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杏彩 >

第二十章:摆摊-田园小酒师

发布时间:2018-08-03 09: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杏彩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二十一章:找茬-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整整五百文钱,窦占奎这是怀疑梁氏拿着钱乱混败了。所以要跟着去,掌控着看都买了啥。

  梁氏脸色难看,没有说啥。

  窦占奎阴着脸也坐上牛车。

  清水湾到龙溪镇有五里路,窦传家赶着牛车,心情也是迫切的,不久就到了镇上。

  摆摊起码要有炉子和锅,这一套家伙什得必备了。

  只是几个人过去一问,一口小点的铁锅要三百五十文,一口铁炉子要七百文,还是小的,最便宜的。五百文钱,根本买不起!第一娱乐

  窦占奎脸色很不好,看着梁氏和窦清幽,哼道,“还闹着摆摊做生意,真不知道长短!”

  梁氏没说顶级娱乐话,拿着她陪嫁剩下的最后两根簪子进了当铺。

 梦幻娱乐 “秀芬!?你要卖啥!?”窦传家惊了一跳。她就剩那两根簪子了。

  “没有本钱,只能想办法当首饰了。”窦清幽看他一眼。

  梁氏已经拿着簪子递给柜台上的掌柜。

  窦传家进来阻拦,“秀芬!不能当啊!”

  “不当陪嫁,你能弄来本钱!?”梁氏没好气的甩他一句,问掌柜给多少钱。

  这两根簪子虽然是银的,但都不小,掌柜估摸了半天,“一两二钱。这种样式太老,还要融掉重新打,银子又老旧,再多没有了。”

  “这都是好东西,掌柜的你再看看,多给一点吧!我买的时候可是二两多银子买的!”梁氏说着,看那两件物件,心里也不舍。

  最后讲定价钱,一两三钱银子。

  梁氏拿到银子,神情恍惚了下,看看窦传家,没有说话,又领着窦清幽去买锅和炉子。

  “桌子和板凳自己回家打吧?”窦清幽看向窦传家。

  窦传家手很不错,也为了多干活儿挣钱,学了不少东西,虽然都不精通,但桌子和板凳是能打得出来。

  “我会打!回家就找些木材自己打!”窦传家一听不花钱,连忙应道。

  “桌子打折叠的,回家说。”窦清幽说着,就跟梁氏进了粮油铺子,白面,油和调味料都先买好。

  等回家,身上的钱就花了个精光。

  不过看着一车的东西,梁氏还是露出了笑脸,“这个月能把锅钱赚回来就行了。”

  三月已经过了大半了。

  到家,刁氏一听钱不够,梁氏不是去娘家拿,而是把自己的两根陪嫁的簪子当了,心里顿时就升起不好的预感,“钱不够咋不回来说,找翠玲想想办法啊!”

  “没人提婆婆还一天哭三场,翠玲家穷,日子苦。谁还敢说!”梁氏心里不是太好受,口气就有些难听。

  刁氏顿时两眼眶红红的眼泪打转。

  “爹……”窦二娘小心翼翼怯怕的叫。

  窦传家看看她,叹口气,叫了窦清幽,“四娘!你说打啥样的折叠桌子?”

  窦清幽过来画给他看,“这里,这里,都是活动的。用的时候伸开,不用了就折叠起来不占地方。来回拉着也方便。”

  窦传家又问到明白,就开始翻找出家伙忙活起来,后天赶集摆摊,至少得有两张桌子摆。

  窦清幽把这两天砍的竹子拿出来,用小刀削筷子。

  窦三郎过来拿了刀子,“给我来。”

  筷子有了,碗还不没有。窦清幽跟梁氏说一声,后天先借碗,村里有很多人家一块买的碗,上面的花儿都是一样的,先借用一天,卖了钱再买。

  村里谁家要办红白喜事,都是挨家借桌子借碗筷,用过再挨家还回去。倒是没有人忌讳这个。

  次一天,家里再次和上面,又做了一次龙须面,依旧成功,梁氏放下心来,就开始准备菜。

  窦清幽和窦小郎拎着竹篮子出门去借碗。

  梁氏再名声不好,因为没啥心机,在村里也有那么交好的一两个人。窦清幽先去了这两家,南胡同的窦老鳖家,和村里杨柱子家。

  窦老鳖本名并不真的叫老鳖,而是性子太慢,小时候被鱼鳖咬过,被人喊叫窦老鳖一直叫到大。他慢性子,他媳妇儿窦婶却是个快性子,和梁氏说得来了。

  窦婶一听他们娘几个要摆摊卖面,倒是高兴,“好歹是个进项了!”又问他们啥啥情况的。

  窦小郎仰着小脸巴拉巴拉就说,“好不容易才答应摆摊,一吊钱买炉子不够,其他也买不了,我娘当了最后的两支陪嫁簪子,才买了锅炉和油面,没有钱买碗筷了,桌凳和筷子我爹和三哥在家里正打,我娘拾掇弄菜和面,我和四姐就出来借碗。”

  窦婶听的唏嘘,看他们姐弟一团稚气,都还是小娃儿也不懂啥事儿,就没跟俩人多说,到屋里拿了四个一样的碗出来。

  又道杨柱子家,他媳妇儿连氏问明情况,也立马拿了三个一样的碗出来,又告诉他们谁谁家和她们一道买的碗,长得一样,好说话的让他们俩人去借。

  去一家,窦小郎就把摆摊刁氏只拿一吊钱,梁氏卖掉最后两根陪嫁簪子的事儿说一遍。

  等借了一竹篮子的碗回来,大半个村子的人基本都知道了。

  虽然梁氏名声不好,但她都把陪嫁的最后两根簪子拿出来当了,怕是也听了不少赖话。

  这些天窦占奎和刁氏都不咋出门了,怕村里异样的眼神和打听,窦二娘更不敢出门,所以对外面村里的话都不知道。

  梁氏也忙着拾掇摆摊的事。

  窦传家已经做好了两张折叠桌子,四条长凳,两个短凳。

  次一天一家人都早早起来,简单吃了早饭,装了牛车,窦传家赶车,窦三郎和窦清幽,窦小郎都跟着,窦占奎和刁氏也跟出来,窦二娘留家里看门。

  摆摊的地方,窦清幽已经看好了,就在集市拐弯的北边路口旁,从北边来的人都能看见,走东西街的人也都能看见。龙须面又有个稀罕的噱头,只要名声打出去,相信吃的人不会少了。

  窦传家拿笤帚扫了下地方,就把锅炉先支起来,案板架子也都摆好。

  窦三郎兄妹把桌子板凳摆出来。

  刁氏叹气,“在这个地方,能不能行啊!?”

  “婆婆是叹气招晦气呢!?”梁氏立马呛上去,“这样的龙须面还不能行,就没有能卖掉的了!”

  刁氏气的脸色发阴,看窦传家张嘴要解释。

  梁氏已经扭头去弄面,不理会她。

  刁氏受了气,脸色很是不好看。

  窦传家正要说话,那边赶来两个气势汹汹的男人,“谁让你们在这摆摊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十九章:抻面-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