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33 施工的声音-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32 关于十八岁那一年-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视频通话的过程里,我发烧的事终究还是没有瞒住,而我和阮修辰的话题刚进行到一半,那头的林芝雅就苏醒了,急着要找阮修辰。

  我们俩的视频通话被挂断,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明白,特别是关于他看过那个手机视频的事情……

  在医院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我彻底退了烧,从医院离开时,母亲对我的状况不放心,非让我回家住一段时间。

  我本来是拒绝的,但我拗不过母亲的执意,只好勉强去她家呆上两天。

  不过这样也好,可以顺便跟父亲研究研究公司运转的事情。

  可是当我回家以后,我才知道,我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被她强制性的送回家以后,上楼的过程中,我妈特意把电梯按在了我家的下一层。

  我以为我妈老糊涂了,就随手按了上面的楼层键子,我在电梯里看了她一眼,说:“我亲爱的妈妈啊!你是不是岁数大了,自己家住哪一层,都记不清了?”

  我妈的神态一点都不奇怪,理所当然的说,“你萧阿姨在咱家楼下租了一个房子,作为她和萧程落脚的地方,最近萧程在你那个别墅附近买了一个房子,因为正装修呢,所以他们俩就打算先暂时租一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咱家楼下的这家房东我认识,我以前给他看过病,所以啊,我就给你萧阿姨联络了一下,正好当送个人情了!”

  我满脸问号的看着她,“所以你让我这几天回家住,是为了什么?”

  我妈搞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没什么啊!陪陪我们老两口,不行啊!”

  我点头如捣蒜,“行行行!你说什么是什么!谁让我这么孝顺呢!”

  电梯一到,我和我妈就走到了萧阿姨家门口,我妈叩了叩门,开门的人是萧程。

  萧程穿了一身深蓝色的睡衣,头发刚刚洗过,看样子是准备休息了。

  他看我的时候愣了一下,手忙脚乱的抓了两下自己的头发,笑着说:“阿姨、芯瑶,你们怎么来了,怎么没提前打招呼!”

  我妈推着我就进了屋,边走边走,“萧程啊!你妈呢?我来看看你们!这几天芯瑶身体不好,我寻思让她白天在我家好好修养,正好顺路过来和你们打声招呼!”

  瞧着我妈热情的样子,都恨不得把我推到萧程的怀里!她就那么急着想要把我嫁出去吗?我还没着急呢!

  我换了拖鞋,礼貌的跟萧程点了点头。

  萧程挠挠头,有点害羞的说:“你生病了?现在好点没?上次和你吃完饭以后,一直没联络你,因为我没有的电话号码。”

  我这才想起,我们连电话号码都没有交换。

  我妈耳朵尖,在她和厨房里的萧阿姨打过招呼以后,回头就冲着萧程大喊:“程程啊!芯瑶电话是1384456……你们俩怎么连电话号都不交换,以后可都是好朋友,都要相互扶持的!”

  我黑了一下脸,结果再次看向萧程的时候,他正特别认真的拿着手机在记录呢!

  这一点……还真有点让人意外。

  我说道:“你……给我打一通电话吧!正好我把你的号码也存上……”

  萧程点点头,开始往我的手机上打电话,而这时,我妈又在厨房多了一嘴,“芯瑶!刚刚你萧阿姨说,明天程程要去市中心的商业写字楼踩踩点,你对那熟悉,明天你带着程程去走一走吧!”

  我真是被我妈的执意给雷的里焦外嫩,我朝着厨房就抱怨了一句,“你不是让我回来休息的么!刚刚在医院,还说要亲力亲为的照顾我呢!”

  我妈特大言不惭的说:“你不是退烧了么!再说了,出去溜达有程程开车,你也不用动,你就说说话就行了!要是你实在难受,你就在家躺着,反正程程最近没什么事,可以楼上楼下的陪陪你!你们好多年没见了,互相熟悉熟悉不也挺好的么!”

  真的,我以前一直觉得,我妈是一个性格特别内敛温和的人,但是在给女儿介绍对象这种事情上,我妈绝对是大胆又开放!什么都敢说!

  我妈的话一落,厨房里的萧阿姨也跟着附和了一句,“是啊芯瑶!程程这几天都没事,让他照顾你一下也挺好的!最近我和程程回国,你妈在国内帮了我们不少的忙!现在你生病了,让程程好好照顾你!”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是萧程拨过来的,铃声一响,他当即挂断,说:“我踩点的事,不用那么着急的,等你身体好了以后,我们再考虑这事!正好我最近没什么事,你要是在楼上住,我可以上去陪陪你,身体要紧!”

  萧程笑容的很憨厚,虽然跟他现在的整体形象不太搭,但是,那种憨憨的感觉,让我回想到了他小时候的样子。

  我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着说:“我妈就是对我太恨嫁了,她说什么,你别在意!我没事的,不过明天你要是去踩点,我可以陪你的,你是要租写字楼吗?这个ok,我有熟悉的朋友有这方面的资源。”

  萧程点点头,“好,那我就等你有时间的时候,再商量这件事。”

  等我妈在厨房里和萧阿姨絮叨完了以后,我妈笑呵呵的走出了厨房,她和萧阿姨一前一后,两人脸上的表情特别的狼狈为奸,一猜就没讨论什么有营养的话题。

  我妈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行了,回家吧!你萧阿姨想让你留下来吃晚饭的,但是你今天忌口,回家我给你弄点清淡的东西吃。”

  我心想终于解放了,我妈她终于能饶过一次了!

  从萧程家离开后,我和我妈上了楼,一进屋,我妈就特严肃的站到我面前,命令着说:“你在家这几天,和萧程好好处着!趁着他需要你帮忙的这几天,你把你们的关系搞好,萧程这个孩子,妈特别满意!”

  我扭曲着表情,“你干嘛,突然说这么露骨的话题,我和萧程不可能的!我还没跟阮修辰分……”

  “手”字还没说出来,我妈就黑了脸,“你以后不要在家里提那个姓阮的!你是因为什么才发的高烧我不知道吗!我可是跟你放话了啊,你要是再不和那个姓阮的分手,妈就不要你这个女儿了!”

  我妈气呼呼的走进了屋,再没回头看我一眼。

  我可以理解,她现在一定特别讨厌阮修辰,毕竟从认识他以后,我的日子就没消停过。

  在家里洗过澡以后,我换上了我妈的老年睡衣,回到卧室的时候,客厅那边响起了很轻的叩门声。

  应该不是我父亲,他这个时间正在公司加班。

  我走到家门口,探了一眼猫眼,看到那头是萧程。

  我打开门,萧程伸手就递给了我一个奶白色的陶瓷小锅,我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但是摸着特别的热乎。

  萧程看着我笑了笑,说:“这是我妈给你煮的!参鸡汤,她知道你这两天忌口,所以油和盐都放的很少,但是还挺好喝的,对身体好。”

  我接过小瓷锅,急忙道谢,“那你帮我谢谢阿姨!等我身体好了,我请你们来家里吃饭!”

  萧程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清着嗓口说:“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来看你……”

  他转身下了楼,我发呆似的站在门口,思绪有点发飘。

  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妈的卧室,关着门,很安静,灯也没开,估计是已经睡下了。

  我把陶瓷小锅端到了厨房,开盖的一瞬间,暖暖的香气扑鼻而来,不得不说,萧阿姨的手艺真的是太赞了!尽管她这些年一直人在国外,但依旧是个地地道道的国产厨神。

  我把汤盛到了两个小碗里,端着其中一碗,走到了我妈的卧房门口,我寻摸着试探的敲敲门,要是她没睡,就让她跟我一起喝。

  可我手还没伸出去呢,我就听到屋子里传出来了贱兮兮的笑声。

  声音特别小,还偷偷摸摸的!

  我侧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儿,结果,听到我妈在屋子里面讲微信!

  “哎呀老萧啊!你儿子已经把汤送过来了!我猜啊,我姑娘肯定老感动了!”

  “……”

  “是呀是呀!以后啊,我们就多帮着废废心,早晚有一天能把他们给撮合到一起去!你放心吧,我觉我姑娘和你儿子,以后肯定能在一起!”

  听了这些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对话,我真是对我妈又爱又气。

  为了我的婚姻大事,她老人家真的是用心良苦了。

  我端着汤碗重新回到了厨房,我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口一口的抿着热汤。

  鸡汤的口感很细腻,不油,很香很美味。

  我一口一口的往下咽,可心里却越来越不是滋味。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不争气,现在竟然连这样的事,都要父母来操心。

  品尝过美味的鸡汤以后,我回了房间,我坐在床边,傻乎乎的对着墙壁发呆。

  手边的电话不断的有信息闯进来,有谭霄羽的,单泰铭的,还有阮修辰的。

  我拿着手机翻了一翻,当我看到阮修辰的信息时,我心里百感交集。

  我的脑子里不断回放着今天白天在医院的时候,母亲和我说的那些话。

  关于我的十八岁,关于我那些不检点而又解释不清楚的过去。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阮修辰,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我想了很久,他们三人的信息我都没有回复,我打开了新的对话窗口,给萧程发了一条简讯过去。

  “明天下午,我陪你去踩点市中心的商业楼,谢谢你母亲的鸡汤,很好喝。”

  他回复的很快,“好,明天见。”

  沉沉睡下的这一晚,我做了好多个噩梦,几乎没怎么睡好,醒来的时候,满头大汗。

  一大早,我妈就过来敲我的房门,我起床开门的时候,她故意提起了昨晚的事。

  “芯瑶,厨房餐桌上的鸡汤是谁做的啊?你做的吗?”

  看着她故意套我话的样子,我倚在门框上不屑的说:“怎么了,你是想让我夸一夸萧程的良苦用心啊?还是萧阿姨的手艺高超啊?不过……我觉得我更应该感谢我伟大的母亲才是!联手跟萧阿姨大半夜的给我送温暖,还得劳烦萧程特意跑腿……”

  我笑呵呵的盯着我妈的眼睛,我妈知道事情败露了,无趣的挥了挥手,“死丫头!那么聪明会嫁不出去的!”

  我在身后抱着她的肩膀,粘腻的说:“不会啊!我还有一个好妈妈!我妈妈会陪我一辈子的!”

  我妈特嫌弃的白了我一眼,“等我和你爸入土了,我看你还找谁陪你!不长心的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

  我妈去了厨房准备早点,而这时,家门口又响起了铃声。

  我以为是父亲加班回家了,但是一开门,又是萧程,萧程这次端了一个餐盘上来,里面是刚出炉的蛋糕。

  我惊喜的说:“萧阿姨做的吗?卖相太好了吧!真香啊……”

  萧程害羞的笑了笑,“不是……我烤的,最近时差没太倒回来,今早三点就醒了,呆着无聊,就做了一点蛋糕,我和我妈吃不完,给你们送点!”

  我妈听到萧程来了,跟看见自己亲儿子似的,冲到家门口,大张旗鼓的就把萧程往屋子里拽。

  “哎呀程程快进屋,我这边蒸了一些红薯,你等一会儿,我给你妈带点儿!”

  我妈把萧程拽进屋以后,顺带着踹了我一脚,说:“温芯瑶,你陪萧程坐一会儿!”

  我甚是无奈,“我还没洗脸刷牙呢!”

  可我妈根本就无视我,转身就去了厨房,还把门给关上了!

  我翻了个白眼,回头看着萧程说:“你看我妈,现在对你真是满意到上天了!昨天晚上要不是我无意间听到她和萧阿姨的对话,我都不知道,她们俩会一起计划着做参鸡汤!你昨晚来给我送吃的,也是被逼的吧?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事啊,你就别答应她们俩,你直接拒绝就好了……”

  萧程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忽然笑着说:“昨晚的参鸡汤,是我让我妈做的,我知道你刚退烧身子不舒服,那东西驱寒比较好……”

  “……”

  我一时语塞,感觉自己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无地自容了!

  我尴尬的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表情,一边后退一边说:“我先去洗漱……先去洗漱……”

  下午我和萧程出发去市中心踩点的时候,萧程开了他刚刚新提的代步车,我则充当了人肉导航的功能,一路操控他从哪里驶出驶进。

  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们两个都用在了踩点各个写字楼的事情上,时不时的,还帮他询问了一下这里的租金价格。

  通过一个下午的接触,我和萧程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我对他的了解,也算是加深了一些,不过,越是经过了这样的接触,我越是觉得,萧程其实比我看到的要高深莫测。

  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傻小伙,我总觉得,他在国外那些年,经历了很多的事情。

  当一个木讷的人经历了一些有益于成长的经历之后,人会变得成熟变的高大,那种改变,是可以从眼神中察觉到的。而当一个人经历过了痛苦或是无数的劫难之后,人心底的世界,就没办法从眼神里深切的体会到了,那种被刻意伪装的老练,隐匿在平静的外表之下。

  而当我第一眼看到萧程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恰恰不是高大或成熟,而是一种深沉深厚,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不过更让人捉摸不透的是,他的行为处事,还带着点以往的稚气。

  总之,他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他很好接触,但如果想要进一步了解他的内心,似乎没那么简单。

  下午的所有路线都已经走完以后,萧程对市中心的地理位置,还有写字楼的租金价格,大致有了一个了解。

  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我们两个在一家西餐厅用了餐,简单的吃了一些,就打算回程了。

  不过,我们两个刚上车,萧程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到了我手边,说:“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里吗?我刚刚才想起来,我有事情要去那里一趟。”

  我接过名片,结果上面写的竟然是千知淇的名字,格调夜总会的老板,千知淇。

  我很纳闷萧程怎么会认识他,不解的同时,萧程主动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要带你去这种地方,而是前两天我有一个国内的朋友,在这家店的老板那里放了一些文件,我是要去取东西的,所以打算去一下。这家店的位置,你知道在哪里吗?”

  我当然知道,格调夜总会……一个充满了锥心回忆的地方。

  我点点头,“我知道那个地方在哪,不过,我在外面等你好了,因为我和这家店的老板,关系不太好……”

  萧程的眼神表露出了一些好奇,但是,他能感觉的到,我并不想多透露什么,所以他很识相的没有问下去,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我很快,五分钟就可以,只不过是取一个文件档案。”

  我点点头,“你顺着这条路往下开就是了,下一路口我告诉你怎么走。”

  车子开出去以后,我的视线就徘徊在车窗外的风景上。

  好似我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千知淇有过来忘了,自从大嫂离世以后,就没再有过什么交涉。

  现在想起来,我对他,依旧是充满了厌恶。

  车子一到格调,萧程就准备下车,我坐在副驾驶上,提醒道:“你直接打名片上的那个电话就行了,我在车里等你。”

  他点点头,“好,你等我,我很快!”

  萧程进了格调的大门以后,我就坐在车子里发呆,可是,十多分钟过去了,他还没有出来。

  我在车里有些坐不住,就下了车,在马路旁边来回的走动,透透气。

  大概又过去了十分钟左右,萧程依旧没现身,我准备给他打一通电话,可电话刚拿起来,我就听到了附近响起了工地施工的声音,特别的吵闹刺耳。

  我顺着声音的发源地看了一眼,原来是格调的后楼,正在做建筑维修。

  我本来没多想什么,可这时,格调的大门打开了,走出来的不是萧程,却是千佳怡。

  千佳怡的身后跟了两个随从,模样很严肃。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下意识的就躲在了车子的后头,然后偷偷的观察着千佳怡的踪迹。

  千佳怡走到车边后,回身冲着楼上的方向挥了挥手,但是,我并没有看到楼上有什么人影,窗户太多,我也没看清楚。

  千佳怡上车以后,车子很快就开走了。

  我站在原地观望了好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的紧张。

  而这一刻,我的手机响起了铃声,屏幕上显示的,是何璐的电话号码。

  我接起,何璐的语气特别的失落,“芯瑶,我刚刚调查出了一件事,你不要太惊讶……”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你说吧……什么事……”

  何璐叹了一口气,“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洛雨熙的死无凭无据吧?”

  “嗯,记得。”

  她继续道:“我刚刚,通过国外的朋友,查到洛雨熙的消息了,她的确是死了,也是死在了医院,但是,是被人谋害的,据说死的时候,身上有很多的刀口。”

  我急切道:“所以呢?她为什么会遭人陷害?”

  何璐深吸了一口气,“我朋友在国外,就是在警局工作的,当时这件事小范围闹的挺大的,但是被人压下来了……而压下这件事的人,是……”

  “是谁?是顾致凡身后的那个操控者吗?”

  何璐毫无底气的说道:“是不是操控者我不清楚,但是我朋友说,是千凌集团的董事出面压下来的……警局迫于压力,只好私下处理了……”

  千凌集团的董事?

  我心里没底的问道:“你说的人,不会是千佳怡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434 科文-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