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94 邮件-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93 顾致凡的下场-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眼前,疯子反反复复的拉着我的手臂,在我面前重复着一句话,“死的人好像是那个顾致凡啊!你快去看看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想我是没办法相信的,我以为我听错了,或者,是疯子在和我开玩笑。

  我不敢相信的笑了笑,问道:“你看错了吧……不可能的……”

  疯子猛力的摇头,“我骗你做什么!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你去看啊!”

  在疯子的强制拉扯下,我跟着走出了房间,去了走廊的最里侧。

  那里围了好多人,议论纷纷。

  “这是谋杀还是自杀啊?你看看他的死相!太恐怖了,这绝对是被仇杀的!”

  “不能吧……这星辰酒店,一般人是进不来的,而且这里的安保工作一直都是圈里数一数二的,我就是因为这里环境好,才总带朋友来这里休息娱乐的。”

  “啧啧,我看这下啊,星辰要关门一段时间了!这可是在屋子里面死人了!”

  耳边的议论声影影绕绕,我听的心慌意乱,完全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身后的疯子向前推了我一下,随后帮我拨开身旁两侧的人,我在疯子的推助下,成功的走到了房间门口。

  我站在门口的黄色封条之后,看着房间里侧,仰躺在地毯上的那个死人。

  那是顾致凡,是他没错。

  灰蓝色的地毯上,鲜血浸染了整整一大片,那些红色的液体,顺着毛绒绒的毯子缝隙,一点一点的扩散开来,潮湿的一大片,渗着浓浓的血腥味。

  他的身子已经僵了,他的一条腿斜斜的劈在一侧,他的双手握紧了拳头,而他的脸,布满了深紫色的淤青。

  他闭着眼,但却张大了嘴,我甚至可以想象,他死前,有多痛苦。

  在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死去的人就是顾致凡的那一刻,我狠狠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尽量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也不要表现出太难过的表情。

  我想让自己平静,可是,我似乎并不能做到。

  疯子在察觉我情绪失控之时,她拉着我的手臂,就把我拖出了人群,她将我带到了走廊一边,说:“死的人是你前夫对吧?是不是?”

  我缓了好久,忍着眼泪点了点头。

  疯子惊讶了一下,接着,她说道:“我们应该怎么办?酒店应该已经报警了,那现在……”

  现在,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要尽快通知阮修辰。

  手脚忙乱的情况下,我找出了手机,只不过还没按下手机上的号码,阮修辰的电话就先打了过来。

  “温芯瑶你现在马上从星辰离开!马上!”

  阮修辰的语气很着急,可是,我已经顾不上那些。

  “修辰,顾致凡他……”

  “我听说了,他已经死了,你现在不要管这件事,马上从星辰离开!我怕你有危险。”

  “好,我现在就走。”

  挂了电话之后,疯子凑到我身边问:“怎么样了?”

  我转身就往疯子的房间去,“走吧!修辰让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顾致凡的意外死亡,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我更不会想到,他死后的第一面,竟然会被我撞见。

  难道这就是命运的纠缠吗?

  从最初的相识,到后来的相互背叛与伤害,再到如今的与世长辞。

  我说不上这一刻是什么感觉,好像我应该是庆幸或者解脱的,但在我看到他死后那一面的时候,我似乎就不这么认为了。

  虽然我恨他,但是这一刻,死者为大。

  我和疯子从星辰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在酒店里看到过任何可疑的人,而警方那边,已经开始插手调查。

  我和疯子走下楼的时候,警方的人正在监控室里调录像。

  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带着疯子,离开了这里。

  坐上车的时候,我一直沉默着不说话,一是为顾致凡的突然死亡而难过;二是,为明天的开庭而愁苦。

  我们唯一的证人没了,唯一能证明千佳怡杀死洛雨熙的证人,没了。

  好似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功亏一篑。

  我仍记得,何璐前些天还特意和我说过,现在能击垮千佳怡的事只有两件,一件是她谋害洛雨熙,另一件,就是关于她在国外洗钱。

  但是,洗钱这件事涉及的情况比较复杂,即便我们胜诉了,也未必能对千佳怡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不过,如果是杀人,那么千佳怡就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单单那一项,就可以彻底将她击垮。

  可如今,我们的证人没了,仅凭着纸面上的证据,未必能打赢这场战争。

  心情绝望的那一瞬间,疯子在我身边推了推我的手臂,说:“还在因为你前夫的事情而闹心吗?人都死了,你就别难过了!而且,他只是你的前夫而已,你们现在不是也没联络了吗!”

  我摇摇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疯子拍了拍我的后背,笨拙的安慰我,“别难过了,我估摸着啊,他应该是死于情杀,能在酒店逝世,肯定是和某个女人有关系!所以啊,你也别为这种事闹心了,我听说过,你前夫不是什么好人!他也就是寿命到了,该走了!”

  疯子一句接着一句的安慰我,企图让我的心能好受一点。

  可是,我现在难过,并不单单是因为顾致凡的突然离世,我担心的,还有明天的开庭。

  我想,顾致凡的死,一定和千佳怡有关,否则,不会死的这么凑巧。

  出租车抵达我家别墅的时候,疯子并没有下车的态势,我看了她一眼,无力道:“你到地方了,快回去休息吧!”

  疯子不放心的抓着我的手,“那你自己回阮宅,行吗?”

  我点点头。

  疯子叹了口气,转头就打开了车门,不过临着她离开之时,我急忙拉了一下她的衣摆,说道:“疯子,关于你和萧程的事,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以后,我们好好谈一谈!还有,你不要伤害萧程……行么?”

  疯子的眼神亮了一下,我想她应该很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毕竟上次的行凶事件,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她点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去忙你的吧!”

  跟疯子道别之后,我直接回了阮宅,而阮宅的大厅,此时已经乱做了一团。

  我还以为是家里被打劫了,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互相忙碌的何璐跟张律师。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在处理手上的文件,两人都不说话,神色凝重。

  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重新筹备明天的开庭资料。

  但眼下,事情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

  我脱鞋进了屋,安静的看着何璐和张律师,等着他们两人稍稍松懈下来的时候,我特意倒了两杯柠檬水,递到了两人的手中。

  这时,何璐才算是看到了我,她憔悴的说道:“芯瑶,你回来了啊!我刚才都没注意!”

  我摆着手,“你们快忙吧!别管我,如果有需要的,就告诉我!”

  何璐喝了一口柠檬水,绝望的说:“能有什么需要,现在什么都不需要了,因为什么都没了。”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听说了吧,顾致凡死了,而且死的还挺蹊跷。”

  我点点头,“我看到他了,在酒店死的,死相很惨,应该是被谋杀的。”

  何璐走到我身边,心情很差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顺其自然吧!别想太多了!”

  何璐的这一句顺其自然,让我彻底了解了明天的开庭胜算到底有多渺茫。

  如果搁着以前,何璐肯定会特别自信的跟我说没问题,但眼下,她自己的都慌张了。

  呆在家里的这段时间,没多一会儿,阮修辰就回来了,他的状态也很差,简单的跟我打过招呼以后,就跟着何璐、张律师一起忙碌了。

  几次,我都在沙发上不小心睡着,而睁开眼时,他们三人还在忙着整理资料。

  我最后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外面的天色灰蓝灰蓝的,不远处还夹杂着一抹艳红。

  我从沙发上爬起身,走到了他们三人身后,说:“我给你们准备一些早点吧!”

  阮修辰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抓着我的手腕说:“辛苦你了,简单给何璐和张律师准备一些就好,然后你回房间好好休息。”

  我点点头,心情沉重的去了厨房。

  这顿早餐,我做的并不顺利,想要的食材没有,途中,家里还停电了一次。

  好像所有的预兆都在告诉我们,这场官司,我们是打不赢了。

  早上阮修辰开车带着何璐和张律师去法院的时候,他们提早了一个多小时,阮修辰没打算带我,说让我在家里等消息就好。

  现在是早上七点,阳光很亮,但温度却凉凉的。

  我毫无心思的坐在家里的大厅中央,看着地上一摞摞的文件发呆,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

  大概就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我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是秦京华打来的。

  我接起,那头的他说道:“芯瑶,阮修辰走了吗?”

  我不知道他问这个要做什么,应声的说:“嗯,刚离开。”

  他在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顾致凡的事我听说了,我也知道,你们今天开庭……”

  “嗯,的确是今天开庭。”

  秦京华犹豫了一下,继续道:“你们的胜算,大吗?”

  我无奈的笑了笑,“还有什么胜算,顾致凡一逝世,我们之前计划好的一切,就都被毁了。”

  秦京华继续沉默了一小会儿,忽然,他语气坚定地说:“我可以帮你们提供一些证据,是有关千凌集团的账目数据,或许对你们有用,但是……我只能提供一部分,毕竟,千佳怡对我还算有恩,我不能对她下手太狠。”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无比的兴奋,“真的吗!谢谢你京华!我也替阮修辰谢谢你!”

  秦京华说道:“我这里,有一份电子文档,还有一份纸质文件,纸质的文件,我已经让尹艺开车去送了,我让她直接送到你的住处,然后,正好拉着你去法院。剩下的那份电子文件,我会用邮箱传给你,你在家里打印出来吧!我家里没有打印的机器。”

  “好!我现在就去开电脑!”

  挂了电话,我一溜烟的冲上了楼,打开电脑之后,我开始登陆我的邮箱。

  可能是因为心情太紧张的缘故,我输入账号和密码好多次,但就是不对。

  最后一次,我一个键一个键的往上敲,才算是登陆了邮箱。

  这个邮箱我已经好长时间没上了,一登录的时候,上面提示我有一百多封的邮件,大部分,都是广告。

  我在最前列寻找着秦京华的名字,一眼,我就看到了他发来的邮件。

  是一个电子文档,里面都是帐目数据一类的东西。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下载之后,将所有的内容,统统打印了出来。

  虽然我看不懂这上面的账目,但阮修辰一定能看得懂。

  打印机开始工作的时候,我顺着邮箱列表,开始检查里面有没有落掉的邮件,可是,当我翻到第二页的时候,我意外的,看到了一封,来自于美国的邮件,邮件的标题还写着,请务必亲自查收。

  我已经好久没收过这样的邮件了,以前在教育机构上班的时候倒是经常接收,但都是领导发来的。

  我好奇的点开了那个邮件,结果,里面是一大串的英文,以及,一个装有mp4格式视频的文件夹。

  视频?现在打广告,都改用视频模式了?

  我满脑袋问号的开始阅读页面上的英文,只是,当我读懂了文章的内容之后,我差点,就傻掉了。

  发来邮件的人自我介绍说,他是洛雨熙的房东……

  这是怎么回事?洛雨熙在美国时候的房东?为什么要联络我?

  我不敢相信的继续往下阅读,直到我把整篇内容读完以后,我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封邮件,是一个自称是洛雨熙的房东的人发过来的,信中说,洛雨熙生前的时候,有嘱咐过他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个视频文件发给我。

  这个房东还说,视频的内容他没看,因为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不会随意的窥探别人的隐私,现如今,他把视频发给我,也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文章的内容阅读完毕,我点开了那个视频,而当视频正常播放的那一刻,我真的是被惊呆了。

  这视频里播放的,是洛雨熙在美国家中的景象,确切的说,是家里的窥探摄像头……

  画面很清晰,甚至可以看到茶几上的英文报纸。

  只不过,画面出来的前十分钟时间里,镜头是一直静止不动的,也没有人出现,直到第十五分钟的时候,洛雨熙才算是出现到了镜头前。

  那个时候,镜头里的洛雨熙就已经是满脸的伤痕了,她的样子很憔悴,好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一样。

  我盯着镜头一动不动,三分钟过去了,视频里的洛雨熙从客厅里拿过了一个小板凳,放在了镜头前,她坐在凳子上,摆弄了一下摄像头。

  接着,她开了口:“今天是十月六号,是我在家里按下隐藏摄像头的第一天,我想我很快就要死了,因为从我来美国开始,顾致凡就一直在折磨我。他强迫我吃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汤药,说是对我的身体好,但是,我后来有偷偷找人查过,那根本就不是药,而是会让人上瘾的毒品。”

  镜头里的洛雨熙吸了吸鼻子,继续道:“我之所以录下这个视频,是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这里,因为前几天,我有听到顾致凡和千佳怡的谈话,他们说,要让我做替罪羊,帮他们完成洗钱的罪行,然后,还要让我去死。”

  洛雨熙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伤口,“这些伤痕,都是顾致凡和千佳怡赐给我的,还有顾致凡让我喝的那些所谓中药,也都是千佳怡拿给他的。我觉得我已经活不了多少天了,而且我真的很怕,我会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死掉!所以,今天开始,我会在家里放这个视频,如果我真的遇害了,希望看到这个视频的人,能把它交给法院或者是警局,拜托了。”

  洛雨熙录完这段内容之后,她便离开了镜头前,而接着,视频里的镜头就被移动到了她的卧房。

  洛雨熙将摄像头换了好多个地方,最后,把摄像头确定在了花盆的后面。

  放好之后,视频很长一段时间,都持续在这一个场景当中。

  我试着往后快进了一些,但内容并没什么变化。

  我等不及,就大胆的跳了一大截,将视频拉到了后半段,结果,我在视频里,看到了令人惊诧的一幕……

  视频里出现了洛雨熙之外的人,而这两个,就是化成灰,都能被认出来。

  是千佳怡和顾致凡。

  镜头里,顾致凡和千佳怡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房间,千佳怡的手里端着一碗汤药,而顾致凡的双手背在后面,不知道拿了什么。

  我觉得这视频里很快就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视频里的千佳怡开始强制性的喂洛雨熙吃药。

  一开始洛雨熙不顺从,顾致凡就去压她的手脚,再后来,顾致凡直接拿出了一条绳子,缠绕两下的就围在了洛雨熙的脖子上。

  看到这里,我的心跟着颤抖了一下,而这时,我急忙看了一眼视频的拍摄时间,刚刚好,就是洛雨熙去世的那天。

  视频里,洛雨熙被顾致凡勒住了脖子,而千佳怡面目狰狞的去往洛雨熙的嘴巴里灌药。

  等着那一碗药都弄干净之后,千佳怡随手就抓过了顾致凡手里的绳子。

  当时,洛雨熙还没有死,而顾致凡也并没有对她下死手,大概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但是,当绳子落到了千佳怡的手中后,那条绳子,就彻底变成了杀人工具。

  千佳怡毫不留情的去拉扯绳子的两端,一开始洛雨熙还在挣扎,但是没挣扎几下,她就断气了。

  洛雨熙就这样死了,而这也就是尸检报告上所谓的服毒自杀。

  看完视频之后,我的心狠狠的沉了下去,这种感觉太难受了,简直是太难受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平日里与人为善的千佳怡,竟然会有这么恐怖的一面!

  难道就仅仅是为了钱吗?人命都可以随意践踏?

  我忍着心里的痛,关掉了那个视频。

  而当我再次看到邮箱界面的时候,我在邮件最后面的详细信息那里,看到了一连串的群发信息。

  原来,这封邮件,是房东群发出来的,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两个人也接到了这个邮件。

  我猜,那两个收件人,应该是洛雨熙的朋友吧!

  不得不说,洛雨熙真的很聪明,她早就料到了自己的下场,所以,特意录下了这个东西,然后拜托房东帮忙发出去。

  她也很明智,知道这个视频发给我以后,我一定会将其递交给法院或是警局,因为,我和顾致凡是死对头。

  不过,我真要好好感慨一下,如果今天不是秦京华让我接收邮件,我想我是怎么都不会看到这个视频的。

  但好在,老天有眼,帮了我们一把。

  庆幸之余,我急忙拿起手机,给阮修辰打了电话。

  此时的阮修辰已经抵达了法院,他接起我电话的时候,声音很沉重。

  我急忙说道:“修辰,你们在法院等我一下!我这里拿到了千佳怡杀人的证据!是一个视频文件!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和尹艺一起去找你们!”

  阮修辰还没反应过来我说的是什么,我这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我已经来不及将视频拷贝下来了,我直接扣合了笔记本电脑,抱着电脑就往楼下冲。

  而这时,尹艺的车子,刚刚好停在了楼下。

  没等尹艺和我问好,我拔腿就冲上了车子,大喊道:“尹艺姐!快开车!快快快!去法院!”

  尹艺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奇怪的问道:“你就这么出门吗?你还穿着拖鞋呢!”

  我低头看了一眼脚上的棉拖鞋,接着随意道:“没事!快走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495 危险期-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