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葡京线上娱乐 >

105 自闭的小村-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葡京线上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6 教做小笼包-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凌筱雅第二日起了个大早,今日要做的事情还不少。

  今天她可是要去刘小花家里,教牛氏做小笼包。

  凌筱雅昨晚是跟云儿一起睡的,别提,这云儿的睡姿可真是不咋地,动不动的就露手露脚,还时不时的蹬被子,最后凌筱雅没法子了,只能抱着云儿睡了。

  被凌筱雅抱着的云儿,倒是睡得很安稳,凌筱雅昨夜也睡了个好觉。

  凌筱雅见云儿睡得正熟,轻手轻脚的将云儿的手拿开,然后打算起床。

  凌筱柔每天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起来的,在看到凌筱雅一副好似做贼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凌筱雅正将云儿的手拿开,耳边就响起了云儿的声音,“你去哪儿,我要跟你一起。”

  这小妮子居然就这么醒了,真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云儿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一只手有些懒懒的搓着眼睛,“你要去哪儿,我要跟你一起。”

  云儿是知道,凌筱雅昨天抱着她睡的。从来都没有人抱着她睡觉。可能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她的奶娘抱过吧。

  云儿没想到,凌筱雅的怀抱居然这么温暖,让她忍不住靠近靠近再靠近。

  一大早,温暖没有了,云儿也立马惊醒了。

  凌筱雅忍不住叹口气,小声的开口,“我早起有事。你还是小孩子,再多睡一会儿吧。”

  云儿摇摇头,挣扎的起身,“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云儿也看到罗氏和宝儿正睡得很熟。所以声音压得很轻。

  宝儿年纪小,自然贪睡。

  至于罗氏,肯定是因为这段日子以来,过得都太压抑了,所以难得的睡了很熟。

  “我是去做正事,你跟着做什么!”

  说实在的,凌筱雅可不是很想带着云儿。

  云儿挑了挑眉,同时眼神不怀好意的看向罗氏和宝儿,“你说我声音要是大一点,他们两个会不会醒来啊!”

  呵,这就是威胁她了!可是她还是很没用的被威胁到了!

  “行!算你狠!赶紧穿衣服。”

  云儿目的达成,也不在意凌筱雅的横眉竖眼!

  “动作小一点,还有人在睡呢。”

  云儿太的动作果然是轻了很多。

  凌筱柔早就弄好出去做早饭了。

  凌筱雅和云儿穿好衣服,凌筱雅带着云儿洗了脸,用盐水漱了一下口,就打算带云儿,随便吃一些凌筱柔已经做好的早饭离开。

  “就用这盐水漱口啊!好歹弄一些精盐啊,柳条也该给我弄一根啊!”

  云儿颇有些不满的开口。

  “精盐!我的大小姐,你到底知不知道民间疾苦啊!一小包精盐可就要一两银子,我哪有钱买!况且粗盐也是一样的!”

  凌筱雅说自己的盐是粗盐,其实是有些夸张了,乡下大多数人家用啦炒菜的盐,那才叫粗盐,她买的盐已经可以说是好的了。

  可是在云儿眼里,还是差劲的可以。

  云儿撇了撇嘴,在外面晃了这么久,她也明白了物价。大多数百姓能买得起盐就算不错了。

  凌筱雅家的盐真的算是不错了。只是没法跟她平时用的比而已。

  凌筱雅和云儿到厨房的时候,凌筱柔只做了一些煎饺,“筱雅,我知道你赶时间。所以就抓紧做了一些煎饺,野菜馅的。你和云儿就将就着吃一点吧。”

  要是就凌筱雅一个人,凌筱柔肯定不会说这话,不过还有一个云儿,而且明显的出身不凡。

  凌筱柔生怕云儿吃的不开心,所以才补充了这么一句。

  “姐,你赶着为我们做煎饺,这已经就很好了。云儿,你说是吧!”

  凌筱雅自然也知道凌筱柔这话主要是说给云儿的听的,所以立马看着云儿,笑眯眯的开口。

  云儿自然是看到了凌筱雅眼底的威胁,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是啊。”

  凌筱雅将煎饺端出去,走出厨房前,还让凌筱柔再弄一碗鸡蛋汤。

  总共有10个煎饺,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凌筱雅能做这么多煎饺已经很不错了。

  凌筱雅给了云儿6个,自己留了4个。

  “为什么我吃6个,你才吃4个?”

  云儿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开口。

  “你年纪小,多吃一点,才能快快长大。我吗,没事。”

  云儿闻言,只觉得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等凌筱雅和云儿将煎饺都吃完以后,凌筱柔才将鸡蛋汤端出来。

  鸡蛋汤很好做,就是拿红糖和鸡蛋做的,凌筱雅隔几天,就让凌筱柔给林氏做一碗。

  “诺,赶紧把这鸡蛋汤喝了。小心烫啊!”

  凌筱雅直接将鸡蛋汤递给云儿。

  “你怎么不喝。”

  凌筱雅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我姐姐做这鸡蛋汤,你以为不要时间啊!等我喝完了,咱们还出去干什么啊!让你喝就喝,哪这么啰嗦!”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云儿喝着鸡蛋汤,嘴里顿时甜甜的,在府里,好像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那些下人全都被那坏女人给笼络了,至于父王,有没有都是一个样。

  “好了,就一碗鸡蛋汤,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喜欢,以后我就经常给你做。“

  凌筱雅能感觉的出来,云儿是个很缺爱又缺安全感的孩子。

  其实凌筱雅觉得自己跟云儿挺像的,在现代,自己没有了父母,是大伯和大伯娘把她养大的,可因为自己没有了亲生母亲,所以自己内心深处其实也是很缺乏安全感,所以她总是缠着大伯娘,生怕哪一天,这少有的温柔也会离自己而去。

  所以在看到同样缺乏安全感的云儿的时候,凌筱雅就会有一种移情作用,想要对她好一点。

  云儿喝了几口鸡蛋汤,就不喝了,将剩下的鸡蛋汤递给凌筱雅,“我喝不下了。剩下的你喝。不许嫌弃是我喝剩下的就不喝!”

  云儿凶巴巴的看着凌筱雅。一副“你要是不喝,你就惨了!”

  的脸色。

  凌筱雅笑了笑,真是个别扭的小孩儿。明明是关心自己,却非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凌筱雅端过云儿递来的鸡蛋汤,直接一饮而尽,然后把空了的碗给云儿看,“喝完了,满意了吧。“

  云儿的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可是却故作傲娇的别开头,“这还差不多。“

  这孩子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凌筱雅颇有些哭笑不得。

  “姐,这碗就交给你收拾了!“

  “好,筱雅,你们出去小心一点啊!“

  凌筱雅出门前,还去厨房拿了几根大筒骨。

  做小笼包需要熬高汤,其他材料,牛氏家里可能都有,可筒骨八成没有,所以这骨头还是她提前备好吧!

  “你带这骨头做什么?”

  云儿一脸好奇的看着凌筱雅。

  “这是秘密。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凌筱雅一脸神秘的开口。云儿撇了撇嘴,表示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云儿一出门就像是一只没了束缚的小鸟一般,只差没有跳起来了。

  凌筱雅连忙拉住云儿,“别乱跑,刚吃饱饭不要乱跑,要不然待会儿会不舒服。”

  凌筱雅也知道云儿的性子跳脱,真担心她又蹦蹦跳跳的,于是紧紧拉着云儿的手。

  云儿有些复杂的看着凌筱雅的手,从来没有跟关心过她,吃饱饭以后乱蹦乱跳,会不舒服。

  一时间,云儿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很难受,让她有想哭的冲动。

  “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

  不知不觉,云儿问出这话。要是凌筱雅知道她身份的话,那还能用凌筱雅是为了巴结她,所以才对她这么好。

  可是她明明不知道,而且要不是她死皮白赖的赖着她。

  云儿敢保证,凌筱雅会立马将她给扔了。

  “你一个小孩子,我对你好一点怎么了。不过,云儿我也想劝你一句。你是个孩子。你离家这么久,难道你父母会不担心你吗?”

  敢情你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这一茬!云儿暗自撇了撇嘴。

  “我没娘。我才5岁的时候,我娘就去世了。”

  在说到自己母亲的时候,云儿的眼底浮现出一抹跟她年龄不符的伤痛。

  “那你爹呢?”

  凌筱雅干巴巴的问道。

  “他?他心里只有他的宝贝儿子!哪里会管我这个女儿!”

  云儿无不嘲讽的开口。

  “你那弟弟是你的同胞兄弟,还是——“

  异母兄弟,虽说都是一个父亲,可如果不是一个母亲的话,那么感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异母兄弟!我娘就是因为他们才会死!我恨死他们了!我跟恨——“

  云儿的眼底的闪烁着浓浓的仇恨,凌筱雅看的出,云儿怕是恨透了她那个弟弟,还有她那个弟弟的生母。

  凌筱雅不禁有些怀念起现代了,一夫一妻制度,虽然不能阻止男人出轨,可男人出轨,好歹是要受到道德的谴责,这还不算,男人外面的那些小三小四,也是没有合法的地位。

  可是这万恶的古代啊!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男人爱娶几个都行(当然前提是得有钱!否则娶不起!)。

  “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不为我感到难过!“

  要是凌筱雅的回答不让她满意,看她——

  云儿默默在心里咬牙。

  凌筱雅在现代虽然学习的不是心理学,可也知道云儿这种状况很不正常。

  你见过谁家的女孩子,8岁,就女扮男装到处乱逛,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还不算,听云儿的口气,就知道她家的情况就复杂。要不然云儿小小的年纪,性格也不会变得这么偏激了。

  “你让我说什么。不过,云儿我是真心想要跟你说一句,你这么活着快乐吗?我猜,你对你那个弟弟母亲,还有你哪个弟弟肯定是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吧。就是对你的父亲你也没好脸色吧。”

  “哼!我凭什么要对他们有好脸色!我娘就是被他们害死的!”

  就是那个负心汉,他明明说过就只要母妃一个人,可就是因为母妃生不了儿子,他居然去找了其她女人,还生了儿子,活生生的将母妃给气死!

  云儿不仅恨自己那个父亲,恨那个贱女人,恨那个所谓的弟弟,她更恨她自己,她为什么不是一个男孩子,如果她是个男孩子,母妃就不会死了。

  云儿周围突然笼罩起一层浓浓的悲伤,那悲伤甚至感染了凌筱雅,一时间,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才好。

  “云儿,你家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所以不好评价。可是有一点,我很确定,你娘肯定是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活着,她不会希望你每天活在仇恨里。”

  “我娘已经不在了,你怎么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云儿歪着脑袋看着凌筱雅,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云儿就算再早熟,其实也就是个8岁的孩子,母亲早逝,跟父亲的关系又不太好,身边没有能开导她的人,久而久之,她就将所有的痛苦都闷在心里了,然后这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偏激了。

  “全天下的母亲,哪有不爱孩子的?你娘肯定也是这样。云儿,你是个好孩子。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玉尧吗?其实我第一次见玉尧,我就讨厌死他了!“

  “为什么?”

  其实云儿也很讨厌玉尧,每次见面都爱捉弄她,久而久之的,云儿也不喜欢玉尧了。

  正在赶路的玉尧狠狠打了一个大喷嚏,谁在念叨爷啊!

  “我虽然不知道玉尧的身份,但也能猜到玉尧的身份肯定是不简单。你是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要是打他不犯法,我真想一拳打扁他那俊脸!“

  凌筱雅只要一想到玉尧那副高人一等的模样,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凌筱雅心里虽然也清楚,其实玉尧对待自己的态度是很正常的。毕竟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哪一个不是觉得自己了不起,哪一个不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可是你想想,凌筱雅可是在现代的平等社会生活了二十几年,你让她一下子遇到这么一个人,她心里能舒服嘛!

  云儿仔细回忆了一下,玉尧每次见到她,也是一副高傲的不能再高傲的模样,还老是爱逗她,捏她的脸,弄得云儿也想朝他的俊脸上狠狠打一下。

  “云儿,我想你的身份一定很高吧。可你跟玉尧就不一样,虽然你也高傲,可你不会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视线去看人,甚至你很平易近人,跟我、跟平安,跟我姐,你都能很好的相处。”

  云儿听凌筱雅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这是不是代表,凌筱雅觉得她很不错呢!

  “我跟你弟弟关系才不好呢!”

  想到凌平安,云儿顿时嘟起了嘴。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云儿,摸了摸她的脑袋,充满笑意的开口,“好了,我知道云儿你是嘴瘾心软。不过,云儿,心里充满仇恨,这样子对你的成长很不利。”

  凌筱雅最担心的还是云儿满脑子都是她娘的死,一心想着该怎么帮她娘报仇。

  “那你让我放弃仇恨!”

  要不是知道凌筱雅的为人,云儿都要以为凌筱雅是那贱女人的人了!

  “谁让你放弃了。有些仇恨可以放在心里,你不要表现出来。让我猜猜,你每次对你那个弟弟的母亲不好,你父亲就回会很严厉的指责你吧。”

  “你怎么知道!”

  云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凌筱雅,她不可能见过自己跟那坏女人相处的情景啊,可怎么说的,她好像亲眼见到过一样。

  凌筱雅吸了吸鼻子,“就你这性格,我哟啊是还猜不到你会怎么做,那我可真是傻子了。云儿,你记住,男人都喜欢那种柔柔弱弱的女人,那样能激发他们心里的保护欲。你越欺负你那个弟弟的母亲,你父亲就会越心疼她。

  你想想你可以换一个策略啊,激怒她,然后再可怜兮兮的看着你父亲,说不定那时候,你父亲就会心疼你,然后教训你那个弟弟的母亲了。”

  凌筱雅把话说完以后,颇有些汗颜,她怎么觉得她是在教云儿宅斗啊!

  其实对宅斗什么的,凌筱雅也是半吊子,也就是在现代的时候,看过一点小说,宫斗剧!

  不过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她这么说应该没错吧。

  云儿转了转乌黑的眼眸,然后狠狠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我就是要那女人不好过!她害死我娘,她凭什么能过好日子!”

  云儿对她的父亲只有两分恨,那么对那个贱女人就是有8分恨意了!她不就是会装可怜嘛!她非要那女人倒霉不可!

  凌筱雅看着云儿一脸兴奋,脑门后面不禁出现一条黑线。话说她是不是跑题了,她怎么觉得自己越教越偏呢!

  云儿看着凌筱雅一副懊恼的模样,踮起脚,伸手拍了拍凌筱雅的肩膀,“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想想,你说的也对。明明是那群人的过错,我凭什么要为他们的过错折磨自己!我以后要活的开开心心,我气不死那贱女人!”

  “说的对!让自己的敌人不舒服,这是你该做的。可是要为此赔上自己,那就不应该了。所以以后,你是该笑的多开心就笑的多开心!”

  云儿狠狠点了点头。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她还可以这么活着。

  凌筱雅带着云儿走了好久,才到了刘小花的家。

  “天啊,这房破烂的跟你家是有的一拼了!“

  凌筱雅家的是两间小茅屋,光看外面的还是看不出有多破。

  可刘家的是两间青瓦房,不过因为很多年没有翻新了,所以这房子真心是破的有些让人不忍直视了。

  凌筱雅拍了拍云儿的脑袋,示意她稍微注意一点。

  云儿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凌筱雅的意思。虽然她是不觉得她需要怎么注意,但是,凌筱雅的话,她还是愿意听一听的。

  凌筱雅拉着云儿的手去敲门,很快就有人来敲门了。

  来开门的是刘小花,虽然还是那张憨厚的脸,可脑门上居然红肿一片。

  “小花,你的头怎么了!”

  “明显是被人打的!”

  云儿立马插嘴说道。

  她是最瞧不起打女人的男人了,当然要是她的父王能够好好教训那贱女人,那她可真是开心的不得了!哪怕做梦都会醒过来的!

  凌筱雅捏了捏云儿的手,这云儿怎么就一点都不会看人的脸色呢!

  云儿撇了撇嘴,她说的是实话啊!干嘛要瞪她啊!

  “是筱雅吗?”

  “是我,刘婶儿!”

  牛氏很快从房里出来。

  凌筱雅跟她约的就是今天,所以今儿个她都没有出去卖包子,专门在家里等着。

  一看到凌筱雅来,连忙出门迎接,在看到凌筱雅身边的云朵的时候,牛氏不禁愣了愣,“这是——”

  “刘婶儿,这是云儿,是来我家帮忙的。”

  牛氏在村里呆了这么多年,还真是没有见过像云儿长的这么水灵的。

  其实凌筱雅长的也很不错,只是多年的营养不良,让她脸色看起来十分的不好。甚至隐隐间有些蜡黄。

  不过自从分家以后,凌筱雅吃的好了,而且更是时不时的用空间灵泉帮自己和家人调养身体,现在的凌筱雅,出落的可是比之前要水灵多了。

  当然是还没有达到眸若秋水,肌肤水嫩地步。不过也算是一个小美人了!

  “筱雅,你和云儿还是进来吧。”

  虽然屋子里乱糟糟的,可也不能让客人等在外面。

  凌筱雅拉着云儿进了屋子。

  在看到地上一片狼藉的时候,眼睛不禁倏地睁大。

  “你们家不是刚被人抢劫了吧!”

  云儿最心直口快,想都不想的就开口说道。

  凌筱雅连忙拉了拉云儿的手,示意她赶紧闭嘴。

  云儿有些不服气,她又没有说错,干嘛让她闭嘴啊!不过被凌筱雅警告了,云儿也不敢太过分,只能讷讷的闭上嘴。

  凌筱雅看着缩成一团躲在墙角边的人,眼神不禁闪了闪。这小男孩儿,凌筱雅是认识的,是刘小花的弟弟刘小村。

  “刘婶儿,是不是刘叔又——”

  牛氏的男人刘大全除了好赌以外,一赌输,就喜欢拿家人撒气,他的女儿和儿子都被打过,以前凌筱雅就见过刘小花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模样,说实在的,如今就额头上红肿了,真可以说是小伤了。

  牛氏的眼眶不禁红了,见凌筱雅看过来,连忙擦了擦眼角,“筱雅啊,婶子去给你倒水啊!”

  “婶子不用了,我不渴。”

  凌筱雅松开了云儿的手,示意她一个人自己安静一点。

  云儿有些不满,不过在看到凌筱雅警告的眼神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

  凌筱雅走到刘小村身边,见刘小村蹲着身子,然后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腿,这是明显缺乏安全性的表现。

  “小村,你还认识我吗?”以前凌筱雅也是见过刘小村的,是一个腼腆的孩子。

  刘小村有些怯怯的抬起头,随后就像是受惊的小鹿,连忙低下头。

  凌筱雅见状也不恼,从怀里取出一包冰糖葫芦,这是凌筱雅随身备着的,其实就是想要哄孩子的。本来还想着去镇上,云儿会无聊,给她当零嘴吃的。

  可如今还是拿来哄刘小村吧。

  “小村,筱雅姐姐给你带糖来了,你要不要吃啊!”

  凌筱雅打开纸包,里面一颗颗红润润的冰糖葫芦,看着就让人想要流口水。

  刘小村抬头看了一眼,又马上低下头。

  凌筱雅刚才从刘小村的眼神中读到了渴望。

  于是凌筱雅伸手取了个冰糖葫芦放到刘小村的嘴边,“这是筱雅姐姐特意给你带的,小村要是不吃,筱雅姐姐可是会伤心的。”

  凌筱雅故意作出衣服可怜的模样,刘小村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凌筱雅,然后愣愣的张大嘴巴,凌筱雅见机将手上的冰糖葫芦塞到刘小村的嘴巴里。

  “慢慢咬,可不要一下子吞下去啊!”

  凌筱雅虽然对西医不是太精通,可也能看出,这刘小村怕是有些自闭症的症状了。

  “我也要!”

  云儿本来乖乖的等着,可是在看到凌筱雅居然将什么冰糖葫芦给了这小村,都不给她。顿时忍不住了,立马凑到凌筱雅身边,打算吃冰糖葫芦!

  凌筱雅捻起一颗冰糖葫芦塞到云儿的嘴巴里。

  “诺。”

  云儿吃了冰糖葫芦这才笑了。

  “你跟小村的性子真是该互补互补。你呢,太活泼,小村都有些自闭的现象了。”

  “自闭?筱雅什么是自闭?”

  每次自己的丈夫在家里闹这么一通,小村都会这样呆呆的蹲在墙角边,抱着自己的双腿。

  原本牛氏还很担心,可后来见没怎么样,也就渐渐不放在心上了。

  可如今听凌筱雅一说,牛氏又再次不放心了。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牛氏的想法,否则都要跳起来了,你妹,你儿子都成了这样,你居然还能放心!

  “自闭症具体怎么解释,我说不上来。不过小村要是继续这样下去,我担心他会渐渐不知道该如何跟人交往,然后越来越孤僻,最后说不定完全不能跟人交往。”

  凌筱雅看着正在吃冰糖葫芦的刘小村,忍不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这小村是个可怜的,这么小年纪,八成就是因为刘大全的家庭暴力,才搞得他这么小小的年纪,却没有属于这个年纪孩子的活泼。

  牛市一听,险些晕倒。她只有一个儿子,她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小村的身上,如果小村真的变得跟凌筱雅说的一样,那她该怎么办。

  刘小花也担心自己的弟弟,可她也时刻关注着自己的母亲,在看到牛氏差点晕倒的时候,连忙去扶住牛氏。

  凌筱雅见刘小村慢慢咀嚼着冰糖葫芦,心下一动,开始给他讲故事,讲的就是《西游记》。

  当然,凌筱雅说的西游记都是白话文,根据她以前看过的动画片讲的,至于朝代什么的,就通通瞎编了,某某朝代!

  *

  玉尧经过这段日子的拼命赶路,最后是华丽丽的晕倒了。

  在他晕倒之后,就在附近的驿站休息了。

  “赶紧去给老头子传信啊!不是本公子不想早日回去,是本公子病了,老头子也不想,回去之后直接看到本公子的尸体吧!”

  玉尧此时躺在床上,俊美的脸上由着不正常的潮红,尽管此时他头晕晕的,可是还是记得正事。

  所以连忙对着自己的贴身小厮在玉平说道。

  玉平记得几乎是满头大汗了,“我说公子啊,您就别说什么死不死的了。您要是缺根头发,小的小命也就没有了!”

  话是这么说,可玉平还是很麻利的把信传回去了。话说,公子的身体一向不错啊!怎么会突然生病呢!

  “公子,理国公府的赵公子求见。“

  躺在床上的玉尧炸了眨眼,“赵天楚?他赶路的速度也不慢啊!这才几天就赶到这儿了。”

  “公子,您是见还是不见啊!”

  问话的人颇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自家公子可不是一个好惹的,尤其是自己公子还在生病,那就更加不好惹了!

  “见,干嘛不见!”

  来人得了指令,立马就去迎人。

  赵天楚进门的时候,就看到玉尧正一脸虚弱的靠在枕头上,原本打理整齐的墨发也随意披散着,颇有孱弱的姿态。

  “我说天楚啊,你也真是不够意思啊!在落霞镇呆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去看看我!”

  玉尧跟赵天楚算是同一个圈子的,所以说话间倒是有几分随意。

  赵天楚随意找了位置坐下,端的是俊逸风流,公子如玉的姿态,“你不也知道我在落霞镇,可曾主动来看过我?”

  “我说,你就不能让让我这个病人!就一定要说些让我不开心的!”

  他呆在落霞镇是有正事好不好!他怎么能随意去找人呢!

  玉尧还是很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的!

  赵天楚好笑的摇了摇头,“你又必要这么急着赶路。居然都弄得自己病了!”

  赵天楚的眼里满是看好戏的味道。

  玉尧也不恼,平常风流的声线里带着一丝的难言的喑哑,“我要是不早日赶回去,说不准我家那老头子,可真会让我娶了西漠公主铁燕儿,到时候我真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赵天楚听着玉尧抱怨的话,也不多说。玉老侯爷,说不准还真能干出这种事情。毕竟玉尧也不不让人省心。

  “我说——“

  玉尧正想开口,就听到外面嘈杂一片。

  玉尧皱了皱眉头,“玉平,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竟然有人知道他在这里,还敢弄出这么大的声响,是当他死的不成!

  玉平连忙进屋,“公子,是履郡王府的成管家。他们要搜查驿馆。”

  “搜查?搜查谁?“

  这次发问的是赵天楚,履郡王府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几乎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当然知道以后是更加鄙视了。

  “让那什么成管家进来。”

  玉尧淡淡的吩咐。

  很快玉平出去,然后带着一个满面焦急的中年人进来。

  那正是履郡王府的成管家。

  “奴才见过玉小侯爷,没想到,赵大公子也在。”

  成管家是真心没想到理国公府的赵天楚也在。

  玉尧好笑的看着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成管家。

  “我道是谁,原来是履郡王府的成管家啊!”

  玉尧一副夸张十足的开口。

  成管家一听这话,腿差点没软下去。

  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这位小爷,明显他今天来搜查的举动让这位小爷不开心了。

  不过他也没法子,谁让那位小祖宗不见了!

  “成管家是在搜查谁啊!不如说来给本小侯爷听听,说不准本小侯爷还能帮帮忙呢!”

  玉尧挑了挑精致的眉眼,似笑非笑的开口。

  “没——没什么。”

  “履郡王最近不是正带着家眷进梁都朝贡,怎么成管家没有跟着一起去,居然还来驿站搜人?“

  履郡王也姓朱,不过跟当今乾风帝的血缘关系已经有些远了。不过按照族谱,她还是当今乾风帝的远房堂兄。

  凡是在外的郡王、亲王每年都是要进梁都朝贡,这是大梁朝多年的规矩。

  赵天楚这淡淡的话,差点没有让城管家的腿软了,“那个——那个府中出现窃贼,所以——所以小的才会——”

  玉尧好笑的看着成管家在那里瞎掰!

  好!很好!居然敢骗到他的头上。

  “是嘛?窃贼!是哪里的窃贼竟然敢偷到履郡王的头上,玉平啊,你感激去把驿丞给本小侯爷叫过来,本小侯爷要让他好好的协助城管家找那个小毛贼!”

  “是,小的这就去!”

  “玉小侯爷,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这只是小事,哪里用得到玉小侯爷,更不必劳烦驿丞。”

  成管家一听玉尧的话,立马大声吼道。开玩笑,要是真的让人来了,郡王辛辛苦苦要包着的事情就要全暴露了,到时候他不就完了!

  “这怎么行,你说,本小侯爷要是不知道这事情。那当然可以不管。可如今本小侯爷知道了,自然不能不管了!”

  玉尧还是一脸和蔼可亲的看着成管家。

  赵天楚温润的眼眸闪过一丝深邃,这成管家到底是在搜查谁。

  “不错,本公子既然也碰上这事,自然也不能不管。来人啊——”

  成管家没想到一向以温润著称的赵天楚居然也要来插一脚。他差点没有给他们跪下!

  “玉小侯爷,赵大公子,不要叫人!千万不要叫人!其实是云郡主失踪了!”

  “你个狗奴才,你在说什么!

  玉尧原本只是因为看不惯履郡王,所以才想要给他的人一点难堪。可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从成管家的嘴里听到这话!

  “你们所有人都先下去。”

  赵天楚冷冷的开口吩咐。

  顿时屋内就只剩下玉尧,赵天楚和赵管家了。

  其实履郡王家的破事谁不知道。

  履郡王原先娶的王妃是太后的亲侄女,当时的履郡王妃可以说是一个一等一的大美人,而且是响彻梁都的才女。求娶之人简直是多不胜数。

  后来履郡王进京朝贡,对履郡王妃一见钟情。不过当时履郡王妃的家人都不希望履郡王飞嫁给履郡王,虽说嫁过去以后,就是郡王妃了,可是一年才能回几次梁都,而且山高皇帝远,就是受了欺负也没人撑腰啊!

  可后来履郡王百般求娶,甚至在当今太后的面前许下了,今生只娶履郡王妃一人的承诺。

  最后履郡王妃答应了,后来两人成婚以后,也可以说是琴瑟相谐,倒也算的上是一段佳话了。

  不过可惜,履郡王和履郡王妃子成亲多年,膝下才有一女朱云。

  后来,履郡王妃就再也无所出。

  然后某一天,一个自称是履郡王外室的女子上门,怀里还抱着一个男孩儿,说是履郡王的亲生儿子。

  那男孩儿只比云郡主小上两岁!

  那件事情闹得很大,履郡王封地上的人,是没有人不知道。然后这事情就传到了梁都。

  履郡王妃的家人就不必说了,简直是气得恨不得杀人,要不是对方是个郡王!

  太后更是觉得没脸!要知道,太后是真的将履郡王妃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如今见履郡王妃被欺负了,又怎么可能不生气!

  不过,那外室儿子都有了,履郡王自己都承认了,那还能怎么样!

  只能这么摸摸鼻子算了。

  可是没想到,没几天,履郡王妃上吊自杀的消息又传到梁都了。

  履郡王妃的生母听到消息之后是直接晕倒了。太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听说也晕厥过去了。

  男人纳外室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是为了外室逼死自己的正妻,那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更让人无语的是,履郡王居然将那外室和外室生的儿子也接回了府。

  幸好,履郡王的脑子没有彻底坏掉,没有给那外室请封诰命。

  可就是这个行为,也是重重打了太后的脸!

  “怎么,履郡王逼死了履郡王妃还不够,如今连唯一的女儿也要逼死了!”

  ------题外话------

  谢谢熊爷mihu童生投了5张月票

[读者须知]:下一篇:104 筱雅打算-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