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99 萧程中毒-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98 留不住的北北-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阮北北的行李被彻底搬走之后,阮宅的大院里,开进来了一辆红色跑车,下车的人,是姚北。

  姚北今天打扮的很光鲜,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那一刻,眼神里是无尽的高傲和鄙视。

  我和阮修辰就站在门口,看着姚北朝着我们一步步走来。

  面对面的那一刻,姚北笑着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配合!阮修辰,我最后和你说一次,如果你想要回你的儿子,就带着股份和资产来见我,如果你舍得永远失去你的儿子,那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

  扔下这句话,姚北戴上了墨镜,“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就这样吧,再见!”

  姚北彻底离开以后,阮修辰一个人默默回了书房。

  他在书房里将门反锁,整整一天,一句话都不说。

  几次,我进屋给他送饭送水,他都闭门不见,甚至连公司打来的电话,他都不接。

  后来,集团那头的人实在没办法,就直接开车来了家里,但阮修辰依旧是不见。

  我知道,他难过,他自责,他恨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把自己的孩子让给了姚北。

  可是,有些事并不是人为就能控制的了,如果阮修辰可以不顾几千上万员工的死活,他当然可以和姚北做交换,可是,这样的选择,太难了。

  阮北北离开以后,阮宅就彻底变的冷清了,每个黎明映照的清晨没了孩子的吵闹声,每次下楼的大厅里,没了孩子奔跑的身影。

  那个小鬼头再也不会在我疲惫的时候来找我要好吃的了,我和阮修辰的身边,也再也没了让人担心的小家伙。

  甚至就连每天照例送阮北北上学的何管家,都无所适从。

  好多次,在我们吃过早饭之后,何管家都会习惯性的走到家门口,坐在玄关的板凳上等上一会儿,而每一次,都是我去提醒何管家,阮北北已经离开了,以后不用再送孩子上学了。

  我知道,何管家没有忘记,他也没有糊涂,他就是习惯了,想着会不会某一天,那个孩子还会在八点五十的时候冲出房间,屁颠屁颠的背着个小书包,冲到何管家的面前,然后问上一句,“老何,今天能不能不去学校啊?你带我去游乐场吧!”

  阮北北离开后的日子里,我们给北北的手机打过电话,也通过各种途径,打听了北北的消息。

  可是,北北的手机号被注销了,也没人知道,姚北到底带着孩子去了哪。

  彷佛从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的那一天,姚北就带着孩子,彻底消失了。

  北北会不会难过的大哭啊?姚北会不会还像以前那样去虐待孩子?还有,北北他会不会以为,我们再也不要他了。

  这件事情过去的第二星期里,阮修辰依旧萎靡在家中,很多次,我想提起他的兴致,但他都是随意的应付,更多的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说话,回避所有人。

  这期间,我试着通过很多途径,去打听孩子和姚北的消息,但得到的结果,都不尽人意。

  好像这两个人瞬间就蒸发了,连个可以查询的线索都没有。

  我觉得事情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受折磨的,不仅仅是阮修辰,还有牵挂他的所有家人和同事。

  决定作出点什么的这天,我独自一个人出了家门,开车去了萧程的别墅。

  因为我记得他曾经和我说过,他有办法,让姚北失去孩子的抚养权。

  当初萧程在说出这个办法的时候,被阮修辰主动制止了,现如今,我要亲自问出那个办法。

  尽管是一些违背道德的办法,我也要试一试。

  我去萧程家的这件事,没有提前联络他,车子停到别墅大门口的时候,我提着事先买好的果篮,走到了家门口。

  只是我还没有按下家门口的门铃,家门就忽然被人打开了,而走出来的人,是疯子。

  疯子衣衫不整的从里面跑出来的那一刻,差一点就绊倒在地,而当我们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她更是紧张的不能自己。

  我想,她一定是经历什么很特别的事情。

  我探头往家里看了一眼,而疯子慌慌张张的就拉住了我的手臂,焦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有事吗?”

  我还没回应,疯子继续道:“你要是没什么事,就陪我出去一趟吧!”她指了指我的车,“正好我要打车,你送我一下好吗?”

  我觉得疯子的反应很奇怪,可是还没等我拒绝,她就死死拉住我的手臂,说:“你陪我走嘛!陪我陪我!”

  我拎了拎手里的果篮,说:“那这个东西……还有萧程他……”

  疯子插话道:“萧程睡了!昨晚休息的晚,还在睡觉!果篮你先拿着吧!先放车子里,走走走!”

  我被疯子强行往车子那头推,而身后,疯子一脚就把家门给带上了。

  我边走边说道:“你这么急是要去干嘛啊!我先把果篮放进家里不行么!”

  疯子说道:“陪我回家一趟!哎呀,反正你也没事,开车送我一下呗!”

  我倒是没有拒绝疯子,反正我家别墅距离这边也不远,先送她一趟,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不过,我觉得她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

  上车以后,疯子故意坐到了车子后座,我倒没多想什么,发动车子以后,回头看了她一眼说:“你这穿着白睡裙就出来,你不怕冷啊!”

  只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在视线的余角里,看到很奇怪的一幕……

  我留意到,疯子的白色睡裙的裙摆,有血迹。

  我再次回过头,洋装笑意的说:“你回家,要做什么?”

  这次,我特意注意了一下她的白睡裙,只不过,疯子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故意用手扯了两下裙摆,然后将裙子的一角,给遮盖住了。

  我继续假装平静的回过头,手脚自然的去发动车子。

  疯子在我身后说道:“回去取两件衣服。”

  我点点头,“哦……”

  其实这一刻,我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而且我马上就联想到了上次疯子谋杀萧程的那一幕,细思极恐。

  我觉得现在的萧程一定有危险,否则,疯子不会那么慌慌张张的出门,更不会拉着我离开这里。

  我灵机一动,说道:“不行啊疯子!我现在必须去萧程那,阮修辰给了我一份文件,让我转交给他,而且不能延时的,他们一会儿好像是有一个远程会议要开!”

  疯子问道:“远程会议?我怎么没听说?萧程已经睡下了!他也没和我说,今天有远程会议啊!”

  我没听她的解释,掉头就把车子开了回去,“有!绝对有一个会议!萧程他应该是忘了!我现在回去提醒他吧,正好把文件送过去!然后我再送你回家!”

  车子重新进了别墅园区,而这时,疯子忽然按住了我的肩膀,语气阴森的说道:“芯瑶……萧程他今天没有会议……”

  我尴尬的笑了笑,“一定有!是修辰告诉我的!我现在必须把萧程叫起来,要不会耽误工作进度的!”

  我没停车,甚至给车子加了速,当车子进了院落以后,我将车子熄火,打开车门说:“要不你在车里等我一下吧!我进去把文件送给他就成!”

  疯子眼神怪异的望了望我,接着,她也下了车。

  她绕着车子走到我面前,伸出手说:“那你把文件给我吧!我给他送进去!他现在在睡觉,什么都没穿!我帮你送!”

  可是,眼下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文件,这一切都是我瞎编的,我只不过,是想看看萧程现在的状况,想知道他,是否遇到了危险。

  疯子冲着我摊了摊手:“文件呢?”

  我想了一下,笑着道:“在手机里呢!是电子版的,我得传送给他,然后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

  疯子继续挡在我面前,“那你就直接发他邮箱好了,然后给他打个电话!”

  我继续尴尬道:“这不是已经到家门口了么,我就直接进去就好了……不用打电话的……”

  我绕过疯子,径直就要往家里走,而这时,疯子忽然横在了我的面前,语气发狠道:“我说过了,他已经睡下了,你别再打扰他了!”

  当疯子冲我呼喊的那一刻,我当真是被吓到了,心里胆战的要命,但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真的很怕,疯子会连我也伤害。

  可是,我总觉得,如果我现在不进屋,萧程可能会遇到更大的危险。

  我鼓足了勇气,看着疯子说:“疯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隐瞒我?”

  她的眼睛不安的闪躲,“什么事?我隐瞒你什么了……”

  我觉得眼下的状况,真的不是打太极的时候,我指了指她裙子上的血渍,说:“我刚刚就注意到了,这里的血迹。”

  疯子低下了头,而裙摆上的那一小块通红的颜色,真的很显眼。

  她茫然的重新抬起头,盯着我,好长好长时间。

  我已经没办法继续等下去,绕过疯子,就朝着家门走了过去,我一个劲的按门铃,随后用力的敲门,嘴里喊着萧程的名字。

  可是,里面一直没有人响应,连走动的声音都没有。

  我紧张的回过身,看着疯子说:“你把萧程怎么样了?你是不是又对他……”

  疯子两手一摊,笑着说:“我不知道啊!要不你进去看看呗,反正我手里可是没有钥匙!”

  听她这样说,我是真的抓狂了,我冲到她面前,喊道:“你又伤害他了?你对他怎么样了!”

  疯子向后退了一步,笑道:“芯瑶,我不想伤害你的,你是好人,如果你不想淌这歌浑水,就赶紧走吧!反正所有的后果,我都会负责的!”

  负责?如果萧程真的死了,她所谓的负责,就是承认是她杀死了他?

  我简直是不敢置信!

  我急忙拿出手机,准备打110,可疯子一把按住了我的手臂,说:“不用你打,我自己打,我刚刚出门,就是要去自首的!”

  我傻眼的看着疯子,“自首?你什么意思?难道萧程他……”

  疯子抿着嘴笑了笑,“可能吧!这个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我用力的推开她的身子,“他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你要三番五次的谋害她!疯子,你是真的疯了吗!”

  疯子继续淡然的笑了笑,“或许吧!我不就是疯子么,疯了也不奇怪!”

  眼下,我已经没有时间跟她周旋了,我重新跑回家门口,试了几次密码锁,但是都不对,我跑到了一楼的窗口下,猛力的敲窗户,里面也依旧没人反应。

  我转身在花坛起捡起了一大块的石头,哐当一声就砸到了玻璃上,玻璃碎裂,我拨开那些碎片,顺着窗户爬了进去,碎片割破了我的衣服,但好在,没有受伤。

  我爬进屋子里以后,跑去了客厅,里面没有人,我又跑去了二楼。

  二楼依旧没有人。

  我觉得奇怪,难道萧程不在家吗?

  只是,当我重新回到一楼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煤气味……

  我将目标锁定在了厨房,我冲到厨房门口,拉开房门,那股味道,就格外浓郁了起来。

  看来,疯子是想毒死萧程。

  我捂着鼻子跑到了厨房里侧,终于在柜台的后面,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萧程。

  此时的他已经毫无知觉,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我先是找到了煤气开关,关合之后,拖着萧程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往家门口的方向拽,这期间,我一直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企图给他叫醒。

  等我打开家门之后,我重重的换了一口气,只不过,脑子开始犯晕。

  我不过是在里面呆了那么一会儿,就觉得难受,更何况萧程了。

  我把萧程拖出来之后,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脸,可是,他毫无察觉,甚至连心跳,都不那么明显了。

  我想尽一切办法去抢救他,而这时,疯子拿着我的手机,走到我面前,蹲下身说:“他已经是不行了,在煤气中毒之前,他还喝了很多不该喝的东西。”

  疯子的态度特别的冷血,彷佛是在说别的事一样。

  我想伸手抢回手机打120,但疯子向后躲了一下,说:“不用你报警,我自己会自首!我来报警!”

  话落,疯子就按下了110,可我已经等不及,我大声的冲她喊到:“叫救护车!我让你叫救护车!”

  疯子大概是被我吓到了,她愣了一下,说:“他已经没救了!一定是死了!不用救了!反正,我也是要自首的,没关系,一命抵一命就好了。”

  我傻眼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她,我继续去抢救萧程,而疯子,继续在我身边按下了110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疯子特别平静的说道:“喂,是110吧!我要……”

  只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间,躺在地上的萧程,就苏醒了过来,他猛的拉住了疯子的手臂,语气微弱,“别报……警……”

  是的,萧程醒了,而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让杀人凶手别报警。

  疯子也傻了,她僵硬的持着手机,呆呆的望着萧程,眼神里是说不清的神色。

  我急忙在这时拿过了手机,挂断了电话,然后准备打算拨打120,而萧程,也阻止了我。

  “芯瑶……不要惊动警方,找私人诊所的……医生就可以……”

  是的,萧程在快要被疯子害死的情况下,竟然和我说,让我帮他找私人诊所的医生。

  我以为他是脑子中毒糊涂了,但是看着他的眼睛,似乎还是清醒的。

  无奈下,我只得顺应他的要求,找来了私人诊所的医生。

  而这期间,疯子在完全茫然的状态下,协助我,把萧程抬到了花园旁的大理石上。

  因为家里现在还不能进,依旧很危险。

  在等待私人医生的过程里,萧程半眯着眼不停的做着深呼吸,而疯子傻傻的在一旁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我抓着额头不知所以然的颓丧在一边,完全没有处理这件事的头绪。

  大概十多分钟过去了,医生来了,医生在给萧程做了处理之后,帮我们将家里的一切都搞定,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进入家门了。

  因为萧程的状况一直不太稳定,所以,医生一直陪伴在左右。

  我按着医生的要求准备了一些治疗用的东西,这整个复苏的过程,还算顺利。

  就这样,大概折腾了两个小时以后,萧程的状态有所好转,而现在,就是处理萧程和疯子恩怨的时刻了。

  我拿着湿毛巾走到了萧程的身边,将毛巾塞到萧程手中以后,说道:“你和疯子,彼此冷静一下吧,今晚,我会把她带走。你公司那边,也就别让她去了。”

  萧程沉思了一小会儿,说:“你帮我把她叫过来行么?”

  我叹了一口气,接着回过头,看着疯子说:“你来一下……”

  疯子散漫的走到了萧程的面前,她站的直挺挺的看着他说:“别以为你不报警,我就会如何如何的感激你!今天算我倒霉,被你发现了!要杀要剐随你,但是,你和我之间,肯定有一个人会死!别问我为什么,如果你有良心,你自己就会知道我这么做的理由!”

  听了疯子的话,我猜测,这两个人一定是有着什么天大的仇恨的,又或者,是矛盾。

  难道是因为感情?还是因为家庭?

  疯子转头看了看我,说:“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他怎么样了,一会儿我就离开这里,他的那个公司,我也不会去了!”

  说罢,疯子就要往家门口的方向走,我气不过,冲着她的背影喊道:“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我靠近萧程,然后谋害他吗!疯子!萧程他到底怎么你了,你要这样对他!”

  疯子停下了脚,忽然,她发怒的转过身,冲着我嘶吼道:“他怎么对我,他自己心里最清楚!我不过是曾经被他玩弄过的女人之一而已,他可能已经忘记了,但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你当初不是还问过我,我眼睛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吗!好,我告诉你,都是这个叫做萧程的男人害得!如果不是他,我现在也不会变成妓女!”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这些话,我是怎么都没想过,一个我半路认识的疯子,竟然和萧程,有这么大的恩怨。

  好似现在回想起来,什么都明了了,当初疯子在背叛姚北帮了我的忙以后,耍无赖的要留在我的家中,后来,又恳求我让她去萧程的公司上班。

  这所有看似没什么瓜葛的事,原来一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

  所以从一开始,疯子就是抱着不干净的目的靠近我的,而她的最终目标,就是为了谋害萧程。

  我转身走回了萧程的身边,看着他说:“你曾经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是吗?”

  萧程否定的摇了摇头,但是,他的眼神里,带着很多的不肯定。

  这时,疯子冲到了萧程的面前,冷笑着说:“你是不是想说,你不记得了?或者,你根本就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她无奈的摇摇头,“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当初你在美国洛杉矶的时候,去了一家名为k—club的酒吧,那时候我第一次去美国跟我的黑人师父学习调酒,然后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个客人,就是你!当时你们是四个男人一起来的,你是唯一的中国人,所以我们唠的格外投机!那晚你和你的那些朋友喝的尽兴,你就和我说,你的朋友那里有很多国内没见过的好酒,让我跟着他们去取酒,拿回来以后,可以让我调给你们喝!我那时候天真,就跟着他们去了,可是……”

  说到这里,疯子冷笑着落了泪,她抽噎了好一会儿,继续道:“可是我去了以后,他们却凌辱了我!那时候我从没想过,我的人生会经历这种事!我挣扎着跑回酒吧的时候,我说让你帮帮我,救救我!可是你呢,你说你的朋友根本就不会作出那样的事,甚至还辱骂我,说我在讹诈你们!”

  疯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上的疤痕,“这个疤,就是那天我和你争吵的时候,你用碎裂的酒杯砸在我头上的!后来你们走了,我被我师傅辞退了,从此,我的人生一塌糊涂!甚至于……染上了这辈子都没办法摆脱的病!”

  疯子退着身子大笑了两声,“你还没记起来吗萧程?当初你口口声声维护的那些朋友,毁了我,而你,却狠狠的推开了我,甚至指责我在说谎!我本来好好的人生,全都被你们毁了!被你们毁掉了!”

  疯子怒目圆睁的说完这些,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而我万万没想到,她和萧程,会有过这么不堪的一面之缘。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而沙发上的萧程慢慢坐起了身,他低着头好一会儿,慢慢的又抬起,他望着疯子,说:“对不起,你说的那件事,我已经不太记得了,那天我好像喝太多了,我也没想过我的朋友,会那样对你……”

  疯子绝望的摇摇头,“是啊,你们这些有钱人,玩女人从来都是不用负责任的,甚至觉得,你们占女人的便宜,都是对她们的一种荣幸!”疯子摇了摇头,“也是,是我命不好,偏偏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们这些人渣,然后毁掉了一生……”

  萧程挪动着身子,打算站起身,我在旁边搀扶了一下,让他站到了疯子的面前。

  这时,萧程愧疚的低下头,诺诺道:“我会补偿你,不论你提出什么要求。”

  这一刻,大厅里的氛围变得异常的安静,疯子没有提要求,更没有表达她的愤恨。

  我就默然的等待着这两人的反应,心里祈祷着,这场灾难,能和平解决。

  而这时,我的手机,忽然不应景的响起了铃声。

  是单泰铭打来的。

  我接起的那一刻,单泰铭焦急的喊了过来,“芯瑶,你和阮修辰在一起吗?我打他电话他不接!阮北北出事了!你们现在在哪?马上来星海公园!马上!”

  

[读者须知]:下一篇:500 阮北北的哭吼-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