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葡京线上娱乐 >

112 争锋相对-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葡京线上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13 上官冰出丑-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凌筱雅又陪着罗氏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提出她要给凌平安上课,不如让宝儿一起跟着听。

  罗氏闻言当然是没有不允诺的。

  凌筱雅带着宝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朱云已经抓住凌平安,正在蹂躏他的小脸。

  凌筱雅见状,真心是觉得好笑。这俩就像是欢喜冤家似的,总是吵吵闹闹的。

  要不是朱云比凌平安还大上两岁,再加上两人的身份实在是有些悬殊,凌筱雅都要以为他们是一对了!

  “好了,你们俩别闹了。平安快过来,姐教你写字。”

  朱云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就松开了凌平安。

  凌平安一得到自由,立马跑到凌筱雅的怀中哭泣,然后向凌筱雅告状。

  “呜呜!二姐,那个坏蛋欺负平安。”

  “好了,平安你是男子汉,不要像女孩子一样打架打输了,就告状。这样,二姐会看不起你的。”

  朱云下手还是很有分寸,根本就没在凌平安身上造成什么伤痕。

  凌平安不高兴了,嘟着嘴巴看着凌筱雅,自从这个坏蛋来了,二姐的心都偏到姥姥家了!

  朱云闻言,则是得意的看着凌平安,让你告状,看到没有,你二姐偏向的人是我!

  凌平安看着朱云得意洋洋的模样,顿时气得不行,这人实在是太坏了!不过他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总有一天,平安会打败她的!

  小小的凌平安在心里默默发誓。

  凌筱雅给凌平安讲了几个成语故事,又写了一份字帖,让凌平安照着写。

  “我要听故事。后来呢,孙悟空气得回了花果山之后呢?”

  朱云也老老实实的听了凌筱雅讲的成语故事,别提还是蛮有意思的。不过她还是更喜欢凌筱雅说的西游记。

  尤其是凌筱雅卡的还是那么*,她心里是一百个一千个想要知道孙悟空被唐僧误解,一怒之下回到花果山,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天再给你们讲。平安,二姐今天给你讲的故事,你都记住了吗?”

  凌筱雅可没有打算这么快就将故事说掉。

  尽管朱云应该也就这段日子要离开了,凌筱雅想着,自己要赶紧将西游记的漫画图给画出来,这也算是自己留给朱云的纪念吧。

  她一走,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再见。

  “平安记住了!”

  凌平安扬起小脑袋,脆生生的回答。二姐的故事讲的这么好听,他全都记住了!

  凌筱雅摸了摸凌平安的脑袋,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平安真聪明,明天,小村弟弟、庆哥哥还有小满妹妹都要来咱们家,平安就负责教他们读书写字哦。任务完成了以后,平安就把今天听的故事讲给他们听。”

  “啊!”

  二姐今天讲了这么多,他不知道能不能全部说出来。

  凌平安的小脸上闪过一丝为难。

  朱云立马趁机嘲笑,“哈!都听了一遍了,居然还不能自己讲,真是没有用!”

  凌平安气鼓鼓的看着朱云,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不服气,“我是不可以,难道你可以啊!”

  “我当然可以!”

  朱云微微抬起下颚,就像是一只斗胜了的大公鸡一样,得意极了。她都听了两遍了,怎么可能记不住!

  凌平安咬着下唇,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这坏人能做到,平安就做不到,难道是平安太笨了吗?

  这么一想,平安顿时委屈的不得了。

  “平安不哭啊。平安很聪明,是你云姐姐已经把二姐讲过的故事听了两遍了,所以当然能够再复述了。”

  凌筱雅让凌平安讲故事,就是想要训练凌平安的口才还有胆量,不过她忘记了一件事,才6岁的孩子,再聪明又能聪明到哪里去。

  “你都听了两遍了,要是还不能讲,那才是笨蛋呢!”

  平安一听到凌筱雅的话,立马对着朱云反驳。

  朱云挑了挑清秀的眉毛,呵呵,这凌平安的胆子倒是挺肥的啊!

  亏得她刚才看他哭了,心里还有些不舒服呢,看来有些人就是不值得同情啊!尤其是凌平安这种人,是更不值得同情了。

  “好了,你们别吵了。吵得我头都咬痛了。那故事,平安就先别讲了,等二姐把这些故事给画出来,平安再讲给别的伙伴听,好不好?”

  “画出来?故事还能画出来?”

  凌平安还没开口,朱云就兴冲冲的开口。

  “故事当然可以画出来了,你看着画,然后再听着故事,故事里的人物不就更加鲜明立体了。”

  “对啊!这西游记的画我要一份!”

  朱云一听凌筱雅说的有道理,立马就开口要上一份。

  “好。”

  “答应的这么痛快?”

  朱云也算是了解凌筱雅,虽说凌筱雅对自己蛮好,可是一般她提的要求,凌筱雅可不会这么爽快的就答应,总是要磋磨磋磨自己的。可这次,凌筱雅怎么就答应的这么爽快连犹豫都没有。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朱云蹙着眉头,一脸纠结的模样。

  “你马上要离开了,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就把西游记给你画成图画,也好让你带着当个纪念。”

  说到要分离的事情,凌筱雅的眼底凝聚着浓浓的不舍。一想到朱云以后要住在皇宫,她更是止不住的为朱云担忧。

  “啊!你要走啊!去哪儿?”

  凌平安惊讶的看着朱云,虽然这个人很坏,可是他还是想这坏蛋继续留在他家的。

  “怎么,舍不得我啊!”

  朱云斜眼看了一眼凌平安,戏谑的说道。

  凌平安的脸倏地就红了,就跟红透的苹果似的,“谁——谁舍不得你了!”

  真是个别扭的孩子!看来凌平安跟朱云吵架还吵出感情来了,也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平安,记住,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以后能陪伴你一生一世,跟你一起荣辱与共的,只有你未来的妻子,所以你以后要对你的妻子好一点,知道吗?”

  凌筱雅说的话很有哲理,其实凌平安没有听懂,不过他听懂了,以后他娘、大姐还有二姐都是会离开他的,还有就是以后他要对自己的妻子好。

  一想到亲人一个个的要离开他,凌平安大大的眼里就浮现出晶莹的泪珠。他不想大姐、二姐还有娘亲离开,他希望一家人能够永远在一起!

  “好了,好了,不哭哦。男子汉大丈夫,哪里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哭呢。”

  凌筱雅一时间也有些后悔,自己跟凌平安说这个做什么,他小小年纪的,恐怕现在能够理解到的就是身边的亲人以后会一个个的离开他。

  凌平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拼命压抑着伤心,“平安不哭平安是男子汉!”

  只要他快快长大,然后就可以好好保护娘亲,保护大姐还有二姐!

  “你个小屁孩儿倒是蛮有志气的。”

  朱云倒是难得的夸了一句凌平安。

  “平安本来就很有志气!”

  凌平安吸了吸鼻子,眼角还带着晶莹的泪水,一字一句的说道。

  “平安乖乖的带着宝儿弟弟练字,二姐有事要做啊!”

  凌平安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凌筱雅,“二姐,你赶紧去吧!平安会乖乖的教宝儿弟弟练字的!”

  “平安真是乖。”

  “云儿,你跟我一起走,今天我做护手的东西都到齐了,我今儿个就帮你做。”

  “真的!”

  女孩子哪个不爱美的,朱云一听到凌筱雅说要做护手的东西,眼睛蹭的一下子就亮了,就连离别的哀伤,似乎也消散了不少。

  凌筱柔还在厨房忙,所以凌筱雅决定多做一点,待会儿再帮凌筱柔涂。

  罗氏正在屋里做针线,见凌筱雅拿了不少东西进来,不禁有些疑惑的开口,“筱雅,你拿这些东西做什么?”

  “好东西,表姨,待会儿,你也试试。”

  凌筱雅将蜂蜜和珍珠粉放在桌上,一脸神秘的开口,随机对着一旁的云儿说,“云儿,去厨房取面粉和白萝卜!对了,再把杵臼也给带过来。”

  “要白萝卜做什么?”

  朱云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她实在是有些不太明白,白萝卜和做护手的东西有关系吗?

  “先去拿,有用。”

  朱云闻言倒是乖乖的去取东西了。

  罗氏则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凌筱雅,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

  朱云很快就将东西拿来了。

  朱云带来的是一根已经去皮的,而且已经切块的白萝卜。

  凌筱雅直接接过朱云手上的白萝卜,将其放置在杵臼内鼓捣,等到将白萝卜给鼓捣的差不多了,几乎都成泥了。接着往里面加了不少的蜂蜜,然后稍微放了一些珍珠粉。至于面粉,凌筱雅是想着自己用的,毕竟珍珠粉太珍贵,还是用来敷脸最好。

  “这样就好了?”

  朱云好奇的看着凌筱雅杵臼里面的东西,一脸疑惑的问道。

  凌筱雅点了点头,“是啊,这就好了。来,伸出手,我帮你涂上。”

  “这真的有用?”

  朱云虽然有这疑问,可还是老实的伸出手,由着凌筱雅将厚泽东西涂满她的手。

  凌筱雅将这护手膜做的比较粘稠,所以压根儿就不必担心它会掉下。

  “这个大约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洗掉了。你呢,回家以后,就按照我教你的法子做。”

  “不是还有面粉吗?你怎么不加?”

  朱云瞧着桌上放置的面粉,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面粉是用来代替珍珠粉的,一般是用珍珠粉效果最好。”

  凌筱雅瞥了一眼桌上的面粉,淡淡说道。

  “你懂得可真是多,我看那些太——大夫都没你知道的多。”

  朱云话说到一半,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

  “你啊,乖乖坐着,不要乱动,免得把你手上的东西蹭在身上。”凌筱雅嗔了一眼朱云嘱咐道。

  朱云撇了撇嘴,不过还是很听话的坐在床上,只是不停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好似在研究什么新奇的物件一样。

  “表姨,您也把手伸出来,我也帮您涂!”

  “筱雅,我还是不用了吧。我还得做针线活儿呢!”

  罗氏虽然很心动,可是蜂蜜还有珍珠粉都是稀罕东西,用在她的身上,真的是有些浪费了。

  凌筱雅上前,拿过罗氏手上的针线,“我说表姨啊,做女人啊,就应该好好的保养自己才对,要我说,您也算是个美人胚子!那就更应该好好保养自己了!有朝一日,让那个渣男见您貌美如花,青春逼人,让他悔青了肠子去!”

  江正回悔青肠子?罗氏的嘴角忍不住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表姨!”

  凌筱雅说着,就拉起了罗氏的手,打算往罗氏手上涂。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我做。不过这个加了珍珠粉的,还是你涂。我用加了面粉的就行了。”

  罗氏见拗不过凌筱雅,于是连声开口说道。

  “长辈当然是得用好的了。表姨,听我的准没错!”

  罗氏闻言,心下好似有暖流流淌,她跟凌筱雅一家并没有血缘关系,可凌筱雅却能将她真的当做长辈看待,这份情,她永远不会忘记。

  “好。”

  一个轻声的“好”字,也代表着,罗氏真的将凌筱雅当做了自己的晚辈。

  凌筱雅给罗氏涂了手以后,就给自己又弄了加面粉的护手膜。

  等时间到了以后,三人洗了手,朱云看着自己白皙如玉的小手,忍不住感叹,“我怎么觉得我的手更白更水嫩了!”

  “你啊,这是心理作用,哪里有做一次,就有这么好的效果。我做的这种护手膜,大约可以7天做上一次,这样才能让你的手愈发的水嫩白皙,看着就跟水葱似的。”

  “我喜欢!”

  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手就跟水葱一样。

  到了晚饭的时候,凌平顺一脸兴奋。

  “大堂哥,你是有什么好事,怎么那么开心?”

  凌筱雅笑着开口问道。

  “筱雅,我告诉你,地里番瓜和番椒长出苗子了!”

  其实这好消息,凌平顺是早就想告诉凌筱雅的,只是见凌筱雅太忙,所以才硬生生的压制住内心的兴奋。

  “是嘛!大堂哥,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凌筱雅一听到番瓜和番椒长出嫩苗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凌平顺点了点头,跟着凌筱雅一起去大棚看番椒和番瓜。

  凌筱雅这段日子忙昏了,还真是没有多少功夫去关注番椒和番瓜,如今看到大棚里的辣椒和西瓜的苗长势如此之好,心里就忍不住欣慰。

  照着这样的速度成长下去,大约再两三个月,辣椒和西瓜就能成熟了!

  凌筱雅只要一想到辣椒和西瓜成熟以后,能卖大钱,这心就在欢呼雀跃!

  那些可都是钱啊!白花花的银子啊!千万别说凌筱雅俗气啊,谁让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呢!

  “大堂哥,这番椒和番瓜长的这么好,一定都是你的功劳。我决定了,要给你加工钱,每天再加50文!”

  凌筱雅高兴了,心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就是给凌平顺加工钱。

  凌平顺连忙摇手,“筱雅,你一天给我100文,这已经很多了,就是去镇上打工的人,这一天赚的都没有我多。所以加工钱的事情,你不要再说了。”

  凌平顺很容易知足,他不需要大富大贵,只要一家人能过好,他就很满足了。而且他更不想占人的便宜,尤其是自己的堂妹的便宜,他是更不想占。

  “大堂哥,就算在镇上打工,东家有喜事,也是会加工钱的啊!况且,你每天是多么辛苦照料这些番椒和番瓜,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我的好意,你也不要再推辞了。对了,大堂哥,以后,你就下午来。”

  凌筱雅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好?”

  凌平顺突然有些紧张的开口。生怕是自己有哪里做错了。

  “大堂哥,你别紧张。是这样的,以后我打算邀请苗苗、小花还有二珠她们来我家学刺绣,你也知道,她们都是姑娘家,你一个大男人,万一传出什么不好听的。那就不好了。”

  凌筱雅这时候也才记起来,所谓的男女大妨。

  凌平顺闻言点了点头,女子的名声大于天,这一点,凌平顺还是知道的。

  “筱雅,既然我以后都只要干下午的活,那就更不能给我涨工钱了。我看不仅应该涨,这钱还应该降才对!”

  凌筱雅摆了摆手,也不知道是该说凌平顺老实还是该说他傻了,哪里会有人嫌钱多的。

  “这样吧。大堂哥,既然你以后不在我家吃中饭了。又只干下午的活,要我说,这工钱就不涨了,当然也不会减。”

  凌筱雅见凌平顺还要开口,于是抢先一步开口,“大堂哥,咱们就这样说定啊!你要是再推脱,我可要生气了!”

  凌筱雅虎着脸看着凌平顺。

  凌平顺一时间有些为难,他总觉得自己只干半天的活,却拿跟原来一样高的工钱,这让他觉得心里很别扭。

  凌筱雅看出凌平顺的想法,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凌平顺真真是个老实人。

  “大堂哥,你得这么想,你如今不仅每天要来帮我种番椒和番瓜,而且每天回去以后,还在继续学做冰糖葫芦是吧。”

  凌平顺点了点头,他觉得要是自己能够多一门手艺傍身,这也是好的,所以最近回去,都在偷偷的学习该怎么做冰糖葫芦。不过他比较笨,到现在都还没有学会怎么做。

  “大堂哥,说实在的。你真的帮了我一家不少忙。我家缺人种地,你主动来帮,我去高家村,你也会陪着我一起去。我去镇上,你更是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陪我一起。”

  凌筱雅说着说着,眼角不禁有些湿润了,现在回想起来,凌平顺真的是帮了她很多很多。平时还没怎么样,可如今回忆起来,凌筱雅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凌平顺居然已经帮了她这么多。

  凌平顺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大堂哥,你是觉得自己做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可在我心里,你真的是帮了我很多。咱们兄妹之间谈钱就伤感情了,所以难道你现在还想继续跟我争吗?”

  凌筱雅一副“你要是跟我谈钱就伤感情”的模样,让凌平顺长大了嘴巴,“我——我——”了一大半天,可最后只能闭上了嘴巴。

  “筱雅,你厉害,我说不过你。”

  对着凌筱雅这么能说的,凌平顺只能甘拜下风了。

  “大堂哥,今儿个高兴,就留下一起吃晚饭吧!不许拒绝哦!就当庆祝番椒和番瓜长势良好!愿我们的番椒和番瓜能早日赚大钱!”

  凌平顺在凌筱雅邀请他留下来吃晚饭的时候,就想要拒绝,可是凌筱雅后面又说了这么一番大道理,弄得他实在是拒绝不了,只能傻傻的点头答应了。

  *

  茗烟此时万分紧张的站在徐子寒面前,他只觉得自家公子那双冷若寒冰的眼神,快要将他射成马蜂窝了!

  徐子寒玩味十足的把玩着手上的一百两银票,漆黑的瞳眸好似深深的潭水,让人一眼望去,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茗烟咽了咽口水,紧张的开口,“公子,我——我已经尽力了。可凌姑娘说了,要是我不把这银票收下,那衣服她就不要了,所以——所以我才收下的。”

  茗烟后面的话是越说越轻,到后面就听不到了。

  尽管他跟了自家公子这么多年,说实在的,他还是摸不准自家公子的想法。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照他看来,他家公子的心思比起一般女人,更是不知道要深多少。

  “你要是不败在她手上,我倒是觉得奇怪了。”

  徐子寒淡淡的扫了一眼茗烟,轻声说道。

  茗烟一听,就知道徐子寒口中的她肯定就是凌筱雅了。他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他一个大男人,哪里就比不上凌筱雅一个女人了!

  不过想想,要是凌筱雅不厉害,他也不会拿着这100两银票回来了。

  人家拿钱都是高兴万分,哪里有像他一般,拿个银票,就跟拿着烫手的山芋一样。

  “下去吧。”

  “啊!”

  茗烟原本还想着徐子寒要怎么惩罚他呢,毕竟是让他去送衣服,可最后,却成了买衣服。

  徐子寒好笑的扫了一眼茗烟,“怎么,还要我送你出去不成?”

  “不用。”

  茗烟立马回过神来说道。天啊,他今天真是太幸运,公子居然没有惩罚他啊!

  徐子寒看着茗烟一溜烟的跑了,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茗烟——

  只是当徐子寒的眼神扫向手上的100两银票,嘴角不禁抽了抽,她还真是不愿意跟他有任何牵扯啊!就一件衣服,而且还是送给朱云的,她都这么讳莫如深。

  看来想要跟她合作,确实是得费上一番功夫。

  徐子寒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眼,旋儿,睁开眼睛,寒星般的双眸闪过一丝势在必得,他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

  今晚的梁都也是热闹,因为今晚正是西漠公主铁燕儿的择婿大宴。

  乾风帝将宴会安排在了御花园,整个御花园宫灯闪耀,流光溢彩,更是有无数的时令鲜花,在宫灯的照耀下,花团锦簇,好似闪耀着奇特的光芒。甚至比天上的繁星都要明亮。

  因为太后身体不适,所以这次晚宴由皇后全权负责。

  当今林皇后已经40多岁了,林皇后只有太子一个儿子,不过太子英年早逝,所以当今林皇后就足不出户,众人几乎都咬忘记她的存在。

  如今皇长孙朱齐佑得了乾风帝的青眼,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这林皇后也开始抓紧出现在众人的视线。

  林皇后的容貌不算出色,最多只能算是端庄清秀。一袭大红绣金纹的凤袍衬得林皇后愈发的端庄,母仪天下的气质尽显无疑,

  林皇后坐在乾风帝的身旁,似乎是在告诉众人,她才是乾风帝的皇后,只有她配坐在乾风帝的身旁,接受万人的参拜!

  要说最受刺激的就是颖贵妃了!

  她是定王的生母,在林皇后深居简出,都是她在打理公务,甚至有些命妇不知宫里有皇后,只知颖贵妃!

  可如今,林皇后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无疑是一下子夺走了众人的注意。

  颖贵妃姣好的容貌,在看到林皇后的时候,不禁扭曲了,心里甚至忍不住恶毒的想,一个死了儿子的皇后,算什么!

  苏嫔是肃王的生母,不过因为她出身卑贱,哪怕自己的儿子如今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可她还是跟隐形人一般,默默的跟在贤妃(苏嫔所居宫殿景仁宫的主位)身边,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颖贵妃瞪了林皇后好几眼,可惜林皇后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颖贵妃,就收回了视线。那眼神好似充满了嘲讽,似乎在说,“你就算是贵妃又如何,但不还只是一个妾!在这样的大典上,能陪在皇上身边的也只有她这个皇后!”

  颖贵妃被林皇后那漠视的眼神扫过,差点没有跳起来,不过好在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硬是忍下了心头的怒火。

  “苏嫔啊,本宫看你那儿的玉米糕不错,你给本宫端来。”

  苏嫔虽然不是一宫主位,但好歹也是妃嫔,颖贵妃在这么大的典礼上居然让苏嫔给她端糕点。无疑是在侮辱她!

  饶是苏嫔一定淡定,这下也不禁是气红了脸!欺人太甚!今天她要是真的给颖贵妃端了糕点,从此她在后宫就真的没有一丝立足之地了!就连她的儿子肃王也要被人嗤笑!

  颖贵妃一双凤眸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苏嫔,眼底的意思很明确,“本宫就是故意的,本宫就是侮辱你!你能怎么样!”

  颖贵妃好笑的看着苏嫔一张脸忽红忽黑的,心想,苏嫔不答应也没事,等典礼结束以后,她回去就治苏嫔一个不敬之罪!

  颖贵妃敢这么嚣张,就是因为乾风帝一般都不管后宫诸事。至于林皇后,哼,她压根儿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过!

  “照本宫看,贵妃姐姐桌上摆放的糕点不知比苏嫔桌上的好多少,又何必要苏嫔桌上的呢。”

  就在苏嫔百般为难之际,贤妃开口了。苏嫔是她宫里的,而且贤妃的六皇子天生跛足,如今早已成年,却还是没有封王。这一直都是贤妃心中的痛。

  自从苏嫔的儿子肃王开始展露头角,贤妃就总是有意无意的帮衬着苏嫔,就是希望肃王能够记她的好,帮着六皇子要来爵位。

  而且贤妃说的也没有错,宫妃桌上摆放的东西都是按照品级规定的,颖贵妃是贵妃,在后宫只在太后和皇后之下,所以她桌上的东西可以说是十分精美,反正是不知道比苏嫔桌上那一点点寒碜的吃食要好多少。

  颖贵妃皮笑肉不笑的打量一眼贤妃,“哟!贤妃妹妹可真是贤惠啊!真真是担得起皇上给你的封号,贤!只是这么贤惠的人,怎么生出的儿子是个残废呢!”

  颖贵妃的话无疑是在贤妃的心上插刀。想她贤妃也是出身名门,自入宫来,也是颇得乾风帝的宠爱,可就是因为生下了一个跛足的皇子,从此不再受乾风帝待见。

  要是凭着家世,贤妃恐怕早就在生下跛足的六皇子的时候,就被打入冷宫了!

  颖贵妃看着贤妃惨白的脸,心里大呼痛快,让你装贤惠!

  颖贵妃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开口,自然是有凭仗的!颖贵妃出身温国公府,所以一入宫就被封了贵妃,膝下更是有两子一女,长子定王更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

  在颖贵妃眼中,宫婢所生的肃王是没有资格跟定王一较长短!所以颖贵妃早早的将皇位视作定王的囊中之物,甚至把自己当做是未来的太后了!

  “好了,今日西漠的皇子和公主都在,你就给朕少说两句吧。”

  乾风帝突然转头,对着颖贵妃呵斥。

  颖贵妃正得意呢,谁知道乾风帝居然这么不给她面子,居然直接斥责她。

  “皇上——”

  颖贵妃正要对着乾风帝撒娇,可乾风帝早就回过头,不想再看颖贵妃了。

  要是以往,乾风帝才懒得理颖贵妃怎么样。

  反正颖贵妃也就嘴巴厉害一点,也弄不出什么大事。

  可如今西漠的大皇子铁摩和公主铁燕儿都在,他不想在这种外国使臣皆在的情况下,弄出什么事情来。

  况且,这次空饷的事情,乾风帝还没有找定王算账,但是这不代表乾风帝不打算追究了。

  在定王犯了大错,颖贵妃作为定王生母居然不知道收敛收敛,居然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讽刺挑衅宫妃!

  颖贵妃以为她是谁啊!

  “怎么?颖贵妃是听不懂皇上的话?那要不要本宫让人将颖贵妃请下去啊!”

  林皇后突然开口说道。说这话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回头。好像颖贵妃压根儿就不配她回头看一般。

  颖贵妃怕乾风帝,可是一点都不怕林皇后,正要张口反击。

  乾风帝开口应和林皇后了,“皇后说的不错。你要是不想参加,那就赶紧回你的云霄宫去!”

  乾风帝发话了,颖贵妃心里就算有什么不满,也不敢开口了。只是看着林皇后大红的背影,颖贵妃心里是愈发的嫉恨。

  宴会还没有开始,就有女人争风吃醋的场景,可惜,乾风帝跟他妃嫔做的地方,当然是离众人很遥远,所以这一场口舌争斗,也没有多少人知道。

  就在一场歌舞刚刚落幕的时候,西漠大皇子铁摩和小公主铁燕儿终于姗姗来迟。

  铁摩跟大多数草原男儿一样,皮肤黝黑,身材健硕,在大梁人眼中,就是长得虎背熊腰!

  铁燕儿长的就好看多了。不过她的肤色跟草原上大多的姑娘一般,都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精致,美艳绝伦,头上带着一颗颗大红的宝石穿成的流苏,行走间,宝石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脚蹬大红的羊皮靴子,红靴子上还系着银铃铛。身穿五彩祥云的皮褂!

  铁燕儿很美,美得就像是灼热的太阳一般,耀眼美丽!

  不能不说,这样的铁燕儿,是很吸引人的。她一进场,就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肃王作为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普通男人,他当然也是被吸引了,毕竟如铁燕儿这般美得张扬的女子,他还没有见过。

  所以肃王不自禁的,就多看了铁燕儿一眼。

  很快,肃王觉得手臂一痛,随即有些恼怒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上官璇。

  上官璇一双美眸正喷洒着浓浓的怒火,不过好在她还记得现在是在哪里,“王爷难道是看上了西漠这位公主不成!”

  上官璇这话说的简直是咬牙切齿了。似乎只要肃王承认,她就要直接跟他翻脸了!

  “璇儿想多了,本王有你一个就足够了,哪里会再想其他女子。”

  上官璇闻言,冷哼了一声。

  肃王面上虽然带着温润的笑意,可是他内心的怒火也正在燃烧。他已经被停了好久的差事,专门在府里跟上官璇生孩子!

  可上官璇压根儿就是个不下蛋的!跟他成婚这么多年,从没有坏过!

  想想他都25了,居然还没有子嗣,定王天天拿这个嘲讽他不说。就是支持他的人,也因为他无子,所以人心涣散·!

  更过分的是,上官璇还阻拦他纳妾!这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吗?要不是他还要借助上官无敌在军中的势力,他真想早早的休了上官璇这个泼妇加上妒妇!

  感情肃王忘记了,当初他娶上官璇的时候,可是对她做过保证,今生今世就只要上官璇一人。其她的女人,她是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可是这才几年,肃王就忘记了自己的承诺,心里记得的就只有上官璇的泼辣和妒忌!

  肃王和上官璇夫妻不和,这一切,定王都看在眼里。心里更是激动的不行。闹吧,闹吧。最好再闹得大一点。

  一个连孩子都没有的亲王,凭什么跟他争夺皇位。

  “王爷,难道也看上了西漠的小公主。妾身可不会像肃王妃一样善妒。”

  定王妃柔柔的对着定王说道。

  定王是书香世家的女儿,从小奉行的就是以夫为天的行事准则。只要定王喜欢的,她就会帮他得到。哪怕是定王想要其她女人也一样。

  定王最满意的就是定王妃的这一点,女人就应该柔顺一点。哪里能像肃王妃那样子。每次一看到肃王妃,定王就忍不住庆幸,自己父皇给她娶的这个王妃真是好。尽管带不来太多的助力,起码不会拖后腿啊!哪里像上官璇一样,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

  “这西漠的小公主确实很美,不过,本王已经有正妃了。”

  定王的言下之意就是铁燕儿绝对不可能给她做小,说这话也是想定王妃放心。

  果然定王妃闻言是松了一口气,尽管她以夫为天,可也不想自己的夫君一而再再而三的纳新人。

  ------题外话------

  谢谢申吗0216童生投了1张月票zhubizi书童送了2朵鲜花

  推荐七七完结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读者须知]:下一篇:111 教育平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