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503 疯子的话-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02 那些过往的爱呀-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股东大会正式召开前的三个小时里,我和阮修辰,早早的,就到了公司。

  今天公司的气氛格外的异常,因为谁都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早上九点的时候,集团大楼里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媒体,阮修辰倒是没有将此事通知媒体,而将这些记者叫来的人,是姚北。

  姚北就是故意,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阮修辰彻底落魄了,以后,修辰的主人,就要换人了。

  记者堵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我和阮修辰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屋子里,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处理着最后的文件,而我,安静的吃水果玩手机。

  好像,我和他都不太在乎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在乎,今后会发生什么。

  股东大会的时间快到的时候,阮修辰打算带着我去会议室,只不过我们刚开门,外面就一窝哄的,冲进来了好多记者。

  有的摄像,有的拍照,还有的拿着录音笔,说这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人太多,声音太嘈杂,我和阮修辰都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就人推人的,往会议室的方向走。

  好不容易挤到门口的时候,姚北正一身利落职业装的站在玻璃门后等着我们,阮修辰定住了脚,身后的那些记者,就齐刷刷的围了过来。

  这时,身后的一个大嗓门记者喊了过来,“阮总!对于您放弃公司股权的事,难道您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阮修辰没说话,径直就要往屋子里面走,可姚北忽然横在了他面前,笑着说:“阮总,难道你都没什么想说的吗?这么多记者看着呢!也不能,让人家白来一趟吧!”

  阮修辰站在原地,十几秒钟之后,他回过头,对着眼前持起话筒的记者说:“是为了儿子,不得不作出的选择,可以了么?”

  身后,姚北冷笑道:“不要说的那么片面好吗?明明是你想要从我身边夺走孩子,所以才会用公司和我做交换。”

  阮修辰点点头,“对,我就是为了孩子,才会用公司和你做交换,既然你已经把记者请来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要求你,在所有媒体的面前公布,从此以后,你和我的儿子,就不再有任何关系了?”

  姚北大概是没想到阮修辰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迟疑了一小会儿,开口道:“儿子的确是归你了,但你的公司,以后也只能是我做主了!”

  阮修辰没反驳,点点头说:“嗯,我只要我的儿子。”

  话毕,他直接从姚北的身边走了过去,肩膀碰触之后,姚北把视线对准了我,说:“他公司都没了,你还留在他身边呢?温芯瑶,你可真够让人感动的,还是,你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我笑笑,说:“我能有什么企图,相比你来说,我敢有什么企图么,你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不要,甚至在媒体的面前承认你的私心,你也够绝情了。”

  姚北忽然向着我靠近了一点,小声道:“反正公司已经是我的了!你们现在说什么,也都没用了!”

  我没说话,绕过她,就走进了会议室里。

  股权转让的大会正式开始的时候,我帮着张秘书,在会议室里忙前忙后,后来我出去帮忙取材料,而在走廊里,我竟然看到了萧程和科文……

  看见萧程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有些高兴,我以为他是来帮我和阮修辰的,可是……在察觉到他眼神里的异常之后,我想我应该是想多了。

  萧程跟科文走到我面前时,两人的表情里带着一些愧疚,我想,他们肯定不会帮我和阮修辰了,或者说,他们两个,已经归顺于姚北那一边了。

  我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发展成了这样,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的,我直接就要去办公室里拿材料,忽然,萧程站到了我面前,说:“芯瑶……”

  我停住脚,微笑着回过头,“嗯,怎么了?”

  萧程两步走到我身边,沉默了小一会儿,说:“不是我不想帮你和阮修辰,而是……这个项目是我跟科文一起合伙做起来的,现在修辰集团的股份出现了这么大的转让,所以我们不得不……”

  我理解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你为难,没关系的。”

  萧程在这时回头看了不远处的科文一眼,接着对我说道:“前几天,姚北找过科文了,她说,会在项目的提成上,多给我们百分之五,科文同意了,所以,我也只能站在科文那边。”

  是啊,面对利益,谁会不动心呢。

  所以,关于萧程口中的,能够击败姚北的那个秘密,我永远都听不到了。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事!这件事,你也很为难,反正,修辰他已经做好放弃股权的准备了,以后呢,我们也就没什么合作上的往来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和科文的项目能好好的进展!有成果的时候,记得告诉我!”

  萧程愧疚的点点头,“希望你们能度过这次的难关。”

  “嗯……”

  这场股东大会结束的时候,台下的那些老员工,没有一个人鼓掌,也没有一个人表示出对姚北的支持。

  虽然修辰集团已经易主,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根本就没有人认可姚北。

  整个会场的气氛都是死气沉沉,压抑的很。

  大会结束以后,我和阮修辰是打算离开公司的,可是,姚北忽然叫住了我,说道:“温芯瑶,你不也是集团的员工之一么!你现在,还在集团的员工名单里呢!我一会儿要召开全公司的会议,你是不是应该留下来?”

  的确,之前我和阮修辰和好之后,我就被阮修辰纳入了员工名单里,每个月照常给我开工资,就连社保,都是在这里交的。

  但现在,似乎没有必要了,我也没兴趣去占那每个月工资的便宜。

  我站在原地,当着会议室里的人说道:“那我现在告诉你,我辞职了。”

  姚北的脸黑了一下,接着,她尴尬的笑了笑,“你这辞的也真够快的!不过没关系,就算你不主动辞职,我也一样会辞退你!还有,你之前不是把许珊的食品公司的给停业了么!还说什么工厂的设施不合格!我看你,其实就是想帮你父亲的公司拓展市场,所以才去打压许珊的吧!那我现在告诉你,许珊的公司没有任何问题,还有,你父亲的公司,早晚都会被我们兼并!”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啊!那你加油,希望你所谓的食品公司,别闹出什么卫生不合格的人命来!”

  我冷冷的冲她笑了一下,随后就跟着阮修辰走出了公司大楼。

  虽然这一路走的格外艰难,但是,凡是阮修辰走过的地方,旁侧的员工,都会纷纷点头鞠躬,以表他们对阮修辰的尊重。

  我想,这可能是最难过的告别了。

  我和阮修辰走出公司大楼以后,他忽然回过身,冲着整个大楼看了好几眼,他来来回回的巡视,眼神里露着很多很多的不舍。

  我搀扶着他的手臂,说:“或许,我们还有办法,把公司给夺回来!”

  阮修辰低头看看我,摸了摸我的额头,笑着说:“你觉得会,那就会!”

  话落,他直接朝着车子那头走了过去,我站在原地反应了一小会儿,总觉得,他的话里包含了什么其他隐藏的含义。

  我跟着他跑到了车边,结果一上车,车子里面就响起了阮北北的欢呼声。

  阮北北看见我的时候,张牙舞爪的就冲我拥抱了过来,然后小嘴巴很是凶狠的朝着我的脸上亲,一口接着一口,都快被他亲晕了!

  阮修辰笑了笑,跟着坐上了副驾驶,今天是何管家开车,看样子,我们是要去大吃一场了。

  上车后,何管家递给了阮修辰一份证明文件,说:“阮总,姚北小姐已经签完字了,孩子的抚养权,已经拿到手了,以后,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了。”

  阮修辰点点头,松了一口气,说:“去我母亲那里吧!她应该想孙子了。”

  就这样,我们的车子开去了阮家的老宅,林芝雅早早的就等在了家里,当她看见活蹦乱跳的阮北北的时候,整个人也是开心的不行。

  好像,这阮家人对修辰集团的变故都毫不在意,而且,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都没见过林芝雅有什么反对的举动,甚至连阮修辰的父亲,都没什么太大的动静。

  进了家门以后,阮修辰上楼去和父亲谈心唠嗑了,我则陪着林芝雅在楼下,一起哄孩子。

  回了家的阮北北似乎特别的开心,他一直绕着我和林芝雅的身边转悠,还说要吃奶奶做的豆糕,说自己这几天,都饿瘦了。

  可见,姚北是有多虐待孩子啊!

  我陪着林芝雅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阮北北自己在客厅里摆弄玩具,林芝雅一边揉着面团,一边和我说:“芯瑶啊,你和修辰的婚事,准备什么时候办?趁着他现在不忙,你们赶紧把自己的大事给解决了吧!”

  听着林芝雅的催促,我当真觉得,这阮家一家人的心,都挺大的!

  他们今天,明明是应该为了公司的事情难过才对啊!怎么,一个个的反应的,都这么轻松呢!

  太反常了,这太不合情理了!

  我发呆了一小会儿,林芝雅忽然伸手在我面前晃了几下,“芯瑶啊,你不会是不想嫁给我儿子了吧?”

  我急忙摇头,“没有啊!没有!我们两个的事……要等修辰的决定才是,他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我害羞的低下了头,林芝雅则在旁边憨笑了两声,“成!那这事我和那个臭小子商量!”忽然,林芝雅摸起了我的手,说:“芯瑶啊,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阮修辰那小子有自己的打算,你不要害怕,就好好陪在他身边就好,他不会让你吃苦的。”

  我点着头,“没关系的,就算是吃苦也没事,我相信他。”

  林芝雅欣慰的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阮北北彻底回归到阮家这个大家庭之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呆了三天的光景,因为阮修辰不必再去公司,所以,有很多时间,陪我跟孩子。

  这三天里,我们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去游乐场,总之,一家三口能做的事,我们都做了,幸福感完全爆棚!

  但是,好日子还没有过多久,在第二周周四的时候,我们就接到了一个让人愤慨的消息。

  集团那头传来消息说,姚北打算,把公司卖出去,而且是卖给国外的一个富商。

  这件事传到我们耳朵里的时候,我当真的是被吓到了,可阮修辰却不温不火的开始打电话确认消息,一点都不着急,也没表露出什么生气的样子。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我终于觉得,阮修辰似乎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或者说,他早就猜到,姚北会把公司卖出去。

  否则,在得知信息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愤怒才对,而不是继续呆在家里,陪着孩子玩耍。

  这太反常了。

  倒卖公司的事情被落实之后,那整整两天的时间里,阮修辰都不为所动。

  后来我实在坐不住,就询问了他的想法,可他依旧没给我什么明确的打算,只是说再等等。

  我实在不知道他在等什么,如果姚北真的把公司卖出去了,那么,这修辰集团,就永远都不属于阮修辰了。

  呆在家里抓心挠肝的这天下午,阮修辰慢腾腾的从更衣室走了出来,我看他这是要出门,就急忙跟了上去,问道:“你是要去公司吗?是要去处理姚北的事情?”

  阮修辰毫不在意的点点头,“你要去吗?要不要跟我一起?”

  我有点被他搞糊涂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这是在和我讲笑话一样,根本一点都不在意!

  我茫然的点点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一身衣服,跟你一起走。”

  “好,我去车上等你。”

  开车前往修辰集团的一路,阮修辰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悠哉悠哉的,甚至于,他还放起了特别欢快的音乐,完全看不出他有多着急!

  我实在是想不透,一脸问号的问道:“你到底,是去阻止姚北的,还是支持姚北的?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着急呢?”

  阮修辰笑了笑,说:“你好像特别心急的样子。”

  我完全的抓狂,“我能不心急吗!你看你现在的状态,好像巴不得姚北把公司卖出去!”

  阮修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

  我傻眼的问,“不会是你收购的公司吧?你出钱,把公司买回来了?”

  阮修辰忽然笑出声,“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好吧……我就是太好奇了……”

  抵达集团大楼之后,我和阮修辰直接去了姚北的办公室,刚下电梯的时候,整个办公大厅里都死气沉沉的,所有员工的脸都耷拉着,气氛压抑的很。

  我们两人站到了姚北的办公室门口,不过还没进屋,办公室的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走出来的人,就是姚北。

  姚北看见我们来了,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理所当然的说:“哟呵!来了啊!怎么,听说公司要被收购的事了?不过……来的可是有些晚了,我这马上就要签字了。”

  阮修辰冷漠的看了看姚北,说:“你觉得你有资格做出这种决定么?”

  姚北大笑三声,“阮修辰,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种话,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来命令我!”

  姚北的眼睛里顿时冒了火花,阮修辰倒是没和她对着干,而是心平气和的说道:“我的确是没资格,但是,起码让我知道,你以怎样的价格,把我的公司给卖出去了?”

  姚北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冷笑道:“好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一会儿的合同签授仪式上,我就让你好好听听,我把你的公司,卖了一个怎样的好价格!”

  话落,我的手机忽然在这时来了电话。

  我一看手机屏幕,是疯子打来的。

  我接起,那头的疯子忽然喊了过来,“芯瑶!你知道萧程他瞒了你什么事吗!他怎么能这样,为了一个破合同,为了钱,竟然会站在姚北那边!”

  我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但还是冷静的回应了过去,“疯子,你有话慢慢说……”

  疯子继续道:“芯瑶你现在在哪?阮修辰在你旁边吗?”

  我说道:“在的,我和他都在集团了,来找姚北询问一些事情。”

  “姚北那个贱人也在?”

  “嗯……在……”

  疯子癫狂的大笑两声,“好!芯瑶,你就在公司等着!我现在就带着萧程这个罪人去找你和阮修辰!”

  没等我开口,那头的疯子已经挂了电话,阮修辰侧头看了看我,说:“谁?电话里好像很吵的样子。”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姚北,说:“没事,没什么。”

  在收购仪式正式开始之前,我和阮修辰在办公大厅里等了大概有十多分钟,我不知道阮修辰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而过了没多一会儿,疯子就真的,带着萧程来了集团。

  萧程几乎是被疯子给扯上楼的,刚下电梯的时候,疯子一手抓着萧程的衣领,一手抓着萧程的头发,那场面别提有多粗暴了!

  我看见她们的时候,急忙跑了过去,抓着疯子的手臂说:“你干嘛啊!疯了啊!别这样!”

  疯子继续死抓着萧程不放手,拖着他的身子说:“你自己和温芯瑶解释!你自己说,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萧程一边喊疼,一边佝偻着身子不敢妄动。

  我看萧程是真的被弄疼了,就拉着疯子让她松手。

  而这时,办公室里的姚北闻声走了出来,姚北看到萧程的那一刻,眼神稍有不自然,她径直站到我们跟前,说道:“在这里闹什么?有病吗!”

  这时,疯子忽然就松开了萧程的衣领,疯子站到了姚北的面前,凶煞道:“你这个贱人!之前放火烧人不算,现在还想吞掉别人的公司?我是真没看出来,你已经坏的快要腐烂了!”

  姚北的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她转头冲着办公大厅里的人喊:“给我叫保安!把这些闲杂人等,给我轰出去!”

  这时,疯子一把抓住了姚北的手臂,说:“轰走我们?你有什么资格轰走我们?你以为你是谁啊?真把自己当成集团老总了?我说姚小姐,这公司是怎么来的,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姚北的眼神闪躲了一下,稍有不安的笑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话落,疯子回头抓过了萧程,此时的萧程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任凭疯子处置。

  也不知道,疯子到底是怎么把萧程给治住的。

  姚北死死的拎着萧程的衣领,随后冲着姚北说:“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还是,要萧程亲口说出来,你才肯承认!”

  姚北的面色越来越不安,而这时,萧程抓住了疯子的手臂,他挣脱开疯子的束缚,小声的冲着疯子说道:“你别闹了行吗!”

  可疯子的脾气压根就收不住,她大声的呼喊道:“我闹什么了!我只是要你把真相说出来!不行么!”

  萧程的神态越来越为难,他回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姚北,好像,他真的是准备要说出什么。

  姚北忽然在这时两步走到了萧程的面前,说:“萧程,我希望你不要说一些没着落的话,项目的进展我已经帮你在争取最大的利益了,甚至在公司被收购的情况下,我都在帮你争取,你可不要为了这个疯女人,而说一些污蔑我的假话!”

  很显然,姚北的话,是故意说给萧程听的。

  这时,疯子转过身,怒气冲冲的看着萧程,“如果你不说!那就我说!反正,我是亲耳听到了你和科文说的那些话!”

  话毕,疯子随即就走到了我面前,不过她刚要开口,走廊电梯口那边,就走下了单泰铭身影。

  单泰铭一路小跑的冲到了我们面前,他巡视过我们几个人之后,将视线定格在了姚北的身上,说:“你真的要把公司卖出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504 追逐-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