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葡京线上娱乐 >

103 识破女儿身-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葡京线上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4 筱雅打算-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不会吧,你家居然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金镶玉眼见牛车走的地方是越来越偏僻,忍不住惊呼出声。

  凌筱雅淡淡的扫了一眼金镶玉,见还有一段路就能到家了,于是对马大叔说,“马大叔,我们就先下车,您帮我们把东西先送回去吧。”

  “筱雅,就只有一小段路了,你怎么就下车了呢?“

  “我啊,想好好走走,锻炼锻炼。夫人,你也跟我一起下车吧。”

  罗氏虽然不知道凌筱雅到底想做什么,可在马大叔的牛车停下来以后,还是跟着一起下车了。

  等到凌筱雅、罗氏和宝儿都下车之后,凌筱雅看着金镶玉,眼底的意思很明确“你也赶紧下车!”

  金镶玉撇过头,“我干嘛要下车!”

  虽然这牛车实在是有些烂,而且他旁边还有一桶猪下水,不过现在车上的人都离开了,那她不就可以换个舒服点的位置了。她才不要傻不拉几的下车呢。

  凌筱雅见金镶玉不下车也不生气,“你要是不愿意下来,那也没事。只是我家怕是雇不起你这么大牌的工人,所以——”

  后面的话,凌筱雅没有说,可只要长了耳朵的人都能明白,要是金镶玉不下来,那他就别想在凌家做工了。

  金镶玉气得没岔气,这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她不要让她抓到什么把柄,否则她绝对要报复!

  可是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金镶玉只能不情不愿的下马车了,心里还在不停的抱怨。

  凌筱雅这次靠的近,也听清了金镶玉在说什么,无非是,小气鬼,真小气之类的。

  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同时在心里感慨,真是个孩子。

  “马大叔,您就自己个儿驾车先走吧。我们啊,就走着回去吧。”

  马大叔虽然好奇凌筱雅到底想做什么,不过也没有将事情太放在心上,毕竟凌筱雅是一个有分寸的,所以他也不必太担心。

  凌筱雅一直目送着马大叔离开,然后才转头看向金镶玉。

  金镶玉被凌筱雅看的浑身都有些发毛,他怎么觉得自己在凌筱雅这双眼里,似乎被看了个透,弄得她好像浑身上下所有的秘密都被人看光。

  凌筱雅从怀中取出一锭10两的银子然后递给金镶玉,“把这银子拿着,赶紧回家去。你一个姑娘家,不要在外面瞎逛。”

  金镶玉瞪大双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她怎么会知道的,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个女子的!

  罗氏抱着宝儿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金镶玉是个女的,天啊,她是做梦了嘛?所以耳边才出现幻觉了?

  宝儿是最懵懂无知的,不过他看着娘亲一脸震惊,他也懵懵懂懂的将手指含在嘴里,歪着脑袋,跟着罗氏一起看向金镶玉。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可是个男人!货真价实的男人!你少胡说八道!”

  幸亏金镶玉的脸皮比较厚,反正她现在就是死咬着她是个男人。

  “男人?你是哪门子的男人?你不仅是个女人,不对,你算哪门子的女人,我看,你应该只有8、9岁吧。你的胆子也真是大,居然这么女扮男装的跑出来。”

  “你说她只有8、9岁,不可能啊,看她的身形,应该有11岁了吧,怎么可能会只有8、9岁。”

  罗氏自认为还是有一定的识人能力的,就算一时间眼拙没能看出金镶玉是个姑娘,可总不至于连年龄都看错吧。

  可是当罗氏看到金镶玉满脸的震惊,看着凌筱雅的眼神就跟见鬼没什么区别的时候。

  罗氏就知道,凌筱雅说的是真的,金镶玉是个女子,而且年龄只有8、9岁。

  “你——你怎么知道的!”

  要知道她的乔装简直可以说是无懈可击,这么多年了,每次她的父王在她面前,都看不出来,这什么凌筱雅,今儿个才是第一次见到她吧!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一眼认出来了!

  难怪,在客似云来,自己说了那么一番不知好歹的话,可凌筱雅居然还同意让她去她家做工,就是因为她看出自己是女儿身份,而且也看出自己的真实年龄了。

  凌筱雅冷哼了一声,她会告诉金镶玉,她凌家是中医世家,对人体的结构更是了如指掌。

  凌筱雅更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男女的骨骼构成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凌筱雅在看到金镶玉的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个女子了。甚至也猜到她的年龄了。

  要说这金镶玉确实是够聪明。她脚底穿的鞋子肯定是增厚了,所以才将她的身高拉长了。至于脸上,她八成也不知道是弄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药汁,所以才弄得这么乌七八黑的。

  不仅仅是脸,凡是露在外面的地方,金镶玉是都弄黑了。

  一般人看金镶玉这么黑,肯定会忽略她的手比起一般人要小得多。

  不过可惜,她遇上的是凌筱雅,所以注定了,她的这些小聪明是注定没有用武之地了!

  “我猜,你家应该也是非富即贵,可你一个小姑娘这么跑出来,难道你不知道人心险恶,你万一出点什么事情,难道你不怕你父母担心?”

  “切!他才不会担心我呢!你算什么东西,我回不回去要你管!”

  金镶玉被人揭穿了身份,也不怕,反正都揭穿了,她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他?凌筱雅敏锐的注意到,她说的明明是她的父母,可金镶玉却只回答了一个他,八成她的父母里面有一个可能已经不在了。

  “天底下,没有不关心自己孩子的父母。况且你一个姑娘家,在外面乱逛,难道你觉得这样很好?”

  “我就是喜欢在外面乱逛。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了,那我就更要跟你回去了!我倒要看看,你能用猪下水和猪血做出什么好吃的!”

  凌筱雅无语的看着金镶玉,看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她真的很想说一句,我不可能带你回去的。

  “你的真实姓名,我不想知道。可你不能跟我回去。”

  “凭什么!”

  金镶玉顿时不满了,她凭什么不能跟着凌筱雅回去了!

  “你是尊大佛,我自认为供不起你,所以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凌筱雅劝金镶玉回家,一是有些同情金镶玉的父母,在吸现代,倒是有不少孩子喜欢玩儿离家出走的把戏,急的父母的头发都要白了。

  二是,凌筱雅既然看出金镶玉的身份不简单,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继续让金镶玉跟她回家,万一招了大麻烦,那她可真是没地方哭了。

  “我不管,你要是不带我回去,我回到家以后,就跟我父——父亲告状,说你欺负我!你也猜出来我家是很有权势的,你说,你要是欺负我了,我爹可不会放过你的!”

  金镶玉高昂起头,一脸自得的开口

  父——父亲,一般人不应该是叫爹吗?能叫父——父王!父皇!

  不会吧,难道自己的运气这么好,还真的捡到一个公主郡主不成?

  不过,金镶玉真的是一个大麻烦,凌筱雅是真的不想留她。

  金镶玉看出凌筱雅有些松动了,于是再接再厉,“你放心,我不缺钱。大不了,我出伙食费。“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告诉你,我家里很穷,根本美没有地方给你住,我看你身娇肉贵的,你一定——“

  “我一定能住!“

  金镶玉打定主意了,就是不让凌筱雅拒绝。

  “我——“

  “你再我啊!我的!我就立马跑回家,然后说你欺负我,到时候你就倒霉了!”

  凌筱雅默默的在心里流泪,经此一事,她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好人不能做,尤其是遇到金镶玉这样的,以后是要离多远就有多远。

  “你跟着吧。算我怕了你了。”

  凌筱雅开始气愤自己如今的身份,你说她怎么就是个小农女啊,随便来一个人都能压到她的头顶上。

  要是自己也是什么公主、郡主的,那该有多好。

  凌筱雅如今就在心里祈祷,请求上天,让金镶玉早点对她家失去兴趣,或者能早点知道她的身份,然后她立马去通知她的家人,把她带回去!

  金镶玉见凌筱雅妥协了,顿时笑的得意非凡,她就知道,这世上没有她做不成的事情!

  “你既然要住我家。肯定不能以男子的身份。”

  “那我就恢复女儿装好了。”

  金镶玉十分善解人意的开口。

  罗氏有些迟疑的靠近凌筱雅,轻声开口,“你真的要让这——”

  罗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了金镶玉了。

  毕竟金镶玉一听,就知道是个假名字。

  凌筱雅点了点头,眼底带着几分无奈,然后声音颇有些大的开口,“是啊,我看她没几天就回住腻离开的!”

  显然,凌筱雅这话是说给金镶玉听的,如今她真是巴不得金镶玉赶紧离开的好!

  金镶玉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以为意,“我觉得你很有意思。我看我在你加肯定能呆很长时间!”

  凌筱雅顿时觉得有些天旋地转,她只希望这个姑奶奶,能赶紧对她失去兴趣,让这姑奶奶盯上,她只觉得世界末日都来临了!

  “金镶玉这个名字是假的把。就算你不能告诉我你的真名,起码也告诉我,以后该怎么称呼你吧。”

  金镶玉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说道,“你就叫我云儿吧。你猜的没错,我今年只有8岁。”

  凌筱雅反正都猜到了,所以她也就懒得隐瞒了。

  “云儿?天上的云儿?”

  云儿点了点头。

  “倒是跟你的性格挺符合的。你就像是天上的云儿一般,变幻无穷,机灵可人。”

  话说,要不是这云儿威胁她,凌筱雅还真是有些喜欢这云儿。

  虽说是被人宠坏了。不过这性格倒是难得的真,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天上的云儿,你变化无穷,机灵客人?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我呢!你倒是第一个。”

  云儿歪了歪脑袋。默默重复着凌筱雅的话。她看向凌筱雅的眼神也隐隐有些不同,少了几分随意,多了几分暖意。

  “跟我走吧。”

  摊上云儿这么一个大麻烦,她除了笑以外,似乎已经没有其他法子了。

  云儿原本已经做了心理准备,想着凌筱雅的房间就算再破也破不到哪里去,可是事实真的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天啊!你家真是够破的!”

  两间破到家的茅草屋,云儿忍不住想,要不是现在这天逐渐暖起来,恐怕住在这样的屋子能冻死人吧!

  “咦?你怎么还在房屋前搭帐篷?这里面是不是也有住人啊!”

  “筱雅,这两位是——”

  云儿正说的开心,突然,白色的帐篷里竟然真的钻出人来。

  凌平顺见凌筱雅出门一趟,居然带回了3个人,一时间还真是有几分惊讶。

  “大堂哥,这是刘夫人和她的儿子宝儿。他们是我娘的远房亲戚。对了,这是云儿。”

  凌筱雅笑着给凌平顺解释。

  “这帐篷里面是不是能住?我要住帐篷!”

  显然云儿对这帐篷感兴趣极了。

  “云儿?筱雅,他要住这儿?可他是——”

  凌平顺想要提醒凌筱雅,云儿是个男人,他要是住在凌家,会有人说闲话的!

  “云儿是个女的。而且她几年也就只有8岁。”

  “女的!她怎么会是女的!”

  凌平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云儿,上看下看,横看竖看,反正无论从哪里看,他都只看出这人是个男的!

  “看什么看!我是个女的!”云儿抬起头,冷哼了一声,她是个女人,这有什么稀奇的。

  云儿对凌平顺表示完她的不屑之后,反倒是看向了凌筱雅,“我说,你一眼就看出来我是个女人,可你这个大堂哥,他怎么看不出来?话说,当妹妹的这么聪明,这当哥哥的怎么就这么笨?”

  “这说明你的装扮功夫很好。“

  凌筱雅懒懒的看了云儿一眼,她不想说凌平顺笨,那就转而夸奖一下云儿吧。

  况且,她也没有说错,这云儿确实是个聪明的,要不是自己的眼睛毒,能从她的骨架看出她是男是女,猜出她的年龄,说不准,她也是会被她骗过的。

  云儿一听凌筱雅夸她,立马翘起了小尾巴,只差没有摇来摇去了,“嘿,我说你真是有眼光!我也觉得我装扮的功夫简直可以说是举世无双,除了你,我还真没有其他人能轻易看出来!”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笑是因为,就云儿这么高傲的性子,居然还能夸奖她,这还真可以说是一种赞美了。

  至于哭,要不是她有这种本事,说实在的,她肯定是不会管这云儿。

  “诶诶,你还没跟我说,这帐篷能不能住人呢!里面的东西全不全啊!”

  显然,云儿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帐篷上,对帐篷能不能住人十分感兴趣。

  “帐篷?谁跟你说这是帐篷的?“

  “这怎么不是帐篷!就是比一般的帐篷要长了一点,我记得西漠人的帐篷不是圆的吗?你的帐篷怎么会是这样子?”

  云儿一脸不解的开口。

  “这不是什么帐篷,也不能住人。这是我建的大棚,是用来种菜的!”

  “种菜!种什么菜?”

  云儿发现这凌筱雅可真是厉害,先是一眼就看出她的真实身份不说,而且还猜到了她的年龄。

  如今更是厉害的竟然造个帐篷种菜,没想到菜住的地方,居然比人还好。这算不算是人不如菜呢!

  “这里面种的是番椒和番瓜。”

  “你居然种番椒和番瓜!我听说这么多年,都没有人种成功过!你能不能种成功啊,我可喜欢吃番瓜了,圆圆的,大大的,拿刀从中间切,一切切两半,然后拿着勺子挖着吃,那果肉沙沙的,汁多味美,可惜每年我也就只能吃那么一个,真是好可惜啊!”

  云儿说着,脸上还出现了憧憬的神情。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不就是西瓜嘛!有必要弄得像是什么琼浆玉露似的嘛!

  不过,凌筱雅可没有忘记,这番瓜可是作为贡品,由西域进贡给大梁的,除了皇室中人,最次也要高官家属才能吃到吧。

  看来这云儿的身份确实是不简单。

  “筱雅,你回来了!“

  凌筱柔本来正在整理马大叔送来的东西,一整理完,就出来。没想到正好看到凌筱雅。

  “筱雅,这是——”

  凌筱雅连忙向凌筱柔介绍了罗氏、宝儿还有云儿。当然了,着重说明了一下云儿的性别还有年龄。

  “这位是娘的远房亲戚,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娘说过。”

  凌筱柔虽然对云儿的身份感到很好奇,可她也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听过之后也就释然了。

  可是在看到罗氏的时候,凌筱柔忍不住惊讶了。话说,她娘有远房亲戚吗?不是说娘有一个大哥还有一个妹妹,可舅舅和姨妈,她还是有印象的,貌似跟眼前的这位似乎有些对不上啊!

  “姐,这事情呢,我待会儿再跟你说。”

  罗氏的身份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凌筱柔点了点头,她相信凌筱雅是有分寸的。所以也就不再多说。

  “二姐,你看平安写的字,是不是比昨天的,好看了很多啊!”

  凌平安知道凌筱雅回来了,兴奋的拿着自己刚写好的字给凌筱雅看。

  可惜他的字还没有送到凌筱雅手上,就被另外一只手捷足先登了。

  “啧啧!这是你弟弟啊,他的字写的真不咋地!”

  云儿举着凌平安的字,看了一会儿,然后摇头晃脑的评价。显然是对凌平安的字看不上眼。

  凌平安气得鼓起了腮帮,这人是谁啊!真是太讨厌了!

  凌筱雅从云儿的手上拿回纸张,“我弟弟才练字没多少天,能写到这种水品很不错了。”

  “切!才怪!你知不知道我当年练字的时候,写出的第一张就让教导我的夫子为之叹服,说我简直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云儿牛气哄哄的开口,言语间尽是对自己的赞美。

  那是人家吹捧你的。凌筱雅默默的在心里补充。

  “这是你弟弟啊!长的倒是蛮不错的。”

  云儿毫不客气伸出手揉捏凌平安的小脸蛋。

  凌平安最近因为吃得好,所以脸上倒是长了不少的肉,还真是有几分包子的模样。

  凌筱雅见凌平安被云儿蹂躏的泪眼汪汪,,眼泪珠子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掉下来了,于是没好气的伸出手将云儿的手打落。

  “男女授受不亲,这么简单大的道理难道你不知道!“

  “哈!男女授受不亲,你弟弟看着也就5岁吧!我跟一个5岁的娃有什么好避讳的!”

  “我6岁了!平安已经6岁了!”

  “我弟弟只比你小上两岁。”

  “那他是8岁吗?可他怎么这么高?”

  凌平安有些不解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他记得别的比他大两岁的人,只比他高了一点点啊!为什么这个坏人比他高这么多!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凌平安默默在心里发狠,他一定要多多吃饭,快快长大!

  “你去把你鞋里的东西给我拿出来,还有你脸上、脖子上还有手上涂得东西,也都给我洗掉!”

  一个姑娘家,弄得跟个野小子一样,谁受得了!

  云儿撇了撇嘴,“知道了。”

  反正落霞镇离梁都这么远,谁知道自己是谁啊!

  “姐,马大叔把东西都送来了吧。”

  凌筱柔点了点头,“都送来了。筱雅,今晚咱们不如熬萝卜筒骨汤吧,平安可喜欢喝了。”

  “好啊,姐,你在随便做些菜,那些猪下水你也给处理一下,今天就炒掉吧。明天吴叔会送肉来。我跟吴叔说了,让他明天再送猪下水,我明儿个再去镇上,买一些香料回来。明天我们卤猪下水吃!对了,还可以卤萝卜。大堂哥,明儿个,你也带一些卤味回去,让爷爷、大伯和大伯尝尝。”

  现代,制作卤汁可要用几十种香料,可凌筱雅觉得压根儿没这个必要。卤水没必要那么多的香料,放多了味道都串在一起反而不好,就八角、香叶、桂皮、草果,如果您觉得不够,就再添个罗汉果也可以。

  卤味也好做的很,准备大锅一口,锅底铺上竹垫,以免锅底的肉焦糊了。

  将主料放入锅中(切记无论卤什么料都放上一条肥一点的五花肉),放上冰片糖、姜片,香料放入隔渣袋中。另取一锅煲点高汤,比如:排骨高汤(没有高汤也可以用清水代替)。

  然后再加入调料,要卤的东西不一样,时间也是不一样。再将卤味一样样的拿出来,放在卤水中,切记这时候不能盖锅盖。要不然就不是卤味,而成了焖料了!

  卤萝卜的做法也简单,取萝卜一条,斜刀切大块放入锅中。加入刚才卤料后的卤水,加少许白糖味道更好。大火烧开转文火大约20来分钟,直至用筷子很容易杵通。

  然后一道卤萝卜就成功了!出锅!

  “二姐说的卤味肯定好吃。”

  凌平安一听凌筱雅说做卤味,只差没有流口水了。反正在凌平安眼中,凌筱雅做的菜是天下最美味的!凌筱雅说好吃的,那肯定就是好吃的!

  “切!说不定不好吃呢!”

  云儿看着凌平安一副贪吃的模样,忍不住给她泼了一桶大大的冷水。

  尽管她也挺想尝尝凌筱雅说的那什么卤味。味道八成应该不错。不过她可不想凌平安太得意。

  “卤味是我二姐做的!我想吃,关你什么事!”

  凌平安很小心眼,一想到这坏蛋居然说他字写得不好,凌平安就对云儿没有什么好感了!

  “哟!你这个小萝卜头!居然还敢鄙视我!看我怎么教训你!”

  云儿说着又去捏凌平安的脸蛋,这手感可真是好啊!

  凌平安躲不过云儿的魔掌,可是平安可是威武不能屈的,“我才不是小萝卜头!你也只比我大两岁,你又比我大到哪里去!”

  “好了,你们别闹了。你来我家,要是再这么捣乱,我作为主人,可是要把你赶走的啊!”

  凌筱雅虽然早就知道云儿是一个大麻烦,可她真心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能麻烦成这样。

  你说,平安也就是个6岁的孩子,你有必要这么欺负人嘛!

  此时,凌筱雅忘记了,云儿也只有8岁,所以说凌筱雅骨子里也是一个护短的。

  云儿闻言,终于收回了手。

  心想凌筱雅这女人可是会说到做到的,所以她还是稍微收敛一点吧。

  不过当云儿看到凌平安一副挑衅的表情的时候,整个人顿时不好了,尼玛,这个小鬼居然还敢给她做鬼脸!她要是不好好报复一下他,他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凌筱雅一件云儿和平安又在眼神厮杀,有些无奈的抚了抚额头,“你们俩要是再不听话,今晚就不要吃饭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有钱是吧,可惜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就算有钱,去哪里吃饭?”

  凌筱雅发现,这云儿跟平安就像是天生的冤家一样,尤其是平安,平常他的脾气还是很好的。可怎么一遇到云儿,整个人就像是被点燃的爆竹。

  显然,凌筱雅是抓住了云儿的命脉,确实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算她有钱,怕是也吃不到饭。就算能吃到饭,她也不好好不好!她要吃凌筱雅说的那些东西,她要知道猪下水是不是真的能做成美味的菜肴!

  凌筱雅见两人总算消停了,新也算是放下了大半。

  “大堂哥,你能不能帮我在屋里起两个炕。我想着给刘夫人还有宝儿睡。”

  “这有什么问题,我这就帮你。”

  “那我呢!我睡哪里!你跟我姐姐睡。平安一个人睡一张炕。”

  本来是他们姐妹三人挤在一张炕上的。不过如今平安如今也渐渐大了,是时候让他一个人睡了。“

  “啊!二姐,平安不想一个人睡。”

  以前不都是他们一起睡的嘛?可现在为什么要他自己一个人睡。平安顿时委屈了。

  “切!你一个男人,居然还要跟着姐姐一起睡,啧啧啧——”

  云儿双手环胸看向平安的眼神满是嘲讽。

  平安顿时气得鼓起了腮帮子,“我才6岁!还只是一个孩子!”

  云儿翻了一个大白眼,显然对平安说的不以为意。

  “平安不想被人瞧不起吧?”

  凌筱雅用眼看了看云儿,平安立马就像是一个小战士一样,坚定的开口,“平安一个人睡!”

  “我不要跟你姐一起睡,我要跟你一起睡!”

  云儿才不知道凌筱雅的姐姐是哪位,不过她是不熟的。她要跟凌筱雅一起睡!

  “筱雅,不如我跟娘睡吧。你就跟云儿一起睡。”

  凌筱柔在凌筱雅开口分配的时候,就知道凌筱雅是打算跟林氏一起睡。既然这云儿想跟筱雅一起睡,那就让她跟筱雅一起睡吧。

  实在是,凌筱柔也算看出来了,这云儿可不是一个好惹的。她自认为是惹不起。

  “平安乖乖的去练字。你去帮我大姐做菜。”

  凌筱雅决定还是把平安和云儿分开来的好,免得他们又碰到一起吵架。

  “我凭啥要干活!”

  还没人敢让她干活呢!

  “你可以不干活啊!不干活就没饭吃。还有你不是想直知道猪下水该怎么做成美味佳肴吗?我姐待会儿可是打算做,你要是不想看,那就算了。”

  “诶诶诶!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做了!做就做!”

  云儿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凌筱雅好看的看着云儿不停转动的眼珠子,他心里的鬼主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少!

  不过这些也都不管凌筱雅的事情了,她还得去跟林氏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呢。

  “刘夫人,你要是愿意的话,帮我看着点平安,正好让宝儿也认认字。毕竟他也4岁了,是时候启蒙了。”

  “好。”

  罗氏温顺的点了点头。

  “你赶紧去把你身上涂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洗掉。”

  凌筱雅对着云儿开口说道。

  云儿撇了撇嘴,“知道了。”

  “姐,你就她洗洗东西就行了,太复杂的东西就不用交给她做了。”

  凌筱柔点了点头,她也看出来这云儿不是一个能干活的。

  将所有人都安排好了。凌筱雅进了林氏的屋子,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林氏说了

  当然了,着重说的就是罗氏和云儿的事情。

  “那位罗夫人也是个可怜的。”

  林氏听完凌筱雅的话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娘,您现在应该叫她刘夫人。要不然您就说刘夫人是您的远房表妹。我以后也称呼她一声表姨。”

  凌筱雅见林氏没有因为她做的事情生气,于是连忙凑到林氏身边,“娘,您说好不好。”

  林氏好笑的看着凌筱雅一脸讨好的表情,“我说雅儿啊,你的胆子也真大。别人连碰都不干碰的事情,你居然敢去沾惹。你让娘说你什么好。”

  林氏也知道自家这屋子,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马上所有的人都能听到,想到罗氏,所以林氏的声音此时放的很轻。

  凌筱雅怎么可能会不明白林氏的用意,心里顿时明白了,林氏是同意的。

  “娘,我就知道您是最善良大方的了!”

  确实,一般人要是遇到这种事情,就如同林氏所说的,早就是有多远跑多远了,林氏听完她说的,还是一脸平静,想来她是接受了。

  “筱雅,刘夫人的事情倒还不算大。只要她一直呆在乡下,恐怕也没人会继续找她。可你说的那个云儿,她的身份不简单吧。”

  凌筱雅颇有些诧异的看着林氏。她在介绍云儿的时候,可是闪烁其词的可以,没想到林氏居然能从中听出云儿的身份不简单。

  凌筱雅见林氏认真了,于是点了点头。

  “我猜云儿的身份八成真的不简单。原先,我只是闲着她一个姑娘家,这么女扮男装的呆在外面,她父母肯定是要着急的。所以才想着帮她一把,让她赶紧回去。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赖上我了,娘,我要是早知道,我肯定是不会理她的。”

  凌筱雅说的绝对是实话,她有善心不错,可是有善心的前提是,发善心的同时,绝对不会伤害到她的家人!

  像罗氏和宝儿,凌筱雅在决定帮助罗氏之前,就已经是将所有的情况都考虑到了。

  首先,那渣男就算再渣,总不会想让自己的儿子出什么事情。所以让罗氏和宝儿这么改名换姓的活着,他是绝对不会再多说什么。

  至于那位梅家二小姐,梅家能借助的应该也就只有静伯的势力,可静伯就算再宠爱自己的小妾,那也绝对不可能是越过自己的正妻,这事情闹大了,最后吃亏的,也就只有梅家。

  凌筱雅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才决定要帮助罗氏。

  只有云儿是真的出乎于她的意料之外了,原先想着只是普通的大家小姐,自己帮一帮就帮一帮,没想到这一帮云儿的身份不简单不说,居然还赖上自己了。这让他兼职是连哭的心都有了。

  “雅儿!对那位云儿,你也只要用平常心对待,就好了。毕竟她的身份怎么样,我们确实不知道。就算我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对待她,说不定她还不高兴。”

  “娘,您说的是。”

  凌筱雅越想,越觉得云儿就是这样的人。

  其实凌筱雅自己也清楚,那云儿也就是脾气高傲了一点,可只要你对她好,她也同样会对你好。比起那些狼心狗肺的畜生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娘,您放心,雅儿知道怎么做。对了,娘,您吃了我开的药,觉得怎么样?“

  吃药的时间还有些短,凌筱雅也不好说,林氏的身体到底好到哪个地步了。

  “娘吃了你开的药,真心觉得自己的身子是轻快了好多,看来,娘的雅儿真是一个神医啊!”

  林氏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这破败的婶子居然还能有康复的一天。

  想着自己身子康复以后,她就能好好的给筱柔、筱雅相看婆家。要是能再看到平安娶妻生子,高中状元,那她这辈子真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那就好。娘,再过半个月,我给您把脉,然后再给您更换方子。您要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您的病”

  林氏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好,娘相信娘的雅儿一定能治好娘的病。”

  凌筱雅又跟林氏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扶着林氏躺下了。

  凌筱雅出门的时候,就看到罗氏时不时紧张的看着林氏的门,在看到凌筱雅出来的时候,更是紧张的一颗心都吊起来了。

  “表姨。”

  “筱雅你是在叫——”

  罗氏心里有些不太敢相信。

  “我当然是在叫您了。平安,你也赶紧的,快叫表姨。”

  “表姨!”

  ------题外话------

  谢谢刘道俊书童投了1张月票

[读者须知]:下一篇:102 压制金镶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