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50 条件-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49 拿走抚养权-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关于阮北北的抚养权,法院那头已经下了正式的通知,总之,阮修辰的这一劫,是在所难免了。

  我不得不说,姚北的这一招,出的实在是太狠。

  眼前的阮修辰还在为了这件事四处找人帮忙做调解,我看得出他真的很着急,我也意识到,这一次,姚北的胜算很大,否则,阮修辰也不会心急如焚。

  这时,单泰铭在身后拉了我一下,说:“你不上楼吗?林芝雅一直在等你呢!”

  哦对,今天我来这里,是林芝雅找的我。

  我点点头,转身就要跟着单泰铭去楼上,阮修辰急忙跟了过来,贴在我身边说道:“我和你一起,我妈今天,是打算和你道歉的。”

  道歉?林芝雅要和我道歉?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自然是无比激动,但这一刻,我又忽然觉得,有些承受不起,必经我们之间经历了太多不愉快的事情。

  我战战兢兢的上了楼以后,林芝雅正在卧房的老板椅里喝着茶水,老人家的表情很惬意,但是身子骨依然乏力,看样子是康复了一大半,只是体质稍微柔弱了些。

  当我们走到房间门口时,阮修辰轻轻叩了叩门,说:“妈,芯瑶来了。”

  这时,林芝雅笑容慈祥的望着我,冲着我不停的挥手,一个劲的让我进屋坐。

  说实话,面对她如此这般的变脸,我当真有些接受不了,明明我们昨天,还是针锋相对的关系呢,现在就变成……特别熟络的关系了。

  虽然我比较喜欢这个样子的林芝雅,但是一想到她之前抵触我时的态度,我就不禁在心里给自己设了一道防线。

  我是真的挺害怕的,倒不是害怕她为人不好,而是害怕,我的某个不成熟的举动,会再次让她老人家生气。

  我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屋,站到她身边时,她伸手拉住我的手臂,说:“坐下吧,芯瑶!这茶水是我托人从南方带来的,味道甘醇的很。”

  我笑着点点头,小抿了一口,以示友好。

  阮修辰和单泰铭纷纷坐到了我身边,单泰铭很随意的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大口闷下去以后,冲着林芝雅说道:“林阿姨,你不是有话要和芯瑶说么,赶紧说吧!说完了我好给她送回去。”

  林芝雅眼神温和的望了望我,接着又望了望阮修辰,她的视线就来回在我们两个人中间切换,我看得出,她是有话要出的,但是,有点难以启齿。

  我刚要开口让她放宽心,忽然,林芝雅坐直了身板,脸色惭愧的望着我说:“芯瑶啊……阿姨今天叫你来,其实是想……”

  我知道,她是想和我道歉的,但是,“道歉”这两个字,对于德高望重又年迈的林芝雅来说,实在不好开口,更何况是对我这个小辈开口。

  而且,她之前冲我发火,都是因为受了姚北的怂恿,我们之间的纠葛,并不是因为我和林芝雅之间单纯的排斥,而是被人设计谋害。

  赶在她说出那两个字之前,我抢话道:“我知道,您今天叫我来,是想和我说清楚之前的那些矛盾,其实您不用多说的,因为姚北的事情一曝光,我们大家就都知道她是什么人了,也对之前所有的矛盾心知肚明。您不用对我感到有什么为难,我们大家都是被害者,现在误会解释清楚了,也就好了。”

  我先发制人的将所有矛盾说开,而当我说完这些以后,林芝雅的眼神流露着几分感谢之情。

  其实这样挺好的,我免去了老辈的尴尬,也给了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

  林芝雅抿着嘴笑了笑,点头说:“对不起芯瑶,之前是阿姨误会你了……”

  这话一落地,身旁的阮修辰突然就攥紧了我的手,他的情绪很激动,彷佛多年的冰川终于融化,终于迎来了春天。

  我觉得,既然大家的矛盾已经说开,那就不如更彻底的,把事情搞清楚。

  我从兜里拿出了姚北的手机,打开之后,调出了姚北和顾致凡的通讯记录,我将手机放在茶桌上,说:“林阿姨,我很开心您能原谅并理解我,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把之前的一些事情说清楚,因为我是真的想和修辰好好的走下去,所以,有些东西,还是从头至尾的弄清比较好。”

  我指了指手机屏幕,说:“这个手机,是姚北的,是她火灾那天,掉落在小旅馆的。单泰铭帮我给手机解了锁,打开之后,我发现了上面有姚北和顾致凡的聊天记录,包括之前媒体风波的事,还有后来进度单被窃的事,这上面,都有很清楚的解释。其实这一切,都是姚北暗中操作陷害我的而已。”

  林芝雅拿起了手机,一点一点的翻看着里面的内容,等她将全部的短信都看完以后,她的眼眶变的湿润起来,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说:“对不起芯瑶,之前,真的是我误会你了!我是万万没想到,姚北她作为孩子的母亲,竟然会做出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她伪装的实在是太好了,我之前,真的是被她给利用了。”

  林芝雅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阮修辰递着纸巾,我则摇摇头说:“都过去了,现在不是真相大白了么!如果不是姚北怂恿,我们也不会闹出后来的那些事情的。您就不要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

  我伸手拍着林芝雅的肩膀,希望她能稳定一下情绪,而这时,林芝雅忽然站起了身,脸色严肃的说:“好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以后我们阮家,再也不会出现什么姓姚的女人!就让那个女人自生自灭去吧!我林芝雅以后,就只认一个儿媳妇,那就是温芯瑶!”

  这铿锵有力的誓言一说完,阮修辰兴奋的站起了身,他认真的看着林芝雅,问道:“您说的这些话,都是认真的吗?”

  林芝雅点了点头,她摆手一甩,说:“你们两个领证去吧!至于结婚的费用,你妈我全都包了!我肯定,会给我儿媳妇一个风风光光的婚宴!”

  林芝雅的情绪改变的是相当的迅速,前一秒还哭哭啼啼呢,这会儿就大张旗鼓的开始谈论婚嫁了!

  这女人,还真是善变!

  结果呢,阮修辰更兴奋,他一听林芝雅同意我和他的婚事了,拉着我的胳膊就要往门外拖。

  我躬着身子喊道:“你干嘛啊!”

  阮修辰瞪大眼,“结婚啊!领证去啊!你没听我妈……”

  我当即翻了个白眼,“今天周六啊大哥!”

  阮修辰嗖的一下松了手,立马佯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那傻酷傻酷,不承认自己犯二的模样,还真是够搞笑的。

  身后,林芝雅继续道:“芯瑶,以后你和修辰的事,我就不插手了!你是个好姑娘,这一点我已经百分百的确认了,以后呢,你就和修辰好好的,如果他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肯定帮你收拾他!”

  林阿姨笑的很开心,我知道,她这次是真的接受我了。

  可是,即便阮家接受了我又怎样,我爸妈那头,依然是一道难关。

  身旁,单泰铭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臂,大声道:“你们别乱说话行么!什么结婚不结婚的,现在是谈论这种问题的时候吗!你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处理姚北吧!别到时候,娶了媳妇丢了孩子!”

  单泰铭把我往他的身边拉了一拉,那超强占有欲的样子,跟猛兽一般!

  这场温情的谈判结束以后,我们仨下了楼,阮修辰继续忙碌着阮北北的事,单泰铭则跟在阮修辰的身后,不停的跟阮修辰说话。

  单泰铭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黏在阮修辰的身后,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行为举止特别的反常。

  后来,阮修辰实在是烦了,他转过身,抓着单泰铭的衣领说:“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我现在很忙!你能别来烦我吗?”

  单泰铭吊儿郎当的站在原地,挠挠头,说:“我就是想看看,你家户口本长啥样!我都么见过那东西……”

  看看户口本长啥样?这牵强的理由啊……也就单泰铭能说的出口了!

  阮修辰当然看穿了单泰铭心里的那点小算盘,他冷着脸,说:“你就别妄想了!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想法!就算你知道了户口本在哪,温芯瑶也肯定是属于我的!和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阮修辰很不屑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转过身,继续拨打电话。

  单泰铭冲着阮修辰的背影就是一顿胡乱的厮打,他骂道:“老子非得找出你的户口本不可!然后给你撕个稀巴碎!我看还怎么结婚!”

  他折磨完阮修辰以后,就气呼呼的走到我身边,瞪大眼睛说:“温芯瑶,你要是真敢他和结婚,我就在婚礼的当天,送你们999朵花圈!你信不信我能做出这样的事!”

  我真是被他的幼稚情绪给弄的哭笑不得,我点点头,调戏他说:“那拜托你,花圈上多插几朵玫瑰,尽量弄的好看一点!谢谢!”

  单泰铭抓狂,“你妹啊……”

  我没心思和单泰铭闹,笑了两声,就转身走到了阮修辰的身边,等他挂掉电话以后,我问道:“有进展了吗?你有没有联系到姚北?其实我觉得,姚北既然要从你的手里拿回孩子的抚养权,那就肯定是想要逼退你的!以她现在的实力,她真的没办法去抚养孩子,所以,她是不是想利用孩子来威胁你?和你谈条件?”

  阮修辰愁眉苦脸,“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现在联系不上她,昨晚给她打电话,一直都是关机。刚才想继续打的,结果又得知她的手机在你手里。我们现在所有人,都和她失去了联络。”

  我下意识的从兜里拿出了姚北的时候,打开屏幕之后,惊讶的发现,屏幕左上角的小图标全都不见了,竟然变成了无服务的状态。

  我一把按住了阮修辰的手臂,说:“姚北注销这个电话号码了!她应该是换号码了!你快点找人查查,以她实名制的号码还有哪些!”

  几经周折之后,我们终于托人查到了她的手机号码。

  阮修辰拨过去之后,那头响了很久很久,但是并没有人接。

  我们连续打了五六通,正当我们放弃的时候,电话通了。

  接电话的人,正是姚北。

  阮修辰的语气立马就粗暴了起来,“你现在在哪?法院今天给我传来的消息,是你搞的鬼,对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头的姚北不紧不慢,一字一句的说:“难道你没弄懂法院的意思吗?我,姚北!要拿回孩子的抚养权!这个孩子,和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而且,你别忘了阮修辰,我和你,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当初你带走了我的孩子,独自抚养,就凭这一条,我就可以告你强行掠夺!”

  “姚北你不要无中生有!”

  “呵呵!我无中生有?我告诉你阮修辰,我姚北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完全就是拜你和温芯瑶所赐!既然你不肯和我结婚,那我就要夺走你最心爱的人!你不是一直特别疼爱阮北北吗,好,那我就把孩子从你的身边拿走!我要让你看着,你的孩子是怎么在我的折磨下长大的!我要告诉阮北北,他的亲生父亲不要他了!这辈子都不要了!”

  阮修辰额头上的青筋顿时暴起,他克制不住的吼道:“你想对北北怎么样?你别忘了,他也是你的孩子!你这么做,最后受伤害的只会是孩子!”

  姚北绝望的冷笑,“那又怎样?我的孩子又怎样?我什么都得不到,难道还要让你和温芯瑶一起抚养我的孩子吗?你别做梦了阮修辰,这根本不可能!”

  争吵进行到白热化的一步,阮修辰在电话这边做了好一会儿的自我平复。

  等着他的情绪稍微安定下来之后,他冲着话筒说道:“你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留住阮北北?”

  阮修辰毫不忌讳的跟姚北谈了条件,他知道,姚北之所以逼迫他,就是想从他的身上夺走一些东西,比如钱。

  姚北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你要和我谈条件?好啊,我这倒是有三个条件可以供你选择,第一,孩子我不抢,但你要和我结婚;第二,孩子归你,不过你要把你公司的一半股份转给我,同时,你要给我三个亿的现金,外加你名下的四套房产,这也算做,你对我和孩子的补偿;第三,你帮我杀了温芯瑶,或者,你亲手把她的那条贱命交给我,从此,我们互无纠葛。”

  三个条件提完,我和阮修辰还有单泰铭,都傻了。

  这种要求,已经不是霸王条款能形容的了了的,这根本就是在逼死阮修辰。

  要么结婚,要么交出阮家所有的家产,要么,拿走我的命。

  好像这么看来,只有拿走我的命这一条,是最划算的!

  阮修辰当即否定了过去,“你提出的这些要求,你觉得可能实现么!”

  姚北回应的云淡风轻,“那就要看看,你儿子在你心里有多重要了,是不及你的家业呢?还是不及一个温芯瑶呢!”

  阮修辰沉默着不说话,那头的姚北继续道:“好了,我要表达的,已经表达清楚了,反正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儿子在我身边,肯定是要吃苦头的!而且,就凭我的性格,我也不会让他成为什么国家的栋梁,但很有可能会成为国家的败类!什么烧杀掠夺啊,酒吧小混混啊,哈哈哈哈……”

  姚北的笑声极度的慎人,等着她笑够了,她继续道:“所以,孩子以后的未来,真的完全是掌握在你的手中哦!你是想看着他在你身边茁长成长呢,还是想看着他有朝一日变成一个无恶不作的杀人犯,去找你报复呢?这一切,全都看你!好了,就这样吧,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思考,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话落,姚北那头毫不留情的挂掉了电话。

  电话里的忙音不停的响起,我们三个人,全都沉默不语。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单泰铭忽然面色沉重的开口问道:“如果你和姚北打官司的话,争夺孩子抚养权的胜算,大概能有多少?”

  阮修辰捏着太阳穴摇头,“恐怕不会赢,如果真的像姚北说的,她在法庭上诬陷我抢走了她的孩子,而我又没有确凿的证据反驳,那么这场官司,真的很难打赢。本来在法律上,女人就处于弱势地位,而且阮北北的确是她的亲生儿子,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多少胜算……”

  这时,单泰铭极度为难的低头思忖了一会儿,接着郑重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就直接把孩子还给姚北?就让她什么都得不到的从阮家离……”

  倏然,阮修辰发了火:“难道你刚才没听到姚北的话吗?她不会好好抚养孩子的!北北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看着我的孩子……”

  阮修辰哽咽,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而我很惊讶,单泰铭竟然会想出这样的办法,这实在是太无情了。

  单泰铭叹了口气,没再言语。

  我们三人彻底陷入死一样的沉寂,阮修辰依旧四处寻找解决此事的办法,单泰铭则一脸愁苦的坐在沙发里呆滞的看着电视。

  我则像个多余的人一样,拿着姚北的那个手机,不停的对着手机屏幕发呆,开了关,关了开。

  我也很想帮助阮修辰,但是我貌似出不上什么力,除非,真的用我的命,去换回阮北北的抚养权,但这太扯了。

  手机屏幕打开又关闭的瞬间,我不小心按到了最近联系人列表的界面,出现在我眼前的,依旧是那个多次拨打出去的外国号码,以及萧程的号码。

  我对萧程自然是好奇,但是我对这个外国号码,更是好奇!

  脑子错乱的一瞬间,我动了一些歪心思,我拿起自己的手机,往那个外国号码上,发了一则信息。

  我在上面写道:“我是姚北,原手机号码注销,现在使用这个号码。”

  发过去之后,我本想着,如果对方来信息,我就顺水摸鱼的唠两句,万一发现了什么秘密呢,如果对方不理我,那就当作我抽风了。

  结果,手机竟然真的回了信息,不过,是一串英文。

  我倒是能看懂,可那上面的内容,似乎挺不简单的。

  上面说道:“你不是说不再联络么!所以,孩子的事,你到底处理的怎么样了!”

  孩子?对方竟然说到了孩子!这个孩子,是指的阮北北吗?那发来信息的这个人,是谁?

  我用力的握紧了手机,忽然就不知道应该回复什么,而这时,那个号码又来了一则短信。

  “我劝你最好听我的话!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屏幕上满是挑衅和威胁的字眼,我基本上可以猜测到,这外国号码的主人,是姚北的仇人。

  我太过好奇,就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号码的出处,是美国洛杉矶。

  美国洛杉矶?

  脑子犯浑之时,我再次壮着胆子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我准备一个人抚养孩子。”

  短信发送成功后,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我没有收到回信。

  我想着,可能是我回复的内容出现了漏洞,对方察觉了我身份的异常,可是,在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以后,我收到了回信。

  “你他妈疯了?你一个人抚养?如果那个姓阮的放弃了孩子,我看你怎么办!到时候,你他妈的别来求我帮你!”

  看完这满是火药味的短信内容,我的心咯噔咯噔的跳个不停,这里面的信息量真的是太大了!真的是太大了!

  我觉得以我一个人的智商,是肯定处理不了这样的短信了,我打算将手机转交给阮修辰,可这时,单泰铭忽然蹿到我面前,抓过我的手机就跑到了一边,笑呵呵的说:“你自己在那看什么呢?都出神了!”

  单泰铭低头看了看我的手机屏幕,晃瞬,他变了脸。

  

[读者须知]:下一篇:451 美国进修-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