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28 领证-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27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手机里的视频文件仍旧在播放,那一小段的暧昧视频,来回反复的重复放映着,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但足以将我摧毁击倒。

  视频里的人是我,不检点的人也是我,那个十八岁就随便跟陌生男人开房的女人,同样是我。

  可是,我完全不记得,在我的脑海里,存在着这样的一段记忆,不管我怎么努力的回想,都抓取不到任何与此有关的片段。

  十八岁,十八岁,十八岁,我反复的在嘴里念叨着这个残缺的美好年纪。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一段的回忆,基本上是空缺的,似乎我的脑子里对那一年的定义只有学习,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殊的印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我失忆了吗?

  我心里自然是揣揣不安,我关掉了手机里的视频,仰着头躺在了床铺上,耳边是姚北刚刚威胁我的那些话,而眼前是视频里缠绵的一幕幕。

  我开始对我自己充满了质疑,甚至觉得自己是肮脏的。

  这一晚我是如何睡下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我失眠了很久很久,我很害怕家里人担心,就早早关了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忽明忽暗的微弱光线,呆滞了一整夜。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阳光洒满了整张床铺,我抓了抓床边的手机,一看时间,才发现已经十一点整了!

  十一点了!

  我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结果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穿衣镜里,眼圈发黑、眼袋严重的自己。

  可真憔悴!

  我抓了抓额前的碎发,起身下地,打开了房门。

  屋子外面很安静,一楼也没什么奇怪的声音,难道大家都还没醒?

  我小声的往楼下走,结果,听到了厨房那边窸窸窣窣的声响。

  我闻声走到了厨房门口,发现阮修辰在摆弄着煮锅,我轻轻叩了叩门,说:“我妈他们呢?都醒了吗?”

  阮修辰回过头,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眼睛的异常,声调责怪道:“你昨晚几点睡的?”

  说到昨晚,我就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视频文件,我的胳膊和小腿顿时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跳也跟着加速。

  “没……没有很晚啊……关灯就睡了……”

  他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脸,“那怎么下眼袋都出来了?你昨晚到底干嘛了?”

  我后腿了一步,“我就在房间里睡觉啊!还能干嘛!”我急忙转移话题,“他们呢?萧程和萧阿姨呢?还有我妈呢?还在睡?”

  阮修辰特不理解的看了我两眼,“你觉得可能么?都十一点了!”

  我惭愧的笑了笑,“所以他们人都哪去了?”

  “萧程和他母亲让我送走了,你母亲,上班去了。”

  “走了?都没打声招呼的……”

  阮修辰回身从煮锅里端出了一碗米粥,“不用打招呼,我已经替你招待过了,而且,我也当着你母亲的面,和萧程说明了我们两个的关系。”

  “什么!你当着我妈的面……和萧程还有萧阿姨说明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有点惊讶,险些打碎他手里的热碗。

  阮修辰绕过我走到了餐厅,放下粥碗,有意无意的说道:“我是你的男朋友,有些事情,还是说明白的好,省的大家误会,再闹出不必要的麻烦。”

  好吧……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论我再怎么不乐意,也于事无补了!不过,他下手还真够快的!

  我坐到椅子上,拿起勺子就开始吃东西,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抬头问了一嘴,“你今天不上班吗?现在都十一点了!最近项目案的事情不是很棘手么,你都不去公司处理啊?”

  阮修辰接着又递给我了一杯热奶,接着,他往餐桌上扔了一个褐色的小本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也没注意看,一边喝粥,一边仰头看他,“你扔的什么?我刚才问你话呢,不上班吗?”

  阮修辰冲我使了一个眼神,“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探到了桌面上,我死死的盯着那个小本本,恍惚间,我好像是看清楚了上面的字眼。

  我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伸手抓过那个本本,颤颤巍巍的持在手里看,“这不是你的户口本么?你拿这个东西……要做什么?”

  户口本……一般户口本的出现,总是和某些特别重大的事情有关联,而我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结婚!

  我使劲的晃了晃脑子,心里警告着自己,温芯瑶,你可不要乱想啊!别乱想,阮修辰他可不是那个意思!

  那一瞬间,我在心里经历了一场浩大的火灾,等着火苗燃烧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再次平稳的问道:“我问你话呢!你拿户口本做什么?让我帮你办事情?”

  阮修辰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他简单的点了点头,“嗯,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办理。”

  看他的态度这么平静,我心里的火苗慢慢的就自己熄灭了,还好,应该不是结婚的事,要不他的状态也不会这么若无其事,应该只是想让我帮他处理一些生活上的琐事而已。

  我稍稍的放松了下来,问道:“什么事?正好我今天下午没什么要做的,我爸那边也不需要我,我帮你去处理就好了!”

  这时,阮修辰回身走向了大厅的储物柜旁,他从柜台里拿下了一个小东西,再次回到我面前时,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我怀中。

  还好我反应快,否则差一点就掉地上了。

  可是……我接到的这个东西,是我的户口本……

  我的户口本?

  我猛地抬起头,“你拿我户口本做什么?你从哪里找到的?”

  倏然间,我心里的小火苗又死而复生了,感觉我的整个胸腔都在发热,那种极度不安又极度期待的感觉,搞得我快要崩溃了。

  阮修辰他到底要做什么?

  我急忙低下头,重新确认了手里的另一个户口本,是我的没错,是我独立成户的本子。

  不过,他哪里找出来的?我平时都找不到,毕竟我总是丢三落四!

  阮修辰面色平静的坐到了我面前,伸手叩了叩餐桌桌面说:“下午两点左右,去把结婚证办下来,我的户口本和你的户口本都在,我们两个人也都在,应该不缺什么了。”

  “啊?”

  我想我已经没办法形容这一刻的自己有多惊讶了,这感觉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一场接着一场的虚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我将阮修辰的那个本子扔了回去,然后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本子,说:“你搞什么!开玩笑吗?办什么结婚证啊!你要和谁办啊!”

  这白痴的话一问出来,阮修辰很无奈的指了指我,“难道这屋子里,还有第二个女人吗?除了你,我还能和谁结婚?”

  我磕磕巴巴,“可是我没说要和你结婚啊!还有,你从哪里找到的我的户口本!我妈知道吗?你这么做,太冲动了你!”

  我的话说的特别的着急,甚至是有点语无伦次,阮修辰看到我的情绪渐渐变得紧张,他稍带笑容,一字一句的和我说:“我说,我要和你结婚,我们下午,去把证件办下来,有什么不妥吗?”

  我一口就回绝了过去:“不妥!非常不妥!你都没经过我的同意,就说要和我结婚!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吓死我了!”

  “那你不想嫁给我?”

  面对他提出的质疑,我拼命的摇头,“不是!我没说不想嫁给你!我只是说……”

  他打断我,“既然没说不想,那就结婚好了,婚礼的仪式恐怕不会太快,但是结婚证还是可以马上办理下来的,下午等民政局那边一上班,我们就去办理。”

  阮修辰起了身,有木有样的走向了厨房,边走边说:“想吃糕点吗?冰箱里还有一些你爱吃的慕斯,是我早上出门的时候,特意在蛋糕店买的。”

  我冲着他的背影说道:“所以,你一早上,还特意出了门!就为了回家拿户口本!”

  阮修辰回身,点点头,“对啊,不然呢?如果现在不把你的名字放进我的户口本里,我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人相亲吗?”

  我瞬间抓狂,“阮修辰,你太冲动了!”

  他摇摇头,“我没冲动,如果不是今早我在书房看到了你的户口本夹放在柜子里,我也不会想到这些,幸亏你的本子提醒了我。这是唯一的,能让我对你放心的举措。”

  他冲我笑了笑,随后走到了冰箱的旁边。

  我低头看着餐桌上的本子,脑子嗡嗡嗡的响个不停,这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也没有信心去和阮修辰做这样的事。

  他太冲动了,比我还要冲动。

  情急之下,我拿起手机给谭霄羽发了短信,我想让她来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可谁知,接到短信的她,不仅没想办法帮我,还告诉我下午民政局一点半就上班,让我提早去,要不还得排队等……

  而更让人恼火的是,在我回骂了谭霄羽之后,她竟然突发奇想的,说要跟我同一天领证!

  她说她和江青和早就决定要结婚了,最近一段时间,正谋划着婚礼的事情呢!

  她说,反正结婚证早晚都要领,那还不如赶个凑巧的日子!跟我一起领!

  我看她是真的疯了!

  关掉手机屏幕,阮修辰拿着蛋糕走到了我面前,我绞尽脑汁的想着一会儿应该怎么推辞他,可他忽然伸手拿走了我的手机,举的高高的,开始查看我刚才的短信内容。

  我从椅子上离开,蹦着高的去抢手机,可根本没用。

  他太高了,我够不到!

  阮修辰在查看完短信的内容之后,他当即拿着我的手机,给谭霄羽打了一通电话,电话刚接起,他就极为平静的说道:“我和芯瑶下午一点出发,你们在哪?我去接你们,我赞同你的提议。”

  我朝着阮修辰的胸口就挥了一拳,然后冲着话筒大吼:“我不同意啊!我不同意!阮修辰你别闹!”

  可阮修辰不听,自顾自的跟谭霄羽沟通完以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站在一边生着闷气,他看我生气了,就绕到我身后,小心翼翼的拥抱着我的肩膀,说:“怎么生气了?”他很轻柔的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口,接着说:“那我给你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让你决定一会儿是开开心心的跟着我去民政局领证,还是……被我绑着去?”

  他的前半句还挺温柔的,可这后半句,跟土匪一样!

  我猛然回过身,怒气冲冲的说:“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我们不能这么草率的做决定!”

  阮修辰的眼神坚定了一下,说:“那你觉得,你最后会不会嫁给我?”

  我最后会不会嫁给阮修辰?其实这个问题我很早以前就想过很多回,而每一次考虑过后的结果,都是特别的肯定。

  我爱他,我一定要嫁给他,我也一定会嫁给他!不管经历多少磨难!

  我没说话,但我的眼神,已经给出了答案。

  阮修辰轻轻的将我揽进了怀中,温柔的在我耳畔说道:“我知道你爱我,也知道你一直没有安全感,既然我们早晚都要在一起,那何不让这个结果来的更快一点?如果你真的成了我的妻子,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你的痛苦,都可以分成两份,另一份,我来承担。”

  也不知怎的,在听他说出这些话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真奇怪,明明前一秒我还在犹豫的,他不过是说了两句好话而已,我竟然就心软了。

  我对他啊,还真是够没有底线的了!

  可是,哪里有他这么结婚的,连个求婚仪式都没有,仓促又不认真……

  我小幅度的在他的肩膀上抽泣,哭了小一会儿之后,我说:“可是我害怕,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了,你母亲会不开心的,我爸妈或许会更不开心。还有这其中牵连进来的那些人,都会成为一颗颗定时炸弹,我怕我们最后会以悲剧收尾。”

  他按着我的肩膀,用力的往自己的胸膛里揉了两下,“那你觉得,我们会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离婚吗?”

  我摇头,“不会!我不想在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如果我们真的结婚了,那就不要离婚了,因为我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

  他笑了笑,“所以,不论多难,我们都要结婚,不论过程多不尽人意,我们都不要离婚,是么?”

  是,他说的都对,这也是我所希望的,但是,现实往往比想象的要残酷。

  阮修辰轻轻的吻了吻我的脖颈,说:“只要你成为了我的妻子,以后你遇到的所有事情,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有我在,就不会有人再对你怎样了,因为你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身体的一部分……听到这话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脉,都跟他联通在了一起。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情变的这么深厚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完全离不开彼此的?

  时间的魅力似乎真的很大,而之前那一次又一次的分离与矛盾,都让我们更加的确认,身边的这个人,我离不开了,离开他,我会死的。

  这就是爱吧,分不清自己到底爱他哪一点,但就是放不下,挣不开,总之,他要是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我也会跟着蒸发的。

  而也就是这一瞬间,我忽然想通了所有的问题,既然相爱,又何必顾虑那么多的问题呢,反正最后都是要在一起的。

  可是,当我心里的正义小人就快战胜的时候,藏在我身体里的另一个黑暗小人就蹦出来说,温芯瑶,你别傻了,难道你忘了视频录像的事情了吗?如果让阮修辰知道了你的过去是那么的不检点,你觉得他还会爱你如初吗?

  是啊,我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关于那个相片,关于那个视频,我还没有彻底的搞清楚。

  所以对于结婚的事,我突然间又变的没那么坚定了。

  我像是一株失去力量的野草,在狂风里摇曳不定。

  这时,阮修辰拥抱我的力气越来越大,最后当他完全将我贴合在他身体上的那一刻,他暖暖的在我耳边说:“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就算你惹我生了那么多的气,我都没办法离开你了,剩下的半辈子,就让我们互相折磨吧,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难过都成了一种幸福。”

  他的情话,撞击着我的心里的那面墙,而源自我心底的那一股股自私的占有欲,开始不停的侵蚀着我的大脑。

  我想嫁给他,我爱他,我想得到他。

  这便是,我这一刻全部的想法。

  好,那就这样做吧,和他去领证,像他说的,就算是相互折磨,也要一辈子在一起。

  我将自己的额头埋在了他的颈窝里,我努力的点头,说:“你娶我吧阮修辰,不管以后遇到多少磨难,我都要和你在一起,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在得到我的肯定之后,突然间,他抓着我的肩膀就将我推到了身后的墙壁上,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狠狠的吻上了我的唇。

  那股炙热而不可抗拒的力量,几乎缠绕了我的全身。

  我感觉到了他无法克制的兴奋和冲动,也听到了来自他鼻息里的沉重呼吸声。

  好像下一刻,我就要彻彻底底的从属于他了。

  我放松了下来,我没有拒绝,我甚至,是希望他这样做的。

  这段感情走了那么久,为的不就是最后交融的那一刻吗。

  当他的吻越来越热烈时,我彻底忘记了之前心里的那些所谓挣扎,我死死的揽住了他的脖颈,在他的蛮力下,配合着他的每一次拥吻。

  可是,就当我们都沉浸的那一刻,家门口,忽然就响起了铃声。

  铃声响的太突然,而且是一阵接着一阵,特别的急促。

  我们俩被迫停了下来,我憋不住的,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而阮修辰松开我的时候,他半敞开的衬衫特不规整的搭拉在胸口,嘴里幽幽的倾吐了一口怨气。

  我能感觉的到,他砸门的心情都有了。

  我用力的推了他一把,说:“你去开门啊!”

  阮修辰没动,他抬起头,眼神温存而认真的望着我,忽然,他很轻很轻的咬了一下我的下嘴唇,说:“你刚刚没有反抗我,这是你第一次接受我。”

  我的脸瞬间涨的通红,我抓了抓自己的衣领,说:“好了,你去开门!”

  阮修辰依旧没动,他伸手在我的衣摆下摸索了两下,环着我的腰,忽然坏笑着说:“所以,你彻底接受我了,是么?”

  我的心跳骤然加快,低着头不敢对视他的眼,“你去开门啊!别在这里腻歪!”

  阮修辰放松的笑了笑,随即,他站直了身,抓了抓我的额头说:“总要等我降降温啊,傻瓜!”

  “……”

  降温?好吧……做男人真的太不容易了……

  其实……听到“降温”这个词,我已经在心里害羞大笑了一万遍了,感觉自己真的是猥琐到家了!

  阮修辰整理好自己的上衣以后,转身去了门口,他看了一眼监控视频,接着打开了家门。

  赶在这个“不恰巧”的时间点来我家的人,是谭霄羽和江青和。

  谭霄羽进屋的那一刻,蹦着高的就蹿进了屋子里,大吼道:“温芯瑶!阮修辰!我听说你们俩要领证,我跟江青和拿着户口本就开车飞奔过来了!”谭霄羽极度兴奋的大笑了两声,“我靠,咱们两家是真的要集体拜堂了吗?那真是太酷了!咱们现在走啊!眼看着就要到一点了!”

  阮修辰特无奈的看了谭霄羽两眼,说:“现在距离一点,还有五十八分钟……你知道五十八分钟,能做多少事么?”

  这时,阮修辰故意回头看了看我一眼,看着他那副坏坏的模样,我的心跳又一次加了速。

  五十八分钟……我累死你啊我!

  谭霄羽当然是没听明白,她兴奋的举着手里的两个户口本,说:“五十八分钟,不就是十二点零二么!那不是眼看着,就要到一点了么!你们还磨叽什么啊,赶紧走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429 领证风波-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