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杏彩娱乐 >

第十章 新居-一寸锦绣

发布时间:2018-08-03 10:2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杏彩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十一章 布局-一寸锦绣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夏日的尾声,终于是从青州传来了好消息,新任户部员外郎筹的粮食三十万石,朝野上下轰动一时。

  咏元帝也是格外高兴,听的奏报,已是眉开眼笑,直说了三个好字,对于白云曦请旨封赏捐赠有功的商贾和豪绅的事一口应允,连说该赏,不过几块牌匾,几道圣旨,换的三十万石粮草,值、太值了,又夸白云曦办差得力,待回朝另行封赏。

  朝臣们面上同喜,心里却犯着嘀咕,就这么容易?三十万石粮食啊!早知道这么好办,哪里轮的上那个白大人,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白白让人家捡了这么大个便宜。

  太子出策有功也得了赏,举荐能臣的洛璃洵跟着占了光,也被咏元帝夸了几句,越看越满意的眼神,让旁人看的心思百转千回,贤王自是不用说,不高兴明明白白的摆在脸上,有皇后亲娘护着,有皇帝一贯暧昧不明的惯着,他自然是有恃无恐。

  同是皇子,已封王的三皇子敬王则只能摆出副同乐的样子,四皇子荣王到是真乐,他素来与太子亲近也是满朝皆知的,五皇子尚未封王,平时也话不多,并不发表任何意见,其他皇子尚小,还不到入朝理政的年纪。

  而朝臣的心事吗自然是不尽相同,觉得这白大人回朝必然是有厚赏的,往后说不定还有别的造化,可多与白家结交一二,当然这是品级不高的官员心态,比如工部尚书景大人就不屑这般做了,妹妹是皇后,自己是堂堂尚书,女儿是太子妃,根本犯不上。

  三十万石粮食一石不多,一石不少,果然守信。秦玥玺含笑发愁,接下来该轮到他守信了,女子参加科考,也不知道她如何想的,着实为难他。

  知道大概真相的宰相大人看向太子的眼神则是有些担忧,这么多粮食殿下到是要付出什么代价作为交换?

  退朝后,太子悄然下了马车,专向了另一道,截住了正要回府的洛老叶子。

  车夫见是太子,忙向车内通报了一下,只见洛侍郎下了马车,对秦玥玺点了点头,秦玥玺也不客气,直接上了马车,车内洛老爷子和洛璃洵各坐一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秦玥玺,好在洛家的马车够宽敞。

  “太子这么急的过来,可是跟三十石粮食有关?”洛老爷子正忧心着这个问题,也没跟秦玥玺客套。

  秦玥玺点头,看向洛宰相神色有些无奈道:“确实有些急,洛老,这事说起来简单,只是办起来…颇有些为难。”

  洛璃洵可没忘记当时跟太子书房的谈话,他也一直在等答案,只是经过筹粮的事,他已知道,是他想的简单了,若真是那样,太子殿下今日也不会为难了。

  “太子但说无妨,若是老夫能帮上忙的地方,老夫自当尽力。”洛老爷子见秦玥玺脸上的神色,心也跟着沉了沉。

  秦玥玺见洛老爷子这么说,清了下嗓子缓道:“洛老,还有不到两月,马上就要科考了,这对方的条件…就是一个科考的入考资格。”

  洛老子听完,眉头松了松,这到不为难啊,思虑下又有些疑惑的问道:“殿下,这科考的入考资格到是好办啊,只是,若非的要一个名头,那对天下士子岂不是不公平?就算高中,哪里就能抵得住三十万石粮食的价格?殿下,你就别绕弯子了。”洛老爷子何等精明的人,越想越不对劲。

  “确实就是一个入考资格,只是…是女子入考的资格。”秦玥玺干脆直接一点,说明意思。

  洛璃洵风云不变的脸也难免诧异了一下,望向秦玥玺眼带询问,见人点头,心中暗道,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三十万石粮草,换一个科考资格,这女子好大的心性,他果真是猜错了。

  “胡闹!”洛老爷子呆了片刻,一声呵斥,吓的正在赶车的车夫握鞭的手都抖了一下。

  秦玥玺静默表示他也很无奈,对方提出的就是这个条件,而他答应了。

  可除了胡闹,洛老爷子也不知道如何表达了,许久才道:“确是白家二房的嫡女?”

美亚娱乐

  秦玥玺点头如实道:“正是白家二房嫡女,这次粮草的事就是她一手安排的。”

  “哦?”洛老爷子心情有些复杂啊,想了下又问道:“不仅得了殿下一个承若,顺带让白云曦连升三级,再让他为捐赠之人请封,办了事,还得了人心,在户部往后就好走多了,一步步算的到准。”

  “洛老,这事确实有些胡闹,但是人家粮食都开始运往边境了,反悔也来不及。”秦玥玺明显的有些耍赖的味道,也是知道洛老爷子的性子,才这样说。

  洛老爷子岂会不知秦玥玺的意思,很想瞪他一眼,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孙子,忍了口气道:“她要参加恩考是为了什么?难道还能入朝为官,上朝议政不成?”一个女儿家的,那里来的这么大手笔,那么多粮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秦玥玺不是没想过这个,若是她,其实也未必会比朝堂上有些人差,只是他现在可不敢说这话,他还想洛老叶子帮忙呢。

  “爷爷,其实也并非不可,对方不过是要一个科考的资格,至于考不考的上,那就另当别论,只要她能参加科考,那殿下就算兑现承若了。”考不上也与人无尤,一直没做声的洛璃洵适时的说了句。

  不愧是天下无双的洵公子,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洛老爷子有些松缓了。

  秦玥玺一看,立刻会意,跟道:“洛老,也不会太为难您,就是到时候您不反对就成了。”其他的,他已经想好怎么办了。

  洛老爷子沉默了,沉默就好,秦玥玺终于松了一口气,生意不好做啊!

  白家一下成了皇城里的热议,离百日孝期还有一半时间,按着规矩,直系亲属这时候是不宜外出应酬游玩的,所以尽管外面再热闹,白府依然是相对安静的。

  青锦每日里练字、喝茶、看书,好不清闲,她那宅子马上也要修缮好了,这日黎叔让白墨带话,让青锦得空去看看可满意。

  正闲的不行的芽儿听着,眼都泛绿光了,她爱热闹,安院成天就他们三人,白墨有时候还不在,简直比锦山还要无聊数倍,院子里的蚂蚁都要被她数清了。

  宅子离白府不远,仅仅隔着一条街,无需坐马车,走走也就到了。

  宅子门口已经挂上锦两个字,院外青墙环护,绿柳周垂;入门进去,便是一个小院子,四面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整个院落绿竹随意栽种,看着让人心情舒缓,两个小楼处在随意栽种的竹林中,楼与楼之间是竹铺的小径,细看之下还会发现其实还有许多相同的小径相连,或通往楼,或通往凉亭,都是互通的。

  “小姐,你看什么时候搬过来,这边都已经弄妥当了,你再到屋里看看。”黎叔基本是按着锦山的样子布置的,好不好看是其次,主要是知道青锦喜欢舒适。

  青锦边走便看,自然是满意的,再看了书房、茶室、寝室物品一用俱全,都已置办妥当,就连四季衣衫黎叔都和影婶都添置好了。

  “过两日便搬过来,走吧,先去书房,黎叔,我要的东西都带过来了吗?”青锦想了想,既然弄好了,就过来住。

  黎叔回道:“都带过来了。”

  书房有点大,正面摆放一张书桌,桌面上笔墨纸砚等都齐备着,书桌后面挨着墙设了一排书架,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有大有小,这是青锦的习惯,什么东西放到相应的格子里,她想起要用时方便,右边一张矮踏,和几个软座,待客看书皆可,左边则是一面空白的墙,没有任何装饰,这是青锦特意让留下的。

  “把带过来的图挂这。”青锦指了指墙面。

  黎叔已经让人去把东西搬到书房,待人走后,黎叔把一个绢布包裹的长卷展开,按着青锦的吩咐亲自挂上,竟是一幅详细而又准确的舆图。

  舆图铺满了整个墙面,这上面不单是大元,就连南蜀和北冀都包含了。

  黎叔看着也不禁得意道:“小姐,这幅图画了近两年的时间,找了不少人,花了不少心思和银子才画完的。”

  “不错!”青锦站在图前,眼神划过每一条山脉、河流、越过每一座城池、山川。

  “小姐要这个图做什么?”黎叔还是好奇,小姐为何要花这么大心血弄来这幅图。

  青锦抬手,手指在地图上轻轻划过,眸色深深,幽深道:“日后自然会用到,黎叔,辛苦了。”

  看着这样的青锦,黎叔觉得陌生又熟悉,但是只要青锦说有用,那自然是有用的。

  收回目光,青锦走到书桌前道:“我要的那些卷宗,朝中各部的帮我分开放好,就按着格子放,方便取阅。”

  “都归类好了,回头我就放好。”黎叔知道这些东西重要,所以从不假手他人。

  青锦坐在书桌前,一手支着头,一手敲着桌面,双眼低垂,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会又吩咐了句:“黎叔,最近让茶楼、酒肆、画坊都留意一下,有什么新鲜事都记下来,一天一报。”

  “好的,小姐,茶楼那边那个书生,我已经见过了,都按你吩咐的安排了,今年秋考他是有资格的,只是他执意留在茶楼后院住着,平时在茶楼帮忙,夜里看书。”

  青锦也不介意,摆了摆手道:“都随他。”

  “是!各地的生意目前一切正常,虽然这次用了一笔银子,但银庄的现银还够,只是北冀那边的商队,最近不太平,不好走了。”黎叔又将生意上的事跟青锦说了一下。

  青锦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墙上的地图,叹了口气道:“黎叔,两年之内,将北冀的生意全部结束,不要心疼银子。”她叹气是知道黎叔在这些生意上废了多少心血。

  “小姐,只是一时不太平,不至于。”黎叔忙跟青锦解释了一句。

  青锦摇了摇头,看着黎叔道:“我知你舍不得,但是北冀已经不适合做生意了,再过两年,边境就不如现在平静了,趁早撤出,损失会少一些。”

  黎叔知道青锦的性子,说一不二,做的决定很难更改,有些可惜的道:“那就按小姐说的办,两年之内,撤出北冀。”

  “生意撤出来,人留下一些,我日后要皇冠娱乐用。”

  “是!”

  青锦对新居很满意,用过膳才回到白府,本想自己去跟老夫人说要搬出去的事,但是一想到那些头疼的规矩,便写了封新交给白墨,让天上人间娱乐白墨送去了松鹤堂。

  老夫人收到信,前面又听了白昭仪的嘱托,早就心里有了准备,更何况这次白家大爷升迁,约莫也知道是青锦的功劳,也不拦着,只要对白家好,这个孙女本来就一直养在外面,也不亲厚,更管不上,人家置办宅子的钱都有,也不需她的照看,只是日后婚嫁帮衬一二就是了。

  老夫人是个想的开的,二话不说就准了,连由头都想好了,二房嫡小姐跟府上五行星相不合,住到白府就犯病,只好搬出去住,好在住的地方离白府也近,就当在旁边置了个别院。

  听着青锦要搬出府单住的消息,起先蔡氏是不同意的,也跟老夫人说了,但是老夫人和家里几位爷都没说话,她也是独木难支,只能妥协,大家都知道,她是怕自己名声不好,蔡氏没什么坏心眼,但是也不至于大度到对相公前妻的孩子视若己出。

  这日,各房都派人送了东西过来,由着三爷送青锦,毕竟一个晚辈,轮不到老夫出来送,最后蔡氏还是派了嬷嬷带着三位小姐来送姐姐。

  一条街的事,实在没必要,青锦也无所谓,其实是懒得费神。

  不过,三个妹妹是真费了心思,都是亲自秀或者做的小物件,床上用的帘穗子,还有秀的平安香包,虽不是很精致,但是用心了。

  三个小丫头看着青锦出了府门,羡慕的很,现在孝期,娘是不会让他们出门的。

  三爷将青锦送到锦,当看到里面的布置和陈设时,不由得暗暗吃惊,老夫人略跟他提过一些事,并未像到,这个侄女竟这般得太子看中,对青锦也格外的礼遇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九章 利息-一寸锦绣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