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56 就是我-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55 婚礼前奏-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把千佳怡和赫霖弄走之后,我回到了谭霄羽的化妆间。

  此时的谭霄羽正美美的对着化妆镜臭美,我站到她身后,抚着她的头纱说:“一会儿上台以后,你可别激动的哭出来啊!你看你现在开心,等会儿有你难受的!”

  谭霄羽张牙舞爪的跟我比比划划,看她的样子,根本不觉得自己是要嫁出去的主,好像这场婚礼,是她娶江青和一样。

  婚礼正式开场之时,宴会厅里的照明灯都关掉了,舞台放着微弱的灯光,没多会儿,大屏幕开始播放婚礼公司精心准备的视频短片。

  短片只有三分钟,而在此之前,我们已经等候在了舞台后侧,等着音乐停止之时,我就会搀扶着谭霄羽上台。

  而江青和,就站在舞台的另一端,准备着和谭霄羽的相逢。

  这婚礼的流程似乎有些古板,但是,不管怎样,这场婚礼,是两个人感情的宣告,更是一段爱情的开始。

  一切按着流程进行下来之后,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在谭霄羽和江青和登台以后,当我带着阮北北给新人送完花捧和钻戒,随后,便牵着北北下了台。

  走下舞台之时,我的眼前出了一双手,我抬头,看到了正冲着我笑的阮修辰。

  我按住了他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往下走,阮北北像个小大人似的抓着我的裙摆,说:“瑶瑶你小心一点!不要摔倒了!”

  走下舞台以后,阮修辰将我拉到了他的宴桌旁,他特意从椅子下面拿出了一个鞋盒,说:“把这个换上。”

  我打开盒子,原来是一双平底鞋,他还真够暖心的……

  换好鞋子之后,我和阮修辰,还有阮北北坐在同一张宴会桌上,而旁边的那一桌,就是千佳怡和赫霖。

  我偷偷观察了一下赫霖,整个婚礼的进程里,他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谭霄羽,那眼神的认真程度,好像是要把谭霄羽看穿一般!

  我正发着呆呢,这时,阮修辰戳了一下我的腰窝,说:“该你上台了!”

  我猛地回过头,原来是谭霄羽准备抛手捧花了!是婚宴的最后一个环节!

  我摆着手摇头,“不去了!在场那么多单身的姑娘呢!我不去了!机会让给她们好了!”

  可阮修辰似乎格外的热情,拉着我的胳膊就往舞台的方向推了推,“你去吧!你看那么多人都上去了!”

  我本来不想去,可是,阮修辰今天的执意着实让我很吃惊,好像我不去,他就会不开心一样。

  无奈下,我只好上台。

  不过走之前,我特意回头瞪了他一眼,说:“老话可是说了,抢到手捧花的人,一年内就要结婚的!我要是不结婚,我就……”

  “我就娶你!去吧!”阮修辰微笑着冲我摆了摆手,那宠溺的眼神,让我都不忍心责怪他。

  我转过头,灰溜溜的上了台。

  上台之后,陆陆续续的,聚集了很多单身的女生,当然,还有几个脸皮厚的男生。

  谭霄羽站在舞台里端的位置,笑呵呵的看着我们。

  主持人费心费力的在这里组织我们的秩序,让上台的人,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排列。

  我在第三排左右的位置,有点远,也有点挤。

  我是真没想到,一个手捧花,竟然能这么的受欢迎,可见,这些姑娘是有多恨嫁啊!

  我本来就没兴趣,结果看到这么多人,就更没兴趣了。

  我心想着,就当凑热闹好了!

  可谁知,这时候,谭霄羽忽然抢过了主持人的麦克风,吹了两口气,说:“我的伴娘呢!我家温芯瑶呢!”

  我小心的举了举手,“这呢……”

  谭霄羽说道:“你到第一排过来!我给你加个塞儿!谁让我和你好呢!”

  面对谭霄羽的点名,我特别不好意思,为了让现场不那么尴尬,我摆着手说不必了,可谭霄羽非要我上前面去,甚至后来直接到人群中拽我出去。

  我被她拽到第一排的时候,我简直就成了全场的焦点,因为第一排的位置有摄像头,所以,我的大脸,就被投放在了大屏幕上。

  我捂着脸偷偷跟谭霄羽说:“你别管我了!我不想抢的!”

  谭霄羽瞪了我一眼,“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我告诉你啊,你今天要是抢不到我的花捧,我就和你绝交!”

  “……”

  真是的,一个花捧而已,干嘛这么认真啊……

  我被强制性的安排到了第一排之后,还被塞在了最中间的位置,等着所有人都站好,主持人开始倒数三二一,而谭霄羽犹如百米冲刺那般,背对着我们,搞出一副即将飞跃的姿势。

  单是看着她的模样,我竟然还有点小紧张呢!

  不过我知道,就我这身手,就是让我站到谭霄羽的身后,都未必能抢到。

  我心不在焉的等待着主持人发号施令,而当主持人喊到“一”的时候,整个宴会厅,突然陷入了一阵沉寂当中。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静等着,这份难得的幸运,会花落谁家。

  可是,当主持人的数字喊完了以后,突然间,谭霄羽抓着花捧就转过了身,而这时,我身后的那些人,齐刷刷的向后退了一步。

  接着,谭霄羽很轻松的将手里的花捧朝着我就扔了过来,她笑着说:“就是你了,温芯瑶。”

  我发愣的一刻,身体条件反射的接住了花捧,而身后的那些人,忽然间就开始鼓掌。

  彷佛,我身后的这些人,都只是上来走过场的,在谭霄羽转过身的瞬间,她们很自觉的就在我身后退让了开来,彷佛就是让我故意抢到花捧的……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而这时,我身后的那些人群中间,很自然的避开了一条小路,小路的另一边,出现了阮修辰的身影。

  阮修辰缓慢的走到了我面前,他自然的单膝跪地,从西服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钻戒盒子。

  这次,我是真的傻眼了……我以为我在做梦,我是万万没想到,今天的这场争抢捧花的戏码,是谭霄羽和阮修辰联合谋划的!

  原来,他们让我上台,让我站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不过是为了,演出这样一场让人惊喜万分的戏……

  我的心跳顿时加速,而眼前,阮修辰打开了手里的钻石盒子,深情道:“温芯瑶,我和你求过很多次的婚,但每一次,都有意外发生,以至于后来的那几次,让你不敢轻易开口答应我。我知道,你总是顾虑我们之间会有太多的阻碍,但是我真的不在乎,为你向你证明这一点,我特意选择在今天,选择在有那么多陌生人的地方,来向你证明我对你的心意。温芯瑶,嫁给我好吗?就这一次,我们结婚吧!别再让我等了,我等不及了!”

  他的话说完,我眼睛里的泪水就噼里啪啦的往下落,而身后,谭霄羽狠狠的捏了我一下,说:“人家膝盖都跪麻了!你能不能答应人家了!难不成你还要让我们一舞台的人都在这等啊!温芯瑶,今天是老子主场,我给阮修辰腾地方,已经够讲义气了!”

  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抹了一把眼泪,冲着阮修辰点了点头。

  阮修辰放松的笑了一下,接着抓过我的手腕,将那枚戒指,慢慢的带到了我的手指上。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吧!或许,我们真的可以结婚了。

  当戒指在手上戴牢的一刻,台下再次响起了掌声,虽然那些人我都不认识,但我想,这真的是最美好的求婚了。

  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无尽的幸福和喜悦当中,身旁的阮修辰紧紧的牵着我,在同台下的人鞠了一躬之后,我们两个准备走下舞台。

  可这时,意料之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一次的求婚,还是出了意外。

  宴会大厅的正中央,忽然在这时响起了很大的呼喊声,而这个声音,是姚北。

  “温芯瑶!阮修辰!你们两个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对得起我吗!”

  声音响起的一刻,所有人都朝着大厅中央看了过去。

  今天的姚北穿了一身淡粉色的连衣裙,她硬挺挺的站在原地,眼神放着怒火,好似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怨妇。

  姚北的出现,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我倒是想过她会在阮北北离开疗养院以后,想方设法的来抢孩子,却没想过,她会在谭霄羽结婚的当天,来闹场。

  宴会厅里的宾客坐的满满当当,其中不乏有媒体人,甚至是带着记者来独家采访的,结果姚北的出现,着实抢了谭霄羽的风头。

  现场秩序出现混乱的一刻,谭霄羽打算让保安把姚北拖出去,可是,还没来得及叫保安呢,姚北就忽然站在大厅中央哭了起来,她撕心裂肺的呼喊着说:“为什么!阮修辰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可以不和我结婚!但是你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一个女人在一起!她的身体有多肮脏,难道你不清楚吗!你可以抛弃我,但是你为什么要连我的孩子都一起带走!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凭什么,让一个妓女去抚养我的孩子!”

  姚北的这段话,喊的是声嘶力竭,她每一个字都咬的格外的清晰,好像在此之前,她已经联系过无数遍了,就为了等待今天的这场演出。

  顿时,现场的宾客无不唏嘘感叹,本来好好的婚礼现场,现在,变成了捉奸现场。

  我们本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可是,姚北在怒吼完之后,变本加厉的就朝着阮北北走了过去,看样子,她是要借机再带走阮北北。

  她今天就是单纯来砸场子的,她很清楚,在这种满是名门望族的场合里,不管她说什么,阮修辰都不会对她做出太过分的举动。而且,她身为人母,本来就是一个容易被人同情的身份,她基本上可以为所欲为。

  为了阻止她,我和阮修辰纷纷跑下了台,去抢阮北北。

  可惜,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姚北在拉过阮北北的手腕之后,狠狠的就将孩子扯到了自己的身边。

  她死死的搂着阮北北,冲着我们说:“你们偷情就算了,别带上我的孩子!阮修辰!你可以和这个不干不净的贱人结婚,但是,我的孩子我必须带走!”

  阮修辰终于没办法忍受,他走到了姚北的面前,一手按着她的肩膀,一手扯住了北北的手腕。

  他发狠道:“姚北,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这里不是你随便发泄的地方!”

  姚北继续装着她柔弱的一面,忽然,她蹲下身,跪在地上抱着孩子死命的哭泣,“温芯瑶她就是一个浪荡的女人!她从十八岁的时候就到处和男人上床,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你一定要和那样的女人在一起!甚至还要抢走我的孩子!”姚北用尽全力的哭吼,“我什么都不要行了吗!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只要孩子!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孩子!”

  这感让人心疼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我的头上。

  被众人注视的瞬间,我感觉我浑身上下都很难受,像是没穿衣服一样,任由别人的窥视。

  在场的这些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啊!这么一闹,我的颜面恐怕是荡然无存了。

  我心里发慌,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时,台上的谭霄羽和江青和冲了下来,谭霄羽跑到了姚北的面前,抓起她的头发就喊道:“这是我的婚礼!你疯了吗敢在我这里闹?”

  姚北什么都不顾,就只管死死的抱着孩子,不停的哭闹。

  谭霄羽没办法,她不能对姚北动粗,所以,只好吩咐人叫了保安。

  等着门口那边的一大群保安冲进来的时候,其中两个胆子稍微大点的男人,直接就把姚北给架了起来,保安是准备拖着姚北离开这里的。

  可是,姚北在被抓起的一瞬间,她忽然,冲着我和阮修辰笑了笑,小声道:“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们吗?”

  我当然没搞懂她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在她站起身的那一瞬间,我彻底懂了。

  姚北在被抬走之前,我们身后的大屏幕上,突然间就放起了视频。

  而屏幕上播放的视频,不是什么结婚短片,更不是什么唯美音乐,而是……我十八岁那年,在酒店和陌生男子开房的视屏。

  视频里的我喝的已经没了意识,只是在和一个看不清身影的男人接吻,我们两个人不停的做着肢体接触,然后进了房间。

  视频的内容不忍直视,在场看到视频的人,也无不在小声议论,而此时此刻,我已经没了任何呆在这里的颜面。

  我想逃跑,这是我的第一想法,我承认我懦弱,可是,我真的想要逃跑。

  心里惶恐之时,大厅最后一排,忽然有媒体记者冲了上来,他们不停的对着我拍照,甚至,毫不忌讳的,询问我到底是不是视频的女主角。

  我没说话,呼吸急促的不行,姚北忽然就接了话,“能不是她吗!那么明显的一张脸,难道你们认不出来吗?温芯瑶她自己都承认了!”

  阮修辰狠狠的拉了姚北的一下,“姚北你够了!”

  姚北冷笑一声,“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阮修辰,这就是你选择的女人!这就是你找给阮北北的后妈!”

  阮修辰想发火,但是,碍于在场的企业老总太多,他不能轻举妄动,他没有解释,而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在那些记者疯狂的对我拍照的时候,他将衣服盖在了我的头上。

  阮修辰是打算带着我离开这里的,他揽过我的肩膀,推着我就往门口的方向走,而他在走的同时,还吩咐保安,将阮北北一起带走。

  可姚北死活不同意,她堵到了我们面前,喊道:“既然你选择带这个妓女走,那你就把我的儿子留下!我是绝对不可能让一个妓女去当我儿子的后妈的!”

  阮修辰给了姚北最后的警告,“你还不打算让开吗?”

  姚北的语气极为坚定,“你到底是选择这个妓女,还是我!你说!”

  终于,阮修辰忍无可忍,他毫无预兆的将我头上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直接扔在了地上。我以为阮修辰是要强制性的带着我离开的,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他拉着我的手腕转过了身,朝着舞台就走了回去。

  我一路踉跄的跟在他身后,完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他将我带到了舞台之上,大屏幕上,还在播放着那个不堪入目的视频。

  我不敢看,也不想看,每多看一眼,就觉得是在自己的心口上插了一把刀。

  可是,我更不敢转身面向台下的观众,那些犹如饿狼一般的眼神,很容易击垮我的自尊心。

  我不知道阮修辰要做什么,我死死的低下头,一言不发。

  阮修辰走到了主持人的面前,从对方的手里拿过了话筒,音响里冒出一阵呲啦呲啦的声音,接着,阮修辰面向台下的宾客开了口。

  “在坐的各位宾客,对于今天的事,我诚挚的在这里和各位道歉,真的很抱歉……”阮修辰冲着台下鞠了一躬,然后,他转头看向谭霄羽说:“谭霄羽,我能借着你的舞台,澄清一些事情吗?我知道这样很无礼……”

  台下的谭霄羽冲着台上就大喊了一句,“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别管什么抱歉不抱歉的!你只要别让我家温芯瑶受委屈,你就是把我的婚礼砸了都行!”

  谭霄羽的话一落,阮修辰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谢谢。

  我站在他的旁侧,脑袋始终低的死死的,整个过程里,我没有抬一下头,但是,我感觉的到,阮修辰的语气很严肃,好像是要说出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我紧张的握着他的手,手心里冒出了一层层的冷汗。

  阮修辰用力的攥紧了我一下,酝酿了一下情绪,举起话筒说道:“我今天在这里,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只是想解释一件事……我对温芯瑶的感情是真的,她对我,同样也是认真的。刚刚姚小姐说的那些,都不属实,温芯瑶不是什么风尘女子,更没有做过视频里的那种事。”

  他的话说完,我真觉得,他是疯了。

  难道他眼瞎了吗?大屏幕里正播放着呢,我温芯瑶,早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和别的男人开过房了,我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流过产!

  我忽然间觉得,阮修辰为了保护我,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他为了让我在大家伙的面前有颜面,他竟然选择了撒谎。

  我心虚着,而台下的姚北忽然间大笑了起来,“阮修辰!难道你当所有人的眼睛是瞎的吗?那大屏幕里放的是什么难道你看不见吗!那是温芯瑶水性杨花的证据啊!难道你非让我说出,她以前还留过两次产的经历?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你觉得你撒谎没人会发现吗!”

  姚北的话说完,整个宴会厅又一次响起了唏嘘声。

  我觉得我就快站不下去了,我的眼泪就憋在眼眶里,如果再多呆一小会儿,我就会大哭出来。

  可身旁的阮修辰似乎并不怕,他松开我手,顺势揽过我的肩膀,他故意在宾客的面前跟我做出一副亲昵的样子,他死死的抱着我,持着话筒说:“没错,这视频里的人的确是她,她十八岁的时候,的确是和男人开了房,而且,也流了产。”

  倏然间,整个宴会厅变的噪杂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开始大声的谴责我。

  姚北在台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的声音瞬间变的自信,“所以!你现在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只是为了肯定我刚刚对她的指证?”

  阮修辰摇了摇头,淡然道:“视频的内容我完全承认,但是,这视频,并不是温芯瑶不检点的证据!”

  姚北冷哼一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阮修辰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和温芯瑶,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在一起了!她当年流产的孩子,就是我的!”

  姚北傻了眼,不可思议的大声喊道:“阮修辰!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你就是为了给她台阶下,所以才……”

  阮修辰平静的笑了笑,“我没有胡言乱语,因为这视频里的男人,就是我。”

  

[读者须知]:下一篇:457 无法相信的真相-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