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葡京线上娱乐 >

102 压制金镶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葡京线上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3 识破女儿身-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小孩子嘛,你对他多一点耐心啊!”

  凌筱雅也知道吴高升算是忍耐到了极点,于是柔声劝导。

  吴高升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小孩子,他!他看着也有11了吧,你居然说他是小孩子!你好像也这么大!”

  言下之意,凌筱雅你都不算是一个孩子,那么这人就更不算了!

  凌筱雅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又看到金镶玉吃的一脸兴奋,举着筷子正打算往酒坛上去夹菜。

  凌筱雅抢先一步举着筷子敲了一下金镶玉的手。

  “你打我做什么!你不知道,这很疼的!”

  金镶玉一脸不满的看着凌筱雅。

  “你才多大,居然还喝酒!”

  凌筱雅同样不满的开口。

  “你跟我一样大,你可以吃,我凭什么不可以吃!”

  金镶玉高傲的抬着头,一脸不服气的开口。要是凌筱雅真不同意给他吃,那他——他就哭!

  凌筱雅似笑非笑的看着金镶玉,水汪汪的眼睛似乎在说,“你真的有11岁?”

  金镶玉一惊,不会吧,难道这人看出来了?

  “不吃就不吃。”

  金镶玉嘀嘀咕咕的说道,在凌筱雅的瞪视下,不情不愿的将筷子夹向其他的菜。

  凌筱雅见金镶玉总算老实了,也就不再多加理会。

  罗氏靠凌筱雅比较近,尽管凌筱雅说话的声音比较轻,可她都听清了。

  难道这金镶玉的实际年龄很小不成?可是她也算经营酒楼多年,形形色色的人也都见过不少。

  这金镶玉个子中等,面色黝黑,要是让她猜测他的年纪,她也会往11岁去猜。

  联想到凌筱雅不许金镶玉吃酒坛子里面的菜,罗氏的眼神不禁闪了闪,难道这金镶玉的实际年龄其实更小不成?

  罗氏下意识的想要出声,可是想到凌筱雅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于是还是将要说的话全都咽下。

  凌筱雅见吴高升又想开口,于是抢先一步开口,“那啥,我们还要招人呢!你也就先不要管他了。”

  吴高升冷哼一声,不再看金镶玉,倒是看向了另三位要应聘小二的。

  凌筱雅扫了扫3个来应聘当小二的,笑着开口,“3位来应征当小二,应该都是认识字吧。”

  凌筱雅发现,在她话落以后,站在中间的人,眼神明显的闪烁了一下。

  “你写一个‘菜’字。”凌筱雅小声对吴高升开口,声音小的,绝对只有吴高升和凌筱雅两个人能听到。

  吴高升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柜台前,将字写好以后,递给凌筱雅。

  凌筱雅接过以后,笑着问的站在中间的人,“这位,请你回答一下,这个字念什么。”

  站在中间的,显然没有想到凌筱雅会问上他。

  “这——这——”

  站在中间的人,看着凌筱雅手上举着的字,支支吾吾了大半天,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凌筱雅将纸拍在桌上,带笑的脸也沉了下来,“招工启事上,已经写了,这次招人是要招认字的。阁下就算不认字,也能从周围看告示的人那里知道吧。”

  凌筱雅的疾言厉色让站在正中间的人,脸倏地就红了。没错,他是听看告示的人说了招工要求,可是在看到这工钱这么高,他受不住诱惑,心想应该不会查的这么严。尤其他也看出来的这管事的不是这大男人,反而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他就更掉以轻心了。

  可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居然只一眼就知道自己不识字。

  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小姑娘给看扁!

  于是他抬起头,一脸倨傲的开口,“谁说我不认识这个字!”

  “哦?是吗?你认识这个字啊!那赶紧跟我说说,这字是什么。”

  凌筱雅举着那张纸,晃啊晃,悠哉的看着眼前死鸭子嘴硬的人。

  “这——这——”

  男子的眼神摇摆不定,几乎是人都能看出他眼底的心虚。

  凌筱雅冷哼一声,“别这啊,这啊!你压根儿就不识字!不识字没关系,可被人揭穿以后,还这么死乞白赖的呆在这儿,那就让人恶心了!”

  “你!”

  男子一张脸几乎全白了,看向凌筱雅的眼神也是愈发的恶毒,“老子,我呸!你当你这里是什么大酒楼啊!分明就是一家快要倒闭的酒楼,老子才不稀罕在你这里干呢!”

  “你——你简直是有辱斯文!”

  吴高升哪里见过这么撒泼打诨的人,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凌筱雅倒是一脸淡定,光看那男子目光漂移,她就知道这人不是个好的。

  “呸!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谁不知道你就是个败家子,自从考上秀才以后,你去考了多少次举人,可都没有成功过!累的你老娘辛辛苦苦的养你,还秀才老爷呢!我呸!”

  男子见撕破了脸皮,也懒得再装了,毫不犹豫的开始的骂人,反正他不痛快,他要所有的人陪他一起不痛快!

  “你——你赶紧给我滚!”

  吴高升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读书人,也不可能跟人对骂,嘴巴张了一次又一次,好不容易从嘴里吐出一个“滚”字!

  金镶玉颇有些不屑的看着吴高升,“一个大男人,居然都不会骂人。”

  凌筱雅瞪了一眼金镶玉,示意他不要再火上浇油了。

  金镶玉撇了撇嘴,她又没有说错,凌筱雅凭什么这么看着他啊!

  不过金镶玉到底知道分寸,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在心里腹诽。吴高升!无高升!祝你一辈子不高升!

  “哼!当我爱留在你这里!本大爷祝你们这里永远生意惨淡,你吴秀才永远都只是个秀才!”

  男子说完,就趾高气昂的离开了。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还狠狠的踢了踢大门,踢得整个大门都颤抖了两下。

  这下,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就更加不对劲儿了,心眼这么小的男人,还真可以说是世间难寻了!

  “好了,老鼠屎终于离开了。那我们就继续吧。两位不如就先自己介绍一下自己吧。”

  长得比较矮小的人先开口了,“小的王小二,小的什么都能做。姑娘就留下我吧。”

  王小二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急迫。

  “王小哥,可否告诉我,你为何要来客似云来做工。”

  “这位姑娘,我也不瞒你。是因为客似云来的工钱高。我家里可有5口子人,要是我再找不到活,我一家子都要活活饿死了!”

  “王小哥,我看你手脚俱全,看着面相,也是个忠厚老实的,你要是凭着自己的双手,应该是能养活一家人的吧。”

  王小二忍不住苦笑,“这位姑娘,我又何尝不想养活自己一家人,可我一家都住在镇上。要在镇上找份儿工,您可知道有多难。干小的,我养不活一家人。想找大的,可我什么背景都没有。”

  王小二说到最后,眼底浮现出一丝落寞。

  “不知这一位如何称呼。”

  “姑娘,我叫李小松。我以前是当过小二的,只是——”

  李小松长的很忠厚老实的,凌筱雅对他的第一印象,倒是不错。

  “李小哥,你以前当过小二,那现在为何——”

  现在为何不继续干下去。

  凌筱雅虽然没有问这话,可是眼底就是这意思。

  “姑娘,我也不想瞒你。我前阵子是在吉祥酒楼当过一阵子的小二,不过,后来祝掌柜要将他的大舅哥顶替我,就诬陷我在厨房偷菜,后来我还是赔了1两银子,才从吉祥酒楼脱身的。”

  又是吉祥酒楼,凌筱雅闻言看了一眼罗氏。果然见她紧紧抱着宝儿,另外一只夹菜的手,菜夹到半空,也停在那里、

  “那李小哥有没有做偷盗的事情呢?”

  李小松说他是被冤枉的,可事实到底怎么样,可没有人知道。

  李小松的脸突然涨红,好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

  “姑娘,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李小松虽然穷。可也知道做人要行的正坐得直!偷东西这么无耻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做!”

  凌筱雅见李小松一副被侮辱了模样,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好像她刚才的话有些激动。

  “好了。我要问的问题都结束了。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大家要是同意的,如果同意的话,那么就可以成为我客似云来的一份子。后天也就能上工了。”

  想问的,凌筱雅都问了,于是就说到最后一点了。

  凌筱雅话落,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凌筱雅。

  “因为客似云来接下来要推出的菜肴,都是机密中的机密。所以来客似云来做工的,都必须签下卖身契。”

  卖身契3个字一出,无疑是重重的打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于胖子首先淡定不了,直接站起来,“姑娘未免太过分,卖身契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的签呢!”

  其他的人没有说话,可眼底的意思,似乎也是这样。

  凌筱雅也不恼,淡淡的开口解释,“于大厨,我也知道这最后一个条件是很苛刻,所以这次招工,我们才会把条件开的这么高。”

  “不行!我不能答应。一签了卖身契,就等于入了奴籍,我不能答应。”

  于胖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有手艺,到哪里都能吃饭,所以这么苛刻的条件他不能答应。

  凌筱雅见于胖子离去,也不恼。有人回反对,凌筱雅是早就知道的。所以自然不会太激动。

  “剩下的几位呢?愿意答应吗?当然了,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绝对是不会强迫几位的。”

  “姑娘,这卖身契签了,是不是代表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奴才了。”

  王小二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

  凌筱雅摇了摇头,“大家放心。我让你们前卖身契,只是担心有人回出卖客似云来,会将菜式的做法泄露出去。至于签卖身契那是私底下的,我可以跟大家保证,只要大家对客似云来忠诚,这卖身契对各位是绝对没有任何束缚的。”

  “可那到底是卖身契。”

  朱瘦子也有些犹豫的开口。

  要不是客似云来的工钱真的丰厚,在听到卖身契三个字的时候,他也想直接离开了。

  原来古人对卖身契这么看重。原先凌筱雅只是想着拿卖身契约束众人,可如今——

  凌筱雅想了想,不知道,她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策略。

  “这样吧。我想卖身契是有些为难大家。我想不如这样好了。咱们就签一个协定,要是各位在客似云来工作期间,出卖客似云来,将客似云来的菜式卖给其他人,那么我们就有权利卖掉各位,大家看,这样如何?”

  吴高升抿了抿嘴,随后点了点头,“我看这样好。这样签下的协定也是有效力的。”

  “好!我签!”

  第一个开口的就是王小二。

  看来他家的情况真的是不太好。

  张黑子有些犹豫的开口,“姑娘如此看重客似云来的菜式,是因为客似云来的菜式很新奇吗?”

  “不错。我敢说,客似云来接下来要推出的菜式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样样都是绝佳的美味!”

  凌筱雅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

  张黑子仔细想了想,像是做出了重大的决定一般,“我张黑子孤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就是喜欢研究新菜式,既然姑娘这里有,那我今儿个就签了这协议!”

  “那就欢迎张师傅加入我客似云来了。”

  “姑娘,要是签了这份协议,你们要是看不惯我们,又随意找借口要赶我们走,甚至还拿出这份协议来威胁我们,那又该怎么说。”

  李小松可能是有心理阴影了,所以颇有些迟疑的开口。

  “李小哥,不是人人都是那没良心的祝掌柜。我凌筱雅自认为不是一个好人,可也不是这么没良心的。我其实并不觉得我是在找伙计,反倒是觉得我是在找合作伙伴。最终留下来的人,我都会将他们看做是自己的合作伙伴。”

  “好,就凭凌姑娘这句话,我——我老朱也签了这份协议!”

  李小松低着头,不知道在想写什么,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我就相信姑娘一次。”

  罗氏颇有些敬佩的看着凌筱雅,想要人臣服,可以用武力直接镇压。可她觉得这是最蠢的法子。可以来软的,可这也未必能让人心悦诚服。

  可凌筱雅却将自己与他们放在相等的位置上,合作伙伴,这4个字,一说,就能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要说一开始他们答应,还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可如今,绝对可以说是心甘情愿。

  写协议的事情,凌筱雅就交给吴高升了。

  吴高升的速度倒是快,直接写了8份。总共4个人,每人的写了两份。

  “一份是要放到官府入档。”

  吴高升将写完的协议拿给凌筱雅看了一遍。随后点了点头。

  这次吴高升知道眼前的人都是普通的小老百姓,所以把话写的尽量白话一点,这才能让人看得懂。

  凌筱雅看过以后,分别将各人的协议交给每个人。

  王小二和李小松是认字的,所以他们看得很认真,毕竟这是关系自己以后的大事。

  至于朱瘦子和张黑子虽然是厨师,但也不代表他们不认字,做厨师的也得认识点字,只有这样,才能看懂菜谱啊!

  不过协议上的字,他们不是很认得全,所以就凑在一起,互相讨论,别提,就这样,他们也将协议上的内容都看懂了。

  凌筱雅真心想说一句,真是难得啊!

  大约过了有半刻钟,他们总算是将所有的东西都看懂了。

  凌筱雅见他们都没有问题,就用眼神示意吴高升将印泥拿出来。

  吴高升拿出印泥,王小二、李小松、朱瘦子还有张黑子分别在属于他们的协议上按了手印。

  凌筱雅见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于是将协议都交给吴高升,“去官府存档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啊!”

  吴高升接过那些协议,点了点头。

  “放心,这事情就都交给我好了。”

  “朱师傅还有张师傅,明天你们中午来一趟,我有新菜式要交给你们。后天咱们这里可就要开张了。”

  张师傅一听凌筱雅的话,立马兴奋的开口,“恩,明天我一定准时到!”

  凌筱雅知道张黑子最喜欢的就是研究新菜式,如今有这机会,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朱瘦子也点了点头,协议既然也签了,那他如今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干活了。而且能学习新菜式,他当然更是求之不得了。

  “王小哥还有李小哥,你们明天中午也要来一趟。我要对你们进行一下培训!”

  尽管这培训的时间有些短,可临时抱佛脚,总归比没有好吧!

  王小二和李小松虽然不懂,为什么当小二也要培训,不过对凌筱雅的话,他们都还是很相信的。

  “好,那就麻烦凌姑娘了。我不是个伶俐人,到时候还请姑娘不要嫌弃我笨。”

  李小松立马抓住机会说道。

  凌筱雅点了点头,这李小松果然像是当过小二的,不错,这嘴巴够甜,而且这说出来的话也让人觉得舒服。

  “其实,我懂得也不多,咱们呢,最多也就是互相探讨。”

  最终,四人定好时间以后,凌筱雅就让他们4人先离开了。

  等到4人离开以后,金镶玉挑了挑眉,眼底似乎有对凌筱雅的欣赏,“我说你不错啊!”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多谢你的夸奖啊!”

  是人都能听出,凌筱雅这话没有多少的诚意。

  可金镶玉硬是从中听出了感谢,于是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没事,我可从来不轻易夸人的。你能听到我的夸奖,也是荣幸了!”

  这次别说是凌筱雅无语了,除了宝儿一脸无知外加懵懂的看着金镶玉,其他人,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可想而知,这意味到底是有多挑战人的极限了。

  凌筱雅收回视线,不再看金镶玉,反倒是看向吴高升,“如今人都找好了。你呢,也别嫌去找乞丐宣传是什么没面子的事情。还有你今天去县衙,将这些协议备案,你呢,也可以做做宣传,要知道那些捕快经常要出去串街走巷,他们宣传的本事也是挺大的。”

  吴高升听了凌筱雅的话,再想到家中的老母,咬了咬牙,狠狠点了点头,“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凌筱雅见吴高升总算是想通了,总算是将一颗心给放下了。

  出了客似云来,金镶玉就兴奋的不得了,“你家住哪里啊?不过不管住哪里,你都得好好的招待我,知道吗?”

  罗氏好笑的看着金镶玉一副,“你必须好好要招待我”的模样。

  要说平常人要是这么狂妄,肯定是让人心生不喜的,可偏偏这金镶玉做起来,倒是颇有几分爽直的感觉,让人看着并不觉得讨厌,相反,隐隐还让人觉得欣赏。

  凌筱雅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金镶玉,淡淡的开口,“我家里很穷,只有两个茅草屋。你让我好好招待你,呵呵,好想没法子做到。”

  金镶玉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金镶玉还想多说些什么,可凌筱雅却没有再给她机会,“你要是再多嘴,说不定我一个生气,就不要你了。”

  凌筱雅这话,倒是有些在恐吓小孩子一样。

  金镶玉撇了撇嘴,心想,你不留我,我还不稀罕呢!不过,金镶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是抵着头,闷闷的跟上了凌筱雅。

  凌筱雅带着罗氏、宝儿还有金镶玉一起来到跟马大叔约定的地方。

  “马大叔。”

  “筱雅,这3位是——”

  别说马大叔大惊小怪的,凌筱雅走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居然又带回了3个,这让他真的是不能不惊讶。

  “这为夫人,夫家姓刘,您就称呼她刘夫人吧。这是他的儿子宝儿。他们是我娘的远房亲戚,至于这一位,是我找来干活的。”

  金镶玉在听到干活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有些不开心,不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硬生生的忍下了心中的不快。

  凌筱雅懒得看金镶玉,倒是笑嘻嘻对着马大叔开口,“马大叔,您帮我去宝祥居买四条薄棉被,买最好的。这是银子。”

  凌筱雅说着,从怀中取出10两重的银子给马大叔。

  “筱雅,你买这么多棉被做什么?”

  “家里有人嘛!”

  马大叔看了眼罗氏,又看了一眼金镶玉,顿时明白过来。

  等到马大叔去买棉被,金镶玉就有些不满的开口了,“他去买棉被,难道就让我们在这里等着不成?”

  金镶玉很是不满的开口。

  “夫人,您跟宝儿在这里等着。我去买些东西再回来。”

  “我也要去!”

  金镶玉想都不想的开口说道。他才不要傻呆呆的站在这里等着呢!

  “好,可以啊!”

  金镶玉顿时有些狐疑的看着凌筱雅,这人怎么答应的这么快,好想有些不太对劲儿啊!

  不过,凌筱雅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直接带着金镶玉走了。

  直到凌筱雅将金镶玉带到菜市场准确的说,是带到猪肉摊子面前的时候。

  金镶玉差点没有叫起来,“你居然带我来这么脏的地方,你好意思嘛!”

  金镶玉气鼓鼓的看着凌筱雅。

  “是你自己要跟来当免费劳动力的,我可没有逼你啊!”

  “啥!你是让我来搬东西的!”

  金镶玉顿时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凌筱雅居然会这么狠!

  凌筱雅没有再理会金镶玉,因此他们已经到了吴屠夫的摊子前。

  “吴叔,您今天的生意如何?”

  吴屠夫一看到凌筱雅,顿时笑了,“是筱雅啊,今儿的生意还不错。你要买什么,叔便宜点算你。”

  “两斤肥肉,一斤瘦肉,这些猪下水我也要了。”

  “你疯了,猪下水这么肮脏的东西怎么能买呢!你又不缺钱,干嘛要买这么恶心的东西!”

  金镶玉一听凌筱雅居然要买猪下水,整个人顿时不好了,只差没有要跳起来。

  “筱雅,这一位是——”

  吴屠夫有些怀疑的看着金镶玉。

  “这位啊,是去我家帮忙的。”

  “哦!”

  吴屠夫想着,这矮个子应该也就是去凌筱雅家帮忙种种地,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也就没有多说。

  只是想着,这人长的又黑又小,能做的了重活吗?

  “这东西是我买的,你要是不想吃,可以不吃。”

  凌筱雅连看都不想看金镶玉了。也难怪吴高升老是被他气得要跳脚。实在是这娃实在是太不知道分寸了!

  金镶玉还想继续跟凌筱雅闹,不过见凌筱雅不再说话,也就撇了撇嘴,她才不信凌筱雅能用猪下水做出什么好吃的。

  凌筱雅趁着吴屠夫准备猪肉的时候,淡淡的开口,“吴大叔,我想着,这天气是要逐渐热起来了,您以后能否每天送上新鲜的猪肉去我家。您放心,这钱我绝对不会少给您的。”

  “筱雅,这算什么大事。你放心,反正每天早上大叔去摆摊,也是要经过你家的,到时候就将切好的猪肉给你送去不就行了。”

  “那就多谢吴叔了。吴叔,我最近在跟客似云来的吴秀才合作做生意,需要新鲜的猪肉、猪下水还有猪血,您能否以后每天将这些东西送到客似云来。”

  “我说你这女人是疯了吧!你自己要吃猪下水不说,居然还打算在客栈卖猪下水,你是不把客人全都赶走,你不甘心是吧!对了,还有啥,猪血!天啊,我只听过西漠的野蛮人才会茹毛饮血,没想到我今儿个也见到实人了,你居然要喝血!你简直枉为我大梁子民!”

  吴屠夫愣了,虽然刚才凌筱雅说要猪血的时候,他也是惊讶的,可是这一位的反应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

  吴屠夫不禁有些怀疑,你说凌筱雅这找的是帮工的,还是在找大爷啊!

  凌筱雅也同样愣了,她是猜到这金镶玉的身份不简单,可看来是很不简单的,普通人能知道西漠?还知道西漠人茹毛饮血?

  不过,这些都不是凌筱雅此时关注的重点。

  凌筱雅忍不住想,还有比她更悲催的穿越女主吗?难得的想要做一件好事,可惜眼前的这人简直就像是一个热血青年,正在痛斥卖国贼似的,痛斥自己。你说,这滋味儿能好受吗?

  “你有没有吃过鸡?”

  凌筱雅见金镶玉一脸气愤的看着她,于是开口问道。

  金镶玉愣了愣,凌筱雅问这个做什么。

  但还是点了点头,“吃过啊!”

  “鸡心鸡肝你都吃过吧。”

  金镶玉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吃啊,这咋了!

  “你连心、肝都吃过,血又有什么不能吃的!”

  凌筱雅此时也想化身为咆哮教主,抓着金镶玉的肩膀狠狠的摇晃。

  “这——”

  金镶玉一时愣了,她下意识的想说这不一样!

  “你是不是想说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不过要说不一样的地方,还真是有,那就是你吃鸡心鸡肝,是更加残忍!我告诉你,你瞧不起猪下水,瞧不起猪血是错误的行为。你可知道人饿的时候,就连树皮树根都可以啃。如今我能将猪下水和猪血做成美味的菜肴,那些常年都吃不到荤腥的人,偶尔就可以自己买猪下水还有猪血做菜,你知道这能改善多少人的伙食吗?你又知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因为常年吃不到荤腥,所以面黄肌瘦,身体不强壮!”

  金镶玉被凌筱雅说的一愣一愣的,说实在的,凌筱雅说的这些,她还真的都不知道。

  吴屠夫闻言,先是愣了愣,然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筱雅啊,你要是真的能将猪下水和猪血做成美味的菜肴,这还真是一件好事,确实是有不少人常年吃不到荤腥,所以营养不良,大人还受得住,可孩子就——”

  “吴叔,您放心,这猪下水和猪血要是卖的好,众人也能接受这口味,我就将做猪下水和猪血的方子贡献出去,当然了,吴叔您也能赚一点。”

  “吴叔就先谢谢筱雅你想着无数了。”

  吴屠夫是越看凌筱雅越觉得喜欢,善良,知恩图报,别人对她一分好,她肯定是要回报好几份。

  这样的话好姑娘,以后也不知道谁能有福气娶回去了。

  金镶玉越琢磨凌筱雅的话,就越觉得有道理,不过他面上还是不显,“等你真的能用这肮——猪下水和猪血做出美味的菜肴再说吧!”

  其实刚才金镶玉差点脱口而出肮脏的猪下水,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凌筱雅懒得再去看金镶玉,等着吴屠夫将她要的东西全都准备好。

  金镶玉见吴屠夫将东西准备好了,忍不住开口,“你不会真打算让我搬这些东西吧!”

  这么臭的猪下水,金镶玉就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继续看了。你要是让他搬,那还不如直接给他一刀来的强!

  金镶玉见凌筱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忍不住往后跳了好几步,“你看我多瘦!你好意思让我搬这么重的东西嘛!”

  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不知道在客似云,要展示自己健壮胳膊的人是谁了,就那么一小会儿功夫,居然就成了弱小了。

  凌筱雅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典型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吴叔,麻烦您拿推车帮我送一下这些东西。”

  “好,筱雅,还是老地方吗?”

  吴屠夫口中的老地方,就是马大叔一般放置牛车的地方。

  凌筱雅点了点头,“是的。吴叔,明天您也送一桶猪下水还有猪血到客似云来。大约中午的时候送。”

  “行!我明儿个保证帮你送到!”

  “你故意的!”

  金镶玉顿时不满的睁大眼睛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是故意整他的!故意让他以为,她想让他去搬猪下水。

  可自己还没用的上当了!

  想至此,金镶玉一张脸变得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凌筱雅淡淡的看着金镶玉,一脸无奈的开口,“我好想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要你来搬这些东西吧。”

  况且让你搬,你也搬不动。凌筱雅默默在心里补充一句。

  金镶玉不服气,张了张嘴,以前他觉得自己是够伶牙俐齿的了,可没想到这凌筱雅比他还要伶牙俐齿!这简直是让人无法忍受啊!

  凌筱雅懒得理会金镶玉心中的复杂了,等到吴屠夫将这些东西都装好,就施施然的离开了。

  金镶玉有心不跟上去,想让凌筱雅急上一急,不过,他突然想到,这女人说不定巴不得赶紧甩了他呢!

  他要是真的不跟她一起走,这女人不是要得意死了!

  于是金镶玉嘟着嘴,不情不愿的跟着凌筱雅一起走。

  鼻尖传来的猪下水的味道,真心是让人觉得恶心的不得了,就这种东西还能做什么好吃的?金镶玉是百分百不相信。

  对了,凌筱雅还说要用猪血做菜,天啊,那是猪血啊,是加热喝啊,还是直接生吃啊,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金镶玉都觉得自己有些忍受不了。甚至胃部还隐隐有些反胃。

  等到凌筱雅到了的时候,马大叔居然早早就到了,棉被也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在牛车上了。

  “筱雅,你回来了。买棉被还剩下4钱银子。”

  马大叔很老实的将银子全都拿了出来。

  马大叔心里很清楚,这钱是凌筱雅的,他是不会贪。的

  凌筱雅接过马大叔手上的4钱银子,一般人,肯定会将这钱给昧掉,可凌筱雅一点都不担心马大叔,他是一个良善老实的,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

  “你居然把这猪下水放我旁边!”

  吴屠夫将猪肉和猪下水都放置好以后,凌筱雅在安排位置的时候,毫不客气的让金镶玉坐到放置猪下水的桶边。

  罗氏见金镶玉又要发飙,连忙开口,“要不我跟他换一下座位吧。”

  金镶玉正想说好,要知道凌筱雅为了照顾罗氏和宝儿,给罗氏和宝儿安排的的可是最靠里面的位子。

  “你还要照顾宝儿,就不要再换位置了。至于你,愿意坐就坐,不愿意坐就不坐。”

  金镶玉很想豪气的来一句,我今天就不坐了!可是再看到凌筱雅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这豪气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金镶玉吸了吸鼻子,不断的安慰自己,忍一忍,很快就能过去的。要是自己现在就下车了,指不定这女人就直接扔下自己,那她不是要亏死。

  “坐就坐,有什么了不起的!”

  金镶玉嘀咕完之后,不情不愿的做到了凌筱雅给她制定的位置。在看到自己身边的猪下水的时候,他用手捏着鼻子,一副嫌弃的模样。

  凌筱雅见状,忍不住冷哼一声,小样,姐还制不住你!

  马大叔见金镶玉总算是没有意见了,扬起牛鞭,开始驱车。

  凌筱雅无视了金镶玉一路上的念念叨叨。心里开始盘算,今儿个自己买了这么多好菜,平安肯定要开心了!

  ------题外话------

  谢谢一羽飘零书童投了1张月票冰飛雪书童投了4张月票

[读者须知]:下一篇:101 招员工-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