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71 尘埃落定-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70 萧程和姚北-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萧程把我送回家的时候,别墅院落里正停着阮修辰的车子,家门没关,屋子里面很安静,没传出什么激烈的声音。

  我心惊胆战的下了车,萧程则探着头朝家门那头看了一眼,说:“应该不会吵起来的,我看阮修辰的母亲都来了,应该是在谈判呢。”

  我整个人的神经紧绷着,一步一步的往家门口走去,我低着头,双手合十的祈祷着说:“不知道,但愿别出事就行!”

  当我走进屋的时候,家里真的是出乎我意料的安静,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摆着刚刚洗过的果盘,大家都不说话,沉默的有点让人害怕……

  我木讷的站在门口,总觉得,眼下的安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而已。

  我爸正坐在沙发里,微低着头紧拧着眉,我妈眼圈通红,一脸埋怨,而阮修辰和林芝雅则彼此冷静的坐在我爸妈的对面,阮修辰的脸色很严肃,林芝雅的脸色,比较虔诚。

  我有点搞不清楚这谈判的氛围,这时,厨房里的疯子一路小跑的跟了出来,她看到我的时候,整张脸拧成了一团,冲到我身边,拉着我的胳膊就转过了身,小声嘀咕着说:“你怎么才回来啊!吓死我了刚才!我都怕你爸妈和阮修辰打起来!”

  我死死的抓着疯子的手臂,“所以到底打没打起来啊!他们刚刚吵起来了吗?”

  疯子翻了个白眼,“没有,没打也没吵!他们刚才谈了挺长时间的,也不知道说开没有。”

  既然已经谈了很长时间了,那么也就是说,关于我和阮修辰的事情,应该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

  所以,现在的状况就是,就差我来表态了!只要我态度强硬的和我父亲说,我不去美国,父亲总会多为我考虑一下的。

  我当即就转过了身,可是转过身的那一刻,我完全傻住了,我亲眼看到……此时的阮修辰,跪在了我父亲的面前,他低着头,放下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全部尊严。

  我站不稳的向后退了一步,失了声,哑了言。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到,阮修辰会为了我,向我的父亲下跪。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可以放下自己颜面的人,他的严肃,他的孤傲,他的冷漠与不可靠近,如今,都因为我而破了例,变了规则。

  我想冲到阮修辰的身边让他起来,可是,疯子死活在身后拦住了我,小声的说:“你别去,现在这是女婿和老丈人之间的事情,你别插手!”

  听了疯子的话,我没有轻举妄动,而眼前,阮修辰低着头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伯父伯母,对于我和芯瑶的过去,我已经全部说完了,我承认我给了她太多的伤害,但是,我并没想到,会给她造成那么大的阴影,如果你们愿意给我一次机会,我希望我可以好好来弥补她。她去美国读书,我不反对,但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一次,相信我会给芯瑶一个完整的家。”

  这些肺腑之言说完,我妈就跟闹了脾气的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林芝雅看我妈哭了,她也没憋住,跟着一起哭,后来还起身坐到了我妈的身边,两个老人一起抱着哭。

  这是搞什么,太感动了吗?

  我爸在听了阮修辰的陈述之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为难的撇了一下头,赌气的说:“你先起来!”

  阮修辰在这时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急忙跟他摆手势,让他赶快起来。

  等他站起身之后,笔直的站在了我父亲的面前。

  我父亲大概是被阮修辰给说服了,他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生气道:“我好好的一个女儿!我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跟着你受了多少委屈你自己说!你这个臭小子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再敢欺负我女儿,我就拼了我这条老命,直接把你给撕成两半!”

  话落,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我妈不哭了,林芝雅不哭了,阮修辰惊讶的抬起了头,而我爸,也没那么生气了。

  我忍不住,站在门口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顿时,他们所有人都看向了我,我爸狠狠的盯着我,骂道:“你还有脸笑!你知不知道你这段日子让你妈操了多少心!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不懂事的女儿呢!”

  我听得出,我父亲已经原谅我和阮修辰了,这满是责怪的语气里,带着一股浓浓的爱意。

  我忍着眼睛里的泪水,走到了我父亲的身边,我抱住了他微胖的身子,说:“爸,对不起!以后女儿会好好的幸福下去的,不再让你和妈担心了。”

  我爸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嗓音有些沙哑,“行了,照顾你妈和阮修辰的母亲去吧!我上楼休息一会儿!”

  我爸起身就要走,我看他要离开,就赶忙去搀扶,结果,我爸眼神太好使,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我后脑勺的纱布。

  当即,他的眼神凶恶了起来,他转身看着阮修辰,大喊道:“你小子!又把我女儿给怎么了!她怎么又受伤了!啊!”

  眼看着我爸就要冲到阮修辰的面前,我灵机一动,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就开始喊:“哎呀……疼疼疼……你们别吵……我这脑袋好疼啊……”

  我爸一下子就心软了,他瞪了阮修辰一眼,说:“你给我照顾好我女儿!”

  父亲离开大厅以后,一个人去了书房,关门休息去了。

  而沙发上,我妈抱着林芝雅,彼此间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人的情绪都很高涨,感觉一言不合就要开哭!

  我傻眼的看了她们两个一会儿,这时,阮修辰走到我面前,刮了一下我的鼻头说:“你不用去美国了,我已经把我们之间的所有事情,都和你父母讲清楚了。现在,你可以风风光光的嫁进我们家来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感觉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而且我真的特别好奇,阮修辰到底是以怎样的说辞,说服了我父母?这太神奇了!

  阮修辰捏了一下我的脸蛋,说:“你现在去楼上,把你的行李拿下来吧!”

  我一愣,“拿行李做什么,不是说,我已经不用去美国了么!”

  他耸了一下肩,“去我家啊!你爸妈已经同意,让你去我家长住了!”

  我一口就回绝了过去,“不可能!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可是没出嫁的人,我爸妈才不会同意我去你家住呢!你少在这骗人!”

  阮修辰偷笑了两声,“你不去也得去,我已经和你爸妈说了,你最近,被姚北的打手给盯上了,随时有生命危险,所以……”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作为你的未婚夫,为了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必须,二十四小时,把你留在身边,看管你的一言一行!”

  他说完以后,特别骄傲的撇嘴笑了笑,甚至还有木有样的点了点头。

  我当真觉的他很欠揍!不是一般的欠揍!

  阮修辰在身后推了我一下,“快去拿行李,我好送到车子上去。”

  我瞪了他一眼,挪着步子就要往楼上走,而这时,一直站在我们身边没说话的萧程开了口,“芯瑶,你……真的不去美国了?”

  萧程的声音很低沉,听得出,他此时的心情很低落。

  他低落,是有我的原因在里面的,毕竟,为了我出国的事,他帮了我不少的忙,甚至修改了自己的行程,要带我去美国散心,还帮我安排了住处。

  我十分惭愧,但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

  过了十多秒,萧程忽然放松的笑了笑,“好吧,随你了,你开心就好,不去也行,这样我也可以晚几天去美国。”

  我为难的低下了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阮修辰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和萧程,随后,他转身看着萧程,说:“萧先生,最近一段时间,有劳你为温芯瑶费心了,不过以后这种事,就不必你亲力亲为的为她考虑了,她是不会去美国了,以后的日子,也不会有去美国的机会!”

  阮修辰的话里带着一股火药味,傻子都能听出来,他正在宣布主权。

  萧程倒也还算有礼貌,稍微应付的笑了笑,便没再和他交流下去了。

  萧程转身就要走,可我没想到,阮修辰忽然又把人家给叫住了!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偷偷在身后拉了一下阮修辰的手臂,着实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刷新三观的事情。

  阮修辰没有理会我,而是看着萧程冷冷的说道,“萧先生前一段时间通过秘书给我发来的邮件,我已经看过了,既然我们已经在这里见面了,那就不用费事的来传话了。萧先生,你的文案计划我考虑过了,我觉得内容上没什么新意,你可以转投其他公司了。”

  萧程攒着怒火转过了身,故作姿态的说道:“是吗?我秘书……有给您发过文案计划?我怎么不知道?”

  阮修辰摊了摊手,“文案计划还附带了一封邮件,落款还是你的名字,难道,前一段时间,不是贵公司主动找我们求合作的吗?萧先生的记性,还真是差啊。”

  萧程的脸瞬间变的通红,那种表情,明显就是有气撒不出来的模样。

  看样子,萧程是真的给阮修辰发过邮件,而且是请求商业合作一类的邮件。

  我之前听萧阿姨说过,最近一段时间,萧程为了拓展国内的公司,不停的在寻找靠谱强大的合作商,估计,修辰集团,就是他的备选之一。

  不过,现在的状况,似乎是有些打脸了。

  我尴尬的看着萧程,不停的冲他眨眼,意思是告诉他赶紧走。

  可是,萧程非但不走,还继续和阮修辰顶撞了起来……

  “阮总,我真的挺惊讶的,你的私生活都这么混乱了,竟然还有时间亲自过目邮件,对于您的敬业,我真的是深表佩服!不过没关系,无法合作,只能说我和修辰集团没缘分,我相信,以后总会有机会合作的。”

  阮修辰的心里自然是生气的,不过他还是佯装潇洒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那我就不送了,你慢走。”

  萧程冷笑了一下,转身便上了车,等着他的车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的时候,我责怪的转过了头,看向阮修辰。

  谁知,阮修辰也正盯着我看呢!那眼神,别提多凶了。

  我皱了皱眉,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像我欠你钱似的!”

  阮修辰冲着我靠近了一点,他不说话,但眼神里的杀气很重。

  我顿时觉得后背蹿过了一阵凉风,不过这并不能打败我,我继续瞪大眼,说:“你刚刚为什么要对萧程说那样的话!你要是看不上人家的提案,你可以通过邮件的方式,让秘书帮你拒绝啊!人家萧程本来挺低调的,现在让你用那种语气说出来……都……都……”

  说着说着,我自己的语气就弱了下来,因为……阮修辰看我的眼神越来越认真了,而且他还以每秒一毫米的速度,匀速的向着我靠近,这状况,让人慎得慌。

  我低垂下了眉目,说:“你……你……你别这么看我,我刚刚又没说错什么!”

  这时,阮修辰冲着我的额头就狠狠的吹了一口气,“还没说错什么?如果我同意你去美国了,你是不是就要跟那个萧程在美国度蜜月了!啊?”

  我额前的碎发被他吹的四分五裂,一缕挂在鼻子上,一缕挂在眼睫毛上,还有一缕,挂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硬挺着胸板,反驳说:“我和他是清白的!”

  阮修辰伸手就捏住了我的下巴,“我看你是……”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沙发那头,就响起了母亲和林芝雅的啧啧声。

  林芝雅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她自己的儿子,说:“修辰,你就算是心情再好,也不要在老人的面前做这种事吧?你说你,平时挺稳重的一个孩子,怎么一看见芯瑶就把持不住了!”

  我和阮修辰傻眼的对视了一下,我噗嗤一下就大笑了出来,接着,我团着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他的胸口,说:“对啊!你都多大个人了!就不能稳重一点么!你要是开心,回家开心去!别在这得瑟!爸妈都看着呢!”

  阮修辰黑着脸瞪了我一下,捏着嗓音说:“温芯瑶,等你回家的……”

  我冲他摆了一个鬼脸,“谁怕谁!”

  就这样,我和阮修辰之间的误会,以及我们两个家庭之间的误会,就算是彻底的解除了。

  虽说我父亲的脸上总是表现出一副冰山的表情,但在他心里,他已经接受了阮修辰。

  而我母亲,因为本来就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所以,在林芝雅的蹿动下,她早就归于阮修辰的队伍了。

  现在,父母都同意了我和修辰的事情,我们的感情,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心情舒畅的一刻,我回身喊了一嗓疯子的名字,不过,眼下的疯子似乎正在走神,她直勾勾的盯着家门外的方向看,神情呆滞,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

  我走到她身边,晃了晃手臂,说:“你在看什么呢!喂!”

  疯子这才算是回了身,目光散漫的看着我说:“啊……我走神了……什么也没想,就是走神了……”

  说罢,疯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左顾右盼的看了看大厅里的状况,说:“你们这事谈判结束了吗?中午饭在哪吃?要是在家吃,我给你们做!”

  我愣了一下,这才几点,上午九点都不到……

  我摇摇头,“不……现在还不饿……”

  疯子没精打采的点点头,失神的说:“奥,那没什么事,我就回房间了,还有一个工作表格要处理……”

  我应声:“快去吧!去忙吧!”

  说罢,疯子转身就走上了楼。

  阮修辰站到我身后,低沉的说:“她和那个萧程是什么关系?从萧程进门开始,我就察觉她的眼神不对了,他们是情侣?”

  听了阮修辰的话,我义正严辞的转过身,指着他的胸口说:“你刚刚,注意疯子做什么?你总观察她干嘛?你不会是……对人家……”

  阮修辰无语的哼了一声,“你们女人的思维跳跃能力,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话落,他头也不回的,也跟着上了二楼,我站在楼下冲他大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

  阮修辰背对着我随意的摆了摆手,“不要胡思乱想,我去你房间拿你的行李了。”

  切……

  阮修辰上楼以后,我一个人去厨房倒了杯果汁,彷佛在我和修辰的事情尘埃落定了之后,这个家里的大大小小话题,就都和我无关了。

  我本来是想和我妈好好的唠唠嗑的,可是从她见到林芝雅之后,这两人就跟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了!

  一开始两人谈论的还是解释误会什么的,后来,就延伸到了婚礼的筹备,再后来,就更没谱了!直接讨论哪家商场上了新款,哪家商场的大牌货更全!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设定啊!

  我一个人在厨房里喝东西的时候,手机闯进来了一则短消息。

  我打开屏幕,竟然是许久不联络的徐智川发来的。

  徐智川我当然记得,星媒的记者,现在做到了主编的位置。

  当初,我和他就是因为大嫂袁婧辛的事而结了仇,后来,大嫂离世,我们之间的误会解除,我又和他成了互相帮助的好朋友。

  之前姚北通过媒体抹黑我的时候,就是徐智川半路出手相助,帮我把我的媒体形象,给挽救了回来。

  也不知道,他这次找我,是因为什么事情。

  我翻开短信内容,上面是一段简短的叙述:

  “温小姐,不知你最近是否有空,之前你答应过我,要配合我们公司的刘编导,做一个关于你和阮修辰的专题采访,不知道这件事你还记不记得。”

  关于专题采访的事,我记得很清楚,当初为了表达对徐智川和刘编导的感谢,我曾放话同意了刘编导打算采访我和阮修辰的请求。

  现在,也是还人家恩情的时候了。

  我拿起手机就回复了过去,“我当然记得!我最近都有空的,你看看你的时间安排吧!采访的事你来定,然后我跟修辰协商一下。”

  不一会儿,那头爽快的回复了过来,“好的!就欣赏你这痛快的性格!那我和刘编导沟通一下!对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通过媒体对外界传达的,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加到这次的采访中,放心吧,这次的专题,绝对绿色无公害。”

  “好!谢谢你了!”

  商量好了专题采访的事,我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了起来,好似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在我和阮修辰尘埃落定的时候,媒体也来顺水推舟的帮了我们一把。

  这次,我一定要接着采访的机会,将我和修辰的那些绯闻,向外界解释清楚,同时,也要说明白我和姚北之间的恩怨。

  毕竟,有些事情,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心情愉快的这一刻,我重新打了一杯果汁,走上了楼,看到阮修辰的时候,我凑到他身边说:“你最近有没有空呀!星媒想对我们两个做一个专题采访,我已经答应下来了!”

  阮修辰一边提着行李,一边随意的点头,“你定吧!我的时间都依你!”

  这时,阮修辰的手机在上衣兜里震动了两下,我看他空不出手,就帮他拿了出来。

  屏幕上显示的,是秘书的来电。

  我将手机举到他面前,说:“是你那个男秘书的电话!接吗?”

  他点点头,“你接吧!问问他什么事!”

  我直接按下了接通,随即将手机举到了耳边,只是,电话刚接通,那头就响起了秘书沉重的叙述声。

  “阮总,我刚刚按着您的交代,和律师沟通过了,律师让我转达您说,法院那边,可能会把孩子判给姚北。”

  听到这句话,我手里的果汁杯“哐当”一声就落了地,果汁洒在了我的鞋面上,浸染了整个左脚。

  这潮湿的感觉,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读者须知]:下一篇:472 甜蜜-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