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501 突然出现的女儿-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00 阮北北的哭吼-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在姚北准备抱走北北的那一刻,我直接就冲到了北北的身边,死死的抱住了北北。

  姚北在身后拉扯我,大吼道:“你给我滚开!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

  我就是不撒手,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姚北将北北带走,死都不行!

  无奈之下,姚北重新走到了阮修辰的面前,一边指着我,一边跟阮修辰苛责道:“管好你的女人!马上让她滚开!我要带我儿子走!”

  我回头看着阮修辰,拼命的摇头。

  而这时,阮修辰忽然压下了姚北的手臂,神色深邃而决绝,“你不是想要我的公司么,好,我给你。”

  这话一落,我傻了,单泰铭傻了,姚北也傻了。

  因为谁都没想到,阮修辰竟然会答应了姚北的要求。

  我克制不住的喊了过去,“阮修辰你在说什么!”

  可阮修辰似乎很理智,说话的样子,也异常的冷静。

  再一次,他强调道:“四分之三的产业,我可以给你,只要你放弃阮北北的抚养权,并和我签好协议。”

  姚北愣了一下,但很快,她接起了阮修辰的话,“好啊!既然你同意了我的要求,我就一定会把阮北北给你!”

  阮修辰点点头,冷静道:“这周五上午十点,你去修辰集团,我会召开股东大会,实现股权的转让。”

  姚北的眼睛里顿时冒了光,此时的她仍旧有些不敢相信,但既然阮修辰开了口,那这事儿,就有八成的可能性。

  姚北仰着头说道:“好!就这么定!但是,孩子今天必需跟我走!周五的时候,我会带着孩子去公司,到时候,只要你实现了你承诺的,我就会把孩子给你!”

  阮修辰说道:“好,到时候你带齐你的全部个人证件,至于孩子抚养权的转让与纸面协议的材料,我会提前准备好。等股份的事达成之后,我们直接就签字。”

  “没问题!这可是你说的!周五我们公司见!”

  扔下这句话,姚北转身走到了我面前,看着我说:“温芯瑶,你还不给我滚开?”

  我侧头看了阮修辰一眼,而阮修辰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头,意思让我松开阮北北。

  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只能松开北北的身子,而这一刻,北北再一次哭了起来。

  我摸着他的额头,安慰着说:“没关系的北北,你再忍几天,很快就能回家了,很快就能回家了……”

  姚北走到我面前,伸手将我推到了一边,接着,她硬生生的扯过了阮北北的手臂,将孩子从沙发上拖了下来。

  姚北领着孩子站到我们面前,笑道:“今天还真得好好感谢你们呢!要不是丢了一次孩子,我还真没想到,阮修辰竟然会答应我的要求!”她忍不住的大笑了两声,“阮修辰,这可是你自己做的决定,我可没有逼迫你!不过我也奉劝你,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招!周五那天,我会带着记者去你的公司!到时候,我要让你在全世界的面前,放弃你的家业!”

  话落,姚北就带着阮北北离开了,而保安室的门外,正停着一辆车,车子的驾驶座上有一个男人,我特意望了一眼,感觉很面熟,好像,是那天在路边看到跟姚北亲热的那个男人。

  姚北带着孩子上车之后,我转过身,看着阮修辰说:“你是真心的吗?你真的要用整个修辰集团,去和姚北做交易?”

  阮修辰没说话,但我看得出,他神态里的为难。

  他现在,应该也是走投无路了吧。

  一旁,单泰铭气势汹汹的走到了阮修辰的身边,问道:“你真要这么做?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你会后悔的!”

  而这时,阮修辰忽然抬起头,“我不会后悔,孩子比公司重要,即便我将修辰集团脱手,集团也会有老员工在支撑,我相信他们会压住姚北的。但孩子不一样,如果阮北真的在姚北的身边长大,那孩子的这一生,就都毁了。”

  这大概,是我见到阮修辰最感性柔软的一面吧……

  原来,他的内心也是如此的柔弱。

  单泰铭焦躁的抓了抓狂,说:“你不能这么做!修辰集团是你爸妈几十年的心血,如果你就这么把公司交出去了,他们会……”

  阮修辰说道:“他们应该会理解我的,毕竟孩子比较重要。”

  是啊,毕竟孩子比较重要,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可单泰铭似乎很不淡定,眼下的他,甚至比阮修辰还要焦急。

  就这样,我们三人离开了星海公园,各自回了各自的住处。

  我跟阮修辰去了阮宅,而刚进家门口,何管家就急匆匆的迎了过来,何管家的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袋,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

  何管家将纸袋递到了阮修辰的手中,说:“阮总,这是剩下的一些资料,刚刚才送过来的。”

  阮修辰接过,面无表情的说道:“周五我会在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你把这件事吩咐下去。”

  何管家的眼睛里露出了些许失落,接着点点头,“知道了阮总。”

  阮修辰一个人上了楼,神态依旧萎靡不振,一句话都不说。

  我知道他现在最需要安静,所以,也没想去打扰他,或许,让他一个人安静一会儿比较好。

  阮修辰的身影消失在二楼以后,我跟到了何管家的身后,说:“老何,你刚刚给修辰的那个牛皮纸袋是什么?是关于股份转让的吗?”

  老何摇摇头,“不是,是阮总的一些私事。”

  我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因为我察觉的到,老何并不想说。

  我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待一会儿,这时,老何忽然说道:“温小姐,您今天看到北北了吧!孩子的状态怎么样了?”

  我摇头,“不好,孩子的状态很差,姚北应该是对孩子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何管家失落的叹了一口气,“在孩子和公司之间做选择,真的是太难了,但是阮总真的已经尽力了,我真希望,那个姚北能突然消失。”

  我跟着点点头,“是啊,她所做的这一切,真的太令人发指了。”

  何管家接着又叹了一口气,“不过……我相信阮总,不管他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他!他一定有自己的顾虑在里面,他做的决定,一定都是最周全的决定!”

  我默然的回头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心里念叨着,是啊,我也希望,他做的决定,是最正确的决定。

  晚上回房间休息的时候,我给疯子打了一个电话,疯子没接,我又给萧程打了一通。

  萧程接的很快,声音状态也还不错,看样子,他已经恢复了。

  通话的时候,我向萧程询问了疯子的状况,萧程说疯子还在他家,但是已经睡下了,两人下午的时候闹了很久很久,疯子在发泄情绪的时候,还把自己给搞伤了,好在家里有私人医生,包扎处理好了之后,疯子就累的睡下了。

  萧程在和我形容这些的时候,语气越来越疲乏,听的出,他真的蛮心累的。

  唠到后来的时候,我仔仔细细的问了他关于疯子所说的那件事,而萧程毫无犹豫的承认了。

  疯子所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当初在美国的时候,疯子的确是在酒吧里遇到了萧程,而且,也的确是被萧程的朋友给凌辱了。

  只不过,当时萧程喝的烂醉如泥,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当初的那一次邂逅,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更没想到,那一次的事件之后,彻底毁掉了疯子的一生。

  萧程说他很愧疚,万分的愧疚。

  我们说完这件事之后,电话的两边都陷入了沉默。

  而忽然,我就想起了疯子白天说过的话,疯子曾经说过,她当初在美国被凌辱了之后,染上了性病,而那个病,似乎到现在都没有痊愈。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真的很难以启齿,但是,疯子后来可是和萧程睡过的,会不会萧程也被传染了……

  我心急,开口就问了过去,“萧程!你有去医院做过检查吗?疯子不是说她……”

  萧程弱弱的叹了口气,自责道:“那天在星辰就酒店,我没有和她睡在一起,我当时喝了点小酒,的确是有些迷糊,但是在我鬼迷心窍的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她把我拒绝了。我现在想想,她应该是不想把病传染给我吧!虽然她一直想杀了我,但她心里,或许还是善良的。”

  听了这样的事情经过,我真的觉得,疯子其实是舍不得杀掉萧程的,即便她谋划了一次又一次,但是,她还是没能狠下心。

  她被仇恨冲昏了头,但理智和善良又拯救了她。

  电话这边,我沉思了好久好久,接着说道:“萧程,对于疯子的事,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补偿她,毕竟这是年轻时候犯下的错,疯子她还是挺好的,只要你诚心认错,我觉得她或许会放下这段仇恨的。”

  萧程答应的很利落,“我会这样做的,你放心吧!这一段时间,我先等她稳定情绪,然后,带她去治病,不管能不能治好,都要努力试试才是!等她身体好了以后,我会想把法弥补她,给予她一切她想要的。”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

  那头,萧程问道:“对了,你今天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孩子安全了吗?”

  说到孩子,我才想起我打这通电话的最重要的一个目的,我是准备询问萧程,关于姚北的一些事情的。

  我说道:“萧程,其实我今天一直想问你一件事,你之前在阮修辰面前说过,你有办法,能让姚北放弃孩子的抚养权,我想知道,那个办法是什么!”

  话落,萧程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有办法对付姚北的。

  我继续道:“萧程,现在的状况真的很紧急,今天下午,阮修辰已经答应姚北,只要他把产业的四分之三交给姚北,姚北就会把孩子还给我们。他们两人已经对此达成协议了,所以,姚北最后一定是会拿走修辰的股份的,到时候,你和修辰集团的合作案,也会受到影响,一连串的商业链,都会出现问题!所以我才会想到你那天在修辰办公室里说的那些话,你一定有办法对付姚北的是不是?”

  说完这些,电话那头的萧程继续沉默。

  隔了好久好久之后,他问道:“所以说,阮总已经同意,将公司给姚北了?为了那个孩子?”

  我应声,“嗯,已经同意了,周五就会召开股东大会……”

  忽然,萧程无语的笑出了声,“他怎么会同意这么无耻的交换条件?是姚北逼迫的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隐情?”

  “没有,只是为了孩子,因为阮北北没办法和姚北一起生活,姚北会害了北北的。”

  萧程克制不住的喊道:“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她会害了孩子?她到底对孩子做了什么,能让阮修辰做出这种决定!”

  我叹了一口气,“如果说出来,可能你也会和他做一样的决定,毕竟那是阮修辰的孩子。”

  萧程自顾自的生了一会儿闷气,说:“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我明天就跟科文沟通,等我询问过他的意见之后,我会给你消息的!”

  我问道:“到底是什么办法?一定要和科文沟通吗?萧程……不管怎么说,科文都是姚北的前夫,这件事和他沟通,会有好的结果吗?”

  萧程自己也不确定,“我试试吧,这件事我暂时还不能说,而且,必须让科文出面才行。”

  “好吧,如果你有什么难处,就尽管和我说,我会全力以赴的帮你的!不过,我们时间不多了,股东大会是在周五上午,你知道的吧!”

  “嗯,知道,放心吧!只要我这边一有消息,就会立马通知你的!”

  挂了电话,我的心一直都平静不下来,虽然不清楚萧程到底能不能帮上我们,但是,眼下他真的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救命稻草了,不管有没有用,试试再说。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我照例起床先去敲阮修辰的卧室门,但是里面没有反应,我试探的推开门,房间里面已经没人了。

  我下楼,洗漱间、厨房、健身房、书房都没有。

  现在才早上七点钟,他能去哪?

  我在大厅里绕圈的时候,何管家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说:“温小姐,你在找阮总吗?”

  我点点头,“他人呢?”

  何管家说:“去公司了,去处理股权转让的一些事。昨天晚上,我把这个消息通知出去以后,公司的高层都在抗议,阮总提早去公司,就是去解决这件事了。”

  我点点头,“好吧……看来他是真的准备放弃公司了。”

  心情抑郁的这一刻,我接到了谭霄羽打来的电话,电话刚接通,她说道:“温芯瑶,你能不能来家里帮我带一下孩子!江青和出国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现在家里来了装修工人,我实在倒不开手了!”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过去,“行啊!没问题!”可是话刚说完,我忽然就反应了过来,“谭霄羽你和我扯淡呢!你哪来的孩子需要带!你孩子不是还在你肚子里么!说什么胡话呢你!”

  谭霄羽迟钝了一下,说:“孩子的事我没和你说吗?我靠,我最近都忙傻了,我竟然忘了和你说了!”

  我好奇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呢!哪来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谭霄羽大大咧咧的说:“你来吧!来了你就知道了!但是!我得提前警告你,不许携带任何具有杀伤性的武器!在你听完事情的来路之后,我们必需和平共处!”

  我没搞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大胆的猜测道:“不会是你以前,和别的野男人在外面生的种吧!然后这孩子又让你抱回来了?或者……是江青和以前在外面留下的风情种?现如今妈妈养不起,扔下孩子跑路了?”

  谭霄羽大笑三声,“温芯瑶!你快去写小说吧!你的想象力,够可以了!”

  我冷笑道:“说不定我上辈子就是个作家呢!”

  谭霄羽毫不留情的就埋汰了过来,“那也是个不入流的色情作家!行了,别废话了,赶紧来吧,我自己弄不过来了!”

  挂掉电话,我开车去出了家门,路上,谭霄羽给我发了短信,让我买一些孩子用的奶粉和尿不湿之类的东西。

  看样子,现在寄住在谭霄羽家里的这个孩子,也就两三岁的样子。

  去超市买完东西之后,我直去了谭霄羽家的别墅,车子刚停下,我就听到别墅里刺耳的电钻声。

  看来,真的在装修。

  我记得好早之前她就说过,要在家里弄一个小朋友的游乐场,专门给孩子玩。

  我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到家门口,还没按门铃,视频就自动亮了起来,接着,是谭霄羽的声音,“门没锁!自己进!快快快!”

  我推开家门,接着,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

  家里的大厅乱的是不能再乱,所有的东西摆了一地,什么衣服裤子鞋子,还有一些水果,果盘,甚至是工作的文案文档,反正,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

  我走进屋,耳边是巨烈的电钻声,谭霄羽就站在我面前,怀里抱着一个用小薄被包裹的孩子,我看着她,大声道:“你家有小孩,你还让工人来装修!也不怕有污染!”

  谭霄羽似乎是没听清我在说什么,忽然,她转头冲着楼上嘶吼了一嗓子,“师傅!你等会再钻!”

  霎时,电钻声停止,我的耳根子,清净多了。

  我将手里的购物袋扔到了沙发上,接着往沙发上一坐,随后指着她怀里的那个用小薄被包裹的孩子说:“说吧!谁家孩子啊!”

  谭霄羽急忙走到我面前,随手将孩子扔到我怀中,说:“你!快去给她换尿布湿!我不会!刚才在洗漱间弄了好久都没弄上!你快帮我弄!”

  我抱着怀里这个软乎乎的小宝宝,顿时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孩子真的是太小了,哪里是两三岁的样子,小的我都不忍心用力!

  我小心翼翼的说:“这孩子是谁家的啊?明显的营养不良啊!这怎么让你照顾了?孩子的妈呢?”

  谭霄羽没回答我,用蛮力拉起了我的胳膊,说:“你先去给孩子换尿布湿!换完了我再告诉你!”

  我白了她一眼,接着就走去了洗漱间。

  在我给孩子换尿布湿的时候,孩子一直在哭,我估摸着是孩子饿了,就转头说:“你去给孩子冲点奶粉吧!购物袋里我买了,你按着上面的说明,把奶粉冲好!”

  可谭霄羽一动没动,就认真的站在门口,等着我把尿布湿换好了以后,她忽然冲到我身边,抱起孩子说:“辛苦你了!孩子我来抱!你去冲奶粉吧!”

  我一脸黑线,“合着我今天来,就是给你做苦力的!我也没看你多忙啊!什么都让我做!”

  谭霄羽憨笑着,撒娇道:“你快点嘛!我不会冲!你去冲,冲完了我给你讲这个孩子的身世,你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好吧,为了这个所谓“大吃一惊”的八卦消息,我只好忍辱负重的去冲奶粉了。

  厨房里有烧开的热水,温度不算烫,用来冲奶粉刚刚好。

  我在摇晃奶瓶的时候,回头看着谭霄羽说:“这孩子不会是你领养回来的吧?你自己现在怀着身孕,你又整了这么一个孩子回家,你都不会累吗?还有,这孩子到底是谁家的?你这么上心!”

  谭霄羽坐在沙发里不停的逗孩子笑,她似乎太认真了,都没听到我说什么。

  我拿着冲好的奶瓶走到她身边,说:“冲好了!给孩子喝吧!然后,告诉我这个孩子的来路!”

  谭霄羽拿过奶瓶,小心翼翼的去喂孩子,小孩子倒是吃的很认真,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谭霄羽看,别提有多萌了!除了有些瘦以外!

  我看着那孩子,也就不到两岁的样子,身子骨很小,是个女娃娃,白白嫩嫩的很招人喜爱,也挺机灵的。

  等着谭霄羽松下一口气之后,我再次询问道:“这孩子到底是谁家的啊!”

  谭霄羽这才抬头看了看我,接着,她巡视了一下我的周围,眼神贼溜溜的,好像在视察我有没有携带生化武器一样!

  我瞪了她一眼,说:“你赶紧说!”

  谭霄羽清了清嗓子,说:“那我可说了啊!前提讲好,不许揍我!更不许对我的孩子怎么样!”

  我不耐烦的点点头,“你别废话了!快说!”

  谭霄羽一本正经的直起了腰,讲道:“这孩子,是千佳怡的女儿!”

  “……”

  我傻眼,我无语,我崩溃。

  我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谭霄羽,还没开口,她就笃定的冲着我点了点头,再次强调道:“你没听错!这个孩子,是赫霖跟千佳怡的女儿!”

  

[读者须知]:下一篇:502 那些过往的爱呀-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