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53 我祝你新年快乐-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52 疯子帮我报复姚北-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姚北和我放完狠话,狼狈的跑出了别墅大院,疯子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尘,一脸正经的看着我说:“温芯瑶,你又欠了我一条命!如果我刚刚晚回来一会儿,你就废了!”

  的确,如果刚刚疯子稍微晚一点回来,我估计,我这会已经只剩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回想起刚才姚北对我施暴的过程,真的特别的恐怖,姚北她的确就是要置我于死地的,那一幕,想起来都害怕。

  疯子伸手在我面前摆了几下,说:“所以你没受伤吧?”

  我摇头,“没有!还好你回来的及时……”

  疯子弯身从地上捡起高跟鞋,赤着脚丫走进了屋,我跟在她身后,问道:“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萧程那边同意你入职了吗?”

  疯子立马表现出谁能奈我何的表情,傲娇的说:“必须的啊!就本小姐这形象,他公司不要我,根本就是他们的损失好吗!”

  我连忙点头,“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

  安生在家休息的这几天,关于姚北来家里虐待我的事情,我谁都没说,一是不想惹麻烦,二是,我觉得阮修辰会处理好他的家务事。

  这几天的时间里,白天疯子上班不在家,我就来回奔波于谭霄羽和江青和的新房。

  谭家和江家的势力真的很大,光是新房,就买了一个四层的,自带花园游泳池,完全的高标配!

  我估计,谭父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这么争气的把自己给嫁出去了,而且,嫁的人家还算不错!

  所以,在谭霄羽把江青和带回家的时候,谭父是一百个同意,因为谭父知道,就自己女儿这性格,能嫁出去,真的实属不易了!而且,江青和对谭霄羽还那么的好,虽然江青和以前性子痞了一点,但是自从他下定决心和谭霄羽结婚以后,就收起了自己的小性子,准备好好过日子了。

  虽然不知道他的决心到底有多大,但是,既然他落到了谭霄羽的手里,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犯错误的可能了。

  毕竟,谭霄羽训夫很有一套!

  其实在张罗结婚之前,谭霄羽是打算简简单单的办一场小型婚礼的,可是,当他们小两口把日子定下来以后,双方父母的家长就不愿意了,倒不是不同意他们结婚,而是说,这场婚礼,必须大办!

  老人的想法很简单,毕竟这婚礼,是两个家族的联姻,这一生就这么一次,可不能粗略的就办过去了。

  依着两家老人的意思,婚礼还是要在酒店举行的,而且,要多浮夸有多浮夸,必须把两家的名声传扬出去,正好,也给媒体一个寻觅风头的机会,趁机给两家集团做做宣传。

  好吧,商人的圈子,自有商人的规则,一场婚礼,也要搞得这么商业化!

  所以,为了依附两家老人的心意,谭霄羽和江青和的婚礼,定在了当地最好的酒店,而那家酒店,是修辰集团旗下的,平日里不对外,只供vip使用。

  既然酒店已经定了最好的,那么,配套的一系列,就都要高端大气上档次才是,而其中最昂贵的一样,就是婚纱。

  谭霄羽的婚纱,是我陪同她辗转了好多个独立设计师的店面,最后一起敲定的,林林总总的,加上设计师的手工费,一共是一百多万。

  总之,这婚纱,可以算得上是独一无二了。

  谭霄羽本来就是铺张浪费又很浮夸的性格,加之婆家的怂恿,她就更是恨不得在婚礼那天,直接穿皇袍登场,以显示她的威武霸气之势!反正她说了,这婚纱,是江青和的父母掏钱!

  我本以为,她买这么贵的婚纱,江青和多多少少会心疼的,可谁知,这小两口,根本就是一样的奢侈!江青和的那套普普通通的西装礼服,竟然要价七十万。

  好吧,是我不懂有钱人的世界了吗?

  大概是我太穷了吧……

  关于婚礼的准备程序,我们连轴准备了四天左右,从最细微的手办礼,到最后的舞台设置,我几乎,参与了所有的流程。

  而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了谭霄羽认真的模样,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她为了一顶手工头纱,大半夜的找到了人家设计师的家门口,商量修改的细节。

  好在她这顶头纱造价高,如果我是那个被她骚扰的设计师,我非宰了她不可!

  功夫不负有心人,婚礼的准备程序,在日子逼近之前,一点一点的都有了雏形,接手婚礼策划的公司,也在婚礼举行一天之前,布置好了整个婚宴会场。

  会场的主题被命名为蓝色海洋,整个宴会厅的格调都是深蓝色加浅蓝色为主,一踏进大门,就被满满堂堂的水蓝覆盖,幽幽之感拂过人心。

  婚宴的t台都是电子屏的,放眼望去的时候,彷佛3d效果的巨幕影院。

  这场婚礼,绝对够抢眼了!

  我们前来踩点的前一天,谭霄羽刚好带来了我的伴娘服,是一套淡紫色的长纱裙,同样是出自她婚纱设计师的手下,不过,这件稍微能便宜一点,十万块……

  十万块的裙子……这辈子只穿一次……

  谭霄羽把礼服放到我手上以后,色眯眯地盯着我说:“都是按着你的尺寸做的!绝对没问题!你晚上的时候,好好试一下!明天可别给我掉链子!”

  我翻了个白眼,接过礼服,这料子很松软,但是,很有分量……

  而这时,门口的江青和气喘吁吁的跑到了谭霄羽的面前,他的手里抱了整整一摞的座位牌,说:“老婆,座位图在你那里吗?把座位图给我,一会儿我找几个服务生,帮我把这些牌子摆上!”

  谭霄羽灵机一动,抓过江青和手里的那些座位牌,直接就放到了我的怀中,说:“老公你先出去忙吧!宴会厅里的事情,我来负责就好了!这些座位牌,我和芯瑶摆放就可以了!”

  江青和倒也没多想,“那好,外面还有很多事要我处理,你和芯瑶在这里忙吧!”

  江青和离开以后,谭霄羽从包包里拿出了座位图,那上面,满满当当的,标注着所有宾客的入席位置。

  我大致看了一眼,两家的亲戚,坐在宴会厅的最中央,而依次向后排列的,是各个企业的老总和家属。

  都是按照资产排列的,最厉害的企业老总,排在第一位,所以,阮修辰和千佳怡这两家企业巨头,都被安排在了前排,而且是紧紧挨着的。

  不过,让人诧异的是,千佳怡的位置旁边,写的是赫霖的名字。

  赫霖也来?这是谁邀请的?

  我刚要开口询问,谭霄羽就解释了起来,“我没打算邀请赫霖的,但是,江青和的父亲和千家有交情,他老人家不知道我以前跟赫霖相处过,所以,就在邀请千佳怡的同时,直接在请帖上也写了赫霖的名字。我没办法阻止啊……毕竟这是人家私下里的交情。”

  我觉得这样的事情真的很为难,“可是……你不怕赫霖会砸场子吗?”

  谭霄羽淡定摇头,“不会的,在场的人,都是各大企业的老总,他要是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他就是真的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而且,有千佳怡在这里呢!他就算是再恨我,也得顾及千佳怡的感受是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

  谭霄羽摆了摆手,“别可是了!他想来就来吧!他不想来,那更好!”

  扔下这句话,谭霄羽开始按着座位图摆放名牌,名牌的设计同样很精致独到,总之,这场婚礼,完全是以细节制胜的。

  我估计,这应该是我参加过的,最奢华最让人难忘的婚礼了。

  我和谭霄羽一人一边的在会场里来回放置名牌,差不多了摆了二十多分钟左右,我们两个大功告成!

  可我刚回头,就看见谭霄羽拿起了千佳怡和赫霖的名牌,端在手里看了好久好久。

  我走到她身边,戳着她的肩膀说:“你想什么呢!”

  谭霄羽随手放下了千佳怡的名牌,随后,她持着赫霖的那个牌子,径直走到了宴会厅的最后一排,她将赫霖的名牌放到了签到处旁边的一张桌子上。

  那张桌子……是招待现场的工作人员的,确切的说,就是给工作人员临时落脚休息的地方的!

  谭霄羽她也太狠了!

  我一路小跑的走到她身边,说:“你干嘛啊!这么做太不礼貌了!要不你就别让赫霖来参加你的婚礼,要不,你就把他放到千佳怡的身边!”

  谭霄羽死活不同意,还刻意对我放狠话,“不行!我的婚礼,我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反正,江清和他爸主要想请的人是千佳怡,赫霖死不死的,他们才不关心!再说,赫霖他就是个倒插门,他那种身份,坐在哪里都一样!”

  面对倔强的谭霄羽,我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怎么总是意气用事呢!

  算了,等她一会儿离开以后,我偷偷给放回去好了。

  我直接作罢,没再开口劝她。

  可谭霄羽一下子就看穿了我,说:“我告诉你啊温芯瑶!你可别和我玩什么鬼心眼,我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呢!你是不是打算,等一会儿把我弄走了,你偷偷的放回去?那我今天就把话放这了,只要明天婚礼上,我发现赫霖的名牌有了变动,我就诅咒你,一辈子都结不了婚!而且一辈子都生不出孩子!”

  我憋不住的想骂她,“你至于这么狠吗!”

  她猛的一仰头,“所以你想都别想!哼!”

  谭霄羽趾高气扬的就走去了前台,开始检查明天要用的视频和音乐,我无奈的站在原地,看着她在那头忙忙碌碌。

  而这时,我的手机闯进了一条短信,是来自赫霖的。

  “芯瑶,明天是谭霄羽的婚礼,我看到了请柬上写了我的名字,我想知道,是她邀请的我吗?”

  看了短信的内容,我真觉得,赫霖的脸皮实在是厚!都什么时候了,问这些有必要吗?

  难道,他都不会为他以前做的那些事而感到惭愧吗?不管是不是谭霄羽邀请的他,他有脸来吗?

  我麻利的回复了过去:

  “不是。”

  我以为他能识相的见好就收呢,谁知道又来了一条。

  “那她希望我去吗?”

  我继续回复:

  “不希望。”

  我觉得我的短信内容已经够言简意赅了,而且,语气都冷到结冰了,我以为他能知趣的别再给我发信息,或者稍有理智的告诉我,既然不希望,那就不去了。

  可谁知,他还真够不依不挠的!

  “虽然我知道她不希望我去,但是,我还是想去看看她,新婚礼物我已经派人送去她家了,麻烦你帮我告诉她一声。”

  看完这内容,我直接关掉了屏幕,我真是,懒得和他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继续交流。

  下午大概两三点钟的时候,我和谭霄羽、还有江青和准备回到他们的别墅新房。

  虽然这一切的准备工作进行的很紧促,但是,我们还是有条不紊的完成了。

  现在剩下的事,就是回新房。

  江青和回去取完东西以后,会回到自己的家里去,而我作为伴娘,要陪在谭霄羽身边,在新家住一晚。

  其实按着谭霄羽最开始的婚礼计划,她是打算在教堂简简单单的举行的,然后,在婚礼的前一天,搞一个单身大派对,可惜,两家老人都不同意,非要中规中矩的整,而且要搞的风风光光才行。

  我和谭霄羽坐车回家的时候,我已经把赫霖和我说的那些话忘的一干二净。

  不过车子一到家门口,当我看到别墅门前那个一人大的礼盒时,我忽然想起了赫霖给我发的那条短信。

  江青和将车子停到了家门口,他看着家门口的那个大礼盒,回头质问着说:“老婆,你又买什么了?这么大!”

  谭霄羽刚要否认,我立马开口道:“是我买的!我买的一些婚礼用的道具!”

  谭霄羽立马开了嗓,“道具?什么道具?我什么时候让你买……”

  我狠狠的掐了一下她的大腿,说:“就是你让我给你买的那些卧室里的装饰物啊!不是说喜庆么!老人看了会喜欢!”

  谭霄羽很轻声的叫了一下疼,她倒还算是有眼力见,立马改了口,“啊!对!我让芯瑶买的!老公,你别管了,一会儿我和芯瑶就处理了,你去车库停车吧!”

  话落,我和谭霄羽一前一后的下了车,江青和倒是没怀疑,直接掉头开去了车库那头。

  我一路小跑的跑到了家门口,用脚踹了踹那个礼盒箱子,接着回头说:“帮我抬屋子里去!别让你老公发现!”

  谭霄羽皱着眉头,“你邮寄的?里面是什么啊?还不让我老公知道!这里面装的啥?”

  我懒的和她做多余的解释,“赫霖送你的礼物!”

  谭霄羽吓了一跳,蹦高就开始帮我往屋子里抬,焦急道:“那你不早说啊!靠!赶紧抬楼上的书房里去!别让我老公看见!差点就废了!”

  我和谭霄羽手忙脚乱的将箱子送到了二楼以后,书房门一关,谭霄羽就怒气冲冲的指着箱子说:“赫霖他疯了?明目张胆的往我家门口送东西?他是故意想要挑拨我和我老公吗!”

  是的没错,赫霖那么聪明的人,做出这么低智商的事,也是实属不易!

  我伸手晃了晃箱子,里面发出沙沙的声音,箱子倒是不沉,只不过块头很大,是我和谭霄羽一路给扛进书房的。

  谭霄羽从抽屉里啊找出了一把剪子,划开了箱子面,她徒手扒开了箱子,结果,里面是一件白花花的婚纱。

  我从里面拿出了这件赫霖送的婚纱,婚纱落了灰,可能是年头太长,有些发黄,婚纱的质地很廉价,就是那种硬硬的欧根纱,上面贴了一些晃眼的大水钻。

  这种审美,只会出现在五年以前……

  我诧异的咽了咽喉咙,说:“赫霖送你这个东西做什么?这种婚纱……”

  话未说完,谭霄羽探头往箱子里又看了一眼,她从里面又翻出来了一些相册和画册。

  那里面,都是她和赫霖的合照,以及他们两个一起画过的写生。

  这都是大学时候的东西了,那么也就是说,这婚纱,也是大学时候的事了……

  我心情复杂的看着谭霄羽,谭霄羽随意的翻了两下手里的相册,接着扔进了纸箱里,她低头瞧了瞧地上的婚纱,忽然冒出一句,“这他妈的是什么鬼东西?我大学时候还搞过这种玩意呢?我那时候脑残吗?竟然想嫁给赫霖?”她狠狠的翻了个白眼,“我可以去死吗?这太丢脸了!”

  听了谭霄羽的自述,我差点笑出声,我本以为,她会在看了这些旧物之后,难过的大哭一场的,谁知道,她竟然开始吐槽自己了。

  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心里没那么紧张了。

  我弯身捡起那个婚纱,胡乱的团了两下,直接塞进了箱子里,说:“好了!这破礼物,谁稀的要!反正你也看过了!一会儿我给你处理掉!”

  谭霄羽直接拦住了我,“不行!这可是我的青春啊!这婚纱,可是我自己做的!那上面的大水钻,都是我亲手缝上去的!厉害吧!我都没想到,赫霖他还能留着这东西呢,我都不知道扔哪去了!”

  我满脑袋问号,“所以你到底要怎么处理?你不会心里还有赫霖吧!”

  谭霄羽打了一个终止的手势,“少恶心我!我惦记他?我对他早就没感情了,要不也不能在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这么无感!这些东西,你不用扔,你原路反还就行了!”她眼睛一亮,“哦对!你直接邮寄到千佳怡的办公室,里面配上一个字条,就说,这东西是赫霖送来的,现在还给他!哈哈哈哈……”

  谭霄羽笑的奸诈,她还真够腹黑的!

  我倒是没那么做,简单的处理了相册以后,把那个婚纱装进了袋子里,然后一个人出了家门,把袋子扔到了别墅园区的垃圾桶里。

  等我重新回到别墅的时候,我的手机来了电话,是赫霖打来的。

  我没进屋,站在门外接了电话,那头,是赫霖试探的质问。

  “芯瑶,礼物她看了吗?”

  我笑了一声,“所以你是想问我,关于那个礼物,她做出了什么反应,是吗?”

  “嗯……”

  他在那头充满期待的嗯了一声,可我觉得他实在是太假,难道他忘了,他之前是怎么伤害谭霄羽,贬低谭霄羽的了?

  他这个垃圾!

  我说道:“她看了你的礼物之后,跪在书房里哭了很长时间,她还说,其实她最放不下的人,就是你。赫霖,我告诉你一件事吧,刚刚谭霄羽说了,她不想结婚了,如果你明天过来带她走的话,她就……”

  这时,赫霖极度为难的说:“芯瑶……你知道的,我已经有家了……而且还有孩子了……”

  我一口盐汽水就呸了过去:“有孩子了你还给谭霄羽送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你真以为谭霄羽放不下你啊!我刚刚都是骗你的!你这个傻子!你以为你是情种啊?全天下的女人都要围着你转,没了你的爱,就必须得死?赫霖你算个什么啊!你就是个倒插门,靠女人活的废物!你不是想知道谭霄羽在看了那些东西以后什么反应吗!那我告诉你,她笑了!而且是嘲笑!她说她是怎么都没想到,你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留着那些过家家的东西,她觉得你很可笑!你听清楚了吗!”

  那头,赫霖的喘息声变得粗旷,“温芯瑶!你竟然骗我!”

  我大声的喊了过去,“我骗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如果明天我在婚礼上看见你了,我还要打你呢!你最好给我小心点,看见我的时候,绕道走!不过你要是不想死太快,也可以选择不来!那样我和谭霄羽会万分感谢你的!我代表全国人民感谢你!我谢谢你!我祝你新年快乐!”

  话落,我直接就挂了电话,而这时,楼上的一间窗户里突然就传出了刺耳的笑声。

  我抬起头,谭霄羽正合不拢嘴的看着我说:“哈哈哈哈……还新年快乐!我祝你鸡年大吉!”

  

[读者须知]:下一篇:454 谁都不会进来的-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