用筷子夹了一块的玉米杂粮饼,然后用手将饼撕成小块小块的喂给宝儿,光吃菜可不行,还是得吃些主食的!

  “朱师傅,你做的菜大多都是家常菜,很有家的味道。”

  “那我呢?”

  就剩下两道菜了,一道是凉拌豆腐,另一份是炖菜,而且是用酒坛子炖的。就是张黑子。

  凌筱雅往坛子里看了看,里面的材料倒是挺丰富的,有猪肉,青菜,萝卜……

  还有一些东西,在坛子底下,凌筱雅一时间倒是看不出来,坛子里还有什么东西。

  这倒是跟佛跳墙有异曲同工之处。

  佛跳墙,又名满坛香、福寿全,是福建福州的汉族名菜,属闽菜系。相传,它是在清道光年间由福州聚春园菜馆老板郑春发研制出来的。佛跳墙富含营养,可促进发育,美容,延缓衰老,增强免疫力,乃进补佳品。

  这佛跳墙虽然比较简陋,可起码有些雏形了。

  “张师傅,你做的菜倒是很有创新。这嫩豆腐,你怕是第一个想着凉拌的。还有,我想问一句张师傅,你怎么会想到用酒坛子炖菜。”

  “菜!菜!”

  宝儿伸出一只小手,一脸兴奋的指着酒坛子。

  宝儿是个小孩子嘛,看着大人都看着才桌上的酒坛子,立马就激动起来了。

  “你才多大啊!还想喝酒。多吃点肉。”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宝儿一副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酒坛子,举起公筷,给宝儿又夹了萝卜炒猪肉里面的猪肉。小孩子嘛,不要吃的太油腻!

  宝儿一边嚼着肉,一边还是眼巴巴的看着酒坛子,可想而知,他还是很想吃酒坛子里面的菜。

  凌筱雅虽然被宝儿看的心软,可是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这么小的孩子要是喝酒,可是很容易起疹子的。

  宝儿继续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继续看着凌筱雅,见凌筱雅还是不愿意看他,顿时更加可怜兮兮了,于是只能更加卖力的吃凌筱雅夹着的东西了。

  “那味道怎么样?”

  张师傅还是有些紧张的看着凌筱雅,做菜有新意是一回事,可是最重要的还是菜的味道。

  “还可以,不过是可以更加美味。”

  凌筱雅说的倒是实话,就以现在厨师的水准来说的话,张黑子的菜做的水品还算不错,不过就是味道有些怪怪的。

  “可我怎么从来不能在酒楼长时间待下去呢?”

  张黑子低者头,颇有些小声的说道。

  不巧,凌筱雅正好听到这一句,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猜,八成是因为这张黑子太喜欢做新菜了,这种异类,在酒楼怕是很难过吧。

  “3位的菜我都很喜欢。如果3位待会儿听完最后的条件,还能同意留下来的话,那么3位,从此就是我客似云来的一份子了。”

  还有最后的条件。

  这次于胖子、朱瘦子还有张黑子心里都有些紧张,这次客似云来的工钱真的是高,一个月就有10两银子(吉祥酒楼给大厨的钱也就8两银子)。

  如今这钱可明显多了2两银子,看来这钱真是不好赚啊!

  “3位就先坐下吧。接下来我们还要招小二。”

  凌筱雅真心觉得她今天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竟然能遇到这么多的人才!

  嗯,真心给她点一个赞!

  至于来的4个应聘小二的,凌筱雅也让他们上前来。

  当4人站定以后。

  一个矮个子,扬着脸,似乎一脸不屑的开口,“我看,你们这客似云来也就是个小酒楼,虽然我来你们这里是屈才了。不过我也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让我留在你们这间小客栈干活。”

  “我这座庙小,容不下你这个大佛。你还是赶紧走吧。”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傲气来应征小二的,吴高升自己就是一个傲气的,不过可惜,自己本身却没有什么本事。

  矮个子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吴高升,“姓凌的,我懒得跟她说,你给我个准话吧!”

  吴高升没想到这人居然还敢这么漠视他,气得他差点没有上去把这人给劈了两半!

  凌筱雅仔细打量来人,个子中等,不过在男人中间,真的可以说是矮个子了。脸色黝黑,鼻尖似乎有一些小雀斑。

  “你要想来客似云来当小二,我看——”

  “怎样?”

  “我看不行!”

  凌筱雅斩钉截铁的开口。气得某人直喘粗气!

  “不过,我家里还缺一个帮忙的,你愿不愿意去?”

  “啊!你家里?”

  矮个子一脸兴奋的看着凌筱雅,虽然这凌筱雅穿的破破烂烂的,可是起码是客似云来的掌柜,想来还是有点钱的。去她家应该也不会太亏!

  于是矮个子连忙点头,“好啊!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

  “你有没有搞错,你家里一堆女的,你居然让一个男人去你家。难道你不怕毁了你一家子的声誉不成!”

  吴高升这话,一来是不想这矮个子称心如意,二来,倒是真心有几分为凌筱雅着想了。

  凌筱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家还缺一个干活的,这人很合适啊!

  “就他这个小身板能干得了活?”

  吴高升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指指着矮个子。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告诉你,本公子可能干活了,你看到本公子这健壮的胳膊了没有!”

  矮个子说着就举起手臂,似乎是想让人看一看他健壮的胳膊。

  这么一个矮个子,长得又不胖,你说他的胳膊又能健壮到哪里去。

  这次,凌筱雅看着他的眼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行了行了,你就不要再给我展示你健壮的胳膊了。”

  反正也没有人愿意欣赏,实在是他的胳膊又不像现代的那些猛男有料,凌筱雅实在是懒得再看。

  矮个子颇为不屑的哼了哼,“有眼不识金镶玉!”

  众人看向矮个子的眼神是愈发无语了,你一个矮子,长的吗,还黑不溜秋的,唯一的本事也就剩下说大话了!

  “你的名字呢?”

  矮个子转了转眼珠子,一本正经的开口,“我姓金,名镶玉。”

  刚才说众人有眼不识金镶玉,如今就说自己叫金镶玉,啧啧,这下众人看着金镶玉的眼神愈发的玩味。

  “你居然还要让这人去你家里帮忙,你看看,这小子,说出的话,恐怕没一句是真的!就这样,你还打算让他她去你家里帮忙?我看你是引狼入室!”

  吴高升向来尊崇的就是圣人之言,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满嘴胡说八道的混混小人,很明显,眼前的这个什么金镶玉就是这一类人!

  这什么金镶玉,肯定不是她的名字。有谁会先说了什么有眼不识金镶玉,然后立马说自己叫金镶玉!

  凌筱雅看着眼前得意洋洋的金镶玉,真心是快无语了,你要掰名字,也掰一个好一点的啊!

  “名字吗。只是一个人的代号而已,像你叫吴高升,别人也一样可以叫吴高升,你说对吧。”

  “强词夺理!”

  吴高升差点没气得吐血,良久才从牙缝儿里挤出这4个字!

  金镶玉倒是极给凌筱雅面子,狠狠的鼓起掌来,“说的好说的好!名字嘛,不就是一个代号,今天我可以叫金镶玉,明天我就可以叫吴高升,后天我就可以叫——”

  “啪——”吴高升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的看着金镶玉,要是有可能,他发誓,他真的想把这人给砍死!

  金镶玉耸了耸肩,他也看出,这人算是急了,所以也就聪明的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这么多菜,嗯,我的肚子正好饿了。”

  金镶玉不再理吴高升,撇了撇嘴,在看到满桌的菜的时候,眼睛倏地就亮了。

  搬了一个椅子,想蹭到凌筱雅身边,不过罗氏紧贴着凌筱雅。

  凌筱雅将怀中的宝儿递给罗氏。

  罗氏会意,将椅子悄悄往旁边移了一个位置。

  金镶玉见状,立马将椅子放到凌筱雅身边,然后拿了干净的筷子,开始吃起菜来,刚夹了一块豆腐,金镶玉就忍不住点头,“恩,不错,不错。这豆腐倒是嫩滑。”

  金镶玉又夹了一块猪肉,“恩,这肉炒的也不错。”

  几乎金镶玉每夹上一个菜,都会评论一番。

  吴高升看着金镶玉的眼神,简直就跟刀子没什么区别了。

  “你就这么容忍他!”

  吴高升想不通,凌筱雅可不是什么脾气好的,这个什么金镶玉,脾气嘛,差的要死就先不说了。还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真不知道,凌筱雅怎么会就这么容忍他!

  他想不通啊!想不通!

  ------题外话------

  谢谢hansuying投了1张月票13097809555投了1张月票

[读者须知]:下一篇:100 药膳-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