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杏彩 >

第九十八章:沦陷-田园小酒师

发布时间:2018-08-03 09:3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杏彩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九十九章:捉奸-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窦传家说出来,只是觉的心中郁结难解,那边劝不住梁氏,反而越劝越怨恨,一点都不让老宅沾。老宅那边他也不敢说,刚出了要教家家户户酿酒的事儿,现在这个五千两银子还没有说好。

  说给杨凤仙,是她一直善解人意,为他人着想。包着她的旧棉袄,两条发寒的腿暖热起来,心里也更加敞开来,想跟她吐一吐。

  “爹娘毕竟是我爹娘,没有生我,养了我。就算娘说过不让管她们,我做儿子的也不能真的不管不问,眼睁睁看着爹娘过不下去,我却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过。”

  杨凤仙最近已经听太多他对梁氏的抱怨和不满,眼神转着,看着他声音更加温柔,“传家哥!可能嫂子心里有心结,所以才无法体谅你的孝心。老人毕竟是老人,无论啥时候都得孝顺的!传家哥说,你们家又接了五千两银子的生意,一下子这么多银子,那你们也成的腰缠万贯了,传家哥你爹娘……”

  她说着幽幽叹口气,“其实最不容易的就是传家哥你了。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一边怨你不管不顾不帮扶,一边冷心冷情不顾及。只苦了你,左右不是人,却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这话说的,窦传家是心里发热,眼眶也发烫,“凤仙!梁氏要有你一半,我也不会……”

  杨凤仙满脸娇红,羞道,“传家哥说哪的话,我哪能跟嫂子比。她有个好娘家,有几个兄弟撑腰。又能赚钱发家。虽然……但家里过上了富贵日子,吃香喝辣,穿金戴银了。我…。我只是个命苦的,娘身子不好,爹也病倒了。兄弟不回来不管爹娘,我回来伺候,婆家那边又……”满脸的娇红变成凄婉,眼泪垂下。

  窦传家听着出声问,“你婆家对你不好?你这么贤惠温柔的媳妇儿,又体贴,他们还对你不好?”

  杨凤仙擦了擦眼泪,“哪能都好的。我纵然再贤惠,再体贴,有时候却依旧不得他们的心。只能在自己心里苦,又不敢在爹娘面前说,只能挤出一点空,来这山上坐会。”

  简直和他同病相怜,窦传家顿时心生怜悯。

  杨凤仙艾艾的看着他,“如果月老拉红线的时候,能把我拉给传家哥这样的人,我纵然是一辈子吃糠咽菜,心里也是幸福的。”

  这话说的窦传家心里莫名一热,脸上也忍不住有些热起来。他一向不会安慰人,只说杨凤仙这么好的人,以后一定会有福报的。

  “我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哪有啥福报。”杨凤仙说着嘤嘤低泣,泣不成声的样子。

  窦传家更加可怜她,伸出手,又觉的不合适,只不停的劝她会有的,儿子和福报都会有的。

  杨凤仙见她都哭成这样,他都伸手了,却又缩回去,暗暗咬牙,转身一下子投进他怀里,“传家哥!我真的不想活了!”

  一团温香扑进怀里,窦传家大惊失色,急忙要推开她。听她伤心欲绝,说不想活了,又更是着急,“凤仙!?凤仙你先别……”

  “我好几次来上山,就是想来死的!我已经做的那么好了,却还是那么苦,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活不下去了啊!传家哥!”杨凤仙搂着他,嘤嘤痛哭着诉说。

  听她几次上山都是来死的,窦传家也不急着推开她了,“凤仙!你这么好,可别做傻事!人只有活着才有得过。要是死了,就啥都没有了!”

  “可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啊!我过的太苦了!我已经那么努力的孝顺公婆,伺候丈夫,为他生育闺女,操持家里地里,我能做的我都做了!可我得不到半点回报,却动不动被拳打脚踢!我真的不想活了!”杨凤仙哭着在他怀里拱了又拱。

  窦传家两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她这段日子一直温柔体贴的安慰开解他,原来过的比他还要难,可她这么扑在他怀里哭……实在不好。叫人看见,就坏了她的名声了。就先把她推起开,“凤仙!”

  “你不信吗?传家哥!”杨凤仙睁大泪眼看着他。

  “不是,我信!”窦传家忙道。

  杨凤仙立马卷上袖子,露出细白的胳膊,上面是掐的印子,有些地方破了皮,“你看看!这些都是!还有这些!”说着快手解开衣扣子,扒开衣裳。

  窦传家吓得急忙转过头。

  杨凤仙让他看,“这些是拳头打的,脚踢的!这些还是轻的!我已经或者没有任何意义了!”

  “凤仙你别做傻事!你……”窦传家劝着,眼神余光瞥过来,就见她露出大片肌肤。肩膀和胸前都是被打的乌青。脖子下面还几道抓的血印子,刚结痂不久。他顿时就怒了,“那个畜生竟然这么打你!?简直不是人!”

  “传家哥!我真的不想活了!我也不知道该咋活了!我要是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杨凤仙哭着,生无可恋的样子,却没拉上衣襟。

  窦传家看着不好,忙拿了那旧棉袄给她披上,“你不能死!你这么好,咋能一死百了!你要是死了,你爹娘,你娃儿咋办?”

  杨凤仙痛哭着又扑进他怀里,搂着他哭的伤心绝望。

  她身上的热气贴过来,阵阵的体香也扑鼻而来,偏又哭的这么伤心绝望,窦传家是又心猿意马,又觉得注意这个太卑鄙下流,又想安慰她,又不敢不好推开她。

  正不知道该咋办,就赶紧有一只手伸进他腰间,解开了他的衣带,窦传家浑身一僵,“凤凤凤…。凤仙……”

  “我是不想活的了,只可怜传家哥跟我一样也是个苦命人!我感激你这些次救了我,我也没啥报答的,就让我死前,报答传家哥一回!”杨凤仙如泣如诉的说着,已经拉开窦传家的衣襟,伸手去解里面的中衣。

  窦传家吓的抓住她的手,“凤仙!不…不行…。我们不能做…做这事儿!我……”

  “连你也嫌弃我吗?”杨凤仙抬眼,幽怨凄婉的看着他。

  “不是的!”窦传家摇头,“我没嫌弃你!我是…我是……”

  “你是怕对不起嫂子?”杨凤仙问他。

  想到梁氏,窦传家愣了下,才发觉他这样跟杨凤仙这样,真的不好!太不好了!

  杨凤仙看他的样子,松开他,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满脸泪痕,生无可恋,“也罢!我自己不想活,咋还能这个时候拉你!要死的人是我!该死的也是我!”

  见她衣衫不整,伤心绝望,真的要去死,窦传家鬼使神差,一把拉住她,“凤仙!”

  杨凤仙看他来拉,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扑进他怀里。

  窦传家本就坐在一块草堆上,他一拉,被杨凤仙这一扑,一下子滚倒在地。

  杨凤仙急忙搂着他,两人抱着滚了几圈,落在一片树叶苇草的洼地。

  窦传家衣襟大开,压在她身上,而身下的人也衣衫不整,泪眼朦胧,姣好的面庞上带着泪痕,泛着红晕,又媚眼如丝,咽了下气,盯着她看。

  杨凤仙眼底闪过一抹得逞,哭着抬头搂紧他的脖子。

  窦传家已经很久没有过夫妻温存之事了,从梁氏有孕,一宗事儿接着一宗事儿,她又总是胎气不稳,不是卧床休养,就是静养,而生完小儿子,更是翻天了一样,从之前的分房睡后,两人连同床都不曾了。

  眼下温香软玉就在他怀里,窦传家终于忍不住,把持不住,朝杨凤仙伸手。

  压抑难耐的娇吟,勾人心弦的低泣,身子软的像水,完全不是梁氏能比的,窦传家很快就沉溺了一样。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窦传家还没回来,梁氏沉着脸,难看无比。

  直到下学的窦三郎和窦小郎回来,窦传家这才两腿有些虚浮的赶回来。

  梁氏冷嘲的瞥了眼,直接舀饭。

  窦传家垂着眼,洗了脸,就端着米粥,拿着馍馍,扒了半碗菜坐在厨屋里吃。

  窦清幽看他头发有些松乱,衣裳也沾了些拍不掉的土,目光从他膝盖上扫过,又往他脸上和脖子上打量。

  窦传家察觉到她探究的眼神,猛地抬眼看她,眼中是不容错视的心虚和慌怕。

  “你看啥呢?”窦传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他真的太不如刁氏和窦二娘会装模作样,他这个神情已经出卖他了。

  窦清幽摇摇头,收回目光,端着碗送到堂屋桌上。

  窦三郎看他没来堂屋吃饭,就喊他,“爹!你咋不到堂屋来吃!?”

  “不用了!我在这边吃暖和!”窦传家忙回他。

  窦三郎微叹口气,也只好由他。

  窦清幽吃着饭,夹了几块咸菜放在馍馍上,抬眼打量梁氏。

  她虽然并不是秀美的美人,但因为皮肤生的白,清秀的面庞也极为耐看,这些日子调养的精心,面色终于一反之前的没有血色,变得红润起来。因为难产吃了大亏,身材也没胖起来,沉香色绣花通袖袄穿着,也能看出身条。只是发生太多糟心事,她虽然面色调养的红润起来,却并没有光彩,眼睛里也没有飞扬的神采,失色了不少。

  “你这丫头不吃饭一直看我干啥?”梁氏笑了声,给她夹了一块炒鸡蛋。

  “看娘长得好看!”窦清幽笑。都说男人要是突然反常,忙碌的经常不回家,不是赌博了,就是养情人了。窦传家……。

  梁氏和韩氏都笑起来,说她油嘴滑舌的,惯会哄人。

  窦小郎也在一旁凑趣。

  吃完了饭,窦传家已经把锅刷好了,去给鸡和了食。

  窦清幽看了眼,眼中幽光闪烁。

  第二天窦传家一直在家里干活儿,帮着拉面条,没有出门。

  因为年前要多送一些货,有些人见了龙须面难得稀罕,别处又买不到,就想多买一些过年前后吃用。

  而摘星楼那边要的也多,还得是鲜面条,用来炸馓子。

  小小两间的作坊,又招了几个村人来忙活。

  窦清幽背着竹筐,拿着小?头出门。

  杨凤仙等在两人相好的地方,听到有人上山,转身扬起笑,眉目如水。

  看不是窦传家,而是窦清幽,她脸上笑意一变,忙低头,装作下山的时候,在一旁歇歇的样子。

  窦清幽路过,幽幽看了她好几眼,刚才那期待的样子,那一副温柔如水的眼神表情,她目光冷沉,冷冷的勾起嘴角,顺着小道上了山。

  她走后,杨凤仙看看,怕是窦传家不会再上山来。虽然昨儿个分别的时候,他又是小心又是轻柔的劝解她,但他离开的时候那样子,像是吓着了,迫不及待一样。咬咬牙,只得先回家了。

  一连两天窦传家都没出门,杨凤仙也没等到他。

  窦传家在家里不多话了,就闷头的干活儿。

  腊八前一天,陈天宝说帮着去县城送面条,正好他去县城办事,问窦清幽几个要不要去县城逛逛。

  梁氏正想着要去,一问窦丽娘和窦秀红和杨小变都有空,都想去,就应了说去。

  一大早装上一车的龙须面,连同梁氏窦清幽几个一块,陈天宝赶着车,赶去县城。

  家里有韩氏带着小六看着,窦婶儿几个都是做惯了活儿的,窦传家忍不住又上山。

  杨凤仙看到他,一下子就流着眼泪扑进他怀里。

  窦传家有些尴尬,推也不是,不推又无措,“凤仙……”

  可是偷情这个东西,尝过了第一次的刺激,第二次的发生就更加容易了。

  娇俏温柔的凤仙儿搂在怀里的,泪眼朦胧,娇弱可怜,窦传家很快就范了。

  梁氏带着窦清幽一行到了县城,先去送了龙须面,陈天宝就把她们放在街口,“这一条街上买绣品和丝线,首饰,衣裳料子的多,你们去这逛,我也去给长生买点东西!”

  “好!”梁氏应声,让他去忙自己的,说好了的晌午在哪碰头。

  几个人从街口的摊位开始逛,一直到里面的布庄和银楼。

  梁氏这次来,也不买别的,给家里人过年的衣裳棉靴都准备好了,再给儿子闺女买点头饰。

  给窦三郎挑了根玉发簪,给窦小郎挑了一条镶玉发带,窦清幽一对玉片流苏头花,一对绞丝金镯子。

  “娘……”窦明星娱乐清幽看她又去挑耳坠,嘴角微抽,忙拦住了她,“娘!我也不喜欢戴耳坠,晃晃悠悠的不方便。你看这个新样式的头花已经有流苏了,效果差不多的。”

  那玉片流苏头花要十三两银子,梁氏想了想,算是给闺女置办了一件贵重首饰了,就点点头算了。

  窦丽娘几个都羡慕的看着窦清幽,那个头花可真是好看极了,还是玉片的,窦清幽往头上一戴,立马就华贵了起来,再换一身好衣裳,跟着了丫鬟,就是大家小姐一样了。一个头花十几两银子,果然是发财阔绰了。

  买首饰她们是舍不得的,一人挑了一对绢花和发带,又买了些丝线和碎布。

  窦清幽别的倒是不要了,今儿个买的已经够多了,买了些品相不是太好的丝线回家练手,就是买年货,八宝米,明儿个做腊八饭。

  等到回家,也差不多大包小包装了半车,陈天宝也给长生买了不少吃的玩的还有书。

  陈天宝领着几个人到了饺子馆吃了顿饺子,把一行几人直接送回村里。

  窦翠玲来娘家送腊八粥,远远看见陈天宝送梁氏和窦清幽几个回来,说话说的笑颜如花的,哼了声。

  窦二娘打开门,也远远看见梁氏转身回家,拎了一堆的东西出来,跟陈天宝又是说笑,又是依依不舍的。

  “小的会勾搭,都是跟老的学的!”

  窦翠玲进了门,问她,“那个陈天宝,成天往村里跑吗?家里有啥事儿不能你爹出面,要她跟那陈天宝拉拉扯扯的!?之前还说冤枉她!”想到因为她说一句梁氏和陈天宝的话,就被窦清幽揪住不放,不敢走二娘,她们就离家出走去了娘家,然后闹了分家。她就心里恨的不行。

  如果没有分家,龙须面生意也不会让她们都独占了,梁家都能卖上银子,她们家却是卖不了。如果没分家,不仅龙须面,酿酒的也绝对有她们家的一份,也早就学会酿那果酒,赚了钱发家了!

  贱人就是算计好了的!先闹着分家,然后自己挣钱发家,把她们都撇开来。

  看窦传家从山坡上下来,窦翠玲朝他招手,招呼他过来。

  窦传家看见,正准备回家的,就转个弯过这边来。

  “大哥!我来给爹娘送腊八粥,刚才正准备给你家也送些,见嫂子正在跟那个陈天宝……说笑…这腊八粥还是给大哥拿回去!我就不再跑一趟了。嫂子看见我就恨,再让你们腊八过不安生就不好了。”窦翠玲说着,把一大包的腊八米拿出来。

  窦传家接了腊八米,注意却在陈天宝和梁氏‘说笑’上,今儿个是陈天宝来拉了面条去送的,说是去县城给长生买东西,顺便的。而梁氏前几天就说过,要去县城逛逛,今儿个就跟着去了……

  回到家,见梁氏在归置买来的年货,跟韩氏说让她明儿个回家,明儿个抱小六去春秀家喂,夜里喂的让她提前挤出来,让她走时也拿回家点腊肉腊鸡腊鱼的回家吃。

  韩氏忙笑着道谢。

  因为出门,梁氏换了新做不久的长袄子,外面是姜黄色绣花褙子,头上还戴了玉花簪子银步摇,打扮的很正式。

  窦传家看着她面上带笑,很是轻快高兴,把腊八米放下,“翠玲来送腊八米,给她回些腊肉腊鸡腊鱼!”

  梁氏就收起了笑,“上下嘴皮子一碰,说的轻松。是你做的吗?你出力了吗?我和闺女辛苦一场做出来的东西,凭啥给她吃!?”

  见她不给,还说的这么难听,讽刺他没有出力,窦传家脸色难看,沉怒不已,“这家就不是我的了?我没做就不能吃!”

  “你觉的这家是你的,哪一样是你挣来的!?”梁氏因为五千两银子的事儿心里气恨着呢!酿酒是她闺女受神仙点化学会的,银子也不是他挣来的,人家来买酒,也是她闺女酿的酒好才来买的。他倒好,看着银子多,就想给老不死的送去花!给那个害完了她闺女又害她的狠毒小贱人花!

  窦传家一直觉的从酿了酒之后,家里挣钱了,可梁氏也更嚣张霸道,家里好像处处都是她娘家帮衬才有的,而他付出的努力,她根本看不见。银河娱乐她现在不仅怨恨他,还瞧不起他!

  越看越怒愤,“腊肉给陈天宝都能给,凭啥不能给翠玲!?”

  “窦翠玲说我娘和天宝叔眉来眼去拉拉扯扯了?”窦清幽嘲讽的过来。

  窦传家脸色一拉,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

  梁氏立马怒火蹭蹭起来,“那个下贱的贱人又在污蔑人!?她闺女毁了四娘的名声,还要害死四娘,她就来毁了我名声,难产没害死我,想再来一次,害死我是!?不要脸恶毒的贱人!还一副好人脸的样子,会编出毁人名声的话!?”

  “翠玲根本就没说过这话!你们不要胡乱栽赃!”窦传家怒喝。

  “这个谎话说的我给差评,因为我听见了。”窦清幽冷冷道,她是去了连氏那,把捎回来的东西送去,正好听见。

  窦传家脸色难看,瞪着她,渐渐发青。

  “我娘不过给长生点腊肉,再让我听见污蔑我娘名声的话,休怪我不客气。”窦清幽冷冷说着,大量他一眼,“而且,谁出去乱搞了,一查就知道。”

  她洞察犀利的眼神,让窦传家心里猛地一慌,立马喝骂一声,“你是越来越不懂事,啥话都敢说了!你还像个闺女家吗?!”

  窦清幽看着他,轻蔑的冷冷的笑。

  窦传家被她笑的心里发毛,转身过去自己拽了两只腊鸡就快步出去,那脚下逃也似的。

  梁氏叫骂她的腊鸡,叫骂窦传家。

  “不用追了,娘!”窦清幽叹了声,今年这个年,看来是过不好了。

  梁氏还忍不住骂。

  那边窦翠玲收了腊鸡,笑道,“我刚才就看见嫂子给陈天宝的有这个东西,陈天宝让着不要,嫂子硬往怀里塞。想来这个腊鸡肯定很好吃了!娘你尝过没有?”

  刁氏抿了抿嘴,“这两个都不知道你大哥咋拿来的呢!”

  窦翠玲忙说她不吃了,给爹娘吃。

  窦传家听她说的梁氏和陈天宝推来让去的画面,又想他刚才心虚的反驳她没有说,不想多待,就告辞出来。

  窦二娘叫住他,“爹!听说你家里已经开始育苗了,那些果树种子啥时候卖?”年前这段时间正是各家做工回来,都拿了钱的时候,这个时候卖,正好赚一笔。

  窦传家愣了下,摇摇头,“还不知道呢!”家里的事儿,不用他决策,连她们商量完都不想知会一声了。

  “爹咋会不知道?爹是一家之主,是家里的顶梁柱,咋着也不可能现在家里的事儿爹都不管,连知道都不知道!?”窦二娘皱着眉诧异道。

  窦传家不说话,闷了声,就出去。

  窦占奎叫住他,问他种果树的事儿咋安排的,还有卖果苗的事儿。

  窦传家一律都不知道,只说定的明年开春,其他都不知道。

  窦占奎噼里啪啦把他大骂了一顿,“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家里的钱不管,家里的事儿也都不当家了!分家分家!就是那贱人闹着分家出去,算计你的老爹娘!要不是不能把你也分出来,不光我和你娘,大郎和二娘,连你也被踢出来了!”

  窦传家想到那种可能,想到梁氏和窦清幽她们这些日子对他的态度,防备他就像防备啥一样,脸色慢慢发青。

  窦占奎就让他趁机把家里的银子都掌握到自己手里,“你一个男人,一个当家的,竟然管不了银子!你丢人不丢人!丢人都丢到你爷爷那去了!”

  窦传家不说话,从老宅出去,在外面转了好大一圈。

  杨凤仙出家门打水,远远看着他,满脸担忧,又不敢上前的样子。

  窦传家也看看她,见她穿着单薄,站在寒风里打水,示意她快回家,他也赶紧回去了。

  当晚窦三郎和窦小郎沐休回来,说是再过几天就闭馆放假了,他们也去摆摊卖面条,反正在家里没事儿。又说要不拿了腊肉出去卖,家里的腊肉实在很多。

  “腊肉多,送送人,自家再吃吃就不剩下多少了!”梁氏不太高兴道。

  窦三郎看家里的气氛,询问的看向窦清幽。

  窦清幽淡声解释两句窦传家拉腊鸡给窦翠玲的事儿。

  窦传家突然发火,“贱丫头!谁教你的这么会传话儿告状!?”

  看他发火,窦清幽冷讽的抬眼看他,“我说的不是事实?有啥不能说的?添油加醋了吗?”看来那个女人把窦传家的火正式挑起来了。

  窦传家怒的胸口起伏,瞪着窦清幽,抬手就打。

  他已经很久没有动过手,包括打梁氏。再怒恨闷气,他都记着梁氏有身孕。今儿个几处火怒齐发,上手就打窦清幽。这个闺女简直被惯坏惯的没有边了!

  窦清幽站起来要躲。

  窦三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怒沉着脸,“爹!四娘不过解释一句事实,你就迁怒打她!?”

  窦传家被他拦住,更加气怒,“这个贱丫头被惯坏了!都十岁了,还能没教养!”

  “说我没教养?”窦清幽惊诧的冷笑。

  窦三郎目光冷寒,“爹!外人污蔑四娘,打骂四娘,你竟然也说她?子不教父之过,我们儿女没有教养,是你为人父的过错?!”他真没想到,竟然连爹也张口骂四娘没教养。如果四娘真的没有教养,没有仁心,不会忍到这个地步,被欺辱这么久,这么狠!

  梁氏跑过来,看父子对峙,闺女红着眼被拉在大儿子身后,显然是挨了打,“窦传家你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你就会对着媳妇儿闺女打骂!你爹娘放的屁拉的屎都是香的!你打!你不打死我们,我今儿个跟你没完!”

  小六那边惊的哭起来,韩氏赶紧抱着到东屋里哄。

  “窦传家!你要不想过,现在就和离!”梁氏尖声叫骂着。

  她叫喊了很多次和离,之前也是自觉地受了委屈就叫喊着让休了她,就仗着娘家有人,不敢休她,那这个喊话威胁。窦传家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那就趁着官府还没有封印的时候去!”窦清幽直接道。

  听完这话,窦传家又想到自己和杨凤祥的事,这么久梁氏和家里对他的态度,梁家的不拿他这女婿当一回事儿,突然意识到,这事要成真,久久说不出话来。

  窦三郎看气力不再,就松开他的手。

  窦传家气的不吃饭了,甩手出去。

  梁氏气恨的噼里啪啦骂一顿,骂他又听了老不死的挑拨,心里只有老不死的,只有窦二娘和窦大郎,他妹妹!

  窦三郎劝了她一通,劝着都坐下吃饭,至于窦传家就先不管他了。这些天爹肯定是听了老宅说啥话,也因为那五千两银子的事儿,怕是心里怨恨不愿帮扶老宅。娘心里有心结,爹其实心里也有他自己的心结。

  一顿饭吃的气氛沉闷,窦三郎微拧着眉,决定要跟窦传家好好的谈一谈,起码谈一谈小六的事!

  窦传家却不愿意多谈,当晚直接睡在了老宅。

  而刁氏和窦占奎,窦大郎,窦二娘也知道了五千两银子的事儿。

  窦占奎大骂窦传家不把银子搂到自己手里,让个外姓的贱人把持住家里的财产,顶哪去了都不知道。

  刁氏给他使眼色,不让他再骂,现在不能骂。他这个样子肯定是和梁氏刚骂过出来的,要不然也不会留下他在老宅过夜。

  窦二娘心里想到了的,果酒传出了名声,来买酒的人势必多起来,到时候他们家就会赚更多的钱。可他们已经赚了几千两,这又送来五千两银子,他们多少银子了!?

  窦大郎也有些心惊,想到以后会有第二个五千两,第三个第四个,他就心里悔恨,当初分家,没有站在梁氏那一边,说啥都跟他们分走。现在只能守着那二百来两银子,还干不了啥!

  窦传家又躺在之前的屋里,睡了多少年的屋,熟悉到骨子里的,可却觉得冷的彻骨,盖了两条棉被,都冷的他哆嗦。

  窦占奎和刁氏也没有睡,在商量咋让窦传家管着银子,最好把这笔银子管到他们手里来!五千两啊!不是五两五十两!哪是那个贱人该享用的!怪不得穿金戴银!

  “有了这些银子,一年一年的翻倍,到时候咱们家腰杆子也硬了,二娘也能嫁的更顺利!”刁氏现在也想把这些银子弄到自己手里,光说有个屁用!只能听着,连看看都看不到,又到不了她手里。

  窦占奎又骂窦传家不中用,要是中用了,早把银子掌管在自己手里,他也能拿到家里来。

  两人商量了半夜,最后也没能得出个好方法可以拿到那些银子,只能一个窦传家去要。可梁氏肯定不会给。

  窦二娘也没睡好,不过是激动的,愤恨的,起来嘴上就起了三个水泡。

  窦大郎看了问她,“咋一夜起了几个水泡?”

  “这几天吃辣的上火。”窦二娘有些羞恨,看窦传家起来就走了,过来找刁氏。她倒是想出一个主意的!

  “纳妾?”刁氏诧异。

  窦二娘点头,“找个温柔小意的伺候爹,时时服侍,体贴。再生上个儿子,爹的心自然就被她笼络住,到时候……”她觉得,只要窦传家强硬些,拿出拳头来,梁氏只能受着打。窦清幽几个更不在话下。

  刁氏皱眉,“伺候体贴就是,生个儿子还是算了!”生个儿子也是抢家产!

  “姥姥!你咋想岔了!不是需要他吗!当然得生了!以后咋办,还不是姥姥说的算!”窦二娘笑着拉住她的胳膊。

  刁氏听她说了半天,就点了头,要给窦传家纳妾。不仅给窦翠玲送了信,还给刁家送了信,她能信得过的就这两家了。

  窦翠玲接到信儿,腊八饭都没吃,就和赵成志急匆匆赶了过来,一来就打听五千两银子的事儿。听是真的,急脚的直在屋里转悠。

  “倒是有一个人,我一个表妹嫁了人,但她男人得病死了,她长得也温婉端正,就是婆家不愿意让她再嫁人,我估计是想要一笔银子,给他们些银子,就能放了表妹回来再嫁!”赵成志沉吟道。

  窦翠玲一听也道,“我见过那表妹!倒是长的温柔小意!肯定比那个泼妇母老虎强百倍!”

  刁氏一听,仔细打听完赵成志那个表妹的情况,年轻,齐整,人柔顺,觉的不错,一合计,就决定用赵成志的表妹了,毕竟找刁家的人,得放血。刁顺也会时不时的黏上来,多占便宜。分一点可以,分多了不行!

  窦清幽一家气氛低沉冷凝,刁氏和窦翠玲几个紧锣密鼓的张罗着,要给窦传家纳妾。

  见了赵成志的表妹,陈娇娘之后,亚洲城娱乐刁氏更是满意,当即由赵成志说了来意。

  陈娇娘看着他说的多好多好,张张嘴,欲言又止。

  “表妹!虽然是做姨娘,但也看给谁做,在哪家里做。我大哥他人生的公认的俊,现在家里家产都快过万了,你嫁过去就是姨太太!再也不过这种被婆家拿捏欺压的日子了!”赵成志劝她。

  陈娇娘抿着嘴,垂眼不说话。

  窦翠玲也劝她,“你难道想一辈子就在这过了?”

  陈娇娘自然是不想的,抬眼看看,说考虑考虑。

  刁氏当即就让她跟着先去老宅住下。

  但陈娇娘公婆都不愿意。

  赵成志和窦翠玲去找两人谈的,家里的啥东西都不要,还会给一笔银子,然后放陈娇娘离开。不然就告到官府去,大楚律,丧夫者,婆家不得挟持妇女在家,除非她自愿,娘家也不得胁迫她再嫁。

  陈娇娘婆家听有银子,张口就要五十两银子,让赵成志和窦翠玲拿。

  赵成志一口血怄着,愤恼万分。五十两银子?想的简直太美了!

  最后经过一番讲价还价,刁氏忍痛拿了三十两银子,但说是陈娇娘买了,要写个卖身契放在她这里。拿捏在她手里,她才放心。

  一下子得三十两银子,陈娇娘的公婆家虽然不愿意,最后还是让陈娇娘写了个自卖自身的,不然刁氏不给三十两银子。

  拿到卖身契,刁氏这心放在了肚子里,把陈娇娘带回了老宅。

  人是带回来了,但如何把人给窦传家娶了,也是个事儿。不说梁氏绝对不愿意,窦传家怕也一时想不开,不愿意娶了陈娇娘。

  “先生米煮成熟饭,还有啥不成的!”窦翠玲直接道。把陈娇娘给窦传家做妾,绝对是稳赚不赔的!到时候,他知道老宅用了多少银子才救了陈娇娘出来,肯定会把银子送来。而陈娇娘啥也不干,只跟过去,就能气死梁氏。要真把那个贱人气死了才叫好呢!

  陈娇娘不愿意,“我还得再考虑考虑……”

  赵成志让她别考虑了,把窦传家叫过来给她看看,“绝对的英俊,人好,现在家里上万的家财!”给她使眼色,着重上万两银子的家财。

  陈娇娘不说话。

  正好窦传家过来,他刚听了窦三郎和窦清幽跟梁氏商量的卖果树种子育苗的事儿,想问问老宅要不要也自己育苗。

  窦翠玲让陈娇娘好好看看窦传家,“我大哥没成亲时,多少闺女家都相中他长得俊,你好好看看!可一点不辱没你!”

  刁氏不想育苗,不过不要钱的她还是可以试试的,别到时候人家都会,又撇下他们这边不会的,弄出个啥套儿来。不过眼下先介绍陈娇娘,“这是翠玲她表妹,家里出事,人命苦,先在这边住几天,避避!”

  窦传家看她穿着素白袄,人也娇弱忧郁,打了招呼,没多说。

  陈娇娘也打量了窦传家,看他一身绸布棉袍,虽然年纪大了点,也的确高大英俊,抿了嘴低下头。

  等窦传家说完话走,窦翠玲过来拉她,“咋样?我大哥这样的,不算辱没你!?你要进门,就是姨太太!等明年她们建起来作坊,翻盖大院子,买上下人,你出门都能有人伺候着!”

  刁氏也看着陈娇娘,对窦传家这点她还是很自信的,当初梁氏也是一眼就相中了。陈娇娘的卖身契还在她身上捏着呢!

  陈娇娘想了半天,微微点了头。

  刁氏和窦翠玲对视一眼,都勾起嘴角笑起来。

  ------题外话------

  一次来俩,瞧俺多善解人意~(@^_^@)~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九十七章:假货-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