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杏彩 >

第六十三章:敢不-田园小酒师

发布时间:2018-08-03 09:3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杏彩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四章:扒手-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还以为他们是在卖面条抢生意。窦占奎沉着脸就上来,一副立马要问罪的架势。

  等看到他们卖的是蒸槐花,脸色顿时有些不好。

  史金花是能干,但不多说。赵春梅提了一嘴,刁氏忙着送面条,没多在意。现在见他们真的把槐花弄成吃的也卖上了钱,刁氏想到被倒给鸡的那碗蒸槐花,眼神闪了闪,“还是你们年轻人脑子好使,一个点子就捞一笔钱。不比我们年纪大的,只会苦哈哈的干!”

  一脸笑意,听着又是夸赞的话。

  梁氏却咋听咋不舒服,“刚一出来,我就让小郎谁也没送,先给婆婆送去了,准备商量来着,谁知道婆婆看星际娱乐不上眼,倒给了鸡!”

  “哪看不上倒给鸡了!你爹喜欢,就一个人扒拉着吃完了!我和二娘都没尝上味儿!”说她送的少,不舍得。

  窦小郎天真问,“爷爷吃了?爷爷啥时候换了给鸡和食的缺口碗吃饭了!?”

  刁氏脸色阴了阴。

  窦小郎忙缩了头,“奶奶你们晌午饭还没吃?要不要尝尝?你们刚送完面条?听说又多了两面馆买家,肯定送了不少钱!奶奶我想吃肉饼!”

  小孙子对奶奶撒娇要吃肉饼,刚送了龙须面,这做爷奶的,咋地也得疼疼这小孙子。

  刁氏恨恨剜了他一眼。

  一个肉饼要五文钱,平常窦小郎也没要过吃。

  窦传家一看他爹那快要滴水的难看脸色,忙拦住窦小郎,“等卖了槐花,爹给你去买!”

  他都说了刚送完龙须面,还有多了两家面馆买龙须面,刁氏和窦占奎当着众人,都说不出没钱的话。

  刁氏一咧嘴笑起来,“你这小子,还真是的!昨儿个才刚啃过鸡,今儿个又要肉饼!给你个零花钱自己去买糖吃!家里还支着摊子,我们还得紧着回家呢!”说着给了窦小郎一文钱。转头给窦清幽也塞了一文,笑呵呵的,“都有份儿!”

  塞完了钱,也不说要吃槐花了,和窦占奎赶着车就走了。他们拿着银子,怕有扒手和打劫的。

  窦小郎捏着一文钱,鼓着小脸,“奶奶可真会算账!肉饼五文钱一个呢!”

  “有一文钱就知足!”梁氏拍他一下。

  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是那奶奶小气不舍得。

  卖到晌午过,窦清幽拿出咸菜饼子,在面摊买了四碗面汤就着吃饭。

  卖面条的妇人也要了一碗炒蒸槐花吃,“你们那槐花还剩了些,咋不就着吃了!?”

  “里面放了鸡呢!我娘怀着弟弟都没舍得吃一口呢!”窦小郎啃着咸菜饼子回她。

  卖面条的妇人夸他真懂事。

  梁氏小声嘀咕着骂,“说我们昨儿个啃过鸡,谁啃一口了!好像那鸡是她买的一样!”

  窦清幽把面汤端给她。

  梁氏这才停嘴。

  秦寒远过来的时候,就见她连忙放下咸菜饼子,擦干净手给人打包蒸槐花,一边笑着介绍蒸槐花的口味。

  “大娘慢走!好吃再来!”窦清幽抬头就见秦寒远站在不远处,一脸冷傲的看着她。动了动眉,向他问好,“秦少爷!”

  窦传家和窦小郎见是他,也忙问了好。

  “秦少爷!我们这蒸了槐花,你要不要尝尝?”秦雪钧是他们家的贵人,以后卖酒还要靠他,窦传家对秦寒远也很是客气。

  秦寒远点点头,抬眼看向不远处满树的槐花,纯洁的白一簇簇一串串,空气中还似有若无的淡淡清香飘浮着,再看刷的干净的木盆里,炒的金黄的蒸槐花。

  小厮书墨见他盯着那蒸槐花,“少爷!你不会要去吃那个?”在他看来,路边摆着不干净,还来路不明。

  秦寒远直接过来,声音淡冷道,“给我来一碗。”

  窦清幽忙给他盛了一碗两掺,让他到隔壁面摊借坐一新橙娱乐下,这会没啥人,也有空。

  秦寒远瞥了眼她和梁氏几个人碗里的清面汤和咸菜饼子,撩起衣袍,在面摊坐下,动作优雅的吃起来。

  书墨看的有些着急,问窦传家,“没有其他人吃了会不舒服的?”

  “没有没有!我们都吃过,都没事!”窦传家忙道。

  蒸槐花和蒸菜还不同,吃一口,满嘴槐花特有的芳香。好吃!

  想到爹说她酿的葚子酒,秦寒远还是不相信,不过才九岁的小娃儿,能会酿那样的酒?

  一碗蒸槐花吃完,秦寒远放下筷子,“不是还有樱桃酒和李子酒?”

  现在也到了樱桃上市的时候。可是窦清幽却没找到哪有卖樱桃的,正准备今儿个来县城,到市口去看看。

  “没找到大唐娱乐樱桃,没有原料,也酿不了。”直接回他。

  “樱桃真能酿成酒?不是泡过酒加点冰糖的?”秦寒远确认。

  窦清幽点头,“得先试试,葚子能酿,樱桃应该也能酿!”

  秦寒远冷笑,“我给你弄樱桃,你拿酒来换。”看她能酿不能酿!

  窦清幽眼底闪过一抹亮光,面上犹疑。

  “怎么?不敢?”秦寒远嘲讽道。

  窦清幽想了又想,“好!我的拿酒个你换。要是酿不成,就拿葚子酒给你!”

  得知他们最近几天都会来县城,过几天还会再来送酒,秦寒远就走了。

  梁氏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啧了又啧,“世家贵族的小少爷,就是不一样!不仅穿戴打扮好,长得也好!”

  “人靠衣装马靠鞍,娘穿上绫罗绸缎,也是贵太太!”窦清幽扭头笑她。

  这话说的梁氏忍不住眉开眼笑,心里特别熨帖,“你这丫头,就长这么一张嘴,取笑你娘我呢!”但那脸上都是笑。

  “咱们以后挣了大钱,成了大地主,就给娘穿绫罗绸缎!”窦清幽许她。

  梁氏笑容满脸,“我啊!就不指望了!挣了钱你三哥和小郎都去念书考功名,你就是真正的小姐,以后嫁个高门大户去做少奶奶享福!”

  窦清幽笑,她可享不了那个‘福’。

  没多大会,剩下的槐花也都卖完,半碗送给了面摊,几人拾掇了牛车就到市口去逛。

  因为来往的人多,窦清幽想看看,就没坐牛车,和窦小郎走着过去。

  一个黑影拐弯过来,一下子撞在窦清幽身上。

  ------题外话------

  我也好想吃蒸槐花啊~槐花包子~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二章:槐花-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