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68 我也爱你-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5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67 你别走-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后来,我和阮修辰发生的事,也就是视频上所展现的那样了。

  我们在房间门口拥吻了好长时间,在彼此的意识都彻底不清晰之后,我们两个一路缠绵回了房间,而后,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发生了关系。

  而至于那个视频到底是谁录下来的,我们谁都无从查知。

  在和阮修辰发生关系后的第二天,我睁眼的时候,整个人是蒙的,那晚的一切,我记的很模糊,但唯一确定的两件事是,阿雅给我的那瓶水有问题,而我的的确确是和阮修辰睡在了一起。

  十八岁的年纪总是会害怕各种事情,在我醒来之后,我的第一想法就是离开这里,所以,在没有惊动阮修辰的情况下,我蹑手蹑脚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不留痕迹的走出了房间,离开了酒店。

  虽然我心里害怕,可是,我更怕这件事被人知晓之后,引发出来的一系列更可怕的事情。

  所以,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我强迫自己做着决定,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既然天亮了,就让一切都随之消失就好,我还有自己的人生,我不能让自己的生活,毁在这种事情上。

  可是,正当我劝服自己的时候,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我走出酒店的那一刻,因为注意力实在是太分散,我连红灯都没注意到,就直接穿过了人行马路,而后,被一辆私家车撞飞了好几米。

  在我被撞之后,我的神智就开始不清晰了,而再次睁眼时,我躺在了医院里。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父母都陪在了我的身边,我的右侧小腿轻微骨折,昏迷了五天五夜。

  而我的失忆的毛病,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落下的病根,那场车祸,让我丢掉了脑子里的一部分记忆,包括,我和阮修辰的那一晚。

  不得不说,老天爷真的是太会捉弄人了,在我遭受了车祸与短暂失忆,并经历了一切系列疼痛难忍的手术之后,临着要出院的前一天,我被查出了怀有身孕。

  没错,在检查身体的时候,我被医生告知,我怀孕了。

  这是任何一个十八岁的女生都无法接受的事情,我不能接受,我父母更不能接受。

  在得知这个晴天霹雳以后,我爸妈轮番询问我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可是,那时的我完全没了记忆,我有努力回想,可什么都记不起来。

  我爸妈疯了一样的质问我,而我,像个傻子一样的,只能默默接受大人们的责骂,以及周遭人的嘲讽。

  我怀孕了,可是孩子的父亲是谁并不清楚,所以,我必须打掉这个孩子。

  那一年的经历,完全是我人生中的一次恐怖的转折,而在我忍着痛打掉孩子以后,我被确诊了失心疯。

  失忆症状加重,因为太过悲痛,得了失心疯。

  那一年的自己,几乎可以用六亲不认来形容,我想自杀,想杀掉父母,甚至想杀掉和我同屋的病友,那时的我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认为世间的一切都是灰色的,一切都是毫无生气的,一切都是应该消失并毁灭的,包括我自己。

  母亲因为我的突然变故而伤心欲绝,父亲更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只希望我能赶紧好起来。

  可失心疯不是普通的病症,想要完全痊愈,真的太难了。

  在确诊后的半年多的时间里,父亲母亲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甚至带着我出国寻医,但得到的治疗效果,却是微乎其微。

  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继续回国看守治疗,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绝望的情绪也在漫漫游走的时间中,被迫沉淀了下来。

  父母越来越觉得我的下半辈子可能永远都要在黑暗的神经抑郁中度过,可是,正当他们绝望的时刻,奇迹发生了,在医生和父母的多方努力和协助下,我的病情忽然就有了好转,并且,精神状态越来越好。

  谁都说不清楚,到底是医术拯救了我,还是父母的陪伴感动了我,或者,真的就是奇迹发生了。

  我的精神状态愈加的开始好转,只不过,脑子里的一部分记忆,伴随着病情的好转,而消失了。

  消失了也好,这样就不会让人被迫难过。

  身体痊愈了之后,我健健康康的出了院,虽然过往的记忆残缺不全,但在那些日复一日的治疗过程中,我一点一点的摒弃掉了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不开心的事情,一点一点的,将那个多磨的十八岁年华,丢弃在了脑袋的灰色区域中,尘封,不被开启。

  我终于获得了自由,获得了新生,也获得了一段崭新的生活。

  我重新回到了学校,而谭霄羽也结束了她的交换生生涯,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陪着我经历了我美好的大学时光。

  没人知道我消失的那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而我之前的那个室友阿雅,因为全家移民,而离开了这座城市。

  过往的一起已经与我无关,唯一和我有关的,就是属于我的未来。

  我的生活终于恢复了正常,我的父母为了让我拥有一个健全的成长环境,也将我过往的那些经历,全部隐藏了起来,不让我对过往的事情产生一丁点的怀疑。

  而我,也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在父母为我营造的一个充满幸福的回忆梦境里,慢慢长大成人,慢慢的,走到了我的二十二岁。

  ……

  当我回忆起这全部的经历之后,此时的我,已经躺在了阮修辰的车中,彷佛,刚刚在阮修辰抱着我奔跑的过程中,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而这梦里的画面,一帧一帧的掠过我的脑海,他们无比真实,又无比的让人难过。

  我睁开眼,看着驾驶座上正在开车的阮修辰,他不停的超越前方的车辆,不停的闯着红灯。

  在车子急速行驶的过程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就这样默默的流出了眼泪,一颗接着一颗,顺着眼角流淌在手臂上。

  我望着他的背影,难过的心情已经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原来,我和他早相识过了,原来,我们还有过这样一段不堪的回忆。

  阮修辰啊……现在的我已经想起了过往的所有事情,那么,眼下的我应该如何面对你?

  我曾经怀过你的孩子,我曾和你那么短暂的相识过……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当初的你为什么要在谭霄羽的婚礼上,向所有人承认,视频里的男人就是你,以及,我十八岁时打掉的那个孩子的真正身份。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可是你,什么都没有说。

  那么,在我们第一次相识的时候,在我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在你第一次将我的戒指还给我的时候,你是否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那么,你对我的爱,又是基于怎样的基础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已经彻底慌乱了,我死死的抓着拳头,我趴伏在车后座里,整个人的呼吸都变的窘迫。

  忽然间,我们的车子停了下来。

  我望了望车窗外,原来是到了医院。

  阮修辰直接下了车,只是他还没有过来帮我打开车门,我就听到了门外,刺耳的嘶吼声。

  “阮修辰!如果你不给我钱,那就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是不会让你得到阮北北的抚养权的!”

  这声音,是姚北的,看样子,她是一路开车尾随我们到这里的。

  车窗外的阮修辰在和姚北做了短暂的交涉后,他打开了我身边的车门,他抱着我就要往医院冲,姚北却在这时拉住了他的手臂,狠狠的喊道:“阮修辰,如果你今天不给我答复,我就会让温芯瑶死!我要让她……”

  她的话没说完,阮修辰深沉的低吼了过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所以请你松手。”

  姚北冷笑了一声,不确定的询问,“真的?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

  阮修辰冷冷的看着她,一句话都没说。

  姚北有些不确定,但是,她最终还是放开了手,提醒着说:“你可千万记住你的承诺!否则,我会做出什么事,我也不清楚!”

  阮修辰在得到自由的一刻,直接就冲到了急诊室那边。

  他将我放下之后,急忙去和医生交流。

  我微睁着眼看着他的背影,而在阮修辰发现我已经清醒的那一刻,焦急的单膝跪在我身边,抚摸着我的额头说:“怎么样?很疼吗?现在没事了,你别怕……”

  我红着眼点了点头,“没事……不疼……”

  阮修辰拧着眉目看着我,“你哭了?是太难受了吗?”

  我继续摇着头,我本来是想询问他一些事情的,可是,话到嘴边的一刻,眼前的医生就将阮修辰推到了一边,开始给我处理伤口。

  我只好翻身趴在床上,接受医生的治疗。

  伤口的处理,大概经历了二十分钟,好在的是,伤口破裂的不算太严重,否则,就要进行缝针了。

  伤口处理完之后,我被送去了一个单独的病房,阮修辰先去洗手间清洗了自己的双手,等他走出来以后,开始帮我整理病床上的床垫。

  “你今晚要在医院住院吗?如果你不想,我带你回家。”他说道。

  我大概是真的不想在医院里闻这刺鼻的药水味了,而且,现在我只要一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会不禁想起十八岁那年在医院治疗的那段黑色时光。

  我摇摇头,虚弱的说:“我想,回家。”

  他当即抱起我的身子,“那我们就回家。”

  从医院走到停车场的这一路,阮修辰都没有停下来过,这一路,他一声不吭,只是闷头朝着车子那边走。

  等到他把我送上车以后,他将我抱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扣好安全带,他说:“要喝水吗?”

  我摇摇头。

  他凝视着看着我好长时间,忽然轻轻的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个吻,“那我们回家。”他说。

  车子开出医院以后,是一路朝着他家别墅的方向开去的。

  我觉得方向错了,就说:“修辰,我想回我自己的家……”

  阮修辰单手操作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握紧了我的手腕,说:“这次我不会放你走了,明天你不要去美国了,以后,都不要去了。”

  我小心的转过头,“可是……我已经答应我爸妈……”

  眼前,我们路过了第一个红灯,足足有五十秒钟的时间间隔,他停下车,看着我说:“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刚在我怀里的时候,说你已经想起之前的事情了,是真的吗……”

  是的,在我昏迷之前,在阮修辰抱着我奔跑的时候,我曾开口告诉他,我好像是想起了十八岁那年的事情。

  原来,他一直在等我开口。

  我忽然间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沉默着,低下了头。

  气氛就这样尴尬着过了三十多秒,阮修辰发动了车子,车子续续前行的过程中,他幽沉的开了口,“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想问我……”

  是的,我真的有好多的话,想开口询问他。

  我咽了咽喉咙,忽然间,眼泪止不住的又落了下来,我低着头抹了抹眼泪,一时间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阮修辰将车子停到了路边,他侧过头看着我,递着纸巾帮我擦掉了眼泪,说:“对不起,让你回忆起了那些糟糕的记忆。”

  是啊,那些记忆是糟糕的,十八岁那一年的经历,对于我乃至我的整个人生来说,都是糟糕的。

  我本不应该想起那些的,可是,如今我一个片段没有落下的,全都回忆起来了。

  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终于,在我情绪溃堤的那一刻,我止不住的哭喊了出来。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让我遭遇那件事的男主角,偏偏是你,偏偏是我下定决心要好好珍爱的阮修辰呢?

  我好不容意动了心,好不容易告诉自己,不管未来多艰难,我的下半生,都是他的人了。

  可如今我却得知,这个我很爱很爱的男人,曾给了我一个让人绝望的青春过往。

  阮修辰伸手将我揽入他的怀中,轻抚着我的后脊说:“对不起,我当年找过你的,可是不论我询问谁,都得不到你的消息,我以为你是故意躲开我的,所以我才放弃了寻找你的念头。我以为,你是故意不想面对我,故意不想我去打扰你的……”

  我哭喊着:“我是不想面对你的!我觉得我经历了那样的事情真的很丢脸,所以我想着,这样的事,我自己隐藏下来就好了,我以为我会忘记的,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我会怀了你的孩子,而那个孩子……”

  说到后来,我已经没了哭喊的力气,那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啊,我就这样,放弃了他。

  阮修辰紧紧的抱着我,“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当初应该找到你的,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我推开他的肩膀,红肿着眼,“就算你找到了我又怎么样?你会对我负责吗?阮修辰,你当初是有女朋友的!甚至就在你和我睡在一张床的当天,你喊的都是秦辛的名字!所以,就算你得知了我的下落,你能对我负责吗!十八岁时候的我,你打算怎么应付?给我钱吗?还是什么?”

  我沙哑的说出这些话,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口有多痛,完全不顾他的心情有多糟。

  阮修辰沉默着,他的眼神暗淡无关,他默然了好久,忽然说道:“那时候的秦辛已经逝世了……对不起,因为那时候的我一直没能从她的阴影里走出来……所以才会失控的喊出她的名字。”他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对你负责,不管是十八岁的你,还是二十二岁的你,我都会负责,因为我知道,不论我什么时候遇到你,因为你是温芯瑶,所以我最后都会爱上你。”

  听着他的解释,我的心瞬间就软了下来。

  原来,那时候的秦辛已经离世了,原来,他不论什么时候遇到我,都会爱上我。

  我默默的流着泪,在微弱光线的车子里,看着他的眼。

  他伸手抚去了我脸上的泪水,说:“当年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心动了,我没有想过我们之间会发生那种事情。事情发生之后,我也很后悔,我通过很多人找过你,但是,学校没了你的消息,你的同学老师都和你断了联络,那段时间,你的父母也完全不理会外界人的消息。所以我以为……你是故意在躲避我,我怕我的出现会干扰你的生活,所以我中断了一切联络你的方式,我以为你后来的生活会过好的,我就没有再寻找你……可是我没想过……”

  我吸着鼻头,“你没想过,我竟然经历了那么多惨痛的事情……”

  阮修辰抓过我的手,“你十八岁那一年的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后来我得知你的消息并认出你的时候,是在你第一次来家里给阮北北做家教。在我拿到你的个人消息的时候,我知道,我又和你相遇了,这个我曾找了很久的女人,自己闯进了我的生活……”

  他幽幽的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在我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我以为你会认出我,可是,你好像对我没有任何印象。那时候我觉得你很奇怪,就调查了你全部的个人信息,然后我才知道,你此前怀过一个孩子,得过失心疯,甚至丧失了十八岁那一年的所有记忆。所以我才知道,我已经从你的记忆中,完全消失了。所以,你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仍如你第一次见到我时候的模样,会害羞,会紧张。”

  他的眼圈泛了红,“那时候我就已经在心里决定了,我会把曾经欠你的都补偿给你,虽然那时候我还没有完全爱上你,但是我想弥补你。可是后来我发现,在和你接触的那些日子里,我已经爱上你了,我的人生不能没有你,所以我想,我要用我的后半生,来补偿你……温芯瑶,你接受吗?”

  黑夜中,我就这样漠然的凝视着他的眼,好似,我在他的眼神中,重温了我们经历过的一整个曾经;好似,我在他的眸色中,看到了那个懵懵懂懂的自己。

  从我们在阮宅的第一次见面,乃至于后来的一次次纠缠。

  好像,时光回到了我第一次去阮宅帮阮北北培训的那天,我坐在小方桌的旁边,他裹着浴袍悄悄的走到了我的身后,伸手将我落在洗漱间的那枚戒指,放在了桌面上。

  戒指从他潮湿的手掌心里滑落,啪嗒……啪嗒……啪嗒……滚落在我的手边。

  原来,这一切都这样的清晰,原来,我们之间的纠缠,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注定了。

  听过了阮修辰的解释,我终于释怀,也终于绕过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我刚去阮家的时候,就会在阮修辰的电脑里发现关于我的个人资料。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我的所有过去,他故意不开口提及,只是怕揭开我过往记忆的鸿沟,他怕我难过,怕我承受不住记忆之重。

  他就这样默默的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默默的等待着我们真正相互厮守的那一天。

  我想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还是不听话的迸发了出来,我想我已经原谅他了,当我看到他眼神里的过去和将来。

  他擦着我的眼泪,微笑着说:“让我用一生来弥补你好吗?让我用接下来的人生,陪在你左右。”

  我破涕为笑的点点头。

  在我们气氛缓和的那一刻,他深深的拥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吟,“我爱你……”

  这一刻,我们之间所有的误会都已经解除,而我也更加清醒的意识到,他是爱我的,而我也是爱他的。

  我们不能失去彼此,就算曾经有过不堪的记忆,我们都不能,失去彼此。

  我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将额头埋在了他的脖颈之中,我故意在他的领口擦了擦脸上潮湿的泪水,轻轻的说:“我也爱你……”

  

[读者须知]:下一篇:469 孩子的去留-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