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77 机场偶遇-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76 北北和姚北-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在我们得知阮北北和姚北在一起的那一刻,阮修辰突然就接到了林芝雅打来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头的林芝雅就带着哭腔说起了话,“儿子,刚才我去学校送北北,结果姚北开车过来,把孩子抢走了!你快点想把法把我孙子接回来啊!”

  电话一挂,阮修辰就抓起了许珊的衣领,威胁道:“姚北现在在哪!”

  许珊佯装无辜的笑了笑,“我哪里知道啊!姚北她又没告诉我!”

  阮修辰的怒火蹭的一下就冲上了头,“我问你最后一遍,姚北现在在哪!”

  许珊的表情有些打怵,语气也软了下来,“她没告诉我……她只告诉我,她要带着孩子去美国……”

  出国?姚北要带着孩子出国?

  我立马抓住了阮修辰的手臂,说道:“姚北现在一定是在去机场的路上!我们走吧,现在去找孩子!”

  阮修辰松开了许珊的衣领,警告她说:“如果姚北和你联络,你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她的行踪!否则,你知道后果!”

  许珊胆怯的向后退了两步,“知……知道了……”

  我和修辰离开公司以后,车子一路上了高速,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里,不停的用阮修辰的手机给姚北打电话,可惜她根本就不接,甚至是挂断。

  情势越来越不明朗之时,阮修辰转头对我说:“给单泰铭打电话,或许他能联系上姚北。”

  我急忙拨通了单泰铭的电话,只是电话打通之时,那头的单泰铭直接就朝我喊了过来,“你们现在赶紧来机场!姚北现在和孩子在一起,她要去美国,我恐怕是阻止不了了。。”

  原来,单泰铭早就知道姚北要带着孩子离开。

  我紧张的说道:“泰铭,你一定要帮我们拦住姚北!我们现在就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了!”

  “好,你们尽快!”

  挂了电话,我看着阮修辰说:“姚北现在就在机场,单泰铭正在那边拖延时间呢,我们要赶快!”

  “好,我知道了。”

  车子开到机场的时候,我和阮修辰直接冲去了单泰铭所说的地方。

  当我们看到姚北和孩子的时候,单泰铭不在,而阮北北就站在姚北的身边,哭的特别凶,孩子很努力的想要从姚北身边离开,但姚北就是死牵着他的手不放。

  北北的手腕已经被勒出了一圈红印,可姚北却浑然不觉。

  当我看到北北难受模样的时候,克制不住的就冲了上去,可是姚北在发现我的那一刻,直接就把北北拖到了自己的身后,接着冲我吼道:“你别过来!我告诉你们!我发疯的时候,能做出什么事,我自己都不知道!”

  孩子的哭声一阵比一阵撕心裂肺,我听的心疼,却不敢轻举妄动。

  阮修辰走到了我身后,冲着姚北说:“你要是有什么不满,你直接和我说就好,不用三番五次的拿孩子作威胁,你不就是想要钱么,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

  姚北绝望的笑出了声,“钱?阮修辰,当初我和你要钱的时候你不给,现在你却说什么都好商量!你以为我是那么好打发的吗?我告诉你,我姚北现在不想要钱了!我不要了!我就要这个孩子!”

  面对姚北的无理取闹,我和阮修辰已经忍无可忍,我们很想动用蛮力把孩子抢回来,但眼下的状况似乎由不得我们选择。

  阮修辰尽力的压着自己的怒火,说:“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

  姚北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和阮修辰,彷佛想置我们于死地。

  这时,我身后跑过来了单泰铭的身影,单泰铭的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是碘酒和纱布。

  单泰铭呵斥气喘的冲到姚北的面前,阻止她说:“你现在先冷静好吗?孩子的膝盖受伤了,你先让我给孩子处理伤口,行么?”

  我和阮修辰这才注意到,北北的裤子破了一个大洞,膝盖的位置渗出了鲜血。

  怪不得孩子从一开始就在不停的哭,原来是受伤了!可见,姚北她到底对孩子做了多少缺德事!

  阮修辰忍不住,作势就要往姚北的面前冲,但姚北反应快,她抓着阮北北的手腕,一下就把孩子推到了自己的身前,她死死的扣住孩子的脖颈,威胁我们说:“你们别过来!你们谁要是过来,我就让你们后悔一辈子!我说过的,谁都别逼我!谁都别逼我!”

  看见她对孩子动粗,我们当真是被吓到了,不过转念一想也正常,当初姚北为了杀掉我,甚至不惜烧死自己的孩子,现如今,她有了难处,再拿孩子开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她就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一切代价的人,不过,这也正是我们最害怕的一点。

  眼前的状况越来越糟糕,我和单泰铭完全没办法,而唯一能劝阻姚北的人,只有阮修辰。

  阮修辰很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他平下了语气,对着姚北说:“你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你肯把孩子还给我,我什么都满足你。”

  姚北看了看阮修辰,又看了看我,大概就这样僵持了三十多秒钟以后,她慢慢松开了北北的脖子,北北被呛的不停的咳嗽,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外落,看的人心疼。

  她说道:“我要你和你母亲的全部房产,还有你名下的所有股份,包括集团的,还有你在海外投资的,外加,三个亿的现金,还有……”

  前面的这些物质条件提完,姚北将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还有,我要温芯瑶死。”

  是的,我没听错,她让我死,她要让阮修辰一无所有,然后,让我死。

  阮修辰张口就喊了过去,“姚北!你不要逼我!”

  呼喊声一落地,姚北也跟着抽起了疯,“我逼你?我怎么逼你了?我告诉你阮修辰,我就是什么都得不到,也不会让你和这个贱人在一起!我要她死!要她死!”

  姚北的狰狞面目彻底裸露在我们面前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们这些人之间的矛盾,全都浮出了水面。

  当初姚北为了算计我,不停的在阮修辰的面前装模作样,搞出自己温柔贤淑,受尽委屈的形象,现如今,她走投无路,只得撕下了面具,以死相逼。

  我忽然觉得,现在的事态发展程度,还不如以前在私下里勾心斗角,起码,不用像现在这般,拿生命作威胁。

  绝路,应该就是如此了吧。

  姚北的交换条件已经说的非常明了,现如今,就看阮修辰的选择。

  我知道,按着修辰的性子,他真的会为了救阮北北而放弃自己的一切,但是关于姚北的最后一个条件,我真的不知道,他会如何应对。

  正当我们所有人都不说话的一刻,我的身后,忽然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芯瑶?”

  这呼喊一落地,我急忙回过了头,眼神诧异的看着身后叫我名字的那个人。

  我还想着自己怎么会在机场碰到熟悉的人,而意料之外的,我在这里,看到了萧程。

  萧程来机场?这么巧合?

  能在机场看到萧程,我当真是很惊奇,难道他是准备去美国了吗?可是,他好像并没有拿行李。

  我随即转过身,走到了他的面前,说道:“萧程?你怎么会……”

  萧程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接着,看了看我身后的那些人。

  他的眼神稍微闪烁了两下,说:“看样子,你们好像是遇到了麻烦……”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当下的状况,只得转移话题的说道:“你怎么会来机场?是要去美国了吗?不是说要晚些时候……”

  萧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腕表,“没有,我来这里接人的,估计快了,飞机已经落地了。”

  话毕,萧程向前迈了两步,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姚北,接着,低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那个女人,又来找你的麻烦了?看上去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我奇怪的看着萧程,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但是,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很自然的就记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在姚北的手机里,我曾看到过,萧程和姚北的通讯记录。

  我一时间有些懵,萧程则继续小声的问道:“是关于孩子的事情吗?孩子……被姚北抢去了?”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萧程,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我总觉得,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特别是关于姚北和阮修辰的。

  萧程看到我发呆,轻声笑了笑,继续道:“芯瑶……我可以帮你把孩子抢回来,但是,如果我帮你做成这了件事,你也得帮我一个忙。”

  他可以帮我把孩子抢回来?还要我帮他的忙?

  萧程怎么可能帮我把孩子抢回来?再者说,我又能帮他什么忙呢?

  我心里自然是不太相信的,而这时,阮修辰走到了我身后,按着我的肩膀问:“怎么了?”

  阮修辰警惕的看了看萧程,萧程则坦然了冲我摆了一个“自已意会”的眼神。

  我觉得眼下的状况真的很混乱,但是,面对这种状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不管萧程能不能帮上我们,都应该试试才对。

  而且,我一直觉得,他和姚北之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

  我点点头,“萧程……只要你能帮我们把孩子要回来,什么都好说。”

  萧程微微笑了笑,接着,抬头看了阮修辰一眼,他倒是没有张口说些什么,而是转身,直接走向了姚北那边。

  姚北看到萧程的时候,脸色难看的很,有惊讶,有恐惧,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

  而也就是这一幕,肯定了我之前的想法,姚北和萧程之间,肯定是有些什么联系的。

  萧程走到姚北面前的时候,姚北颤着嗓音冲他喊了过去,“你别过来!这件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别过来!”

  可萧程并没有把姚北的话放在眼里,他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没有丝毫的恐惧,更别提被威胁。

  当萧程走到姚北身边的时候,他轻轻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我们谁都听不清楚。

  姚北的神态有些慌张,但是,这并没有真的阻止到她,她继续死死的抓着孩子的肩膀,同萧程抵抗,“你滚开!不要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那些鬼话!你现在就是被温芯瑶那个贱人给冲昏了头!你不就是想要得到她么,你不需要对我使出这么卑劣的手段!萧程我告诉你,我就是死,都不会让他们把孩子拿走!”

  姚北的豪言壮语一说完,萧程并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他低头微微笑了笑,接着蹲下了身,轻轻的握住阮北北的手臂,缓了小一会儿,他默默的抬起了头,看着姚北说:“你确定,要在这里,把孩子带走?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我怕你会后悔。”

  姚北沉默了少顷,继续端着没人能耐她何的表情,“我后悔?我为什么会后悔!这是我的孩子!我想带到哪里,就带到哪里!你们谁都管不着!”

  萧程微微笑了笑,继而站起身,看了姚北好一会儿,这次,他低下头,唇齿靠近姚北的耳畔,很小声的嘟囔了两句话。

  萧程到底和姚北说了什么,我们无从而知,但让人惊奇的是,在萧程和姚北说完这第二句悄悄话以后,姚北的表情,变得紧张了起来。

  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心慌的无处言说,彷佛整个世界都快要坍塌那般,又好像,眼前的这个男人掌握了她的全部命脉,只要他伸出手,轻轻的一弹,就能将她的生命彻底的摧毁。

  我想,姚北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萧程的手里,而且,是关乎生命的把柄。

  我紧张的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看着萧程一步步的将姚北击垮,他没有动用任何武力,也没使出任何的手段,他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话,就将姚北制服了。

  正当我们惊讶着眼前这一幕的时候,萧程很自然的,牵起了阮北北的手,接着,他蹲下身,抱起了孩子。

  萧程回过身,看着我说:“还不过来抱孩子?”

  我傻眼的冲了上去,接过孩子以后,急忙跑回了阮修辰的身边,我们忙着给北北处理膝盖上的伤口,完全的慌乱。

  而另一边,姚北木然的站在原地,她低着头,浑身上下都在发着抖,她似乎被人克制住了,一句话不说,唯独剩下满满的怨恨。

  萧程很淡然的笑了笑,随后走回了姚北的身边,看着她说:“你还不打算离开吗?还是想和我一起,接那个人?那个……许久不见的人?”

  姚北慢慢的抬起头,她的两只眼睛通红,倒不是眼泪,而是布满了红血丝,她是真的的在愤恨,看到她脸色的一刻,我甚至都被吓到了。

  忽然,姚北抓住了萧程的手臂,声嘶力竭,“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就为了那个温芯瑶?萧程,你给那个贱人卖命,就不怕落得比我还惨的境地!”

  萧程默然的笑了笑,“我倒是没有替谁卖命,大家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刚好,在我做条件交换的时候,你很不恰巧的,就出现了。”

  萧程推开了姚北的手臂,转身走到了我面前,看着我说道:“芯瑶,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这一次,是我帮了你。”

  我木讷的点点头,“谢谢你萧程……日后只要你有需要,我肯定会……”

  我的话没说完,萧程低头就看了看时间,接着,他回过身,看向了接机口的方向。

  接机口那边,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很多的人,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国外航班刚落地不久。

  萧程应该是看到了他要接的人,观望了几秒钟以后,他的身子一挺,径直就朝着接机口走了过去。

  我和阮修辰还有单泰铭站在原地,身旁的阮修辰怪异的望了好一会儿,说道:“这个萧程到底是谁?为什么,姚北会听他的话?”

  我也很想知道,萧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就不停的给我展现出他的各种人格。

  有时候腼腆害羞,有时候独断神秘,而更多的时候,是捉摸不透。

  我甚至还记得,在萧程第一次出现在我家的时候,萧阿姨还笑着和我说,萧程至今还是个处男。

  现在,我是死都不会相信了。

  毕竟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我们看在眼里。

  阮北北的伤口在被处理干净之后,我和阮修辰还有单泰铭打算带着孩子离开,可是,我这边刚抱住孩子,不远处的姚北就冲着我们跑了过来,她的样子很狰狞,看的人心慌。

  我死死的搂着阮北北,让孩子的脸埋在我的肩膀上,接着,我躲在了阮修辰的身后,避开姚北。

  阮修辰和单泰铭挡在了我身前,将姚北阻隔开来。

  姚北疯了似的抓着阮修辰的衣襟,喊道:“阮修辰!别以为你能从我这里拿走孩子!我告诉你,法院肯定会把孩子判给我的!到时候,我要让你和温芯瑶跪在我面前!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阮修辰伸手便推开了姚北,他的气力很大,直接就把姚北给推到了地上。

  姚北好像是伤到了脚腕,在被推倒时,她蹲坐在地上,一边哭嚎,一边抓着自己的脚,不停的喊疼。

  我们并没打算理会姚北,所以,在确定她不会再来烦扰我们之后,我们三人打算离开这里。

  可是,正当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阮修辰忽然就叫了停。

  他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接机口方向,确切的说,是停留在萧程的身上。

  此时的萧程,已经接到了他想要接的人。

  我放眼看了过去,那人是个老外,皮肤很黑,长相有些凶。

  但仔细打量过去,不难看出,那个黑人的身份应该很尊贵,从穿戴和言行举止上,就能看得出来了。

  我侧过身,冲阮修辰问道:“我们不走吗?”

  阮修辰望着不远处,神色凝重的要命,而这时,一直在旁边没出声的单泰铭开了口,“那个黑人,好像是科文……”

  科文……如果我没记错,单泰铭口中的这个科文,应该就是姚北的前夫。

  就是当初姚北在美国的时候,和她领了结婚证的合法丈夫。

  得知这个消息,我自然是被惊讶到了,我下意识的低下头,看向了姚北。

  不出意料的,姚北也留意到了科文的存在,而此时的她,已经不再哭泣了,整个人发着呆,神情呆滞,完全的失魂。

  我们几个人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不远处,萧程忽然回过头,看了看我们,接着,招了招手。

  萧程的面色很轻松,彷佛,他早就知道科文和阮修辰的关系,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丝的神秘和理所当然。

  不一会儿,萧程带着科文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萧程一句话没说,而科文在看到我们的那一刻,眼神瞬间惊讶了起来,他伸出手,冲向阮修辰说:“阮总,好久不见了!”

  阮修辰拧着眉,完全没料到,会在多年以后,再次和科文碰面。

  阮修辰没说话,科文则很识相的收回了手,这时,科文突然就注意到了蹲坐在地上的姚北。

  他不可思议的愣了一下,接着,表情复杂的冲姚北伸出了手,语调平静道:“好久不见了,姚北。”

  听闻了这一声问候,姚北的脸色即瞬变的苍白,她僵硬的咽了咽喉咙,接着,拖着自己的身体,向后退了退。

  好像,她很恐惧科文的出现,好像,眼前的这个前夫,对她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科文再次伸了伸手,意图将姚北拉起,姚北在经过了几秒的短暂思索之后,终于伸出了手,站起了身。

  科文毫不忌讳的搀扶着姚北,随后,他转头看向阮修辰,意味深长的微笑着说:“阮总,您不记得我了吗?我可是,一直记着您呢!”

  

[读者须知]:下一篇:478 萧程的请求-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