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喜联娱乐 >

427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捉婚

发布时间:2018-08-23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喜联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26 喝多了的萧阿姨-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在阮修辰彻底得知了萧程的身份以后,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安静的站在原地,如同一尊佛像,冷酷严肃的要命,他彷佛在囤积着怒火,等着某一刻的爆发。

  萧程则像个没事人一样,笑呵呵的走到了萧阿姨的旁边,然后回头冲我说:“先把她们两个送上楼吧!明显是喝醉了!”

  我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了过来,“啊好……我们先把她们两个送上楼!”

  我急忙跑到了沙发边,萧程负责萧阿姨,而我负责我的母亲。

  可是,我妈她喝的实在是太多了,整个人沉甸甸的就仰靠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弄不起来她!

  我试了几次,完全用不上力,萧程看了我两眼,然后回身冲阮修辰打了一个手势,说:“你不帮她一下吗?她一个人抬不动。”

  阮修辰一脸严肃的走到了我身边,他伸手把我往旁边推了一推,然后搀起了我的母亲的手臂。

  萧程和阮修辰搀扶着两位老人家,一前一后的上了楼,而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楼下。

  我很清楚的感受到,阮修辰是真的生气了!特别生气的那种!

  从他知道萧程来这里是要跟我相亲之后,就一句话也没说过,一个好脸也没给过我。

  我心里有点发慌,怕他一会儿会跟我和萧程发火。

  我跟着上了楼,在阮修辰和萧程离开以后,我简单的给我妈和萧阿姨收拾了一下屋子,打点好这两个老人,我小声的带上门,走出了卧房。

  此时的楼下,阮修辰正襟危坐的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像是在批阅奏折一般,而萧程在厨房里整理着剩下的一些碗筷。

  我看气氛还算平和,就小心翼翼的走下了楼,站到了阮修辰的身边。

  我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喂!生气了?一句话也不说……”

  阮修辰收起手机,抬起头,瞥了一眼厨房里萧程的背影,声音冷漠的说道:“他是谁?”

  我磕磕巴巴,“我妈……的朋友的儿子……我小时候的隔壁,也是隔壁班的同学……”

  这杂乱的关系一说完,阮修辰的眉头就拧了一个劲,“刚才进屋的时候,不还说是朋友么?”

  听到他冷冰冰的质疑,我咽了咽喉咙,心里紧张到不行,“啊……我真把他当朋友来着……”

  阮修辰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朋友还相亲?结亲家?”

  眼看着阮修辰就要发脾气,我急忙坐到他身边,压着他的一只手臂说:“不是……这件事是我妈没经过我同意,所以她才会把萧阿姨和萧程……”我有点说不明白,急忙摇了摇头,“不对,我没有想和他相亲的!这件事……”

  可能是我真的太紧张了,所以说着说着,就把自己给说进去了,说的我的脸都红了。

  阮修辰的表情很无奈,而这时,萧程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到了我们俩的面前,神态平和的替我解释道:“这件事你误会了,今天是芯瑶母亲给我和我妈回国的接风宴,不算什么相亲……”萧程转头看向我,目光凝视,“而且,我和芯瑶也不需要通过相亲这种途径吃饭,我们以前就很熟悉的,是么?”

  萧程的话一说完,我就感觉到了身边阮修辰怒气的爆发,他的手臂一瞬间就变的硬硬的,感觉全身上下都在用力,但是却看不出来!

  该死的萧程,明明前半段的接风宴还挺好的,他是嫌事情不够乱吗?说什么后半句啊!

  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阮修辰沉默了片刻,转头平静的冲我说:“那你们刚刚说的亲家……”

  萧程很潇洒的坐到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啊,那是大人们所谓的娃娃亲而已!开玩笑的,不用当真!”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可算是说了一句正常话了!

  不过我刚松懈下来,萧程就又多嘴的来了一句,“不过,这亲事我还是蛮认同的!”

  萧程歪着脑袋很调侃的笑了笑,我看气氛再次变得尴尬,立马喊出了口,“可是我不赞同!那是大人们的意思而已,我们俩没什么的!真没什么!”

  我使劲的冲着萧程挤眼睛,我真是服了他了,非要在阮修辰的面前捉弄我吗!

  身旁的阮修辰忽然在这时推开了我的手臂,他站起身,看着萧程说:“所以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萧程仰靠在沙发上,挑了挑眉,“我妈还在这,今晚没办法走,应该是要在这里住下了。”他微笑着抿了抿嘴,“所以,阮总今晚几点走?”

  阮修辰的眉目微微有了波动,他伸手将我从沙发上拎起,说:“我女人的家,我为什么要走?”

  萧程撇了撇嘴角,“哦……这样,那当我没说……”

  气氛就这样僵持了几十秒钟,我怕他们两个再有什么交涉,立马拿起地板上的购物袋,然后拉着阮修辰说:“你晚饭没吃吧!我给你做东西吃!”

  这时,萧程凑到了我身边,抓过我手里的购物袋说:“我来吧!你休息好了,今天不是很累了么,晚上还做了那么多美味来招待我,剩下的事给我就好了。”

  萧程拎着购物袋就要往厨房走,我刚要往前追,阮修辰就在身后拽了我一下,语气严肃,“你还做了东西招待他?”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不是,今天的……晚餐都是我妈做的,我就给她打打下手……”

  阮修辰现在的状态就是有火发不出,他憋了一小会儿,然后指着楼上说:“你先回房间吧,我自己会弄吃的东西的,没什么事就别下来了。”

  我瞄了一眼厨房里的萧程,然后看了看阮修辰,“那今晚……留你们俩个在大厅?”

  阮修辰瞪着我,“不然呢?让你和这个男人单独在家?”

  看得出,他在和我生气。

  我真是怕他发火,所以灰溜溜的就转身跑到了楼上,我站在楼梯拐角处看了看阮修辰,他冲我摆了摆手,然后对了一个嘴形,“没事别下来!”

  我点点头,便离开了。

  上了二楼以后,我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卧房,我走到了母亲的房间,轻轻推开门,此时的她正在床上辗转反侧。

  我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温水,递到了床边,碰了碰她的手臂说:“妈,渴了就喝点水……”

  我妈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我说:“芯瑶啊……刚才谁来了啊?”

  我心里一个大大的怒摔!我妈可真是够了!刚才阮修辰进屋的时候,她还指着人家说阮修辰是我前男友呢!这么一会儿,就忘了谁来了家里。

  我无奈叹气,“是阮修辰啊!现在他和萧程在楼下呢!尴尬死了!你怎么能说我和阮修辰分手了呢!我们两个明明就没有!”

  我妈半懂不懂的眨了眨眼,她的神智恍惚了一会儿,然后红着脸跟我说,“妈不是让你别和他接触了吗!你这个孩子,怎么总不听话呢!”

  我拍了拍她的额头,安慰着说:“好了!别想了,你喝多了,赶紧休息吧!”

  我拉着她的被子就要往她的身上拽,不过我妈似乎是来了兴致,扯着我的手臂,就来了情绪,她的眼睛有点发红,也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喝酒喝的。

  “芯瑶啊……妈心疼你!你都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妈不希望你的第二次婚姻,再受到伤害,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啊……”

  眼看我妈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我抱着她的小身子骨,安慰说:“嗯,我知道了!你别难过,我会幸福的,也会听话的……”

  我妈抽了两下鼻子,继续道:“妈太担心你了,从小你身体还不好,你还记不记得,你十八岁的时候,得过一场重病,连续一个月都在发烧,那时候妈以为你快要不行了,我和你爸都快撑不住了……”

  说到十八岁那一年,我的脑子突然就清醒了,我可是很清楚的想着,我还有一件事,要和我母亲问清楚的。

  我撑起了母亲的身体,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问:“妈,我十八岁那一年……”

  只是我的话还没问出口,我妈就开始止不住的抽泣,“芯瑶……你一定要听话,妈不希望你以后的日子受委屈……妈希望你以后平平安安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就好,不要招惹那些……”

  我妈的碎碎念就此正式开始,而关于我想问出的那个问题,始终没能说出口。

  我心想算了,反正她现在也不清醒,等着她清醒了以后,我再开口询问吧。

  我起身走出了卧房,关好灯以后,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可是还没走几步,楼下大厅里就传过来了一阵噪响,听着像是很沉重的脚步声。

  我以为是阮修辰和萧程打起来了,我一路小跑的冲下楼,结果,家里的大门敞开着,而外面似乎是有什么人在打闹。

  我走到门口,结果看见萧程和阮修辰在院落里正同某些人撕扯。

  我赶忙跑到家门外,发现萧程和阮修辰人手压着一个男人,那两个被压制的男人长相很猥琐,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难道是家里遭贼了?

  而这时,我的脚下,忽然就迎风吹过来了两张像是海报一样的纸张,我弯身捡起,看到了a4纸那么大,打印出来的图片。

  图片上,是我十八岁那一年,出现在酒店的照片……

  我顿时变得慌张而恐惧,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这张照片就这么出现在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这照片上的人是我吗?那这个男人呢?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我死死的握着那张海报,而海报的下面,用红色的字体写满了污蔑我的字眼,早熟、开房、流产……

  那些不实的描述刺得我眼睛生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两只手有些发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阮修辰和萧程。

  阮修辰很用力的牵制住了他手下的那个陌生男人,他将那个男人踹倒在地,压着那个男人的脑袋就是一顿质问。

  萧程也用同样的方式去质问他压制住的那个男人,可是,并没有问出什么。

  我下意识的在这时回过了头,因为我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纸张沙沙声,我觉得身后一定是有什么东西的,结果回过头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家门口和墙壁上,贴满了大字报。

  大概有几十张的样子,贴了整整一墙,难看而刺眼。

  我转身走到了家门口,一张接着一张的往下撕,而过了一会儿,别墅园的保安跑来了我家,他们带走了那两个行迹可疑的男人,说是会好好处理。

  陌生男人被带走以后,阮修辰和萧程一起帮着我撕扯墙壁上的大字报。

  我全程一声不吭,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等着墙壁上的纸张被撕完以后,萧程在旁侧开了口,“你是得罪什么人了吗?刚才我质问那两个男人的时候,他们说只是有人给他们钱,让他们这么做的。”萧程低头看了看纸张上的内容,“这照片里的人是你么?这照片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也不想解释,身后的阮修辰夺走了萧程手里的那些纸张,说:“你不需要管,回屋休息吧。”

  萧程静默的看了看我,似乎是在等待我的答复。

  此时的我已经是有气无力,我抬头,努力的微笑道:“你先回家吧,我等一下就回去。”

  萧程点点头,随后进了屋。

  我站在家门口的一侧,身子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阮修辰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披在了我的身上,他抓着我的肩膀,说:“你别在意,这一定是那些无聊的网友做的,没关系的,这几天我会找人看守在你家门口。”

  可是,眼下不是研究这到底是谁做的,而是,照片又一次的出现了,而我,根本不知道着照片到底是真是假。

  我抓起了手里的大字报,平整的展开在他面前,点着照片上的我,说:“你看清楚了,这上面的女人是我,但是,这个男人是谁,我不知道,也看不清楚!这张照片以前就出现过,那时候,我觉得这只是顾致凡伪造出来陷害我的,可是现在……我也分不清到底是真是假了!阮修辰,我现在很困惑,我似乎对我十八岁那年的事情记不清楚了,我真的不知道这照片……”

  这些话说完,我觉得我得到了莫大的解脱,虽说我自己还找不到这相片的答案,但是,说出来的感觉真的很舒服,总比一个人心慌的好。

  阮修辰漠然的看了我两眼,突然,他拿走我手里的那些纸张,大片大片的撕碎,然后扔在了地上。

  他认真的看着我,说:“这照片的真假,你不用在乎,你以前怎么样,我也不关心,如果你想和我在一起,那我们就一起努力,你为我承担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也会好好补偿你。”

  我抬起头,眼睛稍有朦胧,“可是那照片……”

  “我说了我不在乎,我也不希望你在乎,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和我在一起,等我处理完所有的琐碎,我们就结婚。”

  听到“结婚”两个字,我内心那股久违的安全感,又重新回到了我的周身,好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踏实,温暖。

  我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些碎片,虽然我不知道着照片上的情景是真是假,但是,通过这件事,起码让我确定了阮修辰的心意。

  他可以做到不介意外面的眼光,不介意我身上有多少不光亮的地方,一心的,想要和我在一起。

  这一点,就足够了。

  他拉着我回了家,而萧程一直站在家门里侧,模样稍有严肃的冲着阮修辰说:“你们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让芯瑶休息吧!你带回来的那些熟食,我都做好了,你用餐去吧!”

  阮修辰回身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上楼休息,好好睡一觉,不要多想。”

  我点点头,转身就要往楼上走,可这时萧程忽然按了一下我的手臂,说:“我们谈谈?我今天还有话没和你说……”

  阮修辰挡在了萧程的面前,替我拒绝道:“你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她要休息了。”

  萧程停顿了一下,收回了手臂,“那算了,以后再说,嗯,以后再说……”

  萧程松开我以后,阮修辰把我往楼上的方向推了一把,我被迫上了楼,留着这两个男人在楼下大眼瞪小眼。

  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会闹出什么花样来。

  我回到卧室以后,懒撒的躺在了大床上,我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拿起,是姚北给我发了信息。

  内容很让人恼火。

  “刚刚的惊喜接收到了吗?是不是特别过瘾?”

  惊喜?难道说,刚才在我家门口贴大字报的人,是姚北雇来的?

  我脑子发胀的回复了过去:“那些照片,是你派人贴的?姚北你到底要做什么!”

  信息刚发送过去,姚北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刚接通,那头就是她的尖锐嗓音,“温芯瑶,我知道阮修辰现在就在你家!我也能猜到,你现在肯定又准备了什么录音器之类的东西,是不是还想录下我捉弄你的证据?那可真不好意思,我一点都不怕!别忘了,那照片上随便和男人开房的女人,可是你!我不怕阮修辰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就算让他知道了,我也无所谓!因为我就是单纯的想让他看到,他身边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肮脏!”

  我冷冷的笑了过去,“所以呢?你以为阮修辰会在乎你的这些雕虫小技?”

  姚北更是不甘示弱,“雕虫小技?温芯瑶,那你也太小看我了!你觉得,我对付你,会就使出这么简单的几招?一张照片,我就能玩够了?”

  “所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姚北大笑了两声,“温芯瑶,你以前做过什么,难道你心里没数吗?非得我亲手把证据拿到你面前,你才肯承认?你明明那么脏,干嘛总是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累不累!”

  我忍着没说话,心理恼火着,可是一句都说不出,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姚北在那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看样子,我要是不把我的杀手锏拿出来,你是不会承认你自己有多下贱了!”

  话落,她哐当一声就挂了电话,而没多一会儿,我的手机里,就闯进了一个视频文件。

  文件是经过压缩的,姚北还附带着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自己好好看看!看清楚了!这上面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我心慌的点开了那个视频文件,文件播放的一刻,手机的音量很大,我慢慢的调小,然后将手机横了过来。

  视频很模糊,拍摄的地点应该是酒店走廊一类的地方,灯光很昏暗,幽黄色的光线打在朱红色的墙壁上,看着就很沉闷。

  视频的画面一直是摇摇晃晃,大概是晃了十几秒钟以后,画面静止了下来,而画面里,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一男一女,相互缠绵拥抱着,依偎在房间的门口。

  很明显,画面里的两个人都喝醉了,男人在亲吻女人,女人死死的闭着眼,似乎很享受。

  而也就是这一刻,我很清晰的看到,视频里的女人,就是我。

  就算是画质渣成灰,我也看得清楚,那个人就是我。

  那一举一动,一品一簇,还有那露出来的半张脸,明明就是我。

  那是我十八岁时候的样子,还扎着马尾辫,带着股稚气。

  可是,拥抱我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无法看清他的模样,一是光线反向实在是太阴暗,二是他背对着镜头,根本就看不见脸,那男人的头发已经被我抓乱了,完全没办法辨认。

  此时此刻,我的心跳异常的快速,我很清楚知道,姚北所说的那些事,都是真实存在的,我的确是和别人开了房,上了床。

  可是,我完全记不得这一切,在我的脑海里,并没有这样一段记忆。

  

[读者须知]:下一篇:428 领证-捉婚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