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新博娱乐 >

第六十八章 讨要彩头-女神的极品公子

发布时间:2018-09-12 16: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新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九章 别墅PARTY-女神的极品公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沈欢自然没有上天,马鸣越也没有如众人所料爆发雷霆之怒,反而笑意不减,自打圆场道:“既然不给面子,那我就自己跑一圈吧。唉,现在连个陪着骑马的人都没有了!”

  说罢,马鸣越摇摇头,做出极为悲伤的样子,翻上马背,催动跨下骏马沿着赛道缓缓行进,留给众人一个孤单的背影。

  沈欢吐出一口气,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对苏黛儿说道:“我陪他走几圈。”然后翻身上马,追上了马鸣越。

  接下来,马鸣越突然加速,沈欢也不甘人后。两匹马围着赛道风驰电掣,两位骑士技术高超,姿势飘逸,竟然在两圈之后不相上下。

  众人的心神渐渐被吸引过去,桂和东的一颗心渐渐放下来,看样子马先生的心情很愉悦。不过,问题来了,那个小保镖是谁?或者说,不管是谁,自己都已经得罪不起。

  这让桂和东心中一阵发凉,再望向薛岩,眼中便透着凶狠。妈的,一群白痴,差点误了老子的正事。

  五圈下来,沈欢和马鸣越并辔走马。

  马鸣越低声问道:“打赌来着?”

  沈欢点了点头:“不多,两千万!“

  马鸣越哈哈一笑:“刚才我可是看见了,你耍诈!“

  沈欢冷冷瞥了他一眼,道:“我应该让二叔跟你聊聊。“

  “别别别,我服了!“马鸣越连连摆手,一想到沈欢二叔那个疯子,老马就觉得背上冷汗不断。那家伙一见了自己就拉着玩散打,这是要他老命啊。

  沈欢嘿嘿一笑,显然对马鸣越的反应非常满意。

  马鸣越曾经做过他父亲的部下,比他大了不少,可是玩性很重,特别喜欢赛马,而且水准相当高,沈欢入伍之前没少被他蹂躏。

  退伍之后,马鸣越在民间也闯出一番名号,虽然跟他自己的脾气性格很有关系,但是背后也少不了沈家的扶持。

  到了终点,两人同时跃下马背,拍了拍马的屁股,两匹马极为听话的跑远。

  桂和东一脸笑意迎了上来,问道:“马先生,场地状况如何?”

  马鸣越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沈欢更是冷着一张脸向薛岩走去。

  这个时候,桂和东蹭道马鸣越身边,低声问道:“马先生,您和那位小兄弟认识?”

  马鸣越冷冷瞥了桂和东一眼,后者如遭雷击,难道自己又做错什么?

  耳边听到马鸣越淡淡道:“下个月初你来京城找我。”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简单的白色卡片,上面印着一个电话号码。

  桂和东接过卡片,欣喜若狂,恨不得跪在地上吃马鸣越脚下的土。

  马鸣越接着说道:“我这小兄弟几年没见,骑术又涨了!”

  说完马鸣越哈哈大笑着向沈欢走去,桂和东望着沈欢的背影,眼神忽然炽热起来。竟然真的是因为这个小保镖,马鸣越赏了自己天大的面子。

  这保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切都被薛岩看在眼里,他突然醒悟,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被小弟架着直接向场外走去。

  不过沈欢却如同幽灵般出现在他面前,笑眯眯道:“彩头呢?”

  “彩头?”薛岩冷汗直冒,怕啥来啥。

  沈欢没有多说话,一直微笑盯着薛岩。桂和东一脸阴沉从沈欢背后出现,一把抓住薛岩的肩膀,冷冷道:“愿赌服输!”

  薛岩打了一个哆嗦,望着桂和东,一脸的难以置信。

  “桂哥……你……”薛岩没想到,这人怎么变脸如翻书。

  桂和东好不容易盼到大树的阴凉,岂能容他人破坏,当下就打断他道:“两千万,你想赖账?”

  沈欢和马鸣越交换了眼色,知道这位老哥肯定中间用了手段,不过看狗咬狗他喜欢。沈欢两手插兜,微笑着。

  薛岩心想,两千万我肯定要赖账啊,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就拿出支票,交到桂和东手中,然后想要离开。

  “慢着!”沈欢出声叫住了他,然后慢慢走到薛岩面前,微笑道,“先取钱,再走人!”沈欢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想跟我玩花样?

  我擦!薛岩想要骂人!

  他的打算就是离开俱乐部之后,立刻让支票作废,然后再也不踏进俱乐部一步。他就不信,桂和东为了跪舔那个大人物还能追到他家。

  桂和东站在沈欢身边,点头赞同道:“没问题,我让我的会计到俱乐部旁边的银行兑换。”

  薛岩彻底傻了!两千万啊,那是他的全部家当。

  突然,他从小弟手中挣脱出来,一瘸一拐向前几步,然后拉着桂和东的手臂,大声哭号道:“桂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桂和东嫌恶得甩开他,义正词严道:“你应该对沈先生赔礼道歉。”

  薛岩立刻转向沈欢,直接跪在地上,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

  刚想开口说什么,沈欢却忽然扭头朝桂和东说道:“那就麻烦您的会计跑一趟?”

  “哎!好嘞!”桂和东大声应了下来,像是饭店跑堂的。

  不一会,在薛岩和一众小弟的注视下,俱乐部的会计拿着支票走了出去。两千万不是小数,普通银行得预约,但是桂和东不需要。

  薛岩彻底瘫了,其他的小弟也呆若木鸡。薛岩的两千万,这小保镖真敢要?不过看人家的架势,背后有高人支撑。

  苏黛儿和李蜜一左一右走到沈欢身边。

  苏黛儿瞥了他一眼,说道:“赚了这么多,爽么?”

  沈欢点点头,认真道:“还行!”

  李蜜则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这保镖都不简单。然后她走到沈欢正对面,伸出手道:“我叫李蜜,很高兴认识你。”如果这个时候还看不出沈欢是个扮猪吃虎的家伙,那李蜜这么些年也白混了。

  沈欢微笑和李蜜的手一握即分:“我叫沈欢,是苏黛儿的保镖!”

  “且!谁信啊!”李蜜白了沈欢一眼,“最少我家的保镖就跟你不一样。”

  沈欢挑了挑眉毛,笑道:“这是肯定的,我是独一无二的!”

  这次不但李蜜受不了,连苏冰山也捂住额头,一副心脏负荷过重的样子。

  这个时候,马鸣越走了过来,呵呵笑道:“我敢保证,小欢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在马鸣越看来,苏黛儿和李蜜两个美女中,最少有一个和沈欢不清不楚,这下老上级可该放心了。

  而马鸣越这句话让苏黛儿和李蜜都陷入沉思。

  李蜜还好,毕竟第一天认识沈欢,了解不深刻,没有直接感觉,可是苏黛儿不同。

  沈欢做她的保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屡屡展现出令人惊讶的一面。身手过人,行事狠辣,直截了当,而且背景十分神秘。

  叶倾天是什么人,苏黛儿一清二楚,可是沈欢这名自己的保镖说起叶倾天的时候就像是提起一个小屁孩。今天马场的事情再一次证明了沈欢的不同凡响。

  “你有多少事瞒着我?”苏黛儿皱着眉头小声问沈欢。

  沈欢看了看左右,然后以极为罕见的认真表情,缓缓答道:“除了能告诉你的, 剩下的都瞒着。”

  苏黛儿被噎得够呛,盯着沈欢的眼睛,似乎看出了一朵花。

  沈欢微微一笑:“老盯着我看,我会害羞!”

  “害羞你个大头鬼!”苏黛儿脸庞一红,狠狠跺脚,一副小女生情态,看得李蜜一阵侧目。

  不一会,俱乐部的会计拎着四个黑色的皮箱走进了场中,薛岩面如死灰,一众小弟鸦雀无声。而顺利清醒过来的谢天阳也在这个时候被另外两人搀扶着回到场中。

  “沈先生,这是两千万现金,您点一点。”桂和东将皮箱摆在沈欢面前,挨个打开让他过目。

  箱子里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现金,耀得在场所有人一阵眼花。

  沈欢直接关上了箱子,然后拎起其中两个,递到了苏冰山手里,柔声说道:“见面分一半,这是对你支持的感谢。“

  我去!包括桂和东在内的人再次震撼。

  这可是一千万,说送出去就送出去?这小保镖还真能装!

  苏黛儿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接过箱子,噘着嘴可爱道:“这还差不多,没辜负本小姐的信任。“完全没有一点不自在的样子。

  李蜜摇摇头,苏黛儿看来已经被人家俘虏了还不自知啊。自己这位闺蜜高傲至极。这次竟然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收下了保镖打赌挣来的一千万,哪里还有一点冰山的样子?

  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苏黛儿接过钱,脸上笑眯眯的,心里却在盘算如何去使用这一千万。给沈欢买个股票,替他炒炒?算了,现在一路熊市。

  要不,在朋友的产业里找一个健康些的,把这一千万入个股?恩,得好好说服董事会才行。

  或者,直接帮沈欢找一个好项目,让他有空自己去搞搞也不错,省着每天跟吊靴鬼一样跟着自己。

  管家婆苏黛儿对自己角色的转变浑然不觉。

  但是薛岩却已经吔出屎来。

  “你们够狠!“薛岩嚎叫着,把桂和东连带着骂了进去。桂和东嘿嘿冷笑几声,满脸阴沉道:“看来还是这几年我太好说话了,畜生都敢在老子头上拉屎!”

  他一个前冲,飞起一脚,正中薛岩的小腹。薛岩从马上摔下,本就受了伤,如何经得起这一脚。一口气没上来,晕了。

  谢天阳一看大怒道:“桂和东,你……”

  桂和东走过去一把拍开了谢天阳的手指,冷然道:“从今天起,谁敢动沈欢,就是不给我桂和东面子!”

  沈欢瞅了一眼马鸣越,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桂和东,两面三刀的小人而已,不过沈欢也懒得搭理他!

  马鸣越呵呵一乐,瞥了一眼苏黛儿,然后对沈欢说道:“你为啥来东海,又为啥成了那小妞儿的保镖,肯定有你的道理。不过像今天这种烂事,你不沾最好。”

  “你觉得他配吗?”

  马鸣越忽然沉默下来,良久之后他说道:“小欢,真不回去了?”

  沈欢知道他说的什么,点点头道:“既然出来了,就不回去了。”

  沉默了几秒钟,沈欢自顾自朝前走去,背对着马鸣越挥了挥手,口中说道:“马叔,再见了。”

  马鸣越看着沈欢的背影,神色复杂。

  桂和东一看沈欢要走,连忙追了过去,呵呵笑道:“沈欢兄弟……”

  然而,沈欢就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带着苏黛儿,径自离去。

  桂和东见状,眼中露出了一抹嫉恨的神情,回过头来,冲着马鸣跃干笑着说道:“马先生,您这位小朋友,还真是傲气啊?”

  他这话,一方面是给自己解围,另一方面,也颇为不满,他桂和东怎么说也是一个人物,结果却被对方视为无物!

  却不想,马鸣跃轻轻地瞥了桂和东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要是真能让他喊你声大哥,那就是你家祖坟上积了八辈子的福德!”

  桂和东一听,冷汗立即流了下来,他听明白了马鸣跃的话!

  说白了,就是他连喊沈欢一声兄弟的资格都没有,不配!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七章 再见小马哥-女神的极品公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