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杏彩 >

第一百章:义绝-田园小酒师

发布时间:2018-08-03 09:3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杏彩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一百零一章:断尾-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奇耻大辱!

  梁氏一时间只觉得她受到了最大的耻辱!雷击般的打击脑子嗡嗡响,胸腔里剧痛爆裂开,一口血喷出,直接就倒下了。

  “娘!?娘!”窦清幽几个连忙上来搀扶住她,拉着她。

  那边正打窦传家和杨凤仙的梁大智几人,一看梁氏吐血昏迷了,赵氏急忙丢了杨凤仙跑过来。梁二智怒吼着,照窦传家身上连打十数拳,“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一定弄死个畜生!”

  梁大智也又打了几拳,踹了几脚,和梁三智扭着他起来。

  窦传家已经有些奄奄一息了,不光被打的,他现在裤子还退着,衣裳凌乱不整,头发也打散了,最让他惊恐悚然的是梁家兄弟妯娌都来了,抓当了个当场。还有梁氏……梁氏和几个娃儿都看见了!?

  杨凤仙想装昏,黄氏却掐着她腋下的肉,死死狠命的一掐,疼的她顿时尖叫。她袄子解开了,中衣也散着,黄氏直接掐到了那一块嫩肉上。

  马氏拽着她的头发,“把这私通的贱妇揪下去,让人都瞧瞧这淫荡下贱的嘴脸!等秀芬救醒,就把她送官!”

  杨凤仙一听要把她揪下去让人观看,还要送官,一口气没上来,真的昏过去了。

  几个人才不管她昏不昏,现在梁氏要紧,拖拉着她就往山下拽。

  窦三郎也背着梁氏,梁大郎扶着,窦清幽和窦小郎跟着,赶紧下山。

  山下却是已经有人上来,那杀猪一样凄厉的惨叫声,叫骂声,都以为出了大事儿了,路过的就忍不住停下,赶上来想看看。

  结果这下震惊了。只见窦传家还光着上半身,裤子给他提上了,但衣襟没扣住,梁大智几个拖拉着押着。杨凤仙更甚,黄氏直接把她的亵裤给扒了,还有半条腿缠在脚上的,中衣和棉袄都大解开着,白花花的一片。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这下可彻底的出大事了!那窦传家竟然跟杨凤仙通奸了!

  看见的人立马朝村里跑,一边跑一边喊,“出大事儿了!窦传家和杨凤仙通奸了!快来看啊!快来人啊!”

  “啥!?窦传家和杨凤仙咋了?”放牛的杨里正惊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通奸了!通奸了!那梁家的人在山上抓了个正着!衣裳都没穿呢!”来人激动的大喊大叫。

  杨里正大吃一惊,“真的是窦传家?”他有些不相信,窦传家那个人很是老实的,杨凤仙也不是水性杨花的,咋可能会通奸了!?

  “梁家的人逮了个正着!哪还能有假!梁氏都气昏过去了!窦三郎背着呢!”咋咋呼呼,赶紧跑到村子里叫人来。

  杨里正急急忙忙把牛拽回家,心里暗骂着,“窦传家个狗娘养的!咋跟人私通了!?有钱了纳个小妾也比私通强百倍啊!”这下村里传出了私通的事,他们清水湾要出大丑,多少年都能被人说嘴笑话有人私通了!

  杨婆子也听到了,急忙忙跑出来,“老头子!老头子!窦传家和杨凤仙私通,你听到了!?”

  “我就从外面回来,哪能没听到!快把牛牵回家,我得去看看!”杨里正把缰绳给她。

  杨婆子没接缰绳,直接拉着他赶紧回家了。

  “这会你是干啥啊?!”杨里正正着急的不行。

  杨婆子皱着眉沉着脸,“你说干啥,当然是说事!赶紧回家来!”把他连牛直接拽回家,牛拴牛棚里,“我可跟你说,窦传家根本不会酿酒!他要是会,刁氏和窦翠玲早就学会了!也不会酿个坏的没卖到钱了!”

  “咋!?”杨里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你咋还不懂啊!梁秀芬要是和离,她直接就回娘家了!窦传家不会酿酒,最多以后只能种个果树!听说做龙须面的诀窍都不知道呢!梁秀芬一走,啥都带走了!”杨婆子示意他,看他还能不懂?

  杨里正紧紧皱起眉头,“你是说……梁氏不愿意留在窦家过了?”

  “要是还愿意留在窦家过,也不会不声不响叫了娘家人来,直接把窦传家和杨凤仙抓奸了!他们肯定早就有一腿,梁秀芬却没闹起来,这还不够!?”杨婆子的意思,不能让梁氏走。她要是离开了村子,那以后酿酒的,龙须面的,就都只是梁家的,是梁家沟的了!她肯定回了娘家的!

  杨里正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忍不住还是想骂窦传家,“纳妾都比私通强啊!还跟个有夫之妇私通,梁家的人要是不放过,他说不定还要坐牢,流放!私通可是判刑的!”

  杨婆子脑子通透,“坐牢流放怕是不会,梁秀芬要是和离了,梁家肯定会把三郎四娘几个小娃儿也要走!不留在窦家!”

  “那现在谁能挡住他们?梁家的人都来了,那跟土匪一样,气势汹汹的,还抓了现行!中举媳妇儿不是说,两口子早分房睡,水火不容的。”杨里正有些气怒道。想要梁氏不和离,除非窦传家被梁家的人打死了。

  杨婆子也烦恨无比,“那就看看,窦传家私通被梁家的人抓住,梁秀芬要是和离,要是带娃儿一块走,看梁家咋说!要是把酿酒啥的教我们,你就给他们做主!让窦传家和离!老窦家肯定闹事,你主持公道!”

  杨里正赞同的点点头,“那我赶紧过去看看去!村口闹的在这都能听见了!”

  等他赶到的时候,村里的人已经围的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都在说嘴谩骂。

  “窦传家真不是人!一个有妇之夫竟然跟有夫之妇私通!活该被打半死!”

  “还真能耐呢!俩人竟然天寒地冻的,跑到山郊野外做那档子事儿!”

  “被人娘家逮了个正着,这下可真是,丢尽了脸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言语之间尽是鄙夷唾弃,还有骂杨凤仙的更难听,“天生就银荡下贱!没嫁人的时候就跟男人勾勾搭搭的!”

  “还回来伺候她爹娘的,就是勾引男人的!还在个野外就脱光了干那啥,真是下贱不要脸!”

  “水性杨花,淫荡下贱!妓女都不会在山郊野外人男人干那事儿!”

  “竟然通奸,直接浸猪笼去!”

  尤其是犯到了梁氏跟前,梁家人的手底下,被当场抓住的,这下可看咋办!

  刁氏听到的时候,两个眼珠子都瞪的凸出来了,她一点也不相信窦传家敢跟人通奸!还被梁家的人抓住,急慌慌跌跌撞撞的跑出来。

  窦二娘也是惊疑万分,和窦占奎跟着,快速跑出来。

  “老窦家来人了!老窦家的人来了!”人群自动让开路。

  刁氏一看窦传家脸色灰败,仿佛睁眼死人一样,衣衫不整的被梁大智兄弟扭着,还有同样差点被扒干净的杨凤仙,一下子气血猛然冲到头顶上,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传家!传家!你是不是冤枉的!?你是冤枉是不是!?”快速冲过来,抓着窦传家问。

  窦传家心如死灰般,抬不起头来,无地自容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看到她过来,张张嘴,沙哑道,“娘……”

  “冤枉!被逮住的时候,俩人正颠鸾倒凤呢!寒冬腊月在山郊野外都能干起来了,还说冤枉!?”梁二智鄙夷万分的呸了一口。

  刁氏又恨又急又哭,看看杨凤仙,扑上来就撕打她,“你个贱人!下贱浪荡的淫妇!你勾引男人!我打死你!你个水性杨花缺男人的贱人!你害死人了!你害死人了!你个荡妇!我打死你!”

  马氏上来一把推开她,“你把她打死了,等会到了官府,好怨我们呢!”

  刁氏气急恨的尖叫,“我打死你个贱人!荡妇!淫荡下贱的贱人!你个贱**!贱骚逼!痒痒去树上剌去!你勾引我儿子!你个荡妇!”恨不得撕吃了杨凤仙,把她打死,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

  “平常装的一脸和善慈祥,你个老不死骂人还真是腌臜难听!真是会骂!怕这一个村都比不过你!”黄氏呵呵冷笑着鄙夷。

  这倒是!村人看着刁氏,也暗躇。刁氏骂人还真是会骂。不像是她骂出来的。

  窦占奎觉的丢了大脸,看梁家人这架势,“你们是想要干啥?男人三妻四妾的,有钱人家,谁还能没个小!?”

  “你是说你们老宅里,给窦传家准备的那个小妾!?只可惜,这不是小妾,睡小妾没啥!顶多我们兄弟打断他一条腿!他现在通奸,我们就只能把他送交官府!”梁大cnc娱乐智冷冷的笑着。

  众人一听倒吸一口气,“啥准备的小妾啊?窦传家已经纳妾了?”

  刁氏和窦占奎脸色变得难看,他们是咋知道的?窦传家已经都交代了!?不可能那么快的!

  窦二娘有些惊恐的往后退两步,摇着头。梁氏要和离了!这下梁氏肯定要和离了!她要把家里的家产全部都带走!窦传家根本不会龙须面的诀窍,也不会酿酒!要是梁氏那个贱人和离走了,再把所有的家产都带走!那就啥都不剩下了!纳妾的事儿,他们啥时候知道的?还有杨凤仙的事儿,她都不知道,他们又是咋知道的!?

  黄氏哼了一声,高声道,“这两夜窦传家都是在老宅过的!好好地家里不住,又钻到老宅去住!就是去钻女人的被窝去了!你们不信到他们家看看,那小妾还没正名,就在他们家住着呢!”

  当下还真有人去老宅,要去拉陈娇娘。

  杨凤仙绝望中抬抬眼神看窦传家,凄惨的扯动了红嘴疼裂的嘴。原来不是她哄到了窦传家,是他本来就淫荡风流!早已经想好了纳妾了!人都放在老宅里去睡过了!她还想着,他要是想纳妾,先弄住他,在谋划后面的事,她跟着过。却不想……

  刁氏完全措手不及,陈娇娘才刚刚过来,连村里的人都没来见过,咋他们就都知道了!?难道昨儿个晚上来偷听墙角了?还有跟杨凤仙的这事儿……该咋办?他们又该咋办?

  那边梁氏已经醒了,窦三郎和赵氏几个一块把她搀扶上骡车,窦清幽在里面按上一条厚被褥让她躺靠好。

  梁大郎过来,“爹!二叔三叔!娘!二婶!走!现在赶快点,还能赶到县衙正好审案!”他拿着绳子来的。

  梁大智几个立马就把窦传家和杨凤仙都捆了起来。

  刁氏哭闹着,抓着窦传家,“你们要干啥!?要干啥啊?你们已经把他打半死了!你们还想干啥!?放开他!放开他啊!”

  震惊回神的窦婶儿和连氏,大壮媳妇儿几个,上来就拉住她,“婶子别哭了!出了这事儿,总要解决的!还是赶紧回家赶车,到了官府,看看咋说道!”

  能咋说道!他们肯定会把家产全部都拿走!再把窦传家弄到牢里,宣扬的让他们老窦家丢尽名声!在龙溪镇活不下去!刁氏绝对不允许!

  窦占奎想上来撕扯,拉拽。

  梁二智冷哼,“老东西!你最好别上手!否则我两拳下去,把你之前打我外甥女吐血的仇报了!”

  窦占奎一瘆。

  杨里正急匆匆赶过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梁家人并不像跟他多说。当初杜家逼着还债,要买窦四娘,可是他在中间跑来跑去。现在都要跟窦传家这个畜生和离了,跟整个窦家,清水湾都没有关系了!还管他里正不里正!他们直接去官府!

  杨里正气恨,这是直接不叫他这个里正管,直接要去衙门,找官府来!?

  杨婆子赶紧催促他,跟着一块,她也急的跟着一块,就看还说成说不成了。

  杨里正吸了口气,立马喊话不许窦占奎和刁氏再闹,“把家里人都带上,既然要去官府说道,那就都过去,也好听听!”

  “把那个陈娇娘也带着!”马氏提醒。

  刁氏看杨里正都这个时候还跟他们一边,就想他们这么正好来捉奸,还捉个正着,早就预谋的!肯定杨里正这,还有官府那也都买通了!完全惊惶无措,恨怒不知道该咋办。

  窦二娘扶着她,也是脸色几近扭曲。

  那边陈娇娘也被带出来。

  这下村里的人更唾骂窦传家,陈娇娘也不是个未婚的,二十多岁的年纪,也是嫁过人的,窦传家这通奸通的还真是大胆啊!

  有人忍不住自发的赶来车,也要跟着去县衙看看。

  杨凤仙的爹娘哭着喊着跟出来,“凤仙!凤仙啊!你个孽种!你咋能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啊!?”

  听见爹娘的声音,杨凤仙两眼乌红的忍不住,眼泪也掉下来,不敢抬头。

  一行人装车的装车,赶车的赶车,说嘴的,还哭骂着的,浩浩荡荡直接赶上了去县城的大路,又叫了窦大郎一块,快马加鞭赶往县城。

  杨婆子瞅着机会说看梁氏咋样了,挤到了梁氏和窦清幽几人坐的骡车上,先是好言温语的劝慰梁氏想开些,又问梁氏准备咋办,“我跟你叔都站在你这一边!窦传家那个畜生,竟然干出这种事,肯定不饶过他!我们给你做主!”

  骡车也赶的很快,路上有些颠簸,梁氏靠在大靠枕上晃晃悠悠,思绪也跟着晃晃悠悠的。一口血吐干净了,她反倒不那么恨了。窦传家是那两个老不死的教出来的,他一辈子都跟他们亲!她就算跟着做牛做马十多年,他心里也没有他们娘几个!

  不是四娘打坏的玉佩,窦二娘把罪名诬陷给四娘,他不管!四娘差点被害死,他都摸着闺女脑袋上的包了,他也不管!他只讲窦二娘名声不好了!却不多顾及她闺女!四娘是他亲生的!

  她被害的难产了,他连在家都不在家,家里一个她,和四娘一个小娃儿。她差点就一尸两命了,小儿子也差一点点就死了。他回来不是说给他们娘俩讨回公道,确实在公堂上求县太爷饶了窦二娘!

  别的小的不说,偷着给他爹娘妹妹银钱也不说,他竟然跟人通奸!窦传家这个男人,她真是过够够的了!再也不跟他过!再也不在他们窦家过了!

  赵氏看看她,跟杨婆子道,“大姐现在是心灰意冷了,在老窦家那么多年,没过过好日子!苦倒是没少受!尤其这一年,遭的罪没法睁眼看!我爹娘知道这边的事,直接气昏过去了。窦家的日子,是说啥不能再过了!”又摸摸窦清幽的头,“四娘几个娃儿也都不跟他们!窦传家肯定会再娶,本来就不疼四娘几个,有个长沙娱乐后娘,更是后爹了!”

  既然杨婆子挤上来想帮忙,那就告诉她,也让她跟杨里正帮着说个话。到时候不论是家产,还是四娘几个,都能容易脱离窦家,跟着大姐带走!

  杨婆子听果然是这个意思,心下一边想,一边点头赞同,“你大姐这日子,是过的糟心过的苦!要不是翠花和我那儿媳妇,我之前都还没发现,老窦家的两个老的,那都是厉害人物,磋磨人还落个好儿,让你大姐落个恶名!这要是我闺女,我也不舍不得她再在窦家过活!就是现在日子刚过富贵点,和离,他们肯定不愿意!家里挣的家产也有得挣了!”

  赵氏冷冷一笑,“家产就算赖成是他们的!他们也不敢吃!”

  杨婆子看她这样笃定,肯定是有后招,成竹在胸了!忙问咋打算的。

  赵氏倒是也没有瞒着她,“通奸罪不仅要打板子,告到官府,直接夫妻强制离异,恩断义绝!而且通奸的人少不了坐牢,流放!”

  杨婆子一下子就想通,他们抓住窦传家通奸的把柄,到时候就用坐牢流放来威胁窦家,家产,包括四娘几个娃儿,都要被梁氏带走。眼神一转,她笑道,“就该这样!没想到那个畜生不如的,竟然赶出这种事!秀芬可才给他又生了个儿子!家里也发了家!这样的日子,不如带着银子,带着娃儿和离自己过!到时候种一大片果园,开个酿酒坊,再嫁个更好的!”

  窦清幽看着,直接跟她说,“我们也不搬远了,买了村里的山坡呢!就在靠洺河山坡那边盖一院!以后还得教村里种果树酿酒的!”她来套话,那就告诉她打算。

  杨婆子提着的心一下子落下来了,脸上的笑也更深了,让她们娘几个尽管放心,有她和杨里正做主!这下踢开老窦家,到时候梁氏就是大家伙的恩人!行善积德,一定会有福报!

  耳边还有杂乱哭骂鄙夷冷呵嘀咕声,还有路人,路过的时候看热闹指指点点。窦大郎觉的简直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他最近在一次一次的丢尽脸面!先是窦四娘和窦二娘打坏玉佩,人家依旧说嘴讽刺他!后来又是分家,又是窦二娘弑母,现在更绝,直接是窦传家跟有夫之妇通奸,还被梁家直接抓了,送往官府。要是一个通奸罪定下来,窦传家毁了,他的前程,可能也要跟着毁了!

  到了县城了。

  县衙里堂鼓被击响,县令打着哈欠出来升堂,看看又是梁家人和窦家人,并没有太大意外,“升堂!”

  惊堂木一拍,衙役们列队,威武之声震耳。

  被按趴跪在堂下的窦传家和杨凤仙都有些瘫软。

  没让百姓旁听,关起衙门来过堂的,不论如何,窦传家都是三郎几个娃儿的爹,他丢人现眼,几个娃儿也会跟着没脸。

  “堂下何人!状告何事!一一禀来!”县令开始问话。

  梁大智就行了礼,原原本本把窦传家跟人通奸的事禀告上来,不单杨凤仙,她只是被抓住的,还有个陈娇娘。

  被一块带过来的陈娇娘脸色煞白,“我不是通奸的!”

  刁氏连忙反驳,“陈娇娘是妾!是我们给传家纳的妾!买的妾!不是通奸的!卖身契都在这!”

  一听她是直接把陈娇娘买了给窦传家做妾,还捏着个卖身契的把柄,好以后使坏,窦三郎和窦小郎都恨怒难忍。恨他们给爹买了个妾吗?可在这之前,他们的好爹,就已经跟杨凤仙暗通曲款了!

  “原来你们买了个寡妇来给窦传家做妾!真是好爹娘!”梁二智怒哼的咬牙。

  梁大智再拱手,“大人!即便那陈娇娘不是,可窦传家和杨凤仙通奸,是我们当场抓到的!村里的人也都看见了!要是有人敢狡辩不服,可以叫人来验身!”

  验身一出来,刁氏和窦占奎都狡辩不了了。

  杨凤仙已经屈辱够了,趴在地上,哭着承认,“我是和窦传家私通了!求大人饶命!求大人饶命!我全部都招!全部都招!”梁氏想要和离,还想要带走家产,还想带走几个娃儿,他们肯定不会真的给她和窦传家判罪的。

  窦传家趴在地上半天,全身颤抖着,哽咽着也认了罪。

  当场抓住,不认也跑不了!

  梁大智立即指出,“大人!夫妻一方但凡有殴,骂,杀,伤,奸等,就判定义绝,强制离异。现在窦传家犯了通奸之罪,还请大人给草民妹妹做主,判定他们义,绝!”

  义绝!?

  不是和离!竟然是义绝!?

  刁氏和窦占奎几个一时间震的无法回神,义绝,就是恩断义绝!?

  窦传家也震惊的睁大眼,扭头看梁氏。

  梁氏惨白着脸,“求大人为民妇做主!判民妇义绝!”

  窦传家瞬间跌入冰窖,全身冰寒,不敢置信,又觉的她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当然。只是……只是啥,窦传家脑中闪着,却有些看不清了。

  “不行!我不同意和离!”刁氏强硬的大喊,她不同意梁氏和离!更何况还是啥恩断义绝的!梁氏这个贱人要是走了,他们龙须面和果酒的酿造方子都不会!不能让梁氏和离!

  “那你听清楚了!是义绝!官府强制离异,不是和离!你们谁都无权干涉!”梁二智怒咬着牙警告。

  刁氏姜白着脸,说不出话来,只摇着头,想不出反驳辩解的办法来。这一手打的太措手不及了!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看着梁家的人作威作福。

  窦大郎跪在最后面,听着梁氏的要求,握紧拳头。出了这样的丑事,梁氏又直接跟窦传家义绝了,以后窦家都别想在村里抬起头了!可这个事,他们却无能为力,只能听官府宣判。刁氏就算在反对,都没有用了!

  县令皱着眉,查清事实,也不啰嗦,直接当堂判定,窦传家和梁氏夫妻情尽,窦传家通奸,特判两人义绝!当堂直接写下义绝书!

  “窦传家!梁氏!义绝之后,从此不再有任何关系!”

  梁氏两眼泪落下,闭了闭眼,睁开,“大人!民妇还有话说!”

  “你还有何话要说?”县令问话。

  刁氏和窦占奎,窦二娘都预感不好,梁氏现在才开始说重点,她肯定是要抢家里的财产了!

  “大人!窦传家不仁不义,禽兽不如,我的四个儿女却不能跟着一个牲畜做爹!请大人判民妇的四个儿女跟着民妇一块离开窦家!求大人做主!”梁氏就算死也要带走她生的几个娃儿!那都是她一个一个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养大的!

  她和窦传家义绝,是个简单事。窦传家通奸已经认罪,不论两方同意与否,官府可直接判定。可现在她要带走窦家子嗣,却是不容易,此事就非得经过窦家同意了。

  “不同意!窦家子嗣是窦家的血脉!谁也不能带走!”窦二娘拉了拉刁氏,要是留着窦三郎几个,他们肯定还会再做龙须面和酿酒,到时候先把这两个拿到,也放着梁氏个贱人抢家产!先留下他们,等以后再收拾他们!

  “你弑母大罪还没过,有你个贱种说话的份儿!?”梁氏猛地扭头,凌厉恨毒的眼神盯着她,就算对窦传家绝望到不恨了,可这个小贱人,到哪一天她都恨!

  窦二娘呼吸一窒,顿时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

  窦占奎却已经大喊,“不同意!你个贱人和离了就滚!还想带走我窦家的血脉,抢走我们窦家的家产!?没门!”

  “有门没有门,等会你们就知道了!”梁三智阴测测的提醒。

  梁大智当堂告窦传家和杨凤仙通奸,请求县令大人判刑,给义绝的妹妹公道。

  “这通奸罪……”县令还真一时想不起来律法是咋判的。

  一旁的师爷提醒,“大人!通奸罪,是以,男女不以义交者,其刑宫。”

  “刑宫!?那是个啥罪!?”窦占奎忙问。

  “就是宫刑,男子去势,女子幽闭。”师爷解释。

  窦传家有些跪不稳,身子摇晃。

  “宫刑就是阉割!通奸者,就是判宫刑!”梁二智怒哼。

  杨凤仙的娘一下子昏了过去。她爹也是满脸呆滞,老泪纵横,又疼又恨。闺女做出这样的丑事,被人抓住闹到官府衙门,还要判个那样的刑,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给他丢尽了老脸啊!

  杨凤仙惨白着脸,“大人!求大人赐民妇一死!我原本就不想活了,求大人赐死我!”

  窦传家也久久才反应过来,听着杨凤仙求死,他扭头看梁氏。

  刁氏已经哭骂起来,“贱人!你个恶毒的贱人!你就是想害死人啊!你这么狠毒,就是想要让我们丢尽脸面,还要害死传家啊!你个天打雷劈的贱人!你会遭报应的!你会遭报应的!”

  窦占奎也大骂梁氏阴狠毒辣,是个毒妇!叫骂着窦家的家产一文钱都不能让她拿走!

  梁大智嘲讽的看他一眼,“大人!此事若新娱乐是我们愿意饶恕窦传家和杨凤仙,就须得两家签订义绝文书!草民妹妹所生四个子女全部带走!从此和窦家恩断义绝,再无关系!至于家产……”

  他话还没说完,窦占奎就想蹦了,“家产是我们家的!那都是我们老窦家的!你们想要抢我们老窦家的家产!你们这是抢劫!这是抢劫!我就是死也不会同意让你们带走我们老窦家的家产!”

  “你们家的家产?那你知道你们家的家产有多少吗?”梁大智嘲讽的问。

  窦占奎知道,“一个三千四百两!一个五千两!那都是我们窦家的家产!你们梁家休想抢走!梁氏那个贱人和离之后就不是梁家的人!她也休想沾染我们两家的家产!”

  听他说的那么准确无误,黄氏着急,“放屁!所有的家产都是卖龙须面和酿果酒的银子!三千四百两!那五千两是人家给的定银!你们老窦家的?你们想得美!龙须面你们会?还是酿酒你们会?你们啥也不会!啥也没干!就把我妹妹辛苦挣的银子说成是你们的!我呸!不要脸的老贱货!”

  梁二智拦住她不让她再骂,就直接恶意阴冷的看着刁氏和窦占奎问,“是留着窦传家的命根子,还是要那些银子?你们自己选!”

  窦占奎张嘴喊话,“银子一两都不会给你们!那是我们老窦家的家产!”

  “那就让窦传家受刑!”梁二智挑着眉,嘲讽鄙夷的看着窦传家,“你是想保你的命根子,和杨凤仙的肚子,还是要银子!?”

  窦传家还看着梁氏,两眼腥红一片,“你就真的要这么狠心?”

  梁氏呵了声,惨笑,“窦传家!你竟然说我狠心?我闺女被害的时候你狠心不狠心?我闺女名声尽毁,一个才十岁不到的小娃儿差点被逼死,却还咬牙挣钱还债的时候你狠心不狠心?我被害难产的时候,差点一尸两命的时候,你狠心不狠心?”

  窦传家看她果然还是因为这个怨恨他,心里也升起一股怨恨来。

  “你才是最狠心的畜生!你对我们娘几个一直都狠心恶毒!我们受够你了!也不要你了!没有我们,你狗屁都不是!啥都没有!”梁氏怒恨的咬牙。

  所以她要义绝,跟他恩断义绝,把几个娃儿都带走!还要把家里的家产也全部都带走!

  “不要说那是你们窦家的钱!当初摆面摊挣钱还债的时候,你娘那个老不死捂着银子不出,就拿了一吊钱!是我当掉了最后一根银簪子才换了二两半银子凑的本钱!用那点银子一点一点攒下今儿个的家业!你觉得那是你的?那是你们窦家的吗?!”梁氏一文钱都不想留给他!留给他养老宅的老贱人和小贱人!?养他的小妾和的通奸相好?!她不会的!

  “你是窦家的媳妇儿!赚钱干活儿是天经地义的!银子也不是你挣得!都是传家挣得!都是我们窦家的家产!”窦占奎看她把所有的功劳都揽走了,立马不愿意。

  窦大郎跪在后面想要说话,可他不知道该说啥。劝梁氏?她一向不喜欢他这个抱养的长子。劝窦三郎?他从窦二娘弑母之后,就更加不爱搭理他了。窦小郎直接对他不屑一顾。看了看一旁不远的窦清幽,张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窦清幽看看他,“你觉的我要留在窦家,窦二娘和刁氏会怎么处理我?”竟然想找她说情。

  窦大郎虽然不想承认,但心里也清楚。不管窦三郎和窦小郎,窦四娘绝对是招恨的。不用刁氏出面,窦占奎肯定会天天找由头打骂。窦二娘……她要之前就想害死她,梁氏走了,窦四娘留下,窦二娘一定会想别的注意处置她!

  “我不想跟你们吵!现在你们就说,愿意还是不愿意!愿意就写义绝书,不愿意……那就让大人判刑,给你们阉割!”梁氏冷冷道。

  窦传家不愿意!他不愿意被阉割!已经出了这种事,她又跟他和离,弄个恩断义绝书,如果他再因为保那些龙须面酿酒挣的钱,被阉割了,他这辈子也不用活了!

  可窦占奎和刁氏却犹豫了,三千四百两,加个五千两,就是八千多两银子!那不是八十两!连八百两都不是啊!

  窦二娘看着局势,立马提出质疑,“哪条律法规定的通奸要宫刑?通奸都是沉塘!严重的坐牢流放!根本没有听说过宫刑这个!”

  “那是你孤陋寡闻!你以为你一个乡下的丫头片子,认了俩字,就知道律法了!?”黄氏一口呸过去,“你们想搂着银子,然后给窦传家和杨凤仙沉塘是?沉塘就算不死,这个天,沉塘再捞出来,人也废了!还是你们想把人流放了,然后你们拿银子是!?贱人!还骂别人恶毒!你们才是恶毒呢!只有窦传家两眼糊着屎,才相信你们的好心!”

  梁大智看看窦占奎和刁氏,又看着窦传家道,“的确还有一种流放三千里到北荒去苦役的。窦传家,你和杨凤仙都愿意吗?还是听凭你爹娘做主啊?”

  “流放!流放!”窦占奎立马喊话。

  窦传家浑身刺啦一下,脸色青白瘆人,两眼也似是没了焦距般。

  窦占奎拉住他,“传家!传家!咱们家毁了!都毁在你手里了啊!要是啥都没有了,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只要有银子,家里会打点银子救你出来的!”八千多两银子,就算花三千两打点,救了他出来,还有五千多两呢!

  杨凤仙呵呵冷笑,“传家哥!我们两个一块死!你说梁氏她们不好,你爹娘也不是好东西!她们宁愿要银子也不愿意保你!你在他们眼里,都不如那些银子!可那银子是你的呢!不是他们的!”

  “你个贱人胡说八道!我会打点救传家的!我一定能打点救传家的!”窦占奎一遍遍强调着。八千多两银子,不能因为这个,就没有了!就被梁氏那个贱人落在手里了!

  窦传家的心也一遍遍被割锯着,越来越碎。

  窦二娘心里飞快的转着,银子可以不要了,但挣钱的法子必须得教给他们!龙须面还有酿酒的方子!只要手里握着这些,他们就算占不了那些银子,也能赚回更多的银子!想通这个,立马拉住刁氏跟她说。

  要窦传家去流放,换那八千多两银子,刁氏看着也有些说不出来,怕说了那样的话,让窦传家恨上她了,拉了拉窦占奎让他也别说了,她提出条件,“银子平半分!让你们把三郎几个带走!把龙须面和酿酒方子教出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九十九章:捉奸-田园小酒师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