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47 彻底的反击-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46 收拾姚北-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当我和疯子对视的那一刻,我已经百分百的确定,疯子会说出不利于我的话。

  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赶在疯子说话之前,冲着姚北先开了口,“我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你故意策划好的,我也知道,就算疯子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她也不会说出实话,因为她很有可能已经被你收买了。现在我没有证人,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唯一能证明我清白的阮北北,也因为那场火灾而被送去了疗养院。其实,我并没觉得有多绝望,事情能发展成今天这样,我也不是没有想过!早在你单独约我去小旅馆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我可能会有今天,又或者,根本活不到今天。不过这都无所谓,你怎么污蔑我都好,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你真的挺可悲的,为了嫁给一个不爱你的男人,竟然能狠下心,对你的亲生孩子下手,你以后肯定不会幸福的,你会遭到天谴的。”

  我很平静的说完了这些话,然后冲着疯子笑了笑,说:“疯子,你说吧,我ok!”

  当我陈述完我想表达的这一切时,我的心态就彻底平静了,总之,我说完了我想说的,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好了,随便他们怎么演怎么诬陷,我都问心无愧。

  疯子很意外的看了我两眼,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

  我耸耸肩,“那天在旅馆的时候,我听老板娘这样叫你的,抱歉,我不知道你的真实姓名,只能这么叫你了。”

  疯子忽然大笑了两声,“叫的还挺顺嘴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有多熟悉!”

  这时,姚北在后头戳了疯子一下,提醒道:“梁小姐,你现在可以把那天的实情说出来了!”

  疯子回头看了姚北一眼,那眼神里,满是淡然和不屑,总之,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没什么能干扰到她的。

  疯子站在原地沉默了小一会儿,她并没有直接说出姚北交代给她的那些话,而是不停的巡视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特别是我和阮修辰。

  我不知道她这样观察我们的目的何在,但是我看得出,她心里在想事情,那眼神,似乎在默默的做着什么打算。

  忽然,她潇洒的开了口,“关于那天失火的事,经过很简单,就是温小姐在我们店里开了房,然后,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呢,姚北小姐就带着孩子来711的房间找她了。当时我和老板娘就在吧台的地方,但是隔着老远,能听见711争吵的声音,后来就是房间里着了大火,我们把姚北小姐和孩子救出来了,就是这样!”

  疯子特轻松的笑了两声,摊了摊手,示意她讲完了全部的经过。

  还真是言简意赅,毫不拖泥带水。

  我无奈的笑了笑,一句解释的话都不想说,觉得特别的没必要,而且特别的傻。

  一旁的单泰铭听不下去,走到疯子面前,拉过她的衣领询问道:“你说温芯瑶是去放火烧人的,那为什么,最后逃出来的,是姚北和孩子?而温芯瑶却落入了大火中?如果是她谋划着这场火灾,你觉得事情的结果可能是这样的吗?你讲话能不能有点逻辑!”

  疯子十分平静的看着单泰铭,眼神稍稍闪过几道光,说:“谁知道她怎么进去的啊!反正,这就是经过啊,不信,你问姚北小姐!”

  疯子事不关己的指了指身后的姚北,而姚北趾高气昂的站了出来,冲着单泰铭说:“梁小姐刚刚说的那些就是实话!当时我和北北差点被大火烧死,而温芯瑶之所以会被大火围困,那是因为我们在撕扯的过程里,她自己不小心跌进到火堆里的!不过这又能怎样,是她想要谋害我啊!她被大火烧,不正好是遭了报应么!”

  好一句遭了报应,好一段强词夺理的故事还原。

  我笑着摇了摇头,“所以你觉得,在火灾发生的时候,放火的人差点死在屋里,而被害者,却毫发未损,这样的事情,很符合你所谓的逻辑是么?我那倒是……”

  只是我的话还没说完,林芝雅忽然走到了我面前,扬手就要扇我的脸,好在阮修辰反应快,直接拦住了林芝雅。

  阮修辰的声音带着无法克制的爆发力,“妈!事情还没搞清楚!你能别这样吗!”

  林芝雅含着眼泪冲着我哭喊,“你差点烧死我的孙子,你竟然还有脸在这里狡辩!温芯瑶,亏得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做出这么让人心寒的事情!你……”

  沙发上,我爸当即站起了身,他走到我身边,一把扯过我的手臂,父亲将我藏到了他身后,然后冲着林芝雅说:“我女儿怎么样,那是我们家的事!她不是会伤害孩子的人!你们不相信,那也是你们的事!既然你这么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那就赶紧让你儿子和我女儿断了来往!正好我们温家也不同意他们两个相处!所以,你们马上从我家里消失!消失!”

  我爸几乎是用尽了全身气力,去与林芝雅抗衡,而这一刻我才明白,尽管父亲之前对我有那么多的怒火和怨气,在外人面前,他都是会保护我的。

  是的,他会苛责我不懂事,埋怨我不成熟,但是,他不会容忍别人对我指手画脚,只因为,我是他的女儿。

  站在父亲身后的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我清了清嗓,冲着阮修辰说:“修辰,你先带着林阿姨离开吧……”

  阮修辰的脸色很差,他为难于我和林芝雅之间,我知道,他两边都想保护,可这太难了,实在太难了。

  我觉得事情不应该再这样拖下去,我回头,冲着单泰铭说:“泰铭,你带着林阿姨走吧!别让林阿姨和修辰因为我闹矛盾,拜托你了。”

  单泰铭的怒火同样浮在脸上,他强忍着情绪走到了阮修辰的身边,说:“还不走?你还在等什么?等着这些女人打起来?我告诉你,我可拉不了!我肯定是要帮着温芯瑶揍你的!”

  单泰铭没好脸的挥了挥拳头,接着,他侧头看了一眼姚北和疯子,冷笑着说:“很可以啊!现在都带着托儿来洗白自己了!厉害!相当厉害!”

  单泰铭撞开姚北,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我去开车,你们赶紧从芯瑶家离开,别在人家这里添麻烦!”

  只是,单泰铭前脚刚迈过门槛,这时,疯子忽然开了口,“等等!你们都走了,那我怎么办?说好的来这里之后给我好处的,谁给?”

  疯子冲着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巡视了一圈,最后,她将视线落在了姚北的身上,“姚北小姐,是不是该,给我结算一下费用了?”

  疯子伸出手,做了一个数钞票的手势,模样随意而轻浮。

  而当我们听到疯子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惊讶而诧异。

  这时,姚北急忙拉着疯子的手,打着圆场说:“啊!你说来这里的路费啊!等下我们一起离开,我付给你!当然不会让你自己掏腰包了。”

  姚北的圆场打得僵硬而尴尬,疯子轻蔑的笑了两声,甩开姚北的手说:“谁和你说路费了!那一块两块的,谁会在乎啊!你不是说,我今天来这里,只要按着你的剧本说一些诬陷温小姐的话,你就给我两万块么!”疯子摊开手,“你让我说的话,我刚刚都已经说完了,所以,你答应我的两万块,拿来吧!”

  这话一落地,屋子里的人都傻眼了,因为谁都没想到,疯子是姚北花钱雇来的托儿,更没想到,这个托儿还在半路上捅了她一刀。

  这也是我万万没料到的!我根本就没想过,疯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可真是个疯子!

  但是我知道,疯子不傻,她很清楚,如果她今天保持缄默的从这里离开,事后,姚北一定会付给她两万块;但是,她选择了用这种方式,当着大家的面来拆穿姚北,这样的举动让人不能理解,但又或许在情理之中。

  难道她是良心发现了吗?还是,有别的企图?

  可能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疯子说完这些话以后,笑看着姚北,姚北呆愣了几秒钟,尴尬道:“梁小姐,你说什么呢……什么两万块?什么诬陷?我听不懂……”

  姚北还在装傻,可疯子并不想陪她演,疯子站直了身,高傲道:“你真以为,两万块就能打发我了?你可别傻了,你烧了我们的小旅馆,然后还一直不肯赔给我们老板娘钱,你觉得我可能为了你那两万块,帮你这个……肮脏的女人说话?你连自己的孩子都敢烧,我怎么可能会相信你的诺言?”

  话落,一旁几近崩溃的林芝雅抓过了疯子的手臂,说:“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刚刚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

  疯子很嫌恶的推开了林芝雅的手臂,说:“老太太,你别这么激动好么!我知道你们想听实话,不过呢,现在有人出两万块让我说假话,要是你们谁能出价更高,我就把事实说出来!”

  疯子诡异的笑了笑,回头看了看姚北,眼神里满是挑衅。

  而此时的姚北是又气又恨,她拿疯子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但又不能硬碰硬的和她对着干。

  姚北轻轻拉了一下疯子的衣袖,低声说:“梁小姐,你不要说胡话可以么……”

  而这时,单泰铭忽然转过身,他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了里面的五千块就放到了茶几上,接着,他走到了阮修辰的面前,未经同意的掏出了阮修辰的钱包,又从里面掏出了五千块。

  他将茶几上的钱堆了一堆,然后回头冲着谭霄羽说:“你们谁有钱,赶紧拿出来!不就是超过两万块么!要是不够,我现在就给她转账!”单泰铭转回头,看着疯子说:“只要你肯说实话,你要多少,我都给你!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转账给你!”

  疯子大笑了两声,而姚北急忙在身后扯住疯子的手臂,狠狠的向后拉扯,“梁小姐!你不要胡言乱语!”

  疯子用力的推开她,随后走到了客厅的中央,她弯身将茶几上的钱装进了包里,接着起身,看着我说:“我说温小姐,我真没想到,你的人缘会这么好!不过,我更没想到的是,我以为我刚刚说谎话的时候,你会拼了命的反驳我呢!可是你并没有诶!你也太能忍了吧?如果这事换作是我,我可能早都把她扔粪坑里了!怎么可能会让她有机会在这瞎逼逼呢!”

  疯子回头看了姚北一眼,说:“姚北小姐,虽然我唯利是图,但是,这人命关天的事,我可是不能说谎的,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老娘也不能做这种事!虽然我是个出来卖的,但是我不卖人格!所以,今天就抱歉了,我就大义灭亲一把,也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啊,少诬陷人!”

  疯子的话一落,门口的姚北彻底站不住了,她要冲到疯子的面前,可是,却被单泰铭拦在了门口。

  疯子耸了耸肩,看着我们所有人说:“那我就告诉你们失火那天的全部经过吧!事实就是,那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姚北带着孩子来了我们小旅馆,说是要一个稍微靠里的房间,开好房以后,她带着孩子在里面呆了很久!后来挺晚的时候,她就把孩子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了,随后她就出门了。接着,温小姐就在这时来了,当时孩子在屋子里哭的挺吓人的,温小姐就让我给开门,我不同意啊,她就给了我六百块,让我赶紧开门,我一看有钱,挺好的,就把门给打开了。可是呢,门打开以后,我发现屋子里有一股特别难闻的气味,其实那个难闻的气味,就是引起房间失火的原因,因为所有的家具,都被喷上了易燃液体!这一点呢,姚北小姐做的非常好,她偷偷摸摸的计划了一场火灾,让我家老板娘丢失了家业,还害我没了工作!”

  疯子忽然在这时举起了自己的手臂,继续道:“你们看,这是我当时为了救火留下的疤痕!那天晚上呢,温小姐在看到孩子以后,姚北小姐就回来了,她们两人在屋子里吵了挺长时间,后来,姚北小姐就一个人出来了,还把房门在外面给锁上了!那时候我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但是后来才知道,着火了,火势特别大!我去救人的时候,姚北小姐还极力的阻拦我,但是我们旅馆人多啊,怎么可能让火势蔓延,我们就把门给撞开了!门开了以后,我看到温小姐正跪在火堆里死死的抱着孩子。我本来是要救温小姐的,可是她不出来,非让我先把孩子接出去,就这样,我就把孩子拉出来了,而她差点死在那屋里。”

  说完这一大串的话,疯子吐了一口气,说:“你们这一大家子人也真的挺好笑的,她一个外姓人,去救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孩子,到头来,还被你们这么欺负!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是比我们这种出来卖的人还要肮脏!呵呵,还真是让我长见识呢!”

  听了这样的解释,门口的姚北忽然间就发了疯,她死死的推着拦她的单泰铭,然后不停的冲疯子嘶吼:“你这个贱人!你在胡说!你一定是被温芯瑶收买了!你们都在说谎!你们这些贱人!”

  疯子无所谓的回过头,冲她笑道:“我就是贱人啊!但是,我不说假话!你也看到了,我刚才可是只拿到了一万块!你还说要给我两万块我都没要呢!所以啊,我宁愿损失一万,也不愿意说假话!我贱归贱,但我也有原则!所以啊,拜托你,别用你那张肮脏的嘴来评价我!难道你忘你那晚是怎么放火烧你自己的孩子了吗?我想起来,都觉得可怕呢!”

  疯子的故事叙述完,就干脆的拍了一下手掌,说:“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多余的钱我也不要了!亏掉的那一万,就当我做好事了吧!不过,我们小旅馆被烧成那样,你们总要有人赔偿吧!我看姚北小姐是不会赔了,她现在啊,恨不得杀了我呢!”

  疯子回头笑着看向姚北,接着说:“好了,我也不和你们墨迹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啊,慢慢处理你们的家务事吧!”

  疯子绕过门口的姚北,径直走出了家门,不过刚到家门口,疯子就回头看了我一眼,提醒说:“温小姐!我劝你啊,做人别太善良了!要不是遇上我,你今天啊,肯定死翘翘了!”

  说完,疯子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我看着她的背影慢慢变小,直至消失。

  而此时,家里彻底的乱套了,所有人在得知了真相以后,哭的哭,闹的闹,我妈就坐在沙发里抽泣,说我命苦,我爸就不停的安慰我妈;谭霄羽在屋子里四处寻找扫把或是可以打人的武器,在抓过一个棒球棍之后,直接就冲到了姚北的面前,抡着棍子就要揍姚北;单泰铭一边喊着让谭霄羽冷静,一边却死死的控制着姚北,不让姚北还手;而姚北呢,嘴里不停的喊着救命,喊着自己是被冤枉的。

  眼下,一切都乱套了,唯独我和阮修辰,是最冷静的两个人。

  阮修辰松了一口气,他一边扶着林芝雅,一边回头默默的看着我。

  而我,终于在这一刻释放了出来,我坦然的笑了笑,眼泪就盈在眼眶。

  阮修辰和我就隔着一米的距离,他望了我好一会儿,忽然说:“你刚刚为什么不解释?如果那个女人没有说出实话,你就打算这么背着黑锅吗?”

  我抹了一把眼泪,笑着问:“那如果刚才我没有解释,你还会相信我吗?”

  他笃定的点点头,“相信你。”

  “那就足够了……”

  这酸情的话一说完,林芝雅就晕倒在了阮修辰的怀里。

  阮修辰急忙搀扶着自己的母亲,然后召唤谭霄羽和单泰铭帮忙。

  现在,所有人都去伺候林芝雅了,唯独剩下了姚北和我。

  姚北眼圈通红,十分痛恨的看着我,我知道,她是想和我发火的,不过,这一切都晚了。

  我没想理会她,起身想去帮阮修辰的忙,而这时,姚北冲到了我身边,她抓着我就要厮打我,还说我故意收买了疯子。

  我一个人自然是弄不过她,不过好在,我爸妈突然间冲了上来,他们老两口一人抓着姚北的一只胳膊,活生生的就把姚北给拖出了家门,直接扔在了院落里。

  我爸拿着门口的棒球棍,指着姚北说:“你这个歹毒的女人!赶紧从我们家滚出去!滚!”

  姚北坐在地上放声的哭,眼下没人理会她,因为大家都在忙活林芝雅。

  等着阮修辰和单泰铭把林芝雅抬上车以后,他们两个大男人走回了家门口,阮修辰先是和我父母道了歉,然后走到了姚北的身边,抓起她的胳膊就往车子的方向拖。

  姚北没完没了,一个劲的解释,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但是,现在已经没人相信她了。

  姚北被强行拉上车以后,阮修辰大步的跑回了我面前,说:“我现在必须回家,我妈状态实在是不好,我得给她送到安静的地方,至于姚北的事,我会处理的,你等我消息!”

  单泰铭跟着走到了这边,说:“芯瑶,今天不能陪你了!我得帮阮修辰一把,毕竟他不能一口气弄两个女人!”

  我点点头,“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阮修辰点点头,忽然捧起了我的脸,狠狠的就朝着我的脑门亲了一口,说:“等我!”

  而单泰铭在看到阮修辰亲我的时候,直接一脚就踹在了阮修辰的屁股上,骂道:“你特么别在我面前亲她!”

  阮修辰压根就没搭理他,转身就上了车,单泰铭冲我打了一个飞吻,说:“芯瑶,等我完事了过来找你!”

  

[读者须知]:下一篇:448 疯子-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