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43 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42 孩子被接走了-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单泰铭的电话一打来,我和阮修辰就都慌了,照理说,阮北北是不应该被别人接走的,而且,家里也没有谁能不做通知的就去接阮北北。

  阮修辰挂了电话以后,急忙给林芝雅拨了过去,可惜,林芝雅那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今天,只是让单泰铭代劳去接北北而已。

  阮修辰又给何管家打了电话,可是,依旧一无所获。

  所有能打的电话都打了,可仍然,没人知晓阮北北的下落。

  到底是谁接了孩子,是熟人吗?

  无奈之下,阮修辰拨通了学校那头的电话,而老师给出的答复是,北北是自己出的校门,好像是跟着一个女人走的。

  女人,如果是女人,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姚北。

  我让阮修辰马上联络姚北,可是,姚北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提示的是关机状态。

  此时的阮修辰很慌乱,因为姚北从集团离开的时候,是带着一肚子怒气走的,他真的很担心,姚北会神经失常的对孩子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我看他不停踱步在办公桌旁,试探的说:“或许姚北一会儿就把孩子送回家了呢?你让林阿姨在家里等着,如果孩子回去了,让她给你打一通电话!阮北北是姚北的亲生儿子,她应该不会对孩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阮修辰沉默了一小会儿,勉强同意了我的提议,他跟林芝雅那头做了交代,但同时,他还在努力的联系姚北。

  其实我和他一样,一样的心里没底,总觉得,姚北会借着孩子做出什么事情。

  毕竟,她连动手伤害我这种事,都做的毫不犹豫。

  半个小时以后,林芝雅那头打来了电话,我们以为是接到阮北北了,可是电话一接起,林芝雅就说,根本就没见到姚北的人,平时学校到家里只要十五分钟二十分钟的路程,可是现在都半个多小时,依旧不见两人的踪影。

  心急之下,阮修辰是真的慌了,他也顾不得到底是不是误会了姚北,直接就报了警,把这件事交由警方处理。

  而我们这边,开始调动所有的人脉,四处寻找姚北和孩子的下落。

  因为单泰铭此时还在学校,所以,他通过学校那边,找到了大门口的监控,而监控上显示,阮北北的确就是被姚北所带走的,不过,没有办法查出两人的去向。

  所有的线索,就在这里终止了。

  眼下,单泰铭和阮修辰这两边,调查上没有任何的进展,而警方那边,也迟迟给不出什么新的线索。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我们所有人的感受都是一样,度日如年。

  而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

  晚上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去了警局,本来阮修辰让我回家休息,可是我实在放心不下,执意要跟随着。

  警方那头出动了很多的人力,跟之前的那次绑架案一样,他们调动了附近街道的所有监控,试图寻找姚北的身影。

  可是,因为姚北接到阮北北的时候,是走路出来的,所以,他们两人很可能去了某个小胡同,躲避了监控摄像头的监视。

  所以,警方依旧是一筹莫展。

  而家里的林芝雅在得知自己的孙子已经失踪了十二个小时,却依旧杳无音信的时候,她在家里突然就犯了病,昏厥了过去。

  阮修辰现在是两边为难,但他也不能放任林芝雅不管,所以,他留着单泰铭守在警局,然后开车带着我回了家。

  而我因为脚背有伤,行动一直也不方便,只能靠着阮修辰的搀扶才能勉强走动。

  车子抵达别墅以后,阮修辰搀扶我就往家门走,我看出他真的很急,所以站在原地,和他说道:“你先去看看林阿姨的情况,我慢慢走可以的!”

  阮修辰没有放手,拧着眉毛继续前进,而这时,家门里走出了何管家的身影,何管家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一只手臂,然后跟阮修辰说:“您先去看看老夫人吧!温小姐这边,我来搀扶就可以了!”

  阮修辰点了点头,立马就冲进了家门。

  我在何管家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家门,而当我走进屋的时候,我第一眼,就在家门口的鞋柜下面,看到了阮北北平时摆弄的那些玩具,散落的哪里都是,其中有一个,就是玩具手机。

  我突然间就想到了什么,冲着楼上飞奔的阮修辰喊道:“修辰!你之前不是有在北北的手机里装定位系统吗?北北今天有带手机去上学吗?你们有往北北的手机上打电话吗?”

  听了我的提醒,阮修辰立马想到了什么,他急忙拿出手,试图去拨通北北的号码。

  而我再一次在这时急忙制止,“你先不要打电话!如果北北带了手机,手机铃一响,会惊动到姚北的,你试着查看他的位置,万一有线索呢?”

  阮修辰点点头,说道:“那我先去书房开电脑,那个软件,需要用电脑查看。”

  阮修辰离开后,何管家在我身旁叹了口气,说:“恐怕是没什么用啊!最近一段时间,小少爷都不带手机出门了,因为学校那边有规定……哎……他已经很久没带手机了,因为平时都有佣人接送看管的。”

  我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下,“但起码有希望啊!万一他今天带了呢……”

  何管家的脸色很失落,我拍了拍他的手臂,鼓舞说:“没关系,别难过,孩子一定会找到的!我们先去看看林阿姨吧!修辰要去书房忙,我们先去看看林阿姨的状况。”

  何管家搀着我就去了二楼,走到林芝雅的卧房门口之后,里面的家佣正忙前忙后的伺候着。

  林芝雅现在正处于半昏迷的状态,还有意识,但是整个人都很虚弱。

  我站在门口没敢进,害怕林芝雅会对我的出现感到厌烦,我松开了何管家的手臂,小声说:“您先进去吧!我在这里站一会儿就行了……”

  何管家知道我和林芝雅的关系不好,所以就没多说什么,留我站在门口,然后进屋去帮忙了。

  我朝着书房那边的方向望了望,书房的门敞开着,里面灯火通明,也不知道阮修辰到底查到什么没有。

  静默等待的那五分钟里,我一直在祈祷,一定要让我们找到阮北北的下落。

  而过了小一会儿之后,阮修辰突然从书房冲了出来,他持着手机,跑到了我面前,抓着我的肩膀说:“查到了!手机应该就在北北的身上!显示的地址是城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他们应该就在那!孩子应该就在那里!”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兴奋的不行,我抓着他的手臂说:“那快点告诉警察!然后再告诉单泰铭!让他们一起去那个地方去救孩子!”

  阮修辰点点头,拍着我的肩膀急切道:“芯瑶,我现在要先走一步,你留在家里,帮我通知单泰铭和警局那边的人,你把这个地址发给他们,让他们尽快赶过去!不过,不要搞出声势,因为我怕姚北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我点点头,“你快去吧!注意安全!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阮修辰心情放松的笑了笑,接着,就冲下了楼梯,跑出了家门。

  而他离开后,我一瘸一拐的走进了林芝雅那屋,说:“林阿姨,孩子的下落找到了!您不要担心了,没事了,修辰他会处理好的!”

  林芝雅的眼睛里挂着泪水,冲我招了招手说:“芯瑶,你帮我告诉姚北,不论她要多少钱,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她!只要她别对孩子动手,只要她放过孩子,她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她……”

  看着林芝雅绝望的神情,我只能茫然的跟着点头,“你放心吧林阿姨,孩子不会有事的……没事了……”

  从房间退出来以后,我扶着楼梯走到了一楼的大厅,我拨通了单泰铭的电话,跟他交代了那个五星级酒店的地址。

  单泰铭接到信息以后,就带着警方一同前往了。

  而我,依旧留在阮家大宅。

  其实我真的很放心不下,所以,在挂断电话以后,我考虑了很长时间,决定自己也要前往那个酒店。

  我扶着墙壁,拖着受伤的右脚走出了家门,不过还没走多远,何管家就跟着我跑了出来。

  何管家站到我身边,拉着我说:“温小姐,老夫人说了,让我照看你,她看到你右脚上的伤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顿时回暖,真好,林芝雅对我的态度,终于缓和一些了。

  何管家从兜里掏出了一把车钥匙,说:“您是要出门吧!我开车送您吧,您这腿脚没办法走太远的!”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不争气的右脚,只得妥协,“那就有劳您了。”

  上车之后,何管家一路抄近道的往城北的那家五星级酒店开去,而这一路,我的心都悬在了嗓子口,生怕,会发生什么突发事件。

  当我们的车子开到了半路的时候,阮修辰那头来了电话,他说他已经到了酒店门口,而阮北北的手机定位系统,依旧还是在这家酒店,他打算现在进去查清姚北的门牌号。

  收到消息以后,我静默的等待着他的结果,五分钟过去了,单泰铭又给我来了一通电话,他说他已经和阮修辰汇合,而且,在警方的帮助下,查到了姚北的身份信息。

  他们百分百的确认,姚北的确是在这家酒店开了房。

  得到这个消息,我心里的大石头忽然就落了地。

  太好了,这样,就可以救出孩子了。

  我兴奋的一刻,急忙就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林芝雅,可是,当我正准备拨通号码之时,我的手机,闯进了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这个号码,我从来没有见到过。

  没有过多思考的情况下,我按下了接通,而那头,竟然响起了姚北的声音。

  “温芯瑶,是不是很意外,我会给你打电话?”

  没错,这是姚北的声音,尖锐而孤傲,带着让人颤栗的挑衅。

  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给我打电话,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难道,她现在不应该在酒店里,被阮修辰他们逮捕吗?怎么还有功夫给我打电话?而且还是一个座机号码?

  我声音颤抖的回应了过去,“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读者须知]:下一篇:444 胡同-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