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500 阮北北的哭吼-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99 萧程中毒-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我被萧程和疯子的事搞得焦头烂额的那一刻,忽然就接到了单泰铭发来的噩耗。

  他打电话告诉我说,北北刚刚在星海公园走失,公园的执警在发现北北之后,询问了北北父母的电话号码,而北北没有说出我的号码,也没有说出阮修辰的号码,而是说出了,单泰铭的号码。

  所以,单泰铭才会给我打来电话。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已经顾不得眼下的疯子和萧程之间的恩怨。

  我今天来萧程家,原本是想询问他一些关于姚北的私事的,但没成想,会撞见杀人谋命的突发事件。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太让人混乱了。

  我和单泰铭的电话挂断之后,我接着给阮修辰打了两通,照例的,他没有接。

  我又继续给何管家和家嫂打电话,最后好算是,联系上了阮修辰。

  阮修辰在得知阮北北的事情之后,当即就出了家门,说一会儿和我在星海公园汇合。

  挂了电话以后,我看了看沙发上的萧程,说:“萧程,我现在必须离开了,家里就让医生照顾你吧!至于疯子……我就把她带走了……”

  可疯子立马就否决了我,“我不和你走!既然我和萧程的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也就无所谓了!芯瑶,你有事就走吧!剩下的恩怨,我自己处理!”

  看样子,疯子是一定要在今天把这个仇给算清了。

  我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生怕疯子会继续对萧程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虽然家里有私人医生在看管,可是,疯子的性情,当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的。

  我随手拉过了疯子的手臂,说:“你必须跟我走!走!马上走!”

  疯子一把甩开我,喊道:“我说了我不走!在没有听到这个人渣的忏悔之前,我是不会走的!除非我死了!”

  疯子的愤怒,大概已经达到了临界值,我无望的看了看萧程,而萧程,已然是一副被逼进绝路的模样。

  眼下,我的时间已经不够了,但是,我又不能放着疯子在这里不走。

  两难的情况之下,萧程忽然抬头冲我说:“你先走吧芯瑶,救孩子要紧!我和疯子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

  “可是……”

  萧程笃定的说道:“没有可是!如果疯子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我愿意接受惩罚!你先走吧!我会稳定住她的情绪的,我也没打算逃避。”

  萧程的话说的坦荡,而一旁的疯子,忽然间就没那么愤慨了。

  我想,疯子也不是那种非要你死我活的那种人,她大概,也是想求得一个真相,或者是公道。

  我不太放心的点点头,说:“我希望你们好好谈,这里面,一定是有着什么误会的,现在我没办法继续呆在这里了,北北需要我,我必须走了。”

  疯子站在原地闷着头没说话,萧程则冲我挥了挥手,“路上小心!”

  “嗯,你们好好谈。”

  转身,我就走出了家门,上了车。

  车子开往星海公园的一路,我给单泰铭打了电话,听闻他的意思说,现在,他和北北就在公园的保安厅里,只有他和北北两个人,没看见姚北的身影。

  得知这个消息,我还算是比较放心的,只要没有姚北,怎么都好说,我就怕,在我和修辰没有赶到之前,姚北会把北北带走。

  车子抵达星海公园之后,我绕着公园找到了那个保安厅,我下车的时候,看到门口刚好停着阮修辰的车,只不过,他的车头狠狠的凹陷了下去,好像是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

  我心里一悬,急忙冲进了屋,好在,进屋的那一刻,阮修辰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而阮北北也安安静静的坐在单泰铭的怀中。

  眼前的阮修辰正在跟保安人员出示证件,表明阮北北是他的亲生儿子,这样才能把孩子带走。

  我走到了阮修辰的身后,说:“没事了吧?”

  阮修辰眼神沉重的看了一眼墙角处的阮北北,叹气道:“没事了,做完登记,就可以走了。”

  我心里不安的走到了阮北北和单泰铭的面前,眼下,北北背对着我们,死死的抱着单泰铭的身子,而单泰铭则脸色复杂的看着我,缓了好一会儿,说:“孩子已经哭了好几次了,你们怎么就放心把他交给姚北的!”

  我心里万分的愧疚,说道:“法院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孩子归姚北,我们阻拦过,但是没办法,如果不把孩子交出去,姚北就会让法院那头的人,来实行强制举措。”

  单泰铭的眼神惊讶了一下,“法院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他低着头呢喃道:“看来……这段时间我错过了很多事情……”

  我伸手就要去抱北北,可是,当我的手碰到北北的背后的时候,北北忽然就闷着头大喊了一句,“你别碰我!”

  是的,北北说出口的这句话,是狠狠的喊出来的,即便他的额头埋在了单泰铭的胸口里,他的声音,也异常的洪亮。

  谁都能听得出,孩子在发火。

  我的心死死的下沉了一下,我没有继续伸出手,而是小声讨好的说:“北北,我是瑶瑶啊,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可是,北北非但没有消气,甚至是更加愤怒的喊了出来,“我知道你是瑶瑶!是你们不要的我!是你们把我给了那个坏女人!你们已经不爱我了!我不要跟你们走!”

  当这些话从一个六岁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当真是觉得刀绞般的疼痛,而这时,阮修辰走到了我身后,冲着阮北北说:“阮北,我们该回家了。”

  阮北北在听到阮修辰的声音后,嗓子里忽然就带出了哭腔,“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才不会不要我!那不是我的家!我不要和你们回家!”

  阮修辰在得到孩子这样的回应之后,他没有说话,而是蹲在了地上,试探的去碰了碰阮北北的后背,他轻轻的拍了拍孩子的身体,说:“回家了,不闹了。”

  可这下,阮北北哭的更凶了,他的小身子骨不停的抽噎着,整个人的情绪都崩溃了。

  我看的难受,忍不住的也想跟着哭。

  单泰铭在搞清楚了形势之后,他小心翼翼的,将阮北北送到了阮修辰的怀中,虽然孩子抵抗,但是反复哄了一会儿之后,好算是安静了一点。

  单泰铭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怪不得保安在和北北沟通的时候,北北他只说了我的电话号码,原来是在生你们的气,所以才没有直接叫你们。”

  是啊,北北向来都是一个聪明机灵的孩子,虽然他才六岁,但是他能记住家里所有人的电话号码,甚至包括何管家和家嫂的号码。

  可是今天,在保安问他家长号码的时候,他却只说了单泰铭的,这显然,是在生我们的气。

  我们不清楚姚北到底给孩子灌输了什么样的思想,可是,才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孩子就从原本活泼开朗的样子,变成了现在仇恨愤怒的状态,可想而知,姚北到底和孩子说了多少有关我们的坏话。

  阮修辰在抱到孩子以后,阮北北也一直在闹,小脾气不断,哭的也很委屈。

  我心疼他这么哭会喘不上气,就一边拍他的后背,一边说着一些安慰的话。

  这时,单泰铭走到阮修辰的面前,小声的问了一句,“你们真的把孩子……交给姚北了?”

  阮修辰没作答,我则在一旁点了点头,“这并不是我们的本意,但是,法院的判决,我们没办法不服从……”

  单泰铭完全不理解的拧着眉,“怎么会?姚北她不就是想要钱么!为什么现在会如此痛快的要回孩子?判决结果出来以后,她都没有和你们闹吗?”

  我摇头,“她断了我们和孩子的一切联络,还说要带北北去美国,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见过孩子了,这是第一次见面,也没想过,会是怎样的场景。”

  单泰铭崩溃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不可能啊!姚北她根本就没打算抚养这个孩子!她之所以回国,也只是为了钱而已!这不可能!她怎么会……”

  我叹了口气,说:“她之前的确是提条件了,不过,她提出的条件,是让阮修辰分给她四分之三的产业。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修辰集团的产业链遍布全国各地,如果把这个担子交出去,整个修辰也会垮掉的!姚北她明明知道,阮修辰不可能同意她的无理条件,可她还是提了,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她要的到底是什么。”

  单泰铭思忖了好一会儿,忽然道:“或许,她就是想折磨你们吧……”

  这话一落,保安室的门口,忽然就被人推开,而当即,我们就听到了高跟鞋撞地的声音。

  我们纷纷回过头,竟然看到了姚北……

  姚北进屋的时候,依旧是那副颐指气使的模样,高高在上,蔑视所有的人。

  她大摇大摆的走到我们面前,开口道:“人来的很齐么!这是要聚餐?还是大团圆?”

  我们都没说话,而这时,阮北北哭的更凶了,北北死死的抓着阮修辰的肩膀,身子蜷缩成了一团,哭喊道:“爸爸!你不要把我送走!我以后再也不淘气了!我以后好好上学,再也不欺负何管家了,求求你……别把我送走!求求你!”

  阮北北哭着喊出这些话的时候,嗓子都已经沙哑了,孩子的眼泪顺着脸蛋留到了嘴边,而北北抓紧阮修辰的肩膀处,衣服褶皱成了一团。

  北北的小手很用力很用力,他生怕自己被人抓走,生怕自己,抓不住眼前的这个爸爸。

  那一刻,我忍不住的落了泪,我捂着自己的嘴,跟着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僵硬,而姚北则不屑的望着我们,冷冷笑道,“你们这是在演琼瑶剧吗?作秀给我看呢?”突然,她加大了音量,发怒的嘶吼道:“阮北北他是我的孩子,你们这些人来插什么手!”

  姚北的呼喊声一落,阮北北的哭声也戛然而止,我察觉不对的一刻,急忙跑到了北北的身旁,竟然发现孩子正不停的抽搐着身体,哭不出声,更说不出话。

  我急忙从阮修辰的手里将孩子抱了出来,说道:“修辰你快去准备水!还有纸巾!快点!”

  话落,阮修辰和单泰铭都慌乱了起来,一人去找纸巾,一人去弄矿泉水。

  我用手不停的去给阮北北顺气,让他用嘴巴呼气,而后拍着后背。

  好在,在他狠狠的咳嗽了两声之后,呼吸终于顺畅了回来,阮修辰将纸巾递给我,我捏着阮北北的鼻子,给他擦了鼻涕。

  单泰铭将矿泉水倒进了一次性的纸杯里,放到北北的身边,润了润嗓子。

  北北恢复正常的一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我心里的愤慨,却完全抵挡不住了。

  我回过头,凶狠的看着姚北说:“你要是照顾不好孩子,就把孩子交给能照顾他的人!你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孩子挑战我们的底线,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姚北两步冲到我面前,扯着我的手臂就将我拉了起来,她恶狠狠的指着我说:“我自己的孩子,我喜欢怎样就怎样!温芯瑶我警告你,你少靠近我儿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想在阮修辰的面前表现,搞出你多么贤妻良母的样子!你这种贱人,没有资格来指责我!”

  说着,姚北扬手就要扇我,好在,阮修辰下手快,他一把抓住姚北的手腕,随后直接将姚北推到了地上。

  姚北磕到水泥地上时,叫声很凄惨,她狼狈的爬起身,逞强的说:“阮修辰我告诉你,温芯瑶她没资格管我的事,你更没资格!我和你非亲非故,你凭什么来干涉我的事!还有,阮北北已经判给我了,你就算是想要回孩子,也没机会了!今后这个孩子的死活,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就是缺胳膊少腿,或者被人贩子拐卖,都轮不到你管!就算是孩子死了,她也是死在我家坟里!也不是你们阮家!我告诉你,阮北北马上就会被我带回美国,到时候,他的名字也会改!他姓姚!不姓阮!”

  这段话落地的瞬间,忽然,我听到了响亮的巴掌声。

  姚北被扇到了地上,被阮修辰,狠狠的扇到了地上。

  我傻眼的一刻,阮修辰站到了姚北的面前,说:“我本不想在孩子的面前做出这样的事,但是,既然你连孩子的死活都可以不顾,那我也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姚北,起初我以为,你极力的争抢孩子的抚养权,甚至提出完全不可能的条件,只是为了亲自抚养阮北,但现在,我看你只是为了折磨我们而已。”

  姚北的嘴角被打出了血,她笑着抹掉了血渍,说:“怎么,我就是要玩你们!你有什么意见吗?我就是知道,阮北北会是你的软肋,所以,我才会要回孩子的抚养权!你要是觉得不爽,那你就同意我的那个要求啊!只要你把你家产的四分之三给我,我就把阮北北交给你!”

  话毕的那一刻,整个保安室都安静了,就连在一旁办公的那几个保安人员,都傻了眼。

  以前我觉得,姚北拿孩子做筹码,是为了钱,只要她提出差不多的条件,阮修辰一定会如她所愿;可是后来,当她说要拿四分之三的家业才能换回阮北北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或许已经做好了两个准备,要么真的能幸运的拿到钱,要么,就带着北北离开,独自抚养。因为凡是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拿走阮修辰四分之三的家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四分之三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阮修辰要在整个集团召开高层股东会议,他要承受万人的唾骂,去亲手毁掉整个修辰集团,这完全,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们一直傻傻的以为,姚北她是真的要带着孩子离开了。

  可现在看,大概真的应了单泰铭的那句话,姚北作出的这一系列的举动,只是为了报复我们而已。

  气氛越来越僵硬的时刻,姚北从地上站起身了,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继续高傲的说道:“既然不能同意我的条件,那就把孩子还给我!”她侧头瞪了一眼阮北北,命令道:“北北,还不跟妈妈走?”

  北北当真是被吓到了,他缩到了沙发的角落里,虎视眈眈的看着姚北,不敢靠近。

  姚北打算直接上前去抢北北,而这时,屋子里侧的保安走了出来。

  保安挡在了姚北的面前,说:“你是哪位!那孩子是这位先生的,我们已经对证过身份了!你不能带走孩子,只能这位先生带走!”

  姚北冷笑了一声,“你特么在和我开玩笑吗?我是孩子的亲妈!”姚北指了指阮修辰,“而这个男人,只不过是替我抚养孩子的蠢货而已!我才是孩子的亲妈!难道还要我给你看法院的公文吗!”

  保安的脸上此时已经了盛满了怒火,但出于职业素养,他不能和姚北发火做对。

  不过保安也没相信姚北,他挺直了腰板,说:“你说你是孩子的亲妈,那你拿出证据啊!我告诉你,孩子在公园走失的视频,我们可是看过的!你这张脸我记得!孩子在走丢前,的确是和你在一起,但是,孩子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画面里显示你一直在虐待孩子!而且后来,就是因为你光顾着和别的男人亲热,孩子才会走丢!就你这样的人,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亲妈?我看你是人贩子还差不多!”

  保安呵斥完姚北之后,没等她还口,他就又继续谴责了下去,“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到底是不是亲妈,就凭这你刚刚在视频里的表现,我就可以断定你是个人贩子!你要是不服咱们就去警局理论!反正你没出示你是孩子母亲的证据,我就可以指认你是人贩子!到时候,我让警察折腾你!反正我没有任何的不当行为,我这都是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把你带到警局,就是我的义务!”

  说着,保安就要牵制住姚北的手臂,姚北虽然气愤,但显然是慌了。

  不管怎样,她肯定是不想再去警局折腾的。

  这时,姚北的语气开始服软,“你给我停!你松手!我不是人贩子!你不就是要证据么,我现在就让我的律师给你出示证据不就行了么!你给我松开!”

  可保安显然是不吃那一套了,保安死抓着她不放手,说道:“那我还真就告诉你,我不想看了!你要证明,就去警察局证明去!现在,我不想掺合你的这点破事!你马上给我去警局就完事了!”

  姚北死命的挣脱保安,可保安就是不撒手,这时,姚北将矛头对准了阮修辰,拼命的说道:“阮修辰,你还不说话吗?难道你非要让你儿子跟着我去警局?你忍心让你儿子跟着我去警局么!”

  是啊,孩子本来就已经够害怕了,如果再闹到警局,肯定会对孩子的心理有影响的。

  阮修辰愤然的看了姚北两眼,接着,他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看阮北北。

  那一眼,着实让人感觉到了,来自他心底的,强大的父爱。

  阮修辰伸手按住了保安,客气道:“对不起,这件事,还是让我们自己处理吧!”

  保安识趣的松了手,不过在他转身离开之前,他狠狠的冲着姚北就呸了一句,“就你这样还配当母亲,你就是人贩子!早晚被抓!”

  保安离开以后,姚北逞能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她仰着头看着阮修辰,说:“现在可以让我把孩子带走了吧!你们最好别逼我,要是不让我带走孩子,你们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说着,姚北就意图靠近阮北北,而当她向着阮北北走去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感。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姚北就这么,带走了阮北北。

  眼前,沙发里的北北胆怯的蜷缩成一团,他的小脸挂满了泪水,眼里是无尽的恐惧。

  

[读者须知]:下一篇:501 突然出现的女儿-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